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格范)薔薇之誓

沉月之鑰(格伊)薔薇之誓


於那閃爍著星光的銀色薔薇之下,象徵的是守護的誓約。


究竟經過多久了呢?

望著被自己帶回來的少女已經邁入了第四個星期,這些日子以來那孩子從不開口說話,對他說話也毫無反應。要不是三餐還是多少會吃一點,他幾乎都要覺得自己帶回來的是一尊洋娃娃了。

倚靠在門邊看著那抹寂蓼的背影,格藍特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向前邁了一步,打算做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重複的事情。

「早安啊,小公主!今天有沒有乖乖吃飯哪?」帶著笑意繞到那孩子的面前,即便聽見這麼充滿活力的聲音,少女的視線卻始終沒有從窗外移回來一點過,而那面容上所凝聚的表情更是冰冷得如同凍霜一般難以撼動。

果然很不適合呢……他印象中的那個人,應該是有著更為溫暖的表情才對。

「哎呀呀……怎麼還是吃那麼少?幾乎都沒有動過嘛……這樣可不行哦!身體要是搞壞了那可傷腦筋囉?」格藍特端起桌上的清粥,他稍稍攪拌一下,然後舀起一匙遞到那人的嘴邊,「來,小公主是否願意賞個光吃一口?」

面對送到嘴邊的食物仍舊無動於衷,少女閉上了眼睛,擺明著不願理會格藍特。

面對這樣冷冰冰的反應,格藍特倒也沒有生氣。他笑笑地放下湯匙,然後在看了看對方的側臉之後,沒有做出如這些日子以來立刻離去的動作,反而坐在少女的身邊,一同看著窗外。

「……」感覺到格藍特並未離去反而還坐了下來,少女睜開眼睛看了眼對方,然後在讀不出對方想法以及不想做過多接觸的狀況下,那人不動聲色地往旁邊移動了些,刻意讓自己與格藍特保持一些距離。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深幽的紫與燦爛的金雖盯著同樣的垂暮夜色,但隱藏在他們瞳眸之中的情緒卻完全不同。

「夜晚的景色雖然沒有黃昏來得感傷,不過卻有一層神秘的色彩呢。」

首先打破了沉默的依舊是格藍特,他伸手打開窗戶,在迎接著自戶外吹進來的冷風的同時,他微微地闔上眼,「只是,玫瑰雖美卻多刺……黑夜也是相同道理,帶著的都是致命的誘惑。」

「……」

「空氣中又有血腥味,看來應該又有誰被狩獵了吧……看哪,黑色的天空又染上了紅呢。」比了比天空的某端,在注意到少女的視線稍稍一瞥又垂下的反應,他知道自己的努力有望了。

在心底暗自打打氣,格藍特在對上那人的同時,也難得收起了不正經的態度。

「范統。」

「!」

驚訝於對方叫自己的名字,范統有些錯愕地止住了思緒,然後很快地又恢復平靜。

「果然還是叫這個名字比較有反應?」聲音中帶著淺淺的笑意,在看著范統撇過臉,他倒也沒也因此感到掃興,「稍微閒聊一下吧……我看你很常看著窗戶外面的天空呢!這應該代表你是屬於不喜歡被什麼事物給約束,甚至可以說是嚮往自由的類型,我說的對嗎?」

「……」

「自由可是很美好的呢。別看我這樣,我可是也很嚮往的哦!」視線再度轉移到窗外,格藍特的眼神顯得有些複雜,「只是自由這個名詞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過奢侈了。」

不解於格藍特的話而看向他,在自己的大腦還沒思考之前,他便下意識地開口道:「奢侈是因為……得不到?」

「嗯……與其說是得不到,倒不如說我比較嚮往被束縛的感覺。」有些頑皮地眨眨眼,格藍特笑笑地回答。

「怪人……」皺著眉頭不予置評,范統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不但摸不清到底在想什麼,更覺得他的思考邏輯十分詭異。

正常人哪裡會想被束縛呢?又不是被虐狂。

「哎呀呀,能得到小公主的讚美真是我的榮幸呢。」

「誰讚美你了!話說回來這也不算讚美吧!」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范統在對上格藍特那張臉同時,下意識後退了些距離,「……你那是什麼表情?」

約莫是自己的表情太過詭異才讓對方帶點遲疑地問這句話,格藍特摸了摸自己的臉一把,然後朝著他眨眨眼回答道:「因為我很開心呀,所以才會笑嘛!」

開心也不會笑成那樣吧……范統有點無言地在心中默默地吐槽。格藍特也不知是猜到對方的想法還是從他的臉上可以讀出思緒,他伸出手指輕輕地點了點自己的臉頰,然後迎向那雙更加困惑的瞳眸同時,輕輕地笑出聲。

「從小公主來到這邊已經一個月,我們家的冰山小公主總算是肯賞個臉,理理我這個可憐又帥氣的守護者,這難道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嗎?」

如果說剛才所表現出的疑惑,那麼現在肯定是訝異吧?

因為對方的話而微微一愣,思考完格藍特話中的意思時,他也匆匆地轉過身去,似乎對於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不是很開心。

那抹倔將又帶了點無助的身影讓格藍特不禁苦笑,他搖搖頭,然後站起來走向范統的朝面的位置。

「怎麼剛說完,小公主又不理我了呢?不要這樣嘛,我可是會傷心的哦。」

蹲下身讓自己抬頭往上看,在對上對方那雙紫色瞳眸時,格藍特的聲音不自覺地放柔下來。

「我是說真的喔……我會難過的。」

淡淡的笑容中帶了點苦澀,范統無法理解為什麼對方會露出這種表情,他只知道這個表情放在這個人身上是很陌生的。

而且……他也不喜歡這樣的表情,感覺就像是……

「你也太誇張了……我不理你這有什麼好開心的,你為什麼老是討厭管我的忙事?」雙手慢慢地握緊成拳,撇過臉,盡量不讓自己因為對方而動搖。

「哎,反話機率的發作時間嗎?所以這是在問我為什麼老喜歡管你的閒事……這問題還真是可愛耶,當然沒什麼原因,只是我想管就管,這樣而已。」笑笑地跟著撇過去,格藍特想了一下後又補充道:「如何呢?這樣率性的我,有沒有讓你動心了呀?」

「這哪裡是率性,根本就是任性吧!還有,我不可能動心,這招對那些姑娘家有用,對我還是省省吧!」

只要在這個人的面前似乎就沒辦法將自己的思緒沉寂太久,沒有時間思考,相對的也就不會讓自己心有往更深淵的黑暗處墜落的機會……范統看著眼前的金髮青年,不禁有些恍惚。

為什麼呢……為什麼總是這樣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和自己說話?

又為什麼……總是不斷阻止這一個月來一直想結束性命的自己?

「我真的不懂……真的不懂你究竟在想什麼,又想要做什麼……」低頭看著自己張開手後掌心上殘留的淡淡紅痕,范統隱約想起來這好像是上個禮拜自己不小心打破花瓶,然後在撿起碎片時因為一時恍神而讓斷裂處割破造成的傷痕……還記得那時格藍特看到時整個很慌張,還以為自己又要尋死了。除了仔細地幫自己包紮外,還對自己精神訓話一番。

現在想想,其實這個人一直都很關心自己。

再怎麼不理他也總是會想盡一切話題讓自己有點反應;再怎麼因為出任務而疲倦卻還是會過來這邊看看自己的狀況;再怎麼對他冷言冷語,他卻還是會在隔一天又笑笑地靠過來,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對自己的關心,也從沒因為任何時候而變質過。他總是不斷地包容自己,耐心等待還有溫柔以對。

他微微地睜大雙眼,在看著自己掌心的同時像是明白了什麼一般。那一瞬間他像是從一場很長很長的噩夢當中清醒,所有的思考不再停滯不前,而是慢慢地往前走。

「小公主?唷呵!小公主在家嗎?別還沒說完話就睡著啊……」看著范統沒說完話就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緒,格藍特對著他揮揮手,然後在看著那雙紫色瞳眸的變化時微微地愣住。

那個眼神……

「雖然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可是卻不讓人討厭……還有謝謝你……格藍特。」

那是這段時間以來第一次的稱呼,格藍特在愣住一下子之後,也露出了笑容。

「不用客氣哦!」看見過去曾看過一次的熟悉光芒,他知道對這孩子而言,他的時間又重新啟動了。

不再是困於過去的幻影,而是勇敢地往前走。

「看見小公主有恢復的跡象我也很高興……不過一方面也覺得自己好像也該加油了啊。」他往前伸出手,但在伸到一半時卻又硬生生地停下。

燦金的瞳眸直直地對著那雙紫色眸子好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多說什麼,但對方就像是明白他所想表達的事情般,在輕輕點了點頭之後閉上了雙眼,靜靜等待著。

唇角微勾起一抹笑,他將手慢慢地放在對方的頭上,輕輕地、溫柔地揉了揉後很快地便放開。

雖然范統並沒有在這樣的過程中多說些什麼,但從他僵直的身體以及繃緊的臉龐來看就知道他並沒有完全克服與人接觸的這一點……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與一開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相比,范統已經算有很大的進步了。

畢竟沒有多少人可以在經歷了那種痛苦的經驗後,還能若無其事的與人相處接觸啊……

睜開眼的瞬間所看見的是那雙泛著溫柔光芒的燦金瞳眸,望著那人的沉思,范統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後他伸出手輕輕地握著那雙這段時間以來不厭其煩照顧著他的雙手。

他看著那雙即便帶著顫抖卻還是努力握著自己的手,格藍特知道這已經是這孩子最大限度想表達感謝的方式了。

「要是害怕的話,可以不要勉強自己哦。」

「我才沒有勉強自己!」

「可是小公主嘴巴上說的跟實際上的反應好像不太一樣耶?」

「我、我……你──你就假裝沒看見會怎麼樣!」有些氣憤地放手,然後在聽見格藍特的笑聲時馬上知道自己被耍了。

這也讓他心情更為糟糕。

「好啦好啦別生氣嘛!雖然小公主生氣起來也蠻可愛的,可是我比較喜歡看你笑耶?」

「說出這種話,你到底是哪裡來的笨蛋哥哥啊!」

「哎,我可是超級認真耶!小公主笑起來可是無敵可愛的呢!」

「為什麼只是和你說句話就累了啊……你是笨蛋嗎?」有點無力地摀著臉,雖然他微微側過臉不讓格藍特看到他現在的表情。但某個角度上來說,格藍特還是能看到他的臉泛著微微的紅。

看來是很不好意思呢!

「哈哈!好啦好啦不鬧你了!」拍拍對方的頭當作賠罪,他站起身看向窗外的天色,燦金的眸子中頓時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看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準備去出任務了呢。」

「這樣啊……」

「呵呵,怎麼聽起來好像很落寞呢?」

「有啊,你想太少了!」

「哎,果然是有!」

「那是正常話!正常話!不要隨便矯正它的意思!」

氣呼呼的樣子讓格藍特又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看著對方也站起身來不服輸地瞪著他時,帶了點無奈地開口。

「雖然很可惜,不過我真的要走了……啊,對了!」話說到一半像想到什麼般停頓,從懷中摸索了一下後他取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然後他打開了上面的蓋子。

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條刻著薔薇圖徽的銀色手鍊,范統不明所以地看著格藍特把他拿出來,然後輕聲對著手鍊念了幾句話。

淡淡的鵝黃色光輝覆上了冰冷的銀色手鍊,光芒在快速地閃一下後,格藍特開口道:「手伸出來吧!」

「喔。」乖乖地伸出手,格藍特將手鍊戴在他的手腕上,在扣上扣環的時候也對著他笑了笑。

「這是護身符哦!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要拿下來,這樣一旦你發生什麼事,我都能夠感應到。」

「這東西……可是,是很重要的吧?這樣隨便給我好嗎?」

「沒關係的,因為你很重要嘛!更何況……它的前一任主人早就不在了,沒有機會發揮它的功能,想必它也會傷心的。」格藍特的眼神有些哀傷、有些寂寞,雖然范統不懂為什麼這個男人會露出這種表情,但卻能感覺到這東西的意義價值肯定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

這樣子真的好嗎?萬一要是不小心弄丟可就糟糕了……

低頭為難地看著這條手鍊,正當范統想開口拒絕時,格藍特又搶先一步打斷他。

「另外,除了護身符外,我還要跟小公主作一個約定。」

「約定?」

「嗯,其實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說了,只是我們家的小公主總是不理我這個可憐的騎士,好不容易現在願意理我了,我當然要趁機會趕快說囉!」無辜地眨眨眼,格藍特笑笑過後很快地就收起不正經的表情,然後一臉認真地看著對方。

「在你找到回家的路之前,我會以家人的身份一直陪著你。如果害怕與迷惘,那麼我也會牽著你的手一起面對,不會讓你獨自一個人面對──在此,以神的名義發誓,絕不背棄。」語畢,格藍特伸出手指輕輕點了點心臟處兩下,似乎是象徵著約定成立。

范統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總是輕浮的青年竟有如此認真的一面。

即使剛才的話是十分漂亮的好聽話,也是現在的他不怎麼想聽見的──但是,他卻無法否認那在他心中慢慢升起的暖意是來自於這番話語。

他無法不承認,這些話是現在的他最需要的。

「變成女孩子的身體後,怎麼連心好像都有點脆弱了……」對於自己內心的變化有些嘲諷,范統搖了搖頭,在看著眼前的金髮青年時,卻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好啦,那麼這次是真的要走了,小公主可別太想念我喔!」把認真的那一面去除,格藍特笑嘻嘻地對著他揮揮手,然後在準備離開之前又像想到什麼似地,又轉回來對著他說話:「下次等我回來的時候,希望小公主可以露出笑容來迎接我哦!」

「什麼跟什麼……還有我才不是什麼小公主!」有點後知後覺地反駁對方對自己的暱稱,范統有些賭氣地瞪著他。

「哈哈!」

笑著打開窗戶跳下去,范統就這樣看著格藍特輕盈地落於地面,他朝著自己揮揮手,然後又開口對著自己說了幾句話後,便轉身離開不再回頭。

看著越來越遠的身影,即使不怎麼擅長解讀唇語想表達的意思,但不知道為什麼,范統就是知道對方想說的話是什麼。

他抬頭看著不知何時已滿佈星辰的夜空,自從那件事以來一直塵封的內心世界似乎也跟著射入一道微弱的星光。

「May you have a sweet dream.」

他微微地瞇起眼,在感受著微風輕輕吹拂過臉頰時,於星空之下不自覺地重複一次最後那人傳遞給自己的訊息。

然後,勾起的是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一抹消失已久的溫柔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安,這邊是亦雪兒/翔昕。
芳華的番外篇完成,這次是格藍特與范統的小故事XD
算是簡單介紹一下這兩隻可愛的互動ˇˇˇ(自己說可愛好像哪裡怪怪的喂!)
然後,也希望這次的番外大家也會喜歡哦!
以上ˇ

Comment

布丁  

No title

格蘭特對范統很溫柔呢wwwww
從一開始看到現在一直都覺得格蘭特和阿修就某些層次方面有點相像!

范統終於打開心房有點欣慰 ˊ ˇ ˋ
格蘭特這孩子讚 :))))))

明明有滿肚子的感想
要打的時候偏偏不知道要怎麼打www
頗糟糕 wwww

是說這番外很長呢 :))))
以為會分兩段打 畢竟這麼長一篇www

辛苦了 =D
新年快樂 ^ ___ ^

2013/02/06 (Wed) 23:10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格蘭特對范統很溫柔呢wwwww
> 從一開始看到現在一直都覺得格蘭特和阿修就某些層次方面有點相像!
>
> 范統終於打開心房有點欣慰 ˊ ˇ ˋ
> 格蘭特這孩子讚 :))))))
>
> 明明有滿肚子的感想
> 要打的時候偏偏不知道要怎麼打www
> 頗糟糕 wwww
>
> 是說這番外很長呢 :))))
> 以為會分兩段打 畢竟這麼長一篇www
>
> 辛苦了 =D
> 新年快樂 ^ ___ ^


To 布丁大:
不好意思這陣子比較忙晚回了XD!!!!

格藍特和阿修都是開朗好青年XDDD
我個人蠻喜歡這角色的(咦
感想長短都沒關係哦!看到有大大回就超級無敵開心了XDD

雖然有點晚了,不過也是祝福布丁大新年快樂唷!!

2013/03/13 (Wed) 15:25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