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9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9


那人猛然地睜開眼睛。

胸口劇烈的起伏讓那人感覺到自己做了一個噩夢,下意識甩了甩自己尚為渾沌的腦袋,然後拍了拍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靜坐了一段時間,當那人試著想要回想自己究竟做了什麼夢時,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

努力地試了幾次卻發現還是徒勞無功,那人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打算起身時,發現左邊有一池清澈的湖水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那人茫然地看著湖水中的自己,水鏡上的映像是一名穿著一襲白色洋裝的少女。


少女……那人困惑地看著自己,不知怎麼回事,她總覺得這好像不是她卻又是她。

她再仔細地打量一遍,發現自己有一頭褐色長髮及紫色的瞳眸。她的面容並不是漂亮到讓人驚艷,也不是那種可愛型的,但卻是一種讓人看著看著會覺得很舒服的一種面貌。

她隨手抓起一束垂至胸前的長髮端望了幾眼,然後在放下的那一刻,開始觀察起她醒來後所待的這個世界。

綠草如茵,花朵綻放,藍天白雲甚至還感覺得到溫暖的陽光……再仔細看的話,甚至能看見有幾隻小鳥在天際飛翔……少女困惑地看著這一切,越來越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她不是......奇怪,她原本應該是在哪裡才對?

少女驚慌地發現自己根本什麼都想不起來,空白的腦海中只有幾個隻字片語,但卻無法組織成一個完整的概念。她顫抖地看著自己的掌心,內心十分的慌亂。

這裡到底是哪裡?她又是誰?

懊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少女忍不住蹲了下身將自己環抱住,對於這陌生未知的世界,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她只希望有人可以給她解答,告訴她,她究竟在哪裡!

維持著這個姿勢不知道經過多久,原先只有鳥啼聲的世界慢慢地參雜了一些聲音……少女慢慢地抬起頭,茫然地盯著前方聽著,然後不自覺地站起身往前踏了幾步。

這是……鋼琴聲?

循著聲音往前走,原先一片荒蕪的草原上出現了一棟白色的建築物,而在這棟建築物外,則有一名少女正背對著自己的方向彈琴。

溫柔優美的琴聲與微風彷彿融為一體,整個環境的氛圍讓人感到十分舒服。

隨風飄揚而起的褐色長髮用一條黃色蝴蝶結紮成馬尾,身上穿著的是一襲機能性十足的緋紅色裝束。微微側著的臉雖看不清楚長相,但從輪廓上來判斷,應該是一位十分美麗的女性。

悠揚的琴聲一波又一波的傳了過來,少女輕輕地閉上雙眼,讓自己徜徉在這一片祥和的氣氛中。

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時間究竟過了多久,等到她意識到該睜開眼睛時,琴聲早已停止。而那名原本背對著自己彈琴的少女也已起身站在鋼琴旁,她的五官如她原先所想的一般美麗,然而最讓她無法移開視線的,是那雙如同紅寶石淬鍊般的緋紅瞳眸。

少女的唇邊帶著一絲柔和的笑意望著自己,她提起裙襬對著自己行了個禮,溫潤的嗓音也隨後傳來。

「妳是誰?」

「我……是伊芙?」她有些遲疑地開口,雖然自己的腦海就只剩下這個名字,但她卻總覺得有哪邊怪怪的,但卻又說不上來。

有好多問題想問的……這邊是哪裡?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她究竟是誰?

對,她是誰……為什麼腦袋會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現在的她,只剩下這個名字迴繞在腦海之中……然而這真的是自己的名字嗎,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會感到如此陌生?

紫色的瞳眸充滿著迷惘,她搖了搖頭,表情有些痛苦。

然而少女只是帶著笑意慢慢地靠近他,在走到只剩幾步之距時,她又再度開口。

「妳是誰?」

「我……」第二次的逼問讓她再也無法回答,在對上少女那雙彷彿能看穿一切的緋紅雙眸時,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妳說妳叫作伊芙,但妳真的有『伊芙』的記憶嗎?」少女伸出手輕輕地碰觸著對方的臉頰,唇邊勾起的笑意不減反增,「或許我該換個方式問妳……妳知道『伊芙』這個名字,究竟是誰在使用的嗎?」

面對少女的逼問,她只是搖搖頭。

她不知道……對於這個名字,她真的一無所知。

「我叫做伊文捷琳,我有這個名字的記憶以及駕馭名字的力量……那妳呢?」自稱為伊文捷琳的少女雖然還是保持微笑,但卻又讓人感到一股冰冷,「妳究竟是誰?妳真的是伊芙嗎?如果妳是的話,又為什麼無法得知這個名字背後的涵義呢?」

紫色的瞳眸愣愣地睜大雙眼看著對方,她發現自己無法反駁回去。

「格藍特給妳這個名字可真是害了妳,因為妳無法駕馭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少女總覺得她看見了對方的金色瞳眸中閃過了一絲冷銀的光芒。「真是的,明明是個遇到挫折都不會放棄的人,怎麼這回倒是失常了呢?名字可是靈魂的力量,要是連這個都忘記了,真的會被『伊芙』這個存在給吞噬的哦!」

白皙的指尖漸漸泛起一絲朱紅色的光芒,少女感覺到如同太陽一般溫暖的力量慢慢地注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而隨著力量的運行,一些零星的記憶碎片也慢慢地被組織起來。

她慢慢地睜大眼看著前方的少女,在力量終止之際,伊文捷琳又再度開口。

「現在告訴我,『你』是誰?」

「我……」

「你到底是誰!」

「我是……范統。」少女在說出這個名字的瞬間,她的身形也隨之改變,「我是范統,並不是伊芙!」

滿意地看著恢復成青年模樣的范統,伊文捷琳的手也輕輕地觸碰了下那雙如同紫水晶般清澈的瞳眸。

「很好的名字不是嗎?可不要隨便捨棄了呢。」手放開的那瞬間,伊文捷琳也將自己與對方的距離拉離了些,「有時候可別小看名字的力量,更多時候,名字會將一個人的心給迷惑。當捨棄自己的名字,而又接納另一個原本就不屬於自己的名字時,若無法適應,最後只會招致毀滅。」

范統看著眼前的少女,不知為何有種對方其實比自己年長成熟許多的錯覺。

她說她叫作伊文捷琳……剛剛也一度提到了格藍特,那麼難道說她會是之前格藍特與雷內的對話中曾經出現的那個「伊文捷琳」嗎?

「妳是伊文捷琳,所以……妳認識格藍特和雷內?」范統停頓了下才將自己的問題問出來,然而在說出口的那一刻他也突然後悔自己怎麼不是先問這邊是哪裡,而是去問這種好像和自己沒什麼關係的問題。

悅耳的笑聲輕輕地傳來,范統不得不說伊文捷琳笑起來真的很美。

那種美並不是迷惑人心的美,而是一種高貴而不可侵犯的美麗。

「是啊,算是舊識呢。比起這個問題,你難道更不想知道這邊是哪裡,又為什麼會在這邊嗎?」伊文捷琳好奇地看著范統,然後不意外地看到對方有些尷尬地臉紅。

「我想知道,所以妳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知道哦。」伊文捷琳饒富趣味地看著對方,唇角也勾起一絲狡黠的笑意,「但是因為『限制』的關係,所以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你打算付出什麼代價來得到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呢?」

面對伊文捷琳的話,范統一時愣住不知該如何反應。

問問題要付出代價?這是什麼樣的道理?

「我沒有錢……」第一秒想到的就是付費,但可悲的是自己根本就帶任何錢在身上。

更何況自己一醒來就在這個不知名的地方,甚至剛剛還莫名其妙恢復成久違的男兒身,他到底哪來的錢可以生出來給她?

「呵呵,我要的不是錢。」伊文捷琳倒是十分乾脆地否定了對方的答案,她微微瞇起那雙緋色的瞳眸,彎月般的笑讓范統下意識打了個冷顫,「我要的東西很簡單,你的能力範圍內絕對可以給予我。」

「那是什麼?」

伊文捷琳輕笑出聲,她舉起食指微微地抵觸在唇上,緩緩地開口:「我要的,是你的『時間』。」

「我的……時間?」范統疑惑地皺起眉頭,對於這個抽象的名詞他實在很難去理解,「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正確一點來說是指『自由的時間』。放心吧,這個代價不會危害到你的生命,只是偶爾會需要藉用你的力量來幫助我而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眨眨那雙漂亮的緋色眸子,雖然范統還是很難理解對方說的具體意思,但感覺上應該是不會有危險?

他偏頭想了一下,然後又開口問道:「我如果想離開這裡,是不是得先知道這裡是哪裡?」

伊文捷琳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但她所顯露的表情讓范統幾乎確定就是他想的那樣。

這也讓范統有種根本不得不和對方交易的感覺。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即使覺得自己根本就是上了賊船,但就這種情況之下要脫身似乎也沒辦法。於是他勉強地點點頭,然後在迎向對方綻出的美麗微笑時,頓時更是有種被騙的感覺。

他會不會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給賣掉了啊?

「那麼依照約定,我就告訴你這邊是哪裡吧。」伊文捷琳伸手指著這片綠意盎然的環境,回答道:「這裡是『願望』的世界。」

「願望的世界……所以,我不是在作夢?」

范統一臉困惑地重複這個名詞,而看著他似乎不是很明白的樣子,伊文捷琳又對他做進一步的講解。

「簡單來說,這裡是反應人心所願的一個區域。至於夢呢……基本上會反映現實無法達成的事情,所以你要把這邊想成夢境的世界也是可以。」伊文捷琳輕聲開口道,「你最深沉的願望是一切平靜而非死寂,所以這個世界是綠意盎然;而你希望有人可以告訴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在這裡……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這樣說明有稍為能理解一些了嗎?」

范統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他想,另一種說法應該就是指自己強烈的願望所導致的一切吧?

「我的願望的話……那這個世界就不是真的,而妳也不過是我想像出來的幻影?」困惑地看著眼前的少女,對方剛剛碰觸自己臉頰的溫度還依稀殘留著,這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不是真的。

「呵,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虛假的,這一切得由你自己來判斷,而不是由他人來告知你。」伊文捷琳隨手一揮,一隻紙鶴也頓時浮於她的手中,「那人對我施加的『限制』讓我不能透露太多訊息出來,我只能夠告訴你──有時候不要太相信某個人說的話……因為締造一個謊言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只要你相信了某人的『話語』,那麼那段話就會是真的;相對的,若你不相信,那麼就會是謊言。」

「該怎麼做,得由你自己來做決定。」語末,她將手上的紙鶴遞給范統,似乎是要他收下。

「這個是?」

「離開這個世界的關鍵。握著它,想著你要回去誰的身邊,你自然就能離開。」

「喔……那,妳呢?」看著眼前的少女,范統忍不住將心底的疑問脫口而出。

「你不是認為我是幻影?」看著剛才與現在說話前後矛盾的青年,伊文捷琳好笑地反問他。

「這個……該怎麼說?我總覺得妳不是假的,而是存在的。以前暉侍……呃,他是我一位朋友。他以前因為某些原因所以靈魂寄宿在我身上,甚至還有一段時間,他都會趁著我睡著時把我拖進去夢裡……雖然夢的世界不是真的,可是他的靈魂是真的存在的,最後甚至還做為新生居民回來了……所以,我在想,妳會不會也是跟他的狀況很像之類的?」

他撓撓臉頰,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對方的問題。而伊文捷琳在聽了對方的回答後明顯愣了愣,似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良久,她輕輕地笑出聲,而她這個舉動也讓范統很不解,以為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

「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呢……難怪他會選擇你,我總算是明白了。」微微地半闔上眼,伊文捷琳勾起一抹極淡的笑,「真是出乎意料……這可讓我稍微改變了主意呢。」

她慢慢地靠近他,在兩人極近的距離中,范統只看見那漂亮的朱唇上下開闔了幾下,然後便感覺到眼前景物的輪廓越來越模糊,視野也越來越趨於黑暗。

在黑暗完全壟罩著他之時,他也已經消失在這個環境之中。

望著空無一人的世界,伊文捷琳白皙的掌心輕輕地覆蓋住她的唇角。止不住的笑意也慢慢地擴散開來,在這片空曠的區域之中,不斷地迴繞著。

「范統是嗎……出乎意料地是個老好人呢。」

她看著上方不知何時轉變的混沌天際,漂亮的朱色瞳眸微微瞇了起來,然後將手臂用力地往上伸,彷彿想要抓住些什麼般。

「『限制』就快要解除了……那麼,你會不會期待與我再次見面呢?」

猖狂的笑意再次蔓延,這一次,她不會再給那人任何機會來破壞她的願望。

她要掌握一切,然後……

親手奪走那個人最重視的一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安,這邊是亦雪兒/翔昕。
總覺得好久不見了呢,久違的更新!
故事核心已經慢慢地顯現出來囉,不知道有沒有明顯呢~
也希望這次的故事可以讓大家喜歡哦!

以上ˇ

Comment

布丁  

No title

伊文捷琳終於出現了嗎 :)))
感覺劇情會越來越刺激哈哈

是說我發文當天我就看完了
現在才來回好像有點晚了 :O

加油哦,期待後續 :D
請記得休息呀 :D

2013/05/20 (Mon) 21:10 | EDIT | REPLY |  

藍莫晴雨  

No title

大大你好~~~
我是新讀者,
什麼時候才會更文?

2013/07/14 (Sun) 14:45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大大你好~~~
> 我是新讀者,
> 什麼時候才會更文?


大大您好~

今天已更新第20篇,但因為亦雪兒現在已經是碩二了,要開始趕碩論和實驗,所以會暫停更新一段時間。
感謝您的支持,之後等我工作結束一段時間後,會回來更新完畢的。
也希望藉時還有機會與大大交流:)

2013/08/02 (Fri) 15:28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伊文捷琳終於出現了嗎 :)))
> 感覺劇情會越來越刺激哈哈
>
> 是說我發文當天我就看完了
> 現在才來回好像有點晚了 :O
>
> 加油哦,期待後續 :D
> 請記得休息呀 :D


布丁大大好久不見!!
伊文捷琳這孩子......之後大概會是風暴人物之類的XDD
我會加油的,謝謝打氣唷!

2013/08/02 (Fri) 15:30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