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1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1


范統聽見了很細微的交談聲。

從聲音數量來判斷,應該有三個人。其中兩道聲音是屬於青年的,另一道則是少女。從交談的氣氛感覺起來,他們似乎交談甚歡。

他掙扎了下想要睜開眼,可是卻發現自己的眼皮很沉重。

意識明明是清醒的,但卻睜不開眼,這種感覺還真不是普通的討厭。無奈地在內心嘆氣,然後他突然發現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一些對話內容也慢慢地傳到他的耳中。

那是一些他日後想起,都還是覺得十分天真的對話內容。

「吶,我問你們,天空是什麼顏色的呢?」

屬於少女的聲線帶著好奇的意味詢問著,溫柔溫暖的聲音讓人有種即使不知道對方的模樣,卻也會覺得應該是位溫柔天真的孩子的感覺。

「不就是灰色的?」一道略顯冷冽的低沉嗓音繼少女後響起,雖然聽起來十分冷淡,但卻也能感覺到那並沒有絲毫惡意。

「是這樣嗎?可是我聽說,天空有好多種顏色呢。」少女的聲音又再度響起,輕快的語調中透出了一絲憧憬,「有藍色、黑色、橘色、紅色,有時候還會出現彩色哦!」

啊啊,是在說白天、晚上、傍晚還有下雨過後出現的彩虹吧?聽著少女的敘述,范統不由得發自內心感到可愛。

「欸,這麼夢幻?妳是聽誰說的呀?我怎麼都沒聽過?」另一道開朗的青年嗓音帶著困惑的意味詢問,帶著的是單純的疑問。

「我是聽蕾拉說的哦!她前陣子不久去過幻世呢,那邊的世界天空跟我們這邊不一樣。」

不知為何,范統總覺得好像在哪邊聽過這三個人的聲音。

「幻世啊,這個世界我聽過,聽說是個熱鬧的世界哦!」青年笑笑地開口,「要是哪天可以去就好了,你說是不是,蘭徹斯特。」

「不是可以,而是一定。」蘭徹斯特的聲音依舊很冷,但卻透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到時,再一起去吧。」

「為什麼是一定呢?」被稱作伊芙的少女疑惑地開口。

聞言,青年們皆發出了輕笑聲,而後由那較為開朗的青年開口解釋。

「那是當然的,因為啊,我們是伊芙的......」

青年後續的聲音未完,范統便猛地睜開眼睛驚醒。

紫色的瞳眸之中帶著一絲詫異,方才那不知道是否能稱之為夢的聲音他還記得很清楚,那三個人所交談的內容以及所提到的關鍵字,更是讓他心生一驚。

溫柔少女是伊芙,冷冽少年是蘭徹斯特,而最後那道活潑的嗓音,無非正是格藍特。

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終於醒了呢。」

還沒來得及整理腦中紛亂的思緒,方才夢中那道溫柔的女聲便從自己的右手邊響起。范統下意識地往旁邊一看,然後是露出錯愕的表情。

這個人,不是......

「似乎很驚訝呢?我以為你應該見過這模樣一次了,應該不陌生才對。」少女輕輕地笑著,白皙的面容一如先前青年所見的美麗。

棕色的高馬尾以及一襲朱紅的戰鬥服飾......與先前他所見的一樣,但是......印象中她的眼睛顏色應該也是紅色的,為什麼現在所看見的反而是紫色呢?

「妳是......伊文捷琳嗎?」范統納悶地看著少女。

「這個嘛......我是她,也不是她。」少女輕聲笑著回答。

「咦?」

「簡單來說,聽過人格分裂嗎?」

「!」

望著范統那雙錯愕的紫色瞳眸,少女露出了苦澀的笑:「伊文捷琳其實是我的第二人格,而我這個主人格的名字,叫做『伊芙』。」

「什、什麼!」

「可恨的是我沒有能力反抗,我這個主人格的意識被她所取代,也因此她現在可以說利用我的力量在肆意傷害我所重視的夥伴,而我,卻什麼也辦不到。」伊芙嘆了一口氣,略為深暗的紫色眸子有著一絲苦澀,「伊文捷琳將我的意識給封在這邊也罷,現在她為了報復,甚至也將你的意識給跟著封到這邊來。」

「對於把你捲進這件事我很抱歉,范統。」

范統微微地瞪大眼吸收著剛剛聽見的事情,好半餉都說不出話來。

伊芙有兩個......不對,他之前看見的那個其實是叫做「伊文捷琳」,而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這個,則叫做「伊芙」,也就是格藍特替自己取的那個名字。

噢,這是什麼樣衝擊性的發展啊?

范統困擾地撓撓臉頰,在對上對方那雙與他同色的眸子時,突然不難理解為什麼格藍特當初會這麼替自己取名了。

當時莫名變成女性身體的他,和現在的伊芙,簡直有七八分相似。

「捲進這件事什麼的就算了,反正從頭到尾我都覺得很莫名其妙......」對女性就是難以責怪,與其去怨懟什麼,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想弄清楚,「這樣問可能不太禮貌,不過......伊文捷琳這個人格又是怎麼冒出來的?妳一開始就跟她共存了嗎?」

似乎是沒想到范統會這麼問,伊芙先是愣了好陣子,而後又陷入了沉默,這個反應也讓范統驚覺是不是問到什麼不該問的。

「呃,抱歉,如果這問題不能回答的話,那就......」

「沒事,這也不是不能回答,我剛剛只是嚇一跳而已,沒想到你居然會一下子就問我這麼重點性的問題。」擺擺手表示沒事,伊芙露出了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而也是這樣的表現讓范統更加篤定眼前的少女跟上回他所見的伊文捷琳,是不同的個體。

即使面容再相似,氣質個性還是不一樣的。

「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白皙的手輕輕地碰觸著自己的胸口,伊芙的表情變得有些縹緲,這讓范統不禁有種對方似乎下一秒就會消失的錯覺。

「促使伊文捷琳誕生的契機,應該可以說是源自於我的『忌妒』與『怨恨』吧?」

「忌妒和......怨恨?」

「不是有人說過嗎?要是遇上了難以承受的情緒衝擊時,人的身體會自己啟動保護裝置。有點類似那個意思,因為我遇上了讓我無法承受的事情,因而促生了伊文捷琳來替我承受。」伊芙有些自嘲地笑,「不過我想,今天換作是其他人的話,又有幾個人能夠承受?」

「......」對伊芙的表情感到一陣心疼,范統本能地想拍拍對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卻又想到他們男女有別,因而沒有繼續動作。

「呵,現在的我倒也沒有什麼感覺了......時間能夠沖淡一切,這句話看來不是騙人的呢。」望著范統一臉很想知道後續,但卻又不敢問的樣子,伊芙不禁輕笑出聲,「話都說到這份上,就這樣結束想必也會讓人不舒服吧?」

「.可是......那對妳來說是不愉快的回憶不是嗎?」范統有些猶豫地開口,「如果會感到難過,那就不要勉強了,因為換作是我的話,我也不會想要說啊。」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不願回憶的過去,不論被時間沖刷的部份有多少,那種曾經刻骨銘心的疼痛是不會消失的。

伊芙露出了一抹淡笑,她緩緩地閉上眼,然後輕聲開口:「你果然是個好人呢。」

面對伊芙的話,范統一時之間竟難以回應。

「沒事的,你就當作,也許我只是想找個人說說故事罷了。畢竟,我被關在這邊太久太久。」她深呼吸一口氣,當她睜開眼再次對上范統時,也緩緩地道來:「忌妒的緣由是來自於蘭徹斯特,怨恨則來自於格藍特。」

「咦?」

「我忌妒著蘭徹斯特能得到格藍特的全部,然後我怨恨著格藍特從來只是把我當作一個妹妹,而非一個女人。」伊芙的表情有些茫然,像是回憶,又像是將自己給置身事外般地敘述著:「明明一直注視著他的人一直是我,但是......被他關注著的人,從來不是我。」

「!」

范統震驚地瞪大眼,他張開口想說些什麼,但卻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

這個少女......愛上的是一個早已被他人所愛,甚至是早已心有所屬的人。這種疼痛,根本就是無以復加......但是再怎麼樣,也不該是促成她創造出第二人格的主因才對,這樣想真的有些牽強。

莫非,其中還有什麼原因嗎?

「在那一天之前,我都還抱持著希望渺茫的幻想......總是傻傻地想著,總有一天,格藍特一定能不再把我當成妹妹看待。」伊芙眼神落寞地看著自己的手,在那雙漂亮的紫色眸子中,有著一層濃厚到化不開的哀傷,「可是,當我真正看到時,我才終於明白,這一切不過是我愚蠢的幻想罷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

「在我即將過十八歲生日的前一晚,我看見蘭徹斯特抱了格藍特。」

伊芙的聲音意外地很平靜,但那雙緊握而顫抖的拳頭卻洩漏出少女其實一點都不平靜的事實。

范統不是笨蛋,他不會不懂伊芙剛剛說的「抱」這個意思有表面上那麼單純--但比起這個,他更震驚的是,原來那兩個人竟是這種關係!

明明先前與格藍特相處時,一次都沒聽說過有關他和蘭徹斯特的事情啊!

不過......和格藍特相處的那段時間來說,一直以來都是他單方面地聽他說話,被動地接受他所給予的關心,而他自己卻從未對他敞開心房,也不曾想過去試著了解對方。若是這樣想,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對格藍特的了解不深了。

畢竟,人家也沒有義務要告訴一個稱得上是陌生人的傢伙訴說自己的感情問題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即將迎接十八歲的生日前看見自己的心上人居然跟別的男人......若今天換成他是伊芙,他應該會氣到想要狠狠地揍一頓那個人,讓那個人的父母都認不出他兒子是哪位吧!

十八歲可是花漾年華,正值青春!美好青澀的初戀居然就這麼毀了,還真的是很難接受啊!但是,難接受歸難接受,但這好像也不至於會弄到人格分裂吧?

不對!每個人的狀況不同,承受度也不同,怎麼可以用這麼粗淺的眼光來判斷呢?范統搖了搖頭甩掉先入為主的觀念,然後他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試探:「那麼,妳那時候做了什麼?而這件事也是產生伊文捷琳的主要原因嗎?」

「不,這只能算是契機而已。」伊芙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那雙紫色瞳眸中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情緒在蔓延,「至於我當時的反應......大概只能說是歇斯底里吧?」

「我完全不能諒解,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格藍特選的是他不是我,為什麼他會甘願臣服於蘭徹斯特之下?」伊芙的眼神有些空洞,聲音也顯得苦澀,「那時的我將自己所學的所有魔法都往他們身上攻擊,哭著鬧著不肯罷休,最後又因為聽不進他們的解釋而離開據點,獨自一個人跑到被禁止進入的森林......」

「森林?」

「你可以把這理解成禁區。總之,那時我不知不覺跑到了森林深處,精疲力盡的我在冷靜過後想要走出去時才發現我被困在裡面的結界之中。那時我很慌張,本來想要用心靈溝通呼喚他們,但一想到才跟他們鬧了脾氣,現在又要請求他們幫忙我就......反正後來我就決定要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啊,很典型的和人吵架後就拉不下臉的類型呢......看著外表溫柔,但內心恐怕很強悍的伊芙,范統深深覺得至少就這點來說,他這種厚臉皮想找人幫忙的類型可能還比較不會讓自己遇上危險吃虧。

「那麼,後來妳脫險了嗎?」

「呵,當然沒有......在我試著想要施展魔法時,我才發現那座森林裡有一層禁止魔法的結界。」她慢慢地閉起眼,面容透出了一絲疲倦,「發現到這點的時候,我才真正感覺到什麼叫做無力感.....可惜那時候沒有給我太多時間感嘆,因為就在我沒注意到的死角處,有三個黑衣人衝出來襲擊我。」

黑衣人......襲擊?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夜晚--下著雪的夜晚,三個黑衣人將我制伏住,對我施展邪咒讓我逃不了也無法求救,最後甚至汙辱了我--那時的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發生了這樣的事再加上無法接受格藍特和蘭徹斯特的關係,陷入絕望深淵的我滿腦子只想要毀滅一切,讓一切消失,充滿強烈負面情緒的『伊芙』因為無法承受這些打擊,因而產生了憎恨與殺戮的第二人格--『伊文捷琳』。」

范統錯愕地看著伊芙--不是因為她剛剛說出誕生伊文捷琳的事實,他真正感到錯愕的是她所描述的那些畫面--那些畫面,根本就是......

注意到范統的反應,伊芙露出了一抹慘澹的笑,她對著他點點頭,然後如同要證實他所想而緩緩開口:「你想的並沒有錯,我後半段所經歷的事情,就跟你一開始經歷的狀況是一樣的。」

「為、為什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這樣!」范統難以壓抑心中的衝動大吼,然而伊芙卻只是平靜地看著他,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舉動而造成動搖。

「關於你的疑問,等我把故事都說完你就會明白了。」

強行按壓住內心的衝動,范統深呼吸一口氣試著讓自己恢復平靜,然後才對著她示意可以繼續。

「伊文捷琳的人格誕生瞬間也是邪咒效力消失的時候,那時伊文捷琳將對方的武器搶奪過來,然後用最殘忍的手段將他們給殲滅。」伊芙的手緊緊地抓住胸口,她試著讓自己平靜,然而身體卻是止不住地微微顫抖著,「之後,在她離開森林後,為了宣洩怨恨,她更是直接襲擊了距離森林最近的村莊......那個村莊當時有一百二十個人口,她就這樣......屠殺整個村莊,甚至連小動物和小孩都不放過。」

「!」

「很可怕,是嗎?」

「不,與其說可怕,不如說.....很悲傷。」

要有多大的絕望與憎恨才能夠促使一個少女讓自己雙手都沾滿血腥?又要有多大的痛苦才能讓少女露出這種煎熬的神情?

若是在不久之前,范統覺得自己也許難以想像。但正因為他也經歷了與伊芙相同的事情,他才更能夠深切地感受到,面對那種處境下的自己是多麼地絕望憤怒。而那時的自己,眼裡除了充斥著瘋狂的殺意想將襲擊他的人給碎屍萬段外,他甚至連自己都想毀滅地一乾二淨。

不對......那時的自己,是真的想要殺「自己」嗎?又或是,在自己都還沒察覺到之前,身體的本能要阻止自己做出會後悔的事,所以才會......

范統有些慌亂地按壓著頭,心臟不規律的跳動不斷地干擾著他的思緒,過去一些不曾發覺的異狀也讓他開始對自己的記憶產生了懷疑。

那時的他,真的是他嗎?

現在的他,又是誰?

「沒事的。」

溫暖的手心輕輕地包覆著自己的手,范統愣愣地抬起頭,看見的是伊芙溫柔安撫的表情。

「你還是你,你從不曾是任何人。」

「我......可是那個時候......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范統茫然地看著對方,他不斷搖著頭想要確認些什麼,但明明到目前為止還清晰可見的恐怖記憶在此刻卻變得如此模糊,「我經歷了妳曾經歷過的事情......而我......」

「而你所選擇的路,與我相異。」

「!」

「那時的你,確實和我一樣動了殺戮的念頭,但這個念頭卻也僅限於那個傷害你的男人。」伊芙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相當柔和的笑意,而她騰出的一隻手也輕輕地摸了摸范統的頭髮,「下一步的選擇,我們是不同的。我的選擇是毀滅所有人事物;而你的選擇,則是不願讓自己的憎恨波及無辜而選擇毀滅自己--就這點上而言,你並不會成為『懦弱的伊芙』或是『瘋狂的伊文捷琳』。你還是你,還是那個保持善良和自我的『范統』。」

「這件事......打從一開始妳就知道了嗎?」

范統的問題並沒有得到伊芙正面的回答。她僅僅是露出哀傷的眼神望著他,幾度想要開口說的話卻又中止,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伊芙?」

「我可以告訴你所有的真相,但是相對的,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咦?」

伊芙的表情很認真,然而在那層認真之下所隱藏的,是一層難以撼動的覺悟。

「當一切中止之時,將伊文捷琳連同我,一起毀滅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安,大家新年快樂~~(灑花)
這篇拖好久,終於擠出時間再寫寫寫了~
雖然基本篇數並不多(抹臉
也希望新的一年大家多多指教唷!(鞠躬)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