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2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2


范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他瞠目望著伊芙,大腦一時還難以消化方才少女所說的話。

「為什麼......會這麼突然?」

「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一開始就必須要去做的事。只是當時的我對『活著』這件事太過執著,所以才會引發這一連串的問題。我早已做好覺悟,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要用我最後的力量來讓他們兩個人得到真正的『自由』。」伊芙露出一抹微笑,她的表情非常平靜,看不出絲毫的畏懼。

「伊芙......」

「我們三個人的關係說起來還真的是很不正常......我們對彼此,都太過執著了。」她輕聲嘆息,漂亮的紫色眸子看向了前方一無所有的黑暗,「這份執著促使了我們誰都無法撼動的羈絆,同時,卻也將我們的時間給停住而無法前進。我和蘭徹斯特都對格藍特過於執著,這讓我第一次對蘭徹斯特產生憎恨。而格藍特對我感到虧欠,所以不管我怎麼不合理地對待、傷害他,他總是默默承受......這樣的變化不是我要的,和以前不同,一點都不快樂......過去,他們總把我放在心尖上疼愛著,現在,在我還保有最後意識時,我希望能用這雙手斬斷這份執著。還給他們,也還給我自己一份真正的自由。」

不是那樣虛無的短暫,而是實際的永恆。

「我知道了......如果這是妳的希望的話,但是我認為,一定還有不傷害到妳也可以解決這樣事情的方法存在。」

伊芙詫異地望著對方,然後她看見的是一雙帶著堅定光芒的紫色瞳眸。

那是一道,相信未來尚有希望的明亮光芒。

「好。」

她忍不住如此答覆。即使自己早已不對回到外界抱有任何希望,但她卻還是忍不住想相信范統。眼前的青年,總讓人忍不住想要再試一次,而非輕易放棄。

「那麼,遵照約定,我也來告訴你這一切的真相。」以手輕輕觸碰對方的額頭,伊芙的眼神變得相當認真,「當初我被伊文捷琳封印在這邊的時候,原本以為他們兩個人要過一段時間才會發現。沒想到在她頂替我的身份回去時,便立即被他們給識破。」

「在得知一切真相後,他們一直希望我能夠回來,想要跟我說話。然而,當時的我太過懦弱,也太過悲傷,因而一切都被伊文捷琳給阻擋掉,而她......更甚至將我的憤怒與憎恨轉向了格藍特和蘭徹斯特,想要殺了他們兩個人。」

她嘆了一口氣,溫柔的聲音之中帶著些許的無奈。

「但是,不管我再怎麼對他們生氣,他們對我而言卻都是誰都無法取代的存在......我又怎麼可能真的捨得他們消失在我面前?因此,在他們幾乎要被伊文捷琳給毀滅時,我硬是拼了一口氣阻止她 ,因而得以短暫地取代她而回到主意識中......那時,我要他們直接將我給殺了以絕後患,但是他們卻不願意,僅僅是將伊文捷琳的意識跟著封印起來,並告訴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想辦法將我救出來。」

看著眼前的伊芙,又想起一開始見到的伊文捷琳,突然間感覺到一陣難受。

那個伊文捷琳......聽伊芙敘述下來雖然瘋狂而可怕,但是那天他所見到的她,儼然卻只是位擁有高雅氣質,溫柔凜然的女性而已。

她所給自己的印象,並非那麼地可怕。

「之後,我便與伊文捷琳共處於一個空間之中,肉體則被冰封起來,等待著有一天我能回到那個身體之中。然而,在漫長的歲月中,他們最後所找到的......卻是一個不惜犧牲更多人,無比殘忍的方法。」

范統直覺到伊芙所說的方法恐怕不是多麼正規手段,再加上剛才對方說那與自己有關......他下意識地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屏息以待未完的下文。

「以一百位童貞少女的鮮血繪製法陣,透過法陣製作一個通道,將我們的世界與幻世連接起來。再來,就是尋找與我的靈魂契合度相近的祭品。」無視於范統震驚的神情,伊芙只是直直地看著他,「當時所選定的人就是你,打從一開始他們在『選擇』的時候,你便一直處於我們的世界之中。換句話說,你早已脫離幻世許久。而將你帶過來之後,讓你經歷我一開始經歷的事情,也是為了要測試你的精神負荷度......而你的測試結果顯然是位精神相當堅強的人選,也因此,他們將我與伊文捷琳的意識體植入了你的體內。為的就是慢慢地將你的意識給取代,當我能夠與你融合之時,他們便會抓準那一瞬間的機會,強行將伊文捷琳給抹殺掉。」

「這、這也未免太......等等,這真的好複雜......所以說,到底從哪裡開始是真的,哪裡開始是假的?妳說的這個世界,到底又是什麼樣的世界......」

伊芙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然後她伸手指向自己的胸口,緩緩地開口。

「還記得你與你的友人有一次逛街時,看到一把作工精細的匕首嗎?當時,你的友人將它買了下來贈與你。當時,在那家店中,你不是看見了一個十分古老的鏡子嗎?」

「啊......」

伊芙說到這邊,范統便全然有了印象。

那個時候,暉侍拿了匕首去結帳,而自己也在那家店四處看看,也不知道那天是怎麼回事,自己竟然會被一面放置在角落的落地鏡給吸引而走了過去。

記得一開始只是覺得那面鏡子設計很典雅所以才會好奇,然而當他靠近之時,卻發現鏡面上有塊不尋常的污漬。那時,他就像是被誰給牽引了一般伸手往那塊污漬探去,然後那面鏡子便突然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

「那面鏡子發出光之後,我......等等,難道說那時候我被抓進鏡子裡了?」詫異地瞪大眼望著伊芙,當范統見到對方似笑非笑地點點頭時,更是驚訝到張大嘴,「因為我一回神後還是在同一家店啊!根本就沒發現過!所以......我現在是整個人穿越世界,這種科幻小說的情節怎麼會......呃,不對,打從我穿越到幻世時好像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了......」想到自己從人間界到達幻世,然後又從幻世到鏡子的世界中,范統突然覺得自己連吐嘈的力氣都沒有了。

「正確來說,是將你的『意識體』給抓進來。你的本體還留在幻世,雖然活著,但卻如同沉睡般醒不過來。」伊芙輕輕地摸了摸對方的頭,道:「這就像是『夢』的世界,雖然只是如同做了一場漫長的夢,但想必你的朋友們應該十分擔心你吧......畢竟,後續出現你所熟悉的朋友們與你的互動,可是在他們的預料之外。」

「咦......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你們之間的互動不在他們的干涉以及測試範圍內,這就代表那些人極有可能具有本身的『意識』,而並非單純被創造出來,沒有任何思考感情的『物體』。」伊芙的表情很溫柔,那樣的神情也讓范統不自覺看直了眼,「看來是你的朋友們對這個世界進行干涉,想盡辦法要救你。你呀,可真的是被人打從心底愛著呢。」

范統抿直唇不發一語,然而白皙的面容上所帶的淡淡緋紅卻透露出一層不好意思。

「被那樣珍惜著,你與你的友人們之間的羈絆,想必也是相當地深厚。」

「如果說這裡是夢的世界......那麼,一開始我所經歷的事情,不也形同只是一場夢?」范統有些遲疑地開口道,假如說到達這世界所經歷的一切都不過都是夢的話......不知為何,他竟感到鬆了一口氣。

「是的,與你的本體並不受影響。不過......我想要告訴你一件事,倘若你的意識體受到相當程度的傷害,那麼,位於幻世的本體也會持續沉睡下去。因此,不論如何,只要你還身處這個世界,只要你還想回去幻世,那麼你就得好好珍惜自己,千萬不能受到致命傷。」

「這樣啊......原來只是一場夢嗎?」下意識地抓住胸口,范統像是鬆了一口氣般喃喃自語著。

看著范統的反應,伊芙勾起了一抹微笑。

「慶幸嗎?」

「嗯......算是吧?畢竟,如果只是夢的話,這樣他們就不會因為我經歷過的事情而感到難受了。不論是暉侍、那爾西、月退還是噗哈哈哈,都不需要再感到悲傷。這樣的話,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范統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頭,然而當他注意到伊芙錯愕的神情時,不解地偏頭問道:「那個,請問怎麼了嗎?」

「不......你,真的跟我想像得差很多,和我這樣自私的人完全不一樣。」伊芙搖搖頭,沒有再多做解釋,「難怪你會擁有這麼多好友,因為即使是到了現在,你所想的還是他們。」

「咦?」

「呵,總之我們先把話題拉回來吧?」望著范統不解的神情,伊芙只覺得對方單純得可愛,「根據目前的狀況,我想,伊文捷琳搶到主導權後,應該已經和蘭徹斯特他們戰鬥了吧?」

「!」

「伊文捷琳最後想除掉的,就是將她封印起來的蘭徹斯特及格藍特。為了這個目的,她會不惜使用任何手段來殺了他們,那怕是連同自己也被毀滅。」伊芙從懷裡拿出了一顆透明的水晶球,然後她將水晶球往上一拋,一道白光乍現,而後是一片范統看了都驚訝不已的畫面。

那是聖西羅宮的場景。

畫面中的「范統」手持著一本刻著繁複咒文的紅書正施展魔法發動攻擊,那雙紫色的瞳眸變成了赤色,瘋狂的殺意讓「范統」的攻擊變得犀利;而對戰的人是蘭徹斯特和格藍特,另外出現在畫面中的還有噗哈哈哈,只是目前看起來似乎是站在「范統」這邊。

不對,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那個人是......

「她就是伊文捷琳。」伊芙長嘆一口氣,面對范統的詫異,她倒是相當平靜,「蘭徹斯特攻擊伊文捷琳倒是不會猶豫,但格藍特出手時機太遲,根本沒有下定決心想殺了她。看來,他似乎是顧慮著你和我。而這點你的武器也是一樣,他不願意讓你受到傷害,在找到方法前,應該都會被迫防止伊文捷琳受到致命傷吧?」

畫面中的伊文捷琳出手招招狠毒,毫不遲疑,彷彿要將眼前的敵人給碎屍萬段般毫不留情。即便是面對蘭徹斯特的攻勢,她也沒有絲毫畏懼。

因此,乍看下蘭徹斯特和格藍特對付伊文捷琳一個是是佔上風,但實際上的戰況卻又不見得是如此。

至少目前看起來,反而伊文捷琳還更有優勢。

「這樣下去格藍特他們會輸的吧......先不管蘭徹斯特和伊文捷琳這兩個人,光是阿噗站在伊文捷琳這一邊,就已經......」范統比任何人都清楚噗哈哈哈的力量,也因此他更是擔心伊文捷琳的絕對優勢不僅會把格藍特他們徹底打敗,更甚至最後他和伊芙都永遠被封印在這邊。

開什麼玩笑!既然知道這邊不是幻世,那說什麼都要想辦法回去才行!

他還有好多事要做,絕不能待在這邊任人擺佈!

「那麼,你想怎麼做呢?」

伊芙帶著微笑望著范統,即使對方尚未說出口,她也明白對方想要說什麼。

因為,答案一直以來,只有一個。

「我要回去幻世!還有,妳也要回去面對格藍特和蘭徹斯特,這樣才行!」

看著范統堅定的神情,伊芙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是釋然的微笑。

「說的也是,我也不能再逃避下去了。」她閉上了眼,再度睜開的同時,臉上不再帶有任何猶豫,「那麼,我們現在首要解決的,果然還是想辦法離開這裡呢......如果不能離開這裡,後續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到了。」

「唔......」

「怎麼了?」

「我是在想......剛才妳說過,妳曾經短暫地取代她奪回主導權,對吧?」

「嗯......因為那個時候我擔心伊文捷琳真的殺了格藍特和蘭徹斯特,那時候滿腦子都想阻止伊文捷琳,所以才......」伊芙沉吟著,而後她像是想到什麼般瞪大眼,「等等,你的意思是.....」

「我在想......會不會當妳的某個念頭或情緒很強烈時,會進而去影響伊文捷琳呢?」范統認真地看著對方,然後將自己心中慢慢成形的想法說出口,「假如我們現在都具有最強烈的情緒或想法什麼的來干擾她,會不會有可能有機會從這個世界出去?」

伊芙訝異地看著范統,兩人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接著便是不約而同地點點頭。

「好,就這麼辦!」

「嗯!」

兩人的手互相交握,他們慢慢地閉上眼,然後是沈澱思緒。

唯有強烈的思念與情感,才能夠將靜止的時間再次轉動。

這也是,最後的賭注。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