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3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3


面對伊文捷琳的攻勢,格藍特幾乎可以說是狼狽地閃躲著。與蘭徹斯特毫不猶豫的反擊相反,現在的他,心中尚存著那一絲渺茫的希望。

也許伊芙會再一次出現。

也許伊文捷琳下秒就會消失,所以,不可以傷害到她。

然而,這樣的希冀終究沒有出現。伊文捷琳的攻擊越來越凌厲,魔法的破壞力也越來越強大,幾乎讓他無法招架。

「怎麼了?你們一個是我最強的破壞之劍,一個是最強的守護之盾,怎麼只是這種程度的攻擊就不行了?」伊文捷琳的笑充滿諷刺,她輕輕一揮手,無數朵的紅色火焰頓時圍繞在她身邊,「居然和十年前一樣沒什麼長進,憑這種程度也妄想要將我抹殺,難道你們真以為我有那麼弱嗎?」

「閉嘴!妳不是我們的主人,我們的主人只有伊芙一個人。」蘭徹斯特緊握著手中幻化出來的劍,儘管態度表現上並不在乎,但面對那張臉他偏偏就是還有最後一絲的猶豫,「伊文捷琳,我再說最後一次,把伊芙還給我們。」

望著憤怒的蘭徹斯特,那雙緋色的眸子中只是帶著更多的挑釁。她輕輕地將手移動到胸口,然後按住,「真可憐......伊芙一點都不想看到你們兩個人。一個是她所愛的人,一個是奪她所愛的人......我可是很明白,她對你們的恨意無可復加,只想要殺了你們呢。」

「伊芙......」格藍特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少女,即便明白伊文捷琳的話不能相信,但是一想到過去的事情,他就感到一陣無力。

他踉蹌了幾步,大腦幾乎變成了一片空白。

「別被這個女人給影響。根據計畫,只要順利的話,伊芙和范統的意識體融合的力量,肯定會勝過這個女人。等到伊芙的意識體可以衝破限制時,我們就可以抓準這一瞬間殺了這個女人,讓伊芙真正地回來。」蘭徹斯特狠狠地瞪著伊文捷琳,「別忘了我們最初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絕不能在這裡失敗!」

「呵,你的計畫真的能成功嗎?范統可和過去那些祭品不同,他的意志相當強烈,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影響的哦?」伊文捷琳的眼神一暗,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算了,既然你們也不會乖乖地站著被我殺,那我只好自己動手了。」

她輕輕地一彈指,圍繞在她身邊的火焰就像是擁有自己的意識般全數往蘭徹斯特和格藍特的方向襲去--

「魔法--紅蓮!」

高溫炙熱的火焰攻勢即便讓人畏懼,但格藍特還是往前站了一步。他凝聚了金色的光芒,然後往前推去。

瞬間,泛著黃光的薄膜頓時包圍住他們兩人,暫且阻擋了火焰的攻擊。

「哦呀,明明比較擅長物理性的防禦呢?居然如此勉強自己,就這麼捨不得看見蘭徹斯特受傷嗎?」望著格藍特吃力的神情,即便伊文捷琳唇邊依舊維持著弧度,但那抹美麗的笑魘中卻充滿著冰冷的肅殺之氣,「既然這麼想死,那我就好心地成全你們!」

手上的紅書發出了一道銀色光芒,伊文捷琳赤色的眸子中也染上一層淡淡的銀光:「魔法.炎--唔!」

伊文捷琳的動作毅然停止,瞠大的眸子中似乎帶著滿滿的不敢置信。

「可惡!這是怎麼回事--」伊文捷琳的表情有些扭曲,她的手緊緊地摀住胸口,不適感讓她忍不住咆嘯起來:「你們兩個--只要乖乖地看著就夠了!不要妨礙我!」

望著慢慢消散的火焰,即便伊文捷琳的狀況相當異常,但格藍特和蘭徹斯特依舊不敢有絲毫鬆懈。他們小心翼翼地提防著對方,然而伊文捷琳卻完全不在意他們,她陷入了思緒,甚至不斷地後退。

「給我停止!不准再想了!這兩個人傷害妳那麼多還不夠嗎?妳的懦弱無法承接恨意,所以才會有我!事到如今,只差這麼一步了,妳還想要妨礙我嗎?」伊文捷琳咬牙切齒地瞪著眼前的兩人,手上的魔法書早已因為身體的異常而滑落,「范統也是,你不過是被他們給利用了!他們想要將你和伊芙的意識互相融合來擊敗我,可是,將我擊敗也意味著你的意識體也會受到傷害,到那時,你可回不去幻世!」

格藍特錯愕地看向蘭徹斯特,然後他從對方的眼底讀出了某項資訊--伊文捷琳的意識體已經開始被動搖了。

那麼,要動手嗎?

望著眼前陷入混亂的伊文捷琳,正當兩人還在想該從何下手時,一直以來站在一旁宛如旁觀者的噗哈哈哈卻突然伸手抓住了伊文捷琳的手臂。

噗哈哈哈冷眼看著伊文捷琳,他的手泛出一道白光,而白光也慢慢地自她的皮膚滲透進去。

「你這個死范統!到底還要給本拂塵睡多久?還不快點給本拂塵出來!」

伴隨一聲大喝,當噗哈哈哈手上的白光全數沒入伊文捷琳的身體時,她也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尖叫。

「妳如果還算得上是這兩個傢伙的主人,就給本拂塵爭氣點自己出來!還有,臭范統!要是數到三你再不給本拂塵出來的話,本拂塵就再也不要理你了!」

語畢,噗哈哈哈伸手往伊文捷琳的胸口處一拍,這一個掌擊也讓她往後退了數步,最後甚至因而倒下。

「伊芙!」格藍特心急地想要靠近,然而卻被一旁的蘭徹斯特給阻擋,「為什麼......」

「再觀察一下。」蘭徹斯特抓住格藍特的手,冷靜地說道。

伊文捷琳的身體發出了一道紅色的光芒,而後,兩道白色的霧氣紛紛自她的身體衝了出來。噗哈哈哈皺眉看著那兩道霧氣,隨後他往前輕輕一拂袖,當藍色的光芒包圍住那兩道霧氣時,兩個人形也漸漸地成形。

「不、不可能......被關在虛空之界的他們怎麼可能會?你到底是誰......唔!」伊文捷琳忍著痛楚望著噗哈哈哈,漂亮的面容上盡是不敢置信。

面對伊文捷琳的疑問,噗哈哈哈只是高傲地冷哼一聲,他居高臨下地蔑視著伊文捷琳,周身氣場中的壓迫感甚至讓蘭徹斯特感到一陣呼吸困難。

「本拂塵是誰妳還不夠格知道,還有,別以為本拂塵的主人好欺負。」

噗哈哈哈無視於伊文捷琳錯愕的表情,當一男一女的人形出現在他的面前時,他也帶著不滿開口道:「臭范統!總算讓本拂塵抓到你了!」

「怎麼一見面就罵我?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掙脫出來的耶。」范統略帶不滿地抱怨,然後當他注意到四周的狀況時,也忍不住愣住,「格藍特和蘭徹斯特......還有,伊文捷琳?啊......伊芙,妳還好嗎?」

「唔......雖然感覺還有點暈,不過能夠出來真是太好了呢。」伊芙勉強露出一抹淡笑,當她的視線對上明顯錯愕的格藍特和蘭徹斯特時,表情不禁有些僵掉,「......好久不見了,蘭徹斯特還有......格藍特......」

說到末句,伊芙幾乎有些逃避似地漂移了眼神,她的手也下意識地抓住了范統的衣角。對他而言,要突然面對他們兩人似乎還是有些勉強。

注意到伊芙的異狀,范統只是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給予安撫,而後他的視線看向了跌坐於一旁的伊文捷琳,「這樣近距離看,妳們兩個簡直就像是雙胞胎......」

「她是我的意識體,長得相像也是正常。」聞言,伊芙淡淡地開口,「伊文捷琳,我是否也該說好久不見了呢?」

伊文捷琳沒有回答,但那雙緋色的眸子中卻盛滿著憤怒。

「既然范統的意識體出來了,現在就跟本拂塵一起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哼,真是的就只會給人添麻煩,回去後你一定要買很多洗髮香精給本拂塵,聽到沒有!」

看著噗哈哈哈孩子氣地別過臉,范統也只是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正當他想要說些什麼時,伊文捷琳卻突然大笑起來。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看著她,似乎是不懂她為何突如其來有這個舉動。

「能將他們兩個意識體與我分離,的確算你厲害,但這又如何?」

「......」

「我們三個人的意識體早在一開始『接觸』時,就已經緊緊相繫了。」伊文捷琳吃力地緩緩站起,唇角邊帶著冷笑,「想殺我,就等同殺了他們兩個人......我是無所謂,但是這兩個人你們動得了手嗎?」

「!」

「蘭徹斯特,你機關算盡,就是沒算到這招吧?我早就知道你們處心積慮想要趁機將我毀滅,若我不做點保險的話,那怎麼行呢?」伊文捷琳對著不遠處的魔法書一招手,那本書便應聲落到她手上,「不管怎麼做都太遲了,打從一開始他們其中一個人就不可能完好無缺地回來。若想殺我,那便連同他們毀滅。」

她的眼神帶著瘋狂的殺意,當她舉起手時,冰冷決絕的咒文也應聲響起:「魔法.炎龍!」

火龍緩緩地自上空的魔法陣中顯現,炙熱的火焰隨著龍形擺動而焚燒周遭的事物,難以想像的高溫也讓在場的人皆感到窒礙難受。

當火龍棲息於伊文捷琳的上空時,她也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我因恨意而生,也因妒意而活......現在,讓我來履行我的生存意義吧?倘若跟你們玉石俱焚便能達到我的目的,那又有何不可?」

「反正殺了你們之後,我的存在意義也就消失了,那不如就一起毀滅!」

「不對!」

「范統?」伊芙愣愣地看著范統,她訝異地看著對方毫無畏懼地朝著伊文捷琳的方向走去。

當范統走到離伊文捷琳僅剩幾步距離時,他這才停了下來。

「妳真的是這麼想的嗎?只要殺了格藍特和蘭徹斯特,真的一切就滿足了嗎?」范統看著眼前臉色難看的伊文捷琳,當他想起當初在夢中見到的那個優雅少女,以及伊芙敘述的過去時,他只覺得眼前的少女並非是像他們所想的那般可怕。

他覺得,事情並沒有表面所見到的那般,一定……還被隱藏著什麼。

「是啊,我就是這麼想的。當初伊芙被他們逼到無法承受,所以才會有我。你說,我不是因妒意與恨意而生,又是為何而生?」伊文捷琳的聲音很冷,緋色的眸子中帶著難以平復的恨意,「若不是恨他們,我又怎麼可能會存活到現在?要是伊芙的憎恨與忌妒消失了,那我又怎麼可能還能站在這裡?我會在這裡,就是她還擁有憎恨的最好證明!」語畢,她示威似地朝伊芙瞪了一眼。

然而對於伊文捷琳的說詞,范統只是露出一抹微妙的表情。

「倘若妳真的想殺了他們,那妳……為什麼不先殺了伊芙和我……或者說,吸收我們的意識體?」

「!」

對於范統的話,不只是伊文捷琳,連在場的眾人都不禁愣住。

然而場伊文捷琳也只是恍神了一瞬間,她很快地就拉回思緒,不帶感情地冷冷開口回答:「……因為你們是我的籌碼,要是先將你們給殺了,我只是在降低我獲勝的機率,對我並沒有好處。」

聽得出來伊文捷琳只回答了一部分,而這個答案也更讓范統的心底的猜測更有力了幾分。

「但是根據我和伊芙的觀察,剛才即使妳一個人對戰格藍特他們,妳也並未區居下風啊……」范統深呼吸了一口氣,將心裡的想法說了出口:「應該說,只要妳騙過格藍特他們,讓他們以為妳還是『伊芙』,這樣妳要殺了他們不是一樣很容易?所以我不認為妳留下我們有任何好處……因為如果我是妳的話,我才不會留下兩顆不定時炸彈來影響自己啊。」

聞言,伊文捷琳的全身一僵,漂亮的臉孔上覆蓋了一層冷霜。

「我倒覺得妳似乎是……」

「閉嘴!不過是個從幻世來的外來者。」伊文捷琳憤怒地一揚手,瞬間築起一道火牆將她與范統隔開來,「反正……現在你和伊芙都與我的意識體連接在一起了,只要我受到傷害,你們兩個也會同時受到傷害。而你想回幻世的話又得依靠那兩個人打開通道,你認為……把你抓來這邊的罪魁禍首,會突然大發慈悲讓你回去嗎?」

面對伊文捷琳諷刺的話語,范統一時間竟無法反駁。然而就在他求助似地往噗哈哈哈的方向看去時,一道聲音卻意外地響起。

「會讓他回去的。」

「伊芙……」驚訝地看向伊芙,然後在接收到對方飽含歉意的苦澀微笑時,他發現自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我和妳確實已經是『分離』的狀況。所以,即便是動用主人的名義,我也會讓他們幫助范統回去他原本的世界,畢竟打從一開始就與他無關。」注意到格藍特錯愕的神情,她歉意一笑,「對不起……我實在不想再繼續傷害任何人了。不管是范統,還是蘭徹斯特……甚至,是你。」

格藍特感覺到內心一陣難受,他有些逃避似地微微閉上了眼,在猶豫了一陣後才點點頭表示答應。

而站在他身旁的蘭徹斯特則是皺了皺眉,在平復自己方才一度翻騰的情緒之後,便不再分神看著伊芙,而是將注意力全數放往伊文捷琳身上,「若這是妳的希望,我會照做。但相對的也不要忘記,我和他絕對會不擇手段保住妳。」

這段話非常明顯地是說給伊芙聽,而伊芙聞言也僅是輕聲地說句謝謝。

「呵,要是真的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呀,我可憐的伊芙。」伊文捷琳張開雙手,手上的紅書在一陣魔力驅使下,瞬間變成了一把銀色的權杖,「只恐怕在你們打開通道之前,我就先完成我的目的了。」

「我不會讓妳如願的。」伊芙平靜地開口,然後她看著噗哈哈哈對他微微一行禮,「你有辦法干涉這個世界,對吧?」

「……」

「那麼,請你幫助我拖延伊文捷琳一段時間,讓格藍特和蘭徹斯特有時間完成通道開啟。」她的聲音很輕,但卻帶著一層堅定,「魔導書已經變化為權杖,這也代表她要動真格了。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不要說我們,連范統都會受到影響。到那時,在幻世中的范統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

噗哈哈哈不悅地皺眉,在他瞪了一眼范統以示自己的不滿後,便將注意力放到伊文捷琳身上,以準備好接下來隨時可能發生的變數。

看著噗哈哈哈的動作,伊芙欣慰地一笑後,那雙溫柔的紫色眸子便看向了范統:「范統,方才的約定,還請你不要忘記。」

范統錯愕地看著對方,她所說的約定他沒有忘記,只是……真的要做到這一步嗎?

「可是,妳打算要怎麼對付她?」面對伊芙那種近乎犧牲的覺悟,范統總覺得這並非是解決的唯一方式。

應該說,就算真的成功地消滅伊文捷琳,他們三人之間的芥蒂也不會消失。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應該會有辦法的……」伊芙微微地低垂著頭,漂亮的面容上帶著一絲慘澹,「至少,有你的武器相助,拖延她的注意力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這樣說起來根本就只是硬碰硬看運氣?

范統無言地看著眼前的少女,他煩躁地抓了抓頭,然後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般毅然地抓住了伊芙的手。

「我們合體吧!」

「咦?」

「對不起我說太快了……我是說,將我們的力量合而為一,然後再用阿噗的力量來對抗她,應該比妳一個人硬上要來得有勝算。」范統輕咳了聲,並用認真無比的眼神看著伊芙。

對於范統的提議,伊芙先是恍神了下,接著便蹙起眉間低聲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不就是一起打敗伊文捷琳……」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揉了揉額際,漂亮的臉孔上擺出了嚴肅的神情,「你要是真的跟我合作,你會回不去的。」

「但若不跟我合作,妳會消失,對吧?」

「!」

見到伊芙錯愕的神情,范統露出一抹微笑,而後他對她伸出了手。

「不用擔心,我們誰也不會消失。」

誰也……不會消失嗎?

看著眼前這張與自己有些相似,但卻又完全不同的個體,不知為何這讓伊芙感覺到內心產生了一股暖流。

為什麼呢……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一個人面對了啊?到底為什麼自己又會因為眼前這個人,而又……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在轉瞬間彷彿無所適從地在胸口衝撞著,伊芙望著那隻手許久,而後,她顫抖著往前一握。

我們,都不會消失吧?

用力地握住彼此的手,當兩雙紫色瞳眸同時面對不遠處的赤色眸子時,他們又向前了一步。

望著那兩張堅定的臉龐,伊文捷琳勾起一抹冷笑:「哦?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看來是有所覺悟?」

「是啊。」即便心底很緊張,但范統卻又強作鎮定地面對伊文捷琳,「不過,現在這樣看起來,反倒是妳還沒有吧?」

「……什麼意思?」

「關於你們之間的事,伊芙都已經告訴我了……」看著伊文捷琳,感受著手掌心傳來的溫度,范統緩緩地開口道:「妳說妳是因為憎恨和妒忌而存在,對吧?」

「那又如何?」

「但是,就我目前看來,伊芙在看到格藍特和蘭徹斯特之後,並沒有怨恨和妒忌的負面情緒出現啊。」注意到格藍特詫異的眼神以及伊芙臉上泛起不自在的紅暈,范統不自覺地將聲音放得更輕,「在剛剛的世界也是,伊芙心裡盡是擔心他們的情緒,雖然沒有多說,不過表情是不會騙人的。」

「伊芙……」聞言,蘭徹斯特冷峻的面容上浮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

伊文捷琳冷哼了一聲,那雙赤色的眸子微微瞇起,透出了一絲危險的光芒:「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既然伊芙的憎恨和妒意都消失了,那麼依靠這個原因而活著的妳,又怎麼還能站在這裡呢?」望著那雙微微瞪大的眸子,范統原先在心中的猜測又有把握了幾分,「雖然我這個人沒談過什麼戀愛,不過至少有一點我是明白的……憎恨和妒意之所以會存在,它的正面不就是……」

「閉嘴!」不給范統說完的機會,伊文捷琳一憤怒便將一記攻擊往范統的身上丟去。

毫不猶豫地擋在伊芙的前面,接受了這記魔力攻擊的范統因一時緩不過而摀住了腹部,他的嘴角也流下了泊泊血絲。

「范統!」伊芙驚呼一聲,下意識想去扶他時,卻發現對方給她一記不要擔心的微笑,這也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沒事……伊芙,妳有受傷嗎?」

「咦?沒有……我沒事,我只是嚇了一跳而已。剛才你幫我擋住了,所以我根本沒受傷,反而是你……」伊芙愣愣地回答,然後不懂范統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問。

然而范統並沒有立即回應她,他深深地望著因攻擊他也連帶讓自己受到創傷的伊文捷琳一眼,而後緩緩地開口道:「妳不是說把我們『三個』的意識體給連結起來了嗎?只要我們其中一方受到創傷,其他兩人就會連帶受到傷害……但是,妳攻擊我之後,卻只有我們兩個受傷,請問這又是為什麼呢?」

伊文捷琳一直以來迎刃有餘的態度動搖了,她瞠大雙眼望著范統,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看著她的反應,范統幾乎確定了答案。

「答案很簡單,因為打從一開始,妳就是以『保護』伊芙的意念存在的。我說的對嗎?伊文捷琳小姐。」


﹍﹍﹍﹍﹍﹍﹍﹍﹍﹍﹍﹍﹍﹍﹍﹍﹍﹍﹍﹍﹍﹍﹍﹍﹍﹍﹍﹍﹍﹍﹍﹍﹍﹍﹍﹍﹍﹍﹍﹍﹍﹍

各位日安,我是亦雪兒/翔昕。

首先感謝各位大大一路陪伴,還有贈與的禮物與打氣哦!(深深一鞠躬)
到目前為止,能夠寫到伊文捷琳這群孩子的對手戲十分過癮呢。
文章之後的走向不知道是否能夠猜出一些了呢?(笑
也希望這次的更新能讓各位感到開心哦。
最後也歡迎跟亦雪兒交換心得一下這樣︿︿
謝謝各位。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