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6- end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26- end


他的頭很痛。

他說不上那是什麼感覺,彷彿有很多東西一口氣塞入,接著又一口氣抽出,撕裂拉扯的感覺讓他痛到想要大叫然後暈厥過去。然而,他的意識卻又不可思議地清醒,這種感覺讓他幾乎抓狂,但卻又無法抵抗。

四周一片的寂靜與黑暗,更是讓他無所適從。

他……死了嗎?

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這個,這讓他有點無力地吐嘈自己。然而這也不能怪他這麼想……畢竟,在一個幾乎失去五感的狀況中還能說服自己其實還活著的,除非是極度樂觀的人吧?。

他嘗試想讓自己動一動,但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這又讓他感到有些挫敗。

不知道……大家後來怎麼樣了?

伊芙、格藍特還有蘭徹斯特不知道要不要緊……還有那個叫做伊連的傢伙,沉月最後有沒有成功把他壓制住了?

要是,大家都沒事的話,那就好了。

一邊感慨著自己還有時間胡思亂想,一面又覺得自己原先頭痛的狀況似乎減緩許多……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撇除那些想法,他的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強烈的念頭。

想要醒來。

想要回到大家的身邊。

就算要付出代價也沒關係,他想要再看他們一眼。

伴隨著一道白光閃過,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又飄了起來。然而與先前被箝制的感覺相異,這一次他確實地飛翔於半空之中。

前方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芒。溫暖祥和氣息讓他忍不住又朝那方向更靠近了些……再接著,他彷彿聽見了誰的低語聲。

他緩緩地靠近,任由著自己被那道溫暖的光芒包圍。

然後,他睜開了眼。

第一眼所見的是潔白的天花板,空氣中隱約傳來一股相當令人放鬆的清淡茉莉香,而周圍的擺設更是讓他馬上就意識到這是暉侍閣。

他,回來了嗎?

還是,他又進入了另一個夢裡?

微微地皺起眉間,當他試著想要動一動四肢時,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似乎被誰給握住了。

他微微地移動視線,這才注意剛才握住自己手的人是噗哈哈哈。而噗哈哈哈在發現自己醒來之後先是愣了下,而後才露出了一抹有些複雜的表情。

噗哈哈哈並沒有對自己說些什麼,他僅是鬆開手而轉過頭去和大家說話,接著便難得地退到一旁,靜靜地等待。

再接著,他便感覺到月退抱住了自己。

「太好了,范統,你終於醒過來了。」環抱住范統的手透著一絲顫抖,他知道那是一種近似於失而復得的喜悅。

「真是的,你這傢伙盡是會給人找麻煩。」雖然嘴上這麼抱怨,但是同樣在第一時間便挨近范統身邊的珞侍,漂亮的臉上同樣也是打從內心散發著喜悅。

范統眨眨眼看著身側的兩名少年,然後又看向站在不遠處對著他微笑的修葉蘭和那爾西、正在與噗哈哈哈交談的綾侍,以及和璧柔不知道說些什麼說得很開心的音侍,這才讓他真的意識到自己真的回到了幻世。

他終於,回到這邊了。

回到了這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范統,你沒事吧?是不是身體還有哪邊不舒服?」注意到范統恍神的狀況,月退不禁擔憂地開口問道。

面對月退的問題,范統只是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他對著少年搖頭,然後緩緩地開口:「對不起,日進,我的視力好像沒問題,所以我聽得見你在說什麼……」

連自己說的話都聽不見,范統幾乎有那麼一瞬間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發出聲音。然而看著月退和珞侍錯愕的表情,以及陸續靠近這邊的眾人表情來判斷的話,剛才他所說的話應該是有被傳達到才對。

「范統怎麼會變成這樣?」幾乎是在回過神的當下,月退愣愣地開口問道。

「只是後遺症,過幾天就會沒事。」迎向這個在場所有人皆有的疑問,噗哈哈哈有些不耐煩地回答。

「這樣啊,那就好……」鬆了一口氣,月退拉過范統的手,手指輕輕地在掌心上寫下了幾個字。

范統在會意過來後便點了點頭,並給予他一抹不要擔心的微笑。

「阿噗,那我應該有問題了?」輕聲地詢問噗哈哈哈,然後他意外地在那雙漂亮的藍色瞳眸中看見了一絲難以言喻的複雜光芒。他眨眨眼想要改用心靈溝通詢問是不是怎麼了,但對方卻已經搶先一步開了口。

「有本拂塵親自出馬,你哪裡還會有問題,笨蛋范統!」哼了一聲別過頭去,噗哈哈哈一邊低估著笨蛋范統之類的字句,便不再理他。

「唔……雖然我聽不到,但我猜阿噗應該是說有問題?」微微地歪了歪頭看向月退和珞侍,儘管覺得噗哈哈哈態度有些奇怪,但他還是沒有說破。

畢竟照現在的氣氛來看,還是別談太過嚴肅的東西比較好吧?

「嗯,噗哈哈哈說沒事。總之,你就先好好靜養吧!」珞侍輕拍了下范統的肩膀,然後他像是想起什麼般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順帶一提,你的休假額度都差不多用完了,身體復原之後可要給我好好工作啊!」

「咦?珞侍說了什麼嗎?」滿頭霧水地看著珞侍,然後范統只得到對方一抹燦爛的笑容以及月退略顯無奈的微笑。

不知為何,他心中有個強烈的念頭告訴自己還是別知道比較好......不過,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還是有一股很溫暖的感覺。

懷著這樣的想法,范統突然覺得即使自己目前聽不見任何聲音,但從大家的表情和肢體動作來猜測的話,不難想像那些都是出自心底擔心他、關心的舉動。

有同伴陪在身邊,真的……好幸福。

看著月退和珞侍迎向其他人交談,范統緩緩地將視線移到了窗邊。他望著外頭那片蔚藍的天空,他不禁又想起了伊芙他們曾經的對話。

「吶,我問你們,天空是什麼顏色的呢?」
「不就是灰色的?」
「是這樣嗎?可是我聽說,天空有好多種顏色呢。有藍色、黑色、橘色、紅色,有時候還會出現彩色哦!」


他輕輕地閉上眼。記憶中少女充滿好奇的聲音,不難想像她臉上的表情有多麼雀躍。

「幻世啊,這個世界我聽過,聽說是個熱鬧的世界哦!要是哪天可以去就好了,你說是不是,蘭徹斯特。」
「不是可以,而是一定。」
「到時,再一起去吧。」


青年們帶著笑意的聲音,有著一絲對未來的憧憬……那是建立於想實現少女的願望,以及他們自己所想要看見的自由。

他慢慢地睜開眼,望著身邊那扇半敞開的窗戶,緩緩地伸出手──

要是……他們的夢能夠實現的話,那就好了。

「怎麼了呢?」

話語響起的同時,另外一隻不屬於自己溫度的手也已輕輕地覆蓋住自己的掌心。范統訝異地微轉過頭,然後有些意外地看見不知何時已經繞到自己身後的修葉蘭。

看著這個不知為何到最後總是會跑到自己身邊的青年,范統不禁失笑。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不起伊文捷琳他們。」

「伊文捷琳……嗯,想說的是伊芙?」說話的同時也不忘拉起對方的另一隻手書寫著,然而范統解讀完後只是搖搖頭,然後又開口。

「不是,是伊芙。」

「為什麼呢?伊文捷琳感覺……呃,怎麼反而會想她?」

修葉蘭納悶地看著范統。雖然他與其他人曾一度短暫地得以干擾鏡之世界的「他們」的意識,因此多少也知道一點那邊的事情。但是後來因為噗哈哈哈和沉月要一口氣將范統給拉回來,後來他們便中斷了那邊的聯繫。這個舉動也讓他們不清楚後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依他之前對伊文捷琳的印象來說,可不是多單純的一個人啊。

還是說,在他們停止聯繫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嗎?

「伊文捷琳只是……很複雜地不替伊芙著想的一個壞孩子而已啊。」

「咦?這是什麼意思?」

「之後沒機會再說吧。」丟下了這句話,范統便微微地往後靠,然後不意外地感受到修葉蘭輕輕地扶著他的手臂,讓他得以有一個依靠點。

這樣親暱的舉動,其他人怎麼想他不知道,但若給月退給發現了,他恐怕有幾條命都不夠賠吧……有些無奈地胡思亂想,但即使是這樣,修葉蘭卻還是沒有想移開這樣距離的打算。

因為他的心情也是一樣的,對於范統能夠回來幻世這點,同等地感到雀躍與欣喜。

「范統。」

「?」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因為感覺到修葉蘭靠在自己耳邊吐出的氣息,因此他微側過頭疑惑地看著對方。

然後,他看見了對方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

「那個時候跟你說的那句話,我是認真的。雖然當時你沒有給我答案,但是我已經決定了,不管要經過多久的時間,我都會等你的答覆。」

看著修葉蘭說話的嘴形半餉,范統還是不知道對方到底說了什麼。他困惑地皺起眉間,然後有些遲疑地開口:「……寫給我聽?」

面對如此的要求,修葉蘭輕輕地拉過對方的手,便在他的掌心上寫下了一串字。

然而這些字所構成的句子卻只是讓范統更加地茫然不解。

「之前沒機會再聽……吧?這不是剛才我聽的話?」

面對范統的疑惑,修葉蘭唇邊的笑意更甚。他摸了摸對方的頭,然後又重複了一次他的話。

「對,之後有機會再說吧。」

等到范統的身體恢復了,再重新說一次吧。

「對了,雖然好像有點遲,不過現在應該要先說的話,應該是這句才對呢──」

修葉蘭稍稍移動了點距離,當范統的視線內又重新映入大家的身影時,他看見了大家的脣形都做出了相同的動作。

而這一次他們所說的話,即使聽不見,他也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幻世,是他選擇的歸屬之地。
即便生活上有些不完美,但他卻還是能夠從周遭感受到小幸福。
偶爾,他還會做個遠離現實的惡夢或是美夢,在夢的世界裡掙扎、學習、成長。
最後,當夢醒之時,回歸現實全力地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這些事情也許微不足道,但卻都是他活在這個世界的證明。

迎向眾人的等待,他先是露出了一抹笑,接著緩緩地開口──

「我回來了,各位。」

﹍﹍﹍﹍﹍﹍﹍﹍﹍﹍﹍﹍﹍﹍﹍﹍﹍﹍﹍﹍﹍﹍﹍﹍﹍﹍﹍﹍﹍﹍﹍﹍﹍﹍
後記:

日安,這邊是亦雪兒/翔昕。
在這邊要宣佈的是──芳華如夢的故事主線正式結束。
感謝各位這段時間的支持,不管是鼓勵、禮物或是留言,亦雪兒都確實感受到了,十分地感謝大家哦。(鞠躬)

這篇的結局其實有埋了一點點的小伏筆,不曉得大家會不會發現呢?(笑)
這個伏筆也是接下來番外篇(先前說過的最終結局)會寫到的。只是之前有提過,番外的結局基本上會和故事主線相反,所以……若要閱讀之後的番外篇的話,可能就是再考慮一下這樣。(撓臉)

若是諸位大大看完這篇故事,能夠有相關的心得感受可以交流的話那就太好了。
某雪也很想跟各位分享交流一下呢!(笑)
以上ˇ

Comment

風翎  

No title

好開心可以看到芳華的結局,因為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追文,看到結局好感動啊,真希望能像你一樣擁有這樣好的文筆,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呢,最後真的超感動,看到最後一段其實很像現實中的生活。也希望能像你一樣能把寫文章、生活都兼顧好...
第一次留言的路人

2014/02/21 (Fri) 19:04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好開心可以看到芳華的結局,因為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追文,看到結局好感動啊,真希望能像你一樣擁有這樣好的文筆,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呢,最後真的超感動,看到最後一段其實很像現實中的生活。也希望能像你一樣能把寫文章、生活都兼顧好...
> 第一次留言的路人

To 風翎:

謝謝大大的支持^^
這樣的結局能夠讓人開心那真是太好了(笑)
最後一段其實有點想表達出「生活中的平凡,其實就是最大的幸福,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能帶來一點感動那就真的很開心了:)
風翎大加油,其實我自己也是努力地在工作與生活中取得平衡的呢。
雖然有點辛苦,不過還是讓我們一起努力努力吧!

2014/02/24 (Mon) 10:58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