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芳華如夢番外-靜謐之夢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靜謐之夢


服用前的小叮嚀:

此篇為「芳華如夢」的結局後續發展,可視為第二結局或是最終結局。
這次的結局與前面的也許不同,但對亦雪兒而言,這是一個在我心中對這個故事的最後一站:)

那麼,如果各位大大準備好的話,就請和亦雪兒一起來迎接這個故事的最終結局吧。
﹍﹍﹍﹍﹍﹍﹍﹍﹍﹍﹍﹍﹍﹍﹍﹍﹍﹍﹍﹍﹍﹍﹍﹍﹍﹍﹍﹍﹍﹍﹍﹍﹍﹍


當黑色的光芒貫穿胸口時,范統只覺得一股劇烈的疼痛感襲了上來。

錯愕、恐懼、絕望、黑暗如同布幔般一層一層地將他給覆蓋住,腦海中閃過了許多的資訊與話語,伴隨那些也許再也傳達不了的心情,悉數埋葬。

那是他第一次驚覺,原來自己還有這麼多的留戀。

心中所殘留的恐懼並非是自己即將死亡,而是因為那些太多尚未傳遞出去的話語,以及對於幻世的朋友們的那些不捨。

不想死……還不想死。
不能死……還不能死。

外界的聲音幾乎與他的意識阻絕,隱隱約約之中,他的腦海只漂浮了這兩句話。然而,即使如此,他卻依舊什麼也做不到。

倘若閉上了雙眼,是不是就會一切終結?

溫熱的淚伴隨著大量的鮮血流倘而出,范統不記得自己上一次哭是什麼時候了,但他知道,這一次的淚水也許會是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以自己的意識而流淚。

「請……等一下。」

在那幾近放棄的絕望之餘,范統隱約聽見了少女虛弱的聲音。少女似乎正與噗哈哈哈說話,具體來說到底說了什麼他並沒有聽清楚,因為痛楚以及生命的流失幾乎將他的意識給帶走。

即使如此,他還是努力地想要將自己殘存的意識給支撐起來。

「謝謝你,范統。」

要和我……謝什麼呢?
我根本……沒有為你們做到什麼啊……
我以為我做得到,但是……其實我根本什麼都辦不到。

范統自我厭惡地想著,負面的情緒幾乎要將他給覆滅。

然而不知是否為他的錯覺,少女彷彿感應到他的心情般又低語說了句:「謝謝你。」,而後他便感覺到少女細緻的手心輕輕地將他的淚給拂去。

伴隨著她餘下的一抹嘆息,他終於聽清楚少女最後要帶給他的訊息。

「願你未來的夢,能夠曾經有過我們的存在。」

這是……什麼意思?

還來不及細想話語其中的含意,范統便感覺到身體原先的冰冷漸漸被一道暖流給取代。

身體的劇痛漸漸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覺進駐於他的靈魂深處。

他終於明白少女的話是什麼意思。

然而,卻已明白得太晚。

「伊芙……」

他想要再多說些什麼,然而一切卻已來不及。

那麼,最後他所能做的究竟是什麼呢?

恍惚的意識之中,范統緩緩地朝少女模糊的身影伸出手,然而還來不及觸碰時,一道炫目的白光就迎面而來。

而後,是另一道溫柔的低沉嗓音的呼喚。

他知道這是誰的聲音。

「范統……」

於是,他睜開了眼。

朦朧的視線之中,黑髮青年的俊美容貌上帶著一絲淺而易見的著急與擔憂。范統先是愣愣地眨了眨眼,而後才朝著黑髮青年緩緩地伸出手。

彷彿明白范統想表達的意思,黑髮青年很快地便一手握住了他的手,一手則取過一旁的枕頭,並將之置於范統的背後,以供他能夠倚靠住而不至於滑落。

「我……睡很快嗎?」

「是啊,你都錯過午餐了,虧我今天特別為你製作你喜歡吃的食物呢。」黑髮青年的聲音帶了一絲無奈,但更多的卻是鬆了一口氣。

范統知道為什麼他會有這種反應,但他卻也沒有說破,僅是勉強地扯起一抹笑。

「暉侍,你哪次不是準備我討厭的食物?再這樣被你這樣養下去,我都覺得自己會變瘦了啊……雖然說在幻世也會有胖瘦問題就是。」感受到被握住的那隻手傳來的溫暖,范統輕輕地閉上眼,頭也很自然地倚靠在對方肩膀處。

「如果能把你養胖倒也是一種成就啊。」掌心裡微涼的溫度讓修葉蘭不禁眉頭微皺,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握得更緊,「肚子餓了嗎?要不要我去把食物端過來?」

聞言,范統先是緩緩地睜開眼,在思考了一下子後,他才又開口。

「我不想要出去吃。」

「咦?」

「感覺很久都沒出去活動了,再這樣待下去不悶出病才怪。」撓撓臉頰,范統藉著修葉蘭的手施力讓自己挺直坐著,眼神對到對方明顯擔憂的表情,不禁苦笑,「就裡面而已,庭院那邊……一下子就好?」

面對范統請求的表情,即使修葉蘭心中有百般個不願意,但還是敵不過對方。

誰讓范統可以說是他的弱點呢。

「我知道了,那你先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外面佈置一下,等我用好再帶你出去。」揉了揉范統的頭髮,修葉蘭認真地開口。

「嗯,我不知道。」

「好,那我先出去了,你可以再躺著休息沒關係,要不要我把枕頭放平?」

「要,我已經躺夠久了,讓我稍微不活動筋肉啊。」

「好吧,但是不要勉強自己哦。」拍拍范統的肩膀,修葉蘭便快步離開房間,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范統才感覺自己鬆了一口氣。

他茫然地看著自己的手,不禁喃喃自語:「我這次……又睡幾天了?」

那一天,當他在幻世中再度甦醒時,迎向眾人愉悅的心情,他本該是高興的。但是,當他的眼角餘光對上噗哈哈哈的那一刻,便明白了事情恐怕還沒有結束。

因此,那天他便以自己還有些累作為理由將眾人打發回去,當整個房間只剩下他與噗哈哈哈時,他這才問對方是不是有什麼事沒告訴他。

「你的意識體被破壞得太嚴重,要不是伊芙那丫頭將她自身的意識體化為力量支撐你,你根本不可能醒過來。」將視線游移到旁邊,噗哈哈哈難得地不願面對那雙他所熟悉的紫色瞳眸,「即使如此,以她的力量來說,頂多只能再撐半年……半年後,支撐力消失,你依舊會再度陷入沉睡之中,而這次再也沒有任何醒來的可能性。」

他忘了自己當時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只記得在那漫長得可怕的沉默之中,他最後以異常平靜的心音回應他的武器。

「這樣啊……那,還有什麼後遺症嗎?。」

當時的噗哈哈哈有些呆愣地看著范統,似乎是不相信對方會有這麼平靜的一面,但面對著他平靜等待著下文的表情,他躊躇了下,這才有些不情願地開口。

「……不間斷昏睡。即使還有半年的時間,但這六個月之中你會不定時陷入昏睡。隨著越接近期限,你的昏睡期會越長。」一向總是充滿自信的臉上難得出現了一絲不安,噗哈哈哈無意識地將手給收緊,即使生疼了也恍若未覺,「另外就是……曾經重創過的傷口,也會不定時地發作疼痛,雖然不會流血,但是疼痛的程度就像你當初感受到的一樣。」

「……」

噗哈哈哈不安地看向范統……良久,范統撓了撓臉頰,這才做出了回應。

「我知道了……阿噗謝謝你,讓我有個心理準備總比什麼都不知道要來得好嘛。」

那時的噗哈哈哈先是露出了錯愕的神情,而後才罕見地對著他大吼。

「笨蛋范統!笑得比哭還要難看,本拂塵不理你了啦!」

吼完之後,噗哈哈哈便一拂袖離開,徒留他一人留在室內。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只記得當情緒沉澱下來之時,他的臉頰已經多出了兩行淚。

他愣愣地伸手想要擦掉,然而卻不知為何越擦越多……擦到最後正當他想著是不是乾脆放著讓他自己流比較好時,一雙溫柔又帶著顫抖的雙臂便已經環抱住他。

熟悉的香味和溫度讓他微微瞪大眼睛……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裡,但他的心中卻強烈地有一股不想讓這個人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

「有我在……」

當他們的距離拉開之時,他清楚地看見那個人以脣形傳達給他的訊息。

「有我在…….」

白皙的手指輕柔地拂過他的雙眼,不可思議的是,方才不論怎麼擦拭都擦不乾的淚水,竟在這樣的狀況下停止。

「有我在,所以……」

他不知道自己最後究竟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只記得最後在那人溫暖的環抱以及一再重複的話語中,又慢慢地陷入了夢境之中。

「范統……又想睡了嗎?」

從過去的記憶中回過神來,當范統睜開眼睛時,看見的是如同那天所見的修葉蘭。

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然後搖了搖頭。

「想,我比較不想吃飯。」

「是嗎?」扶著范統站起來,修葉蘭露出了微笑,「剛剛看到你笑了呢,做了什麼好夢嗎?」

「也不是什麼惡夢……只是突然想起一個月後的事情而已。」慢慢地移動到房間之外,范統緩緩地開口道:「畢竟那時候某人露出的表情太不經典了,想記得都很難啊。」

聞言,修葉蘭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才露出了一抹無奈。

「什麼啊,居然被你調侃了,讓我好難過啊!范統你就不怕我脆弱的玻璃心破碎了嗎?」帶點哀怨的語氣開口,修葉蘭雖然嘴巴上在抱怨,但聲音中卻又帶了點無奈,「我那時候可是很緊張耶!都不知道我的小心肝差點蹦出來了!」

「是嗎?我一點知道你有這麼脆弱啊!」

「噢,親愛的范統,你那不信任我的眼神又讓我深深受到傷害了。」調皮地回應著,當他們走到外面的庭院時,修葉蘭先將范統帶到了椅子旁讓他坐好之後,他這才跟著坐下。

「如何呢?今天的午餐可是很豐盛的哦!有蔬菜沙拉、燉魚、雞湯還有水果呢!」獻寶似地比了比滿桌子的菜餚,修葉蘭露出了一臉快誇獎我的表情,這也讓范統不禁覺得眼前的人真的是有些孩子氣。

真不知道那些仰慕者要是知道心儀的梅花劍衛大人竟是這附德性,都不知有多少顆少女心會破碎一地。

「看起來真難吃,味道也好臭……真奇怪,怎麼會有一種懷念的感覺呢?到底是我真的飽了,還是我根本就已經記得這樣的味道和景象了?」舉起筷子,看著眼前明顯用心準備的美味佳餚,范統一面帶著些許感嘆的心情開口。

而他的這句話也讓修葉蘭準備夾菜給范統的手狠狠地震了一下,在短暫的沉默之後,修葉蘭便將菜放入對方的碗中,放下筷子,認真地注視著范統。

「范統,和我交往吧。」

「……」自思緒中抽出,范統看著突然莫名其妙告白的修葉蘭,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對方又突然說這種話,「你在唱什麼啊?我剛剛明明不是說……」

「我是認真的,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我都喜歡你。」

「……」

有時候修葉蘭的認真會讓人感到尷尬和不知所措……這是范統最近得到的心得。然而儘管他明白這個問題其實早已存在,而他心底的答案是什麼他也很清楚,但是在真正面對眼前這個人時,卻又是如此難以啟齒。

他嘆了一口氣,然後也跟著放下碗筷。

「那時候我應該沒有跟你說過我的答案了……」

「如果你是指『不要說了。』這四個字的話,那不算答案吧。」

「......」

「范統,我是認真的。」

他執起了那雙並不比自己纖弱的手,掌心中微涼的溫度每每顯示著這個人的身體有多衰弱。然而即使如此,眼前的褐髮青年卻從不示弱,總是堅強樂觀地面對每一天。

除了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他看見對方哭之外,就不曾再見過任何一次脆弱的他。

但也或許,只是青年獨自一人躲起來哭泣,而不願讓自己知道也說不定。

「暉侍,我們會有未來。」

「……」

「你應該知道,我現在的狀況不會惡化,只會越來越好轉……阿噗也說過,沒有任何方法能夠挽救被修復的意識體。」說到一半他停頓了下,紫色的瞳眸中帶著一絲無奈,「我現在說的可是正常話,別又擅自扭曲了啊。」

「就算是這樣,那也不構成沒有未來這四個字吧!」

修葉蘭有些著急,握著范統的那雙手不知不覺中又施加了幾分力氣。

「就算只剩下五個月,我也想和你共度剩下的時光。」他站起身繞過了桌子走到范統身邊屈膝蹲下,如同大海那般湛藍的瞳眸透出一絲近乎請求的光芒,「不要拒絕我好嗎?范統,我希望你能多依賴我,就像以前那樣,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有距離感啊!」

看著這樣的修葉蘭,范統只是搖搖頭,在抽出自己的手同時也以自己的雙手輕輕觸碰著對方的臉頰。

「暉侍,這不是愛情,不過是同情。」

「!」

「也許是因為我們相處得太久,也或許是因為我們已經太了解對方的想法,所以那天你看見我最難堪的那一面時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暉侍,你太溫柔,等到某一天,當你發覺你對我的感覺不過是一種同情時,到那時,不管是你還是我都會很痛苦。」

這番話說得很絕,彷彿就像在他們兩人之間築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牆。

「同情……你說這是同情?」

「對,如果不明白的話,就不要再說這種話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正當范統想將手移開時,卻冷不防被對方用力地抓住。

「…….暉侍?」

「我一點也不溫柔,真正溫柔的人是你,不是我。」將手放開的那一刻便是將人給環抱住,面對眼前的青年,修葉蘭總是無法很好地偽裝自己,「就算我再怎麼同情一個人,我也不會傻到把同情當愛情!我不是小孩子,不會連這種基礎的感情都分不清楚!」

「……」

「今天若換做是珞侍或那爾西遇上和你同樣的狀況,我再怎麼不捨、難過和同情,我也不會傻到分不清地對他們說『和我交往吧』或是『我愛你』之類的啊!」擁抱著范統的雙手帶著顫抖,彷彿害怕失去重要事物般不願放手,「范統,不要否定我,也不要否定你自己,更不要否定我們所剩不多的未來,好嗎?」

他們都在害怕著。
害怕著那看似清晰,卻又充滿著未知的未來。

「暉侍……你要這樣好不好?」

「……」修葉蘭沒有回答,只是將人抱得更緊。

「到此為止吧,暉侍。」慢慢地舉起手推開對方,一向總是樂觀的臉龐充斥著一絲痛苦,「如果你再這麼逼我,我馬上就留下,讓你再也找得到我。」

望著那雙失焦的湛藍瞳眸,范統的心底也不好受,只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究竟對修葉蘭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

但他不能說……無論是為了誰,他都不能說出口。

「……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說了。」

慢慢地站起身,修葉蘭不知道自己究竟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說出口,只知道自己的內心疼痛得可怕。

「所以,不要消失在我面前,好不好?」

強迫地將自己最後的愛戀全數埋葬,若能因此換得此人那一秒的停駐,他甘之如飴。

「嗯……」

他想他是自私的。

他本該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徹底離開。然而那時因為貪戀眼前黑髮青年的溫柔,所以即使明知自己不會回應他,卻還是希望能留在他的身邊。

他總是告訴自己,再一下就好。

一秒、一分、一日,一個月……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貪婪……當他想要抽身之時,卻發現自己早已身陷無法自拔。

「今天下午不要進去神王殿……珞侍好像說沒有事情要宣佈討論什麼的。」壓制住自己內心對這份心情的恐懼,范統試圖將低迷尷尬的氣氛給驅散,於是率先開口轉移話題。

「是嗎……那應該是和上次提的武術大會有關的事項呢,這樣的話我陪你到神王殿吧?」勉強露出一抹笑,修葉蘭開口道。

「不用啦……你去忙你的就好了,反正這裡都沒有瞬間移動的法陣了,很麻煩的。」

「沒關係,反正我也有事情要去找珞侍,一起結伴同行也比較不會無聊嘛。」將幾樣菜夾進去范統的碗中,修葉蘭在范統欲在說些什麼前率先打斷,「就這麼決定了,好了我們快吃飯吧!要是涼掉的話就可惜了我一大早就開始準備的心意了呢。」

「可……」

「好了,沒有可是了哦。」

微笑地將菜夾入范統的口中,修葉蘭接著又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小話題,隨著不同話題將原先沈重的氣氛慢慢地驅離,范統在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有感覺到一些複雜。

「不過武術大會的話,最後勢必會有挑戰侍的項目吧?」

用餐到一半,修葉蘭突然想到這麼一件事,不禁蹙緊眉間開口道:「珞侍他們並不知道你的狀況……況且我也不認為你適合再進行這麼危險的工作,這件事……」

「有阿噗在一定會有事,別擔心啦。」望著修葉蘭擔憂的眼神,范統不禁覺得有時候眼前的青年真的是擔心過度,「而且也一定會有人找我啊,珞侍也說過我站在那邊發呆的機率還比較低,所以不會有事啦!」

「我只是不希望你有任何發生危險的可能性嘛……要是你跟人家切磋到一半突然昏倒還是疼痛又發作那該怎麼辦?」修葉蘭的眼神透出了一絲彆扭,這樣的難得也讓范統感覺到對方似乎還是那麼個孩子。

他伸手拍拍對方的肩膀,然後開口。

「你在我身邊,不會有事的。」

「!」

「所以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好啦!如果都吃飽了我們就走吧?讓珞侍等太快也不好。」

「嗯……也好,那我收拾一下,你先去準備一下,等一下就出發吧。」

望著修葉蘭開始整理的背影,范統出神地望了幾秒後才站起身。當他往前走幾步準備回房間時,眼前突然一片暈眩。

而後,是一片短暫的黑。

他慌張地抓住了旁邊的欄杆才免得自己跌倒,胸口傳來了一陣窒息般的疼痛,一如那時所受的致命攻擊般讓他開始冒著冷汗。

「范統?」

注意到范統還沒回屋內,反而背對自己站在門口處的狀況,修葉蘭不禁輕喚了一聲。

「沒事……我要出去了。」努力地讓自己的呼吸不要聽起來太急促,范統閉了閉眼睛將痛楚緩和後便走進了屋內,完全不敢轉過頭看向對方。

也因為他的動作,所以讓他忽略了修葉蘭那一瞬間所露出的掙扎神情。

他一直都知道……知道范統有多努力撐著不讓他知道自己的異狀。

他也知道,這是范統不願示弱的表現。

所以他不會說破,即便那背影看上去有多搖搖欲墜。以及,那聲音中所透出的痛苦與那麼一絲不易察覺的絕望。

他都不會說,只會用他的方式守護著他。

「如果,你能徹底地依賴我,我一定……」

未完的話伴隨著嘆息而消逝,望著灰暗的天空,修葉蘭的心情不禁惡劣了起來。

因為今天的天空顏色,會讓他想起發生意外的那一天。


﹍﹍﹍﹍﹍﹍﹍﹍﹍﹍﹍﹍﹍﹍﹍﹍﹍﹍﹍﹍﹍﹍﹍﹍﹍﹍﹍﹍﹍﹍﹍﹍﹍﹍
各位好,這邊是亦雪兒/翔昕。

這篇的寫法與前面相比少了戰鬥要素居多,大部分以描繪心理以及感情為主,也許會有較多黑暗的層面,但對我而言,這才是真正的一個結局。

番外共為三篇,每篇都有接續,但是篇名不同,因此就不沿用同一篇名命名123了(笑)

HE和BE的定義是什麼,其實最近莫名地又重新思考了一下。

無論最後究竟是何種結局,對這個故事來說,都肯定會給予他們一個最後該回去的場所。

另外過去人物的隱藏CP部份,經過之前亦雪兒開的留言區(fc2和專欄留言區)所選出來的人選,已確定為H4大大了。(其實這篇文可以看出來了吧喂)
統計票數如下:

綾侍:5
暉侍:12
那爾西:7
月退:7
噗哈哈哈:3
格藍特:5(這孩子意外好有人氣啊!)(驚!
伊耶:3
作者自由發揮:2
蘭徹斯特:1
伊文捷琳:1


以上ˇ

Comment

翼星  

No title

好喜歡這篇文><
這篇絕對是我最喜歡的沉月同人之一!
雖然結局很棒,不過這種翻外更讓人感覺到一種無奈的悲傷呢ˊ^ˋ
而且把范統那種經過一番事情後成長的心態都呈現出來的感覺www我家范統長大了~~(大誤)
然後暉侍好深情─//////─

話說,我不是一個喜歡悲劇的人(脆弱小心靈成受不了打擊QAQ)
但是這個結局真的有TOUCH到我><

2014/08/13 (Wed) 22:53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好喜歡這篇文><
> 這篇絕對是我最喜歡的沉月同人之一!
> 雖然結局很棒,不過這種翻外更讓人感覺到一種無奈的悲傷呢ˊ^ˋ
> 而且把范統那種經過一番事情後成長的心態都呈現出來的感覺www我家范統長大了~~(大誤)
> 然後暉侍好深情─//////─
>
> 話說,我不是一個喜歡悲劇的人(脆弱小心靈成受不了打擊QAQ)
> 但是這個結局真的有TOUCH到我><

To 翼星大:

您好~晚回覆了不好意思呢~
很高興這篇文能夠被喜歡呢~~(好久沒看到心得好感動嗚嗚QAQ
范統給我的感覺就是有一種糾結~~在遇上很多不得不成長的事情後,為事情找到答案,然後心態慢慢地蛻變~這樣成長的感覺若有展現出來就太好了呢(不過真的很怕寫偏了otz

其實最後的番外到底該說悲劇還是非悲劇我也很難說得清......
所以萬一後面真的touch大大心靈的話~~放心,我會準備好面紙的!!!(土下座)(欸欸欸

2014/09/13 (Sat) 22:34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