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芳華如夢番外-覓花之夢(下)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覓花之夢(下)



從大街上離開後,為了方便進行交談,他們便選了間具有包廂的餐館進入。一路上他們並沒有多餘的對話,而范統對於修葉蘭為何會那麼剛好地出現在那邊雖然還保持著疑惑,但還是決定先忍住不問。

現在最要優先解決的,果然還是這兩個孩子吧。

望著走在自己身側的孩子們,范統覺得他們還真是乖巧得不可思議。方才紫苑勇敢地為鳶羅挺身而出的那股凶狠氣勢也像是錯覺般,兩個孩子只是手握手並排走在一起,兩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餐館內的陳設,然後偶爾低聲地交談著一些聽了就覺得可愛的話題。


向櫃台人員訂了包廂,當他們走入指定房間後,孩子們緊繃的情緒也緩和不少。

「紫苑和鳶羅嗎?以花取名,真是風雅呢。」

發自內心的讚美,修葉蘭所釋出的好意也讓紫苑露出了安心的淺笑。望著女孩不若方才的緊張,范統也不禁鬆了一口氣。

「要不要喝點什麼?」坐定位後,范統將桌上的菜單往前遞,溫和地詢問著。

「不用了,謝謝您。」紫苑搖搖頭婉拒了范統的好意,然後像是怕對方誤解,她又補充道:「大哥哥你們吃就好,真的可以不用顧慮我們。」

望著女孩和男孩,范統和修葉蘭互看一眼,對於孩子們的客氣也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喝點東西?」

「不……那個,真的不用的……」

「咦?不用那麼客氣啊?」以為孩子們是在不好意思,范統與修葉蘭面面相覷,而後又試圖想說些什麼時,一道略帶不耐煩的聲音頓時響起。

「他們說不用就不用,笨蛋范統別多管閒事。」

彷彿像是聽不下去般,原先掛在范統腰間的噗哈哈哈白光一現,便以人形的姿態出現於眾人之中。

「等、等等,阿噗你這樣不會嚇到他們嗎?」望著噗哈哈哈一出來就盯著孩子們看,范統有些頭痛地扶額。

就算他們訂的是包廂,也不要這樣突然出現啊!他和修葉蘭那些人也就算了,沒一個正常人。但是,一般小老百姓可經不起這樣的驚嚇啊!

「哪裡會嚇到?這兩個小鬼根本不是人,沒什麼好嚇到不嚇到的。」擺擺手駁斥了范統,噗哈哈哈在兩人詫異的目光下又有些懶散地補充,「這兩個小鬼是器靈。」

「真的假的?」瞪大眼看著女孩,在接受到紫苑有些尷尬的表情時,范統不禁覺得有種被騙的感覺。

「難怪長得比一般同齡孩子標緻呢,這樣倒是也能理解……啊,不過范統放心,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最好的哦!」

「等等你這是什麼犯罪話語啊?還有幹嘛有事又扯到我?」聽見修葉蘭詭異的感慨,范統忍不住吐嘈回去。

「哎,我只是想表達好我的立場呢。」話說得有些無辜,然後在接受到對方的一記白眼後,他笑笑地又將話題拉回來,「那麼兩位又是什麼東西的器靈呢?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們嗎?」

紫苑與鳶羅面面相覷,從臉上的表情不難判斷他們很猶豫。

「那個……不說也沒關係,需要勉強……」看著孩子們的神情,范統有些不忍心地開口。

「雖然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過該交代的事還是得交代好。即使是孩子,但他們若是『器靈』,那可就不容小覷呢。雖然說非常時期時,看起來很一般的孩子都不能大意就是……」修葉蘭的聲音很溫和,但是說出來的每句話卻又帶著強硬。

他知道這種話對方不喜歡聽,但是從小的經歷讓他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有時越是人畜無害的人事物,往往越會因為自己的疏忽而將自己導向滅亡之路。

自己便是個例子。

他自己如何可以無所謂,但若危機擴展於自己所在乎的人,他可就不能坐視不管。

「我的本體是陣太刀。」儘管看見鳶羅露出不贊同的眼神,紫苑還是選擇照實開口,「鳶羅則是協差。」

「陣太刀、協差?」對於這個似曾聽過卻又陌生的名詞,范統露出困惑的神情。

「陣太刀指的是重視裝飾性的太刀,除了出陣儀式會使用外,另外也會作為武家間互贈的禮物。」坐在一旁的修葉蘭聽見這個名詞,若有所思地開口,「至於協差,是當武者使用的主要武器長刀損毀之時所使用的替代武器,另外用途則是被用來切腹自殺……啊,不過一般人通常也會用來做自衛的武器。」

「唔,聽起來怎麼好像不是出現在日本江戶時代的東西……」皺眉看了下修葉蘭,范統挑起一邊眉盯著對方,「而且為什麼連武家都出來了,這不是指武士嗎?」

「哎,我想說用武士的方式跟你解說你應該會比較能理解呢~之前和你回去你的世界時,我有趁機會看日本江戶時代的時代劇,裡面的劇情可說是緊扣心弦,精彩萬分啊!」沉浸於回憶中,修葉蘭露出了一抹崇拜的眼神,「尤其是那個主人公宮本武藏,他的二天一流超強的!」

我說你……別隨便地就開啟了我那個世界的話題啊!話說宮本武藏我確實也覺得他很厲害,但是被你們這個世界規則外的人崇拜,真不知道宮本武藏知道的話會露出什麼表情……

在心中默默吐嘈,然後在注意到紫苑與鳶羅都露出了茫然的神情時,他不禁無奈地開口:「要管他,我們停止吧……總之你們都是武器的器靈,對吧?」

「是的。」

「不過,感覺不到暴戾之氣呢……」一般長年用於戰鬥的刀刃,多少都會帶有殺氣或是血腥的氣息,但奇怪的是,在這兩個孩子的身上卻完全感覺不出來。

或者正確來說只有紫苑,鳶羅身上的氣息很複雜,他很難形容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

下意識地轉頭看向噗哈哈哈,而對方也如他所願地回答。

「未開鋒的刀當然不會有殺氣……不過用來自衛的刀就不同了。」懶懶地瞥了眼臉色蒼白的男孩,噗哈哈哈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吸收那麼多亡靈的怨恨與不甘,你的本性不是個性扭曲就是變成好戰嗜血吧。」

「亂說!鳶羅才不是那樣的人!」一旁的紫苑聽不下去地反駁,大大的瞳眸帶著憤怒瞪著噗哈哈哈。

然而比起紫苑外顯的情緒,鳶羅反倒平靜許多。

「這都與你無關。」冷冷地撇下這句話,鳶羅緊抓住紫苑的手,眼神不若一開始的天真,「走吧。」

「鳶羅……」

被鳶羅的力氣有些嚇到,紫苑被鳶羅拖著離開,直到門再度被關上,這份尷尬的氣氛才慢慢消失。

望著孩子們離開的方向,范統瞥了一眼噗哈哈哈,有些責怪異味地開口。

「噗哈哈哈你也真是的……說話口氣也太好了。」

「哼!本拂塵說的是事實!笨蛋范統,你以為那個臭小子是吃素的嗎?」重重地彈了一下范統的額頭,無視於對方的哀號,噗哈哈哈便轉過身盯著窗外,「小丫頭確實沒有見血,但那臭小子太習慣血的味道了,這不是好事,別離他們太近。」

「……我也贊成噗哈哈哈的話。」坐在一旁的修葉蘭伸手拍拍范統的肩膀,方才與那兩個孩子的互動中,雖然那個叫做鳶羅的孩子幾乎是保持沉默,但卻不難察覺到隱藏在那孩子眼中的黑暗負面情緒。

那種眼神,和以前的自己還真有幾分相似。

「就算是這樣,也應該這麼做。」嘆了一口氣,范統在兩人有些訝異的眼神下站起身,「況且,我不認為鳶羅有那麼好。」

「這種天真的話也只有你會說,你是要被騙幾次才甘願啊笨蛋范統!」

噗哈哈哈氣呼呼地大吼,對於這麼一個天真的主人,他幾乎快要抓狂。

「與其一天到晚抱著懷疑他人的心而活,我寧可多相信一些。」露出一抹淺笑,看著范統打算離開去找那兩個孩子時,這個決定也讓修葉蘭有些無奈。

「雖然傻得天真,但果然真不愧是范統呢。」望著范統離開的身影,修葉蘭不禁苦笑,「也許大家的理由都不同,但就是因為范統善良相信他人的心,才會讓人放心不下,甚至也會想試著去相信這個世界還存有的善意呢,不是嗎?」

也因此,讓自己如此喜歡他。

「哼!」不耐煩地啐了一聲,在一道光芒閃過之時,噗哈哈哈的身影也消失於房間中,只留下修葉蘭一人。

雖然他是真的不贊成范統太靠近那兩個孩子,不過若是范統所相信的,他還是會想試著去相信……反正若真的出什麼事,大不了再動手就是。

「就算是身經百戰的器靈,為了你,我也會竭盡所能去戰鬥,保護你。」

絕不會,讓你再一次受到傷害。


一路上被鳶羅拉著走,儘管不確定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但紫苑還是不喜歡有這樣情緒的男孩。

那個白髮男人雖然說了很討人厭的話,但他的主人是個好人,不管怎麼樣,因為他們而避免了一場爭鬥是事實,就這樣直接離開總覺得不好。

「鳶羅……」

「……」

「鳶羅、等……」

「…..」

「鳶羅!」注意到男孩不理她,紫苑索性停下腳步大力地甩了甩兩人交握的手,而她的動作也不禁讓走在前方的鳶羅愣了一下。

「姊姊?」

「都說等一下了嘛,手好痛!」鼓起臉頰看著男孩,然後在男孩注意到自己方才因為抓住對方手的力氣太大而使得女孩的手腕處呈現一片紅,他不禁有些愧疚地低下頭。

「對不起……」

看著鳶羅低頭道歉,原先想發脾氣的紫苑頓時所有情緒就又消失不見。她有些不安地看著男孩,良久,她才吶吶地開口。

「鳶羅在生氣嗎?」

「……」

「因為我說出了我們本體的關係?」

「不是……」

「還是因為,那個白頭髮哥哥說的話,讓你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深呼吸一口氣,鳶羅看著眼前帶點不安的女孩,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那個白髮男人說的話是事實,也沒什麼好生氣的。」

「才不是!鳶羅才沒有他說的那麼恐怖!鳶羅很溫柔的,這點我一直都知道啊!」望著男孩,紫苑大力地否認,「比誰都溫柔,這樣的鳶羅怎麼可能會嗜血,怎麼可能個性扭曲……才不會,才不會那樣……」

看著女孩越說情緒越低落,原先想開口安慰對方的鳶羅一時之間竟也說不出話來。

他的溫柔,一直以來只給了眼前的女孩。

雖然他叫她「姊姊」,但事實上他們並非同一塊材料所鑄造出來,所以嚴格說起來並非同起源,自然也不會是真的家人。

那麼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家人稱呼呢?

那大概……是從第一次見到女孩時,開朗溫暖的女孩一臉理所當然地告訴他,因為她比他更早待在主人的身邊,所以他要叫她姊姊吧?

但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即便女孩不知道,他自己也很清楚。

他絕不能跨越那條界線……純淨而不受污染的陽光,絕不能因為他蒙上了陰影。

「姊姊喜歡那個代理侍嗎?」

「咦咦咦?」

看女孩的反應大概也能猜個幾分,鳶羅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女孩的頭髮,而後開口。

「如果是他的話,應該就沒問題吧?」

「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我希望妳能夠一直保持這樣,永遠幸福開心地活下去。」望著紫苑困惑的模樣,鳶羅不禁輕笑,「有那樣的主人也比較好吧?雖然有個討人厭的武器,但也至少比現在好。」

「那、那種事我沒想過的!」紫苑瞪大雙眼看著鳶羅,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紅暈,「我不知道喜不喜歡,大哥哥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可是……」

「可是?」

「不可能的,只要契約還在的一天,就不可能有脫離的一天……」

女孩話語中的苦澀讓鳶羅不禁內心感到一陣疼痛,他微微地斂下眼,正想著用什麼方法讓女孩振作時,一陣殺氣頓時讓他瞪大雙眼。

下一秒,他倏地抓住女孩往旁邊一跳,適當地躲過剛才的暗器攻擊。

「什……」

「誰?」溫柔的眼神不再,將女孩護在自己身後,鳶羅眼神冰冷地瞪著方才攻擊的方向,然後當他看見從陰影處走出來的身影之時,表情不禁有些錯愕,「你……」

「不是『你』,是『主人』吧?」方才在市集找碴的大漢,正一臉不屑地看著兩個孩子,「虧我讓你們演了齣戲,就是要拐拐那個心地善良又愚蠢的代理侍的錢,想不到這麼不爭氣,居然給我拒絕,你們腦袋到底在想什麼,啊?」。

「大哥哥是好人,不能傷害他!」想到褐髮青年的溫柔,紫苑不禁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而這個舉動也惹腦了大漢。

「妳這個裝飾用的臭丫頭,沒辦法替老子搶錢殺人就算了,還敢頂撞我,我不好好教訓妳怎麼行──」大漢一臉憤怒,手上亮晃晃的刀閃著刺眼的光芒,讓鳶羅的眼神更冷。

針對他的話就算了,但如果──

「不過是個小賤貨,就先拿妳來試試老子這把刀的鋒利度吧!」

──如果是針對紫苑的話,那就不可原諒!

「紫苑。」

「咦?」

鳶羅偏過頭對著紫苑微笑,隨後伸出手蓋住女孩的眼睛,輕聲地開口:「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看,等一下就結束了。」

當男孩的手拿開時,大漢的攻擊也瞬間襲來。

男孩冷冷地看著大漢,酒紅色的眸子在轉換成鮮艷的赤色之時,雙手也幻化出了兩把閃爍著金色光芒的刀刃。

殺人這種骯髒的事,由他來就行了。

面無表情地舉起左手格擋住大漢的攻擊,在那一瞬間的空檔,鳶羅以迅雷不及的速度舉起右手的刀刃送入了大漢的身體之中。

他冷冷地看著大漢的身體硬是被他的攻擊跪倒在地,當大量的鮮血噴灑在他身上時,世界也變得一片血紅。

他厭惡這種血腥味,但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習慣這種鮮血溫熱的戰慄感。

歷代的主人中,很少拿他來戰鬥,但通常拿他來戰鬥之時,都是抱著拼死的覺悟做最後的掙扎。

通常這樣的時候,主人們大量的負面情緒也會一擁而上。那些怨恨、不甘、身為戰鬥者的驕傲與屈辱,他都得一併承受。

噗哈哈哈並沒有說錯,他或許早已經個性扭曲變得嗜血──看哪,現在的他,身體內潛伏的好戰因子正不斷地叫囂著,催促他殺了眼前的男人。

「你──你居然弒主,這是違反契約的──」

「弒主?」鳶羅發出一聲冷笑,赤色的眸子散發出一股威壓,令大漢全身無法克制地顫抖起來,「所以呢,那又如何?」

「什?」

「只要你在的一天,紫苑就會被束縛住。」望著大漢一臉恐懼地摀著傷口往後退,鳶羅毫無憐憫地望著他,「所以,只要殺了你,哪怕我會因此而四分五裂都無所謂。」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都強迫紫苑做什麼事!」眼神瞬間充滿了殺意,鳶羅感覺到自己只要多看這男人一秒,他就會無法克制自己想要將他凌虐致死的欲望。

這個垃圾──只要殺了他,紫苑就能獲得自由,再也不用受到眼前這個垃圾的虐待,也不用再受到這男人的控制與命令,去做那些不顧她意願的事情!

眼神一凜,鳶羅再度舉起右手的刀刃,而原先的金色光芒也轉成了銀色的光輝。

大漢一臉錯愕地看著男孩,似乎沒有想過男孩竟然會有這樣的變化。

「你──你是噬魂武器嗎?不、不可能,那個男人明明說……」

「說我不是噬魂武器,只是一把普通的協差,是嗎?」男孩的眼神帶著殺意的瘋狂,赤紅的眼彷彿彼岸花般刺目,「我是一把累積歷代主人怨恨的不祥之刃,為了將我脫手,他只得編造這樣的謊言,沒想到居然這樣也能騙到你,真傻。」

「為你的選擇嘆息吧,奧魯特。」舉起右手的刀,鳶羅如同看著垃圾般看了被他稱為奧魯特的大漢一眼,隨後便將刀刃揮下──

然而下一秒,當另一道金屬的聲音響起之時,他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這個人──

「到此繼續,鳶羅。」

千鈞一髮之際阻擋了鳶羅的攻擊,范統一面悄悄鬆了口氣,一面將由噗哈哈哈幻化而成的劍給握緊,不敢大意。

「別多管閒事,這與你無關。」冷冷地看著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鳶羅正極力地壓抑嗜血的欲望,「傳聞你是個好人,但是沒想到這麼愛管閒事,管到別人的家務事也未免太超過。」

「如果你所謂的家務事指的是殺人的話,那我當然要管。」范統瞥了一眼已經嚇到昏死過去的奧魯特,當他注意到男孩泛著冷光的瞳眸時,內心不禁一陣複雜。

現在的模樣,和稍早前看見的印象完全是天差地遠啊。

「你只是個孩子。」

「孩子?」冷笑,鳶羅甩了甩手上的黏膩感,語氣很是不屑,「儘管我的外貌是孩子,但那不代表我的經歷也是同樣的,別說這種天真的話。」

「如果不是孩子,那為什麼你要選擇孩子的外貌化形?」執拗地盯著鳶羅,范統一臉複雜地看著對方,「化形為少年或青年,不是應該更適當?」

「……與你無關。」

「如果殺人真的可以不在乎的話,那為什麼……不讓紫苑看見呢?」

「都說了與你無關!」一咬牙,鳶羅舉起刀刃往范統的方向攻擊過去,「像你這樣天真的人,是不會懂的!」

純淨的太陽,是不會容得下任何一絲陰影的。

越是強烈的光輝,陰影就會相對越顯濃郁,當意識到自己的黑暗是多麼醜陋時,就會恨不得將這礙眼的自己給毀滅掉。

而當自己無法自我毀滅之時,最後選擇的路,就是毀掉那個彰顯自我醜陋的太陽。

所以,在發生那樣的狀況之前,他絕對要──

一個側身,范統在接下鳶羅的攻擊之時,同時往男孩身上丟出了麻痺效果的符咒。而藉由噗哈哈哈增強的符咒效果能力,讓男孩在反應不及的狀況下硬是吃了一記強硬的符咒。

男孩瞪大眼無力地往後倒,正當范統想伸手接住他時,一直站在後方觀戰的修葉蘭也在同時間扶住了他。

看到修葉蘭的動作後,范統鬆了一口氣,然後不禁有些懊惱起剛剛不該握著噗哈哈哈丟符咒……這下好了,鳶羅現在看起來很明顯就是被麻痺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孩子總是天真純淨的……即使身處於腥風血雨,只要看著自己孩子的外貌,就好像可以把自己做過的骯髒事當作一場夢一樣。」修葉蘭若有所思地開口,在迎向范統時,語氣有些苦澀,「不管你化形為孩子的理由為何,至少看著紫苑時,你會覺得自己得到救贖吧?」

「!」

鳶羅瞪大眼一臉不可置信,他想要開口阻止修葉蘭,但卻餘力不足。

「雖然不太想承認,不過本質上我們是很像的……可悲又愚蠢,即使會被陽光給灼傷,卻又想要去觸碰。」

「暉侍……」

「不過,那也是以前了,認識范統後我就不這麼想了。」笑笑地將方才的情緒隱藏,修葉蘭看著眼前的青年,不禁露出柔軟的笑意,「你也是吧?因為有了想守護的人,所以認為即使弄髒自己的手也無所謂,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

「若那人也將自己放入等同重要的地位時,那麼你所作的一切,只會讓那人傷心吧?」示意鳶羅看向另一側,當紫苑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走過來時,鳶羅內心更是一陣慌亂。

不要過來!

自己全身都是血腥味,還這麼狼狽,別過來──儘管內心不斷叫囂著,但鳶羅卻仍舊無法開口。

「鳶羅……你一直,都是這麼想嗎?」

「……」

紫苑微微地低下頭,在走到鳶羅的面前時,她舉起右手狠狠地往鳶羅的臉頰打了下去。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頓時響起。

鳶羅的臉被打偏到一邊,臉頰上的刺痛讓他一時有些錯愕,然而下一秒他卻又感覺到有人抱住了他。

頸間傳來了溫熱的濕意,然後不敢置信地看著女孩顫抖著身體抱住了他。

紫苑哭了。

那個一向堅強開朗的女孩,竟然哭了。

「鳶羅是大笨蛋!」

注意到鳶羅的手動了一下,知道符咒效果差不多解除後,修葉蘭悄悄地松開了手,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放開我……」恢復了說話能力,鳶羅卻只能下意識說出這句話,「我會弄髒妳的,快放開……」

「我不要!我才不要放開,絕對不會放開的!」紫苑大吼,帶著哭泣的聲音卻失去了威勢,「我知道鳶羅一直以來都默默地保護我,今天甚至為了我想殺了主人,自己卻默默忍著痛苦,我不要你這樣!」

「這與妳無關……」

「怎麼會和我無關,契約的刻痕明明已經對你造成反噬了!」粗魯地拉開男孩的上衣,鮮紅刺目的契約之痕正不斷地腐蝕著男孩的身體,「再這樣下去,你會消失的,我不要這樣!」

犯下弒主重罪的器靈,會受到懲戒──鳶羅明知道這點卻還是如此選擇,可見他是真的把紫苑看得很重。

為了女孩,即使犧牲自己也無所謂。

「如果鳶羅消失了,那我也不要活了。」

「笨、笨蛋!說那什麼傻話!」儘管是面對剛才的狀況都毫無感覺的鳶羅,在聽見女孩的話後不禁慌亂了起來。

「沒有鳶羅在我身邊,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紫苑緩緩地抬起頭,漂亮的面容上帶著一絲慘澹的微笑,「如果鳶羅是因為殺他而消失,那我也可以……」

為了你,去犯下弒主之罪,與你懷抱同樣的罪孽而墮落。

「不行!妳不可以殺人!」

難得情緒失控地大吼,鳶羅用力地握住女孩的肩膀,鮮紅的眼中帶著難得的恐懼:「無論發生什麼事,妳都不可以殺人!」

純淨的妳,不能見血,也不適合見血。

「那你要我看著你消失嗎?我辦不到!」

「紫苑!」

「鳶羅,我是姊姊,所以得聽我的話才行!」

「都什麼時候了還擺姊姊的架子……」看著女孩鼓起臉頰執意的模樣,鳶羅不禁恍惚地想起與紫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

那天的紫苑,也是這樣強勢地面對著自己啊。

「阿噗,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幫他們?」

握著噗哈哈哈,看著兩個孩子的狀況,范統忍不住向噗哈哈哈求救。

「笨蛋范統,別多管閒事!」

「話不是這麼說啊,而且……鳶羅明明不是壞孩子,他只是想保護紫苑,就這樣消失也太奇怪了吧!」

「那也是那小鬼的選擇。一開始就敢做這種選擇,就代表他有所覺悟,這樣的後果得由他自己承擔。」

噗哈哈哈語氣中充滿不屑,他的反應也讓范統一陣無言。

「阿噗!幫我這一回,你要幾瓶洗髮香精都買給你!」

似乎篤定要幫了這把,范統狠下心來決定犧牲自己的錢包。

「……」

「阿噗!」

「啊啊啊煩死了!」閃過一道白光,噗哈哈哈變化成人形,惡狠狠地瞪著范統,「契約解除就沒所謂的弒主了,這麼簡單的答案還要本拂塵說!」

「咦?這樣就好了嗎?」

「哼!」哼了一聲別過頭,噗哈哈哈的反應也讓范統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隨後他便轉頭看向不知何時已經清醒,一臉哆嗦看著他們的奧特魯。

他快步地走向前,在丟出了止血咒後,抓起奧特魯的領口惡狠狠地開口。

「我說你──慢點把紫苑和鳶羅的契約解除!」

「我……」

「你什麼你?快給他解除,要是你不解除,我就──」、「我解除、解除就是了,拜託不要殺我啊啊啊啊啊──」

其實范統都還沒想到要用什麼字眼來威嚇一下對方,卻沒想到對方竟然那麼乾脆地就想解除契約,這個發展雖然讓他有些出乎意料,不過倒也不是件壞事。

看來是真的被鳶羅嚇得不輕啊……望著奧特魯解除契約後,以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范統不禁有些頭痛地想著。

無奈地搔搔臉,看著鳶羅胸口上原先刺目的契約之痕消失後,他不禁鬆了口氣。

「好了,已經有事了……」伸手輕輕地摸了摸紫苑的頭,范統溫柔地開口,「契約解除,鳶羅已經不會有事了。鳶羅也是,以後不可以再隨便做出這種不愛惜自己的行為,你會讓關心你的人擔心的。」

「……為什麼?」

「嗯?」

「為什麼要幫我?」鳶羅不解地看著眼前的人,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與他們無關,為什麼卻要幫助他們?

這樣,未免太奇怪了。

「為什麼?也沒有為什麼,只是覺得明明挺身保護紫苑的你沒有做錯,卻要因此而消失也太奇怪了。」范統露出一抹微笑,然後伸出雙手將兩個孩子抱住,「雖然不明白你們過去曾發生過什麼事,但我不認為你們是壞孩子……況且,不得不說鳶羅剛剛真的很帥呢!」

范統帶點笑意的聲音讓鳶羅一愣,從青年身上傳來的暖意與陽光的氣息讓他有些恍惚。

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沒有警戒心?

他是武器,如果有心的話,可以殺了他的。

他……不怕嗎?

「如果他會怕,就不會是范統了呢。」彷彿知道鳶羅心底所想,修葉蘭有些無奈地開口,「雖然說如果你真的要動手的話,我們也會阻止你,不過看起來你並沒有這個打算啊。」

「……」抿緊唇,鳶羅的聲音有些悶,「放開我,和我這種不祥之刃接觸太久,你會受到牽連的。」

歷代的主人都是因為擁有他而不幸,雖然他無所謂,但如果讓救命恩人受傷害的話,他也會過意不去

「負負會得正啦!都有阿噗這麼一個恐怖武器了,再加上一個鳶羅,運氣說不定會補正啊!」

鳶羅不敢置信地看著范統,在聽著一邊的噗哈哈哈發出抗議的聲音,以及修葉蘭帶著笑意的調侃時,他不禁感到心底一陣苦澀。

「這是什麼刀啊?為什麼會──」
「聽說吸收太多歷代主人的怨恨,都妖化了吧?」
「這種不祥之刃,還是趁早丟掉的好!」
「啊啊啊──別過來,你這個惡魔!」


他輕輕地閉上眼,過去的他從沒想過還會有不怕他的人存在。他一手抱住紫苑,一手顫抖地抓住了范統的衣服。

若這是場夢,那他希望不要停止。

至少在這短暫的美夢時刻,讓他能夠任性一回,想像著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他其實……

本質就如同最初創造他的人為他取的名字意義般──只為太陽開,不為黑夜放。


﹍﹍﹍﹍﹍﹍﹍﹍﹍﹍﹍﹍﹍﹍﹍﹍﹍﹍﹍﹍﹍﹍﹍﹍﹍﹍﹍﹍﹍﹍﹍﹍﹍﹍
啊,距離上次的更新好久了──(孟克臉)
這系列被我寫好久……這篇的重點主要都放在紫苑和鳶羅兩個孩子身上了,不過讓修葉蘭難得帥了一回,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哈哈~

不過這系列也快迎來結局了,雖然不知道是否還有人關注這個故事,但還是希望會喜歡唷~

以上~

Comment

Sarin  

No title

更新了噢噢噢噢ヽ(✿゚▽゚)ノ

范統真的好溫柔好喜歡噢噢噢噢(冷靜一點

σ ゚∀ ゚σ大大加油辛苦了~~



2015/03/23 (Mon) 02:09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更新了噢噢噢噢ヽ(✿゚▽゚)ノ
>
> 范統真的好溫柔好喜歡噢噢噢噢(冷靜一點
>
> σ ゚∀ ゚σ大大加油辛苦了~~



謝謝大大~~~
范統的溫柔模式全開哈哈哈~~~

2015/04/19 (Sun) 14:40 | EDIT | REPLY |  

默默  

No title

之前有看過這篇的本篇QAQQ
番外的部份是第一次看過
這系列真的是沉月同人看過最好的
范統的溫柔真的讓我哭出來,剩下的時間不多,但卻還是为他人著想
這就是他的優點QAQ

2015/04/22 (Wed) 12:04 | EDIT | REPLY |  

訪客  

No title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2015/04/29 (Wed) 14:37 | EDIT | REPLY |  

縭依  

No title

有喔~我關注著呢W
終於更新了(笑
果然范統萌萌的暉侍帥帥的 XD

2015/05/16 (Sat) 17:33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之前有看過這篇的本篇QAQQ
> 番外的部份是第一次看過
> 這系列真的是沉月同人看過最好的
> 范統的溫柔真的讓我哭出來,剩下的時間不多,但卻還是为他人著想
> 這就是他的優點QAQ


謝謝大大的支持~
希望我寫的部份沒有走鐘呢><
我也很喜歡范統的溫柔~

2015/09/29 (Tue) 16:57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哈哈~敬請期待唷!

2015/09/29 (Tue) 16:58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有喔~我關注著呢W
> 終於更新了(笑
> 果然范統萌萌的暉侍帥帥的 XD

嘿嘿~謝謝誇獎><

2015/09/29 (Tue) 16:59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