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2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2


結束了晚餐後,妖便帶著孩子們一起離開並打算把人都送回家。一路上聽著三個孩子的交談,雖然其中有些小小的爭執,但她卻還是覺得相當羨慕。

雖然在鳴人的介紹下與其他人也有所認識,但那僅止於表面罷了,更多的接觸與了解則始終無法達到。她嘆了一口氣,若是可以的話她也很想要有這樣聊得來甚至出任務也能互相依靠的夥伴。

「啊,是煌大哥耶。」猛然停下了腳步,博人指著不遠處的黑髮少年,然後看著他朝著他們走過來。

黑髮少年的面容雖然帶著一絲冷漠,但熟知他個性的人都知道潛藏於表象下的卻有著不易察覺的溫柔。妖瞇起雙眸看著煌,原先的笑意也在瞬間壓低了不少。

「有什麼事嗎?」妖的口氣並沒有多好,甚至帶了點煩躁。

「有個任務需要我們兩個去執行,明天開始。」無視於妖的臉色,煌指了指手上的卷軸,「火影大人下達的命令。」

「……火影大人下的命令?明知道我和你……為什麼老是把我和你編為一隊?」

「有問題自己找火影大人,我只是來傳達指令。」煌的聲音十分冷淡,將卷軸拋給妖之後便頭也不回轉身離開,離開前也對博人等人多說了句早點休息。

「小妖姊姊,妳討厭煌大哥嗎?」細心地察覺到妖的不同,紗羅妲困惑地開口。

「也不是討厭……該怎麼說,就是不知道怎麼跟他相處。」妖嘆了口氣,手上的卷軸讓她有一瞬間覺得十分礙眼,「他的個性讓我很難捉摸。」

「會嗎?我覺得煌大哥也是個好人啊!雖然煌大哥看起來很冷淡,但其實很溫柔哦。」博人也跟著開口。

「嗯……人總有擅長相處的人與不擅相處的人嘛。」妖撓撓臉頰將話題微妙地帶過,「不說了,我要先去火影辦公室一趟,你們先回去吧?」

「啊,等等!我也要去!」聽到妖要去一趟火影辦公室,博人也立刻拉住了妖的手,「臭老爸已經三天沒回家了,我要去看看他到底在幹嘛!我是無所謂啦,但讓媽媽和向日葵老是等他也太過分了!」

「我知道了,那就一起去吧。」揉了揉博人的頭髮,妖的目光也看向了紗羅妲和光希,「你們一個人回去沒問題吧?」

「小妖姊姊,我的目標可是未來的火影,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紗羅妲伸手推了下眼鏡,黑眸綻出自信的光芒。

「我也沒問題,小妖姊姊先去忙吧。」光希微笑回應。

「嗯,那你們早點休息。」

對著他們揮手道別,注視著他們的背影消失於街道後,妖才與博人一同移動至火影辦公室。

只是才走到門口,他們便聽見了某種爭執聲。

「咦?」

伸手將博人給拉住,正當妖想著是不是過一會兒再過來比較好時,原先緊閉的門扉也應聲開啟。從門內氣沖沖地走出了一名穿著白袍的男子,臉色十分不悅。

「我會再過來拜訪的!火影大人,為了木葉村的未來還是請您考慮一下我剛才的提案!」惡狠狠地丟下了這麼一句話,那名男子便快速地離開,只是離開前看見妖和博人時又忍不住瞪了他們一眼,讓博人差點因為氣不過而衝上前理論。

拉著博人不讓他節外生枝,妖望著坐在室內一臉凝重的鳴人,心裡不禁覺得來得真不是時候。然而在她動了還是乖乖去出任務別再煩鳴人的時候,對方卻已經先開口了。

「進來吧。」

「嗯……」一前一後走了進去,將門帶上後妖才有些猶豫地開口,「火影大人您沒事吧……」

「沒事,只是一點小事而已。你們兩個怎麼會一起來,有什麼事嗎?」將情緒緩和一些後,鳴人疑惑地看著這兩個很難得湊在一起的孩子。

「噢……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尷尬地撓撓臉頰,然後在鳴人的目光注視下妖這才有些挫敗地將手上的卷軸往前一遞,「好吧,其實是我不想和煌一起出任務,我可以自己去嗎?」

「不想跟煌?為什麼?」

「該怎麼說呢……我和他實在是合不來。」妖嘆了口氣,眼神帶著滿滿的無奈。

「這次給你們的任務是將某個廢墟內祕密潛藏的封印卷軸給回收,考慮到煌比較擅長解封印術,讓你們兩個一起去比較適合。」鳴人想了一下回答,「而且兩個人比較能夠互相關照,別忘了忍者最重要的是團隊精神,不要總是一個人去闖,知道嗎?」

「可是……」妖一臉欲言又止,最後終究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知道了……但是火影大人,下一次請讓我和別人組隊!」

「知道了。不過我現在才知道妳有這麼討厭煌啊,先前明明沒有感覺到啊……」鳴人疑惑地看著妖,解決了一件事之後這才將目光轉到了博人身上,「你呢?怎麼會突然來這裡?」

一聽到話題轉到自己身上,博人便不太開心地看著鳴人:「還不是你……你又這麼久沒回家,偶爾也該關心一下媽媽和向日葵吧!」

「……最近有些麻煩得處理,告一段落自然就會回去。」鳴人無奈地看著眼前這名和自己年少時期有幾分相似的孩子,「還有問題嗎?」

「還有問題嗎……?這難道不是最大的問題嗎!」博人憤怒地瞪著鳴人,不滿的情緒一股腦兒地爆發,「作為爸爸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老是將我們放在最後,你到底有多討厭我們?」

「討厭?我什麼時候討厭你們了?」被博人這麼一說,鳴人的心情也變得相當差勁,「我說過工作告一段落自然就會回去,這和討厭不討厭一點關係都沒有,不要把這種情緒帶進來。」

「既然不討厭我們,那就該多關心我們啊!」博人握緊了雙拳,腦子發熱的他聲音也不自覺大聲了起來,「既然不關心我們,把我們當作若有似無的存在……那一開始乾脆不要和媽媽結婚,不要把我和向日葵生下來不就好了!你也省了一個麻煩不是嗎?」

啪──響亮的巴掌聲自室內響起,維持著揚手動作的鳴人在看清楚剛才自己打的人是誰時,不禁露出了錯愕的神情。

「小妖!」

妖的臉頰被打偏了一邊,紅腫的痕跡顯示了鳴人剛才有多麼地憤怒。她轉身看著因驚嚇過度而跌坐在地上的博人,然後伸手將他給拉起來。

「博人,你不該這麼說自己的父親。」輕輕地搥了一下博人的腦袋,妖垂下眸子低語,「先回去吧,不要再惹你父親生氣了。」

博人懊悔地看著妖,然後又怯怯地望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鳴人,便一面說出對不起一邊轉身奔跑離開。

看著博人離開的身影,妖微微嘆了口氣,然後轉身望著一臉複雜的鳴人。

「感覺得到您相當的憤怒與痛心呢,母親大人。」妖輕聲開口,「雖然博人說得過份了些,但他也只是因為一時急躁才會說話不經大腦……他只是個孩子,您的下手不該這麼重,否則會對他造成心理陰影。」

「抱歉……剛才一時氣不過就……」伸手輕輕撫著已經紅腫起來的臉頰,鳴人十分愧疚,「一定很痛吧?」

「我沒事的。」妖微微一笑,「比起我還是先關心一下博人吧。」

「那孩子……我沒想到會給他帶來這種想法。」鳴人無奈地嘆氣,雖然工作的確是忙到不可開交,他也一直以為孩子們有一天一定能夠理解,但卻沒想過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造成這種糟糕的傷害與想法,「我做錯了嗎……」

「您並沒有錯,只是需要再多花一點時間陪伴家人而已。尤其是博人和向日葵,一個正處於青春期的叛逆,一個則年紀太小,多關心一些比較好。」妖垂下眼簾,手心覆蓋住鳴人的手,溫暖的感覺讓她不禁感到有些恍惚,「相信博人也知道自己的話說得過份些,原諒他吧?」

「怎麼可能跟自己的孩子計較……」聞言,鳴人失笑,「到醫務室冰敷一下吧。」

「不用了,這種皮肉痛很快就會好。」妖笑笑地退開,然後將任務卷軸給收起,「那我就不打擾母親大人了,先離開囉。」

「嗯……對了小妖。」鳴人喊住了準備離開的妖,表情似乎有些猶豫,「妳覺得我應該……不,也沒什麼。」

望著鳴人一臉尷尬的樣子,再想想剛才發生的事情,妖很快就會意過來。

「街上新開了一家蛋糕店,裡面的蛋糕看起來都很美味,造型也蠻可愛的。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買點甜甜的點心和大家一起分享哦。」調皮地眨眨眼,妖笑著揮手道別,身後也傳來了鳴人一連串的為什麼她會知道我要說什麼的話語。

走在街道上,妖望著夜空上的明月,不禁喃喃自語:「當然會知道呀!誰讓母親大人的表情那麼好解讀呢?」

沒有花多少時間妖便回到了住所,這裡是以前鳴人住的地方,當初因為一時也想不到應該讓她住哪,因此暫時安排讓她待在這邊。

爬上樓梯準備拿出鑰匙開門時卻發現自窗內射出的光線,妖困惑地想著會是誰闖進來時,門卻在此時打開。

「佐、佐助大人?」妖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黑髮男子,腦袋似乎一時無法轉過來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裡。

瞥了一眼臉上明顯紅腫的妖,佐助微微地瞇起眼,然後他側身走入室內:「先進來,我有事跟妳說。」

呆呆地應了一聲,將門帶上後妖便跟著佐助的腳步走入室內,注意到桌上多出的水果籃時她的心情也不禁跟著開心起來。

「這麼晚了您怎麼會來呢?」妖疑惑地問道。

「在這之前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妳的臉是怎麼回事?」佐助的聲音雖然相當冷淡,但其中卻不難聽出關心的意味。

妖尷尬地看了看對方,心知對方和鳴人不同,不能以打哈哈的方式矇混過去,因此也只能照實地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一遍。

聽完了妖的敘述後,佐助嘆了一口氣:「那個超級大白痴……」

「母親大人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真的沒事啦!」戳了戳自己的臉,妖笑笑地看著佐助,「很快就會好的!」

「下次別傻到去幫人擋。」伸出右手揉了揉妖的頭髮,佐助從身上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布包,「我聽煌說你們明天要去出任務。」

「嗯,去回收一個卷軸。」想到這個心情又變差了不少,妖不禁鼓起臉頰,「可是我實在很不想跟他去。」

聽著妖難得的抱怨,佐助冷峻的面容不禁柔化了些:「煌得罪妳了?」

「也不是,就是一種感覺,和他總是處不來。」妖嘆了一口氣,「這種時候我就特別羨慕您和母親大人。」

「羨慕?」佐助一臉莫名地看著妖,「為什麼?」

「您和母親大人有良好默契,處得也十分愉快呀……」妖微微地低下頭,「像我和煌就很難相處,我實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總是一個人默默地行動,有時候根本就把我當成空氣。」講到後來越來越生氣,湛藍的眸子帶著滿滿的不滿。

聞言,佐助失笑搖頭。

「我和他以前可是死對頭。」

「咦?」

「那個超級大白痴以前就老是不顧後果往前衝,明明知道有危險還是義無反顧地前進,他的個性從以前我就覺得和他處不來,所以我們常常吵架。」回憶起過去的時光,佐助不禁微勾起唇角,「也只有像他那樣的大笨蛋才會不顧眾人的反對堅持要把我帶回來,哪怕我傷害他那麼深,他卻還是不放棄。」

望著佐助溫柔的眼神,妖不自覺也泛起了笑意:「這就是人類之間的愛,對嗎?」

「呵,也許吧。」

「佐助大人,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

「您和母親大人既然互相喜歡,那為什麼當初不乾脆在一起呢?」妖偏頭詢問,「我問過母親大人,那時他說『無論是責任或是愧疚造就成當初的選擇,我們都不會……同時也不能後悔。』……老實說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只是所謂的責任和愧疚就能夠和沒有感情的人組織成家庭呢?」

佐助靜靜地看著妖,他先是閉上眼,隨後才緩緩開口。

「他這麼說嗎?」

「嗯。」

「他說的也沒錯。」佐助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應該要怎麼說比較好,「我和他……都是相當卑鄙的大人啊。」

「咦?」

「人類社會存在著所謂的社會責任。」望著妖一臉困惑的樣子,佐助進行解釋,「我有復興宇智波一族的責任,鳴人則有守護村子的責任……無論年少時期我們對彼此有什麼樣的想法,我和他若要在一起,都必須建立於不再需要負擔社會責任的前提之下……因為我們不可能不顧一切,拋下一切就離開。」

「不需負擔任何責任,什麼都不用在意才能在一起嗎?」妖似懂非懂,「感覺就好像要在華胥之國中,你們才有可能獲得真正的幸福呢。」

佐助不語,但卻也沒否認妖的說法。

「那麼卑鄙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利用了櫻小姐和雛田小姐嗎──這句話妖始終沒能說出口,不只是身為同樣女性而替櫻與雛田感到嘆息,同時卻也對於這複雜的情感關係感到無奈。

「聽完之後討厭我們了嗎?」

「怎麼可能……」妖輕聲嘆息,同時走到佐助身後輕輕地抱住他的頸項,「無論是母親大人還是您,我哪可能討厭……況且在我心目中,您等於是我的父親大人,有孩子討厭自己父母的道理嗎?」

「抱歉。」輕輕地拍了拍妖的手表示安撫,將心中的想法說出口的那一刻不知為何,佐助竟覺得輕鬆了一些。

「不過我想知道的是……櫻小姐和雛田小姐難道不知道嗎?」自己的丈夫只是因為責任與愧疚而組織與維繫家庭,這種事情到底是知道比較好還是不知道比較好,現在妖自己也說不上來。

「……至少櫻是知道的。」

佐助的記憶彷彿回到了那一天,那時候的櫻髮少女鼓起勇氣再次向自己告白,而他告訴她自己並不愛她,那時的少女帶著哭泣的微笑告訴自己不愛她也沒關係,她希望能為佐助君做點什麼。

那時的自己問她,妳能接受一個不愛妳的男人只是利用妳來復興宇智波一族嗎?本來他只是想讓櫻放棄自己,但卻沒想到少女義無反顧地點頭,這也讓他那時反而不知該做何反應才好。

至於最後真的在一起組織了家庭,一方面是不想辜負櫻髮少女一直以來的愛慕,同時也對她有些愧疚,一方面則真的是為了盡復甦宇智波一族的責任……他自己的狀況是如此。至於鳴人那邊,他們一直都避免談論到這一塊,所以對方的想法到底是如何他也無從得知。

妖斂下了雙眸:「假如母親大人是名貨真價實的女性,也許問題就不會這麼麻煩了呢……」

「無論他是不是女性,他都是無可取代的。」

佐助的一句話讓妖想到了剛才自己說的話,眼神不禁有些縹緲:「若是真能創造一個華胥之國就好了……到那時,再也沒有人會感到痛苦,也不用再背負責任,只要順著自己的心意活下去就好。」

「華胥之國……也許在未來會實現也說不定。」

「真的?」

「先不說這個了,今天過來有個東西要交給妳。」將一開始拿出來的紅色布包打開,當佐助將裡面的內容物取出時妖不禁詫異地瞪大眼,「和鳴人的項鍊材質相同,必要時可以透過項鍊來穩定妳的查克拉。」

碧色的圓形透明墜飾連接著黑色的細鍊,看起來可愛之中又不失高雅,讓妖第一眼看見就相當喜愛。

「好漂亮喔……」

「喜歡就好,我幫妳戴上吧。」

「咦?可是、這個很貴吧?這樣好嗎?」一聽到是要給自己的便驚慌失措,妖趕緊搖頭拒絕,天知道這東西價值不斐,她可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戴上。

「沒事。」繞到妖的背後,佐助讓妖拉著項鍊的其中一端,然後再以右手將扣環給扣上,「嗯,還蠻適合妳的。」

「謝謝您……佐助大人。」

「這種時候父親大人聽起來會比較順耳。」

「是,父親大人。」妖笑著回應,然後看著佐助起身便走到他的身邊,「您要走了嗎?」

「嗯,還有任務必須執行。」摸了摸妖的頭,佐助溫柔一笑,「早點休息,明天任務自己小心點。煌是個不錯的傢伙,和他配合不會有問題的。」

「嗯,父親大人您也要小心。」

注視著佐助離開,妖下意識地摸了摸墜飾,然後深吸一口氣算是給自己加油打氣。

明天,得加油才行。

﹍﹍﹍﹍﹍﹍﹍﹍﹍﹍﹍﹍﹍﹍﹍﹍﹍﹍﹍﹍﹍﹍﹍﹍﹍﹍﹍﹍﹍﹍﹍﹍﹍﹍

日安,這邊是亦雪兒。

好久沒有寫佐鳴小夫妻的文了,角色們的個性和互動模式也處於一種一邊捉摸一邊回憶的狀態>/////<

這篇起源於亦雪兒自己因無法接受原作結局所衍生的同人……
也不是說佐櫻和鳴雛不好……只是會覺得,他們在一起真的是讓我有點傻眼,很想問到底為什麼最後會在一起啊OAO?
明明感覺起來佐助對櫻並沒有很大的興趣,而鳴人對雛田……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責任比較恰當的感覺啊(畫圈圈)

因為以上諸多怨念所以衍生了這篇出來(撓臉)~

裡面的自創角色妖和煌的真實身份後續會提到,所以在這邊先做保密^^

希望各位看完若喜歡的話多多跟亦雪兒交流唷!很歡迎和大家一起聊天~
https://twitter.com/cutebeer
以上為亦雪兒的twitter,歡迎加好友聊天^^

以上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