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8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8


「小妖早……哇靠!妳怎麼從公主殿下變身成熊貓了?」打招呼到一半秋日便誇張地瞪大眼,「雖然還是不減美貌啦,但這也太誇張……沒睡好嗎?」

昨天一開始便淺眠,後來又被御息攪和到天亮,剛結束任務還沒消除的疲憊感再加上各式各樣事件的衝擊幾乎將她的精神和體力消耗殆盡。

她擺擺手表示沒事,但卻掩飾不住疲憊之意。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啊。」伸手捧住了妖的面容,淡青色的陰影浮現在那雙湛藍的眸子之中,過份蒼白的面容和冰冷的體溫讓秋日不禁收起玩笑之意,「妳的狀況很糟糕,我看還是好好休息吧?搭檔的問題我再……」話還沒說完秋日的手便被握住,然後妖看著他搖了搖頭。

「我沒事,不要大驚小怪的。」放開了秋日,妖勉強牽起一抹微笑,「我們的默契最好,再臨時找個不熟悉的搭檔進行任務你也不習慣吧?」

「但是……」

「你不是常常嚷著自己是騎士,有義務保護公主殿下嗎?」拍拍秋日的肩膀,看著不遠處走過來的木葉丸和孩子們,妖也壓低了聲音,「別再提這件事,免得讓那些孩子們擔心。」

秋日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在木葉丸他們靠近時也重新換上笑容打招呼。

「早安。」

「唷!小鬼們,準備好大展身手了嗎?」比起妖中規中矩的打招呼,秋日顯然隨意許多,但也因為他較為隨和的緣故所以總是能在最快的時間內和大家熟悉起來。

「喔喔!當然準備好了!」博人一臉興奮地大喊。

「笨蛋博人,不要衝過頭了。」紗羅妲一臉無奈地看著興奮的某人,天知道她看了只想嘆息,「小妖姊姊,秋日哥,今天要麻煩你們了。」

「這好像是第一次和小妖姊姊出任務呢,真令人感到興奮。」光希微笑回應,金色的眸子在捕捉到妖有些心不在焉時不禁有些困惑,「小妖姊姊,妳沒事吧?」

光希的話語一出,除了秋日可疑地漂移眼神外,其他人皆是將視線投注在妖的身上。

「啊,光希這麼一說才注意到……小妖妳沒事吧?」木葉丸瞪大眼睛看著臉色蒼白許多的妖,聲音中不禁透出一股擔憂,「看起來很疲倦啊。」

聞言,妖張口欲說些什麼時,一股異樣的感覺卻突然襲上了喉嚨間,她下意識地摸向了喉嚨想要嘗試再度開口時,不屬於她意識中的話語卻從她的嘴巴自動飄了出來。

「啊啊,不用擔心,還有秋日在嘛。」妖勾起一抹淺笑,右手則主動挽住了秋日,突如其來的動作也讓秋日愣愣地看著她,「況且不過是趕走狼群的任務,不會有影響的,你就放心交給我們吧。」

「這樣啊……我明白了,那就麻煩你們了。」看著妖親暱的動作,木葉丸不禁有些訝異眼前的兩人竟已是這種關係,「你們三個,這次可要好好地聽秋日和小妖的話,別給他們添麻煩知道嗎?」

三個孩子點頭表示沒問題,他們與木葉丸道別之後便離開了木葉村。

「公主殿下……妳沒事吧?」讓孩子們領先開心地走著,距離他們幾步遠的秋日雖然心底對於妖難得與自己親近的動作感到開心,但突如其來的變化卻也讓他感到有些困惑。

妖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和大家都相處得很愉快,但事實上卻又比任何人都要來得疏遠冷淡,秋日曾經覺得能夠走進妖內心並讓她展露真正情感的人肯定少之又少,而認識到目前為止唯一能讓妖真心露出笑容的似乎也只有火影大人和佐助而已。

啊!更改一下,目前的話還有煌和自己,雖然妖對他們的時候大多是無奈或是不悅居多,不過也算是流露情緒的一種表現吧?

「啊啊,臨時把你拉來演了戲希望不要介意。」放手的同時妖對著他微笑,和平時較為直爽的動作和表情比起來,此時的笑容與肢體語言卻顯得相當優雅高貴,這也讓秋日感到相當不能適應,「稍微還是有點累,我想你還是先過去那些孩子的身邊吧,別被我的步伐連累了。」

「但是……」

「快去吧,我會跟上的。」

「喔,那好吧。妳也別太勉強自己,要是不舒服的話隨時說一聲,我們就停下來休息。」

「嗯,好的。」對著秋日揮揮手目送他往前追上那三個孩子,妖原先臉上帶著笑意也在其他人看不見的角度中一瞬間彷彿變臉般變成了嘲諷,「還真是善解人意的一位男性。可惜太年輕了,這可不在我的狩獵範圍內。」

她輕輕地眨了眨眼,在察覺到身後的氣息改變之時,也帶著一抹輕蔑盯著來者。

「但如果是你的話,倒也不是不能考慮一下。」

「……御息。」

「呵呵,真沒想到那傢伙居然會把你派出來,是想監視我?」御息勾起了微笑盯著眼前的黑髮少年,「他給你起名為煌是嗎?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沒什麼品味。」

「妳到底想做什麼?」

「做什麼?不就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嗎?」御息笑出聲,湛藍的眸子也在瞬間變成了赤紅,「相信他也是知道這點才讓你過來吧?可惜啊,妖這孩子可還沒意識到自己究竟是誰,沉浸在親情和友情的幸福之中徹底遺忘自己的使命,就這點而言我可不能允許她就這樣耽溺其中。」

「妳不能這麼做!」

「哦?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這樣命令我?」御息的臉上雖然依舊帶著微笑,但雙眸之中卻已經失去了溫度,只剩下如冰雪般冷漠的思緒,「要怪就去怪當初許願的人吧。那位大人也不是隨便就應允他人願望的,通常得具備三個條件她才會願意實現他人之願,你知道是什麼嗎?」

煌先是抿直雙唇,而後才有些僵硬地回應:「血統、命定和執念。」

「沒錯,而其中又以執念最為關鍵。」斂去了殺氣,御息伸手輕觸煌俊美的容顏,「所有的生物之中,又屬人類執念最深,你不這麼認為嗎?」

「……即使如此,妳也不該利用人心的弱點這麼做。」煌深呼吸後定睛看著眼前美麗的少女,手也在不自覺中握緊,「還有,把妖還來。」

聞言,御息發出了輕笑聲。

「真是意外,沒想到你竟然會關心妖。」

「少說廢話。」煌的眼神變得更加冷漠,他舉起苦無直抵御息的頸間,「把她還來。」

「呵,好吧,那就還給你。」御息輕輕地閉上雙眼,當聲音漸弱之時,她的身體也頓時如同失去力氣般往前傾,「只是不要忘了,只要妖存在一天,我就會存在,就如同你也是一樣的。」

接住了妖的身體,煌將苦無收起後這才靜靜地看著少女從原先昏迷的狀態慢慢甦醒,然後一臉茫然地看向自己。

「……煌?」

「沒事吧?」

「咦,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妖摀著頭試圖回想卻發現腦袋一片空白,她只記得自己和秋日以及博人他們準備出任務,那時候木葉丸本來好像要跟自己說些什麼,但自己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任務提早結束,手上也沒別的任務所以就想過來支援你們。」煌隨口編了個理由,注意到秋日他們因為太久都沒看見妖跟上來而返回時他也舉手打個招呼,「妳還好嗎?臉色看起來很差。」

「我……可能是有點累吧?」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在注意到他們的姿勢相當曖昧時臉不禁紅了起來,「那個……你、總之你可以先放開我嗎?這樣似乎有些不太好。」

「?」煌一臉困惑地看著臉紅的妖,然後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剛才為了避免妖倒地因此用雙手將妖帶入自己的懷中,因此他們現在的姿勢像極了情侶擁抱的模樣。

「抱歉,剛才為了接住妳所以沒想太多。」非常乾脆地放開手,然後在感覺到秋日重重地勾住自己的頸項時不禁露出無奈的眼神,「你是想謀殺我嗎……」

「還說呢!兄弟,你不是跟我說有任務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秋日笑嘻嘻地問道。

「結束所以來支援你們。」

「好耶!那就是久違的三人小組啦!嘛,雖然還附加了三個小鬼。」秋日擺擺手,然後看向了已經整理好狀態的妖,「……公主殿下?」

「不是說了不要老是叫我公主殿下嗎?」妖沒好氣地反駁,「怎麼了?」

「喔……沒什麼,總覺得好像變正常了。」秋日撓撓臉頰看著又恢復成與平日無異的妖,然後他便一手勾一個朝著孩子們前進,「總之繼續向前吧!距離目標的村莊就快到啦!」

他們的步伐漸漸地前進,當風輕輕吹過之時,距離他們幾步之遠的樹蔭下浮現了一抹虛幻的少女靈體。

黑色的振袖隨著她的動作而飄動,御息輕摀著唇露出了微笑。

「看來事情越來越有趣了。也罷,若沒有一點刺激就達到目標就太無聊了,您說是嗎?」

她輕聲呢喃,然後在風加大又停止的同時笑了出聲。

「啊啊,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就先暫且觀察吧。」盯著前方的三人,御息的眼神也越發深沉,「煌和妖嗎…….」

御息的聲音隨著身影漸漸消失,偌大的樹林之間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