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DAY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將最後一個小朋友送走後,黑子望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間,然後便和其他老師打過招呼先行離開。

根據友人給的地址找到了聚會所,黑子幾乎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便一眼望見那名直到現在仍舊亮眼的友人。他不著痕跡地走到他的面前然後淡定地打了招呼,接著滿意地看著對方如同過去般嚇了一跳後露出欣喜的表情。

「黃瀨君最近工作十分活躍呢,電視上都看得到你。」
「咦咦?小黑子有在關注我嗎?好開心喔!」

「不,只是純粹覺得看了很煩,不記得都不行。」

「咦?怎麼這樣,好過份~」黃瀨微微鼓起了臉頰,孩子氣的表現讓黑子忍不住覺得對方還是如同以前那般孩子氣,「對了小黑子呢?」

「我嗎?工作上還算可以,偶爾雖然有些困擾但也不是不能解決,畢竟同事們都會互相幫忙。」想了一下自己的工作狀況,黑子如實回答。

聞言,黃瀨用力地搖頭。

「不對啦!我的意思是你和小赤司的事情!」

「我和……赤司君?」黑子疑惑地看著黃瀨,「就和平常沒兩樣啊,怎麼了?」

「你怎麼到現在還叫小赤司『赤司君』啊?都在一起那麼久了難道沒有不同的稱呼?」黃瀨好奇地看著正一臉面無表情喝著香草奶昔的黑子。

對於黃瀨的問題黑子並沒有思考太久,他很快就做出回應:「和以前一樣很奇怪嗎?」

「當然奇怪啊!戀人的話都會希望聽到一點不同的稱呼吧?」黃瀨認真地盯著黑子,然後輕咳一聲,「要是我的話也會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叫我的名字,小黑子不會嗎?」

黑子眨眨眼看著對方,稱呼這個問題他也不是沒想過,而他們彼此其實也不是沒有呼喚過對方的名字或是更為親暱的稱呼。

只是通常會這麼呼喚都是在兩人動情忘我的時候才會真正做出來……但套一句赤司先前說過的話,他並不介意只有那個時候會聽到名字,某方面而言也算是一種情趣。

「黃瀨君會開心嗎?如果被喜歡的人叫自己的名字。」

「當然啊!像我就希望小黑子可以叫我『涼太』之類的~」黃瀨俏皮地眨眼,然後一貫引來黑子的一記白眼。

「請不要開我玩笑了,黃瀨君。」

「難得大魔王不在才能這樣嘛。」

「我會記得告訴赤司君今天和你聊些什麼的。」

「咦咦咦千萬不要啊──」

望著黃瀨一臉驚恐幾欲落淚的樣子,黑子不禁失笑。

他伸手輕輕地拍了拍黃瀨的頭作為安撫,不論時間經過多長,眼前的人忠犬屬性似乎還是沒有改變多少,因此黑子總是喜歡小小欺負他一下。

啊,只是也不能欺負過頭,否則也有點麻煩就是。

「對了,上次說的那部電影我有帶來喔!」很快就恢復的黃瀨從一旁的椅子拿出一個紙袋遞給黑子,「這個就和小赤司一起看吧!」

上次那一部嗎?

黑子想著上次聚會時黃瀨曾提起的電影,不禁表情有些微妙。

「赤司君平常似乎不看這種類型的電影,也不曉得他會不會有興趣。」

「試試看就知道了嘛!況且……」黃瀨說到一半停頓了下,然後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不覺得要是有機會看到小赤司害怕的表情的話一定超有趣的嗎?」

稍微想像了下那個畫面,黑子的眼睛不禁也露出幾分期待。

「說的也是,那我就先暫且借走了,謝謝黃瀨君。」

「小黑子不用跟我客氣啦!和小赤司好好享受一下吧~」

告別了友人後黑子便先行返家,將洗漱後再簡單地將晚餐弄好後他便坐在沙發上一邊看書一邊等待著最近瘋狂加班處理公司事物的戀人。

也不知經過了多久,等到黑子已經昏昏欲睡倒在沙發上聽到開門聲以及身上蓋上了一件毯子時,他才意識到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已經返家。

「赤司君……?」

「先前說過了吧,黑子累了就先去休息不用等我。」放下公事包維持著幫某人蓋毯子的動作,赤司雖然沒什麼表情但語氣中卻帶著一絲無奈,「雖然家裡有開暖氣但還是不能大意,這個季節要是感冒就麻煩了。」

「赤司君好囉唆……」

「誰叫黑子你老是讓人不省心。」輕彈了下黑子的額頭,滿意地聽見黑子吃痛的聲音後赤司這才放手,「我先去洗澡。」

「那我先去幫你放水。」

「好。」

看著黑子進入浴室,先將西裝外套和領帶取下後,赤司這才注意到客廳的桌子上擺著一個紙袋和一捲DVD的盒子。基於好奇心拿起來看,閱讀完簡介後赤司很快地便挑眉沉默思考著。

「赤司君,熱水已經放好了,你可以……」走到客廳注意到赤司手上正拿著的東西,黑子湊過去解釋,「傍晚和黃瀨君見面時他借我的,說是先前在法國影展時試映會上造成轟動,他因為有先行版所以就先借我了。」

「看簡介這應該是恐怖片吧?我都不知道黑子你對這類型的電影有興趣。」赤司十分意外地看著自家戀人,印象中黑子過去並不會特意去讀或看這類型的小說電影。

聞言,黑子只是搖搖頭。

「我平常的確沒什麼興趣,但既然黃瀨君誠心推薦了,不看看似乎也有些可惜。」

「是嗎?那你看過了?」

「不,難得機會我想和赤司君一起看。」黑子輕聲開口,「明天是週末,很久沒有和赤司君一起看電影了,所以……」

不待黑子說完,赤司便抬手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我知道了,那等等就一起看吧。」

「好的。」

在赤司進去盥洗的時間,黑子先將晚餐重新熱了一次,然後又準備了幾樣點心。等到對方洗完澡吃完晚餐後,兩人這才又帶著點心移動到客廳準備看電影。

將印著RAW三個字的光碟放入播放器後,他們便窩在沙發上開始觀看。電影描述的是女主角是一名獸醫系女大生,她從小就和家人茹素,但在一次綁架事件中從素食者被逼吃生肉,進而轉變為食人者的驚悚過程。

簡單來說,有些像是女版食人魔漢尼拔吧?

赤司面無表情地看著畫面上演著血淋淋的吃肉場景以及在血水中做愛的畫面,片中那種興奮又充滿窒息驚悚的場景讓他不禁想到過去曾在書上看過的話語──當與喜歡的人因做愛而高潮之時,似乎也會有相似的窒息感,短暫的空白意識會讓人飄飄然而難以回過神來。

女主角愛上的那種感覺,也許某方面而言也是類似於此吧?

他一面靜靜地分析和思考,手臂突然傳來的疼痛讓他短暫地將思緒給拉回來。

偏頭看著一臉面無表情的黑子,雖然乍看下非常平靜,但對方的手卻用力地掐緊自己的手臂。看著那手指幾乎用力到泛白的程度,不難發現黑子十分地緊張。

更正,是緊張和害怕。

平常黑子即使和自己看電影也不會和自己有太過於親暱的距離,最多就是稍微碰一下手,然後在電影精彩的部份時兩人會手心交握……但照現在的狀況來看,黑子幾乎已經快整個人窩在自己的懷中了,但倔強的他卻又不表現出害怕的樣子,這個樣子看在赤司眼底實在是非常可愛。

啊啊,看來黃瀨真是難得做了件對的事啊。

赤司好心情地想著,同時將裹住兩人的毯子拉得更緊,一手則不著痕跡摟住黑子。

「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還有一半……」黑子的聲音有些不穩,但還是努力保持鎮定,「不過赤司君如果害怕的話也是可以就此打住。」

「既然都看了那就看完吧,黑子不喜歡半途而廢吧?」

「……」

於是電影繼續播放。

好不容易熬到片尾曲了,黑子終於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而他也在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將赤司的衣服抓得皺摺不堪。

他尷尬地放開手,然後連忙捲起對方的袖口,結果不意外地看見對方白皙的手臂上已經浮現了幾條刺目的紅痕。

「看來黑子相當害怕呢。」看著正認真盯著自己手臂一臉懊惱的黑子,赤司好心情地說著。

「我才沒有害怕,只是稍微有些緊張罷了。」從櫃子取來醫藥箱,黑子從中拿出藥膏,「赤司君才是,那麼嚇人的場景想必一定有嚇到吧。」

「這個嘛,你說呢?」

「赤司君一定有嚇到。」將清涼的藥膏塗薄薄一層於那幾條紅痕之上,黑子十分篤定地開口。

「呵,與其說被電影嚇到,不如說是被黑子剛才的手勁嚇到比較貼切。」忘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指針已經指向了凌晨兩點,「你先去睡吧,我先去書房處理一份文件,等等就回去。」

說完赤司便往書房的方向走去,只是在開門要進去同時他好笑地看著某個跟在自己身後的人,不禁泛起一絲笑意。

「不睡嗎?」

「已經很晚了,赤司君又要一個人待在書房處理事情,我擔心赤司君會害怕。」黑子面無表情地開口。

「喔,是嗎?那進來吧。」讓黑子先進去後,赤司這才將門帶上然後走到書桌前,只是還沒坐下電燈便閃爍一下,隨之而來的便是啪滋一聲。

伴隨著一股焦味的是一室黑暗,黑子瞪大眼看著突如其來的變化。若是平常可能還沒什麼,但現在是看完驚悚恐怖片的時候,他實在是很難不去想像放大一些場面。

「赤司君……」黑子下意識地呼喚,然而卻沒得到預期的回應,「赤司君,聽到請回答我……」

一室的黑暗讓黑子只能憑著記憶的位置摸黑前進,只是才跨出沒幾步,身後就突然傳來一個溫熱氣息,下一秒則感覺到自己被人從腰際抱住,脖頸也傳來一陣刺痛溫熱的觸感。

「啊!」

黑子驚叫一聲,被輕囓吮吻的地方帶著些微的刺痛與麻癢,這種血肉被人輕咬的感覺讓他想到的剛才電影出現的吃肉畫面,更是增添了一絲恐懼。

「赤司君請放開我,不要鬧了!」在這種狀況下已經顧不得形象,在黑子反應過來後便連忙推著身後的人,只是赤司在放開他的同時卻又抓住他的手將人推向沙發,然後一把拉下對方的衣領咬向了鎖骨。

與剛才輕囓的感覺不同,從鎖骨傳來的疼痛和溼熱讓黑子在害怕之餘卻又帶著一種心癢難耐的感覺。他微微張開嘴,在意識到自己發出令人害羞的聲音時又快速地咬唇,不讓自己再度發出聲音。

「黑子,這邊有感覺了。」

某人的手心放在某個難以啟齒的地方,黑子回過神後瞪大眼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壓在自己上方的青年,適應黑暗過後他能看見對方帶著笑意與調侃的表情。

「還不是赤司君做些奇怪的事情!」

「我以為黑子邀請我一起看這部片子就是為了培養情緒來做這種事?」

「你、你不要亂說!我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恐怖片,和赤司君一起看的話可以看見赤司君嚇一跳的表……」意識到自己說出不該說的話時,黑子暗叫一聲完了,接著便看著上方的青年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原來黑子是想看我害怕的表情嗎?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因為基本上我並不害怕這種片子喔。」赤司的手輕撫著黑子的臉,然後帶著微笑俯下身,「倒是黑子相當害怕呢,既然如此那我就負起責任來讓你不再害怕吧?」

「……請問赤司君你想做什麼?」

「讓你的腦海只能想著我,這樣就沒機會回想剛才片子的內容。」

「不、不用了,謝謝你的好……唔嗯──」

黑子未完的話就這樣封在兩人的唇齒之間,至於黑子後來是否還想得起恐怖片的內容,就不得而之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