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9

火影忍者(佐鳴)華胥之夢9


「簡單來說,我們就是要將在田地到處作亂的狼群給趕走,順利的話應該今天抵達開始執行任務,明天沒意外就能返程。」對著煌大概說一下任務內容,秋日打了個呵欠,有些慵懶地望著走在前方的三個孩子,「還真是懷念啊,我們還是小鬼的時候也執行過類似的任務,那次是抓什麼來著?」

「你是說兔子那次吧?」想起了很久以前曾經讓他們雞飛狗跳的任務,妖不禁范起了微笑,「看起來雖然沒什麼攻擊力,但是敏捷度高又狡猾也是讓我們費了一番功夫才完成。」

說著說著他們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般轉過頭去看著煌,而被兩人這麼一看的少年也莫名地看向他們。

「?」

秋日突然詭異一笑,手也很順勢地勾上煌的脖子:「我還記得那時候某人死都不想去抓啊,而且離超遠的是怎麼回事?」

煌的身體猛然一僵。

「哎呀該不會是……」

「囉唆。」甩開了秋日,煌快步地往前走直接將友人拋下,彆扭的反應也讓秋日和妖忍不住笑了出來。

誰知道那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難以被撼動的面攤少年竟會害怕一隻小小的兔子呢?那個畫面真是怎麼想怎麼有趣,這也讓他們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畢竟怎麼說都是難得一見的畫面啊!

「你們還想玩多久?已經到村莊了。」煌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通紅的耳根卻能看出對方並沒有真的那麼淡定。他輕哼一聲先和孩子們進去,決定繼續無視於自家無良的友人們。

只是他們才剛抵達村莊,便見到了一位照理說不該出現的人。

煌訝異地瞪大眼,正想著這個人怎麼會出現時站在一旁的女孩便率先做出回應。

「爸爸?!」

被這麼呼喚的男人暫停與村長的對話而轉頭,看著自家女兒和他們同伴們正以一種詫異的目光盯著他時,他只是對著煌點了個頭表示招呼然後才又將目光放回紗羅妲身上。

「出任務?」

「是啊……爸爸呢?怎麼會在這邊……難道也是任務嗎?」紗羅妲好奇地問道。

「嗯。」

「話說回來好久沒看見師父了,這次該不會能和師父一起執行任務吧?」博人興奮地看著佐助,神采奕奕的模樣讓佐助想起過去的鳴人似乎也是如此。

用不完的活力和總是帶著光芒的雙眸,無論是哪一個特質都會讓人不自覺地想靠近一些。

「煌你這傢伙真是的,開個玩笑而已跑那麼快幹嘛啊……」好不容易總算追到人,秋日正想好好抱怨一下卻驚覺佐助也在這邊,他頓時收起了不正經而恭敬地對著眼前的人敬禮,「佐助大人!」

輕輕點頭表示回應,佐助在與秋日身後明顯露出訝異神情的妖對上目光後不禁想著他們是打算執行什麼任務,怎麼會同時動到三個中忍三個下忍一起執行。

他微蹙起眉開口:「A級任務?」

「C級……勉強要加入不確定因素的話應該是B級。」秋日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想來對方應該也是被他們的陣仗給搞混所以才會這麼問。

「即使是B級也不需要動到這麼多人吧?」沒有看漏妖蒼白疲倦的臉色,佐助的心中不禁泛起一絲不悅,「任務內容是什麼?」

這句話他直接轉過頭詢問村長,而村長在感受到眼前黑髮男人不知為何有些淡淡不悅的神情後不禁一抖。

「趕走狼群……最近的狼群都會入夜後在即將收成作物的田園到處搗亂,所以才會請各位幫忙。」村長一邊擦著冷汗一邊回答,天知道眼前的黑髮男人給人的壓力有多大!

順著村長比的方向望去,佐助微瞇起眼思考了下,然後才將視線轉回來。

「隊長是誰?」

「啊,是我。」秋日舉手回應。

「打算怎麼執行?」

「入夜後打算先讓博人他們進行捕捉動作,必要時我再下去支援,假如真遇上了我也應付不來的突發狀況,那就再請煌和小妖協助。」如實說出自己的計畫,秋日在注意到佐助聽完後總算將周身冷氣收起來後不禁悄悄鬆了口氣。

全木葉村都知道,他們木葉村檯面上雖然只有一位火影,但實際上卻是有兩位──如同太陽般溫暖地守護著木葉村的漩渦鳴人;擁有與鳴人不相上下的強大實力,如同月亮般在黑夜中靜靜地守護著木葉村的宇智波佐助。

無論哪個都是他們的精神指標,甚至還有前輩說過現在的木葉村的領導者可以說是缺一不可。

「那就這麼做吧,若有萬一我也可以支援。」雖然佐助不認為能有什麼萬一,但有鑑於他們以前也曾經有過D級任務一口氣升級到S級任務的詭譎經驗,他也不敢先妄下定論。

天知道會不會就真的那麼幸運讓這群孩子也碰上了。

「距離狼群出現還有一段時間,請各位先休息吧。」招呼了村民過來,村長客氣地帶著眾人休息,只是在移動的過程中佐助冷不防出了聲喚住眾人,身為隊長的秋日自然也不敢大意地等待指示。

「佐助大人?」

「距離任務開始還有一些時間,小妖借我一下,我需要她來協助。」佐助淡淡地開口,「大概傍晚就回來,有問題隨時聯繫。」

「啊……是。」

交待完後佐助便讓他們先走,只是望著他思考時的凝重表情,妖原先還算輕鬆的心情也不禁沉重了起來。到了房間後快速地將東西放好並攜帶一些東西後,她便趕到了指定的集合地點。

「佐助大人。」

「跟我來。」

「好……」

跟著佐助的步伐再度往林間穿梭,當他們抵達一處偏僻的荒廢寺廟時,妖也不禁困惑了起來。

這邊看起來氣氛就相當詭異啊。

「佐助大人?」

「嗯?」

「我們這是要……」

「小妖,開始之前我要妳老實告訴我一件事。」佐助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妖,然後在少女不解的神情中繼續將話語補充完,「妳和煌執行任務返回木葉後,發生了什麼事?」

「咦?」

「或者該說執行任務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

妖微微瞪大眼,很快地她便將任務過程中發生的事件以及之後向鳴人報告的狀況進行說明,只是在說完之後佐助的眉間並沒有因此鬆懈,反而更加鎖緊。

第一次看見佐助這麼凝重的妖不禁擔憂了起來。

「佐助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

「讓我看一下項鍊。」

「好的。」將項鍊從衣服中拉出來,妖這才發現原先通體碧綠的晶石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竟滲入了一絲赤黑色的不明物質,她訝異地瞪大眼,然後更為不解地看著對方,「佐助大人,這個是……」

「開始了嗎……」佐助閉上眼輕喃,他沉默了幾秒後不禁嘆了口氣,「我原本以為可以再延遲一段時間,看來還是沒辦法……」

他轉頭望著荒廢的廟宇,在握緊手心後才又重新開口。

「小妖,妳有想過自己是從何而來嗎?」

佐助的話讓妖微微瞪大眼,反應過來後她很快地點點頭。

「我只知道我是從母親大人……不對,現在應該要叫鳴人大人了。」臉上蒙上了一層失落,妖很快地深呼吸勉強打起精神,「我從鳴人大人身上分離出來,但卻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我並非一般人類正常程序懷有的孩子,所以有一度我甚至認為自己是不是妖怪之類的。只是若我為妖怪,身體素質似乎又不該如此接近人類,所以我到現在也還在尋找答案。」

佐助靜靜地看著少女,良久他才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少女的頭。

「我可以告訴妳真相,儘管知道後妳大概也不會想原諒我和鳴人。」

在少女詫異的目光下,佐助用一種像是回憶的神情緩緩開口。

「這件事最初開始要從輝夜一戰後說起……」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