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DAY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關於A76NA403的專案部份,預計下週一就能收到合作商的回饋資訊,到時候製造端的製程能力與成本中心部份也能夠更加明確。」

投影片上的簡報轉到最後一頁,身為這次開發專案負責人的山下並沒有因為報告完畢而感到輕鬆,他戰戰兢兢地看著坐在辦公室的各部門主管,然後又有些緊張地將視線移到坐在最遠處的決策者,沉默壓抑的氣氛讓他的手心不斷冒著冷汗。

估計是身為社長的赤司沉默思考得太久,作為山下這個大有前途新人的部門主管只得充當敢死隊先鋒開口。

「社長,關於剛才的報告……」他吞了吞口水,有些不安。

「就這樣繼續進行吧。」目光始終盯著手上好幾份的專案報告進行審查和修正,淡漠的聲音讓人聽不出他此刻的情緒,「剛才的簡報少了時程表,重新拉一版彙整再寄出來,下週一確認結果後再來報告。」

說到這邊赤司終於抬頭看向了站在台前的山下,他將手上已經審核完畢的文件交給旁邊待命的秘書,赤色的雙眸則從原先的銳利慢慢轉為平靜。

「山下君。」

「是。」

「這份專案在本季是列為重點開發項目之一,不容許出半分差池。」勾起一抹微笑,赤司頓了一下又再度開口,「好好做,拿出成績來,別讓舉薦你的主管失望。」

「是,我一定會努力做好!」

簡單交待一下各部門主管一些事項後,赤司便離開了會議返回辦公室。關上門後他稍稍轉動一下僵硬的頸項,然後這才從口袋拿出了手機。

翻開手機從twitter的圖示按下去,赤紅的眸子在快速掃過某個關注的人物頭像後點了進去,一張張照片也跟著跳了出來。

最新顯示的照片是一群小朋友和老師們一起的合照,大家手上拿著剛摘下來的水果開心地笑著,照片的文字備註則寫著「はままつ フルーツパーク時之栖 、金曜日。」

「哦,去了濱松的水果公園嗎?看起來十分開心呢。」

看著照片上的藍髮青年帶著淺淺的溫和微笑,赤司的眼神也不禁跟著柔化了下來。

「這樣算起來已經第三天了啊。」手指輕輕地滑過照片,看著上面黑子與老師們或是小朋友們的合影,赤司一方面對於黑子玩得開心而感到喜悅,一方面胸口卻又有一種悶悶的感覺。

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最後一次應該是高一WC賽後和黑子正式交往,但他們卻礙於學校而不得不遠距離戀愛,結果偶爾就會產生這種失落感。

「真是的,看來這五天可不好熬……明明東京和靜岡距離並不遠。」露出一抹苦笑,赤司放下了手機揉了揉眉間,然後又繼續將精神放在工作上。

批閱文件的時間過得相當快,當他落下最後一筆時,天色也差不多到了傍晚。

抬頭望著窗外的夕陽,今天處理公文速度比往常都還要來得快,一下子空下來的時間反倒讓赤司有些無所適從。

「晚上要安排什麼事嗎?」赤司沉吟了下,手指輕輕滑過通訊錄審視一眼後最終做了決定。

和電話另一端的人聯繫並敲定時間地點後,赤司很快地便提起公事包和外套離開公司。因為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一些空檔,因此他便放慢車速慢慢駛向目的地。

停好車,走進了店鋪跟老闆確認訂位資訊後,他便直接走到指定席。

「還是一如既往地準時啊,綠間。」

「哼,你也是一如既往地傲慢,明明自己主動約人出來竟然還遲到。」綠間推了下眼鏡,雖然是這麼抱怨,倒也不是真的不悅。

「哦呀,差一分剛好七點,我可不算遲到吧?」將東西放置在座位旁,赤司一面盯著菜單一面漫不經心地回應。

「與人有約就該提早是常識吧,真是的。」赤髮友人的理所當然讓綠間有種想翻白眼的衝動,但考慮到還想平安走出這扇大門,他硬是忍住了吐嘈。

他可不是黑子有免死金牌,不但可以無限吐嘈而且還不會怎麼樣啊。

只是話說回來,赤司這傢伙,心情似乎很差?

看著對方面無表情地點了餐點,然後又默默地喝著茶,綠間不禁這麼想。

「今天射手座運勢最差。」

沉默片刻後,綠間突然開口。

「呵,是嗎?」赤司輕笑回應,「但今天公司狀況也是相當不錯,還看到一個相當有潛力的新人啊。」

「我指的是......算了真是煩死人的說!」像是放棄了繞圈子問話,綠間決定單刀直入,「你和黑子怎麼了?」

被這麼莫名奇妙地一問,赤司只是疑惑地看他:「你指的是什麼?」

「吵架之類的?或是又意見不合冷戰?」綠間可沒忘記先前的香草奶昔禁斷事件。

「嗯?我和黑子什麼事都沒有喔。」向端送餐點過來的人道謝,赤司微笑回應,「我們的感情十分穩定,不勞費心。」

……如果不是公司也不是黑子關係的話,那見鬼了為什麼心情看起來就是那麼差?

看著對面的友人開始用餐而沒有繼續話題的意願,綠間也只好先默默地吃著餐點,同時想著也許待會兒就會好一些或是主動談起之類的。

只是他永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而且還低估了赤司的行動和想法。只見餐後赤司招來服務員又做了加點動作,而他加點的品項更是讓綠間的眼鏡差點迸裂。

「赤司,你點啤酒?!」

赤司淡淡瞥了綠間一眼:「是啊,怎麼了?」

怎麼了……居然還問我怎麼了?先不論赤司平常根本就不碰酒,真的非必要和客戶應酬時頂多也就喝個清酒,啤酒這種東西他根本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點啊?

「……你應該不是青峰還是黃瀨假扮的吧?」綠間感到十分懷疑。

「呵,怎麼會?」赤司聞言輕笑,「只是偶爾想嘗試點不同的東西罷了。」

於是當酒送上時,綠間就這樣看著赤司將之飲盡然後重新加點,這樣的動作大概重複了幾次後,綠間也不禁皺起眉間。

——再這樣喝下去一定會出事。

身為醫生他本來就不會樂見任何可能傷身的動作,身為友人更不可當作什麼都沒看見,他嘆了一口氣,正想開口阻止對方時,一直沉默喝酒的赤司卻突然開口。

「黑子他……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啊?」

「他們幼兒園去靜岡戶外教學……」盯著手上透明的黃色液體,赤司的手稍微晃動一下杯身,這才又將酒送入口中,「照片……看起來十分開心呢。」

聽著赤司有些悶的聲音,綠間先是微微瞪大眼,而後他從口袋拿出手機點開很少使用的twitter,找到黑子的帳號後便點了下去。

從照片開始發佈的時間點來看已經有三天,一個相當不可思議的念頭正模糊地在綠間的腦袋中形成。

「黑子他要去幾天?」

「五天。」

「你們有聯絡嗎?」

「有啊,短信聯繫。」視線有些迷濛,赤司終於停下喝酒的動作。

「……沒有打電話?」

「沒有……因為時間都不湊巧。」赤司笑了一聲,「不是他在忙就是我在忙,所以後來乾脆就短信聯繫了。」

說到這邊,綠間終於弄懂友人心情不好的主因了——他咬牙切齒地點開通訊綠,然後找到自己要聯繫的對象後便毫不猶豫地播打出去。

通話聲響沒多久就被接聽起來,聽到熟悉的淡漠嗓音時,綠間又在心中悱惻自己幹嘛沒事找事做!

[綠間君?難得你會打給我,請問有什麼事嗎?]

「有事的不是我。」綠間瞥了一眼已經快醉倒的某人,「是赤司。」

綠間的話一出,他便聽見話機的另一端傳來抽氣聲,接著便是略微焦躁的語調。

[赤司君發生什麼事了?他受傷了嗎?還是生病了?請問現在要不要緊……不行,還是我先提早回去比較好?]

聽著黑子越來越急甚至真的打算掛掉電話衝回來的樣子,綠間便趕緊出聲阻止他並要他冷靜一下。

「真是的,黑子你冷靜點,他沒事。」

[可是剛剛綠間君你說……]

「跟他說個話就好,等我一下。」綠間將手機遞給趴在桌上的赤司,然後用力地搖搖他的肩膀,「赤司,接個電話……真是的快給我起來的說!」

迷迷糊糊地接過電話,腦袋昏沉得讓赤司連看都沒看便做出回應:「哪位……」

[赤司君?太好了,你沒事吧?]

「嗯?是哲也啊……」聽到黑子的聲音,赤司不禁勾起一抹淺笑,「我看到twitter的照片了,相當有趣的樣子呢。」

[是的,能夠有機會去不同地方參觀確實相當有趣。]黑子頓了一下,赤司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醉意,而且又用兩人很少使用的稱呼來叫他,不禁讓他有些擔憂,[赤司君,你真的沒事嗎?]

「是嗎?玩得開心就好。我沒事,只是和綠間一起出來吃個飯而已。」

[是嗎……?]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啊……黑子皺眉想著。

「哲也……」

[是?]

黑子耐心地等著對方回應,通訊的另一端安靜得讓他幾乎懷疑對方是否睡著了,正想著自己是否要再喚一聲時,赤司微弱的聲音才終於再度出現。

「我想你了……」

黑子微微地瞪大眼,自從兩人同居後他們幾乎很少有分開那麼多天的狀況發生,因此他已經很久很久不曾聽過赤司說過這種話。

哪怕是在高中時期的遠距離戀愛時,他們也只有互相說過那麼一次而已。

畢竟赤司總是將自己最完美的那一面表現出來,然後武裝自己軟弱的一面,所以很多人只會看到他精明幹練的強悍,卻沒想過赤司征十郎也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

他也會有情緒,也是會有想撒嬌的時候啊。

黑子握緊了手機,忍住了有些激動的心情輕聲開口。

[我也很想念征君喔。]黑子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可以請征君再等我兩天嗎?]

聽著黑子的回應,赤司也露出了溫柔的笑意。

「好,我等你。」

兩人的對話很快地便在赤司睡著後中斷,綠間接起手機跟黑子說了幾句話後,這才掛掉電話。

「這兩人真的是有夠麻煩的說……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赴約了。」從錢包掏出了幾張鈔票買單,雖然嘴巴上嫌麻煩,但綠間還是盡責地打算先把這個醉鬼送回去再說。

所以說戀愛中的人智商都是負的啊!想念對方打個電話不就好了?哪來這麼多問題!

綠間一面打電話給高尾讓他來載他們兩人,一面不禁這麼想著。

儘管他自己也沒意識到若換成是他,也不可能那麼坦率就是。

——————————————————
純粹想寫一回紅娘翠翠和醉酒撒嬌的赤司君~(笑)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