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

第一夜 開端


「好冷。」

冬季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快,結束社團活動後的降旗才剛踏上走廊便感覺到一股寒意襲來。他搓了搓雙臂試圖讓自己溫暖一些,接著才又再度往校門口方向前進。

今天出門前媽媽有交待過要順便買一些生活用品回來……從書包掏出了清單,降旗確認了紙條上列出的所需物品後,便往超市的方向前進。

「怎麼覺得今天好像特別安靜啊……是我的錯覺嗎?」現在不過是晚上六點左右,照理說街道應該還會有學生或是上班族的身影,但不知為何今天看起來就是特別冷清,這也讓降旗忍不住縮了縮肩膀。

這種特別安靜的氛圍感覺就是會出現什麼東西啊。

他一邊胡思亂想地走進超市然後選購物品,正想著早點買完東西回家時,電視傳來的一則播報消息卻將他給吸引了過去。

──關於N市前幾日的吸血鬼襲擊事件目前已經請吸血鬼獵人協會介入調查,但目前原因仍尚未明朗,若有前往N市的民眾請多加注意安全,傍晚過後也盡量避免獨自一人行動;下一則新聞是……

「N市的吸血鬼襲擊事件……對喔,我都忘了有這回事。」降旗搔搔頭想起了這幾天吵得沸沸洋洋的新聞,「是因為N市發生事件的緣故,所以現在街上才沒什麼人吧?」

「就是說啊,最近真的是很不平靜……小哥沒事還是快點回去吧?天知道那群殘忍的怪物會不會從N市跑來這裡!唉,真是的!我也要早點打烊了!」

聽到降旗說話的老闆也忍不住跟著說了幾句,在催促降旗快點回家後也念念叨叨著生意已經不好做了還要為了生命安全提早打烊真的是相當糟糕的一件事。

和老闆道謝後,降旗便加快腳步返家。

「好可怕……看完新聞感覺更可怕了啊。」降旗抓緊了書包和塑膠袋加速行走,就在走到一半時他的身體突然一僵,一種他難以形容的詭異氣氛自他的背後展開。

應該是……他的錯覺吧?

對……一定是。

這裡是A市,發生吸血鬼襲擊事件的是N市,少說也還有好幾座城市的距離,所以這邊不可能會有吸血鬼出現的。

他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前進,但身後那股詭異的氣息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又增加了許多。

一個、兩個、三個……有三個影子,扣掉自己的影子外也就是說自己的背後有兩個人嗎?

降旗驚恐地微微轉過頭,然後就在這瞬間他的肩膀傳來了刺痛的感覺。

「唔哇!」

被大力轉過來的降旗這才看清楚剛剛跟在自己身後的人是誰。

一名身材微胖的男人和另一名纖瘦的女人正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剛剛伸手抓住他的男人皮膚異常蒼白,肩膀的刺痛估計是因為男人尖銳的指甲劃破他的皮膚緣故。

淡淡的血腥味若有似無地飄散開來,男人與女人聞到氣味時雙眼在那瞬間變成了紅色,表情也相當興奮。

「雖然不是上等的血,但姑且先拿來止渴一下吧。」

「說的也是,自從那位大人上位後都被嚴格限制不准隨意對人類出手,再這樣下去真的會瘋掉啊!」

「反正不把人弄死就無所謂吧?」

「對呀,只是稍微止渴一下的話……」

兩人的交談曳然而止,顫慄的氣息讓降旗不用猜測也知道眼前這兩人根本不是人類而是吸血鬼,求生的本能讓他只想要快點逃跑,但雙腿卻偏偏像是被釘住了一般無法移動半步。

他艱難地想開口喊救命,下一秒頸項便已傳來疼痛的感覺。

獠牙刺破皮膚的疼痛、鮮血透過吸吮的動作而不斷流失的無力感讓降旗原先恐懼的雙眼漸漸失焦。意識載浮載沉讓他感覺相當微妙,過去的記憶片段片段地自腦海閃過,他卻難以辨認那是什麼樣的記憶。

只知道有好有壞……恍惚之間,他更不禁想著自己這平凡的一生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他慢慢地闔上雙眼,當身體落地的那一瞬間,原先抓著他吸血的兩名吸血鬼像是看見了什麼般發出了驚恐的尖叫聲和求饒聲,下一秒他便看見那兩人在一陣勁風襲來過後化成了砂礫消失。

朦朧的視線中他隱約看見了兩名少年,其中一名少年跑過來審視著他的狀況,接著轉頭對著身後走過來的少年開口。

「主人,他好像快不行了哦。」活潑的嗓音大聲嚷嚷著,雖然從聲音聽起來應該可以猜測他應該是個相當可愛的少年,但對方說出的話實在很想讓降旗翻白眼。

……誰快不行了?你們全家才快不行了!降旗很想大喊抗議,無奈失血過多讓他實在連想抬起一根手指都很困難。

「他還有氣息,二號別亂說。」另一抹沉穩的少年嗓音隨之響起,冰涼的手輕輕地碰觸自己額間的同時,降旗也隱約看見了碰觸自己的人的面貌。

淺藍色的髮絲和璃藍的眼,看起來就像天空一般美麗而溫暖,雖然面容端正而精緻但可惜因為面無表情而有一種距離感;而跟在藍髮少年身邊的另一名黑髮少年則有著一雙相同顏色的藍色眸子,清澈好奇而瞪大的眸子與藍髮少年比起反而更顯得有活力。

「對不起嘛主人~」黑髮少年……或者該說被稱為二號的他吐了吐舌頭道歉,然後他拉了拉被他稱為主人的少年衣服,「那該怎麼辦呢?就這樣放著他不管嗎?」

「他的傷必須先做處理,要是放任血腥味繼續飄散肯定會再引來下一批。」藍髮少年抿直唇思考著,隨後他伸手將倒在地上的降旗給拉起來,「先把他帶回去吧。」

「咦?要把他帶回去嗎?可是……這樣的話赤司大人和其他大人們會不高興吧?」二號可沒忘記吸血鬼們普遍不喜歡陌生人侵入自己的領域,尤其還是人類。

「赤司君那邊我會和他說清楚的,其他人的話就不管了。」藍髮少年輕聲呢喃著,在示意二號幫他一起扛人之後,他們也移動了腳步。

「不管其他大人真的好嗎……」

二號有些傷腦筋地撓撓臉想著,他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遵循家主人的命令和他一起把人給搬回去他們的基地。

透過移動的術法他們很快就返回了基地,二號背著降旗跟在自家主人的身後慢慢移動,在通過大門時負責守衛的吸血鬼們也對他們彎腰行禮。

「歡迎回來,黑子大人。」

被稱為黑子的藍髮少年輕輕應了一聲做為回應,腳步移動到大廳後正想指示二號先把人帶到自己房間時,他的背後瞬間被納入某人的懷抱之中。

會對自己做這種動作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誰,黑子無聲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面無表情地開口:「黃瀨君,很熱,請你放開我。」

「欸~好不容易才可以稍微獨占一下小黑子,就讓我抱一下嘛~」被稱為黃瀨的金髮少年笑笑地開口,然後他在看清二號身後背著的人時不禁有些困惑,「小黑子你去狩獵了?」

「不,那個是……」

「什麼嘛!我就知道小黑子也覺得人類那個什麼中心提供的血袋很難喝對吧!」黃瀨露出了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帥氣的面容此刻更像是找到玩具的孩子般興奮,「我也不是說不能理解女王陛下在想什麼,只是和吸血鬼獵人協會的和平協定還是讓人很不滿啊……那種冷藏庫的血和新鮮的血比起來真的差太多了。」

「那個……黃瀨君,可以請你稍微聽我說一下嗎?我是要說……」

「只是要狩獵的話就找我或是小青峰一起去啊!一個人去多危險啊!雖然我不是對小黑子沒信心,但是人類都是一群卑鄙無恥的生物,要是被他們的陰謀陷害到那就慘了。」

「總覺得黃瀨君的話讓人聽了十分不悅,不過還是謝謝關心。」黑子冷淡地開口,然後不著痕跡地推開黃瀨的懷抱,「那不是我的獵物,只是去A市散步途中撿回來的。」

「啊?」

「這個人被下級的吸血鬼襲擊了,要是放著不管的話會很麻煩。」

聽到黑子的話,黃瀨也從一開始的嘻皮笑臉瞬間變成了嚴肅。

「你說下級吸血鬼襲擊嗎……」黃瀨微蹙起眉間,「前幾天小赤司才說有些不受教的傢伙想破壞和平協定的規矩正在蠢蠢欲動,最近也才在處理N市的事件,沒想到連A市也出現了……這件事還是跟大家說一聲吧?」

「嗯,說的也是,還是先跟大家……」

「黑子,你這是在做什麼的說?」從樓梯走下來聽見他們對話的綠間露出了不悅的神情,他並不喜歡陌生人進入自己的領域,尤其還是非吸血鬼的生物,「即使這個人被襲擊,你也不該帶回來!赤司先前說的話你都忘了嗎?」

「綠間君,他被吸血鬼襲擊的傷必須處理。況且他已經看見吸血鬼了,要是大聲嚷嚷的話對我們後續事件調查也很麻煩不是嗎?」黑子無所畏懼地望著綠間,詭異的沉默也讓黃瀨不禁冷汗流了下來。

這兩人的脾氣一上來還真是很難處理……黃瀨撓撓臉頰,他想著自己是否該說點什麼話來緩和氣氛時,綠間便嘆了一口氣開口。

「你……隨便你吧!赤司那邊你自己想辦法跟他說。」綠間推了下眼鏡,「那個人的傷讓我看看。」

知道綠間這麼說便表示認同自己的作法,黑子微笑向他道謝後,便示意二號將人放在沙發上讓綠間替他檢查傷口。

「話說小黑子,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看著綠間開始治療傷口,黃瀨這才想起剛才黑子提到的下級吸血鬼的事。

「主人沒事唷!主人一出手就『咻~』一下送那兩個傢伙上西天了。」二號舉手代表回答。

「喔喔真不愧是小黑子!果然很厲害啊!」黃瀨豎起拇指。

「不過是擊敗下級吸血鬼而已也太誇張了。」一旁聽著的綠間忍不住吐嘈,「另外吸血鬼死亡後能不能去天堂都是個問題,那個上西天又是什麼東西的說!」

「咦?綠間大人不知道嗎?西天是東方用語喔,就跟上天堂一樣意義呀!」二號露出了憐憫的眼神看著綠間,然後瞬間惹毛綠間。

「我不是那個意思的說──黑子給我管好你的從屬,真是太無禮了!」

「二號,不可以這麼沒有禮貌。」黑子伸手摸了摸二號的頭,聲音十分溫柔地開口,「綠間君雖然博學但也有不懂的時候,告訴他事情時不可以這麼直接,要婉轉一點才行,不然很傷人的。」

「好的主人,二號知道了,下次一定會改進~」

「乖孩子。」黑子滿意地揉了揉他的頭髮。

「黑子你也是個無禮的傢伙啊!」

「啊哈哈~小綠間別生氣啊!小黑子沒有惡意的。」黃瀨苦笑著打著圓場,然後在視線瞥到門口走進來的兩人後也舉手打招呼,「小青峰和小紫原辛苦啦!」

「歡迎回來,青峰君,紫原君。」黑子對著兩人打招呼,然後困惑地看著他們的身後,「那個……」

「小赤的話還沒回來唷~好像有事情要和女王陛下商討的樣子~~」紫原一邊咬著零食一邊回答,注意到沙發那邊的狀況時不禁鼓起臉頰,「為什麼有人類啊?討厭死了!小綠不要隨便把人類帶回來啊~」

「這是黑子帶回來的不是我!」綠間皺眉反駁。

「啊?哲你帶人類回來幹嘛?想吸血嗎?」望了一眼沙發上奄奄一息的人類,青峰不感興趣地打了個呵欠,「想喝就早說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不用喝血袋那種難喝的等級!」

「青峰君,那個你要不要先……」黑子未完的話很快地被紫原打斷。

「咦?小青知道有好喝的~~在哪裡呀?」聽到有喝的血紫原的眼睛立刻變得閃亮亮。

「喔,告訴你們可以但別跟赤司那傢伙說啊,要不然會很麻煩……我跟你們說,地點就在……」青峰話還沒說完便感覺到一股寒意自背後襲來,他僵硬地看著黑子露出一臉你慢走的表情,瞬間理解站在他後方的人是誰。

這下完了。

「嗯?怎麼不繼續說下去?我也很好奇呢。」勾起一抹淺笑望著青峰,赤色少年清澈的嗓音對現在的青峰來說,聽起來簡直就和從地獄爬上來索命的惡鬼聲音差不多。

「呃,那個……你回來啦?」怎麼這麼快啊混帳,通常和女王陛下商討事情不是都會花很久的時間嗎──青峰欲哭無淚地想著。

「巡邏完如果還是精力太旺盛就去外面跑個三十圈再回來,之後我會好好聽你說一下剛剛你說的地點。」赤司微笑下達命令,漂亮修長的姆指往旁邊一比,「慢走不送。」

「為什麼啊啊啊──」

「紫原你也是,都說多少次了要克制想吸人類鮮血的欲望,如果忍耐不了就給我去跑個十圈。」

「欸~~為什麼嘛!」

「有意見?」

「小赤好討厭喔!明明就是小青不對~」雖然不開心,但紫原還是鼓起臉頰跟著青峰加入跑圈行列。

目送著兩人去跑圈,眾人默默地感受到赤司今天的情緒似乎不怎麼好。

「赤司君,我……」

「你也必須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人類在這邊。」赤色的雙眸冷冷地掃了一眼沙發上的人,望著藍髮少年微微低下的頭,赤司頓了下讓口氣緩和一些,「跟我來,我會根據你的解釋來決定你的懲罰。」

「是。」

黑子一語不發地跟著赤司身後,然後在接收到黃瀨無聲對他說加油以及綠間那道保重的眼神後輕輕點了點頭表示收到。

赤司君的心情看起來很不妙啊,等等得好好地解釋才行……黑子不禁默默地想著。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