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3

第三夜 女王


望著被破壞的玻璃窗,赤司只是靜靜地不發一語。

「嗚哇……真沒想到小黑竟然這麼直接~那個人類到底有什麼好啊?竟然寧可讓他離家出走也要保他!」紫原一面咬著零食一面抱怨著,心中對那個搶走自家友人的人類好感度瞬間降到最低,「所以我就說人類最~討厭了!」

「就是說啊……真的搞不懂小黑子在想什麼。」黃瀨一臉挫敗,然後很快地像是想到什麼般瞪大眼,「不行啊!小黑子那麼可愛,萬一在人類世界被騙了該怎麼辦啊!而且還有吸血鬼獵人那些傢伙,萬一出手攻擊的話──啊啊啊光是想到我就坐立難安了!不行,我一定要去小黑子的身邊保護他!嗚噗──」

黃瀨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青峰便一拳送過來讓他閉嘴。

「吵死了黃瀨!要找哲是理所當然的,不要在那邊吵吵嚷嚷的。」青峰不悅地瞪著黃瀨,「哪個不長眼的膽敢對我的搭檔出手就是不要命了,本大爺一定讓他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小青也好吵~」

「紫原你吃零食才吵吧!」

「你們幾個都很吵的說!」三人幼稚的爭吵讓綠間看不下去喊閉嘴,然後這才看向始終沒有說什麼的赤司,「赤司,現在的狀況還是先把黑子找回來吧?」

「不……暫時還不用。」

「啊?」

赤司的話一出,眾人皆是傻眼地看著他。

在他們的世界中,除了君臨於頂點的王者之外,王者之下還有被尊稱為「奇蹟世代」的純血種們,而純血種之下則又有貴族、中級以及下級吸血鬼。

赤司、綠間、青峰、黃瀨、紫原、和黑子一族就是被稱為「奇蹟世代」的純血種吸血鬼們。曾經灰崎一族也是並列於其中,只是數年前因犯了禁忌而被除名在外,因此目前奇蹟世代實際上只有六大家。

從階級上而言他們六人的確是平等,但赤司因為被吸血鬼女王委以重任,因此又具備了擔任奇蹟世代的領導者職位,所以基本上奇蹟世代的眾人只要遇上做決定性的問題都會先過問赤司;至於其他下層階級的吸血鬼則又分別被奇蹟世代的眾人所管理。

然而他們雖是這樣的關係,但赤司並不因為大家都是純血種就放任他們,反而是加強管理與分明責任歸屬。雖然赤司對大家都是賞罰分明,只是大家都明白他唯獨對黑子卻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不只一次看見赤司對黑子的重視,雖然他表現得不明顯,但每次只要黑子出事,第一個想出解決方案並要大家一起行動的人都是他。儘管事後他又會說那沒什麼,但那份溫柔與關懷卻又讓人難以忽視。

這樣幾乎可以說把黑子放入心中的人在發生這件事後竟然會說暫時不用找他?

天要下紅雨了?

「赤司,那可是哲喔?」

「小黑子不見了耶?小赤司,你確定嗎……?」

青峰和黃瀨瞪大眼看著赤司,兩人面面相覷一臉困惑。

「你們要是不放心的話去找他我也不反對,只是估計在他氣消前也不會願意回來。」赤司淡淡地開口,「二號已經跟去了,至少暫時還能掌握他的行蹤,況且黑子不是那麼弱的傢伙。」

「赤司,你……」

「也許黑子的行動能意外地將那個幕後指使者給釣出來也說不定,若真是如此,倒也是省了一個麻煩。」赤司微微瞇起雙眸,紛飛的思緒正重新整合著,「如果真要去找他就別讓他發現,另外找個人把這邊清乾淨吧。」

語畢,赤司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而被留下來的四人皆是面面相覷。

「喂,綠間,赤司那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青峰一把拉過綠間嚴肅地問道。

「誰知道的說……這次連我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綠間推了推眼鏡,另外一隻手拿著的小熊幸運物也被他因為不安而下意識地抱得更緊。

「可是感覺得出來小赤司很生氣耶……」黃瀨沒有看漏赤司努力壓抑的情緒,雖然剛才他從頭到尾都很平靜,表情也沒什麼太大起伏,但他散發出來的氣場就是能讓人一眼就辨認出他正在生氣。

而且還是非常生氣的那種。

「因為是小黑呀~」紫原一邊咬著美味棒一邊漫不經心地開口,「小黑違背了小赤~所以小赤難過是正常的~」

「欸?我剛剛說的是生氣不是難過喔?」黃瀨困惑地看著紫原,但紫原只是專心吃著零食沒有再做回應。

「總之先叫人清理一下吧,赤司那邊我再找機會問清楚。」綠間嘆了一口氣,「你們呢?真的要去找黑子嗎?」

青峰和黃瀨對望一眼,然後異口同聲開口:「當然。」

「那好,見到他就把這個交給他。」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個小袋子丟給黃瀨,在兩人疑惑的眼神中綠間才有些不自然地解釋,「那是黑子今天的幸運物,本週他的水瓶座運勢最差,不帶個幸運物補救萬一出了什麼事那不是很晦氣嗎?」

……想關心人家就說嘛,老是那麼彆扭幹嘛呢──三人默默地想著。

「綠間你還真是個麻煩的傢伙啊。」青峰掏了掏耳朵。

「吵死了,要走就快走!」

「啊啊,是是是。」

「是只要說一次就好,真是的盡是一些不懂禮數的傢伙。」不自然地撇過臉離開房間,眾人沒有看漏綠間轉身時那雙通紅的耳根。

「該說小綠間是坦率還是彆扭呢?老是說著心口不一的話啊。」

「不就是個傲嬌而已嗎?」青峰不耐煩地回應,「走了走了,二號已經先跟去了,我們也得快點找到哲把他帶回來。」

「說的也是,小紫原那我們先走了,幫我們跟小赤司說一聲啊!」

「好~的~」從袋子拿出一根美味棒丟給青峰,紫原懶懶地對著他們揮手道別,「幫我拿給小黑~小青和小黃不准偷吃喔,不然就捏爆你們!」

「誰會偷吃啊──」兩人再度默契十足地咆嘯。

另一方面,一開始率先離開的赤司原先想要回自己房間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但在發現自己的心情實在無論如何都平靜不下來時,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很快地便取出聯繫王宮的卷軸進行魔力施放。

當赤色的光暈慢慢擴散開時,一名頭戴著紗衣的女性身影也出現於他的面前。

「女王陛下。」赤司恭敬地行禮。

「哎呀,是赤司君啊?這麼快就聯繫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女性的聲音十分溫柔,其中又帶著幾分困惑。

「這個時間打擾陛下很抱歉,的確發生了一點事……」赤司猶豫了一下,隨後才又再度開口,「黑子他……」

話還沒說完,赤司便瞬間感覺到氛圍產生了改變。

「過來吧。」

「是。」

藉由女王打開的傳送通道,赤司踏進去後很快地便到達女王所在的殿堂之中。

高雅端莊、舉手投足之間皆是令人目不轉睛。那位端坐在上方的王者雖然平時與他們交談時依舊是溫和平淡,但赤司不會忘記他們的女王陛下當初也是血洗上一代的王與他的勢力才得以坐上這個位置,那份冰冷殘酷與壓倒性強大的力量絕不會讓人因為她的優雅氣質便有所遺忘。

「陛下。」

維持著行禮的動作,赤司可以感覺到女王步下階梯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當他們的距離極近之時,他甚至可以聞到自女性身上散發出的一股淡淡的花香氣息。

「你應該知道我想做什麼吧?」

「是。」

「乖孩子。」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抬起赤司的臉,赤紅的眸子在看見女性剝開紗衣一隅時,櫻色的唇瓣也已經微微張開靠近了他的頸項。

然後是獠牙刺破頸項的疼痛。

赤司面無表情地閉上雙眼,當頸間溫熱的氣息慢慢退卻之時,他才又再度睜開。

「陛下得到想知道的訊息了嗎?」

「啊啊,畢竟血的記憶是不會騙人的。」女王勾起一抹淺笑,指尖輕輕撫過剛才被她咬過的頸項,「不過那孩子竟然會做出這個決定,該說是意外還是不意外呢……」

她停頓了一下,然後饒富趣味地盯著赤司。

「那麼,你接下來想怎麼做?」

「青峰和黃瀨肯定會去找黑子,紫原和綠間雖然會繼續待在基地但想必也不可能安分,一定會以他們的方式來獲取相關情報。」赤司淡淡地回答,「只是差別在於他們兩個至少還能繼續進行管制領地範圍內的吸血鬼們,而另外兩人則是能在領地範圍外將一些知法犯法的吸血鬼們順便進行掃蕩。」

「赤司君,看來你對我的問題有所誤解喔。」

「咦?」

赤司疑惑地看向眼前的王者,只見女性發出了輕笑聲,然後才又耐著性子又重新說了一遍。

「我指的是『你想怎麼做』呢?」女王勾起了淡淡的微笑,「無關乎其他人,單純就是你自己的想法。」

被這麼一提,赤司一向沒有太多表情變化的面容瞬間出現了一絲困窘。他飄移了自己的視線,混亂的心讓他無法做出好的回覆。

「你啊,總是會思考什麼方法對其他人最好,什麼方案對解決事情能夠達到最大的效益……雖然這個思考模式對於一個領導者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但卻會扼殺掉你自己的心和想法呢。」白皙的食指輕輕地點在赤司的心臟處,女王溫柔地凝視著他,「偶爾像青峰他們那樣坦率一些不也很好嗎?就這點而言,另外一位征十郎似乎就做得比你還好呢?」

聞言,赤司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心瞬間像是被某個人所掌握,另一股意識彷彿就要衝破自己的壓制而出來。

赤司摀著自己的心臟,然後微微蹙起了眉間。

「不過當你遇上哲也那孩子的事情時就很容易亂了分寸,雖然還是會保持理智處理事件,但卻不再是從容不迫,就這點來說我倒是挺滿意的。」唇角勾起一抹微笑,綾香的雙眸閃光一道難以言喻的光彩,「這樣吧,我先和另外一位征十郎談談?你姑且先思考一下要怎麼做,待會兒再回答我,如何?」

語畢,赤司一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被人往心的深處推了一把,當心臟傳來一股他難以言喻的疼痛時,原先赤紅的雙眸也在瞬間變化。

一赤一金的異色瞳眸出現於那張端正俊雅的白皙面容上,原先面無表情的臉也在置換的瞬間表情變得有些糾結。

「綾香……」

聽到這個稱呼,被稱為綾香的女王不禁笑了出聲。

「還是一如既往地膽大妄為啊……自從我成為女王後可沒人敢直呼我的名諱了呢。」綾香重重地彈了一下赤髮少年的額頭,然後滿意地看著對方因為疼痛而微蹙眉間的樣子,「而且你也應該要在名字後面加上姊姊才對,論輩分我可是比你們都還大啊。」

「……為什麼要把我叫出來?這件事讓哥哥去做沒問題吧?」顯然不想理會那個姊姊的稱呼,征十郎對這件事情並沒什麼興趣,「哥哥和綾香都很重視哲也,即使沒有我也一定可以想出最好的方案去解決不是嗎?」

「還不是赤司君太過糾結了,連自己的心都看不清所以有些傷腦筋嗎?」綾香輕輕地笑著,如同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讓征十郎的臉不禁微微紅了起來,「所以我就想,如果是你的話大概能更好地遵循自己的意志吧?」

「如果這是綾香的希望的話,我會去做。」征十郎淡淡地做出回覆,「我對哲也的想法畢竟和哥哥不同,就如同哥哥和我對綾香的想法不同一樣……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自然會盡力,但再多就恕難從命了。」

「呵呵,果然很坦率呢。」

「……」

「不過我就欣賞你這點。」綾香伸手輕輕地揉了揉對方的頭髮,溫柔的觸感讓征十郎的雙眸微微暗了下,然後他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

顯然有些訝異對方的動作,但綾香並沒有做出喝斥或是推開的動作,僅是好奇地看著他。

「如果綾香真的希望我做些什麼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要給我回覆就好。」征十郎深呼吸一口氣後終於開口,異色的瞳眸認真而執著地凝視著眼前的女性,「那時候的問題,妳還沒有給我答案。」

聞言,綾香只是露出了苦笑。

「我應該也告訴過你我是個為了自己目的而能夠不擇手段的人吧?」綾香輕聲開口,「在完成我的目的前,我不會讓任何人成為我的弱點,為此我可以毫不猶豫地捨棄掉任何東西。」

「哪怕是家人、朋友或是戀人都是一樣的,我不需要那些羈絆,只需要有用的棋子就夠了。」將自己的手抽回來,綾香淡淡地看著他,「征十郎,總有一天我也會化為砂礫的。」

「別說了。」

「所以,若是能夠選擇,我會希望坐上這個位置的人是你,因為我知道只有你可以繼承我的意志與想法。你一定會比我更強大,然後帶領著血族走向更為盛大……」

綾香的話還沒說完,她便被一股強大的拉力給往前一扯,然後落入了某人的懷中。

「不要再說了,綾香。」

擁抱的力道之大說不上溫柔而是十分疼痛,從那份力量中綾香感覺得到蘊含在其中的不安。她輕聲嘆息,然後輕輕拍了拍對方的後背。

「征十郎,只要是有生命的物種,都會有走向終點的那一天,只是時間的快與慢罷了。經歷過征臣和詩織的事情後,我以為你會看得比任何一個純血種都還要來得透徹。」擁抱著她的雙臂一顫,綾香知道對方並非聽不進她的話語,「哪怕我們具備永恆的時間,也有可能因為一顆流星砸下來就瞬間結束我們的性命是一樣的道理。」

「這話似乎也聽過某人說過啊……」原先還很嚴肅的話題瞬間被最後一句給破壞氣氛,征十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哎呀,我可是很認真地相信呢。」綾香的聲音帶著淺淺的笑意。

「我知道妳想做什麼。」落下一抹嘆息,有時候征十郎真的不懂眼前的女性究竟心底是怎麼想的,「但我想知道的是......我能為妳做什麼?」

「征十郎只要默默看著就好了,時間一到我自然會有希望你們替我完成的事。」綾香抬起頭凝視著征十郎,雙手輕輕地觸碰著對方的臉頰,「雖然說我希望你替我完成的事你和赤司君也早就已經在做了。」

「綾香……我不能成為妳的力量嗎?」

「那個人的性命只能由我來取,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不斷等待著。」綾香輕聲呢喃著,征十郎可以感覺到一股冰冷和難以言喻的強烈恨意,「我的雙手早充滿罪孽,早就不差這一次……但是,我不希望連你也走上這條路。」

「若你真的會做任何我希望的事情就聽我的話吧,征十郎只要這樣看著我就好了。」

「……我知道了。」征十郎輕輕地閉上雙眼,「那我讓哥哥出來了。」

「嗯,麻煩你了。」

話語一落,赤髮少年的身體便稍稍往前一傾,而當他再度睜開雙眼時也已經再度恢復成赤紅的雙眸。

「歡迎回來。」

「女王陛下……?」注意到兩人的姿勢實在太過親密,赤司愣了一下後快速地拉開兩人的距離,「十分抱歉,我弟弟給您添麻煩了。」

「哪裡,我也和他聊得很愉快呢。」綾香微笑回應,「那麼赤司君,你已經有答案了嗎?」

赤司輕輕點了點頭,赤紅的眸子中已經沒有任何猶豫,看著他堅定的眼神綾香十分滿意。

「那就好,照著你的意志去做吧,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從懷中取出一個透明的玻璃瓶,裡面放著一個藍色圓形透明的晶石,「我先把這個交給你,必要時知道該怎麼做吧?」

接過了玻璃瓶,赤司在內心嘆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

「我明白。」

「嗯,那就麻煩你了。」

「不,這是我該做的。」赤司微微一行禮,「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嗯。」

目送著赤司離開,綾香始終戴著的紗衣這才緩緩地取下。

美麗而清澈的雙眸靜靜地凝視著自己的手心,隨著一陣風輕輕吹起而讓幾縷髮絲落於胸前。她不甚在意地將頭髮往耳後一勾,然後輕聲地開口──

「黛。」

「是。」

隨著呼喚而自黑暗中現身的少年恭敬地跪著聆聽命令,眼前美麗的王者所隱藏的情緒之中,他可以感覺到有一股潛藏的殺意正在蔓延。

「回報吧。」

「如您所料,那位大人果然開始行動了。」

「我想也是,畢竟他是如此地貪婪。」勾起一抹冷笑,凌厲的目光讓黛知道眼前的王者相當不悅,純血種天生的威壓更是讓他很難喘息,「繼續觀察並持續回報吧。」

「是。」

「另外……」綾香頓了一下,沉默的思考讓黛有些不明所以,「不,沒什麼,你可以下去了。」

「是……」

當房間的氣息只剩下綾香一人後,她從胸前取出了一個美麗的墜飾,然後靜靜地凝視著。

「所以有了感情果然很麻煩呢……你說是嗎?」

她輕輕地握緊了手心,然後果決地開啟傳送通道離開。

﹍﹍﹍﹍﹍﹍﹍﹍﹍﹍﹍﹍﹍﹍﹍﹍﹍﹍﹍﹍﹍﹍﹍﹍﹍﹍﹍﹍﹍
關於赤司君兩個人格部份,為了區分所以就以「赤司君」和「征十郎」做稱呼了。

綾香女王算是在本篇中相當重要的自創角色,也是培育赤司邁向王者之路的關鍵……所以如果有不喜歡女角的狀況還請見諒喔(土下座)

然後就是……其實兩個人格喜歡的人是不同的,不知這個微妙的差異是否有被看出來呢?(笑)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