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0 早安吻

DAY 10 早安吻


[黑子,等一下有空嗎?我有話想跟你說。]

WC賽結束的那一天,赤司傳了簡訊過來,螢幕只有簡單顯示一行字,而這沒頭沒尾的話語讓原先打完洛山戰已經消耗體力殆盡而昏昏欲睡的黑子瞬間精神為之一振。

有什麼事要說呢……會是關於剛才比賽的事嗎?

儘管想不明白赤司到底想跟自己說什麼,但黑子還是很快地做出了回覆。

[是的,我有空。]

發下訊息經過不到一分鐘,手機便又嗡嗡地響起,黑子先是訝異於赤司回信的速度,然後他很快地便點開來看。

[好,我在會場外的廣場等你。]

現在嗎……?

黑子微微蹙起眉間想著,若是指定時間的話赤司不可能會忽略告知,既然沒有特別說時間那應該就是現在了吧?

想了想之後,黑子又發一則回覆,然後便拿起自己的包包。

「教練還有各位,我有事情要先離開,請各位不用等我先回去吧。」

黑子突然的發言讓大家都轉過頭來看他,離他最近的火神更是疑惑地開口。

「我們才剛說去吃個慶功宴耶?」火神一臉困惑地看著黑子手裡拿著的手機,然後相當不客氣地拿過來看,「什麼啊原來是赤司……等、等等!你要去和那個赤司見面嗎?!」

火神的大嗓門一下,誠凜全體隊員們皆是發出「咦──」的聲音。

「居然選在剛打完比賽的時間點?」火神一臉不敢置信,他可沒忘記赤司先前給人的那種恐怖印象值,「黑子,你去的話說不定會被滅掉?」

「就、就是說啊!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直接拿剪刀揮向火神了吧?」降旗一想到初次見面的經驗就臉色一片蒼白。

「那個……現在的赤司君不會那樣了,謝謝各位關心。」雖然黑子很想說赤司並不是那麼恐怖的人,但無奈第二人格曾經做過的事實在很難讓人替他洗白。

「黑子,生命誠可貴,不要因為一時疏忽就送掉自己的人生。」日向雙手重重地拍向黑子的肩膀表示請三思。

「真是的你們也太誇張了。」相田翻了個白眼,對於這群反應過度的男人們相當不以為意,「不過說真的,黑子君,要不還是找個人陪你去吧?」

話一說出口,降旗立刻躲到火神的背後,而充當人形擋牌的火神只是不悅地瞪了他一眼。

「謝謝教練的好意,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黑子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誠凜的大家對他的關心他感到十分溫暖,「不會有事的,如果提早結束我會去慶功宴的地點和大家會合。」

「是嗎?那你自己小心喔!」

「地點我們會給你發過去的!」

「記得要來喔!」

「黑子你沒來的話就給我等著瞧!」

和眾人道別之後,黑子便背著包包往廣場的方向前進。因為比賽散場已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緣故,原先擁擠的人潮已經剩下零零散散的人們,也因此黑子很快地便找到了站在廣場噴水池旁的赤司。

冷峻的面部線條似乎正在思考著什麼,那雙赤色的眸子始終帶著他很難看透的思緒,黑子先是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才鼓起勇氣走了過去。

「赤司君,抱歉來晚了。」

「不,突然把你叫出來希望沒造成你的困擾。」赤司輕聲回應,然後瞥了一眼黑子的身後不禁露出微笑,「看來這次沒有護花使者了?」

被赤司這麼一說,黑子不禁紅了臉頰。

「請赤司君不要開玩笑了,上次那個是……」

「我知道,那是關心。」赤司微笑地看著黑子,「你有一群很好的隊友。」

被赤司這麼一稱讚,黑子不禁點頭。

「是的,誠凜的大家都很好。」回答過後黑子這才想起赤司找自己出來的原因,「赤司君,請問你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呢?」

「嗯……該怎麼說呢,就是覺得有些話必須跟你說清楚才行。」

「咦?」

廣場周圍的燈具打著溫暖的橘黃色光芒,讓赤司一貫冷淡的面容看起來也柔和幾分。只見赤司伸手輕輕地觸碰著黑子的臉頰,然後微微地傾身。

接著便是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黑子瞪大眼看著赤司突如其來的動作,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便有一種空氣越來越稀薄的感覺。他微微地皺眉頭,雙手則是無力地推拒著眼前的赤髮少年。

「等、等一下……赤司君,沒辦法呼吸了……」

黑子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當他閉上眼睛而再度睜開眼時,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家裡的床上,而他旁邊的赤司則一手撐著身子凝視著他,另一手則環著自己的腰。

摸了下被吻得有些腫的唇瓣,黑子很快地便知道剛才夢裡難以呼吸的原因了。

──看來是赤司君趁著自己還沒醒時吻了一段時間吧?

「赤司君……?」

「早安,黑子。」再度落下一記輕吻,赤司微笑道,「你似乎做了個好夢?」

「早安,赤司君。原本的確做了個好夢,但都怪赤司君破壞掉了。」黑子有些抱怨地鼓起臉頰,然後將赤司的手揮開。

「哦?做了什麼樣的夢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嗎?」

「……請恕我拒絕。」

「真的?」

「是的。」

「黑子拒絕的話,那可就難辦了呢,畢竟我也是個好奇心相當強烈的人。」

赤司先是勾起一抹微笑,然後他伸手撫向黑子的耳朵,滿意地看著身下的人因觸碰而縮了一下後,接著便俯下身吻向他的唇瓣。

柔軟的唇先是輕輕地觸碰和摩擦,比起一下子就激烈的深吻,赤司更喜歡像這樣慢慢挑逗著戀人。他時而輕觸、時而斯磨,然後在看著黑子因享受而微微瞇起的眼之後,便輕咬了下對方的下唇。

輕微的刺痛讓黑子下意識地張開嘴,兩人也從一開始只是單純地輕觸轉變成舌尖交錯。

熾熱又令人心醉的深吻讓黑子忍不住泛起了淚光,赤司的手輕輕地捧住了他的臉,稍微移動姿勢的他也讓這個吻更加深入和漫長。

不知吻了多久之後兩人才終於分開,黑子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在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環上了戀人的頸間。

赤司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試著兩人方才激吻殘留的液體,帥氣又帶點邪魅的模樣讓黑子不禁紅了臉頰,內心直呼真的是太犯規了。

「黑子決定要說了嗎?」

「咦?」

「不說的話就再來一次。」說完,赤司便再度俯下身,在唇即將碰觸之前被黑子硬生生地以手心擋住。

「請、請等一下,我說就是了。」黑子先是有些遲疑,然後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夢到和赤司君告白的那一天……」

「?」顯然有些意外會聽到這個,赤司好奇地看著黑子。

「夢境一開始就是WC賽後赤司君說有話想跟我說,依約走到廣場後卻突然被赤司君吻了……」說到這邊黑子不禁失笑,「夢竟然會自己改變呢,明明那個時候只是互相傾訴自己的心情和想法而已,赤司君並沒有跟我接吻。」

「那個時候嗎……還真是懷念,現在想想就像是不久前才發生過的事一樣。」輕輕撫過黑子的頭髮,赤司帶著一絲寵溺的微笑凝視著他,「也許是因為初次嚐到了敗北的滋味所以有各種感觸,所以那時候才會想和你聊些什麼,只是沒想到黑子比我更勇敢,連告白都比我搶先一步。」

說到這邊,赤司不禁笑了出來。

「因為喜歡赤司君的心情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黑子理所當然地說著。

「說的好像我很搶手,明明黑子比我還受歡迎呢?」赤司苦笑著,他可沒忘記始終喜歡黑子的桃井和黃瀨在聽到他們正式交往後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

「赤司君太沒有自覺了,以前在學校裡可是被很多女生愛慕著喔。」

「是這樣嗎?」

「是的,所以反而是我覺得很困擾呢。」說著說著黑子像是有些不滿似地輕咬了下對方的唇瓣,「幸好先把赤司君預定下來了。」

聽著黑子可愛的佔有慾話語,赤司忍不住又湊向前吻住了黑子。

「我看我們是彼此彼此吧?」

「說的也是呢。」

兩人相視而笑,不知是誰先靠近了誰又再度讓唇瓣輕觸,甜蜜又溫暖的一天才正準備要開始。

﹍﹍﹍﹍﹍﹍﹍﹍﹍﹍﹍﹍﹍﹍﹍﹍﹍﹍﹍﹍﹍﹍﹍﹍﹍﹍﹍﹍﹍﹍

這次的主題讓我卡了好久啊囧

最近的狀況讓我好難發糖,所以一直卡卡卡的。

如果有被另外一棚Bluemoon虐到的太太們就先食用這篇緩緩情緒吧~(雙手奉上)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