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5

第五夜 起點


黑夜中傳來了鮮血的氣味。

對吸血鬼而言這是芳馨甜美的甘泉,以往他確實也是這麼認為,然而在這一刻他卻感到無比的恐懼。

他只能被動地不斷往前奔跑。

本就偏弱的體質受到重傷已經很難行動,夜晚的寒風和滂沱的雨勢又讓他的傷勢開始惡化,開始失溫的身體漸漸地不聽使喚,雙腿更是不受控制地踉蹌了下,然後往前跌去。

朦朧的視線之中他只能看見前方幽遠廣大的樹林,敏銳的聽覺讓他知道那些追趕他的人已經逐步逼近。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快點逃,但身體卻像是要跟他唱反調一樣連動都動不了。

明明已經……說過會好好地活下去的。

絮亂的腳步聲在自己的周圍停下,他可以感覺到其中幾人靠近了自己想將他給抓起來,其中為首的女人在即將碰上他之前手臂卻不知為何突然硬生生地斷掉。

他愣愣地看著那個人發出驚恐的尖叫聲然後慢慢地化為砂礫,其他人確認攻擊方向後紛紛往那邊聚集過去,只是無論再多的吸血鬼攻擊卻都始終無法傷到那人分毫。

當四周充滿著殘虐過後的鮮血之後,在那漫天沙塵之中,他看見了一名身上染血,但卻面無表情的少年朝著自己走過來。

黑色的夜空中,那名身上沾染了敵人血液的少年身影就這樣撞進他的瞳眸之中。

「你沒事吧?」

「……」

「不用害怕,我和那些人不是同一夥的,站得起來嗎?」少年蹲下身審視著他腹部的傷勢,他沉吟了下,接著果斷地伸手將他抱起來,「失禮了」。

「!」

「我們先離開吧,要是有追兵就麻煩了。」

「你……是誰?」

他只記得自己用盡力氣吐出這麼一個問題,而抱著自己前進的少年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我是來迎接你的人,黑子君。」

凝視著他的眸子帶著許多他看不清的情緒,被稱為黑子的水色少年最後朦朧的意識只記得抱著自己人很溫暖,接著意識便慢慢地陷入黑暗之中。

隱約之間,他只聽見那個少年輕聲低喃著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

你叫做……

「……」

從夢境悠悠轉醒,黑子眨了眨眼茫然地看著四周,這才想起他已經離開據點並借住於降旗的家。

房間的時鐘顯示了凌晨三點,黑子有些訝異自己竟會在吸血鬼清醒的時間中睡著,他低頭看著自己手中被捏破成碎片的玻璃球,思緒不禁回到看到那個影像的瞬間。

那是一個溫文儒雅的青年。

他有一頭黑色的短髮和一雙淺藍色的瞳眸,唇角若有似無地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讓人看起來十分親切而溫和,一點都不像是那些傲慢的元老院大老。

然而即便如此,在見到這個人的瞬間黑子便感覺到一股深沉的恐懼自四肢百骸蔓延開來。深值於內心的顫慄就像是一場永遠不會醒的惡夢,讓他見到這個人的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幾乎要中止。

他無法控制自己身體不顫抖,他知道自己見過這個人,但卻完全想不起來在哪邊見過、和他有過什麼交集。

只知道很可怕、很可怕,不可以再繼續看下去,不能夠再繼續深入下去。

『要……遠離才可以。』
『不可以……靠近這個人。』

腦海不斷出現這兩個意念,黑子的頭在劇烈疼痛過後便失去了意識。

然後便是做了場久違的夢然後醒來。

「澤村英二……不對,他不該是這麼名字……樣子也不太對……」黑子斂下雙眸,單手摀著額頭咬牙試圖回想,「我明明……我應該見過他的。」

──他是誰?

「主人,不要再想下去了,你的臉色好難看……」二號擔憂地看著黑子,不久前黑子因看了一眼影像而昏倒的狀況還是讓他心有餘悸。

「嗯……」

「對、對了,主人剛才夢到什麼了呢?」像是想轉移話題般,二號很快地問起方才黑子在睡夢中夢見了什麼。

「夢見了和赤司君初次見面的時候,赤司君可以說是我的救命恩人。」說到這個黑子就露出了微笑,「雖然我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被吸血鬼攻擊,那時若不是赤司君出手救了我,恐怕我早就已經死了吧?」

「喔喔,赤司大人救了主人啊?」

「嗯。」將自己的頭靠在膝蓋上,黑子輕聲地呢喃,「雖然這麼說有些奇怪,但其實我並不喜歡紅色。但是,在初次見面時卻覺得那個人真的很適合這個顏色……紅色在他身上好像不是那麼難以接受,反而覺得……很溫暖。」

「溫暖嗎……」回想著赤司給人的印象,二號雖然不得不說赤司確實待人處事還算溫和,但偶爾出現的冷酷作風卻怎麼樣也稱不上是溫暖。

也許這份溫暖只給了主人吧……二號不禁這麼想。

「對我來說,赤司君就像是神明大人一樣,可以的話我並不想違逆他,但是……」說到這邊黑子不禁嘆了口氣,璃藍的眸子覆上一層鬱悶,「我實在不能認同他的想法……」

驚覺這個話題又將自家主人帶往更加鬱悶的情緒之中,二號一面在心底罵著自己,然後又一邊拼命想著該說什麼,之後才又開口。

「那、那個主人,之後我們要怎麼辦呢?」二號偏頭看著黑子,然後眨了眨那雙漂亮的藍眼睛,「您真的要答應灰崎大人的要求嗎?」

「那是不可能的。」黑子果斷地回絕,「灰崎君對赤司君恨之入骨,不可能只是見面談談而已,我不能讓赤司君陷入危險。」

「那就是回絕灰崎大人了?但現在灰崎大人手上還有這個人類作為籌碼喔?」小短手指向了躺在床上睡覺的降旗,二號不禁蹙起眉間,「不管他?」

「當然不行。」

「咦?那要怎麼辦?」

「嗯,果然只剩下逼出灰崎君的本體,然後和他打一架了嗎?」黑子眼神變得有些陰暗,右手也不自覺地握緊,「雖然不見得能贏,但不到最後一刻誰勝誰負還很難說。」

「……主人,不是我要吐嘈,那位灰崎大人可是曾經擊敗過黃瀨大人的唷?」

黃瀨在他們七人之中排名第六,當初灰崎還在時兩人並沒有少過衝突,只是大部分時間當中黃瀨都是被打敗的那一方。雖然黃瀨的實力進步十分驚人,但過了這段時間也很難說灰崎的力量是否又有進步。

而黑子在他們六人當中實力則是排在最後……因此二號不管怎麼想都不覺得他能贏過灰崎。

「二號,不要小看我。」

「呃……可是……」

「噗──」

「噓──小聲點啦!」

黑子挑眉看向二號。

「等、等等,剛剛的聲音不是我啊主人!」二號慌張地搖頭否認。

黑子默默地站起身,眼神十分冷漠地往二號的方向走過去,接著無視於二號驚恐的神情緩緩地伸手──

迅速地打開窗戶,然後黑子伸手往外一抓,不意外地抓住了一隻金色的蝴蝶和一隻黑色的蟬。

「嗚哇──」被黑子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二號不禁跳離窗邊一段距離。

「偷聽別人說話還真是惡質的興趣呢,青峰君,黃瀨君。」

「不知為何被小黑子用這種鄙視的眼神看著竟然也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呢……」

「黃瀨你是白痴嗎!」青峰的聲音自黑色的蟬發了出來,「哲,你先把我們放開啊!想謀殺你搭檔嗎?」

「我不認識你們這種變態,請離我遠一點。」十分乾脆地往後一扔,隨著兩道一青一黃的光芒閃過,青峰和黃瀨也恢復原形。

黃瀨淚眼汪汪地想撲過去抱住黑子,青峰則是一臉鄙視地拉住黃瀨的衣領阻止他。

「居然使用化身來偷聽別人說話,真是太惡劣了。」

「呃,對不起啦小黑子,本來我和小青峰只是想找機會進來跟你談話而已,只是沒想到會……」看著黑子一臉冷淡,黃瀨更是有些慌張,「其實我們也才剛到不久,所以沒聽到什麼啦!真的!」

「請告訴我你們聽見了什麼。」

「不多啦!就聽到你說想打敗灰崎而已。」青峰掏了掏耳朵回答,然後一把勾住黑子的脖子,「嘛,真不愧是我的搭檔,有志氣!」

「是說小黑子,你怎麼會突然提到祥吾君啊?」對這個前隊友的印象絕對稱不上太好,黃瀨不解地看向黑子。

「沒什麼,只是出了一點麻煩而已。」

「灰崎那傢伙找你麻煩嗎?」青峰訝異地放開手,原本就兇惡的臉更是突然爆出了殺氣,「那傢伙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我就說赤司當初只把他驅逐出去太仁慈了,果然還是應該好好教訓他一下才對。」

「青峰君請冷靜一下,不是我有麻煩,是他。」指向了床上的降旗,黑子淡定地回答,而這個回答也讓青峰和黃瀨皆是面面相覷。

「怎麼又是這個人類啊……小黑子就不能不管他嗎?」黃瀨顯然對這個一而再再而三搶走自家友人視線的人類相當不滿,眼神除了鄙視外口氣更是相當不悅。

「不行。」

「我說啊,你為什麼就這麼執著於他?」青峰走到了降旗身邊審視了一下,然後皺起眉間,「如果是個波霸姊姊也就算了,這傢伙看起來普通又懦弱的樣子到底是哪裡讓你在意了?」

「青峰君,人類不能只用身材或是身體素質來判斷好壞,而是應該看他的人格特質與心地才對。」黑子淡淡地回答,「就算是波霸姊姊也可能是壞人也說不定。」

「喔?無所謂啊,比她更壞就好了。」青峰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我不想跟滿腦子只有波霸的青峰君說話,請離我遠一點。」

「喂,哲你很過份喔?」不滿地揉了揉自家搭檔的頭,青峰撇撇嘴又道,「所以到底是為什麼那麼在意啊?因為他的心地很好?」

「只相處短短幾個小時我難以判定。」

「那是和你說的那啥人格特質有關?」

「人格特質更需要花時間觀察,短時間內一樣難以判斷。」

「啊?那到底是為什麼啊?」被黑子搞糊塗的青峰顯然失去了耐心。

「……我也不知道。」

「……你在開玩笑?」

「不是開玩笑,該怎麼說……就是覺得不能不管他。」黑子偏頭想了想才回答,「反正……我覺得跟著這個人的話,也許能藉由他來看見不同東西吧?」

「……這和小黑子說想和人類做朋友的原因有關嗎?」黃瀨並沒有忘記黑子離家出走的主因是什麼,看著黑子這麼維護這個人類,他不禁這麼猜測。

黑子輕輕地一點頭,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是嗎?既然是小黑子的決定,那我也來幫忙吧!」

「黃瀨君……」

「作為搭檔,幫忙是理所當然的吧!」拍了一下黑子的肩膀,青峰笑著說,「之後陪我對練幾場就好!最近都沒遇上什麼有意思的對手好無聊啊」

「欸~等等,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對練啦!」聽到對練興致也來了,黃瀨一臉興奮地看著兩人,「小青峰和小黑子戰鬥風格不同,對練起來超有趣的!」

「青峰君……」黑子知道青峰和黃瀨基本上也並不怎麼喜歡人類,只是比起其他人而言沒有那麼排斥而已,但即使如此他也沒想過他們會願意幫自己到這個程度,因此相當意外,「謝謝你們,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成為合適的對手,但會全力以赴的。」

「說什麼呢?跟哲對練可是很有趣的啊!」青峰笑得開心。

「就是說啊~我也很期待跟小黑子一起對練呢!」

「哼,我說黃瀨!想跟哲對練你還早一百年,先回去多練練吧你!」

「欸欸欸小青峰好過份啊!」

「對了哲,你剛才說這人類怎樣啦?」無視於黃瀨的抱怨,青峰突然想起了最初黑子提到的問題因此好奇問道。

「降旗君身上被作記號了,灰崎君似乎是在記號的效力消失前以禁術將自己一部分的意志烙印在降旗君身上,因此可以透過意志來控制降旗君的行動。」黑子淡淡地描述事件,心中對於灰崎稍早之前提到的事情尚存有疑慮,「只要打倒施術者就可以解除烙印效果,所以我才想打敗他。」

「原來如此,的確是個方法呢。」黃瀨點頭表示了解,隨後又像是想到什麼蹙起眉間,「不過竟然用禁術嗎……祥吾君的瘋狂程度真是讓人不敢恭維啊,他到底想幹嘛?」

「這人類看起來弱不禁風,選他做憑依怎麼看都有問題吧?」青峰挑眉盯著降旗,十分不解地搔了搔腦袋,「哲,他有說目的嗎?」

黑子望了自家搭檔一眼,在心中斟酌了下後才開口。

「有。」

「他說什麼了?」

「他要我小心一個叫做澤村英二的人,說他最近似乎想做什麼。」沒有遺漏兩位友人一瞬間的不自然反應,黑子抿唇不語,良久才又淡淡開口,「……看來你們也不知道?」

「啊、啊啊,灰崎那傢伙說的話本來就不能聽……嘛,你就別在意了!」

「就、就是說啊小黑子,別想太多喔!這一定只是祥吾君惟恐天下不亂的行為而已啦!」

──相當不擅長說謊呢,他們兩位。

默默地將他們不自然想掩飾什麼的表情收在心底,黑子幾乎已經能確定灰崎說的情報並非空穴來風。

「若真想造謠生事,那麼特意使用禁術前來挑釁還真是無法讓人理解的行為呢。」注意到降旗睡得有些不安穩,黑子更壓低了自己的聲音,「那你們呢?來這邊是因為赤司君的關係嗎?」

「怎麼可能。哲你就不知道,赤司這傢伙今天不知吃錯什麼藥,竟然叫我們暫時不用找你,明明每次你出事最急的那個人都是他。」青峰碎碎念了會兒,不滿的情緒表現得相當明顯。

「今天的小赤司的確很反常啊……雖然後來他說隨便我們,我們就跑出來找你了。但原本以為他應該也會採取什麼行動,結果剛剛跟小綠間聯繫時,他說小赤司好像去找女王陛下了。」黃瀨也是一臉不解,完全不懂他們家的隊長大人腦袋到底在想什麼,「回來後聽說脖子好像有咬痕喔,但小赤司什麼都沒說,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在猜那個咬痕會不會是女王陛下留下的啊?先前不是有人在猜測小赤司和女王陛下好像有曖昧?」

「白痴啊你,這種話你也信?」青峰相當不以為然,「不過如果謠言如果是真的,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本來嘛,女王陛下也和我們一樣是純血種,他們兩個的腦袋和長相又都不錯,在一起好像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噗,小青峰說得好像見過女王陛下一樣,明明誰都沒見過陛下的尊容唷?」

「黃瀨你吵死了!這種時候就是靠直覺和想像啊!女王陛下的身材那麼好,臉蛋肯定不會醜到哪裡去。」

「又是胸部派的理論嗎……?」

「怎樣?有意見嗎?啊?」

「我個人還是喜歡先看臉蛋再看個性,小黑子你覺得呢?」黃瀨說到一半轉過去看黑子,然後發現黑子的臉色相當難看,「小黑子?你沒事吧!」

沒有理會黃瀨和青峰的關心,自從聽到赤司和女王的事情後自己的腦袋就變得一片空白。


──赤司君沒有下令找自己,而是先去找女王陛下?
──赤司君回來之後脖子上有咬痕,是女王陛下做的?
──赤司君和女王陛下在一起……了?
──赤司君……


一想到初次見面救了自己,在滂沱大雨之下怕自己動作太大會讓自己傷勢惡化而小心翼翼的赤司……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憧憬、視為神明大人般崇高尊敬存在的人竟然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和另一個他連看都沒看過一次的女王陛下在一起,他突然覺得心臟彷彿被人緊緊捏著難以忍受。

只有他知道的赤司君的溫柔,就要給另外一個女人了?

好痛……好痛。

從心臟開始蔓延到全身的這份疼痛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他會這麼不開心?

為什麼他會如此焦躁!

「喂,哲,你怎麼啦?」

青峰的手才剛想拍上黑子的肩膀,突然一陣強烈的寒風自黑子身上爆發出來,力道之大饒是青峰也不禁被推離了好幾步之遠。

「哇靠!哲你是想殺人啊?」

青峰的聲音讓黑子差點失控的理智又重新回來,他眨眨眼看向了友人,表情顯然有些茫然。

「我……我剛才……」意識到自己無意間差點傷到友人,黑子不禁露出了歉意,「抱歉,青峰君......我剛才差點失控了。」

「喔,沒事啦!只是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耶?到底怎麼啦?」

「不,沒什麼……只是有點嚇一跳而已。」

「嚇一跳會這種反應,你也太誇張了吧……」

望著黑子雖然笑笑說著沒事,但那雙眼中卻藏著龐大的思緒,黃瀨的心中隱約起了一個模糊的想法──雖然只是推測,但如果他想得沒錯的話……

要真是如此,那可就……

「小黑子要是有煩惱要說喔,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憋了半天黃瀨最終只能這麼說,他笑笑地搭上黑子的肩膀,「我和小青峰會順便去巡邏,如果有問題的話就隨時跟我們聯絡喔!」

「啊?」青峰才剛發出疑問就被黃瀨以一個黑子看不見的角度使了一個眼神,雖然有諸多疑問但青峰還是閉上了嘴打算等等再來問狀況。

「嗯,好的,那到時再麻煩你們了。」

「小黑子不用跟我們客氣啦!」黃瀨伸手抱住了黑子,眼前嬌小卻又堅韌的少年總是讓他感到不捨與想要保護他,「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小黑子需要我和小青峰,我們一定會馬上趕到的喔。」

「黃瀨君……」

「沒錯,所以盡管依賴我們就好了!」難得沒有將黃瀨拉開,青峰只是從後方揉了揉黑子的頭髮,露出了寵溺的神情,「我們可是搭檔,沒什麼過不了的難關啊!」

「青峰君……」

兩位友人的關心讓黑子感到非常溫暖,他輕輕地閉上眼,最開始被他們欺騙的不愉快也在此刻慢慢消散。

雖然還是不能輕易原諒他們,但這次就算了吧……

「謝謝你們。」

「還有,這個是小綠間和小紫原要給你的東西喔。」從懷中取出幸運物和美味棒,將這兩樣東西放到黑子手上後不意外地看見對方露出了一抹淺笑。

「那我們就先走啦!」

「好的,路上小心。」

和黑子告別後兩人便從窗戶離開,在距離降旗家好一段距離後他們才停止移動。

「喂,什麼時候要巡邏我怎麼不知道?」

「小綠間剛才發來的訊息,說是要我們多留意一下,另外就是……」黃瀨說到一半停住了聲音,表情顯然有些不自然,「我覺得祥吾君肯定有跟小黑子說些什麼,而小黑子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沒有說。」

「……黃瀨你這傢伙的智商上線了?」

「小青峰好過份啊!我只要是和小黑子有關的事都會超謹慎的好嘛!」黃瀨不滿地嘟起嘴。

「嘖,總之你先給我說清楚怎麼回事!」

「雖然祥吾君是個惡劣到無可救藥的傢伙,也老是愛隨便搶奪或是挑釁別人,所以過去我也沒少和他交手過……雖然這話自己來說有點那個啥,但我不認為祥吾君會是一個可以無聊到找個普通人做憑依來和小黑子聊天的傢伙。」

「憑依」這種禁術說穿了雖然方便但也有風險,一般而言使用這種術式首先就會消耗大量的體力和魔力;再者,若是憑依者是個精神能量相當強大的人,一旦打破這樣的精神意志控制之時也會對施術者造成反噬。

所以一般而言,若非必要絕不會有喜歡用這招的人。

「繼續。」被黃瀨這麼一說青峰也感到了不對勁。

「澤村英二這個老賊盯上小黑子的事情,小赤司之前就已經壓下消息只讓我們幾個知道,一方面除了不想讓其他階層的吸血鬼們躁動,一方面也是想讓我們弄清楚那老賊的目的並且暗中保護小黑子……如果消息來源都被封鎖了,那為什麼祥吾君會知道這個消息?這不是擺明有問題嘛!」

話說到這邊,即使腦筋平常不怎麼好使的青峰也明白了箇中的重要性。

「你懷疑灰崎那傢伙跟澤村那老賊是一夥的?」

「是啊!」

青峰皺起眉間,話說到這邊事態已經不是普通狀況而是變嚴重了。他們兩人互望一眼,隨後果斷有了一個共識。

「總之先跟小赤司說一聲吧,就算要動手我們也要得到許可的。」

黃瀨的臉色十分嚴肅,身為純血種的他們因為力量比一般吸血鬼要來得強大,因此被限制了許多,其中包含了不得隨意戰鬥傷害他人。

但若是遇上非預期狀況的話則不一定。

「啊啊,如果灰崎這傢伙急著找死我倒是不反對送他一程。」

「不,祥吾君是我的獵物,小青峰可別跟我搶啊。」

有些意外地看向了黃瀨,青峰從那雙燦金色的瞳眸中泛起了一層好戰的血色。

「畢竟我和祥吾君真正的勝負還沒分出來。」黃瀨緊緊握著拳,灰崎那張在記憶中囂張不可一世的臉更是讓他不悅到極致,「他只能由我來打倒。」

看著黃瀨鬥志高昂的樣子青峰只是聳了個肩表示默許。

「黃瀨,要是你快掛了我會接手繼續啊。」

「都還沒開始不要隨便觸我霉頭啦,小青峰!」

﹍﹍﹍﹍﹍﹍﹍﹍﹍﹍﹍﹍﹍﹍﹍﹍﹍﹍﹍﹍﹍﹍﹍﹍﹍﹍﹍﹍﹍﹍﹍﹍
411高校赤黑日快樂~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產賀文無能,因此只能更新一篇作為參與感><
雖然更新的內容好像有一點點痛,但能把小黑子對赤司君的執著稍微描寫出來還是很開心ˇˇˇ

另外能把赤黑兩人初遇的場景描寫出來也十分開心呢(好吧雖然實在稱不上浪漫就是////////

那麼祝福各位太太食用愉快唷!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