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8

第八夜 記憶


雪色。

美麗的雪花慢慢地自空中飄落,隨著時間的長度而使原先乾枯的大地變成了鬆軟的雪地。這幾天因為雪季到來而使溫度明顯下降了許多,但幸好室內有壁爐的關係而得以十分溫暖。

男孩將手上閱讀到一半的書放下,他站起身跑到玻璃窗前望著不斷下著雪的戶外,紅通通的臉頰帶著興奮與好奇,小小的手掌貼著窗面似乎想要觸碰柔軟的雪,只可惜他知道不能隨便出去外面,否則家人會擔心的。

有些失望地慢慢收回手,但男孩的視線還是難以從窗外的美景移開。

身後的大門傳來了開門的聲音,男孩轉頭過去看見了一名少女對著自己微笑,少女的身後則是一對相貌端正精緻的男女。

「我們回來了,還帶了禮物喔!」

少女獻寶似地跑到男孩的面前,然後將手上的紙盒遞給他並示意他打開。

有些疑惑地將紙盒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隻相當可愛的白色小狗。

「回來的時候發現雪已經累積到一定程度了,所以就用雪堆了一隻小狗想要送給你。」少女彎下腰看著男孩,望著孩子興奮地閃閃發光的模樣她也跟著開心起來,「喜歡嗎?」

「嗯!非常喜歡,謝謝姊姊!咳……咳咳。」因為一時興奮的關係而忘記自己身體還沒好,男孩蹙起眉間用力咳了咳,原先紅潤的臉色又瞬間蒼白了不少。

「糟糕……是我太心急了,對、對不起……」少女手足無措地拍了拍孩子的背試著讓他順氣,身後趕過來的女性只是輕輕摸了摸少女的頭作為安撫,男性則將相當不舒服的男孩彎腰抱起。

「沒事的,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女性溫柔一笑輕聲安撫著自責的少女,「而且那孩子看起來相當喜歡妳做的小狗呢,抱得緊緊的。」

「但是……」

「我沒事……姊姊不用擔心。」窩在男性溫暖懷中的孩子對著少女努力露出一抹微笑,「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那麼先把小狗拿起來?」看著男孩一秒露出不要的神情,男性溫和而低沉的嗓音不禁透出一抹無奈的笑意,「爸爸先保存起來,這樣等到你醒來之後小狗才不會融化掉喔。」

「保存起來就不會融化掉嗎?」

「嗯。」

「好……那一定……不可以忘記喔……」男孩的眼皮越來越重,小小的手緊抓著男性的衣襟,「爸爸……不可以騙人……」

「爸爸什麼時候騙過哲也了呢?睡吧……等到醒來的時候,會讓小狗待在你身邊的。」

被喚為哲也的男孩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他蹭了蹭男性的脖子,然後慢慢地放任自己的意識逐漸遠去。

昏睡的意識沒有經過多久,當他再度睜開雙眼時,自己已經被人背著行走在某條不知名的道路上。

積雪在道路上使得他們行走得相當緩慢,吸入的空氣盡是冰冷的溫度。

背著他行走的赤髮少年正在與身邊的綠髮少年低聲討論著什麼,而後方則傳來金髮少年和藍髮少年的爭執聲,距離他們一小段距離的紫髮少年則是一邊咬著美味棒然後偶爾加入他們的討論。

「喔呀~小黑醒來了呢。」第一個發現到少年醒來的紫髮少年在第一時間湊了過來,而聽見他聲音的所有人也因此停下了腳步。

「小黑子!!!!!你醒來真的是太好了嗚嗚嗚嗚嗚──」

金髮少年瞬間衝上來對著自己痛哭,而稍早與他爭執的藍髮少年則一掌將他拍開然後跟著湊上去。

「哲!傷還痛不痛啊?雖然綠間說不要緊,可是看起來很嚴重耶!」

「真是的!你們都太誇張了!都說了實際傷勢沒有看起來的嚴重。」綠髮少年一臉無奈地推了推眼鏡,但對於少年能醒來也是鬆了一口氣,「但是話說回來黑子你也實在太離譜了!有人會為了一個墜飾不惜跟吸血鬼獵人拼命的嗎?如果我們沒有即時趕到的話那要怎麼辦的說?!」

少年幾欲張開說話,但喉嚨卻如同火灼燒過般疼痛的難以開口,他只能蹙起眉間做出無聲的抗議。

「這次黑子的確是太過莽撞。」

始終背著自己的赤髮少年終於打破了沉默,因為姿勢的關係讓少年看不清對方此刻的表情,但他卻能察覺到對方現在十分生氣。

「但我也不是不能了解想守護重要東西的心情……況且那個東西對黑子來說,是很重要的吧?」

赤髮少年微偏過頭對著自己露出一抹微笑,他的聲音始終是那麼溫柔,讓少年幾乎以為剛才察覺到的怒意是自己的錯覺。

「下次不要再一個人往前衝,別忘了還有我們。」赤色少年落下了這麼一句話,然後他便再度邁開步伐,「我們走吧,又要開始下雪了。」

眾人應了一聲後便跟著加快了腳步前進,被赤色少年背著走的感覺十分溫暖,他忍不住用臉蹭了蹭少年的頸間表達自己的謝意。

感覺到背後少年親暱的小動作,赤髮少年只是寵溺一笑。

「累了就睡吧,我會叫醒你的。」

赤髮少年的聲音溫柔而令人感到安心,少年勾起一抹微笑,然後放任自己沉淪在這樣幸福的氛圍之中。

他小心翼翼地張開手心,銀鍊連接的是一個小小的透明球體,球體中央則有著一朵黃色的小花。

淺藍的眸子靜靜地凝視著,每次若是感到不安,只要這樣凝視著就能不可思議地帶給他安定的勇氣。

「信守誓約。」

「?」

赤髮少年突然低聲呢喃,他微微偏過頭看著少年手上的墜飾:「敗醬花的花語。」

少年微微地張大眼,然後默默地將這個花語給記下。

「把這個交給黑子的人,肯定是有著想要守護黑子的心情呢。」

少年愣了一下後輕輕點頭,然後緩緩地閉上眼,並讓自己的臉更深埋在赤髮少年的頸間。


──信守誓約……將這個交給自己的人是想守護自己的人嗎?
──要是……能想起來是誰交給自己那就好了呢。


他想著,然後意識逐漸遠去。

「……」

慢慢地睜開了雙眼,沒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昏迷了過去,而且還做了夢──黑子有些迷糊地想著,思考慢了一拍的他現在才發現自己正被人背著行走。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頭赤色的頭髮──那一瞬間他幾乎是錯愕地瞪大雙眼,然後脫口而出。

「赤司君……?」

話剛說出口黑子就注意到不對──赤司的髮色並不是這種暗紅而是更為傾向薔薇的茜色,而且赤司的身上總是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氣,但這個人身上並沒有。

不對……這個人不是赤司君。

他是誰?

意識到這點的黑子心沉了下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讓他有些難受。他下意識地動了一下,背著他行走的青年也在感覺到變化後同時間停下了腳步,然後偏過頭看向他。

暗紅色雙眸帶著喜悅和鬆了一口氣,注意到他停下腳步的另外兩人也跟著停止行走,然後紛紛湊上前來。

「黑子你這傢伙總算醒了!太好了,我還想說萬一你要是掛了該怎麼辦!」火神露出一臉解脫的表情。

「真是的……雖說黑子君的傷勢稱不上輕,但基本上都避開了致命傷,所以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冰室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然後對著黑子露出了微笑,「就快到了,等一下就幫你療傷。」

「……」

他們再度返回虹村的家中,走在前方的彌生打開家門後先讓他們進去,隨後才把門關上並鎖起來。

「……遇上麻煩了?」聞到血腥味就大概猜到狀況的虹村蹙起了眉間,他讓火神先將人放下安置後,這才看向彌生,「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彌生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大致進行說明,虹村聽了先是微愣了一下,隨後才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微笑。

「一開始聽見黑子的名字我就想怎麼這麼耳熟,聽妳剛才提到黃瀨和青峰那就沒錯了……」虹村嘖嘖稱奇地看著正接受冰室治療的黑子,「被稱作『奇蹟世代』的純血種真沒想到會被我遇上,今天可真是不得了的一天。」

「修造。」彌生挑眉看向自家戀人。

「放心!畢竟我們吸血鬼獵人協會和吸血鬼帝國的女王可是有相關協定的,況且我又不是見一個殺一個,我也是會看對象的。」安撫一下彌生,虹村挑眉望著黑子,然後在對方疑惑的眼神下做出了介紹,「重新自我介紹──我是虹村修造,表面上是誠凜高中籃球部的監督,實際上另外一個身份是吸血鬼獵人協會的會長,請多指教啦!」

黑子錯愕地瞪大眼,然後因為擔心他的傷勢湊過來的降旗也同樣一臉驚嚇地發出「欸?」的疑問。

「虹村老師居然是吸、吸血鬼獵人協會的會長嗎?」降旗一臉驚嚇加上錯愕,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般驚慌地對著黑子道歉,「黑、黑子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我以為……啊啊啊居然把你帶到天敵的家裡該怎麼辦啊?」

黑子只是扯起一抹虛弱的微笑然後搖搖頭,看降旗剛才的反應也知道他顯然先前並不知情。

況且與其先做戒備的動作,絲毫感覺不到敵意的黑子反而更好奇為什麼這些「天敵」要對自己伸出援手。

「那個……哲也。」

彌生的聲音讓黑子的思緒立刻中止,他愣愣地看向黑髮的女性,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後心情不禁十分複雜。

「我並沒有顯示紋章……也自認為應該沒有暴露出任何可能的吸血鬼象徵,請問妳是怎麼知道的?」黑子嘆了一口氣,然後搖了搖頭,「或者應該說……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彌生微微低下頭,沉默了一下後才緩緩開口。

「一開始只是覺得你的氣質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後來遇上吸血鬼之後又發現你和一般人該有的反應不同,然後就是……」彌生頓了一下,剛才戰鬥中的血腥景象讓她實在想忘也忘不了,「抱歉,我沒有信守約定……」

說到這邊,黑子便明白了對方從頭到尾都看清楚也聽明白自己和那些吸血鬼以及灰崎戰鬥的狀況了。

「不……該說抱歉的是我,讓妳留下不好的回憶了。」黑子露出了一抹苦笑,然後握緊了手心,「畢竟灰崎君的目標是我,還把妳牽扯進來真的很抱歉。」

彌生搖搖頭,然後走到黑子面前後從口袋拿出了一個東西放在他的手上。

「這個是你的吧?」

「!」

望著躺在手心的墜飾,黑子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什麼時候……」

「你和那個混帳吸血鬼戰鬥的時候掉的吧?」火神比了比那個墜飾,「話說回來,這東西應該是女用的吧?女朋友的?」

黑子的眼神黯淡了下來,他小心翼翼地將墜飾握在手心中,然後搖了搖頭。

「我不記得了。」

「啊?」

「有記憶以來這東西就一直待在我身邊,雖然完全想不起來是誰給的,又為什麼給我……但對我來說這東西十分重要。」將墜飾好好地收起來,黑子看向了已經停止治療的冰室和火神,「謝謝你們的治療和出手相助,是否可以冒昧請問一下你們是誰呢?雖然這麼說有些失禮,但你們似乎認識我?但我對你們並沒有任何印象。」

黑子的話剛落下,立刻引來了火神和冰室錯愕的神情。

「等、等等,你在說什麼啊!」像是無法接受般,火神憤怒地提起了黑子的衣領,表情十分猙獰,「五年前辰也和荻原被抓走,我們不是還一起去救他們嗎?那時候因為來不及了只能選擇一個人,若不是因為你選擇了辰也,他也早就──」

「大我!」冰室一手抓住了火神示意他鬆手,他搖搖頭,然後心情有些複雜地看向黑子,「黑子君,你……真的不記得我和大我了嗎?」

黑子點點頭,不知為何他的頭覺得有些悶痛。

「可以的話……能告訴我和你們相遇的事情嗎?」黑子蹙起眉間望著他們,他有一種預感,這兩人……有可能和他失去的部份記憶有關聯,「你們剛才說五年前……那是怎麼回事?」

火神和冰室互望一眼,然後他們點點頭後決定由冰室來說明。

「我是冰室辰也,他是我的義弟火神大我,另外還有一位已故的朋友荻原成浩,這件事情是這樣的……」

冰室的聲音十分溫和,在寧靜的室內聽著他說故事的眾人都相當沉默,而故事主角之一的黑子在聽了這個故事後表情也從一開始的平靜慢慢變得不敢置信,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他們是在五年前誤闖吸血鬼居住的領地時相遇的。

──因為年齡相仿,加上他們活潑外向又不認為黑子會傷害他們的緣故而成了朋友。

──在引導他們離開吸血鬼領地的過程中,因為逃脫不及的關係,冰室和荻原都被抓走。為了救他們,火神和黑子闖入了某個人的宅邸,在突破重重關卡好不容易找到人時,卻只看見奄奄一息的兩人。

──隨著後面的追兵襲擊,知道不可能順利逃脫的黑子為了讓他們活下去,因此要火神帶著冰室快逃,他則負責拖延敵人的時間。

──再然後,他們便從此斷了聯繫,之後再見面時便已經是這個狀況了。


「黑子,那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望著眼神無法聚焦的黑子,火神不禁有些擔心,「之後我和辰也再回去那個宅邸時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就像從來沒有人住過一樣,你也完全斷了消息……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時候……」黑子單手摀著額頭,他瞇起雙眼似乎正在努力地抵抗不斷字腦海深處浮現出來的片段影像,「五年前的話……那正好是赤司君……」

黑子猛然瞪大雙眼,眼前出現的一幕幕景象讓他無法控制地顫抖著身體。

下著驟雨的夜晚、此起彼落的慘叫聲、血色的宅邸、傲慢又猖狂的笑聲……少年充滿絕望的表情、亟欲發出求救訊號但卻發不了聲音,只能拼命地抵抗……

然後是一個男人掐住了某個少年的頸項,表情溫柔地彷彿對著情人細聲呢喃,然後張開嘴將獠牙抵上狠狠咬下。

鮮血……芬芳甜美的氣息瞬間瀰漫在整個空間。

「不要──」黑子低聲呢喃,淺藍的眸子睜大到極限,平時清澈的瞳孔覆上了一層晦暗不明的情緒,那是恐懼的本能,「放開他……」

眼前的景象又再度產生變化。

純白的小屋之中,有一對男女坐在沙發上進行著交談,挨在少女身旁的男孩正專心聽著少女朗讀的故事內容,他們的氣氛溫暖又和諧,就像是一般幸福的家庭。

但很快地,他便聽見了爭執聲。

睜開雙眼所看見的是一對男女正與一名青年激烈爭吵著,而站在他身後的少女則將他攬入懷中,不讓他繼續聽以及看著眼前的畫面。

然後,是令人厭惡卻又不受控制被吸引的鮮血散發出的甜美氣息。

「住手……」

「黑子!」

「不要、不要……」黑子的聲音充滿著絕望與恐懼,眼前出現的幻影彷彿張開了血盆大口亟欲將他吞噬,「赤……」

注意到黑子不對勁的火神開口想要伸手觸碰黑子的肩膀,但卻被突如其來的風壓給擊倒。黑子站在暴風的中心點,雙手抱著頭不斷大喊著。

突如其來的異狀讓眾人一時無法反應過來,正當火神想要再次嘗試靠近時,隨著另外一股威壓的出現也讓他瞬間動彈不得。

當一道赤色的身影走過他的身邊時,他也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壓制到跪坐了下來。

──好強大的力量,這個人……

動彈不得的火神用力地轉動著脖頸,望著眼前的赤色少年,一種滲入骨子裡的冰冷本能地讓他知道眼前的人具備了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

只要稍微動一下,下一秒都可能會身首異處。

──這個人是純血種……而且和剛才遇上的那些純血種不是同一個級別的。

「黑子。」

少年清澈卻又帶著一股絕對威嚴的聲音輕輕地在這個空間響起,然後他往黑子的方向伸出手,無視於周圍暴風帶給他的傷害抱住了眼前的水色少年。

彷彿想要傳遞什麼訊息給他一般緊緊地抱住他,赤色少年落下嘆息的同時,也再度開口。

「已經沒事了,我在這裡。」

「赤……司……君?」

「嗯,是我。」

風壓慢慢地減弱下來,失焦的藍色眸子在看清楚抱著自己的人是誰之後,全身的力氣也像是瞬間被抽走般突然脫力,若不是赤司緊緊抱著他恐怕早就跌落在地。

眼前慢慢地被黑暗給覆蓋,當黑子的手無力地垂下之時,他也失去了意識。

「黑子!」

「黑子君!」

「哲也?」

此起彼落的呼喚不難聽出其中的關心,赤司確認了懷中人的狀況後這才又開口。

「黑子沒事,只是昏倒而已。」

他輕聲開口,當眼神對上了火神和冰室之時,那雙赤色的眸子也蘊藏冰冷的慍火。

「不要做多餘的事,人類。」

他的聲音十分平靜,但每一字每一句卻帶著滔天的怒火。

「給我聽清楚了,黑子不是你們隨便可以碰的人。」

火神和冰室因為對方的威壓而動彈不得,而站在一旁的虹村則訝異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他怎麼也沒想過,那個如今被稱為奇蹟世代領導者,實力僅次於吸血鬼女王的少年竟會親自來到這裡。

──未來的赤色帝王,赤司征十郎。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