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DAY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慘了!遲到啦!」

葉山一連跑過好幾條街,一邊對著差點撞到的人說對不起,然後一邊尋找著聚會的目的地。

好不容易找到地點後,隨著他拉開門傳來了歡迎光臨的招呼聲後,他也在找到聚會成員們的位置而快速入座。

「抱歉我遲到啦!老闆太晚放人害我錯過電車了……」葉山一臉委屈地向大家道歉,一面討好地笑了笑,「在罵我之前可以先讓我點餐嗎?」

「唉,早就知道你不可能準時來,先幫你點一份啦。」實渕一臉受不了地開口。

「哈哈~真不愧是玲央姊,真是太了解我了!」葉山開心笑著,同時在注意到聚會的某人時也高興地張開雙手,「赤司司好久不見啦!好難得你終於來參加了耶!」

「呵,剛好事情處理了一段落,想著和大家好久不見就來了,希望別介意。」

「怎麼會介意呢?小征能來我們可是很高興唷!」

「對啊,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吧!」

「永吉我警告你……等一下打嗝的時候不要靠近我這裡!」

「啊?嗝──」

「才剛說完就這樣,你是故意的嗎──」

無視於實渕和根武谷的鬥嘴,葉山大口飲下了啤酒,十分不在意地吞掉了被他自己烤得幾乎快變成黑炭的肉。

「嗚哇~說起來我們真的好久不見了耶!玲央姊、黛前輩和赤司司至少在同一個公司還能每天見面,我和永吉就隔太遠啦!」

「小太郎真是的,都烤焦了就別吃啦!小心肚子疼。」實渕蹙起眉間將葉山碗里剩下的幾塊焦肉扔進桌上的垃圾桶,當他準備從烤盤夾一些烤得剛好的肉給他時冷不防看見某人的動作而瞬間大怒,「永吉!你給我差不多一點!肉都給你吃完了大家吃什麼啊!」

「嗝──」根武谷打了個嗝然後偏了偏頭,「沒了再叫就好了啊?」

「不是那個問題好嗎!」

「呵,沒關係,大家就吃個盡興吧。」看著久違的大家還是那樣熟悉的相處模式,赤司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起來,「要是吃不飽再點也沒關係。」

「喔!真不愧是赤司,果然就是不一樣!」

「赤司司那我可以再點一份這個嗎?」

「永吉、小太郎,你們兩個不要敲小征竹槓啦!」毫不留情地以筷子分別戳了下兩人的額頭,然後實渕又扳起臉看向赤司,「小征也真是的,別太寵他們兩個了!」

赤司微笑不語,看著他們三人又吵吵鬧鬧起來時,再看看坐在自己斜前方十分安靜地一邊用餐一邊看小說的黛,不禁有些好奇地看著對方。

「黛前輩在看什麼呢?」

「看了就知道吧。」

瞄了一眼封面,雖然輕小說他沒什麼涉獵,但從那個熟悉的封面來看卻不難分辨對方在看什麼:「是林檎嗎?還是一如既往喜歡這本呢。」

「!」

「是『時計仕掛けの林檎と蜂蜜と妹』的後續?」

「!!」

「看來我猜對了?」

「小少爺,給我乖乖吃你的飯,那麼好奇要幹嘛!」被說中的尷尬讓黛平淡的面容忍不住起了一些惱怒,他啪了一聲將書合起,看著眼前這個文質彬彬微笑待人的洛山籃球前隊長兼現任上司他就莫名火大。

他可沒忘記他熬夜三天撰寫的計畫書被眼前的青年看不到三十秒就立刻駁回,然後還一臉淡漠地說回去重寫再補上,要是寫不出來就直接扣這個月薪水。

該死!老闆就了不起啊?

「黛前輩,公歸公,私歸私喔。」赤司微笑回應。

「閉嘴!」哼,至少在這個洛山高校聚會中他還算說話有份量的前輩,起碼還能在這邊出一口悶氣,「話說回來,你竟然沒帶他來還真稀奇。」

「嗯?你是說黑子嗎?」赤司有些訝異地看著黛,「也不是沒邀請他,只是他說這是屬於我們的時間還是不打擾的好。」

當然,赤司直接省略了自家戀人的重點在於不擅長與黛相處以及同類相斥的彆扭感。

「哼,我看是不想看到我吧?」同樣屬於幻之第六人,黛立刻就能猜到舊型的思緒。

「怎麼會,黛前輩想太多了。」赤司微笑回應,然後在感應到手機傳來震動時他也起身,「抱歉,暫時離席。」

和眾人打過招呼後赤司便走到燒烤屋外,看著手機來電的名字他不禁勾起了微笑。

「黑子,正好談到你就打來了呢。」

[咦?啊……抱歉,打擾到赤司君聚會了……]

「沒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這樣的,想請問赤司君今天的聚會大概到幾點呢?]

黑子的詢問讓赤司有些訝異,一般來說不管是他或是對方和自己朋友的聚會,他們通常都不太會去詢問或是干涉彼此,基本上只要有告知和誰去哪裡就都不會再深問。因此黑子破天荒的詢問結束時間赤司並沒有感到不悅,反而是好奇發生了什麼事。

「目前狀況來看大概再一個小時跑不掉,發生什麼事了嗎?」

[ 一個小時嗎……]

黑子沉默了一下,然後很快地又做出回應。

[沒關係,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請赤司君繼續聚會吧,回來再說也可以的。]

黑子的話讓赤司反而感到了困惑,他微微地瞇起眼,決定要把話問清楚否則不罷休。

「沒關係,說吧,若是重要的事我提早離開也沒關係,也不是沒機會再跟大家見面。」

[這樣啊……可是這樣對大家很不好意思的……]

黑子的聲音十分苦悶,顯然十分懊惱於自己打這通電話打擾到赤司的聚會。

「別想太多,他們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說吧。」

[好的,其實是……]

聽著手機另一端黑子的敘述,赤司先是微微愣了一下,表情很快地變得嚴肅起來然後陷入沉默。半餉,他才又重新開口。

「也就是說對方找上門來了?」

[是。]

「幾個人?」

[包含對方父母。]

「我知道了,等我。」簡單交待完一句話,赤司便快步走向店內,「在我回去前先不要輕舉妄動,讓對方等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

「十分鐘內到家,先這樣。」

[赤司君,開車請小心。]

「好。」將電話掛斷後,走回位置後赤司從公事包拿出一疊鈔票放在桌上,接著匆匆地取下掛在牆上的外套,「抱歉,臨時有急事必須先走。」

「咦?這麼快!」葉山訝異地瞪大眼,「該不會又是公事吧?赤司司你這樣小心過勞死喔!」

「承蒙擔心,只是一點私事。」

「私事……難道是小哲發生什麼事了嗎?」實渕一秒想到的便是身為赤司戀人的黑子,說實話他對黑子的印象一向不錯,有時候他們也會私底下稍微聊一下狀況。

「不……該怎麼說。」

赤司突然安靜下來,陷入沉默的他也讓眾人屏息以待。

「兒子把人家姑娘家的肚子搞大,結果對方父母找上門了……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啊?」

「欸?」

「嗚喔!」

「什麼鬼!」

洛山四人露出一臉更加錯愕和不解的表情,然而赤司只是匆匆跟他們道別離開,僅留下十分不明的發言給完全不能理解的眾人。

「黑子……是男的吧?」根武谷破天荒地嚇到停下了夾肉的動作,一臉茫然地看向友人們。

「廢話……小哲當然是男的啊!而且男的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生小孩吧……不,應該說如果小孩真的長到能搞大人家姑娘肚子的年紀,那小征他們不就十二歲的時候就有小孩了?」被自己的說法嚇到,實渕起了個冷顫,「雖然知道小征各方面都很強,但應該不至於連這種事都辦得到吧……?」

「總覺得如果是赤司司的話好像也不意外……?黛前輩你覺得咧?」葉山好奇地看向在場最快恢復鎮定的黛,然後毫無意外地收到一記白眼。

「誰知道啊!」

眾人亂哄哄地聚成一團討論,而留下謎之發言的當事人則以最快速度開車返家過程中一邊思考待會應該要怎麼解決事情,然後一面想著自家小孩怎麼會突然做出這種先斬後奏的事情。

嘛,該說是因為和他以及黑子相處太久嗎?個性某方面還真有點像到自己了……想當初自己也是先和黑子把該做的做一做,不該做的也做一做之後才鄭重地跑去黑子家說明一切狀況,並告訴黑子的父母他一定會負起責任給黑子幸福,請他們給自己一個機會並將黑子交給他。

想到當時黑子父母的表情和冗長的沉默,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緊張到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都已經做好下跪請求原諒的心理準備了……所幸黑子的父親在震驚過後最終還是拍拍他的肩膀,然後慎重地將黑子的手交給自己並叮囑一定要好好地照顧他們家的孩子,要是黑子受到一點委屈一定不會原諒他。

而黑子的母親只是輕輕地抱著他們兩人輕聲地對他們說一定要幸福……每次只要想到那個時候,赤司就十分感謝願意將黑子交給自己的爸爸媽媽們。

反觀於自己的父親,不但不願承認他與黑子之間的關係,甚至連父子都不想做了,他就難免有點遺憾。

若是母親在的話,是否會給予他和黑子祝福呢?

想到溫柔的母親,握著方向盤的手也不自覺地握緊了些。當車子行駛進車庫後,赤司也快步地走回家中。

「抱歉,回來晚了。」

「赤司君,歡迎回來。」迎向赤司將他手上的公事包和外套接過來,黑子也向赤司介紹同時站起來望著他的男女,「這位是齊藤小姐,這位則是江口先生。」

自稱為齊藤小姐的女性染著一頭金髮,濃烈誇張的妝容加上龐克系的服裝讓她看起來就是一名氣焰囂張,相當不好惹的角色。

而與她相比,另一位江口先生穿著中規中矩,一臉老實樣看起來有些畏畏縮縮。

──擒賊先擒王,先把女的搞定,男的就沒什麼威脅了。在心中默默地想著,赤司也在眼神與他們對上的瞬間輕輕點頭。

「你們好。」

「你、你好。」被赤司的氣勢一時震住而反應不過來,齊藤在恢復鎮定後很快地又恢復了原先的氣勢,「那個,我們這次前來是為了──」

「我知道,事情的經過我已經聽說了。」赤司對著眼前的少女露出一抹恰到好處的禮貌微笑,「這件事是我們家的孩子不對,雖然這麼說似乎有些遲,但還請接受我們的歉意。」

語畢,赤司和黑子紛紛對著眼前的男女深深一鞠躬。

沒料到對方竟然會這麼慎重,原先打算先下馬威的齊藤在反應過來時也瞬間失了幾分底氣。

「其、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需要這麼慎重的……」

「不,這件事攸關到我們的管教責任,身為這孩子的父母我們管教不當是事實,還請見諒。」

赤司輕聲開口,同時望向了因為知道自己做錯事而蜷縮在角落的孩子,而對方家裡的孩子則依偎在自家孩子的身邊看似安慰著他。

──看來似乎是兩情相悅呢,太好了,那麼事情就好解決了。

「其實……我們家米菲向來怕生,每次帶她出門都不太敢去認識新朋友,所以當我們發現她很常和你們家孩子玩在一起時我們是很開心的。」望著自家孩子始終陪在對方的身邊,原先氣焰囂張的齊藤不禁減弱了幾分氣勢,眼神也柔和了一些,「前陣子米菲突然食慾不是很好,月事也沒來,我們因為擔心就帶她去給醫生看,結果經過檢查才知道懷孕了……」

說到這邊,齊藤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們也不是說想找麻煩……只是米菲就像是我們真正的孩子一樣,所以……還請你們理解。」說到這邊,齊藤也認真地看著赤司和黑子。

赤司和黑子互望一眼,然後黑子走過去角落蹲下身,輕輕地拍了拍自家孩子。

「二號,過來吧。」黑子輕聲地開口,望著對著他發出警告低吼的米菲,他也溫柔一笑,「米菲小姐也請一起過來吧。」

看著眼前的人並沒有敵意,加上二號從一開始沒精神的樣子瞬間變得有精神許多,米菲這才解除警戒走在二號的旁邊一起回到沙發區。

「齊藤小姐,雖然十分冒昧,不過在此我有一個提議。」

「?」

「目前看起來,二號和米菲小姐似乎是兩情相悅,既然如此……」赤司停頓了一下,然後勾起一抹微笑,「不如讓他們共組家庭,兩位意下如何呢?」

赤司這麼一提議,齊藤和江口紛紛訝異地望著他。

「二號是男子漢,會負起該負的責任吧?」

「汪!」一記強而有力的聲音彷彿傳達出他堅定的意念,二號十分認真地仰頭望著自家父母和對方父母。

「很好。」赤司輕輕地摸了摸二號的頭,然後又轉向了米菲,「米菲小姐願意和我們家二號在一起嗎?」

「汪汪!」米菲同樣認真進行回應,同時兩隻小狗也親密地蹭了蹭。

看著他們兩隻小狗如此親密的距離,齊藤和江口互望一眼,不禁露出了認同的微笑。

「說的也是,既然是兩情相悅的話……」齊藤點點頭,然後她蹲下身摸了摸米菲的頭,然後又看向了二號,「那麼二號君,我們家的米菲還有未出生的孩子以後就要由你來保護了喔!」

二號點點頭,抬起頭的他用力地汪了一聲,彷彿就像在說沒問題一樣。可靠的反應也讓在場四人紛紛露出了笑意,而米菲更是得意地看著自家父母,那一臉彷彿說著「我選的對象還是很可靠的吧?」的表情更是讓齊藤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

雙方達到共識後,他們很快地便敲定了兩隻小狗的婚期和後續狀況該如何進行,之後便留下雙方的聯絡電話以作為後續聯繫。

送走了客人後,赤司也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

「嗯?」

看著黑子背對著自己摸了摸二號的頭突然對自己道歉,赤司困惑地走到自家戀人身邊。

「我不太擅長應付……齊藤小姐這樣的類型。」黑子的聲音有點沒精神,天知道一開始齊藤氣勢洶洶地要他出來面對和負責任時,雖然他還是一臉鎮定和平靜地應對,但其實內心卻相當不知所措,「還勞煩了赤司君回來,打擾到你們聚會真的很抱歉……」

赤司愣了一下,看著黑子淡漠的表情下所帶著的低落情緒,他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

「黑子能夠依賴我,我很開心。」伸手將黑子攬入懷中,赤司輕輕地在黑子的額頭落下一吻,「況且能夠替二號找到幸福倒也不是壞事。」

聽到赤司這麼說,黑子不禁放柔了目光。

「是的,不過我真的沒想到二號居然會先斬後奏……這孩子真是太出乎我預料了。」說到這邊黑子不禁有些埋怨地看著抱著自己的赤髮青年,然後將頭倚靠在他的頸間,「真是不知道是和誰學的啊,孩子的爸?」

「那肯定是因為孩子的媽太誘人的關係。」

「赤司君真是教壞孩子的榜樣,連這種亂七八糟的話都說得出口。」

「哦,是這樣嗎?我記得壞榜樣應該都是在關門之後才開始做的吧?」輕輕地吻著黑子的唇,赤司笑得愉悅,「當然我也不介意讓孩子看一回示範演練喔?」

「都要升格當爺爺了還這麼不正經,赤司君真是太不害躁了。」

「雖然準備當爺爺了,但該有的樂趣還是不能因為身份轉換而消失呢。」說是這麼說,但赤司倒也沒再繼續,只是享受著擁抱黑子和二號的幸福時光。

黑子一臉無奈地輕輕搥了下赤司的胸口,然後閉上眼睛蹭了蹭他的頸間。

「聚會的時間那麼短,赤司君有吃飽嗎?」撒嬌過後自赤司的懷中起身,黑子輕輕地將二號放在沙發上,「冰箱還有一點食材,不介意的話我現在就去弄。」

「啊啊,那就麻煩你了。」

「不會,請稍等我一下。」

望著黑子去廚房忙碌的背影好半餉,赤司這才伸手將沙發上的二號抱起來輕輕逗弄著他。

「二號要升格作為丈夫和爸爸了,既然已經選擇了自己的伴侶,那麼就要好好負起責任給人家幸福,知道嗎?」

「汪!」

「我也要繼續加油呢,可不能辜負黑子的父母當初託付給我的那份心意。」

「汪汪!」

二號親暱地蹭了蹭赤司的手,亮晶晶的淺藍眸子彷彿就像在替赤司加油打氣一樣,讓赤司看了不禁微笑揉了揉二號的頭。

「乖孩子,我們一起等媽媽的愛心晚餐吧。」

「赤司君,請不要再教二號一些亂七八糟的話語了!」

廚房傳來了黑子淡漠的抗議聲,聽到自家戀人的抗議,赤司和二號互望一眼不禁笑了出來。

以後家裡可會越來越熱鬧呢──赤司不禁微笑地想著。

﹍﹍﹍﹍﹍﹍﹍﹍﹍﹍﹍﹍﹍﹍﹍﹍﹍﹍﹍﹍﹍﹍﹍﹍﹍﹍﹍﹍﹍﹍﹍﹍﹍﹍
因為Bluemoon被虐到的各位太太請暫時享用一下這邊甜蜜蜜的氛圍吧(笑)

最近狀況因為比較……嗯,不是那麼適合發甜文的狀態,所以一直在寫Bluemoon那一棚,但今天狀況不錯就先更新這邊了。

希望今天的主題也可以帶給大家小小的幸福喔!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