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1

啊......那個,大家好,我又來了(鞠躬)

因為過去的篇章太長所以只好拆成上下篇了。
然後就是......嗯,大概走到結局前都會是比較嚴肅的走向,所以請各位服用的時候請謹慎。

那麼,今次推薦的BGM如下,也請各位慢慢享用。

Death Parade-Moonlit Night OST


PS:歡迎一起聊聊天,一起吐嘈什麼的也可以喔XD(眨眼)

﹍﹍﹍﹍﹍﹍﹍﹍﹍﹍﹍﹍﹍﹍﹍﹍﹍﹍﹍﹍﹍﹍

第十一夜 黑子(上)


空氣中帶著土壤溼潤的氣味,寒風自未完全閉緊的窗戶吹了進來,讓原先溫暖的室內添增了一絲寒意。

緩緩地睜開雙眼,黑子茫然地看著天花板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隨後他掙扎著從被窩爬起來,然後強忍著身體的不適下床走到窗邊。

林間的翠綠已經慢慢轉成楓紅,照著季節來計算,應該是進入了十月。

淺藍的眸子好奇地看著窗外美麗的一片火紅,他思考了好半餉,最終決定小小冒險一下。

扶著牆壁慢慢地走出房間,自出生起身體便不好的他別說提前學習戰鬥這種事,光是能像一般正常吸血鬼……或是像一般普通人能正常跑跳無病痛就已經是種奢侈的願望。

因為母親在懷有他的期間一度與吸血鬼獵人進行交手,不慎被吸血鬼專用武器攻擊的母親即便即時救回了一命,但至此落下的病根便讓母親的力量再也大不如前。而當時母親被攻擊的傷也因為武器帶有特殊傷害性的關係直接自母體垂直污染給孩子,因此他自出生後身體便不如一般純血種吸血鬼那般具備該有的強大力量。

身體流著遭受污染之血的他除了定時服藥壓制疼痛後,更是要一段時間就進行換血以讓身體正常運作……小小年紀的他還不懂這些太複雜的事情,只知道每天都很不舒服,過一段時間更是會痛到幾乎想要死亡。

不是沒想過為什麼自己這樣還要活下去,只是每次看到始終關心並疼愛著自己的父母和姊姊時,他便又告訴自己必須要堅強才行,不可以再給大家添麻煩,一定要做個乖孩子。

於是他慢慢地收斂自己的情緒,不敢將自己真正的心情表達出來,在家人面前只會帶著微笑回應,面對疼痛則是面無表情表示沒事……唯有夜深人靜之時他才會露出屬於這個年紀的一面。

痛得發抖而哭泣,哭累到昏睡過去後的那段時間更是他最為平靜的時光。

雙手奮力地將門給打開,黑子撐著因疼痛而不斷喘氣的身體執意地走到戶外,看著前方那棵已經全數轉為赤紅的楓樹,他不禁又努力地移動腳步往前邁進。

碰觸到樹幹的那一刻,他也因為耗費所有力氣而跪坐在地。

小小的手掌上抓住了因風吹過而飄落的楓葉,剛下過雨的傍晚天空除了美麗的橘紅晚霞外,不遠處更有一輪美麗的虹彩。

他勾起了一抹淺笑,將眼前美麗的景色近收眼底之後,又低頭拾起了另外兩片美麗的楓葉。

爸爸、媽媽、姊姊……剛好三人份,不知道他們收到的時候會不會很開心呢?

「哲也!」

身後傳來了一聲驚呼,黑子轉過頭看向朝著他氣急敗壞跑過來的少女以及身後跟著的女性,正想說些什麼時卻冷不防被少女重重地彈了下他的額頭。

「不是說過好幾次不要隨便出來嗎?天氣轉涼了也沒有多加件外套,要是又生病了該怎麼辦呢?」將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下披在眼前的小小軀體上,綾香微微鼓起的臉頰帶點不悅,但更多的是無奈。

「秋天了呢……哲也是被楓葉給吸引了所以努力走出來的嗎?」綾香身後的女性有著一張美麗而精緻的面容,水藍色的長髮隨著風輕輕吹拂,帶著微涼的手心輕輕地抱起了黑子。

「對不起……」知道自己不聽話擅自跑出來肯定給大家添麻煩,黑子一手緊緊抓著女性的衣襟,「醒來的時候看到外面的楓葉好漂亮,所以想要撿一些給大家……」

黑子頓了一下,圓圓的藍色大眼有些緊張地看著始終溫柔凝視著他的女性。

「媽媽會生氣嗎?」

「怎麼會呢?哲也這麼努力想要帶給我們驚喜,我們很開心喔。」落下一吻於黑子的額間,女性勾起一抹微笑,「努力是好事,但也不要太過勉強自己囉。」

轉頭看向始終生著悶氣的少女,女性將黑子放下之時也伸手摸摸孩子的頭。

「好啦,跟姊姊道歉吧?」

黑子慎重地點點頭,然後有些緊張地拉了拉少女的裙擺。

「姊姊對不起……不要生氣?」

身為自己最疼愛的弟弟,綾香就算再怎麼想發脾氣也總會在看見黑子可愛的面容時敗下陣來。她露出了苦笑,然後摸摸黑子的頭。

「真是的,用這麼可愛的表情跟我道歉怎麼可能還生氣呢?」

黑子露出了笑容,然後興奮地將手上的其中一片楓葉遞給綾香。

「這個……給姊姊。」

「謝謝你。」

望著少女與男孩的互動,女性帶著溫柔的笑意望著他們,然後很快地她在感應到後方的變化時瞬間變化了表情。

迎向朝著他們走過來的另一名男性,她也緩步走了過去。

「英一……」

「沒事,稍微花了一點時間清除而已。」確認男人雙手沾染的血並非他自己本人的之後,女性也鬆了一口氣,「只是明奈……這邊大概也不會是久留之地了。」

被喚為明奈的女性微微蹙起眉間,然後不動聲色地拉過英一的手走遠了一些。

「不如……我們先暫且將哲也交給詩織他們?」

「赤司君嗎……」

「是的。」明奈頓了一下,藍色的眸子望著眼前這張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精緻面容時更加認真了幾分,「赤司一族的力量在我們純血種之中絕對不容小覷,至少戰爭期間也能夠確保那孩子的安全。」

英一沉默了好半餉,但很快地他只是搖頭。

「征臣他們也會參與戰爭,他們自己也有一個孩子,萬一戰火波及到的時候……再怎麼樣也不可能選擇哲也而捨棄自己的孩子。」

聽著英一這麼說,明奈難掩失望地低下頭,她怎麼會忘記對方也是有孩子的父母呢?

「別喪氣,真的不行的話也可以拜託白金先生幫忙。」

「咦?」明奈訝異地看向英一,要是她沒記錯的話,英一口中的白金先生應該是被稱為吸血鬼獵人協會的重要支柱之一的白金耕造,雖然已經是名老爺爺,但在指揮作戰和訓練吸血鬼獵人的狠戾作風可一點都看不出上了年紀,「他和我們是天敵……雖然我知道白金先生是個明白是非並且主張非戰主義,不會隨便殲滅吸血鬼的人,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雖是天敵,但我認為可以信任。」英一輕輕抱著不安的妻子,然後看著已經玩在一起的兩個孩子不禁露出微笑,「至少和表面站在同一國,骨子裡卻不知在打什麼壞主意的同類比起來要來得可靠。」

他停頓了一下,璃藍的眸子也在轉移視線到另一側時瞬間覆上一層錯愕。

顯然也察覺到有不請自來的訪客,明奈的表情也瞬間覆上了一層憤怒,她先是低聲對著英一說了幾句話,隨後很快地移動到綾香和黑子的身邊想先帶他們進去屋內,只是腳步尚未移動便被止住行動。

「看到我就想離開,真是讓人感到傷心呢,明奈。」

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名藍色頭髮的男人,唇角若有似無地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讓人看起來十分親切而溫和,身上的氣質不可思議地會讓人想靠近一些。

但是明奈看了只感到厭惡,尤其這個人還將手放在自己丈夫的肩膀時她更是感到憤怒。

她深呼吸一口氣,壓抑住憤怒的情緒後將綾香和黑子擋在身後不讓眼前的男人再多看一眼。

「身為黑子一族的當家以及元老院的決策者還真是好興致,不去處理怎麼同時討好帝王和不得罪貴族的麻煩事情來這邊做什麼?」

「那個當然也很重要,但是比起那些事情,我更想來關心一下我親愛的哥哥和妹妹呢。」手指若有似無地撫上了英一的下巴,男人挑釁似地輕輕咬了下他的耳廓,「別因為結婚了就忘記我啊,我可是會傷心的喔?」

僅僅一瞬間,明奈便抓住了男人想要作亂的手,淺藍的眸子更是瞬間帶著一層憤怒。

「黑子英二,你不要太過分了!」

「哎呀,只是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嘛。」被稱為黑子英二的男人唇角勾起了不明思緒的微笑,藍色的眸子在注意到身前的男人僵硬的身體時更是滿意地輕笑出聲,「看來英一還記得我呢,真是太好了,本來還擔心三百年的時間會不會就這樣把我給忘了,看來我是多慮了。」

「畢竟……我可是很想念明奈還沒出生之前,只有我們兩個人的那段幸福的時光喔。」

他用著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在英一的耳邊細語,然後滿意地看著英一的眼瞳瞬間因為染上恐懼而失焦。

看著英一動彈不得,明奈幾乎沒有考慮太多便率先朝著英二出手。

狠戾的風壓毫不留情地襲上了英二的手臂,當明奈伸出尖銳的指甲牴觸在對方的頸項之時,原先美麗的藍色眸子也完全被殺意給浸染地更加地深紅。

即使頸項被明奈箝制住,英二卻始終沒有露出懼怕和擔憂,他好整以暇地看著帶著憤怒望著自己的美麗女性,然後勾起了一抹微笑。

「都已經活了千年之久,明奈的脾氣還是那麼大呢……不過看在妳是我們黑子家小公主的份上,就不跟妳計較這份任性了。」英二微微瞇起眼,雖然唇角還是帶著笑意,但卻變得十分冰冷,「只是……每當我想到當年妳從我身邊奪走英一的那一刻,我就會變得不想原諒妳了呢?」

「你──」

「哈哈,開個玩笑而已別那麼認真嘛!我可是最愛你們兩個人了喔。」拍拍明奈的頭,英二彷彿就像看著一個任性小女孩對著自己撒嬌般憐愛,「真的……最喜歡你們了,所以我才能容許你們當初的背叛呢。」

「當初那樣對待英一,現在居然還有臉出現在這裡,你到底想怎麼樣!」

「明奈,夠了……」

英一的聲音自身後傳來,處於憤怒中的明奈錯愕地轉過頭去,看著一臉苦澀搖頭的英一時理智也恢復了一些。

「英一……」

拉過了明奈的手讓他放開英二,視線望向因為恐懼而抱在一起的孩子們,英一不禁放柔了視線:「先帶孩子們進去吧,我來和他談。」

「但是……」

「沒事的,他不會對我怎麼樣。」安撫般地摸摸明奈的頭,英一斂下眼之時帶著一層難以察覺的情緒開口,「就算喪心病狂,他也不會殺了我。」

明奈握緊雙拳勉強地點了點頭,然後她快步地走到孩子們的面前牽住他們的手往室內移動,在門即將關上的那一刻她也用一種冰冷的聲音對著英二說話。

「你要是敢做出讓英一痛苦的事,就算和你同歸於盡,我也會殺了你──」

英二對著明奈微笑,當視線對上黑子之時更是放軟了笑意。而突然接收到這個笑容的黑子則是一臉驚嚇地瞪大眼,很快地便轉過頭不再與對方對視。

而始終牽著黑子右手的綾香則在注意到英二的視線時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

「真是可愛的孩子呢。」

「……」

「綾香比較像明奈,哲也則比較像你,要我說的話我果然比較喜歡哲也呢。」英二的語調十分輕鬆,望著漸漸轉成夜幕的天空,他也溫柔地牽起了英一的手走到花園的一處椅子坐下,「不要那麼緊張嘛,我又不會做什麼。」

「……你到底想怎麼樣?」

「嗯?」

「你到底……還想做什麼?」英一的聲音有些不穩,但他還是強迫自己必須面對眼前的人,「我不准你對他們出手。」

英二微微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像是遏止不住笑意般笑了出聲。

「英一還是那麼溫柔呢,比起自己總是先關心別人……這麼可愛的你也不枉費讓我喜歡你這麼多年了。」手指輕輕地摩挲著眼前這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容,作為雙生子,他很容易就能了解自家兄弟心理層面細微的變化,「可愛的英一對我提出要求了我怎麼可能不答應呢?可以喔,我可以不對他們出手。」

「……條件?」

「很簡單,回來我身邊。」

「你──」

「噓,先別急著拒絕我,話還沒說完呢。」手指輕輕地撫著英一的臉,當拇指移動到淡色的唇瓣時,英二斂下的眸子之中也帶著一層晦暗的思緒。

「我有辦法可以徹底治好哲也的身體,讓他再也不用依靠藥物甚至是每隔一段時間以儀式進行痛苦的換血程序。」看到英一瞬間的錯愕,英二知道他已經抓住了自家兄弟最為在意的一點了,「那孩子將可以像一般正常人一樣走路跑跳,甚至戰鬥都不成問題,並恢復純血種該有的強大。」

「英一,你不希望看見哲也健健康康地長大嗎?這應該也是你和明奈最大的願望吧?」

「為什麼……」

「你好好考慮一下吧。」無視於英一的錯愕而吻上他的唇,英二離開之際也在他的耳邊細語,「想清楚了就聯繫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不要忘了,英一……只要是你的願望,無論多麼困難我都一定會為你實現。」

英二的腳步漸漸地消失,偌大空間中僅剩下低垂著頭緊握拳的英一。

透過窗戶望著英一的背影,明奈緊緊抓住胸口試圖讓這份痛楚平息下來。她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緩步走向英一的同時也勉強自己露出一抹微笑。

「英一,你還好嗎?」

「明奈……」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女性,英一勉強自己打起精神對著她微笑,「抱歉,讓妳看見難堪的一面了。」

明奈搖搖頭,雙手輕輕地覆上了英一的手,試圖將自己的力量傳達給他。

「英一,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我當初……把你從英二的身邊奪過來,是不是給你帶來困擾了?」

「!」

看著明奈帶著不安望著自己,英一的思緒彷彿回到了最初他們毅然決然離開黑子本家的那個時候。

倘若明奈當時沒有堅持找到被英二軟禁在地下室的自己,那麼現在的自己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大概……還是繼續作為英二的禁臠吧?

「怎麼可能是困擾……直到現在我還是很謝謝妳找到了我。」伸手擁抱住微微顫抖的明奈,英一知道明奈其實並不是真的那麼凶狠的女性,她只是為了想從英二手中保護自己而武裝而已,「和妳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非常幸福,平靜的生活中能和妳有兩個可愛的孩子……老實說,那時候我甚至都不敢想像這樣美好的生活自己也能有體驗到的一天。」

「英一……」

「所以我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傷害你們的……誰都不能。」

英一緊緊抱著明奈的同時,一抹決意也閃過了那雙淺藍的眸子之中。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絕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




距離英二來訪後已經過了三個月,雖然家裡的氣氛還是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但黑子還是微妙地察覺出有什麼改變了。

比如父親比起過去更常出門,比如母親比起以前更容易發起呆來,比如綾香比起從前更努力地吸收知識並鍛鍊自己。

比如自己……身體雖然還是會不時感到疼痛,但和過去比起來簡直就是大大改善了許多。

看著明奈放著做到一半的縫紉發起呆來,黑子慢慢地走過去,然後輕輕地拉了拉母親的衣服。

被孩子輕輕一拉而回過神的明奈很快地便帶著微笑將黑子牽過來,手也溫柔撫上孩子比起過去要來得有血色的面容。

「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事,今天好很多了。」黑子露出了微笑試圖讓母親安心,窩在母親懷裡的他只是擔憂地看著她,「媽媽看起來很沒精神……」

「嗯?啊……大概是有點累了吧?沒事的。」明奈搖頭表示沒什麼,打起精神後也乾脆地放下手邊的工作站起來,「哲也晚餐想吃什麼呢?媽媽來大顯身手一下!」

「那就……水煮蛋?」

「咦?水煮蛋就好了嗎?」

「媽媽做的水煮蛋很好吃,其他的就……」小小的孩子腦海中回憶起過去母親大顯身手下做出的各式各樣恐怖的料理經驗,臉色忍不住鐵青了幾分。

看到黑子那麼明顯的表情,明奈尷尬地咳了咳後有些彆扭地撓撓臉頰。

「別看媽媽這樣,最近還是多少有進步的喔……嗯,至少砂糖和鹽不會搞錯了嘛。」

「呃……」

「醬油和醋也是……不會再加錯了。」

「嗯…….」

「還有沙拉油和清潔劑也是……終於能很好分辨了。」

「……」

「咳咳,那就決定今晚來吃蛋包飯吧!」拍拍黑子的頭,明奈便走進了廚房,「哲也先休息吧,等一下媽媽做好晚餐就一起等他們回來吃吧。」

「我、我也想幫忙。」

「可是……」

「沒問題的!今天身體狀況不錯,可以幫忙的!」黑子急急地表示自己也想幫忙,他不想總是一個人安靜待著看大家忙進忙出,自己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是嗎?這樣的話就麻煩哲也幫忙囉?」

「好的!」

母子兩人有說有笑地一起在廚房進行料理,經過一場堪稱「驚天動地」的料理過程後,總算是將四份看起來勉強能入眼的蛋包飯和十分完美的水煮蛋給完成。

鬆了口氣將晚餐放在餐桌後,綾香也在此時回到家。

「我回來了──喔,今天是蛋包飯呢!」拍拍身上的灰塵走了進來,望著餐桌上的蛋包飯綾香愣了一下,「今天的蛋包飯看起來……好正常啊!怎麼回事?隕石掉下來了?」

「姊姊,隕石沒有掉下來,但是我今天也有幫忙喔!」

「原來如此,哲也真是了不起呢。」

「我說你們……媽媽覺得有點難過了喔?」

「哎呀……因為母親大人先前的料理實在是……嗯,十分藝術呢?」斟酌著用詞想著該怎麼表達才好,看著明奈一臉哭笑不得以及黑子忍笑的表情她也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對、對了,父親大人呢?」

「嗯……還沒回來呢。」

「最近父親大人好像都很晚回來,是不是陛下那邊的事情不好處理呢?」

「如果是單純處理那邊的事那就好了,我擔心的是……」話還沒說完門便被再度開啟,望著英一進來的身影,明奈也迎了上去,「英一,你……」

「爸爸,歡迎回來!」像是沒注意到明奈不自然的表情,黑子跑到了英一的身前拉住了他的手,「今天和媽媽一起做了蛋包飯喔!」

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英一伸手輕輕摸了摸黑子的頭,然後一把將他抱起。

「真的嗎?那可要好好品嚐呢。」

「嗯!」

「哲也最近身體感覺如何呢?」

「和以前比起來好很多了喔!雖然偶爾還是有點不舒服,但是現在走路和跑步都沒什麼問題了。」黑子開心地回答。

「是嗎?那就好,再過一陣子哲也一定就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樣到處行動了。」輕輕地落下一吻於孩子的額間,走到餐桌後他將黑子放下然後疑惑地看向始終站在門口發愣的明奈,「明奈?」

「啊……來了。」拍拍臉頰讓自己清醒一些,明奈帶著笑容走回餐桌和大家一同共進晚餐。

看著英一和綾香優雅地切開蛋包飯用餐,黑子睜大圓圓的眼睛好奇地看著兩人,而注意到黑子視線的兩人也在對望一眼而忍不住笑了出來。

「哲也,你這樣看著是要人家怎麼吃下去呢?」綾香寵溺地揉揉黑子的頭髮。

「啊……對不起。」

「不過,很好吃喔。」綾香指了指蛋包飯,然後俏皮地眨眨眼,「至少這次是鹹的!」

「嗯!因為我有阻止媽媽拿砂糖喔!」

「呵呵,那真是了不起呢。」英一笑著看向得意的小兒子,注意到沒動幾口飯就發呆起來的明奈時不禁有些擔憂,「明奈?」

「媽媽?」

「母親大人?」

「欸……?」餐桌上的三人同時看向了自己,明奈回過神後很快地做出回應,「真是的!其實甜的蛋包飯也不會很難吃嘛,別有一番風味啊?」

「不……那個就敬謝不敏了,真的。」

與家人笑鬧著吃完了晚餐,讓孩子們回到房間休息後,明奈這才走到準備去浴室盥洗的英一身邊。

將換洗衣物遞給他,然後在他即將走進浴室前拉住了他的手。

「明奈?」

「英一……你最近在忙什麼呢?」

「……陛下最近那邊的事情多了些,所以比起過去需要多花一點時間來處理。」

「是嗎……」明奈抿直唇不發一語,漫長的沉默過後她突然伸手拉過英一的衣領,然後用力往下一扯,「那可以請你告訴我……為什麼處理陛下那邊的事情會有咬痕和吻痕呢?」

「!」

很快地將明奈的手拉開,英一不自然地將衣領拉攏了些,然後別過臉去。

「英一,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和英二有關?」

「……」

「最近哲也服用的新藥……也和英二有關?」

「……」

「英一,你是不是瞞著我正在做些什麼事?」將英一的身體扳正,明奈強迫對方與自己對上視線,「還是英二又強迫你做那些你不願意的事來換取……」

「別問了。」

英一的聲音十分冷漠,很久不曾聽到英一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的明奈明顯地一愣。

「拜託你別問了,明奈……」

拉住英一的雙手慢慢地鬆了開來,望著眼前一臉痛苦的英一,明奈知道自己的猜測並沒有錯誤。

她慢慢地閉上眼,然後頹然地放下手。

「結果……我還是又讓你回到他的束縛之中嗎?」淚水不甘願地落了下來,明奈的雙腿彷彿失去力氣般跪坐了下來,「我原本以為可以讓你脫離他的惡夢,但最終……我還是什麼都辦不到嗎?」

「明奈!」

英一跪了下來想將明奈抱入懷中,但伸出的手就像想到什麼瞬間僵硬而止住了動作,只能用著苦澀的情緒望著她。

「對不起……」

「不……該說對不起的是我,身為你的妻子,身為那孩子的母親……我卻什麼也沒能為你們做到。」明奈伸手緊緊抓住英一的手臂,低頭強忍著悲傷,「我真的好沒用……我到底……能為你們做什麼?」

「不是的……」

「都是我的錯……要是那時候再謹慎一點就好了,就不會因為被獵人的吸血鬼專用武器傷到的關係進階連累到哲也!」

「不是這樣的!」

不再猶豫地將明奈攬入懷中,英一緊緊地抱住不斷顫抖的她,他強忍住心中的那份酸澀勉強地開口。

「正因為有妳和孩子們,我才能撐下去。」英一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輕輕地摸了摸明奈的頭,「就快結束了……等到新藥完全開發完畢,哲也服用後也完全改善後,一切就能結束了。」

望著溫柔凝視著自己的英一,雖然英一這麼說,但明奈卻隱約有一種相當不安的感覺。

「什麼意思……」

英一沒有再說下去,他只能夠擁抱著眼前他最為守護的女性,然後輕聲安撫,說著一句又一句連他自己都沒把握的安慰話語。

一切結束時,難道不會是另外一場惡夢的開始嗎?

知道對自己有異常執著的英二絕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英一閉上雙眼的同時也下定了決心。




臉頰被人輕輕地碰觸著,從一片空白的大腦回過神來看見的便是和自己有著一模一樣面容的男人。

溫柔的藍色眸子靜靜地凝視著自己,當他的手在碰觸到自己的手心時也輕輕地彎成十指交扣的姿勢。

「抱歉,弄痛你了嗎?」

「……」

「我也想克制一點的,只是英一真的太可愛了總是難以忍耐。」再度低頭於滿佈紅痕的頸間在印下一個痕跡,英二也勾起了溫柔的微笑,「果然……只有和英一在一起的時候我才會覺得自己是完整的。」

「結束了……?」

「嗯?」

「結束了就放開我吧。」英一冷淡地抽出自己的手,然後咬緊牙關將差點發出的悶哼聲忍住並將人推開,「……藥呢?」

「真是冷淡呢……連享受一下完事的餘韻都不想嗎?」被這樣推開拒絕倒也不生氣,從旁邊拿起一件衣服隨意披著,然後他又從另一側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來,這是說好的完成品。」

從英二的手中接過來,望著盒子當中藍色的圓形藥碇,他微微瞇起雙眸望著英二。

「顏色不一樣?」

「因為是改良版啊,為了找到能夠徹底清除感染源的關鍵藥劑我可是花費很多心思呢。」抬手輕輕地將英一落於額前的幾縷髮絲撥開,英二輕輕地落於一吻,「和先前給哲也服用的紅色藥劑暫時壓制的效果不同,這個能夠徹底解決。」

望著英一始終不信任的眼神,英二聳聳肩膀,然後帶著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站起身。

「被你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可真是令人傷心,如果不相信的話跟我來,我讓你看實驗成果。」

「……」

將身上的黏膩沖洗乾淨,重新著裝完畢的兩人也從黑子一族的本邸移動到英二專屬的實驗場中。看著被關在一個個小房間的實驗品們,英一強迫自己冷漠以對不去與他們多看一眼,讓自己將專注力放在眼前男人的背上。

「眼神這麼熱情可不行喔,這樣會讓我忍不住的?」

「你要是敢在這裡碰我,我會讓你後悔。」

「真是的,總是這麼正經和頑固,但這也是你可愛的地方呢。」

經過幾個彎道後走入了最深層的實驗室,看著眼前不斷跑著龐大數據的電腦主體以及巨大玻璃槽裡的兩個男孩,英一不禁蹙起了眉間。

這兩個孩子的年紀……和哲也差不多吧?

右手忍不住握緊成拳,忍住了心中不捨的他轉頭看著正專心盯著數據的英二。

「為了更加符合哲也的狀況,基本上實驗體我都選擇七歲左右的男孩,然後替他們注入感染源,等到他們發病後先以一般藥劑進行壓制然後換血……簡單來說哲也經歷過得我也讓他們經歷一輪,為的就是確認他們在這過程是否有產生抗藥性和變異性。」

「二十個實驗體當中,有十個因為實驗過程太過痛苦所以死掉了,另外八個則因為免疫系統被破壞而全身潰爛被我扔了,最後只剩下兩個還好好地活著。」說到這邊,英二露出了一臉可惜的表情,「不過算了,至少目前為止得到的數據都相當有用。左邊那個是服用前的狀況,嘛……就如同你現在看見的就是一臉要死不活的樣子;右邊那個則是服用後,看起來有精神多了不是嗎?」

望著兩個男孩的數值差異性,知道機械跑出來的數據是不可能會騙人的,英一不禁鬆了一口氣。

「左邊的孩子不給他吃藥嗎?」

「嗯……他啊,我打算直接就他的狀況再進行下一個實驗,所以就免了。」

「你……」

「噓,別生氣喔。」食指抵住了英一的唇,英二微笑凝視著他,「英一可沒資格為這些實驗體生氣和難過呢。因為打從一開始你答應我的那一刻,這些實驗體所受的苦痛就是為了完成你的願望而存在喔。」

「!」

「說起來我們還是共犯呢,這種大逆不道的實驗要是被我們那位親愛的陛下知道的話,真不知道那張醜陋的臉會露出什麼表情?」

「別說了……」

望著英一不斷顫抖的身體,英二沉默了一下,然後伸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將他攬入懷中。

「別哭啊,是我不對,鬧過頭了……」英二輕聲地呢喃著,聲音之中帶著無可奈何的嘆息,「我保證藥的效力一定能讓哲也好起來,答應你的事情我絕不會做不到。」

「所以……很快地你就能得到一個健康的兒子了。」

「這樣……就好了嗎?」

「嗯?」

拉開了英二的手,望著雙生兄弟的臉,英一強忍住心裡的不適問道。

「不用再做什麼了?」

英二愣了一下,半餉等他反應過來對方指的是什麼後不禁笑了出來。

「英一如果願意繼續在床上柔順獻身給我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你──」

「開玩笑的,這樣就好了。」輕輕地撫過英一的眼睛,英二露出了溫柔的笑意望著他,「這段時間我很幸福,真的……雖然真的很想永遠把你鎖在我身邊,但我又不想看到你絕望的表情,所以還是這樣就好了。」

「……」

「只是英一……我不行嗎?」

「?」

「比起明奈,我更早之前就深愛著你,為了你我甚至什麼都願意去做。」握住了英一的肩膀,英二的眼神痛苦之中帶著一絲瘋狂,「我們是雙生子……我們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加靠近彼此的存在,為什麼我就不行?」

「別說了……」

「如果只是要延續黑子家的命脈,當初大可將明奈許配給七大家的任何一戶!為什麼一定要是你?」雙手的力氣不自覺地加大,英二咬牙切齒地開口,陰暗的執著更是讓他帶著一股不祥的氣息,「只是要延續純血種的命脈……只是為了這種無聊的事情就把我們拆散,我不能認同……」

「那個人憑什麼這麼做!打從一開始他就沒資格──」

「不要說了!」

就著兩人的姿勢吻向了處於極度憤怒狀態下的英二,當英二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吻嚇到而慢慢恢復冷靜時,英一也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望著他。

「唯有那個人和那句話都不能輕易說出口,不要忘了禁忌……」

「……」

「謝謝你的藥,我先走了。」

「……」

「英二,這輩子……別再執著於我了。」離開實驗室之前英一猶豫了下最終還是停下了腳步,「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無論現在,還是未來。」

看著英一離開的背影,英二憤怒地握緊雙拳,然後重重地搥向了牆壁。

「可惡──」

頹然地垂下手,當憤怒退去之時,一抹晦暗的光芒也閃過了他的雙眸。

──如果這個世界奪走了你,那我就破壞這個世界將你奪回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