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碰觸

黑子的籃球(赤黑)碰觸


「所以說,籃球部一軍的正選果然都很帥氣啊!」

下課打掃環境時間,可以聽見四周的女孩子們吱吱喳喳的討論聲,那些話題不外乎都圍繞在最新流行的服飾、妝容、可愛小物以及校園風雲人物上。

其中被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帝光籃球部一軍正選人員。

說是討論,倒也不是針對他們的球技或是賽場表現而討論,男生們也許還會圍繞在這些話題上,女生們大部分則是對於他們的外貌或是個性有更大的興趣。

默默地將自己負責的區域打掃完畢,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去部活了……黑子面無表情地收拾自己的書包準備離開教室,然後不外乎地被人以一股衝力從後方撲了上來。

「小黑子我們一起去部活吧!」

啊啊……黃瀨君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閃亮和充滿元氣呢。

「黃瀨君,很熱,還有請放開我。」

「欸~小黑子不要這麼冷淡嘛!」

身後背著一隻金毛大型犬慢慢地往球場移動,因為黃瀨的高人氣讓這段路走得格外艱辛……至於艱辛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女生們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半路攔截勇敢地將情書遞出去的告白行動以及將充滿心意的手作點心塞過來等等。

……所以說真的很不喜歡和黃瀨君走在一起,一段不過十分鐘的路程每次被這樣一搞,都會直接將時間做加倍計算。

「黃瀨君。」

「嗯?怎麼了嗎小黑子?」

「黃瀨君這麼受歡迎不會覺得很麻煩嗎?」

黑子並沒有惡意,只是純粹對這個現象感到好奇而已。

「欸欸~難不成小黑子吃醋了?」黃瀨閃亮亮地看著黑子,然後被黑子回敬一記白眼。

「黃瀨君有認真聽人說話嗎?還是語文理解能力需要再加強呢?」

「開玩笑的嘛哈哈~」黃瀨笑著打哈哈,然後根據黑子剛才的問題想了一下才回答,「這個嘛……的確是感到很麻煩,不過往另一方面想這大概也能理解成粉絲對我的支持吧?」

「是嗎。」

「對了,其實也不只我喔!大家也都有各自支持的粉絲呢!」像是被打開了有興趣的話題匣子,黃瀨一臉興奮地扳起手指數著,「像是小青峰、小紫原、小綠間啊,我們班有不少女生都討論著他們喔!然後小赤司也是,那種高人氣根本幾乎都快贏過我了。」

「咦?赤司君嗎?」

「對啊!畢竟小赤司的腦袋那麼好,不管課業、部活還是學生會什麼的都表現得那麼優異,所以有著不分男女的高人氣喔!只可惜小赤司太嚴謹了,而且因為對誰都保持相當程度的禮貌,也不輕易跟人有肢體上的碰觸,所以反而讓人覺得太過冷淡和疏遠呢……要是小赤司再更近人情一些那肯定不得了!」說到這邊黃瀨不禁停頓了一下,然後對著黑子豎起拇指,「小黑子也有粉絲喔!我有聽到一些女孩子就說過小黑子很可愛呢~啊啊,這點我也非常贊成呢!」

「是這樣嗎……但我認為赤司君相當溫柔呢。」

「溫柔……嗎?」回想了一下不僅對社員們嚴厲,對自己更加嚴謹的赤司平常開出的恐怖訓練菜單以及賽後檢討失誤時釋放出來的強大氣場,黃瀨就起了一股惡寒,「完全不覺得小赤司哪裡溫柔了……他根本就是惡鬼吧。」

「部活要開始了,我們走吧。」

「咦?無視我的回答嗎?」

兩人走到了球場開始做暖身運動,黑子下意識地望向在球場旁和監督討論著什麼事情的赤司,他的思緒不禁回到剛才黃瀨談到的話題。

赤司君不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嗎……

黑子一邊默默地想著,然後在做完基礎練習並開始進行個人的自主練習時心裡也有一個模糊的想法正逐漸地成形。

「哲,你怎麼啦?」

開始自主練習後,注意到自家搭檔今天相當心不在焉的樣子,青峰不禁好奇地問道。

「青峰君,請稍微往前傾。」

「啊?喔。」

青峰身體往前一傾,黑子便伸手碰觸青峰的頭停頓三秒再移開,接著一臉認真地盯著對方。

「覺得如何?」

「什麼東西覺得如何?完全不明白啊!」青峰一臉莫名地看著黑子。

「青峰君會討厭人家碰觸嗎?」

「啊?不會吧,這又沒什麼。」

「是嗎……說的也是,因為是青峰君嘛,好像也沒什麼參考價值。」

「哲,你這傢伙啊──」勾住了黑子的脖子打鬧著,青峰以拳頭揉了揉黑子的頭。

「小黑子小黑子~你也可以摸摸我的頭呀!」黃瀨一臉興奮地比著自己並表示十分樂意。

黑子只是淡淡地瞥了黃瀨一眼,然後搖頭。

「黃瀨君的話就不用了。」

「咦──好過份!」

望著不遠處的紫原和綠間,黑子推了推阻止自家搭檔繼續摧殘自己的頭,然後小跑步迎了上去。

「紫原君、綠間君。」

「嗯?怎麼了小黑?」

「黑子?」

對著兩人招手讓他們稍微低下頭,接著黑子伸手輕輕地碰觸他們的頭又放開,然後同樣好奇地看著兩人。

「對著綠間君和紫原君做這個動作,請問會覺得討厭嗎?」

紫原偏頭看著黑子想了一下,然後伸手揉了揉黑子的頭。

「不會啊~~小黑會討厭嗎?」

「不會……只是請紫原君不要再那麼用力揉我的頭了,會長不高的!」黑子抗議地揮開紫原的手,臉頰微微鼓起的他也讓紫原又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頭。

「小黑小小隻的很~~可愛呀!沒關係吧~~」

「……我一定會長得比紫原君高的。」

「啊啦啦~~是嗎?」

「是的。」將視線放往還沒回答問題的綠間身上,黑子好奇地看著正在推眼鏡的綠髮友人,「綠間君呢?」

「完全不明白你這麼做和問這個問題的原因在哪裡的說。」

「嗯……只是好奇而已呢。」

「哼……說討厭也不至於,但也不是說很喜歡……話、話先說在前頭,這絕不是因為碰觸的人是因為你的關係所以才這樣!」綠間不自然地撇過臉,然後一樣說著讓人難以理解的話語。

「紫原君和綠間君也不討厭的話……」視線往赤司的方向看過去,黑子偏頭想了想,然後在準備走過去前被青峰給拉住,「青峰君?」

「哲……你該不會是想去摸赤司的頭吧?」

「是啊?」

「不要啊會被殺掉的──」黃瀨一臉驚恐地阻止。

「是這樣嗎?」拍掉了青峰的手,黑子淡定地走到赤司的身邊,然後一臉認真地看著剛忙完手邊事情的赤司。

「黑子,有什麼事嗎?」

赤司一臉困惑地看向盯著自己的黑子,然後在對方閃爍著一道令他有種不好預感的光芒下,緩緩地朝著他伸出手。

下意識地握住了黑子的手,兩人維持著一個伸手一個抵擋的詭異姿勢也瞬間讓氣氛沉默了下來。

「……黑子,你想做什麼?」

「赤司君討厭人家碰觸嗎?」

「?」

「就是……像肢體接觸之類的。」看著赤司陷入思考,黑子不禁偏頭望著他,「會討厭嗎?」

「該怎麼說……與其說是討厭不如說是不習慣吧。」思考過後做出了回應,赤司也微微聳了聳肩,「畢竟我的確是除非必要否則不會去刻意與他人接觸,又或者該說一般人也不會想來隨便觸碰我呢。」

黑子眨眨眼看著赤司,剛才赤司說的最後一句話倒是真的……畢竟赤司平常的氣場太過強大,在球場上更是如同準備狩捕獵物的獅子,根本沒人有膽想去挑戰生命極限。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球場以外的赤司,他一直都覺得很溫柔呢?

「黑子?」

「啊……抱歉,赤司君,不小心發起呆來了。」意識到自己竟在談話過程發呆起來,黑子有些抱歉地撓撓臉頰,而他的回答也惹來赤司露出了一臉無奈。

「有人會說話說到一半發呆的嗎?」晃了晃抓住黑子的手,赤司以右手拿著的賽程表輕輕地敲了下黑子的頭,「所以這隻手是打算來觸碰我,是嗎?」

「真不愧是赤司君,一眼就被看穿了呢。」

「有這個膽量的人也只有你而已哦?」

「那麼……請問可以嗎?」

「你說呢?」

緩緩地放開箝制的手,赤司並沒有轉身離開而是靜靜地站在黑子的面前,看著對方唇角帶著的淺淺微笑,黑子想著對方應該是允許自己的吧?

「那我不客氣了。」

「請。」

如同要觸碰最神聖的存在般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當手指接觸到赤紅的髮絲之時,黑子也意外地發現赤司的頭髮其實很軟,觸感非常舒服。

如同發現了新大陸般微微睜大眼睛,黑子大著膽子稍微左右移動摸了摸,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瞬間盈滿於心中。

啊啊,這種幸福感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望著黑子一臉滿足的樣子,赤司頗為意外地微微瞪大眼……原先在黑子的手碰上來時他就有點後悔想要後退,但是看著黑子帶著期待的光芒看著自己時卻又硬生生止住了腳步,然後任由對方動作。

為什麼呢……要是換做一般人根本連問都不用問,他肯定直接拒絕順便叫人去跑圈了,但是面對黑子的請求他卻不想拒絕,甚至連他的碰觸也不感到厭惡。

是因為朋友的關係……嗎?

嘗試將黑子代換成奇蹟世代的其他人,假想狀況不到三秒赤司就能肯定他絕對不會允許他們觸碰自己。

那麼還有可能是什麼原因呢?

在內心默默思考著,同時卻也覺得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難解,連他都很難在一時半刻找到合適的答案說服自己。

「赤司君,謝謝你,我感到非常滿足。」

黑子鄭重地對著赤司鞠躬表達謝意,看著眼前的水色少年,赤司只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哪裡,我也沒想到黑子會因為這種事而開心。」

「嗯!非常開心喔,有一種能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真是太好了的感覺!」黑子一臉認真地做出回應,而他的話也讓赤司有些哭笑不得。

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會有這種感覺的大概也只有黑子呢。」摸摸黑子的頭,赤司一臉無奈地表示。

「是這樣嗎?」

「是啊。」

「對了,赤司君……那個……另外還有一個請求……」

「說吧。」

「以後,也可以這樣觸碰赤司君嗎?」

意外地看著閃爍著期待光芒的黑子,赤司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非常不給面子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是摸上癮了嗎?

「啊啊,如果是你的話當然可以……至於其他人,那就敬謝不敏了。」冷冷瞪了眼後方想趁勢做亂的青峰和黃瀨,赤司微微瞇起雙眸,漂亮的手指往旁邊一比,「既然精力這麼旺盛,那就跑完三十圈再回家吧。」

青峰和黃瀨發出了一聲哀號,然後在赤司微笑露出黑氣的壓迫感下只能乖乖地去跑圈。

「謝謝赤司君。」

「不會……對了,黑子。」

「是?」

「部活結束後有預定行程嗎?」

「咦?沒有,應該就是直接回家了……啊,路上大概會去一趟M記買香草奶昔。」黑子老實地回答著,然後困惑地看著赤司,「請問怎麼了嗎?」

「不……就是在想,方便的話一起走吧。」

面對赤司的邀約,黑子意外地眨眨眼,然後露出笑容點點頭。

「好的,我很期待。」

看著黑子轉身迎向紫原和綠間,赤司的眼神也放軟了些。輕輕觸碰剛才被黑子摸過的頭,他不禁莞爾一笑。

不討厭黑子的碰觸,也許還有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大概也渴望著被他所碰觸吧?

雖然現在的他們還未知這樣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但至少是不討厭呢。

回應著身後一軍部員請教球技的問題,赤司不禁默默地期待起待會兒和黑子一起回家的時光。

那肯定會令人感到開心吧?


──那麼,距離發現墜入戀愛,還需要花多少時間呢?


﹍﹍﹍﹍﹍﹍﹍﹍﹍﹍﹍﹍﹍﹍﹍﹍﹍﹍﹍﹍﹍﹍﹍﹍﹍﹍﹍﹍﹍﹍﹍﹍﹍﹍
啊嗯,因為突發靈感就先寫了小短文(撓臉)

私自設定了赤司君對他人碰觸有些潔癖,但黑子的話就沒關係。
另外覺得對任何事情都能洞察精明但卻對戀愛遲鈍的赤司君好可愛////////(羞)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