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3  一方臥病在床

DAY 13  一方臥病在床


「黑子老師再見~」

「老師再見~」

「再見,路上請小心。」

送走了最後一位小朋友之後,黑子便返回教室整理教具和環境清潔。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鼻子,中午過後不知怎麼回事就一直打噴嚏和咳嗽,喉嚨也有些不太舒服......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恐怕是要感冒的前兆吧?

與幼兒園的老師們道別後,黑子往超市移動的路上這麼想著,然後決定買個生薑或是韭菜之類的來做個晚餐預防一下......對了,順便再去藥局買個感冒藥吧?記得櫃子上的感冒藥似乎已經快吃完了。

決定了之後,黑子便加快動作將該買的物品買一買,然後趁著氣溫轉更低之前快速回到家中。

「我回來了。」

習慣性地走入家門後說了這麼一句,打開客廳的電燈之後,黑子踩著虛浮的腳步搖搖晃晃地走進廚房。將購物袋中的晚餐材料一樣一樣拿出來,看著手上的豆腐黑子想著今天一定要煮湯豆腐讓赤司開心一下。

至少湯豆腐繼水煮蛋後算是黑子成功的料理第二名,其他料理還是等自己再熟練些再做給赤司吃吧,萬一吃到肚子疼的話可就不妙了。

他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面無表情地切著菜。

「啊……」

因為不慎切到了手指,黑子呆呆看了幾秒,感覺並不是傷得太深後他便暫時不打算理會而繼續做飯。

將調味料和作為湯底的材料先放入鍋內,黑子一面試圖回想著湯豆腐的製作步驟然後一面攪拌著湯,但思緒全攪和成一團的腦袋在回想相關步驟時卻是想當緩慢。他忍不住又打了個噴嚏,起了個冷顫後決定等湯豆腐做完還是趕快吃個藥好了。

攪拌了大概幾分鐘後將豆腐放入鍋內,細火慢煮一段時間黑子便將火熄掉並倒入砂鍋中。他迷迷糊糊地將盛滿湯豆腐的砂鍋拿到客廳放好,接著從藥瓶倒了幾顆藥和著水一起服用。

甩甩有些沉重的頭,原先想返回廚房煮韭菜粥吃一點的黑子在繼續耗費體力與想休息的兩個念頭拉鋸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他打了個呵欠,懶洋洋的感覺讓他身體一歪便倒在柔軟的沙發上,身體得到適當的地方放鬆後也讓他滿足地蹭了蹭沙發上的抱枕。

安靜的客廳只剩下時鐘規律的運作聲,滴答滴答的聲音就像是催眠的咒語一般,黑子也在聆聽著這樣的聲音狀態下不知不覺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並不算好,因為鼻塞而讓呼吸顯得困難的他只能微微張口嘴巴讓呼吸順暢一些,身體忽冷忽熱讓他蹙了眉間......一邊模糊想著感冒藥不知是沒發揮應有效力還是這次的病毒太強所以沒用,一方面也感覺到頭越來越痛。

意識恍惚間他似乎聽見了手機的聲音,順著聲音的方向將手機撈了過來,然後黑子就著閉眼的狀態將手機翻開按下了通話鍵。

「你好……」

[黑子,是我。]

「嗯……是征君嗎?」聽著話機傳來的熟悉嗓音,黑子不禁露出微笑,「今天……又要加班嗎?」

[......]

話機那端是冗長的沉默,黑子困惑地從原先閉眼的狀態睜開眼睛,然後將放在耳邊的手機拿離一些看著依舊顯示通話中的螢幕。

「征君......?」

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對赤司的稱呼與平常完全不同,腦袋昏脹的黑子強忍著睏意又輕喚一聲後,原先陷入沉默的人終於再度有了反應。

[不,已經沒事了......我等一下就到家,待會見。]

「嗯?好的……」

掛斷電話後黑子瞄了一眼時鐘……看著顯示18:30的螢幕再想想赤司的下班時間,他不解地想著赤司正常時間回家幹嘛還要特地打來跟他說。

一般都是下班後有事情或是加班才會特地說的不是嗎……黑子模糊地想著,眼皮太過沉重的他打了個呵欠後又慢慢地睡著。

不知經過了多久,半夢半醒的意識中他隱約聽到了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然後放得極輕的腳步聲漸漸地靠近自己,接著便是一隻帶著寒意的掌心輕輕觸碰自己的額頭,然後落下一抹嘆息。

「黑子……」

聽到赤司的聲音輕輕地自耳邊響起,黑子下意識地想睜開眼做出回應,但太過沉重的眼皮讓他難以動作,只掙扎一下發出不明意義的咕噥聲表示他有聽到。

「黑子……醒醒。」

掌心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受到外力刺激後黑子總算勉強睜開了眼睛,然後看見了和自己一樣很少有表情變化的戀人此正帶著擔憂的情緒望著自己。

「赤司君……?歡迎回來。」

帶著濃濃鼻音的呢喃聽起來有點像是撒嬌,赤司低頭落下一吻於黑子的唇上,然後溫柔回應。

「嗯,我回來了。」

聽著赤司溫柔的回應黑子露出了微笑,他掙扎了一下想撐起身體,無奈沒什麼力氣的他無法單靠自己坐起來,只能繼續靠在赤司懷裡讓對方抱著。

「赤司君……桌上有湯豆腐,記得趁熱吃……」

「都什麼時候了還以我為優先嗎……」落下一抹嘆息,赤司不得不承認他很開心自己在黑子心中的位置如此重要,但同時卻也感到心疼,「已經開始發燒了……吃過藥了嗎?」

「嗯……吃過了。」黑子揉揉眼睛試圖讓自己恢復一點精神,雖然現在思考很緩慢,但他不至於遺忘自己做過什麼事,「雖然不知為何好像……沒什麼效力?」

聞言,赤司露出了一臉無奈,然後他拿起一個橘色的瓶子在黑子眼前晃了晃,「你是說這個嗎?」

黑子偏頭看著赤司手上的藥瓶,然後點點頭。

「綜合維他命應該是平常吃來保養的,真的感冒時還是得吃感冒藥才行。」看著客廳散落的袋子中靜靜躺著一罐未拆封的感冒藥,赤司不禁莞爾一笑,「都記得買回來了,怎麼不記得拆封吃這罐呢?」

「啊……」想到不久前因為腦袋迷迷糊糊地,一心只想著快點吃藥的自己也沒注意到新買回來的感冒藥還沒打開這件事,當時看到桌上一瓶和感冒藥外包裝相差無益的藥罐就直接打開吃下去,也沒再三確認過……

難怪會覺得沒用啊……黑子不禁這樣想著,然後完全沒意識到萬一自己拿錯藥可能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幸好桌上的是綜合維他命,萬一是別種藥品該怎麼辦呢?要是弄個不好可就準備去找綠間了。」赤司有些無奈地輕輕捏著黑子的臉。

想到他們身為醫生的綠髮友人到時肯定會板著臉對他們兩個說教,不管是赤司還是黑子都覺得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

「對不起……下次會注意的。」

黑子咕噥一聲乖乖地道歉,氣管也因為乾癢而微微蹙起眉然後咳了咳。正想著喝點水緩解一下喉嚨不適時,赤司直盯著自己的審視視線也讓自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赤司君......請問怎麼了嗎?」

只見赤司握起黑子的手看著手指上細細的傷痕,他微挑起眉,有些不開心地反問。

「應該是我要問你怎麼了才對吧,黑子。」

「啊......那個是剛才切菜不小心切到的,只是小傷沒關係......」

赤司不語,赤紅的眸子在思考一下後便伸舌輕輕舔試著。沒料到赤司竟然會做出這個動作的黑子在看見這一幕時,隨著急遽加速的心跳外,原先因發燒的而紅潤的臉更是如同血一般快滴下來般。

「赤、赤司君在做什麼啊!」

「消毒啊。」

「那請拿碘酒就好了。」

「黑子不知道嗎?人的唾液可是有殺菌功用哦。」某人笑得一臉燦爛,放開黑子的手同時也微微瞇起了眼,「況且你也沒資格向我抱怨,要是我沒發現的話,是不是打算就不處理了?」

「......」還真的被說中了,黑子可疑地漂移視線。

「真是的,即使是小傷也不能大意,我會心疼的,知道嗎?」

「是......」

「很好,那麼等一下先吃藥然後休息,我去準備好入嚥的食物。」從藥瓶倒出兩顆膠囊放在黑子的掌心,看著對方將藥放入口中後他便將水遞給他,「站得起來嗎?」

「有點暈,不過休息一下就好了。」頭重腳輕的感覺實在稱不上舒服,黑子老實地交待身體的狀況,然後下一秒便是整個人被騰空抱起。

因為嚇一跳的關係黑子直覺地雙手環住了赤司的脖子,在他們走入房間然後自己被輕輕地放在床上後,赤司便將棉被攤開將黑子包得緊緊的並落下一吻於他的額際。

「累了就先睡一下,晚餐弄好了我會叫你起來。」

望著赤司轉身準備離開的背影,黑子下意識地伸出手拉住了對方的衣角。

「黑子?」

「沒有什麼食慾……可以不要吃嗎?」

赤髮青年挑起一邊眉,表情很明顯地寫著你覺得呢?

「那……不要太多?」

「……」

「赤司君……?」

「……」

「征君……拜託?」

「……好吧。」

非常勉為其難地答應,赤司不得不說這份妥協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黑子用著平常不怎麼常用的親暱稱呼並且以一種近似撒嬌的語調說話的關係。

「謝謝赤司君。」

「不用和我客氣……先休息吧。」安撫般地輕輕揉了揉黑子的頭,看著黑子再度閉上雙眼後赤司這才關上燈離開房間。

從冰箱最上層取出了平常備用的冰枕,他用毛巾仔細地包裹後便將拿進去房間。望著已經熟睡的黑子,赤司輕輕地將對方的頭托起來然後再讓他躺下,看著吃過藥後依舊泛紅的臉頰,他垂下眼輕輕地摸了摸對方柔軟並帶著不正常熱度的臉,然後落下一抹無聲的嘆息。

返身走回廚房開始進行韭菜粥的製作時,他不禁想到不久前的那通電話。

因為季度驗收的關係,目前有好幾件案子都要在驗收前進行最後的相關問題解析以及結案報告撰寫等等,而其中又有一件案子特別棘手。他已經和負責案子的團隊進行過好幾次會議以進行相關結案報告修正,但卻總是在問題解決一層時又冒出另一個問題,因此最近可謂是忙到分身乏術。

本來今天打電話回家是想照慣例跟黑子說他要加班不用等他,記得吃晚餐早點休息云云……豈料在接聽到黑子的聲音時,那些原先要說出口的話瞬間就像哽在喉嚨一樣一句也說不出口。

濃濃的鼻音和明顯疲倦的語調一再透露出黑子已經生病的訊息,聽著黑子在迷迷糊糊狀態下回應自己的親暱稱呼以及那句「今天又要加班嗎?」的時候,他幾乎當機立斷決定把工作搬回家做。

連日加班已經忽略戀人多久了呢……將韭菜放入白粥,赤司一邊攪拌一邊想著。

他和黑子都是屬於獨立性相當高的人,平常也能體諒對方工作時程與忙碌程度不同而可能造成的生活步調不一的現象。黑子是幼兒園老師,基本上除非特殊節日需要加班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屬於正常上下班的族群;赤司是公司的領頭羊,雖然乍看下也是屬於工作時間規律一族的人,但實際上在遇上新案開發、季度報告審視、結案報告確認以及開發新客群的狀況時,他基本上都是忙到比任何一個部門主管都要來得晚的那一個人。

加班肯定為常態,即使不想讓黑子擔心而勉強將工作帶回家做,在確認黑子睡著後他也是立刻起身移動到書房繼續奮戰。在國內工作是如此,更不用說偶爾還需要到外地甚至國外出差,有時候連他自己都會想停下腳步思考自己究竟是為什麼會忙碌到這種程度呢?

──要是能再將幾個有潛力的人再加速培訓就好了。

他嘆了一口氣,然後想到每次不管自己有多晚回家,黑子基本上都一定會等著自己。除非黑子當天太累或是像今天一樣生病了,才會早點上床休息。

每次只要一想到黑子總是帶著倦意對著自己說「歡迎回來」,接過自己的外套和公事包後詢問要先吃飯還是洗澡,然後便又開始忙進忙出的背影,他就不禁感到一陣心疼。

──季度驗收結束後就將自己的步調慢慢調整到和黑子的上下班時間差不多,這樣也能減輕對方一些負擔吧?

看著已經煮得差不多的粥,將火熄掉後盛了一些放入碗中,然後又從烘碗機拿出了湯匙,這才將食物端往房間。

將食物先放在床頭櫃上,赤司坐在床緣邊輕輕地將黑子抱入懷中,取過一邊乾淨的毛巾將黑子額頭上的汗給擦乾。

「黑子,醒醒。」

掙扎了一下然後慢慢睜開雙眼,模糊的視線中一眼便看見赤司的頸項。黑子茫然地眨眨眼想著現在的狀況,然後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正被赤司抱在懷中。

「吃點東西吧。」取過剛才被自己放在一旁的粥,赤司舀起一口吹涼後才送到黑子的嘴邊,「來,張開嘴巴。」

乖順地張開嘴巴讓赤司將吹涼的韭菜粥送入口中,煮到恰到好處的稀飯配合適當的調味讓黑子滿足地瞇起了眼……只是,他總覺得好像還是少了一味?

「赤司君……沒有胡椒?」

赤司微挑起眉,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按壓了下黑子的喉嚨,剛才他可沒漏看黑子在吞嚥時顯得十分困難的樣子。

雖然他並非專業的醫生,但看這情形也知道喉嚨發炎了。

「扁條腺都有點腫了就別吃刺激性的食物吧?」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黑子,確認黑子將粥吞下去後他便又重新舀了一匙,「來,再一口。」

「可以加一點點嗎……不然都沒有味道。」帶點撒嬌意味地開口,黑子抬眼望著赤司,然後被對方輕輕捏了下鼻子。

「不行。」

「可是……」

「黑子,我說的話是?」

「……絕對的。」

「乖孩子。」讓黑子吃下第二口,赤司攪拌了一下韭菜粥,然後又舀起一匙,「來,再一口。」

「赤司君,吃不下了……」本來就沒什麼食慾的黑子在勉強吃了兩口後就不想吃了,沉重的身體讓他只想休息。

看著黑子濃重的睡意,赤司也不勉強他而將碗放下,只是將黑子重新安置在床上休息前他還是溫柔地抱著他,並如同安撫孩子般輕輕地、慢慢地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身體。

「哲也。」

「……嗯?」原先昏昏欲睡的黑子在聽見了赤司用著平常極少使用的稱呼時,不禁打起了幾分精神望向赤司。

「抱歉……」

「咦?」赤司突如其來的道歉讓黑子訝異地望著他,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然後伸手撫上赤司的臉頰。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征君要道歉呢?」

赤司沒有回答對方,只是將擁抱的力道又收緊了些,難得表現出的不安與脆弱也讓黑子愣了一下後輕輕地落下一吻於他的臉頰上。

「征君肯定想著等這陣子忙碌過後要想辦法把工作步調調整到與我一樣吧?」

「……」

「征君……最近每天晚上總是一個人吃飯的確有些孤單,有時候也會希望你能偶爾早點下班一起吃飯聊天什麼的……可是,比起讓你為了陪我多一點時間而讓自己更加拼命完成工作而疲倦不堪,我寧可征君就按照自己的步調慢慢來就好。」

黑子微微一笑,對上赤司錯愕的眼神時笑意更是放軟了些。

「往後要調整步調的時間還有很多……現階段我只希望征君保重自己的身體,照自己能調適的步調工作和生活就好,請不要因為我而過度勉強自己。要是你因此身體弄壞了或是發生什麼事,這輩子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輕輕地蹭了蹭赤司的頸項,黑子閉上雙眼呢喃著。

「我啊,最喜歡征君了……所以希望征君每天都能開開心心,身體也健健康康的喔。」

生病中的黑子意外地相當坦率,聽著黑子即使生病還是關心自己的話語,再想到剛回家時黑子先想到的也是要自己先去用晚餐,赤司的雙眼就不禁有些酸澀。

「我也最喜歡哲也了,所以……也希望哲也每天都能開心,健康平安。」微微偏頭毫不猶豫地吻住了柔軟的唇瓣,溫柔的低語也在兩人之間散了開來,「雖然目前為止似乎還沒順利完成這個目標,但之後會更加努力的。」

「所以,等你的身體養好後,我們就規劃休假去哪邊走走吧。」

「但是這樣會不會打擾到征君的工作……」

「公司不會因為社長不在一段時間就倒閉的,況且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要是他們連一點小事都應付不來那也沒有在我手下工作的價值了。」赤司笑著回應。

「突然覺得征君底下的人好可憐……」

「他們遞休假單的時候我基本上都會批准,那麼社長難得休假也不為過吧?」

「也是呢,畢竟社長大人那麼辛苦了。」

甜甜地回應著赤司的親吻,兩人慢慢分開之後黑子才後知後覺地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征君,我感冒了……」

「是啊,怎麼了?」

「那你還跟我接吻……這樣會把感冒傳染給你啊!」黑子微微鼓起臉頰瞪著赤司,可惜目前生病的黑子這記狠瞪在赤司的眼裡看來卻更像是抱怨般的撒嬌。

「啊啊,我完全不在意喔。」

「請給我在意……要是連你也感冒了那該怎麼辦呢?」

赤司微笑地眨眨眼,然後十分難得地露出了淘氣的表情。

「區區的感冒病毒是不可能打敗我的,放心吧。」

雖然很想吐嘈赤司請不要說出這種中二發言,但看著赤司難得的孩子氣表情,黑子在心中開出朵朵小花表示萌意外,也只能無奈一笑。

「要是征君生病的話,我絕對不會理你的。」

「啊啊,是這樣嗎?」

「是的,但如果征君願意製作或是買一個月份的香草奶昔給我,也不是不可以照顧你。」

「哲也,這樣聽起來對我可沒什麼好處呢?」

「這個......當然有好處了。」

「哦?」

黑子微微地靠近了赤司的耳邊呢喃了幾句話,而赤司則在愣了一下後露出一抹頗具深意的微笑。

「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突然很期待自己生病了呢。」

「……請不要期待自己生病。」

兩人甜甜地嬉鬧著,黑子突然覺得偶爾生病似乎也是件不錯的事。

畢竟,可以讓總是忙碌的社長大人願意為了自己挽起袖子照顧自己,不是嗎?

親暱地倚靠在赤司的懷中,黑子伸手握住了赤司的手,然後帶著微笑閉上眼睛。

「征君......」

「嗯?」

「請暫時不要離開喔……」

看著黑子輕聲呢喃著撒嬌的話語,赤司也露出了柔軟的笑意。

「好,樂意之至。」

--放心吧,在你睡著之前,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