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3

本次BGM推薦如下


NANA- Starless Night


這首我覺得看完這篇後再聽應該會更有感覺,歌詞的意境很不錯(笑)
﹍﹍﹍﹍﹍﹍﹍﹍﹍﹍﹍﹍﹍﹍﹍﹍﹍﹍﹍﹍﹍


第十三夜 漫夜


他比自己想像中還要更早清醒。

璃藍的眸子靜靜地看著木製的天花板,恢復記憶後全身的血液和細胞彷彿都在沸騰叫囂著要自己去做些什麼,但他的大腦卻又矛盾地異常平靜。

睜大眼睛直到酸澀卻還是無法閉上眼,只能愣愣地看著上方卻什麼都無法去思考。

他很難形容這是什麼樣的感覺……自己就像是旁觀者般靜靜地注視著「黑子哲也」這個少年過去到現在所經歷的一切,明明全部都是自己的經歷與記憶,但他卻沒有預期中產生悲憤大叫或是傷心欲絕的哭泣。

他很平靜,真的。

平靜到所有的情緒彷彿都消失不見,任何感覺彷彿都被藏匿了起來那般。

搖搖晃晃地站起身,赤裸的雙足踩在木製的地板上發出了吱啞的聲音。他慢慢地走到了窗邊,將窗戶推開後望著烏雲密佈的天空後只是呆呆地望著一切。

過去為了完成赤司交待的任務並不讓心有所動搖,因此他選擇隱藏起自己的情緒,總是面無表情情緒波動壓到極低的他甚至還被一些貴族說自己是「人偶騎士」。那時的他並沒有太多的想法,現在想想……也許這句無心的玩笑形容早就已經在暗示自己了。

只要是活著並會思考的物種就一定會產生感情,伴隨著不同感情帶來的效應,甚至會產生相對應的感覺……然而現在的自己卻一點感覺都沒有,也感應不到任何情緒,這樣的自己不就像個沒有心的人偶嗎?

啊啊,也許……自己早在親手殺了自己母親的那一刻就已經壞掉了也說不定?

外貌還是「黑子哲也」,但是黑子哲也的「心」卻早已支離破碎不存在了。

要是那時候也跟著一起死掉的話,會不會輕鬆一些呢?

「醒了?」

門被輕輕地打開,伴隨著熟悉卻又帶著陌生威壓的嗓音響起,黑子也轉頭看著那抹人影朝自己走過來。

「哦……和我預想的狀況不太一樣,我以為哲也應該會大哭一場或是宣洩憤怒破壞一切呢。」赤色少年走到距離黑子一段距離後停下腳步,赤金眸子饒富趣味地看著面無表情的黑子,「看來是相當意外地平靜接受了?」

「……你是誰?」

簡單的三個字讓赤色少年的眸子更加深沉,他微微偏了偏頭,露出一抹堪稱無辜的微笑。

「我是誰?這你不是最清楚的嗎?」伸手想觸碰黑子的臉,但卻被黑子以一記警戒的眼神避了開來,而被這樣當面拒絕的赤色少年倒也不生氣,只是非常乾脆地收回手,「我是誰?呵呵……我當然是赤司征十郎了。」

「你不是……」聽到面前的赤色少年這麼說,黑子一開始的平靜彷彿被點燃了引爆線般所有情緒似乎又慢慢復甦,「你不是赤司君。」

篤定的語氣與眼神讓赤色少年十分滿意,他聳聳肩,輕笑一聲後才又重新開口。

「真不愧是哥哥一手教出來的得意門生,果然夠敏銳。嘛,雖然我也沒有想隱瞞的意思,要是哲也一直把我當作哥哥都沒發現的話,說實話我也會很困擾。」赤色少年輕輕地比著自己的心,然後在黑子錯愕的眼神下接續下去,「赤司征十郎從一開始就是兩個人,只是平常都是主人格在外活動,必要時我才會出來頂替他……我們的關係十分微妙,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兄弟吧,所以平常我們在精神對話時也是以兄弟相稱。」

「你可以和叫哥哥一樣叫我『赤司君』,當然也可像綾香一樣叫我『征十郎』,我都無所謂。」

黑子抿直唇不發一語,眼前的人所散發的威壓和赤司的威壓不同,讓他感到十分壓迫而不舒服。

冰冷、殘酷、冷漠、決絕……拒絕所有人靠近他的絕對傲慢,那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在哪裡……」壓抑住心中翻騰的情緒,黑子好不容易才保持語調平穩開口,只是這個問題一出來,便立刻引來赤司的輕笑。

「知道哥哥在哪裡又能如何?哲也是想跟溫柔的哥哥撒嬌哭泣然後蜷縮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赤司思考了一下,然後他閉上眼睛沉澱一下思緒再睜開眼,一抹堪稱溫和的表情也出現在赤色少年的臉上。

在黑子愣住的當下,他也伸手環住了黑子的肩膀。

「黑子。」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溫柔而令人心醉的語調讓人聽了幾乎就想依賴眼前的人,「別擔心,我就在這裡,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所以不要害怕,不會有事的」

璃藍的眸子瞪得大大的,如此熟悉溫暖的聲音和語調幾乎讓他就此沉淪,若不是眼前的人帶來的壓迫感與冷漠的氣息始終沒有改變的話,他幾乎以為他所熟悉的赤司征十郎就要回來了。

不是……

這個人不是他所愛的那個赤司君。

猛然地將赤司推開,黑子一臉厭惡地看著唇角始終帶著一抹淡笑的赤色少年。

「請不要隨便碰我,征十郎君。」

赤司無所謂地笑了笑,漂亮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摀住了唇掩住笑意凝視著黑子:「嘛,要是哥哥的話大概會這樣安慰你吧……接下來,他就會擁抱著你直到你安心為止,等到你的情緒徹底平靜後就會集結奇蹟世代的大家一同來商討對策,看看要如何一起擊敗澤村英二……不對,現在應該要叫黑子英二了。」

無視於黑子的眼神,征十郎只是對自己剛剛說的一切露出輕蔑的笑意。

「等到擊敗那個男人讓生活恢復平靜後,他就會詢問你的意見看你是否想回去自己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陪你走到任何地方直到滿足為止,最後再跟你提出正式交往並且攜手共度這漫長的未來。」

每一字每一句聽起來都是如此的美好,聽著眼前的赤髮少年將赤司的確可能進行的計畫說出口,黑子的手不禁握得緊緊的。

「可憐的哲也畢竟過去經歷了那麼多悲慘的事情,就像是悲劇中的主角一樣。」接收綾香記憶與力量的赤司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黑子的過去,他輕聲敘述,但一字一句卻讓黑子彷彿置身於冰冷的地窖之中,「待在母體的時候因為被吸血鬼武器攻擊而垂直感染,所以從小身體就不好……戰爭期間那怕是幼年期的吸血鬼們都要進行高強度的訓練來做基礎保命,更強一些的甚至還得成為戰力。但是哲也卻可以因為身體虛弱的關係接受爸爸、媽媽和姊姊的保護,安逸地待在被保護得好好的牢籠之中不去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在哲也眼中的世界,肯定是從書中或是家人美化後所得知的那般美好而理想吧?」

赤司輕笑一聲,白皙的手猛然地抓住了黑子的頭髮,赤金的眸子不帶有任何感情。

「請不要說了!」

無視於黑子疼痛的神情,赤司只是面無表情地繼續說下去。

「爸爸和媽媽為了保護你而犧牲,之後為了不讓你痛苦內疚所以你的姊姊在找到你之後又幫你將記憶取出讓你遺忘一切重新生活,並將你交給哥哥和奇蹟世代們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啊啊,什麼都不用記得的哲也只需要繼續接受著眾人對你的寵愛與保護,無憂無慮地繼續生活,不用去思考安逸的假面下到底累積了多少犧牲……」

「不要說了……」

將黑子的臉扳正強迫他面對自己,赤司微微瞇起雙眸,無視於眼前少年的恐懼繼續說著。

「為了保護你,你的姊姊和我的哥哥在犧牲那些貴族階級以下的吸血鬼們去戰鬥和蒐集情報時眼睛都是眨也不眨的。沒辦法,為了哲也這些犧牲是必要的,哪怕這些吸血鬼們很多也有家人和愛人,他們也從不在乎,因為這些吸血鬼們都是為了保護你而需要的棋子。」溫柔的低喃彷彿對著情人述說著愛語,但這些無比殘忍的字句與思緒進入了黑子腦中卻只是如同刀刃般一刀一刀凌遲著自己的心,「因為哲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重要到即使犧牲無數吸血鬼、甚至犧牲自己也無所謂,就是一定要守護你呢……所以,你的姊姊為了保護你又再次挺身而出,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只是為了想和你重新生活……」

說到這邊,赤司猛然地將黑子往床上甩去,不帶任何感情地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求求你……不要再說了……」

「接下來呢?涼太和大輝知道這件事後肯定二話不說成為你的戰力吧,為了保護你他們肯定不遺餘力。真太郎和敦也是,必要時肯定也會熱血一回守護著你……當然,還有火神大我和冰室辰也。一個是好朋友,一個是欠你人情,無論是哪個都會為了你而戰鬥以及保護你吧。」赤司俯下身看著黑子就如同失去靈魂的人偶般,手指輕輕地撫著那張白皙的臉直至頸項,望著在皮膚底下不斷跳動的脈博,他不禁一笑,「哲也的性命是如此珍貴而重要,所以接下來大家肯定也會如同飛蛾撲火般犧牲吧?但是無所謂喔,哲也只要這樣踩著大家的屍體活下去就行了,不會有人怪你的,只要繼續這樣活下去就好……啊啊,到時候要覺得痛苦的話,我也可以幫你再次把記憶消除,然後重新生活呢。」

黑子猛然地瞪大眼,他的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又一個熟悉的身影。

開朗活潑,總是如同太陽般爽朗而喜歡黏著自己的黃瀨涼太;奔放豪氣、對自己充滿信心,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是第一個支援自己的青峰大輝;總是慵懶毫無幹勁,但是提到零食就如同孩子般很開心的紫原敦;拘謹內斂、總是口是心非但其實是個好人的綠間真太郎。

總是毫無畏懼地往前衝,雖然偶爾會有點暴躁但卻總是深信夥伴的火神大我;溫和沉穩,如同鄰家大哥哥般的冰室辰也。

然後……是那抹走入自己生命,對自己來說最重要最重要的赤紅。

雖然總是嚴厲,但實際上做出的所有決策都是深思熟慮過的。那個默默關心著大家,溫柔與修羅並存的赤司征十郎……

這些對自己來說很重要且無可取代的人們,也將會為了自己而犧牲?

鮮血將染滿視線,然後於夜空中化為金色砂礫再也不會出現於自己的生命中,不會再用他們慣用的熟悉語調來呼喊自己。他的生命將不再具備這些美麗的色彩,而是只剩一人。


──不要……

──他不想……再像過去一樣了!


「我不要……」

「嗯?」

「我不要這樣!」原先冰封的情感全數化為憤怒而爆裂開來,黑子不知從哪生來的力氣一把將赤司給箝制住,兩人的位置瞬間調換,「我絕對不會讓大家犧牲的!絕對不會!」

赤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瞇起雙眸看著因為過度用力而全身顫抖著的黑子。

「那時候的軟弱無力,我不想再嚐到了!我知道……爸爸和媽媽為了我做了多少犧牲……我又是如何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般落了下來,被淚水浸濕的藍色眸子失神地望著視野下方的赤司,「倘若讓我這樣的罪人活下來是有意義的……讓我遇見赤司君和大家是有意義的……那麼這次,就讓我用我的力量來守護大家……換我來保護大家……我不要……不想看著大家也因為黑子英二的關係而壞掉。」

「壞掉的家一個就夠了……壞掉的人只有我一個人就好了……我不要連大家也因為他而壞掉……」手指用力得生疼,赤司幾乎可以看見自己的肩膀泛出了血痕,但這份疼痛他卻不在意,只是原先輕蔑而高傲的眼神慢慢地有所轉換。

能得到他要的結果,那就夠了。

「那麼,哲也想要怎麼做?你認為該怎麼做才能保護大家?」

「我……」

「你可以哭泣,可以憤怒,甚至做任何你想宣洩不甘心的事情。」赤司不再像一開始的咄咄逼人,聲音平靜溫和得不可思議,「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像我剛進門時看見的那種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放棄生存,就意昧著你在汙辱所有愛你而希望你活下去的人們。」

黑子的手指微微顫抖著,感覺到對方箝制住自己的力道慢慢鬆開來。

「跌倒了可以哭也可以放棄,該怎麼做由你自己思考,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將綾香最後想告訴你的話轉達給你。」

「姊姊……想告訴我的話……」

「乖孩子,知道該怎麼做吧?」

赤司的話語一落下,眼角餘光他便看見黑子微微張開嘴而露出了獠牙。赤司伸手將黑子頭往自己的頸項壓下來,等於無聲宣告對方下一步的行動。

「了解她的想法、哥哥的想法以及我的想法之後,等你冷靜下來足以好好思考時,再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獠牙狠狠地刺破了頸項脆弱的皮膚,赤司沒有露出任何不適和厭惡,只是如同安撫著受傷的小獸般抱住不斷顫抖的黑子。

「所以,永遠不要放棄自己……記住哥哥對你說的話,你不是一個人。」


──你,還有我們。


慢慢地閉上雙眼,赤司落下一抹嘆息之時也同時感覺到靈魂與意識的躁動。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漫長而痛苦的黑夜過了之後,黑子將會有著真正意義上的重生。他會重新站起來,然後勇敢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

無論是綾香、哥哥還是他本身,都是如此深信著。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