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香氣禁止

這篇是和同居三十題-DAY 13 一方臥病在床衍生題。
簡單說就是不同主角發生狀況時的場合想像這樣XD

盡量努力地想寫出赤司生病的撒嬌……雖然撒嬌的感覺還是相當強勢(掩面)
希望有達到小空和梟兩位太太的要求唷//////


注意:
內含赤司君過敏體質以及笨蛋閃光夫妻設定。
還有又不小心欺負了翠翠(掩面掩面)


那麼,以上ˇ

﹍﹍﹍﹍﹍﹍﹍﹍﹍﹍﹍﹍﹍﹍﹍﹍﹍﹍﹍﹍﹍﹍﹍﹍﹍﹍﹍﹍﹍﹍﹍﹍﹍﹍

黑子的籃球(赤黑)香氣禁止


「小哲~這裡、這裡唷!」

從地鐵閘口出來,黑子一眼便見到站在車站大樓前與自己打招呼的實渕。他一邊避開擁擠的人群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然後對著實渕鄭重地鞠躬打招呼。

「實渕前輩,不好意思百忙之中麻煩你了。」

「哪裡~能幫上忙我很開心唷!」實渕俏皮地眨眨眼,「只是我以為你應該會找黃瀨來的?」

黑子有些困擾地撓撓臉頰:「其實一開始的確是找黃瀨君幫忙,只是黃瀨君這週飛國外線,所以……」

「原來如此,機長也不好當呢。」

「是的。」

想到黃瀨在電話中哭哭啼啼地說著「好不容易可以和小黑子單獨出去居然又被工作卡住,好難過啊嗚嗚嗚~」,一通電話下來扣除講正事時所花的五分鐘,其他三十分鐘都在聽黃瀨哭,黑子就不禁十分無奈。

看來黃瀨君即使已經是獨當一面的機長了,還是十分孩子氣呢。

在電話中一邊跟黃瀨說加油,並跟他約好等他回來就和大家一起來場久違的聚餐和打街籃,黃瀨才終於慢慢地停止了哭泣並打起精神。最後在破涕為笑之後還有精神跟自己建議其實除了他之外也可以找桃井或是當年在洛山和赤司關係不錯的實渕,他們兩個的品味都是有保證的。

桃井的話聽青峰說好像是去參加員工旅遊了,在自己熟悉的兩位友人都不在的狀況下,黑子只好找上了雖然最近有些聊天但還是沒有非常熟悉的實渕。

一邊回想著事情始末,黑子很快地便跟著實渕的身後走入了車站大樓的百貨公司裡。

「說起來小征喜歡的東西,小哲應該是最清楚的呢~雖然這麼說,但我認為只要是小哲送的東西,小征應該都會很開心才對喔。」對著黑子露出一抹微笑,實渕並不認為如今已經想要什麼有什麼的赤司還會欠缺什麼東西。

況且,只要是戀人送的東西,哪怕只是一幅令人費解的藝術品,大概都會心懷感激地收下吧?

「老實說……赤司君喜歡的東西除了湯豆腐外,其他的東西好像就沒表現得那麼明顯呢。」自家戀人是否有其他喜歡的東西他並不清楚,但討厭的東西黑子倒是能立刻說出來,比方說生紅薑和裙帶菜。

看著黑子苦惱的樣子,實渕偏頭想了想,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般發出啊的一聲。

「說起來小征似乎沒有擦香水的習慣?」

實渕這麼一說,黑子這才想起家裡的確沒有半瓶香水。撇除自己本身沒有那個習慣,工作的幼兒園基本上也不太適合使用這種東西……但是身為時常必須和其他公司最高決策者應酬的赤司竟然從沒使用過香水,這點想想還真是不可思議。

畢竟香水在社交禮儀上似乎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名門出身的赤司不可能不了解這點,那麼到底為什麼呢?

「不然~小哲送小征香水如何?」實渕笑著往前面的專櫃一比,名瑯滿目的各式香水瞬間晃花了黑子的眼睛,「既然是小征沒有的東西,那麼小哲送給他一定會很驚喜而且開心吧?」

思考著實渕的建議半餉,黑子認為這似乎有可行性……畢竟如同實渕所說,既然赤司沒有使用過香水,那就買個香水送給他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但是赤司君沒有使用香水……會不會是因為不喜歡呢?」

「嗯?應該不會吧?我們公司很多人也都使用香水唷!我看小征在和那些人交談時都不曾皺過眉頭或是表現出厭惡,所以應該是不討厭吧?」回想著赤司在公司與其他員工交談狀況,實渕怎麼想都不認為赤司討厭香水。

「是嗎?那就好。」鬆了一口氣,黑子正準備一鼓作氣往前走時卻又想到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那個……實渕前輩,如果是香水的話,請問你會比較推薦那一款呢?」

要一個從來沒使用過香水的人去做選擇,即使是做事一向直接不猶豫的黑子也難免產生了困惑。

聞言,實渕俏皮地眨眨眼,然後一把拉過黑子的手往前走。

「這個就交給人家吧!」

跟著實渕的腳步走到幾家有名的香水專櫃進行試聞,聽著專櫃小姐和實渕的一來一往問答,黑子不禁佩服起實渕真的是相當厲害……光是他們講的那些香調、前味、中味和後味調製什麼的專有術語,他就覺得頭非常地暈。

在不知試聞到第幾家時,璃藍的眸子已經開始呈現渙散的現象……黑子一面想著早知道不如就買個書或是好吃的豆腐來做個湯豆腐給赤司就好,一面卻又忍不住想像著赤司要是收到香水的話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應該會很高興吧……黑子有些沒把握地想著。

「小哲小哲~你來聞聞看這款!」

「啊……好的。」接過實渕遞來的試香紙,在距離鼻子一段距離後左右扇了扇,一股十分好聞的香氣瞬間自試香紙飄散出來。

一開始是清新的柑橘類香氣……當果香慢慢轉換為丁香以及薰衣草的花草香調時顯得溫柔細膩,這股香氣的餘韻帶著的檀木與雪松的清香則給人一種沉穩內斂的感覺,就如同一位優雅的紳士。

啊……好像赤司君的感覺。

黑子的眼睛亮了起來,雖然面部表情依舊不明顯,但實渕知道黑子應該是相當喜歡。

「這款是採用柑橘香調的淡香水,非常適合白領族使用喔!它的香味低調清新,很適合春秋使用。啊,也不是說秋冬使用會不好,只是會略顯單薄一些,但是也不會影響到這款香水帶給使用者的魅力唷。」小姐微笑地向黑子進行解釋。

「小哲,你覺得如何?」

「嗯,這款香水感覺十分適合赤司君呢。」

「對吧對吧?我剛剛一聞也嚇了一跳呢!一下子就和小征的氣質聯想起來了!」實渕笑著回應,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般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啊,但如果是高中時代W.C時的小征的話,感覺香味應該會更適合霸道一點的吧?」

經實渕這麼一說,黑子忍不住揚起更為明顯的笑容。

「是呢,如果是另外一位赤司君的話,確實就不是這種感覺了。」

確認購買這款香水後,黑子很快地便付錢並請小姐進行包裝。離開百貨後原先想請實渕喝個東西或是吃一餐表達謝意,但被實渕以等一下還有事所以就先留到下次為理由暫時欠了下來。

和實渕道別後,黑子便帶著期待的心情返回家中。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到家的時候大約是七點左右,黑子有些意外竟然會在這個時間見到赤司。看著赤司在廚房張羅晚餐的背影,黑子有些緊張地將紙袋先放在客廳,這才走到赤司的身後。

「赤司君今天好早呢。」

黑子難得主動地落下一吻於赤司的臉頰,柔軟的觸感讓赤司微偏過頭想回應戀人給予一記甜蜜親吻,但卻在即將吻上對方唇瓣時整個人僵住,腳步也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些。

沒有漏看赤司的動作,黑子不解地偏了偏頭。

「赤司君?」

「……晚餐已經弄好了,我們先來吃吧,餓過頭也不好。」

「啊……好的。」

滿臉困惑地跟著赤司的腳步走到了餐桌,用餐過程中雖然兩人還是有交談,但黑子卻發現赤司的臉色似乎不太對勁。他有些擔憂地詢問,但卻被赤司以一記微笑回應沒事作為打發。


──很明顯發生了什麼事啊……赤司君會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呢?對了……剛才看到赤司君的精神似乎不太好,臉色好像也有點蒼白。


用餐完畢後幫忙收拾碗筷,黑子微蹙起眉間觀察著赤司的狀況,然後越看越覺得對方實在很不對勁……正想著是不是該來確認一下赤司的狀況,走到客廳的赤司在看見桌上的紙袋時便已經率先開口。

「這個是?」

「啊……是禮物。」

「禮物?」

「是的,因為一直以來受到赤司君的照顧,總想著要送個正式的回禮,於是就請實渕前輩陪我去挑了。」將赤司拉往沙發坐下,然後在對方訝異的目光下,黑子將包裝精美的禮盒從袋子拿出來,並慎重地交給赤司,「謝謝赤司君平常的照顧,這是一點小心意,希望你會喜歡。」

望著黑子如此慎重,赤司不禁露出溫柔的笑意。

「只要是黑子送的,不管是什麼我都喜歡。」

「赤司君……」赤司的溫柔讓黑子感覺自己的臉微微地發熱起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斂下眼。

「我可以直接打開嗎?」

「當然可以!請用。」

黑子一臉期待地看著赤司將包裝紙撕開,而赤司在看清楚精緻典雅的紙盒上印著Acqua的字體時不禁一愣,原先帶著淺笑的面容也不禁有些僵硬。

「赤司君?」

望著赤司拆到一半突然發起呆來,黑子不禁擔憂地喚了一聲。

「不……沒事。」將紙盒拆開拿出內容物,典雅大方的白色瓶身設計給人一種俐落乾淨的感覺,望著瓶子中滿載的透明液體,儘管內心感到十分不妙,但赤司還是小心翼翼地拿著,「竟然是香水嗎……真是意外。」

「是的,因為想著赤司君似乎沒有使用過香水,但是有時候社交場合似乎是必要的,因此就自作主張地選擇香水作為禮物送給赤司君。」赤司僵硬的表情和動作饒是黑子再遲鈍都感覺到不對勁,「赤司君果然……不喜歡香水嗎?」

黑子的聲音讓赤司有些游離的思緒再度回歸,看著黑子難掩低落的表情,讓赤司一時之間慌了手腳。

「不、不是的……該怎麼說,能收到黑子的禮物我很開心,真的。」

「但是……赤司君的臉色似乎不太好,如果說真的不喜歡香水的話不勉強的,我不希望造成赤司君的困擾。」輕輕地握上了赤司的手,黑子勉強自己露出一抹苦笑,「是我不好,不該隨便嘗試的……我該想到赤司君從不使用香水一定是因為不習慣或是討厭的關係……」

「黑子……」

看著黑子勉強自己的樣子,赤司終於忍不住一把將人抱入了懷中。聞著戀人身上混雜著各式各樣陌生的香氣,赤司可以想像得到黑子為了替自己選一瓶適合的香水肯定嘗試了好幾種,最後才終於決定這一瓶。

帶著如此重要心意的禮物,他怎麼能夠糟蹋呢?

赤司深呼吸一口氣,在心底給自己打氣同時默默希望等一下的自己給力一些後,他這才慢慢地鬆開黑子,然後在對方訝異的目光下打開了香水的瓶蓋。

「赤司君?」

「我沒有不喜歡,只是一些原因所以不使用而已…..但這是黑子的心意,所以我想嘗試看看。」

落下一吻於黑子的唇上,看著香水的噴嘴好半餉,將噴口對準自己的手腕動脈後,赤司這才輕輕地按壓下去。

帶著清新香氣的液體浸染了手腕,赤司輕輕地拍了拍動脈處讓香水更好吸收後,黑子在百貨聞到的那股溫柔細膩的香味也徹底地散發出來。

果然很適合赤司君呢……黑子不禁再次這麼認為,當他想開口說些什麼時卻發現赤司的眼神似乎有些渙散。

「赤司君,你怎麼了?」

抬手撫住額頭,因為近距離的關係,即使是淡香水但濃度還是相當驚人……赤司感覺到自己的頭從原先的輕微疼痛變得越來越劇烈,而噴了香水的手腕也開始微微發熱並有著搔癢的感覺。

……慘了,果然還是不行嗎?

「赤司君!」

意識朦朧前赤司只看見黑子驚慌的表情,而赤司只記得自己勉強說出了一句「抱歉……可以幫我打給綠間嗎?」後,意識便就此中斷。

看著赤司突然身體失去力氣倒在沙發上,黑子驚慌地伸手搖了搖對方,然後在想到赤司昏迷前要自己打給綠間後慌張地拿出手機撥號,並在斷斷續續的對話中只聽到綠間說他很快就會過來要他先冷靜,之後電話便就此中斷。

等待的時間十分漫長,當大門的門鈴響了起來時,黑子幾乎是聽到救命鈴聲般用跑的去開門。

門一打開綠髮青年便聞到一股相當好聞的香味……他微蹙起眉間走到沙發,當看見失去意識的赤司以及桌上的香水時,立刻猜到是怎麼回事。

抬手摸了下赤司的頭,帶著驚人熱度的額頭以及皮膚陸續出現的紅疹,讓他只想把眼前的赤髮青年給打醒。

「赤司這傢伙是笨蛋嗎……明知道香水不能碰還碰,想死也不是這種死法的說!」看著赤司皮膚上出現的紅疹和即使昏迷也蹙起的眉間,綠間二話不說立刻從皮箱拿出一管藥劑,確認了對方的血管位置後便進行施打。

綠間剛才的話讓黑子有些錯愕……赤司不能碰香水?這是怎麼回事?

「赤司對香水過敏的說。」注意到黑子茫然的神情,綠間推了推眼鏡進行說明,「本來是不會這麼嚴重,最多就是偏頭痛和起個疹子,即使不管只要休息一會兒就會消了……現在之所以會反應這麼劇烈,主要是因為他現在的免疫系統低下的緣故的說。」

「咦……」

「簡單來說就是感冒的說……雖然只是前兆,但這正是免疫系統低下的時候,這種時候任何一項平常不認為會怎麼樣的狀況施加上來都會變得加倍嚴重。但也幸好量不多而且你即時通知我讓我確認狀況,才沒演變成更麻煩的情形……畢竟要是休克了就真的準備送醫急救了。」

「我都不知道……」

望著黑子一臉自責,綠間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一手拍在黑子的頭上。

「赤司這傢伙在你面前總是想表現完美的一面,大概是想著反正他也只對這項東西過敏只要小心不去碰就好,所以才沒跟你說。這不是你的錯,是那傢伙自作自受的說!」

「不是的……赤司君是因為不想讓我失望所以才會勉強自己……」他早該發現的,赤司在聞到自己身上香水的不自然,以及打開禮物後看見是香水時的僵硬神情,他就應該要察覺到這東西對赤司來說或許就是一個禁忌。

要是早點發現的話,現在就不會……

「……我沒有勉強自己,黑子。」

略顯虛弱的聲音自前方響起,平常總是神采奕奕的赤色眸子罕見地有些渙散。當赤司的目光對向一臉自責的黑子時,他的心也不禁緊揪了起來。

對著黑子伸出手示意他過來後,赤司便一把抱住了埋在他頸間無聲啜泣不斷顫抖的黑子。

「別哭,我沒事的……你一哭我就會心疼。」安撫般摸了摸黑子的頭,勉強撐起身子後落下一吻於淺藍的髮漩上,「雖然過敏的感覺不太好受,但是這個香味真的很好聞,我很喜歡。」

「赤司君……是大笨蛋!」黑子抬起頭來用力瞪著赤司,紅通通的眼睛沒有那份怒意反而讓人更惹人憐愛,只是赤司知道現在絕對不是適合說這種話的的氣氛,「請不要隨便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萬一你出了什麼事的話那該怎麼辦?」

「抱歉……只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畢竟先前也有接觸過,只是最多長疹子和偏頭痛而已,我沒料到這次會這麼強烈……」眼見黑子又有再度掉淚的趨勢,赤司不禁慌了起來,「不夠謹慎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別哭……」

眼見黑子清秀的面容不斷落淚,赤司手扶著黑子的頸項往自己的方向一壓,然後便壓上了對方的唇。

不若平常安撫般的溫柔纏綿,當黑子感覺到自己的舌頭被對方的勾住的時候,只感覺到對方不斷掠奪他肺部的空氣……注意到黑子被自己吻到失神而停止哭泣後,赤司終於慢慢停了下來,只是不忘最後還煽情地舔了舔對方被自己吻得有些腫的唇瓣。

「冷靜下來了嗎?」

「……赤司君好狡猾,為什麼老是用這招?」

「因為這招最簡單又是最有效的。」吻掉了殘留在眼角的淚珠,赤司溫柔地低喃,「現在可以原諒我了嗎?」

「……」

「黑子?」

「…..我不想理赤司君了。」其實早就氣消了,但只要想到赤司隱瞞自己以及自己竟然這麼粗心大意,黑子不禁還是有些不太開心。

「但是你不理我,我會很困擾。」輕輕地撫著黑子的臉,如同石榴般美麗的赤色眸子帶著溫柔到幾乎要將人溺死的目光注視著他最深愛的淺藍,「你忍心放我一個人吃飯和忙碌工作嗎……」

「我……」

「萬一我又不小心碰到過敏的東西那該怎麼辦呢……只有我一個人的話肯定會相當難受吧?」

「!」

「最重要的是,沒有黑子在身邊我就沒有工作動力了,也沒有生活的意義……這樣該怎麼辦呢?」

「……赤司君,我決定還是理你了。」聽著戀人說著一句比一句還要誇張的話語,為了避免再聽見一些更為浮誇的話,黑子立刻握住赤司的手做出保證。

在黑子注意不到的角度浮起一抹狡黠的微笑,赤司滿意地於對方的唇落下纏綿一吻。

「黑子,我愛你。」

「我也愛你,赤司君。」

兩人互相擁抱,甜蜜融洽的氛圍讓從頭到尾看個徹底的綠間感覺到自己的眼鏡似乎已經承受不住這波強烈的閃光攻擊而徹底破裂了。

「你們──這種事要做回房間再做的說!真是太不像話了!」

綠間的出聲這才讓赤司和黑子想起他們似乎無意間忘了自家友人,黑子還來不及說出道謝的話,赤司便已經率先開口。

「綠間。」

「?」

「原來你還在嗎?」

「赤司你這傢伙啊啊啊──」

「抱歉,開個玩笑。」赤司笑得瞇眼,在身體恢復了些力氣後也坐了起來,「謝謝你的幫忙,應該還沒吃飯吧?不介意的話就一起用餐。」

「不用了,我和高尾還有約。」綠間無奈地推了推眼鏡,然後從箱子拿出一把藥丟給赤司,「三餐飯後吃,刺激性的食物別吃,還有遠離過敏原。」

「啊啊,好的。」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有事隨時聯繫沒關係,只要我有空的話。」說到一半綠間不自然地咳了一聲,「沒空的話也會給你們指示,要是真不行就直接來醫院,這幾天我都在診……先、先說好,這還是要收費的!絕不會因為是朋友就不收錢!但若是私下的就不用了!」

看著依舊相當不坦率的綠髮友人,赤司和黑子相視一眼後不禁露出了笑容。

「這是當然。」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