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香草與咖啡

黑子的籃球(赤黑)香草與咖啡


嗶--

隨著哨聲響起,在最後一秒時籃球脫離了手並以拋物線的姿態往籃框投去,球通過籃框並落在地上發出響亮的拍擊聲時,這個夏季的練習也正式進入尾聲。

整理好球場並更換完衣物後,誠凜眾人嚷嚷著夏季就要結束並邁入秋季了,不如大家一起吃個飯……總之隨便喊出一個聽了就知道不過是硬湊出來的理由後,他們便決定往Maji burger前進。

「那個……我要起士漢堡12個,大份薯條和大杯可樂。」

「嗚哇!火神你的食量還是這麼驚人!」

「是嗎?我覺得還好啊?」

「黑子呢?你要什麼?一樣M號香草奶昔嗎?」

小金井順口問了一句……其實大家都知道他們家可靠的透明後輩每次來Maji burger永遠只會點那一百零一種的香草奶昔,不會多也不會少。有時候大家看不下去還會分自己的食物給他,然後就會按照慣例惹來水色少年露出困擾的神情並表示自己吃不下。

接著便免不了會被日向和里子進行鞭子與糖果……喔,不對,是前輩們的關懷才對。

黑子並沒有馬上回話,他抿唇看著點餐單,原先想要脫口說出「是的,香草奶昔M號謝謝」在即將說出口的時候硬是吞了下來,眼神不由自主地往熱飲區的某個圖案看去。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興起想喝這個的念頭……鬼使神差下,他迎向小金井和火神的詢問時只是搖搖頭,伸手比向了接下來長達一小時被眾人以一種怪異、興奮和想挖八卦的心拷問的飲品。

「請給我一杯M號研磨咖啡。」

「啥?」

「另外糖和奶精也請不用給我,謝謝。」

「欸欸欸欸欸──」

望著自家搭檔一臉淡定地點了平常根本沒看他喝過的東西,火神石化了一下後很快地伸手摸向黑子的額頭。

「你這傢伙生病了嗎?」

「火神君真是失禮呢,我很健康哦?」

「不是啊,你怎麼會去點咖啡啊?」要知道,一個平常喜歡高甜度飲品的人要他去喝完全不加糖奶的黑咖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火神一邊咕嚷著拿了一個漢堡放在黑子的盤子上,然後露出一臉古怪,「你是撞到頭了嗎?」

黑子默默地白了一眼火神,然後端著餐盤走向座位區。

「不會吧!黑子君點咖啡?」里子驚訝地看著黑子手上的咖啡。

「黑子你受到刺激了……?」日向瞪大眼一臉錯愕。

「黑子,有什麼煩惱一定要說出來喔,我們大家都會幫你的。」木吉愣了下後直覺可愛的學弟肯定出了什麼事才會做出失常的舉動。

「黑子點咖啡……啊,靈感來了!」

「伊月閉嘴!」

迎向眾人鬧哄哄的詢問,知道大家只是關心自己的黑子微微勾起一個不慎明顯的微笑。他望著散發著香氣的琥珀色液體,猶豫了一下後終究還是喝了一小口。

入口便是難以形容的苦澀,當液體順著舌尖滑入喉中時濃郁的咖啡香氣卻又整個擴散在口腔之內。雖說咖啡的確很香,但終究不喜歡這種苦澀滋味的黑子還是蹙起了眉間,然後果斷地將手上的飲品放下。

他果然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那個人總是喝這種東西……明明就不好喝啊。

印象中帝光時期時那個人基本上很少和他們聚會,因為放學後還得回家接受其他的精英教育,有時候好不容易得空時就會被他們拉出來一起來Maji burger聚餐。他記得那個人每次總是點咖啡……偶爾的偶爾才會再加點個漢堡或是薯條之類的東西。

他曾經問過他咖啡有什麼好喝的?結果反被那個人微笑反問香草奶昔的魅力在哪裡……他記得他們兩個還曾經為此進行一場爭辯呢?

微微斂下的眸子望著咖啡開始放空了起來,內心彷彿被什麼東西堵塞的感覺讓他十分不好受。

一片的靜默讓黑子慢慢地從自己的思緒抽出來,他抬頭想看看狀況時卻發現大家的目光全部無聲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一向習慣低存在感的他突然被行了如此熱切的注目禮,讓他實在非常不習慣。

他有些尷尬地將身體往椅背挪了挪,正想開口發生什麼事時身後卻冷不防出現了熟悉的聲音。

「哈哈果然是小黑子~啊,還有誠凜的各位前輩們!」

「小黃好厲害~真的是哲君耶!那個距離你也看得到?」

「哼哼,只要是小黑子在的地方我都看得到唷!」

「黃瀨你吵死了,閃邊去。」

「小青峰好過份啊!」

深藍、粉紅和金黃的身影瞬間出現在黑子的身邊,和誠凜眾人打過招呼後,黃瀨便在注意到黑子喝的東西而微微一愣。

「咖啡?小黑子怎麼會喝這個啊?」

「居然就這樣坐下來了也太主動!」看著顏色各異的三人很自然地坐下後,日向忍不住吐嘈。

「這個是……」

「哲你撞壞腦袋了?」

「阿大別亂說啦!啊,還是說哲君生病了嗎?」

啊……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呢……誠凜一眾露出一臉五分鐘前我們也這麼問的表情關愛地看著被奇蹟們圍繞的黑子。

黑子只是困擾地撓撓臉頰,他不懂就只是點個咖啡而已有需要這麼訝異嗎?

「只是突然想嘗試而已,很奇怪嗎?」

「當然奇怪吧?」咬著和火神不相上下數量的漢堡,青峰順手拋一個給黑子,「你這個視香草奶昔為本命的傢伙怎麼會去喝咖啡?又不是赤司那傢伙。」

青峰的話一出,誠凜眾人瞬間像是看到什麼八卦般亮了眼睛。

「對耶……小青峰這麼一說才想到,小赤司以前總是點咖啡對吧?」打開礦泉水的蓋子喝了幾口,黃瀨眨眨眼笑著道,「而且每次一定是研磨咖啡不加糖奶。」

「對呀,而且如果研磨咖啡沒有的話就一定是美式咖啡。」桃井也笑著接口。

黑子微愣了一下,一向情緒波動極低的他也不自覺放柔了眼神注視著手上的咖啡。

「是呢,赤司君的話每次總是這樣。」

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手上的咖啡,原先內心的煩悶似乎又稍微加重了一些。

「啊,我想到了,以前小黑子和小赤司還曾經為了香草奶昔和咖啡哪個比較好而爭吵對吧?」黃瀨的話一出,距離最近的火神立刻驚訝地拍桌站起。

「黑子和那個赤司吵架?」那個初登場就祭出剪刀外加中二發言的恐怖洛山隊長和眼前的小透明吵架?怎麼看都是黑子穩輸而且下場悽慘吧?

黑子居然能活到現在太不可思議了──火神激動地想著,也許是因為他的表情太過明顯,桃井很快地便為他和其他擁有同樣想法的人做出解釋。

「哲君的話沒事喔~雖然不明顯,但赤司君對哲君很包容而且疼愛的喔。」粉色少女像是想到什麼般露出微笑,然後以吸管輕輕攪拌了下飲料,「但那次吵架真的蠻嚴重的,他們兩位還整整三天都不說話呢。」

「啊……那次啊?真的是麻煩死了。」回想過去發生的吵架事件,青峰一臉麻煩地掏掏耳朵,「後來是怎麼和好來著……?」

「青峰君和紫原君把我和赤司君騙到體育倉庫然後鎖起來,一直到我們重新和好你們才把我們放出來。」黑子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家前搭檔,然後將後續補充完畢,「後來大家的訓練菜單全都被赤司君翻倍呢。」

話說到這邊,青峰猛然啊的一聲想了起來,然後露出一臉憤恨:「赤司那傢伙根本就是惡魔!」

「同意……小赤司的訓練菜單根本是地獄。」

「啊哈哈……」桃井尷尬笑了笑,她望著這家中學時期就常來的地方不禁有些懷念,「這樣一聊還真的想念起大家了呢……」

桃井的話一下,黑子這才想到平常綠間和他們的距離很近,偶爾還能碰面聊聊……但是赤司和紫原的物理距離太遠,平常根本不可能說來就來,有時見面還是托練習賽的福才有機會。

這麼一想真是有點寂寞呢……

黑子緊緊地握著杯子,片刻他像是想到什麼般拿出了手機,翻開上蓋切到相機模式後便對準咖啡按下了拍照鍵。

在信件欄中夾帶相片檔,簡單地打上幾行字之後他便輸入收件者,之後便迅速地按下發送鍵並將手機收起來。

心臟噗通噗通地不斷跳著,剛完成了堪稱壯舉的黑子還有些難以平復心中的激動。

不知道他看到後會說什麼?

黑子開始默默地期待起收到信件的某人反應了。

「話說回來,黑子君。」

「是?」

里子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太過美麗的笑容讓黑子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

「你還沒說為什麼點咖啡的原因呢?是不是該老實交待一下你和那位洛山隊長的關係啊?」

誠凜監督的震撼彈一出,Maji burger的某片座位區瞬間爆出了興奮的大叫和粉紅泡泡的氣息。

望著不斷逼近自己的現任隊友和前隊友們,黑子只感覺到今天一杯咖啡惹來的事件真是讓人難以招架。

但是他卻不能否認,最開始會去點咖啡時腦海中浮現的正是那名俊雅的赤髮少年。

他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內心覺得寂寞與想念的他,或許真的該找個時間然後狠下心把自己的零用錢全部貢獻出來買東京到京都的新幹線來回票吧。



(2)

京都──

「歡迎光臨。」

身穿洛山制服的五人走進了傍晚時分人潮有些擁擠的Maji burger,剛結束部活訓練的他們想著難得大家都沒預定行程不如一起來吃點東西,於是便走到離學校最近的Maji burger。

「那麼小征,一樣選咖啡對嗎?要不要再吃點東西?」

赤髮的隊長站在櫃台沉思片刻,赤紅的雙眸在看著點餐單的某個圖示後,修長的手指也輕輕地點下去。

「不......今天就選M號香草奶昔吧,謝謝。」

「!」

包含實渆在內,葉山、永吉和黛都露出一臉見鬼的表情--那個一向只喝咖啡的赤司征十郎竟然會選擇這種甜膩的高熱量香精製品?

媽媽好恐怖,他們的隊長大人今天吃錯藥了嗎?

「食物就不用了,我先去給你們佔位置,東西就麻煩你們了。」

「喔喔,好......」

看著赤司一臉淡定地往座位區移動,洛山選手們面面相覷著,然後在等餐點的時候不禁移到角落交談。

「玲央姊......我剛剛應該沒有聽錯吧?那個赤司司竟然點香草奶昔耶?」葉山一臉驚恐地發言,最可怕的是剛才赤司竟然是面無表情地點餐,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因為想喝才點的。

「赤司生病了嗎......」饒是最遲鈍的永吉也露出了詭異的表情,然後一邊想著難道是因為今天太熱了所以赤司被熱度影響到不正常?

「......」黛雖然沒說話,但詫異的表情卻也已經老實出賣他的內心漾起的巨大起伏。

實渆瞄了一眼座位區中背對著他們的赤司,然後他也是一臉不解地壓低聲音加入討論。

「應該不是生病吧......今天部活訓練還是如往常一樣啊,啊......不過今天小征給自己的自主訓練份量似乎比起之前要加大許多?」

說到這邊,眾人不禁陷入了沉默。

今天赤司在進行訓練時,大家的個人菜單雖然還是一樣恐怖得驚人,但是仔細看赤司自己的部份卻又覺得那根本是地獄......望著似乎在壓抑著什麼情緒的赤司在進行那些超出平日負荷的份量訓練時,他們只覺得赤司今天似乎是想藉由訓練來宣洩什麼。

「小征會不會是心情不好?但是最近一場練習賽我們漂亮地拿下勝利,不久前的考試小征也如往常一樣拿下了學年第一,這樣還有什麼事讓他不開心呢?」實渆認真地看著大家,他的話一出也讓眾人跟著陷入思考。

「沒吃到肉?」永吉一秒想到自己的案例,要是一天不吃肉他就會提不起勁心情很差。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嗎?別把小征跟你這種肌肉笨蛋相提並論!」實渆立刻翻白眼反駁。

「被女朋友甩了?」葉山歪頭提出第二個可能性,然後惹來眾人沉默。

「赤司那傢伙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

「雖然很有可能,但小征應該沒女朋友吧......」要是有的話,我們學校一群女孩們早就一片心碎了。

要知道,赤司在女孩們眼中還是被尊稱為「赤司大人」的風雲人物呢。

「與其說是女朋友……不如說是男朋友吧。」

黛淡淡的話語一出,原先還在糾結女朋友這件事的三人立刻猛然抬起頭齊齊望向了語出驚人的前輩。

「黛前輩,這是什麼意思啊?」

「直覺。」

「啊?」

深灰色的眼睛閃過一道不明所以的光芒,落下了謎之發言的黛後也不再多加解釋便繼續沉浸於小說世界中。

葉山和永吉只是面面相覷一臉茫然,而實渆在思考半餉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般訝異地睜大眼睛,隨後則是露出一抹頗有深意的微笑。

哎呀,原來是這樣。

取過餐點後他們便移動到座位區,實渆將香草奶昔遞給赤司後,便不著聲色地觀察起對方。

赤司若有所思地看著手上的香草奶昔,想到中學時代特別喜歡這種甜膩風味飲的水色少年,他就不禁莞爾一笑。

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甜膩冰涼的口感瞬間自口腔內擴散開……他微微蹙起眉間,直到現在還是不了解明明就只是充滿香精料的高熱量飲品,為什麼黑子總是能喝得這麼開心?


──黑子,不要老是喝這種東西,香草奶昔太過冰涼和甜膩對身體不好。

--赤司君,請恕我直言,我也同樣無法理解為什麼赤司君總是喝咖啡,明明咖啡攝取過量的話會很容易骨質疏鬆的,一點好處也沒有。

──抱歉,我也同樣不認為充滿香精料的甜膩飲料有什麼好處,這只會徒增不必要的熱量。

──赤司君不懂,高強度的訓練後喝一杯可是能立刻精神百倍呢!

──這麼說是還有精力了?那麼下次就特別幫你調整訓練菜單吧。

──……赤司君,你這是公報私仇,請恕我鄭重拒絕。


水色少年當時一臉義證嚴詞反駁自己的模樣彷彿歷歷在目,想到固執的他後來依舊強力捍衛香草奶昔的優點並與自己爭辯,他就不禁有些無奈。

實渆望著赤司從一開始的面無表情露出淡淡微笑,又從微笑變得有些無奈……短時間內能夠看到這麼多表情變化讓實渆相當驚訝,濃烈的好奇心也彷彿再也難以壓抑般催促著他將心底的疑問提出來。

「小征,你今天怎麼會突然想喝香草奶昔呢?」

「嗯?」

「因為很難得啊!赤司司一向都只喝咖啡,從來沒看過你喝這種含糖飲料,所以很好奇嘛~」葉山睜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赤司,大大的眼睛閃爍亮晶晶的光輝,「為什麼呢?」

──好直接可是做得好!!洛山眾人在心中默默地對葉山豎起拇指,但也同時想到這種問題會不會惹來洛山隊長勃然大怒。

現在的赤司雖然比起W.C時要來得溫和有禮,但他們絕不會忘記他的本質還是一頭威脅力十足,光是一記眼神就足以震懾全場的凶悍獅子。

然而赤司聽了葉山的問題後並沒有如同眾人預期的露出不悅,他只是兀自陷入了思考之中,過久的沉默幾乎讓葉山都認為自己是不是說錯話,正當想對實渆投以一記求救眼神時,一直保持沉默的黛卻冷不防出聲。

「睹物思人?沒想到小少爺也有少女情懷。」

黛的話一出,原先喝了一大口可樂還沒吞進去的根武谷瞬間噗一聲噴了坐在他對面的葉山滿臉,然後惹來葉山一句「永吉髒死了」的咆嘯;實渆拿起薯條的手也一鬆讓盒子里的油炸食品嘩啦啦地全部傾倒。

赤司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身為被談論的事主雖然他的表情依舊平靜,但原先拿著香草奶昔的手差點因為太過震撼而鬆手,幸好他即時回神才又抓好免了另一場悲劇。

「只是喝香草奶昔就被說成睹物思人,黛前輩的想像力未免太過豐富。」

回過神後,赤司立刻面無表情地淡淡反駁,然而黛只是挑了挑眉頭,接著便像是被觸發開關般大膽地迎擊。

「一個平常從不喝含糖飲料的人會突然選這種高熱量又高糖份的東西,不是睹物思人又是什麼?」

「不過是心血來潮罷了。」

「心血來潮?我看是想念那個舊型的幻之第六人了吧?」

「抱歉,我不懂為什麼選擇香草奶昔就被說是想念黑子了,這兩件事並不相關吧?」

兩人之間的攻防戰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地誰也不讓誰,到最後黛像是耐心被磨光般額頭露出了青筋,當他猛然闔上手上的小說時,也毫不客氣地丟下最後一句話。

「夠了!是男人就給我老實承認自己喜歡黑子哲也不就好了?囉哩八唆的煩死了。」

黛學長太直接了啊啊啊──洛山眾人瞬間炸開,對於這個平常在隊伍中總是不起眼的學長敬佩指數瞬間直線飆升,但同時也默默地想著黛學長的形象是不是崩壞了?

然而被黛這麼一說,赤司並沒有如他預期地再做反駁或是發怒,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瞥了一眼被自己喝了一口就不想再碰的飲品,內心過大的震撼讓他一時難以平復。

喜歡?

他──赤司征十郎,喜歡黑子哲也?

不會吧?

赤司很想開口說別開玩笑了,但當話到嘴邊時卻又像有一股阻力似地阻止他說出口,這種不明不白的感覺讓他十分煩躁。

今天早上出門上學前他無意間翻到了帝光時期的照片,看著過去籃球部的眾人他不禁起了懷念。尤其當他的視線望著照片中近乎要消失的水色少年時,一種他難以形容的心情也開始自內心增長。

整整一天下來,他心裡的煩躁與苦悶更是讓他難以保持良好的狀態,為了讓自己的焦躁疏通一些,因此他額外給自己加大訓練量想透過疲憊忘記這件事,但卻沒想到這些動作全不及和實渆等人來到Maji burger點一杯香草奶昔後就淡化要來得有效。

明明他過去對香草奶昔可以說是嗤之以鼻的……為什麼呢?今天會像是被誰牽引著般選擇了香草奶昔?

他真是瘋了,不是嗎?

放在口袋的手機傳來了震動,赤司在一片靜默中拿出手機翻開來,望著發信人黑子哲也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將信件點開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杯以Maji burger杯子裝載的美麗琥珀色液體,照片的下方則簡單地寫了三行字。


『部活結束後和前輩們一起去Maji burger然後嘗試了研磨咖啡,喝了一口後果然還是無法接受。』
『一邊想著果然還是無法理解被赤司君喜愛的咖啡魅力,果然比起來還是香草奶昔比較好喝。』
『要是赤司君在東京的話……就能直接把這咖啡送給你了呢。』


字裡行間中雖然乍看下只是在抒發對咖啡的淡淡不滿,但熟知黑子內斂性格的赤司卻不自覺浮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啊啊,原來,他們的心情是一樣的。

想念著過去的時光,想念著特定的某個人,然後憑著記憶選擇那個人喜愛的東西來做嘗試。

這不是心血來潮,只是因為對某個人的思念太過膨脹,而想透過某些管道來做抒發罷了。

原來思念一個人太過深刻時,就會想藉由某個東西來轉移注意力啊。

想通了這點的赤司暗暗地握緊了手機,然後他將鏡頭對準眼前的香草奶昔並按下拍照鍵,打開回覆介面後將照片以附件擋夾帶上去,並且快速地寫下幾行字。

按下發送之時,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心情似乎輕鬆了許多。

「赤司那傢伙到底怎麼了……突然笑得好噁心啊?」根武谷一臉驚恐地看著竟然破天荒露出笑容的赤司,眼前的漢堡讓他一時之間難以吞嚥下去。

「雖然完全搞不懂怎麼回事,可是赤司司看起來好像鬆了一口氣耶?」葉山同樣困惑地回應,而洞察力和細心程度最高的黛和實渆則在互相交換一個眼神後瞬間心領神會般露出了微笑。

「那是因為小征找到答案了吧?」

「哼,還是這種樣子比較適合他吧?」

「啊!突然想到赤司司這樣的狀況是不是那個什麼來著……少年什麼的煩惱?」

「……你是想說少年維特的煩惱?我們眼前這位小少爺不至於到那種程度吧?而且我也不認為他是會為愛自殺的人,黑子也和夏綠蒂完全不像啊!」

「欸~是這樣嗎?黛學長懂真多耶!」

「小太郎……你根本沒看過少年維特的煩惱吧?」

「哈哈~被玲央姊發現了!」

「別亂用啊真是的!」

洛山眾人亂哄哄,赤司倒也沒心思去搭理這群隊友把自己和黑子比喻成小說中的哪位人物,當他再次收到訊息時,原先已經變得輕鬆的心情也在瞬間變得更加喜悅。


『今天也和前輩們一起來Maji burger然後點了一杯香草奶昔,喝了一口果然還是無法理解黑子怎麼會喜歡這種黏膩的飲品。』
『不可思議的苦悶心情在黛前輩的提點以及嘗試香草奶昔後似乎都消失了。』
『下次見面時,再點一杯香草奶昔送給你吧……不知為何相當想念黑子呢。』


──『好的,一言為定。』
──『因為,我也十分思念赤司君。』


回去後確認時間完畢,不如就買個京都到東京的新幹線來回票吧?

赤司一邊好心情地想著,然後將為幾天後與他擁有同樣心思而突然從東京大老遠拜訪他的黑子感到驚訝與雀躍不已。

至於兩人怎麼順勢確認感情並且告白正式交往也已經是後話了。

﹍﹍﹍﹍﹍﹍﹍﹍﹍﹍﹍﹍﹍﹍﹍﹍﹍﹍﹍﹍﹍﹍﹍﹍﹍﹍﹍﹍﹍﹍﹍﹍﹍﹍
嘗試以兩人視角的方式寫了這篇,希望不會太奇怪(笑)
我很喜歡打打鬧鬧的眾人,以及透過身旁友人提點自己感情的paro

那麼週末愉快~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