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生賀點文] 黑子的籃球(黃黑/赤黑)赤色蜘蛛與藍鵲(上)

黑子的籃球(黃黑/赤黑)赤色蜘蛛與藍鵲(上)

條件要求:
配對:黃黑/赤黑
關鍵:精神禁錮
走向:詭譎、黑暗向

贈予友人御荻生賀的一篇文章,因為友人要求關係所以走向不會、不會、不會有砂糖。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

所以點進來之前還請三思,如有不適請盡速離開。
非常感謝給我建議的各位太太們(鞠躬+痛哭)
那麼,以上沒問題的話,敬請慢慢食用。


﹍﹍﹍﹍﹍﹍﹍﹍﹍﹍﹍﹍﹍﹍﹍﹍﹍﹍﹍﹍﹍﹍﹍﹍﹍﹍﹍﹍﹍﹍

(1)

九月。

即將邁入秋季的月份也是帝光中學正式邁入第二學期,剛放完假的學生們除了開始準備收心重新投入學業外,不外乎便是紛紛投入了社團之中繼續揮灑著青春的汗水。

悶熱潮濕的空氣讓端坐在教室內的學生們呈現一片懶洋洋的姿態,講台上的老師用著毫無高低起伏的聲音講解著一個又一個方程式和解題方式,除了陸續傳來板書的聲音和學生們抄寫著解題重點的沙沙聲外,便再無任何聲音。

望著黑板上一行又一行的解題方程式,璃藍的眼已經開始呈現了渙散的現象。利用自己低存在感的便利性光明正大地躲在前面同學的背後打瞌睡,黑子一面在心中希望快點下課的同時,心中不禁也起了一種數學果然不是常人能理解的感覺。

下課後果然還是得借筆記了啊……一面模模糊糊地想著,黑子也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眼前課本上的函數從一個慢慢地變成數個,在眼皮即將黏在一起的時候,口袋卻猛然傳來震動。

被突如其來的震動嚇了一跳,黑子愣了一下後將手機偷偷拿出來,在看見上面傳來的人和訊息後不禁提起了幾分精神。


受信トレイ
From:黃瀨君
Sub:No subject

--------------------------------------------------------

小黑子早上好!(*´∀`)~♥
今天好熱喔!
我最討厭體育課後上日本史了,超想睡的啊(╥﹏╥)
唉……好希望快點結束喔。
對了對了~今天中午我們一起吃便當好嗎?

P.S 最喜歡小黑子了( *¯ ³¯*)♡ㄘゅ

-END-


看著黃瀨發來的訊息中每次必定有著顏文字,透過訊息彷彿就能看見黃瀨那過於豐富的面部表情。黑子忍不住微勾起唇角,接著在老師沒注意的狀況下偷偷地發訊息回覆。

悄悄鬆了一口氣後黑子便將手機放回了口袋,只是在抬頭的那一瞬間卻對上了一雙若有所思的赤紅眸子。

黑子錯愕地看著坐在隔著自己幾排距離的赤髮少年,一種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讓他瞬間不敢再多看對方一眼而匆匆將視線放回講台上的老師身上。然而心臟不斷傳來砰砰跳的感覺卻讓他難以平復,因此只能強迫自己專注於課本那些看了就頭痛的數字上。

黑子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偷偷注意赤司的方向,當對方如同感應到自己視線而微轉過來時,只見那雙赤紅的眸子帶著一絲狡黠,然後他伸出食指放在微勾起笑意的唇上看著自己,接著便又裝作若無其事轉頭繼續上課。

赤髮少年不明所以的動作讓黑子更加緊張,當第三節下課準備換地點上課時他也忍不住走到了赤司的身邊。

「赤司君。」

「嗯?」

「赤司君都看見了嗎?」

拿著課本和直笛的赤司動作頓了一下,然後他微笑回應。

「是啊,都看見了呢。即使黑子想利用薄弱的存在感做些什麼,我還是能夠看得一清二楚。」跟著人群離開教室,赤司和黑子的步伐不如其他人匆促而是相當緩慢,「不過黑子是和女朋友通信嗎?看起來十分開心的樣子呢。」

黑子心裡一驚,但他還是面無表情地回應:「不是女朋友,是黃瀨君。」

「黃瀨?要是覺得困擾的話就和他說,不需要太縱容他。」

「也……並非困擾。」

黑子的腳步停了下來,赤司疑惑地轉頭看著對方,然後在看見黑子白皙的臉泛起淡淡的紅暈時不禁微微瞪大雙眼。

「黑子,你該不會……」

「是的,雖然目前還沒對任何人說過,但我和黃瀨君正在交往。」鼓起勇氣說了出來,黑子原先低垂的頭抬起來之時也看見了赤司短暫地露出錯愕的神情,「赤司君……?」

「啊啊,不……沒什麼。」回過神後,赤司對著他露出一抹微笑,「只是稍微嚇了一跳,但若是黑子認為幸福的話那就好。你們,交往很久了?」

「不,還不到一個月。」

「是嗎?」

「赤司君會覺得……很奇怪嗎?」

黑子不自覺抓緊了懷裡的課本和直笛,望著水色少年如同不安的小動物般,赤司不禁以課本輕輕敲了下他的頭,然後露出無奈的表情。

「不會。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朋友,所以別露出這種表情。」赤紅的眸子中依舊充滿著溫和與包容,一點都沒有因為聽見這種事情而有反感的情緒表現,「只是畢竟這邊是學校,黃瀨又是風雲人物,你自己要小心一點。之後若是有煩惱或是問題,也可以隨時跟我說,知道嗎?」

看著赤司依舊不改以往態度關心著自己,黑子感動地點點頭回應了一聲好,然後便跟著赤司的身後走向教室。

第四節是音樂課,和上一節課充滿一長串複雜的方程式比起來,音樂更顯得讓人提振精神。負責上課伴奏的赤司走到鋼琴旁流暢地彈奏著,雖然氣溫依舊讓人感到悶熱,但悠揚的琴聲與直笛聲卻也不可思議地散去了一些熱度。

「那麼下個禮拜就進行這首曲子的抽考,各位同學記得回家好好練習準備喔。」

隨著鐘聲響起宣告午休時間到,老師很快地交待完下週考試的訊息後,便讓全班下課。望著黑子下課後迎向在教室外等候他的黃瀨,赤司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兩人有說有笑的離去。

將視線收回來,協助老師將教具整理好後,赤司也拿起自己的課本和直笛準備離開。

「赤司同學,那麼下次上課前再麻煩你提醒一下同學考試的相關事項囉。」

「好的,老師。」

對著老師點頭表示了解,赤司離開之際也打開手機電話簿然後按下撥號鍵。

「是我,現在方便到部活室嗎?你就順便把午餐帶過去吧……先這樣。」將電話掛斷後,赤司便果斷地往部活室移動。

沒有花太多時間他便來到了部活室,一把將門拉開後他也預期地看見了綠髮友人已經將棋盤擺好,雙手環胸一臉不悅地等著他。

「這麼突然到底想幹什麼的說?」

「沒什麼,只是想平復心情罷了。」拉開椅子坐下,赤司面無表情地看著平日常拿來消遣與調整狀態的將棋後,便伸手移動第一子,「我們開始吧。」

棋局開始兩人便陷入了沉默,和赤司的對弈綠間從不敢大意。將棋子離手之後,綠間推了推眼鏡看著從棋局開始就不發一語面無表情的赤司,然後思考著這麼突然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可以感覺到赤司在生氣,而且是很憤怒的那種……只是眼前的人並沒有很直接地說發脾氣就發脾氣,而只是一昧壓抑著。

綠間不著痕跡地嘆了一口氣,有時候和冰冷的慍怒比起來,火爆的憤怒某方面來說還比較好解決。

「綠間。」

「?」

「你知道黑子和黃瀨正在交往嗎?」

「!」綠間愣了一下,過於衝擊的消息讓他的大腦一時難以接受,「黑子和黃瀨?他們兩個什麼時候……」

「似乎不滿一個月呢。」

「是嗎……我就想他們兩個怎麼最近比較少和我們一起吃飯的說,原來是……」綠間點頭表示了解,同時卻也隱約察覺到赤司不開心的原因似乎正是這件事,「但我記得你不是也……」

赤司放下了棋子,當赤紅的眸子抬起對上那雙翠綠之時,他也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

「是啊,我喜歡黑子,但卻被黃瀨給搶走了。」赤司往後躺在椅背,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所以我很生氣喔,非常生氣。」

……黃瀨,請節哀。

綠間在心中默默地想著,同時卻又注意到不太對勁的地方。

「既然喜歡黑子,那為什麼不乾脆向他告白?也許有機會……」

「把他搶過來?」赤司發出了輕笑,似乎認為這個提議相當愚蠢,「那又如何?」

「什麼那又如何……」

「黑子若不是真心來到我身邊的話,那就不具有任何意義。」赤司站起身走到窗外,望著窗外金髮少年與水色少年的身影,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淡笑,「他和黃瀨在一起真的會幸福的話,我自然會祝福他們,只是……」

綠間一臉茫然地看著赤司的背影,他不能理解對方到底想說什麼,但卻感覺到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

赤司緩緩地抬起手,在玻璃映照出遠方黑子的身影輕輕地以手指劃個圈。

「前提是他們的感情得真的禁得起考驗才有意義,畢竟女人的忌妒心可是很重的,在不理智的情感下所驅動的行為必須當心才行。」

「!」

赤司轉過頭,冰冷的微笑讓綠間一瞬間動彈不得。

「話說回來,綠間。」走回棋盤前的赤司又恢復了平常的樣子,他比了比棋盤微笑道,「還要繼續嗎?」

「囉唆,我認輸了。」

望著已經邁入死局的棋,綠間嘆了口氣和赤司道別後離開,腦海卻始終浮現最後那盤棋呈現的詭譎局勢。

「是checkmate而不是check嗎?」他抬頭看了一眼部活室,然後不自覺地抓緊了今天的幸運物髮飾,「算了,反正也和我無關……赤司那傢伙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吧?」

說服自己別想太多,但綠間卻始終難以將心中的不安揮去。


(2)

當放學的鐘聲響起,所有學生就如同被解放般歡呼一聲紛紛收拾書包準備離開。黑子慢條斯理地將課本和筆記一一地收入書包,想到今天沒有部活的行程,他也不禁思考起待會兒是不是要去Maji burger買杯香草奶昔再回家。

雖然今天真的悶熱到他只想快點回家,但只要想到香草奶昔卻又打起幾分精神,決定接下來的行程後他便快步走向門口準備離開,只是冷不防被人從旁邊襲擊抱個滿懷。

「小黑子~嘿嘿,抓到你囉!」

「黃瀨君,很熱……請放開我。」黑子一臉無奈地看著黃瀨,然後黃瀨只是嘟起嘴說著不要,然後便如同無尾熊般掛在黑子的身上行走。

「小黑子,我們去約會吧!看要去逛街還是電影院都可以唷!」

「不要,太麻煩了。」

「欸~怎麼這樣。」黃瀨挫敗地垂下頭,喪氣不到幾秒很快地又重新打起精神,「不然我們去Maji burger?我請客喔!」

看著黑子點點頭表示好,黃瀨喜孜孜地拉著黑子的手快步離開並往目的地前進,兩人在Maji burger待一段時間後,外面的天色也從黃昏變成了黑夜。

依依不捨地從店裡離開,黃瀨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鼓起勇氣向黑子開口。

「那個……小黑子!」

「是?」

「我、我想送你回家,可以嗎?」

「咦?但我家和你家是反方向吧?」

「就是……該怎麼說,還不想那麼快和小黑子分開……」說到這邊黃瀨的臉幾乎變得紅通通的,他手足無措地瞄一眼黑子,無奈對方的面攤臉實在讓他很難判斷對方的想法,「可、可以嗎?」

「嗯……如果黃瀨君不介意多走一些路的話……」

雖然黑子依舊面無表情做出回應,但黃瀨卻沒有忽略掉對方白皙的耳廓因為害羞而染上了淡淡的紅。

開心地歡呼了一聲,黃瀨興奮地伸手握住了黑子的手然後離開街道。也許是因為剛交往的關係,兩人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雖然大部分時間來說還是更傾向於黃瀨很興奮地說話,然後黑子安靜地傾聽。

不知不覺走到了黑子的家,兩人始終交握著手也依依不捨般慢慢地鬆開。

「小、小黑子,今天謝謝你願意讓我送你回家!」

黃瀨紅著臉開口,他想到剛才握住黑子的手之後才想到應該先問過對方才對,因此小心翼翼地詢問是否可以牽手?雖然黑子只是淡淡地說黃瀨君是小孩子嗎?但他還是點頭答應。畢竟初戀的悸動讓他們都不知所措與小心翼翼,只怕做錯了一步就可能惹來對方不開心。

「應該是我要謝謝黃瀨君才對,畢竟和我家是反方向還特意這麼做。」黑子鄭重地鞠躬道謝,臉上卻是止不了的紅暈。

望著黑子可愛的反應,漂亮的金色眸子就如同被對方吸引般呆呆地凝視著黑子。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撫上了對方帶著熱度的臉,然後緩緩地向前靠去──

柔軟的觸感僅僅是輕輕觸碰一下就放開,當兩人距離再度拉開之時,他們臉上的熱度也更加上升。

「明、明天見囉!小黑子!我會來接你上學的!」

「不用了,這樣你還要起很早……」

「沒關係啦!這是戀人的義務嘛!」黃瀨笑得燦爛,跑離幾步後更是對黑子揮手告別,「我最喜歡小黑子了!明天見~」

「明天見……」目送著黃瀨的背影,黑子輕輕碰了下剛才被溫柔輕吻的唇瓣,深呼吸過後便快步進入家門。

習慣性地先看一眼信箱,黑子將幾封信和廣告單收進來後便先放在客廳。這幾天因為父母和奶奶去家族旅行了所以只剩他一個人在家,望著平常吵吵鬧鬧的家庭頓時只剩自己一人,還真的是相當不習慣。

將媽媽事先做好的晚餐拿出來微波加熱,在等待的時間中黑子閒來無事看了看剛剛收進來的信件,確認沒有什麼要緊急處理的事之後他便鬆了一口氣,只是在看到最後時卻發現有一封不具名的白信封。

他困惑地翻來翻去就是沒看見寄信人,潔白的信封右下角只印上了T.K兩個字,而信封裡似乎有一張卡片。

「T.K……如果是名字縮寫的話那就是給我的吧?」

好奇心的驅使下,黑子將信封拆開並重中抽出一張卡片,然後在看著卡片上的圖案時不禁發愣了起來。

鮮明的背景上有個男人穿著色彩絢爛的服裝,他一手拿著白色玫瑰,一手則握著一根權杖,面帶歡欣的神色並無視於前方懸崖而昂首闊步向前行,彷彿眼前所見的並非懸崖而是天空。

他蹙起眉間不解地看著這張卡片……過份陌生的東西讓他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想來想去後還是認為身為晨間占卜忠實信徒的綠髮友人也許會有解答,因此他便默默地將卡片收入書包,打算明天再拿去問對方。

簡單地用完晚餐和盥洗後,黑子便捧著一本書躺在床上打算好好享受一下悠閒的時光。

安靜的室內除了時鐘走動的聲音外便只有偶爾響起的翻書聲,也許是因為今天上的數理課程太過用腦而疲倦,黑子打了個呵欠後便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還是先睡吧……」

黑子揉了揉眼睛後將書隨意放在一旁,熄燈過後便進入了夢鄉,很快就熟睡的他也因此沒有注意到手機接收到新訊息的燈號正在黑暗中慢慢地閃爍著。

這一覺睡得並不算太好,當早上的鬧鐘在制定的時間內發出響亮的聲音時,他幾乎不如平常時候還會賴床幾分鐘而是馬上就醒來。

將自己打理乾淨並隨便吃個早餐後,黑子便迎向黃瀨燦爛的笑臉一同去學校。

一路上交握的手直到校門口前才鬆開,當他們往教學樓前進時,一種與平日不同的氣氛也隨之襲來。黃瀨困惑地看著聚集在公佈欄不知在討論什麼的眾人,以及四周人們對他們的指指點點……不甚友善的氣氛讓他丈著自己身高的優勢順利地擠到公佈欄,當燦金的眸子看見一早引起大家熱切討論的東西時更是瞬間錯愕。

「黃瀨君……?」看著黃瀨僵在公佈欄前的身影黑子不禁擔憂地輕喚一聲,小心地避開擁擠的人潮往前走,卻也同樣在看見公佈欄的那瞬間全身血液彷彿都被冰凍起來般,讓他不禁起了寒顫,。

那是一張照片。

夕陽西下的住宅區樹蔭前一名金髮少年雙手擁抱著藍髮少年獻上親密的一吻,潔白的帝光制服就像是宣示的烙印般令人難以移開目光。

「真不敢相信……竟會有這種荒唐事。」

「兩個男的耶!竟然還有臉做這種勾當?」

「模特兒公然做出這種事我看很快就會變頭條了吧?」

四周傳來了惡意的嘻笑和罵聲,黑子想要說些什麼但卻發現自己什麼也說不出口。然而當他下意識地想拉黃瀨離開這裡時,始終沉默不語的黃瀨卻只是一把將照片扯下來,然後轉身對著大家露出招牌的微笑。

「真是的,不過就是演戲的練習而已,大家那麼認真幹嘛?」

「啊?」

「其實這本來應該是祕密的,不過既然都被曝光了那就沒辦法了,提前公告一下福利吧!」黃瀨俏皮地眨眨眼,手上的照片也隨之晃動,「最近我要接拍一個短片,內容是高中生的青澀戀情~因為怕沒戀愛經驗演不好,所以就拜託黑子君幫忙我排練了!」

「只是沒想到竟然會被拍下來而且還造成這麼大的轟動,還真是不好意思啊!況且就算真的要拍八卦照,我也會找個漂亮姊姊,這樣不是更具有話題嘛!」

近乎完美的說詞很快地便讓原先的騷動平息,一開始處於周圍的惡意聲音漸漸地變成「什麼啊原來是演戲」、「原來是搞錯了」、「我就知道黃瀨君不會隨便和別人交往的!」諸如此類的聲音。

當人潮慢慢散去時,始終保持微笑的黃瀨暗自將照片握得死緊。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轉頭對著黑子開口。

「對不起喔小黑子,剛才那是為了止住謠言所以才出的下策,千萬別介意喔?」

「嗯,我知道……」

「唉,我看以後真的要小心一點了,要是這種事再來一次可受不了,我可不想被經紀人追殺啊。」黃瀨無奈地搔搔頭,當鐘聲響起時他也叫了一聲,「啊,要上課了!小黑子我們午餐見喔!」

「好的……」

看著黃瀨慌慌張張地往自己的教室奔去,黑子原先掛著的淺笑也在瞬間消失無蹤。

危機被化解了應該要開心才對,但為什麼他的心會如此難受呢?

黑子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進教室的,他的世界彷彿被隔絕了聲音般,課堂上老師的講解一句都傳不進去他的腦海中,只能渾渾噩噩地呆望著課本。

「……」

望了一眼黑子心不在焉的模樣,赤司微微瞇起雙眸思考著,然後很快地便又重新投入課堂之中。

當第四節課鐘聲響起時,赤司便離開座位走到黑子的身邊。

「黑子,你有帶便當嗎?」

「啊……有的。」

「那好,跟我來。」晃了晃手上的便當,赤司微笑做出邀約。

「咦,但是我跟黃瀨君……」

「偶爾一次應該沒關係吧?可別有了戀人就忘了朋友喔。」將最後一句附在黑子的耳邊低喃,望著黑子猛然睜大眼的樣子,赤司只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開玩笑的,可以的話我想和你單獨談談,黃瀨那邊我幫你拒絕吧。」

「是……」

跟著赤司走出教室,他們沿著樓梯口往上爬,一直到頂樓推開門後才停下了腳步。

「坐吧。」

「好的。」

挑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兩人在拆開便當時低聲說了句我開動了便默默地食用午餐。

沉默的氣氛在兩人之間展開,黑子一方面不解赤司到底要跟自己說什麼,一方面思緒卻也不受控制地又回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他望著自己夾起的菜發呆,太過紛亂的思緒讓他現在可以說一點食慾都沒有。

「早上似乎鬧得相當沸沸揚揚啊。」

赤司突然打破的沉默讓黑子回過神來,他驚訝地看著赤司,然後這才發現對方也沒有吃幾口。

「我聽紫原說公佈欄那邊似乎有你和黃瀨的照片?雖然他準備一套說詞化解了,但是整個早上似乎還是被女生們包圍瘋狂詢問的樣子。」回想著和黃瀨同班的紫原說詞,赤司不禁放下筷子將視線轉移到黑子身上,「危機化解不是應該要開心嗎?為什麼要露出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呢?」

璃藍的眼微微地瞠大,他想開口反駁說些什麼但卻發現聲音像是被堵住了般什麼都說不出來。微微顫抖的身體讓黑子看起來相當無助……赤司無聲地嘆了一口氣,接著便將兩人的便當都放下以避免打翻掉。

「可以的話,願意和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

「赤司君……」

淚水就這樣隨著訴說早上的事件而落下,黑子不懂自己為什麼要難過……赤司說得對,危機被化解他應該要開心不會再被人關注與起疑,但是黃瀨早上說的話卻依舊像是針般刺入了他的心,讓他十分難受。

赤司靜靜地看著黑子無聲的落淚,他猶豫了下終究是伸出手輕輕地把黑子的頭往自己的肩膀上靠,然後一下又一下地輕拍著黑子不斷顫抖的身體。

「雖是理由但確實過份了些。但因為是黃瀨嘛……那種程度果然也只能想到這種說法,所以黑子也不要太認真了。」赤司的聲音十分沉穩而好聽,也不知是因為聽見了赤司強而有力的心跳還是他溫柔而有節奏的輕拍,原先還顫抖不已的黑子總算是慢慢地恢復平靜。

他有些尷尬地吸了吸鼻子然後離開了赤司的懷中,看著赤司整齊的制服被自己哭得一塌糊塗,他更是慌張地拿出手帕替對方擦拭。

「對不起,給赤司君添麻煩了。」

「沒事。」拇指輕輕地摩挲著黑子哭紅的雙眼,注視著眼前水色少年的瞳眸也暗了下來,「我不是說過了嗎?有問題隨時都可以跟我說。」

替赤司擦拭衣服的手頓了一下,黑子也從訝異的神情慢慢地轉成一抹溫柔的淺笑。

「赤司君……意外地很溫柔呢。」

「喂……」

「不,我沒有什麼意思,只是一開始聽到和赤司君同班時老實說真的是各種不安……畢竟平常很少和赤司君交集,所以一直用部活時的嚴謹印象看著赤司君。」黑子深呼吸一口氣,溫和的笑意也出現在他的臉上,「總覺得……要是能再早一些鼓起勇氣認識赤司君的話那就好了呢。」

赤司微微愣了一下,停留在黑子臉上的手顫動了一下後慢慢地放開,在兩人重新拉開距離時他也用一種黑子過去難以想像的溫柔語調開口。

「現在開始也不遲喔,黑子。」

稱得上美麗的笑容在那張精緻的面容上漾開,在黑子看得為之失神的同時,他也靠近了他的耳邊輕聲細語。

「畢竟還有時間,不是嗎?」

黑子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了微笑點點頭。

「是。」

「好了,我們趕快用餐吧,午休時間快結束了。」

「好的。」

和赤司談過之後黑子感覺到自己心情似乎輕鬆許多,下午的課程雖然仍舊枯燥乏味,但卻已經不若早上那般難受。

他打起精神上完了下午的課,之後便跟著赤司一同到球場進行部活。整個過程中他與黃瀨之間依舊如同往常互動,早上的事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這也讓他不禁鬆了一口氣。

事情應該這樣就結束了吧?

練習結束後重新換上制服的黑子不禁這麼想著,他將運動服放在袋子並打開書包想要拿出手機時,卻赫然發現裡面有一封白色的信封。

躺在書包底層的是昨天在家裡收到的那個信封……他錯愕地從包包裡將新的信封拿起,果不其然同樣是不具名,信封右下角同樣印著T.K的字樣。

倘若昨天只是懷疑,那麼今天黑子幾乎可以篤定這封信件的收件者就是他。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將信封打開,從背面的花紋來判斷應該是與昨天卡片為同一款,只是卡片上的圖案與昨日的不同。

魔術師的右手握著權杖高高舉起,左手則指向地。在魔術師面前有張小桌子,捉上擺放了權杖、聖杯、寶劍與錢幣,頭頂上則有一個無限的符號。

黑子不解地看著手上的卡片,也許是因為他發呆得過久,早就已經換好衣服的青峰冷不防地從後方勾住黑子的頸項然後湊上來,一臉好奇地看著黑子手上的東西。

「哲你在幹嘛啊?這是啥?」

「青峰君,這個是……」

「卡片?」從黑子手上一把搶過來,青峰挑眉一臉疑惑地看著這張卡片,實在不懂這是什麼東西,「聽過送情書的,可還沒聽過送這種怪裡怪氣卡片的啊?」

「那是塔羅牌的說。」

只稍一眼便判斷出這是什麼,綠間微微瞇起眼睛,然後迎向眾人不解的目光中輕咳了聲做出解釋:「占卜用的,每張牌有不同的意思,細分的話正位和逆位又有不同意思的說。」

「啊?」

「什麼意思啊小綠間?」

「比方說這張是『魔術師』,在塔羅牌裡面順位為二,依照單純牌義做解釋的話就是創造。」綠間推了推眼鏡,手指比著塔羅牌上的圖案解釋,「簡單來說就是計畫開始的時機已經到了,所有一切已經準備完畢。在正位的時候這張牌自然代表的是好的意思,但是逆位時就不怎麼好了,它暗示著將會引來一個失去控制和無法收拾的局面。」

聽完綠間的解釋,黑子當下只覺得心一沉。他深呼吸一口氣從包包裡再拿出另一個信封然後遞給綠間,一臉嚴肅地看著對方。

「綠間君,可以麻煩你也看一下這個嗎?」

從黑子手上接過信封,當綠間從中抽出卡片並仔細看時,他也不禁瞇起了雙眼。

「愚者,牌義為『開始』。」

綠間的話一下,黑子的臉瞬間變得蒼白。

「開始……」

「黑子,你怎麼會有這個的說?」

「昨天收信的時候便看見了這個信封,一開始只是不以為意並想著也許拿來問綠間君可以得到解答,但是現在卻又收到第二張……」下意識地將手緊握成拳,黑子的眼神泛起一絲不安,「怎麼想都不認為是巧合了。」

「嘖!到底是哪個變態送的啊?」青峰十分不以為意,將兩張卡片搶過來同時也丟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幾下,「要是讓我知道哪個吃飽太閒的,絕對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沒有任何地址和署名就代表信件是親自送到黑子家的,換句話說這個人對黑子周遭的一切十分熟悉。」赤司若有所思地看著那兩張卡片,很快地便訂出對策,「黑子,昨天你回家除了收信外還有什麼異常的地方嗎?」

「沒有,一切就和我出門前一樣。」黑子回想一下昨天的狀況然後回答。

「和家人告知了嗎?」

「他們去家族旅行了所以……」

「咦?那這樣家裡不就只剩小黑子一個人嗎?太危險了啦!」一聽到黑子這麼說,黃瀨立刻撲過來抱住了黑子,「嗚哇!小黑子怎麼沒說呢?」

「不……因為也不是第一次獨自在家,所以……」

「雖然沒有入侵的現象但也不能大意,總之今天還是讓誰和你一起回去吧?」赤紅的眸子望向了黃瀨,赤司微微瞇起眼,「黃瀨,你可以送黑子回去嗎?」

「沒問題!小黑子的安危由我來守護!」黃瀨立刻點頭表示沒問題,同時也將手放在黑子的肩膀上,「小黑子別擔心,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謝謝黃瀨君。」

「交給黃瀨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喂,赤司,還是我也一起……」

「都這個時間了你想讓桃井一個人回去嗎?女孩子一個人走夜路很危險,要確實地將她送回家才行。」赤司淡淡地掃了青峰一眼,粉色女孩正為了他們下一場比賽整理數據到現在還沒結束,身為隊長他可不能讓女孩家一個人回家。

「啊,五月那傢伙的話應該會沒事吧?」

「青峰君,赤司君說的沒錯,請務必護送桃井同學安全回家,我沒問題的。」說到這邊黑子彎起了手,然後戳了戳手臂,「請看這裡的肌肉。」

「根本就沒有好嘛!」青峰忍不住吐嘈。

「啊~~可以走了嗎?肚子好餓喔~~」紫原一邊打呵欠一邊詢問,同時伸手揉了揉黑子的頭髮,「小黑不是女孩子~不會有事吧?」

「紫原,你這可是偏見的說,有時候男生也不見得比女生安全。」綠間皺眉淡淡地反駁對方。

「欸~~是嗎,那小綠要帶小黑回家嗎~~」

「笨、笨蛋!我什麼時候這麼說了!」

「好了,沒事的話大家就解散了!」赤司拍拍手讓室內重新恢復安靜,然後他彎腰將被丟置的卡片撿起後也往休息室的垃圾桶一扔,「如果還有精力的話,不如明天的訓練就……」

話還沒說完一群人便鬧哄哄地往門口跑走,赤司無奈地看著這些人的背影搖搖頭,將牆壁上的燈關掉之時也注意到綠間還停在門口,一臉糾結地似乎想和自己說些什麼。

「有什麼事嗎?」

「赤司,你和那個……應該沒關係吧?」

「你指什麼?」

「塔羅牌。」

聞言,赤司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輕笑出聲。

「呵,怎麼會呢?你認為我是會拐彎抹角使用這種暗示犯罪的人?」

「呃……是不這麼認為沒錯。」只是自從在部活室下了那盤棋和對話後,綠間就始終很在意赤司的動向。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你不認為若我想報復的話,那我選擇黃瀨不是會比較合理嗎?」將門鎖上後,赤司和綠間也往教職員室前進,「別忘了我喜歡的人是黑子哦,對他表示好感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想為他帶來困擾呢?」

「說的也是……」

「還有問題嗎?」

「還有一個。」將鑰匙歸還之後,綠間和赤司便往校門前進,陰暗的廊道上他看不清赤司的表情,「為什麼不乾脆趁機會送黑子回去?」

「這問題相當愚蠢呢,綠間。」

「啥?」

「黑子本人都跟我說他和黃瀨在交往了,明知道他們的關係我卻又提出由我來送他回去,這不是明顯有意圖嗎?」赤司微笑回應,「況且身為戀人的黃瀨送他回去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可是替他們製造機會哦?」

……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綠間,不要老是疑神疑鬼,我是不可能會對黑子不利的。」迎向校門口的黑車時,赤司露出一抹相當不以為然的表情,「那麼,明天見。」

「明天見。」

看著赤司將手上的書包交給為他開啟車門的黑衣人然後進入轎車離去,縱使得到了答案,但心中的不安卻始終沒有因此而消退。

倘若那兩張牌真的是預告著什麼的話……那不就代表一切才準備開始嗎?

他深呼吸一口氣,決定不想太多的同時也決定明天看晨間占卜時順便幫黑子看一下好了。

對……只是順便看一下,然後順便幫他帶一下幸運物避免麻煩。

畢竟同隊的隊友要是遇上麻煩的話,他也會覺得很麻煩的。

透過後視鏡看著綠間停在校門口若有所思的表情,赤司只是微微勾起笑意想著綠間明天大概會幫黑子準備幸運物,一方面則對於黑子收到的那兩張卡片感到興趣濃厚。

「塔羅牌嗎?其實真要認真找也不是找不到兇手,不過這麼一來還真有偵探遊戲的感覺呢。」

赤色的瞳眸微微地瞇起,他以指節輕輕地敲了敲大腿,露出了有意思的微笑。

「那麼,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呢?」



──噓,小聲點、小聲點

悄悄地、悄悄地

一點一點、一點一點

輕柔地、慢慢地、謹慎地

無聲地放下第一條線吧──


﹍﹍﹍﹍﹍﹍﹍﹍﹍﹍﹍﹍﹍﹍﹍﹍﹍﹍﹍﹍﹍﹍﹍﹍﹍﹍﹍﹍﹍

[後記]

倘若能夠看到這邊的廢話,那麼請容許我為您獻上最高敬意。(鞠躬)

上集就不小心爆字數了,總覺得前途堪憂(遠目)

這篇的文體會盡量以懸疑的感覺去處理,所以內容部份會使用一些比較灰暗或是神秘的元素來發揮,希望這樣不會太過奇怪能夠被接受。

「精神囚禁」這個題材後來綜合太太們的建議,決定要偏向心理層面的打擊和恐懼來發揮。所以可能太暴力的畫面不會出現,但會試著營造恐怖氣氛(雖然不得不說我本人都沒什麼看恐怖片的經驗所以寫出來可能一點都不恐怖~哭哭)。

感謝願意看到這邊的各位,如有任何問題也歡迎指教唷!

那麼我們下回見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