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架空|醫龍paro] 黑子的籃球(赤黑)Lie and Truth

注意:

只是個短篇paro,可能有一點OOC表現。
主要是自己拿來宣洩和調適一下心情用的……

﹍﹍﹍﹍﹍﹍﹍﹍﹍﹍﹍﹍﹍﹍﹍﹍﹍﹍﹍﹍﹍﹍﹍﹍﹍﹍﹍﹍﹍﹍

[架空|醫龍paro] 黑子的籃球(赤黑)Lie and Truth


(1)

火神大我剛完成一場堪稱有許多突發狀況的心臟手術。

他吐出了一口長氣,雖然剛才在現場他毫不猶豫地頂撞了教授的命令而執意以自己的方式去做──幸好最後手術成功了,患者的負擔也維持在最低範圍內,無論如何這都是件好事,因此他也不在意之後是否會收到上頭丟下來叫他準備走人的命令書。

反正即使槓上這個腐敗的權力中心他也無所謂,只要能貫徹他想救人的理念就夠了。

「火神君,你真是很會給我找麻煩呢。」

一名有著一頭水藍色短髮以及璃藍雙眸的青年走到被譽為天才外科醫生的火神大我背後時,面無表情且語氣冷淡地開口。

「嚇!黑子你這家伙能不能普通一點出現啊?」被對方悄無聲息出現的行為嚇了一跳,火神一面驚魂未定地拍著胸口。

「真是失禮,我可是很普通的出現哦。」黑子挑眉看向火神,然後將手上的紙遞給對方,「幸好總算是將花宮教授安撫下來,但是作為懲罰你必須值班一週,這部份我已經跟原先值班的降旗君說明了。」

「喔,他那麼寬宏大量?」

「我還得再補一份檢討報告給他。」

「哈,是喔,那真是辛苦啦。」

「不說這個了……火神君,明天我必須和花宮教授出席一場宴會,我不在的時候請不要再做出脫序的行為帶給別人困擾。」

「嘖,如果這些人別這麼讓人火大和白目的話。」火神抓了抓頭髮,然後一臉疑惑地看著黑子,「話說回來黑子,我還真看不出來你竟然能夠忍受和花宮那傢伙一起出席啊?」

「是花宮教授才對。火神君,請記得這裡是大學醫院,該有的禮節不能忽略。」黑子淡淡地糾正,雖然語氣有些不悅但表情卻還是看不出分毫的變化。

被稱為黑子的水色青年總是面無表情且冰冷淡漠,雖然他的外表看起來相當不起眼,但在日本幾乎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誠凜大學醫院當中,卻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胸部外科助理教授。

有人說他是因為聰明才智而爬上來,有人則說他是憑借自己的努力而走到今天這個地位,然而真相究竟是如何恐怕只有本人才知道。在這些猜測之中唯一能夠確認的,便是黑子本身的確是名優秀的外科醫生以及令人折服的手段。

只是唯有一點讓許多人不滿且為之生懼,那便是黑子為了升等教授而撰寫論文所抱持的態度──患者只是為了論文所需的材料,除此之外他們不具備任何意義。

火神就相當不以為然這種態度。對他而言,患者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那怕只有1 %的機會,他都會竭盡全力拯救患者,哪怕會因此和整個醫局權力槓上他也在所不惜。

現在的他之所以站在這裡,就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黑子哲也需要火神大我來替他完成最高難度的Batista手術以完成論文成為教授;火神大我則想組成一個最強的團隊來實施Batista手術以拯救擴大性心肌病變的患者。

「嘖,花宮那個老賊。」對那個總是老謀深算,永遠看不出來他到底在想什麼的胸部外科教授花宮真就是沒有好感,火神毫不掩飾對他的厭惡,「對了,關於明天心臟繞道手術的事情……」

「那個手術不需要你,我已經轉交給福田了。」黑子淡淡道。

「啥?給我等一下!你怎麼可以擅自…..」

「火神君,請注意你的態度。我是助理教授,你的上司,自然是有權力分配手術事宜。」黑子冷冷地掃了對方一眼,在他轉身之時,身上的白袍也隨之揚起,「請不要把才能浪費在這種地方,與其花時間在這種一般醫生都能完成的手術上,不如多花點時間研究Batista手術。」

「你──」望著黑子逐漸遠離的背影,火神只是煩躁地踢了一腳牆壁,無處宣洩的悶氣也讓他很想乾脆仰天大叫。

所以說他果然很火大黑子哲也這個男人啊──雖然自己正是拜這個人所賜才能重新回日本的醫局工作,也有機會再度拾起手術刀醫治更多病患,但他果然還是很火大這個人的態度。

高傲又冷淡──簡直和他過去認識的某個混蛋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他咬牙切齒地想著,然後不爽地走回休息室待命,打算休息一下後再乖乖地進行晚上的值班。

誰叫他「親愛的上司」剛才已經下通牒要自己作為不聽教授的命令為懲罰值班一週呢?

火神一邊打呵欠,一遍不以為然地將手上的紙隨便揉成一團然後收入白袍的口袋中。


(2)

「黑子君,你認為這條圓點的領帶適合我嗎?」

下車站在宴會地點的飯店門口,由侍者帶領的花宮與黑子在前進的過程中一邊擺弄著領帶,一邊漫不禁心地詢問。

知道花宮並非真的要尋求他的意見而只是想要讚美,黑子冷冷地看了花宮的背影一眼,然後很快地勾起一抹微笑回應。

「十分適合您呢,花宮教授。」

「是嗎?我也這麼覺得。」

走入了會場後,花宮很快地便和幾位迎上來的政商名流進行交談,談論的過程中也不時將黑子介紹給他們認識,而黑子也在適當的時候偶爾說個一兩句話,但大多時候還是帶著虛假的微笑作為應付。


──他最討厭這種場合了,真的。
──但是為了往上爬到那個象徵最高權力的位置,這些人脈是必須要建立的,所以他絕對不能退縮。


確認暫時不需要自己之後,黑子便走到餐桌旁端起一杯酒面無表情地喝著──為了今年能夠被提名教授,除了即將寫入論文的日本首宗Batista手術外,最重要的更是不能得罪教授這件事。

為了這一天,他已經忍耐了足足八年,沒有人能夠想像他是怎麼在這個弱肉強食,腐敗虛假的權勢中心中生存下來的!

他微微地垂下眼,在心中計畫著必須盡快找到適合Batista手術的患者之時,已經寒暄完畢的花宮也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他的身邊。

「黑子君,看那邊。」

順著花宮的指示,黑子轉頭看向了距離他們有一段距離的餐桌。在那邊除了有一位看起來相當犀利的黑髮男人外,另外還有一位被許多人圍繞著的中心人物。

那人有著一頭赤色的頭髮以及一雙如同石榴般美麗的瞳眸,俊雅的面容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回應著大家的問題,優雅高貴的領袖氣質讓即使沒與他打過交道的人都很容易被他所吸引。

「知道他是誰嗎?」

「抱歉,我不清楚呢。」

「赤司征十郎,洛山大學醫院胸部外科的助理教授,另外站在他旁邊的是同醫院的胸部外科教授虹村修造。」花宮饒富興趣地看著那個方向,「赤司征十郎似乎和你同年,又和你是同一個專業領域和職階,未來可以說是你的競爭對手,可要當心啊。」

花宮的話一下,那邊的人便彷彿有所感應般微微轉過頭對他們點頭致意。而黑子在淡淡看了對方一眼後便相當不以為然地瞥過頭。

「我是絕對不會輸給那種男人的。」

「很好,就該要有這種氣勢,畢竟洛山可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花宮笑了笑,然後在舉杯對著不遠處的人致意時,他也微笑低語,「所以黑子君,我衷心希望Batista手術能夠如期順利完成。只是……你真的確定那個火神大我沒問題嗎?」

聞言,黑子只是微笑做出回應。

「請放心,我一定會讓Batista手術順利完成,並且讓花宮教授順利坐上誠凜總長的最高職位。另外火神君的部份也請花宮教授放心,近期將會安排一項高難度的手術作為測試,屆時便可讓您親眼確認他的技術是否可以信賴。」

黑子的話讓花宮相當滿意,當原先的微笑變得更加燦爛之時,他也迎向了更多接踵而來的政商們。

距離宴會結束還有半小時,一開始在參加宴會前也和教授確認過若是沒事的話就可以提早走了。他深呼吸一口氣,在走到花宮的身邊打聲招呼後便轉身離開了宴會。

黑子快走到電梯前按下了按鍵,他冷冷地看著顯示樓層的燈號不斷變化,當燈號停留在他們所在的十二樓時也停止了閃爍。在電梯發出盯的一聲時,沉重的門也隨之打開。

他按下三樓的按鍵然後關閉電梯門,在電梯抵達三樓打開後他也快步往空橋的方向前進。然後在抵達另外一棟與之相連的飯店時,他也重新按下了往上的樓層。

當電梯門打開之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方才一同與他在宴會中短暫有過照面的赤髮青年。

他雙手環胸倚在電梯內的樓層按鍵旁沉思似乎沒有察覺走進來的人是誰,而黑子也只是逕自地走入電梯而沒有出聲──當電梯門再度自兩人面前關閉之時,原先在宴會毫無交集的兩人也在同時間有了動作。

一把摟住黑子的腰將人帶入自己的懷中,赤司張嘴便是含住了對方柔軟的唇瓣不斷變化角度接吻,另一手則是暗示性十足地探入了黑子的西裝外套下隔著襯衫不斷撫摸著──而被這樣對待的黑子並沒有露出任何厭惡與不適,他雙手自然地勾住赤髮青年的脖頸順從地與他接吻,動作熟練到彷彿他們已經做過這個動作不下百次。

當電梯發出叮的一聲象徵開門之時,兩人已經因為接吻而氣息絮亂。赤色的瞳眸看著已經泛起水霧的璃藍,眼神更是暗了下來。

赤司摟著黑子快步地走到了他們所訂的房間然後拿出卡片刷進去,他將卡片插在牆壁上的插槽打開電燈之後,兩人便如同失去理性般不斷索取著彼此。


──表面,他們是互不相識的競爭對手。
──私下,他們則是最熟悉彼此的戀人。


(3)
白皙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移動,偶爾打到某個段落後黑子便會停下來揉一揉額際,然後喝一口香草奶昔再繼續打字。

從浴室沖洗完畢出來的赤司一眼看見的便是戀人只圍著一條毛巾遮住下半身與電腦奮鬥的背影──看著對方白皙的背部充滿著剛才自己親自為他烙下的曖昧紅痕,他好心情地走到黑子的身後然後伸手環住了他。

「看你連享受餘韻的時間都捨不得給我,是在和論文奮戰嗎?」在黑子耳旁低語並輕咬了下他的耳朵,然後便看著黑子蹙起眉間對著自己揮了揮手。

「現在請先不要煩我,征君。」

黑子有些不耐煩地閃躲赤司落於自己頸項的輕吻,雖然他不得不說被戀人抱著的感覺溫暖又舒服,讓疲憊一天的他實在很想就這樣在他的懷中好好休息,但只要想到自己還有事情得完成便又止住這個念頭。

「哦呀,我的哲也脾氣還真大,看來不是升等論文了?」被黑子這麼說話的赤司並沒有不悅,只是饒富興趣地繼續環著黑子說話。

「若是升等論文我還會開心地完成,可惜這是我最討厭的檢討報告。」寫到一段落後黑子便稍做暫停,蹙起的眉間也更加深邃幾分,「真是讓人困擾……這樣的措辭可以嗎?是不是要再委婉一些比較好呢?」。

「檢討報告?」赤司微挑起眉,自家戀人優秀的程度不是他自誇,基本上他別叫其他醫生寫這種報告已經不錯了,哪裡輪得到他寫?

那麼,現在的黑子寫的檢討報告可見應該不是他自己的問題,而是……

「是你上次說的那個──『雖然作為外科醫生是少見的天才,但在醫生以外的時候根本是無可救藥的笨蛋。』的人?說起來,你還沒說過他叫什麼名字吧,他也和我們一樣帝光出身的嗎?」

「他叫做火神大我,是從海外留學回來的。」

幾乎在這個名字出現的瞬間赤司便微微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地又恢復鎮定,速度快得就連黑子也沒察覺到異狀。

「哦?他做了什麼好事嗎?」

「火神君無視教授的命令執意選擇較高難度的方式進行手術,雖然這麼做的確能讓患者的術後恢復較快,也能確保手術過程中心臟的負擔不會太大,但若稍有不慎可能會因此造成無可挽救的後果。」說到這邊黑子便感覺到自己的頭似乎又痛了幾分,「若不是因為需要火神君來完成Batista手術,我也不需要在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日來趕這篇檢討報告。」

「嗯……如果這位火神君真的那麼麻煩的話,那其實由哲也來完成這個Batista手術不就好了?你的技術不差,我相信你一定辦得到的。」

「謝謝征君這麼信任我,但可惜的是為了論文我不能參加。」

黑子的話一下,赤司便忍不住笑出聲。

「Batista手術若是順利完成不但能得到創下日本首宗成功案例的榮耀,這篇手術作為你的升等論文來說絕對非常足夠,肯定能讓你一舉成為誠凜的胸部外科教授。」赤司笑著開口,然後輕輕捏了捏黑子的鼻子,「但若失敗的話,因為你並非主刀醫生,所以最多就是重新思考升等論文的題材,而不會面臨更加嚴重的失誤懲處。」

說到這邊,赤司不禁浮起一抹堪稱滿意的微笑。

「我的哲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壞了?真是令人訝異。」

被赤司這麼一說,黑子只是微偏過頭對上了那雙令他眷戀的赤紅,然後輕輕地吻上距離自己極近的唇瓣。

「但是征君喜歡,對吧?」

「當然,我很欣慰哲也已經懂得運用手段來讓自己更安全地往上爬哦,看來我的教育十分成功。」主動地加深戀人主動獻上的吻,赤司的手也輕輕地在黑子光裸的上半身游移,「只要是能夠利用的棋子就盡量利用,不需要有憐憫心,因為那只會害了自己。」

一把將電腦往旁邊推順便幫他按下存檔後,赤司便將黑子整個人壓在桌上,俊雅面容上的邪魅微笑也讓黑子一時看直了眼而難以移開目光。

「為了改變這個腐敗的醫局,我們都要各自努力往上爬,只有到達權力的最高頂點才能真正發動改革。」

他俯下身再度吻住了黑子的唇,兩人熱切又急躁的親密動作也再度地將理智再度拋開,只能不斷地索求著彼此。

望著面前這個自己所深愛的男人,黑子一面甜蜜地回應對方之時,也在心中再次重述一次自己一直以來的理念。


──為了能夠真正平等地拯救更多人的性命,他一定要不擇手段往上爬。
──哪怕被誤會、被唾棄、被認為冷血也沒關係。
──為了改革這個腐敗的醫局,就是將靈魂獻給惡魔他也在所不惜。


他,黑子哲也與赤司征十郎,都是同樣可以為了同樣目的而出賣靈魂的人。


﹍﹍﹍﹍﹍﹍﹍﹍﹍﹍﹍﹍﹍﹍﹍﹍﹍﹍﹍﹍﹍﹍﹍﹍﹍﹍﹍﹍﹍﹍﹍﹍﹍﹍
寫完後瞬間覺得我把赤司寫得好……好那個上腦啊(掩面)
這個橋段是醫龍第一季的某集劇情,其實有看過的話應該可以猜得到我在寫哪兩位XD

至於讓花宮當黑子方的教授,是因為教授這個角色是反派,誠凜的眾人都太好人了捨不得拿來開刀,所以只好犧牲花宮君了(喂)

至於赤司方的教授,想來想去覺得曾經是帝光隊長的虹村仙貝果然是最適合的,所以就請虹村仙貝客串一下啦~

寫來開心的paro,其實也是在宣洩對工作環境的不滿……嗯,真的,我真的很討厭那種虛假腐敗的環境,可惜的是這就是現實(嘆氣)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