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魔法師的勇者冒險物語(上)

黑子的籃球(赤黑)魔法師的勇者冒險物語



條件要求:

配對:赤黑

關鍵:魔法師設定

走向:甜,歡樂向



甘食醬的點文,奉上ˇ(對不起拖得有點久otz)

赤司君在這棚全程專注賣萌中,請慎入(喂)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名為帝光的國家有一個......噢,等等,似乎也不是那麼久以前?哎呀,人老了就是記性差……總之,在這個國家中,有一位面惡心善的國王以及一位美麗動人的公主殿下。而守護著這個國家和平與安全的除了皇家騎士團的騎士們之外,就屬於魔法師公會的魔法師們了。



在這個魔法至上的世界中,雖然帝光並不是屬於腹地大的國家,但優秀的魔法師卻層出不窮。無論是強大可釋放毀滅性魔法的魔導士,或是利用魔法來讓生活更加便捷的普通魔法師,十個人之中就有五六個人類具有基礎的魔法能力,也因此帝光是出了名的魔法王國。



今天,就是要來說一個關於魔法師征討魔王的故事……嗯?你說一般不是都騎士還是勇者去打魔王的?唉唉,那樣的故事書我們這邊的圖書館太多了,想看的話直接去借就好。既然你都已經特別花錢要來這邊聽我說故事,那總要說特別一點的吧?



噢,你說如果不好聽的話可不可以退費?



開玩笑,都已經付入場費了哪裡有還錢的道理?放心吧,要是真的不好聽的話儘管走就是,但我還是會把這故事說完的,畢竟我可是很有職業道德的。



那麼,讓我們繼續吧,首先故事就得先從一個小魔法師和他的使魔開始說起……









夜晚的森林帶著陣陣的涼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盡頭有一幢透出溫暖橘光的小木屋。上面的煙囪正不斷冒著煙,映照在窗戶上的背影正賣力地攪拌著一鍋看起來比他個子還要大上許多的湯藥,從他不斷地自桌邊和櫃子來回走動的狀況可以看得出來他似乎相當忙碌,以及帶著一點焦躁。



「雛菊根、無花果皮、毛毛蟲都加進去了,接下來是……」藍色的眸子緊盯著鍋子裡散發著詭異氣味和色澤的湯藥,少年有些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眉頭也緊緊蹙起,「對了,是老鼠的脾臟吧,但是最近入冬了老鼠也相當難找……」



「錯了,是水蛭汁才對。」



黑色的貓咪自上方的櫥櫃跳了下來,優雅落地的牠用掌輕輕推了推桌上一瓶看起來相當不起眼的玻璃瓶,赤金色的眸子微微瞇起似乎有些無奈:「魔藥材料的添加順序與份量如果弄錯就會得到錯誤的結果,如果先加老鼠的脾臟那就不是縮小藥劑而是未知的藥劑了。」



「啊,謝謝赤司君的提醒。」黑子一臉心情複雜地接過了自家使魔遞過來的玻璃瓶然後往鍋裡添加幾滴,然後又重新攪拌,「說起來……雖然不是第一次這麼說了,但是赤司君真的一點都不像普通的使魔呢?你真的不是什麼受到詛咒變成貓咪的優秀魔法師嗎?」



聞言,赤司忍不住笑了笑,小小的貓掌毫不留情地啪一聲拍向了黑子的額頭。



「哲也是故事書看多了吧?我可是貨真價實的貓咪喔。」語畢,赤司還彎起貓手對著黑子招了招,擺出具備十足殺傷力的可愛萌樣。



黑子雖然面無表情地摀著額頭看著自家賣萌的使魔,但內心的小花卻不斷地朵朵開,直呼果然還是我家使魔最可愛等等的話語。



黑子和赤司的相遇說起來也算是意外……身為這個國家最強魔導士黛千尋的首席弟子,雖然和自家師父一樣擁有低存在感的小透明特性,也具備相當的魔法天賦,但不知為何每次使用魔法的威力總是不如原先預期的強大,魔藥的調製也總是會意外做出一些奇怪功能的藥水,真正能拿來治癒傷口的沒幾瓶,但不小心陰到自家同伴倒是有不少案例。



雖然黑子總是鄭重表示如果青峰、黃瀨和紫原不要那麼好奇貪吃的話就不會發生了,但總是會被綠間一邊吐嘈做出這種東西不知要幹嘛,然後又一邊以香草奶昔或是其他奇怪的幸運物來跟黑子換取這些帶著詭異功能的藥水回去。



記得大概是一個月前吧,黛告訴黑子每個優秀的魔法師都該有要有一隻屬於自己的使魔,因此便要黑子照著他所教他的陣法召喚使魔……原先黑子想像著自己應該可以召喚出一個厲害帥氣的人型惡魔,但卻沒想到伴隨一陣紅色煙霧出現的竟然會是一隻優雅高貴的黑色小貓咪。



「咦?貓咪?」



黑子錯愕地瞪大眼看著眼前的黑色小貓,如同最上等寶石般璀璨美麗的赤金眸子慵懶地看著他。當牠踏出魔法陣的時候左右審視了下眼前清秀的水色少年,接著便跳到高處俯視著他們。



「長得挺可愛的,那就勉強合格吧。我是赤司征十郎,你呢?」



「……黑子哲也。」雖然長得很可愛但是好囂張啊,黑子略抬頭看著站在高台上的赤司,心中不禁這麼想。



「哲也嗎?我知道了,那我們來訂契約吧。」赤司懶懶地揮了揮手,兩份以魔力寫成的契約書也浮現於雙方的面前,「對了,為了讓日後我們能夠合作愉快,有幾點我希望你注意一下。」



「第一,我通常只和人類訂下三個月的契約,所以沒有終身契約這回事。基本上我會看狀況來決定要不要延長契約,所以你也別妄想利用其他魔法來束縛我。總之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我都有辦法解除,所以就別白費力氣了。」



三個月…..他這還是第一次知道使魔召喚與簽訂契約還能使用試用期的概念啊?



無視於黑子詭異的表情,赤司舉起貓掌指向契約書的第一條內容示意黑子閱讀後,這才又移向第二條。



「第二,我是愛好和平的貓咪,所以一般狀況下不參與戰鬥,尤其是那種打魔王的愚蠢行為絕對不參加……不過看你的狀況,在這個國家的魔法師都死光前應該也不會派你上場吧?」



這也未免太失禮了!我好歹也是王國內最強魔導士的嫡傳弟子,實力有差成這樣嗎──黑子滿臉黑線地瞪著赤司,而黛則是悶笑轉過身。



「第三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我要週休二日以及不接受加班,沒有異議的話就簽名吧。」



說完,赤司高傲地抬起下巴,然後看見了黑子的額上浮現無數的青筋。



「赤司君,請回去魔界吧,慢走不送。」



「不行,已召喚就不接受退貨。」



「但是你的條件太奇怪了,請恕我無法接受。」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我,等你知道我的力量後,到時候就會主動想和我延長契約哦。」赤司好整以暇地回答,甚至還有閒情逸致地舔了舔自己的手。



「這根本只是強迫推銷自己的行為而已。」黑子哼了一聲,然後轉頭看向竟然在一旁忍笑的黛,「……師父,請問我可以把牠送回去嗎?」



「動物型的使魔嗎……」瞄了一眼自家徒弟召喚出來的使魔,雖然只是隻小貓咪,但初登場的態度與言論太過十分囂張和高傲,讓他看了也相當火大,但是……「算了,你既然都召喚出來了,那就好好和牠相處吧。」



黑子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當他想說些什麼時只見黛又將未完的話說出口。



「從牠身上源源不斷地傳來強大的威壓和魔力,恐怕是動物型使魔中最高等級的惡魔,留著總會有好處。」



「……是。」



於是黑子就在這樣心不甘情不願的狀況下與赤司訂下契約,然後在相處的這一個月中也意外發現其實赤司並不是只有他所認知的高傲囂張而已,而是真的如同牠自己所說的具備實力。



不管是魔法傳信、情報偵查、看守陣地、家務處理、魔法陣描繪甚至是魔藥調製似乎都難不倒他,基本上黑子如果卡關的話赤司總會給予提示指導他下一步該怎麼做,如果發現黑子難以理解的話就會以另外一個形式來教導他,優秀、溫柔又有耐心的赤司讓黑子不禁覺得這隻貓咪簡直就像是自己的第二個師父一樣。



也因為朝夕相處的關係,黑子一開始對赤司的印象也慢慢改觀,甚至最後還覺得赤司真的是隻很特別的使魔。



身為貓咪的牠意外地並不吃貓飼料或是死老鼠……他記得第一次拿貓飼料給赤司時,被赤司用一種嫌棄的眼神推開,然後說了句「我不吃這種東西,一點都不營養。」



第二次拿死老鼠給赤司時,更是被赤司用一種厭惡的表情果斷地扔出窗外,然後說了「哲也你很討厭我嗎?為什麼要拿這種不是人吃的東西給我吃?」,雖然黑子很想說這本來就不是人吃的來挑赤司的語病,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詢問牠到底想吃什麼。



「你吃什麼我跟著吃什麼。但如果有湯豆腐的話我會很開心,另外希望不要出現生紅薑和裙帶菜,謝謝。」



於是,他家的使魔就這樣跟著自己一起吃些人類的粗茶淡飯,看著赤司吃一段時間也沒出現什麼異常,黑子更是在一次進宮時忍不住問了自家師父關於使魔的飲食問題。



「使魔吃人類的食物而且還說喜歡湯豆腐?那傢伙是小少爺嗎?」



黛的評價因為太直接而讓黑子忍不住笑了出來,但同時也對赤司更加好奇──只是赤司除了協助他完成魔法師該做的工作外,牠幾乎不太提自己的事情,只是偶爾會在晚上月亮出來時望著遙遠的北方不知在思考些什麼。



如果問的話通常就會得到「貓咪也是會有煩惱,就像哲也有時候會抱頭苦惱魔法陣問題一樣哦。」這樣乍聽下很有道理,但實際回想卻充滿問題的回答。



算了,也許等到和赤司更熟的時候他就會願意說了吧?黑子一邊默默地想著,一邊暫時把這個問題給拋到腦後。



回想完畢──黑子觀察著鍋裡的魔藥攪拌到變色之後,這才想到還有老鼠脾臟的問題得處理。



「赤司君,請幫我顧一下,我去找一下老鼠。」



「現在可是入冬季節哦,你想去哪裡找啊?」



「嗯…..水溝?」



「水溝?你是說那個充滿惡臭和垃圾的地方?」赤司露出一臉厭惡,「別想叫我去。」



「……我沒要你跟我去啊,我自己去就好。」



「不用那麼麻煩,估計等一下材料就會送到了,稍微等一下吧。」確認鍋中魔藥反應的顏色和氣味到目前為止都還正確之後,赤司也跳下了工作桌走到了餐桌,「我們先吃飯吧,肚子餓了。」



「說的也是,那今天要吃什麼呢?」偏頭想了下,黑子突然想起儲藏室似乎還有一些為了過冬儲藏的乾酪和肉塊,「切些肉片和乾酪來吃好嗎?」



「又是那個?已經連續一個星期了吧?」



「……沒辦法,儲藏室大多只有那些食物。」



「嘖。」赤司不耐煩地撇撇嘴,牠跟著黑子走到儲藏室看著裡面的食物,思考了下後走到了一袋麵粉的旁邊,「哲也,這邊有麵粉哦,不做點麵食來吃嗎?」



聞言,黑子面露難色。



「老實說我不太會做麵食……那包是之前火神君硬塞給我的,因為不擅長製作的關係就一直被我放在那邊還沒開封過。」



「是嗎?」赤司若有所思地盯著麵粉,然後抬手,「那我來做,你幫我打開然後裝一些麵粉吧。」



黑子瞪大眼看著赤司,用著一抹極度懷疑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小貓咪。



貓咪做飯?



女神在上,這是在開玩笑嗎?



「怎麼了?」被黑子這麼盯著,饒是赤司也不禁困惑起來。



「赤司君……你會做飯?」



「嘛,雖然沒辦法像大我做的那麼好吃,簡單的倒是沒問題。」看著黑子盛裝一些麵粉返回廚房後,赤司便對著黑子開口,「我需要一點時間完成,你就先去看個書打發時間吧。」



「咦?不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這不是什麼難事……只是我希望等一下哲也不要偷看。」赤司一臉認真,這個奇怪的要求也讓黑子不禁更加困惑。



「為什麼呢?難道赤司君會變成白鶴嗎?」



「……我又不是白鶴報恩的主角,那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不讓你偷看只是因為這是屬於貓咪的商業機密……當然你要付我工資也可以,不如從明天開始我們就來吃湯豆腐吧?」



一想到目前王國中昂貴到只有貴族才買得起的高級豆腐食材,黑子立刻就果斷地走了出去。



「赤司君請加油。」



「早點乖乖出去不就好了。」赤司搖頭失笑,然後在看著眼前的食材時不禁偏頭思考著,「好了,那麼首先果然還是……」



陣陣的香味自廚房傳來,乖乖坐在外頭看書的黑子一方面訝異於赤司還真的會做飯,一方面卻又十分好奇貓咪究竟要怎麼拿菜刀和器具製作食物。



「雖然真的很好奇,但是答應過赤司君不可以偷看了。」



被香味不斷吸引注意力,正當黑子在內心交戰著究竟要不要憑著自己的低存在感偷偷去觀察一下時,廚房那邊也傳來了赤司的聲音。



「完成了,哲也來幫我端出去吧。」



「啊,好的。」



走到了廚房後只見赤司就端坐在桌上看著他,小小的貓掌比向那鍋正冒著陣陣香氣的湯麵,然後一臉得意。



「因為貓咪怕燙,所以端湯麵就麻煩你了。」



──既然怕燙,那剛剛到底是怎麼生火煮飯的?忍不住在內心吐嘈,然後黑子一面將兩人份的湯麵分別盛裝在碗裡後也端了出去放在桌上。



「那麼,我開動了。」



雙手合十做出開動的動作,黑子也將麵捲起送入口中,彈性恰到好處的麵條以及清爽的湯頭都讓黑子相當驚訝──不只是對於家裡廚房哪來這麼多食材可以弄出這麼好吃的晚餐,更對於赤司厲害的廚藝感到佩服不已。



「十分美味呢!赤司君好厲害。」



「呵,這沒什麼,如果有更多食材的話還能用更好的。」被黑子誇獎顯然很開心的赤司微微瞇起了眼睛,然後牠低頭吸了一口麵條,「太久沒做果然會生疏……技術沒以前那麼好了。」



「以前赤司君也會自己做飯嗎?」沒有聽漏赤司的低咕,黑子好奇地看著對方。



「是啊,我曾經跟在一個總會做出美味料理的魔法師身邊過。那個老爺爺不管拿到多麼奇怪的食材,他總是有辦法做出好吃的料理,可惜在一次戰爭中為了保護被無端捲入戰火的人們犧牲了。」也許是想到了過去,赤司難得露出了感性的一面,「他是個好人,可惜太過心軟。明知道那場戰爭根本只是幌子,卻還是像個傻瓜一樣拼命,最後還不是落得連個灰都不剩?」



「赤司君……肯定很喜歡那位魔法師吧?」



「該怎麼說……雖然他很囉唆,但也很慈祥,是少數我不討厭的魔法師之一。」又咬了一口麵條,赤司瞇起了眸子看向停下動作的黑子,「當然你也是我不討厭的魔法師之一。」



「噗,那真是我的榮幸。」



「快吃吧。今天的份量不准剩下來,你吃太少了。」



「呃……」



「嗯?」



「知道了……」對於自己竟然敗在自家使魔威脅下的黑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認命地乖乖吃下那碗對自己來說份量還是太多的晚餐。



一人一貓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閒聊用餐,好不容易將晚餐吃完後黑子也經呈現陣亡的狀態,而赤司則叼著兩個碗走到廚房進行清洗作業。



「應該差不多也該來了……」赤司若有所思地呢喃著,正當黑子想問什麼東西該來的時候,外頭也傳來敲門聲。



「來了。」



門打開後看見的是一位皮膚黝黑穿著騎士裝的青髮男子,他旁邊則站著另外一個同樣穿著騎士裝的金髮男子。



「晚安,青峰君,黃瀨君。」



「唷!」



「小黑子我好想你──嗚噗!」還沒撲到人便受到青峰的後腦搥擊以及赤司突然跳出來的爪牙攻擊,被前後攻擊的黃瀨立刻倒在地上,「小青峰和小赤司太過分了啦嗚嗚嗚嗚嗚~我要小黑子的抱抱治癒!」



「黃瀨君,要治療的話,我想身為祭師的綠間君會比較適合。」



「小綠間太死板了啦!每次給他治療都超囉唆的。」被黑子拉起來後黃瀨困擾地撓撓後腦,「總是說不要老是往前衝什麼的,但是騎士不往前衝是要幹嘛啦?我們又不是遠距離攻擊的類型,真是的。」



「綠間君只是關心大家而已哦?」



「綠間那傢伙我也處不來,太麻煩了,有時候寧可來哲這邊拿個治療藥水回去就好!」青峰掏了掏耳朵表示附議,然後一把將黃瀨和黑子推了進去,「嘛,雖然有時候都會拿到奇怪的藥水,不過自從赤司來了之後,哲的驚喜包倒是少了很多啊!」



「請不要拿別人尋開心,還有那些藥水我可是很用心做的,只是出了一點點小意外而已。」黑子不滿地表達抗議,然後照慣例惹來青峰哈哈大笑幾聲加上揉亂自己的頭。



「對了,青峰君和黃瀨君怎麼會突然來呢?」為兩人送上一杯熱茶,黑子好奇地問道。



「今天剛好輪到我們隊做城外巡邏,結束後想說來找小黑子玩所以就來啦!」黃瀨眨眨眼笑著回答。



「嘛,我這邊和黃瀨差不多,今天城內巡邏是我們隊。啊,差點忘了,這個先給你吧!」將手上的袋子往前一遞交給黑子,而黑子在打開後愣了幾秒後立刻快步地將袋子移到工作桌。



「青峰君為什麼會帶死老鼠來……」



「我叫他帶的。」赤司淡定地開口,然後惹來黑子咦的一聲,「我跟大輝說你需要老鼠的脾臟來做藥,如果缺這個關鍵材料的話就會失敗……假如哲也因為這樣不幸失敗的話,我就叫他把那鍋藥喝下去作為賠罪。」



那鍋喝下去會直接去女神那邊報到的─青峰和黃瀨望著那鍋泛著詭異青色的魔藥不禁一臉汗顏地想著。



姑且先不論身為皇家騎士團的大隊長青峰到底為什麼會乖乖聽一隻使魔貓咪的話,似乎包含他在內的其他人──像是同樣身為皇家騎士團大隊長之一的黃瀨、負責王國祝禱與星象占卜的大祭師綠間、提供皇家騎士與魔法師上等武器防具裝備的鍛造師紫原以及冒險者公會的王牌劍士火神似乎也都相當忌憚赤司,而且赤司說的話還真的會聽,這也讓黑子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就算是因為赤司有領袖魅力那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那麼請問另外一件事是?」



「這個。」從懷中拿出一張紙往前一遞,青峰的表情顯得相當嚴肅,「這件事目前還算是機密,國王陛下的意思是想私下解決,但如果時限內解決不了的話可能就會變成要轉交給冒險者公會來進行協助了。」



黑子和赤司往前一湊,然後閱讀了上面紙條上寫的訊息。





──愚蠢的人類啊,你們的五月公主我就擄走啦!限你們一個禮拜內把王國內的美食、美酒和金銀珠寶給我送上來,否則我就對你們美麗的公主殿下不客氣啦哈哈哈。



P.S:虹村國王是大笨蛋──





「真是一看就相當沒水準的文筆……」看到上面最後還畫了個魔王吐舌圖案旁邊寫著灰崎的簽名,赤司一臉鄙視,「灰崎......新魔王嗎?以前沒聽過這號人物。」



「是不是新的我是不知道啦……不過他公然丟下這個挑戰書還把五月殿下擄走的事情讓國王很生氣啊。」青峰只要想到虹村一手捏爆紙條,還氣到差點要去拿當年迎擊周邊國家的武力裝備去營救寶貝女兒時,他們皇家騎士團的人真是大費周章才讓國王不要那麼衝動跑去屠殺魔王,「總之綠間經過占卜後是說適合去營救五月殿下的是一名魔法師和一隻貓咪,說到這兩個特徵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哲和赤司吧?所以國王就讓我們來了。」



黑子和赤司靜默三秒,然後不約而同露出了死魚般的眼神。



「一般去營救公主和打魔王的主角不都是勇者嗎……比起我,你們或是火神君更適合吧?」



「我們一開始也這麼想,甚至還跑去詢問黛大人……但是黛大人回覆我們『如果是黑子和赤司聯手的話一定沒問題。不如說要是輸給灰崎這種貨色,我會把黑子的屍體拖回來然後復活他再好好重新震撼教育……反正我最近也剛好在鑽研死靈魔法,拿來實驗倒也不錯。』這樣呢。」黃瀨如實回答那位通常都是神秘又沉默寡言,但一說話偏偏就相當毒舌的黛當時回覆的原話。



「……師父是不是其實很討厭我啊?」黑子一臉挫敗地扶著牆壁,而赤司則一臉複雜地拍拍黑子的背表示安慰。



「我想千尋是相信你的吧?不然就會阻止你了。你想想,上回有個和鄰國魔法師的惡性戰鬥競賽,千尋當時阻止你參加而是派另外一個實力比你強的人去,結果那個人在那場戰鬥中死亡。」赤司沒有忘記當時黛一把搶過派遣先鋒魔法師的名單然後將黑子哲也的名字劃掉改成另外一人,甚至當時還一臉猙獰說敢讓他的徒弟去他就毀了整個魔法師公會,嚇得負責人立刻點頭說好,「既然這次會點頭說好,可見也是認為你的實力大有進步吧?」



「真的嗎?」



「當然,現在的哲也比起一開始我見到你的時候進步許多了。我每天都看著你那麼努力練習,這些努力不可能是白費功夫。」說到這邊,赤司也微笑瞇起眸子,「我是不可能看錯人的,放心吧。」



「謝謝赤司君。」被赤司這麼安慰心情好上許多的黑子又重新振作,「那麼信中提到的其他要求?」



「酒和珠寶的確有準備一些以防萬一,美食的部份因為範圍太籠統,所以就乾脆選擇目前市場價值最貴的嫩豆腐和最近具備高人氣的香草奶昔了。」青峰一面回答,然後一臉驚恐地發現眼前的一人一貓瞬間暴怒。



「……居然想將香草奶昔奪走真是不可饒恕,我一定要打敗灰崎君!」



「很好啊灰崎……居然敢把製作湯豆腐最重要的嫩豆腐當作目標,敢忤逆我的傢伙我絕對要讓他死得很難看!」



──這兩個傢伙某方面來說還真的是相當合拍啊,尤其在對食物的怨念下更是明顯。青峰和黃瀨一臉汗顏地看著同仇敵愾的一人一貓竟莫名地達到共識,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啊,可是赤司君當時簽訂契約時不是說不參與戰鬥,尤其是打魔王的那種嗎?這樣的話……」黑子沒忘記當初簽訂那張詭異契約時其中一個條件,剛才顧著生氣卻反而忽略了這點。



聞言,赤司發出一聲冷笑。當鋒利的貓爪亮晃晃現出來時,也讓不久前才遭受攻擊洗禮的黃瀨不禁又覺得臉上的傷又痛了。



「那時我是說『一般狀況下不參加』,現在是攸關湯豆腐的危機,怎麼可以不參加呢?」



「這樣啊……說的也是,比起素未蒙面的公主殿下,果然還是保衛我們喜愛的食物比較實在呢。」黑子認同般地點頭,然後他們的手互相交握,「讓我們一起加油吧,赤司君。」



「啊啊,這是當然。」



──沒問題嗎?這兩個主僕真的沒問題嗎?



青峰和黃瀨看著莫名燃起鬥志的一人一貓,內心不約而同閃過這句話。



﹍﹍﹍﹍﹍﹍﹍﹍﹍﹍﹍﹍﹍﹍﹍﹍﹍﹍﹍﹍﹍

先放個上章~下章打魔王會和bluemoon一同週末奉上ˇ(應該……)



第一次挑戰比較歡樂跳脫的設定,因為沒玩過這樣的文體所以想試看看~

希望甘食醬不要介意>/////<



至於帥帥的赤司君什麼時候會出來……下章會出現的相信我(點頭)



所以在這之前請先讓我們用關愛的眼神守護著可愛貓咪樣的赤司君吧!

(被赤司君的貓爪攻擊倒地)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