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5

第十五夜 夥伴


赤司和黛一同下樓時,灰崎的口供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看著被青峰以及黃瀨丟到一邊奄奄一息的灰崎,赤司只是不帶任何憐憫地瞥了他一眼,他便接過桃井整理起來的情報進行確認。

「澤村英二的據點除了先前擊破的那幾處外,剛才祥吾君另外提到的地點是這處。」指著地圖上空白的某塊區域,漂亮的櫻色眸子泛著認真的光芒,「第六處據點的位置距離情報中第五處的廢棄村莊大約一百公里左右。雖然地圖上沒有標出來,但根據先遣部隊回報,那邊主要是一片終年瀰漫著霧氣的森林,可能是因為地形不熟的關係,深入探查的人到現在還沒能回報,所以目前能掌握的訊息只有外圍的狀況。」

「是嗎……那大概就是不在地圖上的迷霧森林了吧。」桃井一說到森林的特徵後,綾香記憶中的白色小屋立刻鮮明得跳了出來,來自意識憤怒的躁動讓赤司微微瞇起眼努力地壓制這股過於翻騰的情緒,「如果他真選擇這邊當作據點,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他就這麼有把握不會有人去將他的狐狸尾巴揪出來嗎?」

「赤司君?」

「第六處據點在迷霧森林嗎?」

淡漠的嗓音隨著踏下階梯的步伐而響起,桃井越過赤色少年看見的是臉色依舊有些蒼白的黑子,那雙璃藍的眸子帶著淡淡的冰冷與憤怒,讓原先想第一時間關心狀況的桃井和黃瀨硬是停止了動作。

走到大家的身邊,確認一眼地圖上的相對位置後,黑子更是篤定那邊正是自己過去曾經居住過的地方:「桃井小姐辛苦妳了,謝謝妳的情報。」

「哪裡,能幫上大家的忙我很高興喔!只是哲君……你沒事吧?臉色好難看。」看著黑子的臉色桃井不禁擔憂了起來,畢竟先前也聽到黑子受到襲擊的事件,讓她實在很難不擔心對方的狀況。

雖然身為女性的直覺告訴她黑子的異常主因應該不是灰崎,而是有別的緣故,但她也知道黑子一向不會在別人面前示弱,這樣的逞強也讓她相當不安。

「沒事,就是稍微有些累,休息過就好多了。」抬手摸了摸桃井的頭,安撫了少女的不安後,黑子也認真地看向赤司,「征十郎君,請讓我加入這次的行動。」

黑子對赤司的稱呼讓眾人愣了一下,這種直呼名字的親暱和過去稱呼赤司為「赤司君」比起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溫度,彷彿就只是透過赤司的身體在叫另外一個人。

雖然他們也認為目前的赤司的確是另外一個人,但他們沒想過黑子竟會將兩人分得這麼清楚,就像想極力劃清界線。

「看來是已經下定決心了。也好,省得再問一次你的意願。」赤司勾起一抹微笑,讓眾人圍過來之後也指向地圖的另外一處,「第四處據點的廢棄教堂我已經讓真太郎和敦去偵查了,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第五處據點我原本打算親自去一趟,不過照目前五月從灰崎口中得到的情報狀況來看,探查順序得稍微改變一下。」

「大輝、涼太,你們兩個帶一些人手到第五處據點進行偵查,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能找到實驗所的一些痕跡。再怎麼毀屍滅跡也不可能完全還原到什麼都不曾發生過的狀態,仔細找肯定能找到一些東西。另外,如果遇上目標不要硬碰硬,能逃就逃,直到我們趕到為止。」

「等一下!你要我們逃走?開什麼玩笑啊赤司!」青峰首先發出抗議,一向好戰的他從不畏懼和逃避戰鬥,要他做出像個縮頭烏龜一樣的行為對他而言簡直就是恥辱。

「就是說啊小赤司,我和小青峰聯手的話不會有問題的吧?為什麼要逃啊!」

望著憤怒的青峰和一臉不贊同的黃瀨,深知兩人個性的赤司只是微微瞇起眼,接著雙手抱胸看向他們。

「女王陛下的力量你們怎麼看?」

「啊?怎麼突然扯到陛下……」青峰皺起眉間一臉困惑,他想了想過去的印象,然後有些遲疑地回應,「雖然沒具體看過陛下戰鬥,但她的威壓確實相當驚人,是那種我絕對不會想與她為敵的強者。」

「另外就是陛下與人交涉的手腕、精準的情報蒐集分析以及對付敵軍的決策都相當犀利毫不留情……要我說的話肯定是冷血和鐵腕這兩個名詞的代表人物吧?我記得小桃也是出身於陛下創立的情報機關不是嗎?」說到這邊黃瀨也看向了桃井,然後桃井也認同地點點頭,「小赤司,女王陛下跟我們剛剛說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啊?」

「女王陛下被澤村英二殺了。」

「!」

青峰、黃瀨和桃井一臉錯愕地看著赤司,站在赤司身後的黛握緊雙拳微微蹙起眉間,而黑子則抿唇撇過頭不發一語。

黑子緊緊地咬住下唇,好不容易才壓制住內心過於激烈的情緒反應。

「女王陛下的力量勝過我們任何一人,那麼強大的她都被澤村英二殺了,你們還認為僅憑兩人的力量能夠對抗他?」雖然青峰和黃瀨還是不甘心,但看他們的表情變化便知道他們已經不再頭腦發熱,「不是不讓你們迎戰,而是別做無謂的犧牲,至少在摸清那傢伙的底細之前都必須等待我的指示。」

「嘖,知道啦。」

「知道了小赤司。」

「自亂陣腳只會自取滅亡,記住這點。」淡淡地瞥了一眼他們後,赤司才又再度指向第六處據點的所在位置,「第六處據點由我、哲也和千尋去偵查。這處迷霧森林的地勢詭譎,若沒有熟悉地形的人過去很容易迷失在其中而永遠走不出來,恐怕那群偵查員也是如此,所以你們就別過去了。」

聞言,桃井更是訝異地看向赤司。

「但是赤司君……你有去過嗎?」桃井不安地看著赤司和黑子,黛她也許並不清楚,但至少赤司和黑子是不太可能去過的,畢竟自從過去發生了吸血鬼屠殺事件後就那個區域就已經被封鎖了起來,甚至還被勒令從地圖中抹消掉這個地方的存在痕跡。

「我雖然沒有實際去過,但是哲也應該是相當熟悉那一帶才對。」

「咦?」

此話一出,眾人更是訝異地看著黑子。

「是的,因為我曾經在那邊住過一段時間。」黑子冷淡地盯著地圖上的空白處,藍色的眸子彷彿無法映照出任何事物般一片死寂,「不會有人比我更熟悉那一帶,所以請桃井小姐放心吧。」

「哲君…..」

「哲,你為什麼住過那邊啊?」一把勾住自家搭檔的脖子,青峰好奇地問道,「那邊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好像發生過大規模的吸血鬼屠殺事件啊?」

「咦?怎麼回事?」黃瀨好奇地問道。

「具體時間是什麼時候我忘了……反正就是我們還是幼年期的時候,當時帝國的君主、元老院和革命軍鬧得亂七八糟的,畢竟當時的王一心只沉迷在狩獵人類以及女色中,根本無心想振作,讓我們的帝國日漸衰敗,甚至還一度讓吸血鬼獵人協會騎到我們頭上來。」青峰瞇起眼回想著過去的事件,絲毫沒注意到自家搭檔的沉默不語,「總之,因為王太過頹廢所以革命軍興起作亂,而身為保衛王的帝國軍便與革命軍交涉……反正就是要革命軍別濫殺無辜的人民,有問題衝著王和他們來就好。」

「後來因為協議關係所以革命軍和帝國軍暫時休戰,當時原本協商幾日後再進行協調,卻沒想到在那天到來之前帝國軍的副官會突然不分敵我殺了許多帝國軍和革命軍的人員,接著便消失無蹤再也沒有任何消息。」桃井將未完的話接下去,手指相當不安地攢在一起,「有人說那名副官是精神異常,也有人說是被控制了……總之這些只是揣測,帝國軍的最高統領赤司征臣大人當時也沒做出正面回應,因此這件事最後就成了謎團,而那片區域也被勒令封鎖了起來。」

說到這邊,眾人陷入了一片沉默。

「不是精神異常……」

「小黑子……?」

黑子突然的開口讓眾人的目光皆投往他身上,他不是沒想過乾脆保持沉默就好什麼都不說,但是面對眼前這些總是關心他並與他一同並肩作戰的朋友們,他還是不想有所隱瞞。

「帝國軍和革命軍中有一部份的人馬是屬於第三勢力的一方,他們聽從某人的指示進行非法殘忍的人體實驗,目的是為了測試並開發出能夠超越極限開發潛力的藥物,並將這些藥物注射於吸血鬼們讓他們也能短暫的擁有接近貴族甚至純血種的強大力量,讓他們能成為一支強力的軍隊。」黑子面無表情地開口,右手則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心臟,「新藥的開發初期並不順利,透過不同年齡層的實驗體測試過後的數據來分析,最後他認為這種藥物對於成年體的吸血鬼並不適用,因此他便將目標鎖定於幼年體的吸血鬼。」

「!」

「但是幼年體的吸血鬼身體素質普遍都太弱,藥物注射進去後會因為強烈的排斥反應而失敗。幸運點的也許是當場化為砂礫死亡,可憐一點的就是雖然活著但精神卻已經錯亂,而最悲慘的……就是免疫系統被破壞而讓皮膚潰爛,意識不清卻又死不了,只能變成行屍走肉的『肉塊』而已。」黑子用力捉緊了胸口,似乎正在極力忍耐著什麼,「隨著無數的失敗經驗,最後他終於成功開發出一款能夠讓服用者瞬間爆發潛能的藥物,只要透過服用藥物並施加暗示,就能讓他輕鬆擁有一支乖巧聽命於他的軍隊──Bluemoon,意指長久而幾乎不可能發生的異象,也因此被那個人拿來為這個計畫做命名。」

說到這邊,黑子的手也用力握緊到流下了血,身體微微顫抖的他壓抑著巨大的憤怒。他不確定這是來自於他本身,抑或是他的父親。

「為了阻止這個人瘋狂的計畫,剛才青峰君和桃井小姐提到的那名副官在確認了協助那個人的成員後便一個人進行殲滅行動。雖然滅了他的勢力甚至是他本人,但那個人太過狡猾,早在心臟被破壞之前透過禁術將自己的靈魂與意識轉移到別處,因此那名副官犧牲所有一切所殺的也不過是具虛無的軀殼而已。」說到這邊,黑子緩緩地放開了握緊的手,身體也不再顫抖,但表情卻虛無得令人害怕,「也許在別人眼中這名副官只是精神異常擾亂了當時的戰爭協議……但真相是他為了阻止可能會讓整個帝國不分敵我陷入更為瘋狂恐怖的深淵而選擇這麼做,同時也是為了拯救變成實驗體喪失自我的孩子……無論是身為帝國軍副官的責任或是一名深愛自己孩子的父親,他都選擇背負罵名而走上這條路。」

說到這邊,黑子也終於停頓了下來,然後深呼吸一口氣。

「稍微多嘴還請見諒,只是在與那個人對抗前我希望將真相告訴大家,因為大家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夥伴。」

「哲……」

「小黑子……」

「哲君……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呢?」

面對桃井的問題黑子只是淡淡一笑,他伸手將始終穿著的外套脫下來,接著毫不猶豫地將左手臂的衣料給撕裂──當一朵妖冶的黑色曼陀羅的花痕出現於眾人眼前時,他們也錯愕不已。

「黑色曼陀羅……」桃井摀住嘴一臉不敢置信,「這是第一級咒痕…..怎麼會?」

「因為那名帝國軍的副官正是我的父親黑子英一。而剛才提到的那個人不姓澤村而是黑子,他和我父親為雙生子。」黑子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將未完的話完成,「至於我……則曾經是Bluemoon計畫的實驗體之一。」

「!」

「黑子英二對我施加的暗示有兩個,這個咒痕是因為尚未完成任務所以還存在。」

「……咒痕不會是同時間植入,換句話說你完成第一個之後他才又替你植入第二個?」比起尚處於震驚狀態的其他人,黛顯然很快地就回過神質疑,「會使用最高等級的咒痕除了相當耗費精神力與魔力之外,只有對於施加之人有極大怨恨或執念才有可能執行……如果只是普通實驗體是不可能連續採用兩次最高等級的咒痕吧?你到底是和他有什麼過節?」

「……」

「另外還有一點……若你真的是他的實驗體,那他的底細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吧?明明是只要開口就能說出來的事情,我們卻像傻瓜一樣得賣命才能獲得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情報。看著別人不斷犧牲你覺得很好玩?」黛發出了一聲冷笑,儘管眼前的黑子和綾香是姐弟,外貌與氣質也有幾分相似,但他就是覺得火大,「說實話,連你是不是黑子英二派來的間諜我都覺得要好好地調查才對吧?」

黑子靜靜地聽著黛的質疑,他微微張口想說些什麼時卻冷不防被突然黃瀨一把抱住,而青峰更是面露殺氣直接擋在自己和黛之間。

「黛君,請你不要隨意質疑哲君,我相信哲君一定有什麼苦衷的!」桃井率先進行反擊,漂亮的眸子毫不掩飾怒意地瞪向黛。

「桃井小姐……」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什麼時候輪得到你質疑哲了?」青峰直接單手抓住了黛的衣領,因憤怒而釋放的威壓讓黛幾乎無法克制全身而顫抖,「你根本不了解他!少在那邊說些風涼話,否則我管你是不是女王的從屬我都殺了你!」

「青峰君!」

「純血種了不起嗎?說我不了解,那你自己又了解到哪裡去?」黛也不甘示弱地反擊,「別跟我說因為是搭檔所以相信他,這種愚蠢的友情遊戲你以為真的適用於我們的世界嗎?」

「適不適用由我們決定,不需要由一個外人來插嘴。」黃瀨罕見地收斂總是帶著一貫微笑的面容,圍繞在他周身的氣息相當冷冽,彷彿只要一聲令下就會直接衝過去將對方撲殺,「不管小黑子過去發生什麼事,未來又會發生什麼事,我都相信他!因為當初教會我相信夥伴以及合作重要性的他,是絕對不可能做出背叛我們的行為!就算真是你說的小黑子知道這些事情而沒說,那也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絕不是你說的那樣!」

「黃瀨君……」

感覺到黃瀨的手微微地收緊,黑子現在的心說不感動絕對是騙人的──他早就做好可能會被質疑的覺悟,也想過最相信自己的青峰、黃瀨和桃井會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誤解自己,但他卻沒想過他們三人竟然連懷疑的心都沒有,二話不說就站在自己的身邊。

這樣毫不遲疑的信任,讓他感覺到相當溫暖而安心。

「千尋,哲也並非不說而是無法說……畢竟他過去的記憶全數被女王陛下取走,要一個過去已經等同空白的人來提供出黑子英二的相關情報也未免太難為他。」好整以暇地看著眼前一觸即發的爭執,始終保持沉默的赤司終於開口說明,「他在恢復記憶之後選擇將情報告訴我們,不也是我們同伴的最好證明嗎?」

「……」

「哲也,你知道黑子英二對你施加的第二個暗示是什麼嗎?」

黑子搖頭表示不清楚。儘管過去他和家人的事情以及後來被帶到實驗所的事情他都想起來了,但唯獨黑子英二對自己施加的第二項暗示他就是沒有任何頭緒。

「我想也是,那個老賊那麼奸詐,肯定不會那麼好心提供任何可能破解的線索出來吧?」赤司沉吟道,「算了,找到他之後再讓他吐出來吧。這個咒痕我記得五年前將你救回來時就已經存在了,既然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沒動手,那麼一時半刻也不會造成什麼威脅,也不用太擔心。」

「但是小赤司,這個咒痕不是開玩笑的啊!」黃瀨一臉緊張地開口。

「黃瀨君,請不用擔心。」黑子拍拍黃瀨越收越緊的懷抱示意他鬆手,然後若無其事地將外套穿上,「我都能解除第一個咒痕了,第二個咒痕對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就能破除……放心吧,我會在討伐黑子英二的過程就順便解決的。」

「哲,你別在奇怪的地方逞強啊!別忘了還有我們!」青峰鬆手後一臉煩悶地看著自家搭檔,口氣中透出一股難掩的擔憂。

「哲君,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破解咒痕的方式的!所以一定不可以亂來喔!」

黃瀨鬆手後桃井便直接握上了黑子的手給予保證,看著嬌小的少女一臉認真的對自己做出承諾,黑子也勾起一抹淡笑。

「謝謝妳,桃井小姐。」

「對了,小黑子,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

「黑子英二對你施加的第一個暗示究竟是什麼啊?你又是怎麼解除的?」

黃瀨的問題也讓青峰和桃井皆認真地看向黑子,而黑子在短暫愣了一下後用一種極其複雜的神情進行回覆。

「沒什麼……只是要我去殺了一個吸血鬼罷了,因為順利將任務完成自然就打破了咒痕。」

「這樣啊……是說要殺吸血鬼他自己去就好了,幹嘛要這樣欺負小黑子啊?」

「大概只是因為…...他喜歡將完整的東西破壞得再也無法恢復罷了。」

「咦?」

「沒什麼,總之第六處據點探索的地形部份請放心交給我……假如我的猜測沒錯的話,他拿來作為實驗的據點應該就是我家吧?」回想黑子英二的行徑,黑子實在不認為那男人特意選在那個區域作為據點會沒有任何心思。

「咦?小黑子的家?」黃瀨詫異地瞪大眼,然後更為不解地看著黑子,「但我記得黑子一族的本邸應該是在南邊才對啊?雖然說現在好像也荒……啊!」

意識到自己說出不該說的話,黃瀨連忙摀嘴同時也惹來青峰從他的後腦一掌巴下去,而桃井更是受不了般翻了個白眼。

「是的,但實際上我連一次都沒去過本邸,從有記憶開始就一直在森林小屋裡生活了。」

「這樣啊……抱、抱歉喔小黑子,我不是故意的。」注意到黑子有些不自然的表情,黃瀨緊張地連忙道歉。

「這沒什麼,請黃瀨君不用放在心上。」黑子搖頭表示不介意,反正本邸對他來說也沒什麼感情因素存在其中,「征十郎君,請問我們立即行動嗎?」

赤金的眸子淡淡地掃了黑子一眼,然後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認為現在的身體狀況允許你進行高強度的探索與戰鬥?」

「是的。」

「哦,真是很敢說呢。」赤司微微瞇起了雙眸,當他的手指向了黑子的額頭時,黑子也感受到一股無形的龐大壓力。

詫異地瞪大雙眼,正當黑子想著赤司究竟想做什麼時,下一秒便感覺到額頭傳來劇烈的疼痛。

被赤司彈額頭而痛到摀住額際的黑子泛著淚看著對方,當赤司收回手環胸看著黑子時,他也淡淡地開口。

「給你三天的時間恢復,要是連基礎體能管理都做不好你也不用參加了。」赤司的聲音十分冷淡而強硬,無視於黑子想抗議的眼神,他只是逕自走到了窗邊凝視外頭,「這件事只靠我們是很難完成的,還得再靠他們幫忙才行。」

「他們?」

當門扉被開啟之時,一名臉色有些難看的黑髮青年身後也跟著另外三名髮色各異的少年,其中紅髮少年和褐髮少年看到黑子時更是露出欣喜和鬆一口氣的表情。

黑子錯愕地瞪大眼,一臉不敢置信。

「征十郎君,你該不會打算……」

赤司勾起了一抹冷淡的微笑,然後在迎向眾人各自不同的反應之時,也輕聲說出了他的下一步決定。

「我打算和吸血鬼獵人協會合作,共同討伐黑子英二。」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