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魔法師的勇者冒險物語(下)

黑子的籃球(赤黑)魔法師的勇者冒險物語(下)


條件要求:
配對:赤黑
關鍵:魔法師設定
走向:甜,歡樂向


甘食醬的點文,奉上ˇ
歡脫設定有,食用愉快ˇ

﹍﹍﹍﹍﹍﹍﹍﹍﹍﹍﹍﹍﹍﹍﹍﹍﹍﹍﹍﹍

告別青峰和黃瀨之後,黑子便先去找紫原拿一些施放高級魔法所需的魔法石以及繪製魔法陣的卷軸。功力尚淺的他在施放高等魔法時依舊需要依靠一些媒介物品來作為輔助,這樣才不會對自身的魔力損耗負擔太大。

要是哪天能像自家師父一樣幾乎不用詠唱咒文就能施放魔法那就好了呢──黑子常常會這麼想,然後就會更加努力地練習,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成為像師父一樣厲害的魔導士。

「魔法石、捲軸、魔杖……對了,再帶一些魔藥去吧,但是種類太多要帶哪些比較好呢?」

看著黑子不斷從櫃子上拿瓶瓶罐罐下來丟進隨身行李中,思考半餉後又拿一些放回櫃子……重複幾次這個動作後赤司終於忍不住提出了疑問。

「哲也,你到底在做什麼?」

「保險。」黑子抬起頭來一臉認真地左右審視著自己手上的魔藥,然後又放回去櫃子重新拿新的下來。

「……照你這個速度我看我們應該很難踏出這個門。」輕巧地繞過了放置在地上一團亂的藥草,赤司跳到了桌上看著黑子隨身行李的東西,很快地便伸手按住黑子準備往包裡塞的魔藥,「等一下,我們還是先確認哪些需要帶,哪些不需要帶吧?不過是去教訓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鼠輩,不用準備得像是要參與戰爭一樣誇張。」

黑子瞄了一眼赤司,然後露出一臉困惑。

「赤司君,魔王這個角色姑且也算是大BOSS呢。在吟遊詩人的故事中去討伐魔王時,勇者和他的夥伴們也都是需要相當的裝備才有辦法出發喔,所以我想這個程度應該只是普通而已。」

「前提是那個魔王有過驚天動地的功績,比方說曾經引起世界毀滅、以一己之力破壞國家或是引起戰爭之類的事情,但這個叫做灰崎的貌似一件都沒做過吧?」赤司抬眼望向黑子,然後得來黑子遲疑地點頭,「那不就對了?既然魔王該做的事他半件都沒做,可見也不是厲害到需要耗費心思的人物吧?」

「可是赤司君,灰崎君好歹也是冠上魔王之名喔?不謹慎一些真的好嗎?」

雖然知道赤司一向對自己相當有自信,但像現在這樣要去打魔王的非常時期不謹慎些的話總覺得相當不妙啊……黑子不禁這麼想著。

「有我在,不用擔心。」

「……」盯著挺起小胸膛的驕傲小貓咪,黑子實在很想說他就是覺得只有他們一人一貓的組合要去打魔王才害怕。

「這眼神真是傷人哪。」注意到黑子一臉不信任的表情,赤司倒也沒有生氣,只是將自己的貓掌移開了原先阻止黑子放魔藥的手,「所以我說人類都是一樣,總是喜歡以貌取人,難道真的一定要有人型或是龐然大物的型態才會覺得安心嗎?」

「雖然這麼說對赤司君很抱歉,但人類真的是視覺動物,看見同類或是比較……嗯,該怎麼說?啊……威武凜然的樣子的確是比較安心呢。」黑子有些尷尬地撓撓臉頰,然後只見赤司盯著他不發一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也許是覺得自己無意間說話傷到了赤司,黑子連忙對著他擺擺手表示請他不要在意,他還是很相信赤司君的。

只是被一度懷疑過的赤司心情似乎並沒有很好,只見牠哼了一聲,甩甩尾巴後跳離了黑子一段距離。

「要我變成那樣也可以。」

「咦?」

「既然哲也這麼在意,那我就先在這邊說清楚了。」異色的瞳眸認真地盯著黑子,讓黑子不禁也停下手邊工作認真地看著對方,「貓咪是我思考過後決定的型態,因為變成貓咪能使用的能力正好介於我的原型和人型之間,活動起來也比較方便──人型姿態的我雖然依舊能使用魔法來協助你,但魔力、體力和攻擊力都被大大限制住,換句話說就和現在的哲也差不多水準吧?」

「……」

「而我原先的獸類型態雖然攻擊力、防禦力以及魔力水準都遠超過現在的貓咪型態和人型,但是相對的機動性很低,敏捷度不高的我又那麼顯眼只會成為目標。」說到這邊,赤司勾起了微笑,「我不能說哪一種比較好,只是你若真的希望我變成特定的型態的話也不是不行,畢竟你還是我名目上的主人,我會尊重你的。」

黑子訝異地看著赤司,一方面有些訝異赤司竟會主動告訴自己的底細,一方面則默默想著自從召喚赤司到現在他好像都沒感覺到對方有真的尊重過他的意願啊……

我行我素、獨來獨往、說一不做二,高傲自信視牠以外的貓咪、人類和老鼠為鄙物……但有時候又會露出溫和、耐心與關心甚至是賣萌親近他的一面,太過善變的赤司總是讓黑子難以捉摸牠的心思。

雖說真的是很麻煩,但他不得不說自從赤司來了之後自己的生活也跟著活潑起來,不知不覺中也習慣有這樣一隻可愛的貓咪陪伴。

「抱歉,是我失禮了,我相信赤司君的判斷。」

「?」

「請赤司君就維持自己認為最適合的型態吧,我相信若有需要轉變型態的時候赤司君也會自己下判斷變化的。」黑子溫和一笑,伸手輕輕揉了揉赤司的頭,細膩柔軟的觸感讓黑子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被黑子這樣直白的話攻擊,赤司有些不自然地揮掉黑子的手然後彆扭地轉過頭──臉頰發燙的牠此時不禁慶幸自己當初幸好是變成黑貓,這樣即使臉紅也肯定不會被人發現。

「總之,準備好了我們就走吧,別浪費時間了。」

「好的。」

將行李背起,黑子與赤司便正式離開家裡,並正式往北方的魔王城堡前進。


「哦……總算出發了啊?」

透過水晶球觀看自家徒弟和牠的使魔終於踏上討伐魔王的旅程,黛鬆了一口氣後很快地一揮手便讓水晶球再度恢復成什麼都沒有的狀態。

想當初他從百來人的魔法見習生中選擇黑子作為他的徒弟時,一方面除了對他的那難以預估的魔法資質感到訝異外,另一方面也對於竟然可以遇上和自己同樣屬於小透明特質的人感到一絲欣慰。

只是當時的他很不解,黑子擁有充沛的魔力以及那份未來可能會超越他的潛力,但為什麼他的成績卻是所有見習生中最差的一位……後來經過與他對談以及觀察他施展魔法的狀況後,他才發覺黑子最大的問題就是信心不足。

「我……不是很喜歡自己低存在感的特質,也許最初正是這個原因,所以才會沒信心吧?」

「是嗎?我倒是超──喜歡自己的。我從不認為低存在感有哪裡不好,不如說做某些事情時相當方便啊。」

「……師父,請恕我無禮,請問某些事情是指?」

「比方說不需要使用隱藏魔法就能實現偷看女性洗……咳咳,小孩子問那麼多做什麼?這種事不用學!」用魔杖敲了下黑子的腦袋,然後引來自家徒弟摀著頭抗議的表情。

「師父……您這是犯罪行為喔,這樣違背女神大人的教誨不太好吧?要是被教皇知道了會很麻煩的。」

「自創世紀以來女神大人就很忙,太多子民要關心她是不會關心到我這邊來的。至於教皇那老頭子碎碎念的對象太多也不會輪到我,放心吧。」

「……」

「總之我想說的是……魔法是依靠魔力來施放的咒法,一般人或許認為只要有魔力和正確的媒介物就能施放,但其實大家都忽略了一點──最重要的是自信心,如果心不堅強,別說使用高等魔法可能會有反噬的危險,連一般魔法都可能施展得不像樣。」

那時的他曾經這麼告誡過黑子,糾正幾次黑子的唸咒與揮杖方式後,黛後期主要都在培養黑子的自信心──不管是讓他獨自前往鄰國或是某某島嶼取回被封印的魔法捲軸,或是要他獨自去森林蒐集各種高等魔獸身上的皮毛與尖角作為魔藥的材料,雖然每次都看黑子很狼狽地回來,但是看著他的自信心一點一滴建立還是相當欣慰的。

後來看著黑子的程度差不多可以進行下一階段時他便要黑子召喚屬於自己的使魔──看著黑子一臉期待自己不知能召喚出什麼厲害的同伴,黛心裡一邊覺得好笑,另一方面倒也期待起他會召喚出什麼樣的使魔。

一般使魔召喚除了看魔法師本身的資質、魔力、精神力的大小來決定使魔的強弱,最重要的就是那份執著心,有些使魔會被這份執念所吸引,有些則純粹看魔力是否符合他們的期待而現身與之簽訂契約。

雖然其中不乏會召喚出亂七八糟的東西,但反正是第一次嘛……萬一真的結果太糟糕,他再出手幫忙便是。黛默默地想著,同時看著黑子吟唱著咒文施放召喚的術法。

只是他倒是沒想到黑子這一召喚,倒是召喚出了一個相當不得了的傢伙。

一開始他還擔心這個傲慢無理的傢伙會不會對黑子造成危險或是打擊黑子好不容易才培養起來的自信心……沒想到以上這兩者狀況完全沒發生,不如說黑子比起以前更有自信了,他不再凡事要做之前會來詢問自己,而是會願意依靠自己的判斷來行動,這也讓黛幾乎確認了黑子一定能在赤司的陪伴下獲得跳躍性的成長。

畢竟黑子本身就是很努力並且願意吃苦的類型,如果自信心又培養起來肯定會很不得了吧……回想到這邊,黛喝了一杯茶,然後勾起了一抹愉悅的笑意。

「黛大人……您該不會又在想可以提早規劃退休計畫了吧?」注意到自家主人邪惡的笑容,身為黛的使魔A忍不住出聲,「這樣黑子君未免太可憐了。」

「別講那麼大聲,你是怕別人不知道我的意圖嗎?」黛瞪了一眼自家使魔,「如果黑子討伐魔王成功,那我提早退休又有什麼不好?每天待在這座高塔也很無聊啊,可以的話我也想來場旅行休息一下。」

「與其說是旅行,不如說是想去追鄰國的林檎小姐吧……」

使魔A可沒忘記自家主人自從在世界魔導士大會中見到鄰國的女魔導士林檎後就一見鍾情愛上她。回來患了相思病不說,病好後更是積極地想追求人家,只可惜目前仍未開花結果。

「給我閉嘴,再吵我就強制遣返你回去魔界。」

「啊啊啊對不起──我閉嘴就是了!請不要將我遣返魔界啊啊啊──」使魔A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巴,然後討好般地笑著指向水晶球,「那、那個主人,不如我們關心一下黑子君的狀況吧?畢竟是第一次討伐魔王,關注他的成長也是重要的事情啊?」

「哼,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再去替我泡一杯紅茶和拿一些點心過來。」

「是的遵命!」

將使魔A打發走之後,黛便又再度啟動水晶球觀察起黑子的狀況……


根據皇家提供的地圖來看,只要穿越過前方的魔獸森林很快地便可以看見魔王居住的城堡。利用光系魔法讓魔杖上方扶著小小的光源以供照明,黑子一面前進一面注意森林是否隨時會有魔獸衝出來,而相對於黑子的小心翼翼,赤司倒是老神在在。

一如既往走在最前方,偶爾有點閒情逸致時就去抓一下飛過牠眼前的蝴蝶,或是逗弄一下在地上搬運食物的蟻群,悠閒自得的樣子就像是來郊遊而不是打魔王的。

看著赤司這麼悠閒,黑子突然覺得自己這樣簡直像個傻瓜。

「赤司君,你這樣悠閒好嗎?」

「哦呀,我們還沒看見灰崎吧?等到要打爆灰崎的時候我再出手就好,在這之前就交給哲也了。」赤司一臉理所當然地回應。

「……」原來你只想去打爆灰崎是嗎?黑子嘆了一口氣,然後認命地繼續提高警覺探路。

「其實我覺得你真的不用那麼緊張。」黑子緊繃的情緒也許感染到了赤司,赤司放開了剛被自己抓到的蝴蝶,然後懶懶地瞥了對方一眼,「你不是都有能力施放高等魔法了?對自己有自信點,不會有事的。」

「但是……」

「哲也,我說的話是?」

「……絕對的。」

「很好。總之給我打起精神提起信心!為了保護你的香草奶昔和我的湯豆腐,絕不能讓灰崎那小子繼續囂張下去!」

「好的!」

提到香草奶昔就瞬間振奮精神的黑子就這樣和赤司一路順利通過森林──對於在魔獸森林中竟沒有遇上半隻魔獸上來挑釁感到不可思議,黑子詢問赤司後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有赤司在的關係。

赤司表示魔獸都是一群會服從等級比牠們高的物種,而牠身為魔獸金字塔中的最頂端王者,這些小輩在不敢造次的狀況下,他們當然能夠一路平安地穿越過去──對於赤司的說法,黑子只覺得為什麼赤司不早點說,害他一路提心吊膽的害怕會不會突然有隻魔獸衝出來咬掉他們的腦袋瓜。

對此,赤司只是懶懶表示:「這是哲也的錯吧?因為你沒問我啊。」

看著前方囂張地擺動著尾巴的黑色小貓,黑子頭一次有種想抓住貓咪的尾巴然後甩得遠遠地給牠一點教訓。

只是想歸想,黑子還是沒膽這麼做……畢竟要是真那麼做就只剩下自己去打魔王了,這樣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知不覺中他們終於抵達了城堡的大門,看著陰森的建築上面還有幾隻烏鴉飛過,黑子深呼吸一口氣,這才鼓起勇氣敲敲門。

「請問有人在嗎?」

理所當然地沒有任何回應,正當黑子準備再敲第二次門時,卻被赤司一把按住了手。

「太溫馴了,哲也。我們可不是來作客喝茶的哦?」

「咦?但是不敲門的話他不會知道我們來了吧?」

「你以為敲門他就會理你?」

「……那該怎麼辦?」

「當然是先下馬威再說,總之先把門破壞掉吧。」

「好的,我明白了。」

赤司稍微遠離黑子幾步,當黑子舉起了魔杖吟唱咒文時,注意到其中繁瑣的咒文時赤司頓時有一種不太妙的預感浮現在心中。

「星之銀曜、冰之藍曜,以女神芙羅莉亞之名,請將水元素之力賦予您最忠實的僕人──雪球!」

「欸?等、等等哲也,我剛剛的意思是……」赤司一臉錯愕地看著黑子吟唱咒文完畢,當他們上方瞬間烏雲密布時,冰冷的藍光也慢慢匯聚成具備壓迫感的大型球體,下一秒便往他們的方向墜下。

「……我的意思是轟開門就好,沒叫你毀了整座城堡啊──」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別說原先的大門了,連城堡的一角也被黑子的魔法轟得直接跑出一個洞出來。赤司一臉傻眼看著眼前煙硝瀰漫,然後僵硬轉過頭看向正大口大口喘氣,並露出閃亮亮眼神望著自己的黑子。

「赤、赤司君你覺得如何?這樣可以嗎?」

「呃……當然,你做得很好呢。」貓掌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原先還想說些什麼的赤司在看到被誇獎的黑子笑得開心,便也不自覺露出了微笑。

嘛,算了,反正有達到目的就好……而且黑子現在竟然可以不依靠魔法石就召喚出比水系魔法更高一階的冰系魔法真的是出乎自己預料呢。

一面欣慰於黑子的成長,赤司一邊跟著黑子的身後走進去城堡。

「太好了,那我們走吧!」

「啊啊。」

城堡總共分為四層,雖然在攻頂過程中不乏遇上了一些嘍嘍,但靠著赤司的引導,黑子也施放出相對應魔法進行回擊。而若有一些來自死角的攻擊也總會被赤司給擋掉回擊,兩人明明是初次搭檔打怪,但默契卻好得像是出生入死無數回般,這樣的默契也讓黑子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當他們抵達城堡的最後一層時,黑子還來不及對眼前的房間進行敲門時,一股從內部傳來的蠻力便已經將門給打開,然後便是一臉怒氣沖沖的灰髮青年正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人。

「混帳!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毀了老子的城堡?是沒看到旁邊有個敲門拜訪用的鈴鐺嗎?不會搖一下就好啊!有需要毀了我的房子嗎?老子還有三十二年房貸要繳啊!」

一見面便是劈拉啪啦的怒罵,黑子瞪大眼看著眼前痞子氣十分濃重的灰髮青年以及他身後被關在籠子的櫻髮少女……看來眼前這個人想必就是「魔王灰崎」了吧?

「抱歉,我沒注意到……不過剛才有確實敲門過,只是沒得到回應所以才使用稍微粗暴一點的手段……總之,關於房子的賠償我會想辦法的,造成困擾十分抱歉。」黑子禮貌性地向灰崎鞠躬,然後一臉嚴肅地看著灰崎,「那個……你應該就是灰崎君吧?初次見面你好,我是黑子哲也,是來打倒你並拯救五月公主的。」

灰崎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望著黑子,然後後退了幾步挑起眉。

「你說你要來打倒我?」

「是的。」

「職業?」

「魔法師。」

「夥伴呢?」

「在這邊。」比向了在自己腳邊的赤司,黑子替一臉鄙視完全不想開口的赤司介紹,「這位是赤司君,是我的使魔。」

看了看弱不禁風的黑子,再看了看一臉高傲的黑色小貓,灰崎左右來回看了數遍後終於忍不住大聲笑了出來。

「虹村那傢伙是沒人才了嗎?派這麼個乳臭未乾的小不點和寵物貓來打倒我?是把我當白痴耍嗎?」灰崎一邊笑一邊鄙視地拍了下黑子的肩膀,「你說你叫哲也是嗎?今天讓大爺我看了笑話心情不錯,我勸你還是乖乖回家喝奶去,別在這邊丟人現眼啊!兩個小不點是想幹嘛呢哈哈哈哈哈──」

「……小不點。」黑子的額際浮現起青筋,身高一向是他的痛恨的點,被人家這麼指出來還嘲笑的他實在無法再維持冷靜,「灰崎君,請道歉。」

「啊?道歉什麼?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啊?」手指更是不客氣地比向已經沉默不語許久的赤司,「就這隻小貓咪還能做什麼?給我撓癢癢嗎?哈哈哈哈哈──」

「很好啊,灰崎……我不說話就把我當病貓了是嗎?」

陰森低沉的聲音自身邊響起,黑子看著赤司一臉冰冷地往前踏了一步,當一道赤色的光芒自牠的四肢散發出來時,一個大型的魔法陣也自牠的腳下出現──

當光芒瞬間迸裂,一隻高大兇惡又威風凜凜的紅色獅子也瞬間出現於他們的面前。

赤金色的獸瞳緊盯著腳下十分渺小的灰崎,赤司微微地張開嘴,森冷的獠牙散發出一股血腥氣息──魔獸之王的威壓讓灰崎徹底無法動彈,只能瑟瑟發抖著。

「想要撓癢癢是嗎?沒問題,我就來實現你的願望吧?」舉起巨大的獸爪往灰崎的方向狠狠地掃過去,灰崎狼狽地躲過第一擊,但狠勁的爪風還是讓他身上的衣服劃破了幾道痕跡。

「不是想抓癢嗎?給我過來,這是命令!」

「誰、誰理你啊!不要過來啊混帳──」

「哦?居然還敢忤逆我,真是好大的膽子呢?灰崎,你想知道那些過去膽敢忤逆我的傢伙們現在都到哪裡去了嗎?」

「誰想知道啊!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啊走開──」

看著一人一獅就這樣在這空間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黑子淡定地走到關著櫻髮少女的籠子前,然後默念著咒語以魔杖輕輕敲了下籠子的鎖。當門被打開時,黑子也伸手將少女給牽出來。

「五月公主,請問您有沒有哪裡受傷了呢?」

「啊、沒、沒事,謝謝哲君。」眼前的水色少年太過閃亮而讓少女的心瞬間不規律地跳動一下,她滿臉通紅地緊盯著被黑子牽著的手,精緻的小臉蛋幾乎要燒了起來,「那個哲君,現在的狀況是……」

「嗯,看來灰崎君徹底惹怒了赤司君呢,我想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吧?總之我們還是先離他們遠一點比較好。」

說著說著黑子也帶著少女往旁邊移動幾步,只是沒想到赤司和灰崎的追逐攻擊太過劇烈,當兩人移到靠近外面的欄杆時,一陣轟天巨響也讓少女一時站不穩而往後跌──

「五月公主!」

「哲君──」

黑子一把抓住了五月的手,看著少女幾乎整個身體都掛在欄杆之外,黑子也趕緊用力試圖將她給拉回來。

「只差……只差一點了,請不要放開我的手!」

「哲君……不行,再這樣下去你也會一起掉下去的。」五月驚慌地看著黑子滿佈大汗幾乎要脫力的手,雖然她不想死,但她更不願意看著眼前的魔法師為了自己而犧牲,「請放開我吧……」

「不行!請不要放棄自己,我一定會救妳的!」

剛才因為施放過高等魔法就已經耗費了不少魔力,沿途上來城堡遇上的魔物也用了不少魔法擊退……現在的自己魔力幾乎所剩無幾,體力又不佳的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黑子咬緊牙根不斷想著方法,然後他突然想起來自己還能再依靠魔法石勉強再施放一次魔法。下定決心後他便從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一顆流轉著美麗金黃色澤的魔法石,然後握緊默念著咒文。

「漂浮術!」

隨著金色的淡淡的光芒亮起,將自己最後的魔力用予五月身上讓她身體飄起來然後回到建築物之中。黑子鬆了一口氣確認公主沒事後也無力地跪坐下來。

「幸好成功了……」

「哲君,謝謝你……小心!」

少女突然拔高的尖叫讓黑子一愣,下一秒隨著自己身後的欄杆崩塌,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往外墜落。

「哲君──」

視野所見的是少女美麗的面孔中帶著驚恐與淚水,黑子錯愕地往前伸手,一片虛無的觸感也讓他有一種「啊,難道就這樣死掉了嗎?」的感覺。

糟糕……他記得黛說過,要是自己去討伐魔王過程中死掉的話會被用死靈魔法復活然後震撼教育的,雖然他不是很清楚自家師父的震撼教育是什麼,但感覺很不妙啊?

還有青峰和黃瀨……都已經約好等打敗魔王後要一起去找火神玩以及吃他做的料理呢,這下子可能無法實現了……

還有赤司……要是自己不在的話會怎麼樣呢?

真可惜……赤司做的料理很好吃啊,可以的話還想再吃一次呢──不過這樣看起來似乎不可能了。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就不要老是忽視赤司想吃湯豆腐的心,狠下心去買一次嫩豆腐回來做料理不就好了?

「真是……都已經快死了竟然還能發呆,該不會是在回顧哲也的一生跑馬燈吧?」

隨著上方出現一抹赤色的少年身影落下,黑子錯愕地看著那雙熟悉的赤金眸子在那白皙俊雅的面容上帶著一絲狡黠的笑意,然後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前便已經被一雙強勁有力的手臂給抱住,兩人的姿勢也瞬間交換。

「赤司君……?」

「抱緊我。」騰出一隻手將鋒利的爪子瞬間顯現出來,赤司用力地往城堡的磚瓦一抓,承受著兩人重量而不斷滑落的爪痕也變得又深又長。

感覺到墜落的速度慢慢減緩最後趨於停止,黑子這才敢睜開眼睛看著他們已經安全地降落地面。

「幸好趕上了……差點沒被你嚇死,一轉眼竟然就這樣不見了。」回過神來只聽見赤司蹙起眉間喃喃念著,看著眼前堪稱俊帥的面容,黑子不禁有些愣住。

赤司的人型……其實蠻好看的?

薔薇色的短髮、白皙的肌膚、異色的瞳眸加上赤司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都讓黑子覺得眼前的少年比起灰崎卻更像是吟遊詩人故事中那般俊美邪魅又強大的魔王。

「哲也?糟糕……該不會哪裡受傷了吧?」注意到黑子呆呆地看著自己,赤司不禁擔心起對方是不是剛才墜落下來時哪邊受傷了而緊張起來,「雖然我剛才已經盡量小心了,但果然還是受傷了嗎?」

「不……沒事,只是覺得赤司君長得很好看呢。」被赤司這麼一喊,黑子這才回過神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白皙的面容也浮起淡淡的紅暈。

黑子直白的讚美讓赤司愣了一下,他微微地瞪大了雙眸,然後在反應過來時也忍不住起了捉弄對方的念頭。

「哦?我有這麼好看?」

「是的……等等、赤司君,你離我這麼近要做什麼?」注意到兩人始終維持擁抱的姿勢,黑子不自然地想掙脫,但卻發現自己根本推不動對方。

明明他們的體型差不多啊,為什麼會這樣?

「哲也剛才讓我十分擔心喔,又讓我獨自一人打魔王,不索取一點報酬說不過去吧?」

「……所以?」

「所以,就用你的初吻來補償我吧?」

語畢,赤司便吻上了尚未反應過來的黑子。柔軟的觸感讓赤司滿意地瞇起眼,兩人也一直維持到黑子喘不過氣後,赤司才慢慢地放開了他。

「多謝款待,果然和我預期的一樣美味呢。」

「你──」黑子的臉也不知是剛才缺氧還是害羞造成的通紅,只見他憋半天後才好不容易將話說出口,「──赤司君怎麼會知道那是我的初吻?」

……結果在意的點竟然是這個嗎?赤司意外地看著黑子,然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哎呀,這個主人太可愛,他該如何是好呢?

「只要是關於哲也的事,我當然都知道。」赤司勾起黑子的臉,看著水色少年滿臉通紅的樣子,他笑得一臉愉悅,「好了,既然任務完成那就回家吧。」

「咦?任務完成?灰崎君他……」

「你說這隻嗎?」從口袋拎出了一隻灰色的老鼠,赤司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正好最近覺得挺無聊的,不如把他帶回去陪我玩也不錯。」

「住手啊混帳!我會死、會死的!」

「放心,在我玩膩前你都會活得好好的,不過我允許你提早交待遺言。」

「赤司你這個魔鬼啊啊啊啊啊──」

看著赤司將灰崎再度收入懷中,黑子迎向從城堡跑下來的五月公主,然後伸手摸摸少女的頭以安撫她驚慌的情緒,一面跟著重新變回貓咪的赤司一起返回王宮。

平安將五月公主帶回來的小魔法師被國王重重有賞,而黛也趁此機會向國王建議讓黑子參與魔導士的升級測驗,假如黑子能夠成功通過試驗那就讓黑子來做他的副官。

於是在自家師父與赤司的雙重摧殘……不對,是嚴格的訓練下,黑子也終於成功通過了魔導士的考核,正式成為皇家專屬的魔導士一員。

「很好,距離我的退休之路只剩幾步而已。」

黛悠閒地喝著茶,然後看著坐在對座的赤司不禁挑起了眉。

「話說,一開始看見你的時候還沒注意到,現在回想起來還真不可思議……身為足以與女神芙羅莉亞力量互相抗衡的「赤色帝王」竟然就這樣放棄魔王的位置來做什麼使魔,是吃飽太閒嗎?」

赤司啜飲了一口茶,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放下棋子後,勾起了愉悅的笑意。

「魔王只能乖乖蹲在城堡裡等勇者來挑戰不是很無趣嗎?與其每天只能自己一個人下棋過無聊的人生,不如出來外面的世界看看比較有趣。只是沒想到我退位後竟然會有這種可笑的傢伙來繼承魔王位置,真是讓人不勝唏噓。」赤司笑著把玩手上的棋子,臉上倒沒多少遺憾的表情,「不過也因為這樣才能遇上各式各樣有趣的人類,當然還有可愛的哲也呢。」

「我說你……可別把我徒弟給吃了。」

「哦呀,我可不會那麼暴殄天物,會好好疼愛他的哦?」赤司微笑著放下棋子,然後喝了一口茶,「我很期待今後哲也的成長呢。無論是作為一名優秀的皇家魔導士或是身為我的戀人,總之我會乖乖地等他成年後再好好享用一番的。別看我這樣,我可不會對未成年人出手的哦。」

「……」

「對了,可別對哲也說出我的真實身份,否則即使是千尋也不會原諒你。」

「知道了,給我把爪子收起來!」

黛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無意間把黑子給賣了,不過……大概是錯覺吧?

一面催眠著自己,黛又喝了一口茶壓壓驚。

啊,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於是,魔法師的勇者冒險故事就差不多到這邊結束啦!嗯?你問我魔法師跟他的貓咪戀人後續?那當然是魔法師大人繼續努力修煉,除了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優秀魔導士外,成年之後也順利地跟他的戀人進一步增進關係……哎呀!問那麼多做什麼?小心別被他的戀人變成老鼠陪他玩啊。

好啦!那麼天色也暗了,大家聽完故事就趕緊回家休息去……晚上啊,可是魔獸出沒的時間,沒有實力或是前任魔王相助的話還是別隨便出門啊。我也要準備收拾收拾回家去了,有機會再講講別的故事給你們聽啊!

那麼各位,我們下次再見啦!


﹍﹍﹍﹍﹍﹍﹍﹍﹍﹍﹍﹍﹍﹍﹍﹍﹍﹍﹍﹍﹍
各位日安ˇ

故事到此結束囉!最後有讓赤司君帥一回了呢!
這次採用了說書人的角度來撰寫,希望不會看得太奇怪呢。
另外偷偷說一下,其實我個人很喜歡赤司君變成獅子威風凜凜的樣子,要是我會畫畫的話應該會很想把這個樣子的赤司君畫出來吧(妄想中XD)
最滿足的大概就是把黛仙貝的林檎姑娘實體化,至於能不能順利追到那就……哈哈,黛仙貝加油!

謝謝各位看完這個故事,以上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