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跨越虛幻的樂土-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跨越虛幻的樂土-上

點文者:甘食
背景:沿用「Bluemoon」設定,赤黑醬偽裝成人類到人間界一日遊,
時間點:討伐黑子英二事件結束的百年後。赤司君變回俺司,另外有赤司君與黑子君的一對雙胞胎孩子設定(關於小孩怎麼蹦出來的還請等待Bluemoon本傳詳細補充謝謝XD)
走向:甜

PS:因為出文順序和點文順序無關,總之靈感先蹦出來的就先上了這樣。
點文的其他太太們再等我一下囉!不好意思

﹍﹍﹍﹍﹍﹍﹍﹍﹍﹍﹍﹍﹍﹍﹍﹍﹍﹍﹍﹍﹍﹍﹍﹍﹍﹍﹍﹍﹍﹍﹍﹍﹍

當刺目耀眼的陽光入射於這幢君主專屬的宅邸時,理應在普遍所有吸血鬼剛入睡不久的時間裡,其中一間房間卻是罕見有了動靜。

緩緩地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批散在枕頭上的天藍色及肩短髮隨著主人翻身起床而有些凌亂。她打了個呵欠開始進行盥洗與梳妝,確認儀容整潔之後,這才滿意地走到對面的房間,並十分直接地轉開把手直接闖進去。

「理人~早安!快點起床!」

身體重重地壓在床上的某人身上,看著還在睡眠中掙扎的赤髮少年,藍髮少女更是毫不客氣地拉扯著對方的臉頰,一直到對方勉強睜開雙眼時她才笑嘻嘻地放開手。

「繪里奈……妳再這樣粗魯下去小心以後真的沒人要。」

被喚為理人的赤髮少年一臉無奈地看著正上方的藍髮少女。他們兩人是長相一模一樣的雙生子兄妹,唯一不同的除了頭髮顏色外,便是瞳眸的色澤。

身為哥哥的理人右眼為紅色,左眼為藍色;妹妹繪里奈則與他相反,右眼為藍,左眼為紅──若不是因為頭髮和眼睛顏色不同,兩人更是個性迥異,把他們兩人放在一起時恐怕只有身為雙生子的兩位父親能夠很好地分辨出來。

「哼,我這叫做直率,哪像你總是這麼拘謹。」繪里奈哼了一聲將理人拉起來,「好啦!快點去盥洗換衣服,我們還要去叫爸爸們起床耶!」

「一大早就精力旺盛……話說這不是才睡不到幾小時嗎?」理人一臉痛苦地被繪里奈推到浴室,聲音顯然十分疲倦。

「之前不是說過要挑戰晚上睡覺白天活動了嗎?」繪里奈挑眉看著打著呵欠的理人,視線瞥向散落在床上的書籍時立刻明白怎麼回事,「又熬夜看書了?」

「最近迷上一部文庫本,發展很吸引就忍不住一直看下去了……對了,先前就想問,為什麼妳什麼時間不選,偏偏要選早上?」」

「人類有句話叫做『一日之計在於晨』,根據調查,他們活動力最旺盛的時間點就是在早上,要是要以我們主要活動的時間來行動那就太無趣了。嘛,雖然好像也有夜店之類的活動,可是上次提到的時候就被父親和爸爸嚴格禁止啊,所以只好算了。」

「一個女孩家去那種地方當然會被禁止……無論是作為女性還是吸血鬼,請妳稍微有一點純血公主的自覺好嗎?」

「理人好囉唆。」

「妳要是有自覺一點的話,我還會這麼囉唆嗎?」彈了下繪里奈的額頭,理人一臉無奈地回想不久前曾經發生的事件。

上週難得赤司和黑子的工作總算暫時告一段落,聽到他們終於有一段不算短的假期後,趁著這個機會繪里奈便提議大家一起去人間界遊玩一天。

顧慮到已經很久沒有好好陪兩個孩子的兩人理所當然答應了,於是聽著繪里奈所計畫的早上至下午行程都還算正常,直到晚上說要去居酒屋以及夜店時,原先正在用餐的兩人瞬間同步用訝異的神情看向語出驚人的少女。

隨後,繪里奈便被黑子語重心長唸了長達三個小時,嚇得繪里奈不敢再提。而赤司則深切考慮著是否要針對人間界的夜店做點什麼措施來防範自家女兒因旺盛的好奇心而進去……要不是當時自己極力阻止和保證一定會顧好繪里奈的話,恐怕人間界的夜店很快就會成為曾經存在的歷史了。

想到這邊,理人忍不住覺得自己作為繪里奈的哥哥兼保父的責任真是重大,要是他們赤司家的小公主因為好奇心而惹出什麼問題的話,那可是不能夠輕易解決的難題啊。

嗯,想到這邊他不禁覺得自己真不是普通辛苦,同時也為自己身為繪里奈雙生哥哥這點感到有點小小的哀傷。

沒有理會兀自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理人,繪里奈從包包拿出了一本旅遊指南,心情極佳的她晃了晃白皙的雙腿:「吶,理人~現在可是六月,正好可以趕上螢火蟲祭哦!想像一下,棲息在沿岸流域的無數螢火蟲帶著微光漫天飛舞的景象,不是很浪漫嗎?」

說到這邊,繪里奈露出一臉憧憬,而回過神的理人看著自家妹妹那一臉幸福的模樣時,更是忍不住起了想捉弄她的念頭。

他慢慢地靠近繪里奈的耳邊,然後故意壓低聲音開口:「聽說這個季節的毛毛蟲都特別肥美,而且喜歡棲息在樹上,只要一抬眼就可以看到成群的毛毛蟲蠢蠢欲動……」

「呀啊──」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的繪里奈發出一聲尖叫,然後毫不客氣地往後送上一掌,因激動情緒而露出的尖銳指甲更是差點劃傷了理人的臉頰。

「妳也太誇張了吧?」幸虧反應得快,否則估計得毀容了……理人一臉驚魂未定地拍拍自己的胸口。

「理人大笨蛋!明明知道我最討厭毛毛蟲了!」

「不怕螢火蟲卻怕毛毛蟲,妳也太矛盾了吧……」

「這、這個和那個不一樣啊!我只要想到那麼多隻腳爬行時的扭動姿態……不行了,你不要把這東西和螢火蟲混為一談……」繪里奈臉色慘白地站起身,然後搖搖晃晃地走出去,「你、你快點換衣服啦,我先出去了。」

「噗,看來怕毛毛蟲這點即使經過了成年禮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啊,真沒想到可以毫不猶豫瞬間殲滅敵人的她竟會害怕小小的毛毛蟲。」理人帶著淺笑看著繪里奈走出去後轉身打開衣櫃,然後拿出幾件外出衣準備進行整裝。

從理人房間出來後繪里奈便走到了兩位父親的主臥室。秉持著赤司家純血公主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敲門後不待回應便走進去,接著意外地看見自家父親們竟然還躺在床上睡覺。

她眨眨眼看著竟沒被剛才騷動吵醒的兩人,鬼靈精怪的腦袋瓜閃過一個想法後便收斂起氣息,接著躡手躡腳地偷偷靠近了主臥室的床舖。

繪里奈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張口:「早──」

「早安,我們的小公主。」

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被黑子抱個滿懷,繪里奈眨眨眼看著床上早已清醒的赤司和黑子,瞬間明白自己被他們擺了一道。

有些可惜又沒能嚇到他們的繪里奈可愛地吐了吐舌頭,然後親了下藍髮青年的臉頰:「爸爸早安!」

接著她很快地又落下一記親吻於同樣坐起身的赤髮青年臉頰:「父親早安!」

「早安。」摸摸繪里奈的頭髮,赤司有些好笑地看著一早就精力充沛的女兒,「理人呢?」

「我過來的時候準備要換衣服,應該快好了?」繪里奈歪頭想著,然後轉頭大聲喊著,「理人~你好了嗎?」

「好了好了……父親、爸爸早安。」顯然比繪里奈更來得沉穩的理人中規中矩地走過來對著赤司和黑子道聲早安,得到父親們的回應後他也無奈地看著還賴在黑子懷中的繪里奈,「繪里奈,先讓父親和爸爸起來吧。」

「好嘛。」從黑子的懷中爬起來,繪里奈蹦蹦跳跳地跑到理人的身邊,「父親和爸爸早餐想吃什麼呢?」

「啊啊,簡單的就好。」赤司微笑回答,「記得準備咖啡和牛奶。」

「你們父親的咖啡記得只能用兩匙。」一聽到赤司提起咖啡,黑子就不得不告誡一下自家兒子準備調劑的份量,而此話一出也惹來赤司微微睜大眼,露出了一臉糾結。

「哲也……」

「征君,請適可而止,咖啡喝太多對身體不好。」

「三匙?」

「……兩匙半。」

「說不過你。」抬手摸了摸黑子的頭,赤司露出一臉寵溺。

「……了解,那麼父親的咖啡劑量為兩匙半,爸爸則是溫牛奶對吧?」對於自家父親們一早就放閃光,理人有一種很想遮眼睛的衝動,所幸承襲黑子面攤特色的他即使內心萬般不忍直視與吐嘈,但表面還是相當鎮定,「早餐的部份我就準備水煮蛋囉?」

理人的話一落下,立刻惹來繪里奈一臉微妙的表情。

「怎麼又是水煮蛋?理人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水煮蛋很營養,哪裡不好?」

「但也不能因為這週是理人做飯就通通是水煮蛋呀~偶爾應該來點湯豆腐嘛。」

「……上週妳做飯的時候不是天天都湯豆腐了?」

「豆腐很好吃呀!多吃一點沒關係吧?而且父親也很喜歡呢!」

「但吃多了也會膩啊……況且照妳這邏輯,那水煮蛋也不會有問題?因為爸爸也相當喜歡。」

「唔!你這是在抓我的語病嗎?」

「是誰先起的頭啊……痛痛痛、笨蛋,別抓我的頭髮!」

聽著理人和繪里奈一邊拌嘴一邊離開他們的視線,赤司和黑子無奈地互望一眼,接著不約而同地湊近彼此交換一記甜蜜的親吻。

「早安,哲也。」

「早安,征君。」

兩人相視而笑,又在床上溫存一下後這才盥洗更衣並離開房間。

享用了理人做好的水煮蛋以及繪里奈堅持下追加的蔬菜沙拉後,他們很快地便利用傳送陣來到了人間界。他們移動到的地點是一座公園的偏僻處,看著不遠處的鐘塔顯示著早上九點,繪里奈也一臉興奮地想要往前衝。

只是在她衝出去前卻冷不防被黑子給拉住。

「爸爸?」

「繪里奈,忘記我說過什麼了嗎?」黑子一臉無奈地看著呆了一下的繪里奈,然後好笑地輕輕敲了下少女的腦袋瓜,「不是說過來人間界的話就要先偽裝成人類嗎?」

「啊,對喔!對不起爸爸,我忘記了。」

「真是的,雖說可以理解妳興奮的心情,但也別因此昏頭啊……」理人的語氣顯得相當無奈。

「現在是人類活動的主要時間。你們記住,絕不可隨便對人類出手,若是有想吸血的衝動就立刻通知我和哲也,萬般不可狩獵人類,懂嗎?」摸摸繪里奈的頭並將她有些亂翹的頭髮整理好,赤司輕輕一彈指便讓理人和繪里奈的尖耳與獠牙隱匿起來,看起來就與普通人類無異,「三個小時後鐘塔見,不要跑太遠了。」

「好!」

「好的。」

繪里奈興奮地勾住理人的手臂後就往外衝,看著就如同脫韁野馬的女兒和充當保父的兒子,赤司無奈地笑了笑後也轉身認真地看著黑子。

「征君?」

被戀人突然認真凝視的黑子不禁心跳有些加速,正納悶對方想做什麼時,只見赤司對他伸出手做出一記紳士邀請的禮節。

「請問我有榮幸邀請哲也與我度過愉快的一天嗎?」

被這麼鄭重邀請的黑子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是約會的邀請嗎?」

「當然。」

「既然對象是征君,那我怎麼能夠拒絕呢?」

「哦呀?你可以拒絕,但我還是會把你帶走的哦?」

「雖說是統御吸血鬼帝國的君主,但對戀人這麼霸道小心會被討厭喔?」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黑子還是將手輕輕地放在赤司的掌心上。

當兩人手心交握的那一刻,黑子也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征君,我們第一站要去哪裡?」

「你說呢?」

有些意外赤司會反問自己,正當黑子默默地思考時卻已經被對方牽著離開。

鮮少白天來人間界的黑子感受著陽光照射的不適,他微微地瞇起眼,正有些後悔沒帶傘出來的他頭上卻冷不防多了一塊陰影。他訝異地看著赤司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傘,而那雙赤色的眸子只是帶著溫和的笑意望著他。

「撐一下總是比較好,要是等一下中暑可就得提早結束行程回家了。」

「是呢。」

依靠在赤司的身邊慢慢地行走,隨著熟悉的路段慢慢地浮現在腦海中,黑子也忍不住訝異地拉住了赤司。

「征君,這裡該不會是......」

「啊啊,就是你想的那樣。」指向不遠處的Maji Burger,赤司對著錯愕的黑子一笑,「首先我們就先喝個不是下午的下午茶吧。」

忍不住被赤司的話語逗笑,黑子笑出聲後也任由赤司將他拉進了Maji Burger。

走進店內後,涼爽的冷氣迎面而來讓剛才在外頭被太陽曬得有些暈的黑子感到好多了。他看著熟悉的店內環境以及菜單,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來到這邊時的情景。

溫婉的黑髮女性微笑地詢問他是否能叫他「哲也」,用著現在回想起來有些彆扭的謊言來靠近他並在這短暫的時間裡讓他感受到姊姊的溫暖……想到女性當時帶著淺笑告訴自己香草奶昔是她喝過最好喝的飲品並推薦給他時,臉上幸福的神情更是讓自己難以忘懷。

當他們相遇之時,她是否就已經想到不久之後所必須迎接的結局了呢?

「哲也,點餐吧。」

「好的,麻煩M號的香草奶昔,謝謝。」

雖然當時站在自己身邊的溫婉女性已經不若存在……但至少現在陪在自己身邊的卻是同樣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赤髮青年。

兩人找到一處不顯眼的角落坐下,黑子拿起香草奶昔看了看之後,便拿吸管插入吸了一口。

冰涼甜膩的口感就如同初次喝到的那般令人難以忘懷……黑子記得自己第一次嘗試時感覺到很幸福,而這次則帶著一點微微的酸意。忍不住抿直唇,他深呼吸後又喝了一口,甜蜜又酸澀的感覺彷彿自己喝的並非香草奶昔而是蜂蜜檸檬水。

「征君,我可以問一下為什麼第一站會先選這邊嗎?」讓自己心情稍微平復些之後,黑子不禁好奇起對方為何會特意在約會第一站選擇可能會勾起他傷心回憶的地方。

「我知道你一直很思念綾香姊姊,雖然你總是勉強自己不去提起,但有時候會看見你用一種非常寂寞的表情寫著香草奶昔和綾香姊姊的名字。」赤司微微地斂下眼,唇角帶起一抹苦澀的微笑,「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即便我在你身邊,面對失去至親的痛楚卻肯定很難在短時間內癒合甚至忘懷。」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在黑子的注視下將未完的話說完。

「所以我就想……若是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帶你來這邊。痛苦也好、悲傷也好,不管要花多久時間都沒關係,我願意陪你一起懷念綾香姊姊的一切,直到下次你想起她的時候不再悲傷,而是會露出笑容為止。」

赤司的話語讓黑子愣愣地瞪大眼而無法反應──他一直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應該不會有任何人發現才對,卻沒想到還是逃不過赤司的雙眼。

他的細膩與溫柔,總是讓自己對他有所依賴與深刻的眷戀。

「你真是太狡猾了……總是這麼溫柔,要是讓我離不開你該怎麼辦呢?」

「哦呀,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讓你離開我哦?」手指輕輕地撫著黑子的臉頰,赤司微微一笑,「況且也不是對每個人都這樣,這份溫柔只屬於你。」

直白的話語如同箭矢射入黑子的心,當白皙的面容瞬間變得緋紅之時,黑子也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彷彿都在沸騰。

「征君,我覺得很不妙。」

「?」

「該怎麼說…..總覺得又重新愛上你了。」黑子滿臉通紅的回應,而赤司在短暫愣了一下後更是忍不住落下一吻於那柔軟的唇瓣上。

「這是我的榮幸。」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喝著手上的飲品,等到解決得差不多時這才離開了Maji Burger。從有空調的建築物踏出來的那一刻,赤司也重新打開傘替黑子擋住了有些熾熱的陽光。

在店內待了將近一個小時,將近十點的街道有更多商家開門,街道上的行人數量也跟著多起來。看著不遠處的書店,黑子拉了拉赤司的手示意去看一下,兩人便改變行進方向往旁邊的建築物走進去。

一進門便是撲面而來的冷氣與新書特有氣味,黑子興奮地走到了新書排行榜看著上面林立的書名,當目光掃到其中排行第一的書時不禁有些困惑地念出聲。

「吸血鬼的戀愛日常,作者是C.M。」眼睛往銷售NO. 1的架上看去,只見封面是一名面無表情的小蘿莉和另外一名小正太背對背的圖案……兩個封面人物皆有象徵吸血鬼的尖耳與獠牙,顯然這個故事說的應該是兩名吸血鬼的故事。

黑子面無表情地盯著封面人物,藍髮的女孩和赤髮的男孩實在讓他很難不多做聯想。

將書籍拿起來翻到後面看簡介,黑子也越看臉越黑。

「失去記憶的吸血鬼女孩莉塔,在一場意外中遇見了自稱為柯爾特的吸血鬼少年,並在少年的幫助下得知潛藏在自己體內的特殊能力。

日夜相處下莉塔和柯爾特的距離也越來越近,隨著一名意外的訪客來臨告知一場足以撼動吸血鬼世界的戰爭即將觸發,莉塔失去的記憶也因為某個契機而重新回歸……當想起自己過去的莉塔以及戰爭來臨之時,伴隨著兩人剛萌芽不久的感情又將如何發展--」

赤司的聲音自耳畔邊響起,黑子面無表情地看向赤司,然後不意外地看見對方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這簡介和我們倒有幾分像,作者名來看應該是黛的縮寫吧?看來是拿我們兩個作為題材了。」

「真虧赤司君還笑得出來。」黑子一臉無奈,但不得不說他很難想像那個第一次見面就表現出咄咄逼人的毒舌個性,到最後雖然萬般不願但還是與他們共同奮戰到最後的黛竟會有寫小說的興致,「雖然我也喜歡看小說,不過這種類型的倒是沒看過呢。」

「要買回去看看嗎?」

「好啊。」

「還有其他想要的嗎?難得來一趟人間界,要不要一起買回去?」

「說的也是,那就麻煩征君等我一下了。」

「給我吧。」

「但是……」

「和我不需要客氣。」

「是......那我就不客氣了。」

將黑子手上的書拿過來並跟著他走動,等到黑子逛完整個書店一圈後,赤司的手上也不知不覺多出了一疊小山。

原先黑子想伸手幫忙,但赤司很快地表示這點重量沒什麼便直接拿到櫃台結帳,之後便將手上將近二十本的書籍通通放在魔法空間中。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快接近正午時刻,透過魔法聯繫了理人和繪里奈到公園的鐘塔處集合後,赤司和黑子一邊沿途看是否有需要買的東西,一邊則用著相當悠閒的心態在這吸血鬼普遍最害怕的正午時刻散步與觀察四周的人類。

純血種的體質基本上比普通吸血鬼來得強,雖然在白日活動會因為力量降低不到五成而讓自己暴露於危險中,體質也相對較為虛弱,但也沒有像人類書籍上描繪那般照到太陽會灰飛煙滅那麼誇張。

只是戰鬥力降低的他們若是不幸遇上吸血鬼獵人並讓心臟受到致命一擊的話,的確是會有灰飛煙滅的危機。

望著人來人往的人群,活潑充沛的生命力和吸血鬼的夜之城形成強烈的對比,黑子不得不說他還是蠻喜歡人間界的,因為待在這邊他可以感受到每個人類在不同的理由與意念下努力求生存的鬥志與毅力,這份生命的躍動在吸血鬼世界中幾乎是看不見的。

那怕是經過了黑子英二的事件後,一度曾經瀕臨毀滅的吸血鬼帝國在赤司的帶領下以及靠著眾人的努力又一點一滴重建起來,但緊張與詭譎的態勢卻始終瀰漫在整個帝國之中,讓人實在很難放鬆下來。

然而即使如此,赤司卻還是不斷努力著將帝國重振起來,並在這幾年內重新帶領帝國邁入了輝煌的強盛時期。

想到這邊,黑子又忍不住看著走在自己身側的赤司,垂放在身側的手則在短暫猶豫後悄悄地挽上對方的手臂。

有些訝異黑子的主動,赤司偏頭微笑看著耳根子通紅的他:「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有征君在真是太好了。」

赤司愣了一下,看著黑子因為害羞而低垂的頭更是忍不住起了想捉弄他的念頭。

「說出這麼可愛的話,就不怕我會在這邊對你做些什麼嗎?」

「……光天化日下想做什麼呢?」

「比方說……」緩緩湊近黑子的耳邊,隨著赤司刻意壓低的嗓音傳入耳中,語畢後又輕輕咬了下他的耳廓後,黑子頓時感覺到身體一陣酥麻。

看著戀人的臉和頸項因害羞而染上了緋色,美麗的淺藍眸子帶點埋怨瞪了自己一眼時,赤司的眼神也微微暗了下來。

他很快地便別過頭平復自己的心情,試圖掩飾自己一瞬間差點被眼前的戀人給牽著鼻子走的窘態。

糟糕,捉弄過頭對自己的心臟也不太好啊……赤司不禁有些無奈地想著。

「咦…..那個是繪里奈吧?」

原先行走的步伐猛然停下,黑子指向前方的電動遊樂場,不禁有些困惑:「沒看見理人……她一個人在那邊做什麼呢?」

「去看看吧。」

「好的。」

兩人不動聲色地靠進了電動遊樂場,接近一段距離後便靜靜地觀察起他們。

只見繪里奈面前站著三名比她還高的高中生,從那頭明顯挑染過的金髮亂七八糟的校服來看,顯然是蹺課來玩的。以上條件加上來者不善的態度,更是能確認這絕對還是品行不良的小混混。

繪里奈的身後站著一名不斷打著哆嗦的小男孩,他露出驚恐的表情緊緊抓著少女長度及膝的黑色裙擺,被如此依偎的少女並沒有對男孩露出不悅,反而對眼前的三名高中生露出了冷漠的眼神。

「小姐,我勸妳最好別多管閒事,把那小鬼交出來!」

「三個小鬼欺負一個小鬼?」赤藍色的瞳眸冷冷地瞪了那三人一眼,一邊在心底盤算著等會兒自己可以動用多少力氣來教訓他們,「給我滾,我可以當作沒看見這回事,否則……」

「否則怎麼樣?」

為首的少年突然用力抓住繪里奈白皙的手腕──承襲著黑子外貌的繪里奈有一張精緻的面容,如天空般的淺藍色及肩短髮加上如同上等寶石般的赤藍色瞳眸在她身上看不出有任何違和感,配上今天為了出門特意穿出來的黑色蕾絲裙裝更襯托出她白皙的肌膚,讓她整個人看起來美麗而高雅。

少年狼狽地吞了口口水,他從沒看過長得如此美麗的少女,心裡更是開始打起眼前少女的主意。

被眼前的少年突然抓住手腕,繪里奈心裡泛起一絲厭惡,眼神瞬間如同寒若冰霜。

「無禮之徒,是誰准許你碰我的?」反手抓住了少年的手,繪里奈稍微用了點力氣將少年的手反折,白皙勻稱的腿更是毫不客氣地往少年的膝窩一踢,讓他瞬間跪坐在地。

一連串毫不拖泥帶水的順暢動作讓原先圍觀看好戲的群眾瞬間鴉雀無聲,而另外兩名少年更是被眼前情況嚇到一時難以反應。

繪里奈居高臨下地看著痛到忍不住哀號的不良少年,原先好聽的聲音更是瞬間染上一層冰霜,聞者皆起了一股冷顫。

「敢違抗我的人哪怕是父母也不會輕易饒恕,況且是你這種垃圾。」箝制少年手腕的力道又加大幾分,少年幾乎感覺到下一秒自己的手腕可能會這樣骨折斷裂,「你只能乖乖地跪下,沒有俯視我的資格。」

躲在暗處的黑子無言地看著女兒做出和某人過去第二人格一樣的中二行為,而那個某人則一臉饒富趣味地打量著眼前的狀況。

「繪里奈的成長真是令人欣慰呢。」注意到黑子露出一臉困窘,赤司忍不住笑出來,「繪里奈雖然長得像你,個性卻比較像我,所以某方面來說我完全不擔心那孩子會有危險……反而承襲到你個性的理人更讓人難以放心。」

「理人嗎?」有些訝異於赤司提到理人,他不禁更加困惑,「為什麼會擔心呢?那孩子很穩重,和繪里奈比起來我認為反而不太需要擔心吧?」

「是嗎?」

「不對……嗎?」

「「那孩子喜歡打抱不平,對於認定的事情與理念就固執得連牛都拉不動,執著得即使受傷也想將想法傳遞出去,不顧危險的後果就是讓自己總暴露在危險中……此外,自己受到傷害無所謂,但重視的人受傷則會不顧一切進行反擊但卻又不會真正讓那人致命……那孩子太過溫柔,即使各項能力達標,但這個性若於未來要成為吸血鬼君主的話恐怕不適合。」」

「那麼……你認為繪里奈會比較適合成為女王嗎?」黑子好奇地問道。

「不,那孩子心性還太過浮躁。雖然個性直率並非壞事,但她這份直率、溫和與體恤只限於家人與認可的朋友。她對於其他人太過冷漠,對認定為敵人的傢伙更有著趕盡殺絕的狠戾血性……這樣無法真正體諒他人痛苦的她若真成為女王,只會變成專制獨裁的王者。」

「不過繪里奈會插手幫助那名人類少年,會不會是個性有所改變了呢?」了解自家女兒除了家人和朋友出事外,對於其他人發生什麼事根本連看都不看一眼的個性,他不禁對於今天繪里奈的行為感到訝異。

只是比起黑子樂觀的想法,赤司只是若有所思地浮起一抹微笑。

「不,這件事恐怕是理人先插手,繪里奈只是進行後續而已。」

「咦?」

赤司的話讓黑子不禁陷入沉思──理人和繪里奈都相當聰慧,不只學習表現優異,戰鬥力甚至可稱得上是一等一的優秀……但兩人個性之中卻都有著缺失,理人的溫柔與繪里奈的狠戾可以說是互補的存在。

若是當初這兩個孩子的個性分別一半分給彼此,也許就沒這問題了呢──黑子不禁默默地想著,同時卻也深深反省他的教育到底哪裡出問題,為什麼這兩個孩子個性會如此極端?

彷彿看穿黑子的想法,赤司微微一笑作為回應。

「過段時間再看看狀況吧,也許很快他們兩個就能有一定程度的成長了。」眼神示意黑子往前看,「似乎快結束了。」

兩人再度陷入沉默,秉住心神觀察著眼前的狀況。

「求、求求妳放過我!」

「哦呀,他這麼說呢?」抬眼瞥了一眼另外兩個嚇得不斷發抖的少年,繪里奈高傲冰冷的氣場幾乎讓他們動彈不得,「你們還要找我身後這個小鬼的麻煩?還是乖乖回家去?」

「我們現在立刻就走!拜託大姐手下留情!」

悻悻然地將箝制的人放開,看著那三個原先囂張得不得了的少年立刻落荒而逃,繪里奈更是嗤之以鼻。

「想和我作對,去練個一百年再來吧。」充滿殺氣的表情在對上身後的男孩時瞬間斂去,繪里奈雙手環胸盯著他,「小鬼你也是,不要以為每次都會有人來幫忙,露出這種畏畏縮縮的樣子難怪會被盯上當作目標。」

「我……」

「想來這種地方就練好膽量,沒那個膽就不要隨便進來。」拍掉了男孩的手,繪里奈這才想到自己手上還有個剛才從高中生手上拿回來的錢包,「給你,別再弄掉了。」

「謝、謝謝大姊姊!我、我會努力加油的。」

「這還差不多。」看著男孩跑走的身影,她這才注意到剛才為了替他解危似乎浪費了不少時間,「真是的……都怪理人多管閒事,剛剛居然還說什麼他突然想到有事要辦等等回來,結果還不是把麻煩事丟給我?」

從繪里奈的嘟嚷中可以顯示出最開始插手管事的是理人,只是那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某人此刻卻不見蹤影──看著事件始末果然如赤司所料,黑子除了有種自家戀人的腦袋果然不管過多久都一樣可怕的感覺外,另外也好奇著拋下繪里奈的理人究竟是去哪裡了。

「事情解決了?」

理人的聲音冷不防從後面傳來,繪里奈順著聲音往後轉,有些意外地看著有些喘的少年,顯然剛才他應該是一路跑回來的。

「當然,不過是小鬼的幼稚行為,哪會難倒我?不過你去哪裡了,怎麼看起來這麼累呀?」繪里奈好奇地問道,脾氣一向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她很快就將剛才的埋怨拋之腦後。

「妳忘了嗎?」理人有些無奈地看著繪里奈,然後他一把拉過少女湊在她耳邊用著只有他們兩人聽得見的音量低語,「晚上可是重頭戲,別跟我說妳忘了。」

「那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能忘記呀?為了這天我可是等很久耶!」

「沒忘就好,還想著妳玩得太開心大概已經忘了。至於地點我剛才已經先去確認了,待會兒只要等時間一到就可以行動。」

「……難怪你會這麼喘,那地方很遠耶。」

「現在才知道。」

「哈哈,需要的東西我也準備好了。雖然我嚴重懷疑那老頭根本坑人……這次時間比較急迫,等到事情結束後,我一定要好好地拜訪他一下。」

看著自家妹妹雙眸閃過一抹陰狠的光芒,理人不禁垂下三條黑線。

「拜託妳千萬別亂來,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和平盛事別又挑起是非。」

「放心啦,我自有分寸。」

「真是的……快到集合時間了,我們走吧。」

「嗯嗯。」

兩人結束交談後便往門口走出去,而確認他們走離一段距離後,黑子更是一頭霧水。

「還真神秘……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計畫什麼,剛才幾乎聽不到呢。」

「不是壞事就隨他們去吧。」抬頭看著正午熾熱的陽光,赤司也再度撐起了傘,「我們也該走了。」

「好……」

帶著滿滿的納悶和赤司一同前往集合點,迎上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理人和繪里奈,雖然實在好奇到很想問清楚,但他還是決定先按兵不動。

如同赤司所說,若不是壞事那就隨他們去,只是若真在計畫著一些不好的事情的話,即使是自己疼愛的孩子們,他還是會毫不留情地教訓他們。

畢竟,必要性的教育指導可是相當重要的呢。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