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5 幫對方吹頭髮

傍晚下了一場雨。

記得天氣預報明明說過今天一整天都會是好天氣,沒想到會突如其來下了場傾盆大雨。

沒有帶著傘出門買家用品的黑子就這樣猝不及防地被淋了整身狼狽。

默默地看著自己手上提著的衛生紙串和清潔用品,黑子一面慶幸這些都有塑膠模包覆所以不會有淋濕的風險,同時一方面也悱惻著最近的氣象播報員似乎不太靠譜。

「要找個地方等雨停嗎?還是就直接跑回去呢?」

望著烏雲密佈的天空,黑子在等待與不等待的兩個想法拉鋸中終究還是選擇後者。他一邊在雨中奔跑一邊想著也許等一下就會停了,就算雨真的不停也沒關係,反正最多回家洗個澡就沒事了。

黑子下的這場賭注的確贏了,雖然是回到家後才雨停……看著天空逐漸散去的烏雲,黑子無言地想著今天難道是自己不怎麼幸運的日子,一方面卻又猛然想到這種說法還真像他們的綠髮友人。

「總覺得如果是綠間君的話一定會推推眼鏡然後說『黑子,誰叫你沒有盡人事,就說了一定要帶幸運物的說』這樣依舊相當不明所以的話呢。」黑子想像一下後忍不住笑出聲,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門後便先將已經濕答答的物品放在玄關,「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黑子,你怎麼這麼狼狽?」被黑子全身濕答答的樣子嚇了一跳,赤司反應過來後蹙起眉間將人推到了浴室,「怎麼沒買個雨具或是等雨停再回來?」

「因為是走到一半時突然下雨的,雖然也有想過要不要找個地方避雨,但又想著反正都淋濕了也不差那一段路,所以就賭看看也許回家之前就會停雨的可能性一路衝回來了。」接過了赤司遞過來的衣物,黑子一面認真回答。

黑子的回答讓赤司不禁更加皺緊眉間,他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似乎有些不開心。

「結果事實上你到家時雨才停?」

「是的,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有些狼狽呢。」

「下次不准你這樣亂來。等雨停再走,不然就買把傘或是雨衣,再不然就打電話通知我去接你。」一反方才有些不開心的表情,赤司彎起了眉眼笑得愉悅,但這抹笑容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因此讓黑子不禁有種想後退的衝動,「要是下次再讓我看見黑子淋得這麼狼狽回家的話,我就……」

赤司話還沒說完,黑子便往前傾快速地留下一吻於對方的唇上,然後趁著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說聲「知道了」便快速地閃進浴室,動作快速而一氣呵成,讓赤司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無奈地搖搖頭,聽著浴室傳來淋浴的水聲後他這才返回玄關將黑子添購的家用品拿進室內擦乾擺放。

「那麼也差不多該來做晚餐了。」

打開冰箱看著裡面所剩無幾的食材,一面想著明天出門時順便買些食材回來,赤司也挽起袖子打算做個簡單的湯麵。

在沾板上切著細蔥,等水滾後將麵放入鍋子稍微攪拌一下並蓋上鍋子悶一會兒,等時間差不多後再將麵撈起來放入兩個碗內,再將剛才切好的蔥花灑在麵上並淋上醬油。

再從冰箱取出了兩顆黑子之前做好的水煮蛋,將殼仔細剝掉並用刀子剖半後放入碗內,簡單的晚餐便完成了。

將晚餐拿到餐桌上放好,赤司抬頭也看見了黑子洗完澡後一臉懶洋洋地攤在沙發上的樣子。他一臉好笑地走過去將掛在黑子脖子上的毛巾覆蓋在那頭帶著水氣的藍色髮絲上揉了揉,力道適中的按摩和擦拭也讓黑子舒服得瞇起眼睛。

「坐好,我幫你吹頭髮。」

「好的。」

暖烘烘的熱風左右來回吹在頭皮上,赤司一邊小心地撥開濕髮,然後一邊注意不讓熱風停留在同一個區塊太久免得讓黑子感到不適。等到頭皮大致上乾得差不多後,赤司才又將吹風機切換到冷熱風交替的功能選項。

剛才如果是要快速地將頭皮吹乾,那現在才是準備要幫他將頭髮進行吹整,免得等黑子的頭髮乾了之後會不受控制地亂翹。

黑子不是很喜歡這種冷熱交替的感覺,但托這台吹風機功能的福,以往總是要耗費很大功夫才能整理好的頭髮在這樣使用下慢慢地有所改善,比起過去不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和時間來整理。根據赤司的說法,似乎是因為這台吹風機本身有負離子的關係。

等到頭頂上嗡嗡嗡的聲音結束之時,赤司將吹風機放下後也拍了拍黑子的腦袋。

「好了。」

一聽到結束了,黑子立刻轉過身然後一把撲進赤司的懷中蹭了蹭。看著黑子如同小動物般的動作,赤紅的眸子也不禁又放軟幾分。

「怎麼了?」

「沒事,只是覺得好幸福。」

「只是吹頭髮而已哦?」

「是的,每次洗完澡吹頭髮後暖烘烘的會覺得很開心,但如果是赤司君幫我吹頭髮的話,幸福感就會變成加倍喔。」

望著黑子埋在自己懷中紅著耳根的模樣,赤司愣了一下後也忍不住輕輕摩挲著懷中這頭柔軟的藍色髮絲。

「說出這麼可愛的話,豈不是會讓我想一輩子都替黑子吹頭髮了嗎?」

「赤司君不願意嗎?」藍色的大眼無辜地眨呀眨地看著上方的赤紅,被這麼問話的赤司無奈一笑後也伸手捏了捏黑子的鼻子。

「遇上你,我還有拒絕的餘地嗎?」

「你可以拒絕,但請恕我不接受。」

「居然學起我說話了,是誰給你膽子的,嗯?」

「不就是赤司君嗎?順帶一提這可是我的專利喔!」

「真是被你打敗了。」

笑著落下一吻於淺藍的髮漩上,面對只有兩人獨處時被黑子吃死死的狀況,赤司不禁莞爾一笑。

誰讓他就是會忍不住寵著他呢?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