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我與你的十四日-1

[點文] 黑子的籃球(赤黑)我與你的十四日-1


點文者:布布
背景:攝影師赤x畫家黑
走向:日常甜


取名相當無能......名字不是重點所以拜託請忽略OTZ
第一次挑戰這樣主題有些不安(超怕寫壞的OAO)
最後請布布笑納。

那麼,食用愉快ˇ

﹍﹍﹍﹍﹍﹍﹍﹍﹍﹍﹍﹍﹍﹍﹍﹍


乘坐了大概九個小時左右的快速巴士抵達奈良,下車的那一刻黑子還來不及呼吸新鮮空氣便先走到一邊伸展一下渾身僵硬的四肢。

東京到奈良的距離與花費基本上對他這種收入薄弱的不起眼小畫家來說是相當大的負擔,若不是為了省下基本交通費,他絕對不會以搭乘巴士作為優先考量,而是寧可先從東京搭新幹線到京都,然後再轉搭JR抵達奈良。

不過……果然真不愧是比京都歷史還要悠久的古都嗎?街道不如東京那般無論去哪都很擁擠吵雜,這邊的環境也許還是不比幾年前造訪的宇治來得寧靜,但閒適的氛圍卻已經給初次來到此地的黑子留下相當好的印象。

巴士站周圍最明顯的目標建築是近鐵站,順著手上地圖的標示跟著走,沒有花多久時間他便看到不遠處的興福寺以及走在路上散步的幾隻小鹿。

「好可愛。」雖然長途跋涉相當疲倦,但看見四周可愛的鹿群們,黑子的雙眼幾乎都亮了起來,「距離入住還有一點時間,還是先稍微抓一下手感吧?」

忍不住先在奈良公園的門口小攤販買了一包鹿仙貝,黑子一邊努力不讓鹿仙貝被門口的鹿群搶光,一方面則十分艱難地自觀光人群之間擠進去然後將手上的食物分給看起來比較孤單或是搶食速度比較慢的小鹿。一直到看見不遠處賣著御守和提供書寫硃印的案內所後,他才稍稍鬆了口氣。

因為部份建築進行維修的關係,這邊的人群顯然比較少。黑子抬頭看著興福寺的五重塔,一邊讚嘆著古老建築線條特殊的雄偉與壯麗,然後才一邊移動腳步到猿沢池。

猿沢池是興福寺的放生地,以龜聞名,池塘旁的柳樹造景與五重塔倒映於水面上的倒影形成一幅相當詩情畫意的畫面。

讚嘆於這樣寧靜的美景,黑子欣賞了一會兒後,便迫不及待地將身上的行李卸下來,並從包包裡拿出素描本和鉛筆,接著便隨便找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來進行景色的臨摹。

專注於手上鉛筆繪製的線條,黑子一面繪畫一邊將筆豎起進行景物與景物之間的距離抓取,確認位置和感覺後才又繼續繪製。安靜的時光中偶爾有幾隻鹿經過或是幾個觀光客駐留此地拍個照離開,但這些都不足以影響他專注繪畫的動作與思緒。

一直到他身後的相機聲不間斷而規律響起為止。

剛開始他以為只是普通觀光客進行景觀拍照,但隨著即使不同距離與角度但卻始終都聚焦於自己身上的感覺……若不是自己太過神經過敏,就是那個拍照的人真的是在拍自己。

他微蹙起眉間,有些不快地微轉過頭想看看究竟是誰,沒想到一眼撞見的會是一名髮色如同盛開薔薇般美麗的赤色青年。

那名青年的身形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最多也就比自己高上一點點……黑子絕不承認這個人事實上應該是比自己高上許多。他的旁邊放著一台相機專用的腳架,左手拿著看起來相當專業的單眼相機,骨節分明的右手指節則轉動著鏡頭進行對焦和光圈調整,接著喀嚓一聲拍下了照片。

專注於拍照的赤髮青年似乎注意到鏡頭內的人帶著微微不悅看著自己,他緩緩地放下相機,與髮同色的赤色眸子並沒有帶著任何抱歉或是尷尬的情緒,而是相當不可思議地坦然直視著眼前的水色青年。

「你好。」

赤色青年朝自己走過來然後打聲招呼,他們拉近了一段距離後黑子才發現這個人的面貌相當端麗精緻,他身上獨有的優雅與自信的氣質並沒有太過強烈的侵略性,反而不可思議地帶有一種想要親近他的氣息。

「你好。」回過神來趕緊回應了一聲招呼,黑子有些尷尬地想著自己還是第一次看一個人看得這麼入神,一方面則起身拍拍自己的褲子稍微走近對方一些,「那個……請問你是想拍這邊的風景嗎?如果是的話你就先拍吧。」

「你是畫家吧?」赤色青年並沒有回答自己,反而不著頭緒地拋出這麼個問題出來。

「說畫家不敢當,只是憑著興趣喜歡隨手畫點東西而已。」

「那不就是畫家了嗎?」赤色青年輕輕一笑,黑子發現對方笑起來的樣子相當好看,「這麼說有些失禮,不過我其實是在拍你和這座猿沢池,雖然我認為你應該也察覺到了。」

「……」果然是這樣嗎?黑子默默地想著,但一開始的不悅卻又不可思議地消散一些。

「請問為什麼要拍我呢?」

「說來有些複雜……簡單來說我是為了參加攝影展而來這邊取材,因為剛好看見你專注畫畫的身影,便靈機一動想到或許可以用這樣的照片來試試,所以才會……」說到這邊赤色青年似乎帶著一絲歉意看著黑子,然後微微頷首,「如果造成你不愉快的話先說聲抱歉,但若可以的話我想保留照片。」

黑子愣愣地瞪大眼看著眼前的赤色青年,對於他話語中的強勢感到有些困惑和不可思議。

「那個……一般不是都會先問一下當事人意願嗎?如果對方不願意的話甚至可以請求刪除照片?」黑子蹙起眉間看著眼前的人,「這是攸關肖像權的問題,我想身為攝影師的你應該不可能不知道吧?」

被黑子這麼一說,赤色青年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很特別,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會那麼直接這麼跟我說話的人。」

「?」

「你說的沒錯,是我疏忽了。」赤色青年對著黑子伸出手,帶著微笑望著他,「我是赤司征十郎,是名主要專職拍攝風景,拍攝人物肖像為業餘興趣的攝影師。」

對方有禮地報上自己的身份,出於禮貌黑子自然不可能當作沒看見,於是他也跟著伸出手。

「我是黑子哲也,應該勉強算是一名畫家吧?」

「勉強?黑子君對自己這麼沒有自信嗎?」

「呃……」

「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拜讀一下黑子君的畫作嗎?」說到一半像是怕太過突兀會帶給對方困擾,赤司舉起相機對著他微笑,「作為交換,我也可以將我拍攝的作品給你看哦。」

「說拜讀不敢當,只是隨便畫畫的東西而已,如果赤司君不介意的話……」

兩人就這樣交換了彼此的作品進行觀賞。藉由赤司的教導進行相機的操作,黑子也慢慢按著按鍵欣賞著一張又一張照片。

如赤司所言,他的照片中幾乎都是風景照居多,拍攝人物的相片寥寥無幾,數來不到十張的作品中大概有三四張還是剛才拍攝自己的照片。

他看著照片中的自己專注地低頭繪畫,身前則是一片美麗的猿沢池……再對比前面那些拍攝壯麗的雪峰、春意盎然的草原或是各種天氣變化的天空,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頓時縈繞在黑子的心中。

「赤司君……恕我冒昧請教,你是不是……不擅長拍攝人物呢?」

「!」

「該怎麼說……和你先前拍攝的風景照相比,總覺得拍攝人物時似乎不是那麼……嗯,焦點放在人物上頭?」黑子困惑地看著照片,自顧想著該怎麼表達自己想法他完全沒注意到赤司露出的詫異神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總之就是……雖然是在拍人物,但我覺得重點好像還是在於風景,人物只是附加進去的而已?」

說到這邊黑子抬起了頭,注意到赤司沉默不語的模樣,他不禁尷尬地想著自己該不會說話傷到人家了。

「那個……這、這只是我的感覺!赤司君拍得還是很美的,所以請不要介意……」

「不,你並沒有說錯,我只是很驚訝你的洞察力。」赤司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我確實相當不擅長拍攝人物肖像,所以才想著有機會還是得多多練習……今天來興福寺取景完後碰巧看見你坐在這邊繪畫,我才會想試著拍看看,但果然還是不行……」

說到這邊,赤司微微地別過眼,低落的樣子讓黑子不禁有些慌亂。

糟糕……自己幹嘛沒事多嘴,總覺得自己傷害到人家的心了,事情這下子好像發展成很麻煩的狀況了?

「那個……赤司君請聽我說,每個人與生俱來絕對不是什麼都很厲害的,我相信無論是我還是赤司君都一樣,所以……雖然拍攝人物的部份還需要再加強,但我相信只要多練習一定沒問題的!」說到這邊,黑子更是握住了赤司的手認真地看著對方,「我會在奈良待兩個星期左右,赤司君如果不介意的話拿我當人物拍攝對象練習也沒關係,我不會跟你收肖像費的。」

赤紅眸子微微瞪大訝異地看著黑子,一陣詭異的沉默就這樣在兩人之間展開……黑子一面想著自己該不會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之類的,一面想著是不是該說什麼來挽救一下,沒想到赤司下一秒便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抱、抱歉,只是黑子君說出的話實在是……」

「……赤司君,我是很認真的。」黑子臉紅地撇過臉,天知道剛才說出那些話有多羞恥,講得好像自己是個皮相很好有本錢給人拍照的模特兒一樣。

「我知道你很認真,從你的眼神就看得出來了。」赤司微笑地看著黑子,說出的話也相當認真,「謝謝你,黑子君,那這段時間就麻煩你了。」

「好的,我會盡力幫助赤司君的。」黑子點頭回應,然後看著赤司手上的素描本時這才想起自己不怎麼樣的作品還在別人的手中,「那個,赤司君,雖然這麼問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請問我的作品……」

「這個嗎?」赤司低頭看著手上的素描本,他認真思考了一下後才回答對方,「從黑子君的作品可以知道你與我相反。你非常擅長描繪人物肖像,但在風景的繪製方面似乎不是那麼純熟……不對,應該說完全不行。」

「……赤司君,我剛才說你的時候也沒那麼直接哦?」

「啊,抱歉,職業習慣所以……我沒有別的意思。」

「沒關係,雖然你說的也是事實……」過去不乏被人指出風景畫的繪製有待加強的黑子其實也很明白自己的弱點在哪,只是不管他多麼努力練習繪畫,卻還是無法抓住繪製風景畫的要點,也因此十分心灰意冷。

這次會選擇離開東京而來到奈良的原因除了想要放鬆之外,另外的主因也是在於想試著在這片美麗的風景下再練習看看,也許會這樣讓他有所進步也說不定。

看著黑子眼神有些無力地望著遠方,赤司有些尷尬地想著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斟酌過後才像是做出了什麼覺悟般認真地看著黑子。

「黑子君,雖然我並非畫家,但有一個小小的提議……如果不介意的話你願意聽一下嗎?」

「是,赤司君請說。」

「如同黑子君剛才所說,每個人本就有擅長與不擅長的事物,既然黑子君願意陪我這個初次見面的人做人物肖像的攝影練習,那麼相對的,我也十分樂意陪伴黑子君進行風景的繪畫哦。」赤司微笑地看著顯然有些詫異的黑子,然後他從身上的相機包拿出便條紙和一隻筆在上面快速書寫幾行字,然後遞給黑子,「這是我的聯繫方式,如果你願意的話隨時可以跟我聯絡。」

看著便條紙上端正又有剛勁有力的字跡,黑子默默地想著赤司的字好美,然後在回過神後也撕下一圖紙一角在上方書寫自己的聯繫方式。

「這是我的聯繫方式。然後……關於赤司君剛才的提議我很樂意。」對著赤司深深一鞠躬,黑子有禮地回應,「那麼就請赤司君多多指教了。」

「我才是,也請黑子君多多指教了。」

赤司也對著黑子深深一鞠躬,正式打過招呼後,兩人也相識一笑。

同時,也對於接下來兩人各自的課題練習感到興奮起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