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DAY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趴在床上閒來無事翻閱著雜誌,雖說自己一般而言都是看文庫本居多,雜誌幾乎碰都沒碰過,但偶爾的偶爾還是會有好奇心想要翻閱看看裡面究竟寫些什麼。

與全部都是文字敘述的文本相比,雜誌的重點顯然在於圖片與重點文字的呈現。翻閱到封面人物黃瀨涼太的那一頁介紹時,黑子也微微勾起唇角。

雜誌上的黃瀨身穿筆挺的飛行員制服,一手拖著行李箱,另一手則做出行禮的動作。哪怕是已經看習慣黃瀨的帥氣面容,面對雜誌上刊登出來明顯拍攝得很用心的照片他還是會有「黃瀨君果然很帥氣」的想法。

手指翻到下一頁,佔據版面的是一名赤裸上身展現肌肉的男模特兒站在車子旁的照片。上面敘述的大概就是介紹車子的性能和特色,只是黑子不懂明明重點在於車子,到底為什麼要讓男模特兒裸露上身?

這樣的照片看起來的話,他只覺得重點是男模特兒而不是車子啊?

好奇地思考著這個問題,眼睛看著模特兒身體才好半餉後他忍不住東張西望一下。確認赤司還在浴室洗澡後,他才有些偷偷摸摸地掀開上衣看著自己的腹部。

因為出社會的關係,黑子已經不像過去學生時代一樣常常運動。雖然托過去隊友的福偶爾會去打球所以不至於長期沒運動而讓腹部長出贅肉,但也不到有腹肌的程度。

食指輕輕戳了下自己平坦的腹部,再看看模特兒照片的腹肌,黑子不禁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要來鍛鍊一下比較好?

「黑子,你在做什麼?」

身後猛然傳來赤司的聲音,黑子嚇了一跳後快速地將掀開一角的上衣放下,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地轉頭。

只是不轉還好,一轉過去時他只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熱度正在直線上升。

「……赤司君,你怎麼只圍一條浴巾就出來?」

「剛才洗澡時忘了拿衣服進去,本來想請你幫我拿衣服可是沒有得到回應,所以只好圍了條浴巾出來了。」一邊以毛巾擦拭著還在滴水的頭髮,赤司偏了偏頭看著剛才只瞄自己一眼後便急速撇過頭的黑子,不禁有些困惑「怎麼了嗎?」

「不……是我疏忽了,總之我先拿衣服給你。」慌慌張張地跑到衣櫃拿出赤司的衣服,然後又走到床邊將衣服遞給對方,眼神卻又忍不住在赤司的上半身游移了一下。

赤司雖然和他的身材一樣都是屬於精瘦型的,但比起自己有些軟的肉,赤司身上反而都是肌肉居多。

剛出浴的赤司因為身上還有水氣的關係,被日光燈反射出來的身體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無論是上半身的腹肌、臂肌和背肌,還是下半身的廣肌、脛骨前肌和腓腸肌,每個區塊因為有均勻練到又沒有練過頭的關係而讓赤司身材比例看起來相當好,而且是那種不分男女都會被吸引的類型……看到這邊,黑子的心臟不禁莫名地小鹿亂撞起來,不規律的心跳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現在仔細一看赤司居然還有人魚線!這也未免太犯規了吧?黑子瞪大眼的同時內心也不禁起了一陣哀號。

看著黑子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的表情變化,赤司便想到自浴室出來後就一直被黑子認真打量自己的身體,看到最後甚至還偷瞄了一眼自己的腰際然後露出一臉扼腕。視線再往床上的雜誌看過去,張開的頁面是一名裸著上半身的男性車模,聰明如赤司很快地就想到自家戀人剛才一連串的動作代表什麼意思。

只是雖然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這麼好的機會不把握來捉弄對方未免太可惜了點。

只見赤司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將手上的衣服先放在一旁,接著雙手環胸盯著黑子。

「黑子這麼熱情地盯著我,是想暗示我什麼嗎?」

「咦?」

「比方說……」將黑子按壓在床上,因前傾姿勢關係將對方圈在自己與床之間後,他也壓低聲音附在對方的耳畔邊呢喃,「待會兒來一場運動兼感情交流之類的?」

無論是赤司刻意壓低的磁性嗓音或是從對方身上傳來的熱度與香氣,不只讓黑子的臉變得更加紅潤,連身體也燥熱起來。感覺不太妙的他很快地用力推了推赤司,發現自己推不動後乾脆張開兩隻掌心一把拍住赤司的臉頰。

「請赤司君不要亂說,我只是對你的肌肉線條感到好奇而已。」雖然黑子極力保持鎮定,但加速的心跳和通紅的面容卻老實出賣了他內心其實很慌亂的事實,「想檢查看看赤司君有沒有怠惰,要是連雜誌上的車模都比不上的話那就代表你鬆懈了。」

黑子臉紅卻又理直氣壯的樣子讓赤司微微挑眉,然後他伸手抓住黑子其中一隻手貼在自己的手臂,肌膚與肌膚之間的碰觸讓黑子的指尖不禁微微顫抖。

「用看的怎麼會準?實際觸碰才會知道吧?」

「!」

「別用這麼驚訝的表情看我,現在只是回歸剛才你說的進行單純的確認……還是說黑子心懷不軌,想對我做什麼?」赤司的笑容好燦爛,看得黑子一瞬間很想拿個什麼東西來一記加速傳球砸在這張笑得欠扁的面容上。

到底是誰心懷不軌啊!

黑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赤司,貼在赤司手臂上的指尖也順著他的肌理條紋慢慢地撫過。哪怕心裡有再多怨言,黑子實際上在觸摸赤司時卻還是相當小心翼翼,彷彿眼前的人是昂貴白瓷般,深怕一用力就捏碎了。

他細細地摸著赤司的手臂以及腹肌,因為赤司現在撐著身體俯視自己的關係而讓上臂因為使力而緊繃。硬梆梆又帶點彈性的觸感老實說並不怎麼讓人喜歡,但也許對象是因為赤司的關係,黑子竟然不覺得討厭,反而還有些留戀。

果然,自己真的是愛到病入膏肓了吧?

手指因為思考而停頓,看著黑子有些發愣的面容,赤司不禁好笑地握住了對方的手,也因為這樣突如其來的動作而讓對方回過神來。

「幸好黑子的戀人是我,換作別人肯定會覺得不解風情吧?」

「?」

望著黑子一臉困惑,赤司好心情地為他解惑:「想對戀人調情,但是調到一半卻又自己發起呆來把戀人晾在一旁,難道不是不解風情?」

黑子愣了一下,隨後洩忿般捏了捏赤司的臉頰。

「說出這麼不知羞恥的話,赤司君的貞操君是離家出走了嗎?」

「哦呀?我的貞操不是早在高二那年就已經和黑子的一起離家出走了?」

「赤司君真是大言不慚呢。現在想想那時候我可是未成年哦,這樣對未成年的我出手未免太過欲求不滿。」

「黑子真能說呢,那時候的我也是未成年喔?我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黑子可是把我抱得緊緊的,哪怕片刻都不曾放開我哦?」看著黑子滿臉通紅說不出話的樣子,赤司彎起眉眼笑得愉悅,「這樣認真說起來應該是黑子要為我負責才對吧?」

對於被某人吃乾抹淨還被要求負責,黑子臉一黑,然後不知從哪裡生來的勇氣將赤司一把拉下來,兩人的位置也在瞬間對調。

即使兩人上下位置對調,赤司仍舊不見慌亂之色,他反而好整以暇地等待黑子看他想做什麼。

「既然要我負責,那今晚請赤司君乖乖地躺在下面不要反抗我。」

「這麼主動?雖然先前怕你太累所以沒有嘗試過,不過偶爾來個騎乘位似乎也不錯嘛。」

「等等、我不是那個意──」

未完的話被某人往下拉吻個結實,等到漫長的接吻結束時黑子也已經氣喘吁吁地趴在赤司的身上,而原先整齊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凌亂。

手指輕輕地摩挲著黑子有些失神的面容,赤司勾起一抹燦爛的微笑凝視著他。

「難得黑子這麼熱情,那我就期待你的服務了。對了,我想面對挑戰黑子應該不會想逃吧?是說如果不行的話快點認輸也可以哦?」

看著笑得堪稱純良無辜的某人,黑子在回過神後也不禁賭氣地瞪了對方一眼。

「我一定會讓赤司君後悔說出這句話的。」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至於幾個小時後再度被吃乾抹淨的黑子在恢復冷靜後才驚覺自己竟然跳入赤司的圈套一事,而且還被逼著陪某人玩一些花招,也已經是後話了。

而那本引發一切事件的雜誌呢?

黑子最後黑著臉表示當然是把雜誌拿去資源回收,看都不想看到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