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7

第十七夜 黑月


單手擰掉了最後一隻下級吸血鬼的腦袋,紫原隨手往後一扔後便以衣服擦擦手,然後從口袋掏出了美味棒拆開咬一口。

「唔嗯……焦糖明太子納豆口味的美味棒的味道真是太微妙了……」

「紫原,連手都沒洗就拆食物吃未免太不像話!還有那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口味的說?」

「欸~~我有用衣服擦過啦!小綠好囉唆,我絕不會分點心給你~~」對著綠間吐舌頭,紫原快速解決手上的食物後不禁瞇起雙眼眺望遠方,「我說啊~搜索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吧?這邊的教堂從地下室看到二樓都沒看到東西啊~~」

「你那個點心送我也不要!哼,沒看到也許是因為我們還忽略掉什麼,不要那麼隨便就放棄的說。」綠間推了推眼睛反駁,雖然他也覺得紫原的話並沒有錯,但直覺卻告訴自己肯定忽略了什麼。

教堂高達八十公尺,輕靈的垂直線直貫整棟建築,牆和塔都是越往上分劃越細緻,其中裝飾也在越靠近頂端越多。其中,尖塔頂端直指廣闊的蒼穹,整座教堂的構成元素幾乎以高聳、直線以及尖銳集合為一身,就像是象徵著上升的神性力量。

其中這座教堂的奇異結構變化更是帶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當光線透過彩色玻璃窗入射於建築內部所顯現的瑰麗斑斕,更造就成一種不屬於人間界的不思議境界領域。

綠間再度走入教堂內部,從事先調查以及後來他和紫原來到這邊探勘後繪製出的地圖來看,幾乎可以確認教堂內部是屬於兩長縱向臂以及兩短橫向臂的布局。東西側各有一扇花窗,最前方的主祭壇上方則有一個象徵教會的十字架。

根據桃井給的情報顯示,過去住在這塊領土的人類都會來這邊進行禮拜與禱告。若不是後來因為附近一座村莊的人們在某天突然像是瘋了一般互相殘殺,直到最後這個區域的人們都死亡,而外地人也因為懼怕這塊區域的怨氣而不敢靠近,這間教堂的興盛應該也不會到此為止吧?

「還要看啊?」

身後傳來了紫原的聲音,他一邊低頭看著手上的專門傳遞情報的晶石,一面漫不經心地開口:「小赤傳來訊息要我們回去哦~似乎是小黑的熟人來了。」

「黑子的熟人?他哪來的……」話說到一半綠間猛然瞪大眼,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讓他微微蹙起眉間,「還沒與我們相遇前的人嗎?」

「誰知道~~不過小赤感覺不太開心唷?似乎是個麻煩。」打了呵欠後,紫原也懶洋洋地坐在椅子上,頭歪一邊看著還在思索的綠間,「反正我們裡裡外外看那麼多遍都沒看見有什麼東西,那就乾脆回去和小赤匯報就好啦~幹嘛自尋煩惱?」

「等一下,我總覺得有個地方很在意。」無視於紫原一臉嫌麻煩的表情,綠間逕自往祭壇方前進到一段距離後又停了下來,「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放在左右兩側的畫就是有哪裡不對勁……?」

祭壇的中央是十字架,左右兩側則各放著一幅畫。

這兩幅畫各為一名天使,左側的天使蹲下身雙手拿著一個裝滿葡萄的甕抬頭往上看,右側的天使則站立著並將手上的杯子往下看。

「奇怪的地方?」

紫原偏頭看著這兩幅畫,然後他步上階梯直接就近觀察,看了看之後更是直接以手去觸摸。瞬間,原先慵懶的眼神變得凌厲,當指尖停留在右側天使手持的金色杯子上時,一個相當不明顯的菱形凹洞也讓他微微瞪大眼。

伸出另一隻手同樣在左側天使抱住的甕來回摸索,果不其然也在最接近畫框下方的地方摸到另外一個菱形凹洞。他微微蹙起眉間,然後轉過頭看向綠間。

「小綠~上次從第一據點的暗室裡面撿到那兩顆紅寶石你有帶在身上嗎?」

「有的說……怎麼了?發現什麼了嗎?」綠間走到了紫原的身邊並將兩顆細小的紅寶石拿出來,看著紫原取過並將那兩顆寶石鑲嵌在凹洞時,原先平靜的牆面也在瞬間啟動機關而開始震動。

當轟隆轟隆的聲音慢慢停止時,牆面另一側的小房間也因此展現於他們的面前。

綠間和紫原詫異地看著前方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房間,他們對視一眼後,便決定先進行探索。

也許會因此發現什麼祕密也說不定……綠間輕輕彈指召喚出火焰,順著微弱的光芒踏入了密室,從內部結構來看這是一個正方形的布局,左右兩側是書架,正前方則是一個小書桌。

「啊,有日記。」將日記拿起來吹掉灰塵,紫原翻了翻後不禁蹙起眉間,「嗚哇,這什麼文字啊?根本看不懂~~」

「我看看。」接過紫原手上的日記,綠間蹙起眉間進行閱讀,「這個是曾經用於這片大陸中最古老的語言……」

「看得懂?」

「……」

「什麼嘛~~小綠果然不行。」

「吵死了!我只是沒認真學過而已的說!」綠間推著眼鏡抗議。

「那把日記帶回去給小赤吧~~小赤肯定看得懂。」將日記收在空間中,紫原也注意到綠間手上多出了一個黑色的圓形裝置,「那是什麼啊?」

「不清楚,看起來很像通訊器……在那邊的書櫃上找到的,詳細狀況還要等回去解析才會知道。」將黑色的裝置與日記一同放在魔法空間中,綠間從懷中取出懷錶凝視著,「我們先過去赤司那邊讓他先看過這兩個東西,要開始解析時我再叫高尾過來。」

「好~~那走吧。」

兩人踏出了密室,張開傳送陣之後也移動到赤司指定的地點。看著前方的小屋,綠間不禁微微蹙起眉間。

「這裡散發著一股討厭的氣息……」綠間和紫原甫一靠近木屋,他們便隱約聽見了交談的聲音。

從聲音來判斷可以知道其中一人是黑子,另外一個人的聲音相當陌生,至少綠間確定記憶中他並沒有聽過。但從談話內容以及黑子有溫度的嗓音聽起來,兩人似乎已經認識一段時間。

看來就是赤司訊息中提到的「黑子的熟人」吧?

抬手敲敲門,綠間說了句「打擾了」之後便推開門和紫原一同進入。

屋內出乎預料地聚集了許多人。

黃瀨和桃井就坐在黑子的身邊,對座則是一名笑得燦爛的棕髮少年以及帶著溫和氣息,瀏海蓋住其中一隻眼睛的黑髮少年。

青峰和另外一名紅黑色頭髮的少年則不知為何在一旁比著腕力,他們的面前則站著一名有些畏縮褐髮少年,似乎在替他們判定勝負……等等、那個人好像在哪裡看過?似乎正是黑子不久前救回來然後還和他們起爭執離家出走的那名人類。

而赤司則站在廚房外與另外一名神色凌厲的黑髮男子低聲討論著什麼,廚房內的黛則坐著靜靜地閱讀手上的書籍,他旁邊的灰崎則手腳以及嘴巴都被束縛起來,趴在桌上微弱地呼吸著。

綠間不動聲色地推了下眼鏡,一下子多出太多他不認識的人讓他有些無所適從,然而比起他的不自在,紫原倒是自然許多。

「綠間君、紫原君,歡迎回來。」注意到綠間和紫原站在門口,黑子率先站起來和他們打聲招呼。

「嗯~發出了很有精神的招呼呢~~小黑沒事了嗎?」紫原伸手揉了揉黑子的腦袋,偏頭露出了微笑。

「是的,已經沒事了。」知道自己的狀況赤司已經透過訊息告訴眼前的兩位友人,黑子難得沒有拍開對方在自己腦袋上的掌心,「你們的狀況還好嗎?」

「嗯~~還不錯,今天處理掉了不少隻想搗亂的下級吸血鬼,還撿到了兩個奇怪的東西。」將腦袋頂在黑子的腦袋上,紫原慵懶地看著前方,手指相當不客氣地往前一比,「話說小黑~那幾個人是誰啊?」

「降旗君、火神君、冰室君、荻原君以及虹村先生。」依序為兩人進行介紹,紫原看了看他們之後目光不禁聚焦在荻原身上。

「也就是說~~除了和小赤說話的人和那個一直發抖的人類之外,其他三個人都是小黑的舊識?」

「是的。」

「嗯……」發出了不明意義的聲音,紫原眨眨眼後離開了黑子,然後迎向赤司時也舉起手對著他打招呼,「小赤,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來。」與虹村一起走過來的赤司對著他介紹,「他是敦,他則是真太郎;敦、真太郎,這位是虹村修造先生,現任的吸血鬼獵人協會會長。」

綠間瞪大眼看著眼前的黑髮男子,無論是報出的名諱或是他身上的氣場,都讓綠間產生一種錯愕以及反感。

「赤司,你怎麼會……」

「這件事說來話長,總之我們暫時是盟友關係,待會一起說明。」赤金色的瞳眸僅是淡淡掃了一眼並讓綠間全身起了顫慄,「教堂那邊探索的狀況如何?」

「嗯,果然有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雖然可以先送分析,但還是覺得先讓你看過比較好。」綠間正要有所動作時便被赤司一把抓住,他就這樣看著赤司走到荻原的旁邊,冷冷地盯著對方。

「可以先請你暫時離開嗎?」

「……」

「征十郎君!」

「哲也,一開始我就說過我並不信任他。」瞥了黑子一眼,赤司周身的氣息相當冷冽,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相當不高興,「一個理應在五年前就該死亡或變成吸血鬼的人竟在五年後毫髮無傷而且還是人類狀態出現在你的面前,難道你就不覺得奇怪?」

「我……」

「讓他留在這裡已經是我最大的容忍,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限。」赤司冷哼一聲,「若你堅持讓他留在這裡也行,我就將你排除在這次的行動之外,日後所有作戰計畫也絕不會讓你知曉分毫……該怎麼做你自己決定吧。」

赤色少年強硬的態度讓黑子也感到相當苦悶與不悅,但他清楚眼前的征十郎是不可能如同赤司那般好說話,況且他也想參與行動……因此再三斟酌過後,他只能轉頭向荻原說聲抱歉。

「沒事,我就在外面晃晃,等你們結束後我再進來。」荻原顯然相當不介意,他對黑子微笑之後便轉身離開。

確認荻原離開後,赤司便看向紫原和綠間:「仔細說明你們找到了什麼。大輝還有火神,你們兩個也別玩了,過來。」

「嘖,把我們當狗在叫嗎?」青峰掏掏耳朵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過來,同時惡狠狠地瞪著火神,「喂!勝負晚點再分,別忘了輸的人可要請哈根達斯啊。」

「吵死了我知道啦!」火神不爽地瞪了回去,同時又相當躍躍欲試,「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欸~真好!我也想和小火神比賽啦!都小青峰一個人玩很無聊耶!」一聽到有賭注,黃瀨也跟著湊上來,「等一下我也要加入!」

「好啊~黃瀨加入的話請客就要加倍!」

「等一下!為什麼我加入就要加倍啊!太過分了!」

「因為你是黃瀨啊。」

「什麼啦!」

「安靜。」赤司的聲音一下,原先鬧哄哄的三人瞬間安靜下來,「戰鬥迫在眉睫還有閒情逸致爭吵,開完會後就去外面跑十圈。」

「啥?」

「有意見?那就追加成三十圈。」

「你這個惡魔──」

「嗚嗚嗚小赤司好恐怖。」

「等等、為什麼連我也要一起啊?!」

在赤司的瞪視下三人就這樣充滿怨氣地閉上嘴,室內總算安靜下來後赤司才示意綠間和紫原進行報告。

於是綠間便從他和紫原抵達廢棄教堂之後的探索狀況一一進行報告,接著拿出在教堂內部的密室中找到的日記以及黑色圓形裝置。

赤司先取過日記進行翻閱,看著上面記載的文字,他不禁蹙起眉間。

「果然是古代文字……特意以古代文字紀錄肯定隱藏著什麼祕密。」白皙的手指快速地翻閱過一遍日記,當眸子掃到了特別被折一角起來的頁面時,他也不禁停下來進行閱讀。

原先平靜的面容在仔細看過書上的內容後臉色突然大變,他有些急躁地從綠間的手上拿過那顆黑色的圓形機盒,來回反覆確認後果然就如同日記上所述,整個裝置看下來並沒有任何接縫處或類似開關的地方。

「crescent?」始終保持沉默的虹村看了一眼赤司手上的東西後便立刻下了判斷,「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請。」

那個赤司竟然這麼禮貌……這個人到底是?綠間一面不可思議地想著,一面默默觀察起以前的男人。

「果然啊。」面對除了已經陷入沉思的赤司而其他人一臉懵懂的表情,虹村也進行說明,「嘛,簡單來說這是具備強大能量的迷之裝置。」

「啊?」

「crescent具體出現的時間並不清楚。根據記載, crescent首次出現於一座生活相當封閉的小島上。住在那座小島上的人從來不曾生病過,就連受傷都能不到幾秒內即可痊癒,即使瀕臨死亡也一樣能夠撿回一命。」回想著過去閱讀過的文獻,虹村一面把玩著手上的裝置,「當時的人深信這是因為這座小島深受神之眷顧的關係,而收到消息的總教會便派人來查勘,結果發現一切原因就出在這個裝置上面。」

「他們祕密進行調查,後來發現這個裝置當中蘊藏一種他們也難以解析的能源……總之他們一致認為這是神創世時留下的東西,因此便和島上居民進行協商要將這個東西帶走,沒想到會因此引起居民們的激烈反抗。原先,教會人員請求支援的同時決定先暫時觀察一段時間,沒想到某一天夜裡那個一直被眾人稱之為神蹟的裝置就這樣無預警地釋放出能量,在這座小島上舉凡所有活著的人、動物和植物都無以倖免化為焦土死亡。」

說到這邊,看著眾人一臉驚訝的表情,虹村也不禁懷念起當年的自己聽到這個記載時也是像這樣非常吃驚。

「事後因為一直未再收到後續消息的總教會便再派出人員進行查勘,這才發現小島外圍被一層深灰色的薄霧壟罩。後來他們透過某種方式潛入小島過程中發現這一切全是那個黑色圓形裝置惹的禍……為了避免這東西留在這邊造成更大的危機,於是在犧牲多名人員的狀況下才終於成功回收,並為其命名為crescent。」

「crescent雖稱為新月,但另外一說也稱之為黑月,即為沒有滿月存在的月份。但是這樣的定義基本上與任何一個月份都有相互衝突,像這樣矛盾而幾乎不可能發生與存在的現象也被部份的人用於隱喻『神降下的希望』,這個定義和bluemoon也是相同的。」將日記快速瀏覽過後的赤司進行補充,幾乎在他將下半段的話說完之時,他也蹙起了眉間,「我記得crescent只有一個,古代文獻的紀錄裡已經被封印在總教會中,這個難道是仿冒品?」

「沒錯,不過即使是仿冒品威力也不容小覷。過去有不少地方拜這個仿冒品的福,不是人們莫名其妙被影響性格互相殘殺,就是國與國之間發動戰爭進行爭鬥……你們所探索的那座廢棄教堂週邊不是還有個村莊嗎?村莊人們不明原因自相殘殺,甚至還有不明力量從中作梗殺了想平定紛亂的教會人員,事後經過調查也已經證實是crescent仿製品惹的禍。」說到這邊,虹村也感覺到一股質疑的視線直直看著自己,「綠間,有什麼疑問嗎?」

「為什麼你會清楚這麼多教會的紀錄?你剛才說的這些應該是只留存於教會內部的機密要項吧?」

太可疑了──這些紀錄一般而言除非是隸屬教會的高層或是當時曾經參與戰鬥的人員會知道外,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會知道這麼多事情。

面對綠間的疑問,虹村只是勾起了一抹微笑。

「很簡單,因為我就是總教會隸屬戰鬥部隊的成員之一,吸血鬼獵人協會的會長只是拿來掩人耳目用的,實際上我主要還是在尋找分散在這片大陸各個角落的crescent仿製品並進行回收。」說到這邊,迎向一片沉默之時虹村也笑了笑,「還有疑問嗎?」

「……那你擔任吸血鬼獵人協會會長的意義也未免太過膚淺?」綠間又忍不住提問。

「別這麼說,我可是有好好做事的。比方說促成和平協議與交換情報。也幸虧綾香是很理智的人,我們知道彼此的目的後各取所需。我不過份干涉吸血鬼們的活動並約束吸血鬼獵人們不准隨意主動挑起紛爭,而她在獲取相關的crescent情報時也會透過彌生告訴我。」說到這邊,虹村也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苦澀,「總之,教會那邊也不管我用什麼方式獲得情報,有在做事而且沒亂來他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姑且先不論總教會那邊的人究竟帶有什麼想法,光是和天敵吸血鬼達成某種協議並交換情報這點難道還不夠亂來嗎?眾人默默地想著,卻也十分識相地沒有多嘴,而是將疑惑藏在心中。

「小黑子你沒事吧?臉上好難看……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黃瀨注意到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的黑子此刻臉色十分蒼白,黑子瞠大雙眸死死瞪著虹村手上的crescent時,一股錐心刺骨的冷意也自腳底爬了起來。

「哲?」

「哲君?」

「喂,黑子你沒事吧?」

面對友人們的關心,黑子在好不容易找回聲音後才一臉僵硬地指著那個黑色的圓形裝置。

「我在英二的實驗室曾經看過這個東西……雖然顏色不太一樣,但樣式是相同的。」讓自己恢復平靜後,黑子也握緊了拳頭,「如果crescent被稱為『神降下的希望』,那麼被英二稱之為bluemoon計畫中最重要的『種子』,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他將這個裝置命名為……」

「Lunar eclipse……月蝕。」

不屬於在場任何一人的聲音猛然響起,望著站在門邊的荻原,黑子不禁錯愕地瞪大雙眼。

「我知道他的計畫,也知道他利用Lunar eclipse來進行bluemoon的真正目的為何……現在,可以讓我參與你們的會議了嗎?」

荻原開口的那一刻,眾人也瞬間陷入了一片沉默與錯愕。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