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8

第十八夜 覺悟


荻原的話一下,赤司幾乎在同一時間有所動作。沒有人看見他什麼時候出手,等到黑子反應過來時,他已經看見赤司反手一掌往荻原的臉頰打了過去,過大的力道讓荻原直接撞擊到門上,而他左邊的金色眸子更是隱隱泛著一道鮮紅色的光芒。

「膽子倒是不小,我剛才應該說過讓你待在外頭了。」

儘管赤司的威壓和殺氣幾乎讓荻原動彈不得,但他還是強作鎮定不讓自己內心的慌亂表露半分。

「我知道……但你們想知道Bluemoon的真相吧?」

「……」

最初,荻原就知道踏進這扇門之後,大概只有火神和黑子會完全信任他,那怕是冰室也不可能對他懷疑半分,更何況是其他完全與他不熟的吸血鬼們。尤其是赤司,雖然與情報中的得知的感覺與氣質有些不太一樣,甚至某方面來說他還感覺到眼前的赤司似乎有些急躁,但他強大的力量卻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哪怕人再完美,只要眼前有那麼一絲正確情報的可能性,就肯定伸手去抓……他相信急迫想擊敗黑子英二當下的赤司肯定會想知道這項情報。

而他只需要將這條線索放下來,那就足夠了。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請你相信我絕不會有想傷害黑子的念頭,我之所以來到這邊就是為了要幫助他。」拍拍身上的灰塵再度站起身,荻原認真地看向赤司,「或者你也可以聽我說完之後再決定要不要相信我,聰明如你,我說的話是真是假相信你可以判斷出來。」

赤司冷漠地看著荻原,半餉,他才收回了殺氣算是暫時妥協。

「我會視你的回答來決定要怎麼處置你。」

「很高興你願意聽我說。」荻原點頭作為回應,對上黑子擔憂的眼神時他也笑著拍拍他的頭,「沒事,這次回來就是想幫你的,不用太擔心。」

「嗯……」

「那麼接續剛才的話吧。Lunar eclipse是以crescent為原型製作出來的改良版,畢竟crescent的真品被教會封印了,即使是英二也不會愚蠢到與整個教會為敵,因此他利用過去crescent仿冒品在這片大陸中流竄引發的事件做參考,並取得其中幾個樣品進行分析,然後製作出比過去crescent仿冒品性能更加穩定的裝置,然後取名為Lunar eclipse。」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和虹村手上大小幾乎一致的圓形金屬裝置,只差在於顏色的部份並非黑色而是銀色,荻原也將裝置交給了虹村,「這個是Lunar eclipse的未完成品,目前手上有成品的人只有高階的組織成員,而那些人平常也幾乎不待在組織內部而是在外面活動,連我都沒見過幾次。」

虹村端視著Lunar eclipse,從第一印象來判斷,不管是重量還是外型的確和crescent幾乎相同。

「英二說過,crescent的構成原理即使是集合這個世界所有的技術也無法做出完整分析。這份由神所賜的禮物力量太過強大,哪怕過去crescent曾經引發的異象也不過是冰山一角,倘若能正確使用crescent的力量,不要說只是區區的奪取世界,而是連操控時空改寫歷史,甚至創造一個新世界的力量都能夠得到。」從懷中取出一個拇指大的隨身碟,荻原也微微瞇起了雙眸看向赤司,「這裡面有組織成立以來對crescent以及Lunar eclipse的分析以及開發紀錄,看過之後你就會明白我說的話了。」

將隨身碟交給赤司,荻原知道現在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也只有靜觀其變以及等待赤司的判斷狀況如何了。

「你做出這種等同背叛英二的事情,就不怕他會殺了你?」赤司沉著聲音開口,被緊緊握在掌心的這份機密資料讓他恨不得能夠以最快速度進行解析與判讀,但不管是荻原還是這份堪稱天賜的禮物都太過可疑,讓他實在不得不懷疑眼前的人究竟在打什麼算盤。

況且以一般正常狀況來看……一個五年前在生死交關的狀況下被選擇捨棄的人會不帶任何恨意地重新靠近捨棄他的人,若不是的傻子,那肯定是有什麼打算並且企圖從這邊得到什麼才對。

──目標……會是哲也嗎?赤司默默地想著,他的思緒也顯得有些混亂。對他們來說,荻原成浩這個人來得太過突然,他所展現的一切乍看下雖然都相當合理而有誠意,但一種詭異的感覺卻讓他始終不得不在意。

到底是什麼……他忽略了什麼?

「他知道後肯定會這麼做吧,畢竟他是不會容忍任何背叛者存在的。」荻原的話一下,他也感覺到過去友人們擔憂的眼神,「但若是在這種時候退縮,恐怕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身為一個人類,我只是希望自己的世界不要被重新改寫,有什麼不對嗎?」

「……我知道了,希望你不要做出讓人失望的行徑。」赤司冷漠地瞥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叫上了桃井、綠間和紫原,「大輝和涼太,你們可以去預定的第五據點探勘了;另外真太郎,你順便把高尾叫過來一起進行解析。」

「知道的說。」

綠間推了推眼鏡後拿出通訊器和高尾聯絡,而青峰和黃瀨和眾人道別後也立刻展開了行動。

看著赤司、桃井、綠間和紫原上樓的背影,黑子一方面想著赤司剛剛說的話應該就是暫時認可荻原的證明。他一方面鬆了一口氣,但另一方面卻也有著一種他很難形容的不好預感。

「你看,我說不會有事的吧?」

荻原的聲音自身旁響起,黑子愣了一下,接著便感覺到對方揉了揉他的頭然後帶點無奈的微笑看著他。

「看來我誤會了,黑子不是在想我的事情啊?」

「啊,不是的,我……」

「沒關係,我可以當作黑子信任我會安然過關吧?」

「……是的,我相信荻原君。」

「那就好啦!」

看著荻原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黑子稍微鬆口氣後也擔心起對方臉上那明顯紅腫的傷:「荻原君,你的傷不要緊吧?」

雖然赤司並沒有使出全力,但那一掌卻也同樣不容小覷,因此黑子不禁有些擔心。

「沒事沒事,只是皮肉傷很快就會好了,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想休息一下。」話一脫口,荻原便看向了虹村,「請問有地方可以讓我稍做歇息嗎?」

「啊啊,我帶你到客房吧。」

「那就麻煩你了。」

「請等一下,荻原君。」看著兩人準備離開的背影,黑子忍不住抓住了他的衣擺,突如其來的動作也讓荻原困惑地轉過頭,「我可以……冒昧地問一個問題嗎?」

「說冒昧什麼的……不用那麼客氣啦,我們不是朋友嗎?幹嘛那麼拘謹?」

「是這樣的,我想知道一件事。」黑子抓住了荻原的手臂,然後用著只有兩人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英二他……有在你身上植下咒痕嗎?」

面對黑子的問題,荻原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則是笑著搖頭。

「怎麼可能會有呢?對於人類他不會花那麼多心思的,不過之前他的確有利用別的方式控制我,只是順利破解了所以才能像這樣來到你身邊。」荻原微笑看著黑子,「還有問題嗎?」

「不……已經沒事了,請好好休息。」慢慢地鬆開手,看著荻原遠去的背影後,他不禁落下了無聲的嘆息。

但願只是自己想太多吧。

「黑子,你沒事吧?」

「關於荻原君……火神君和冰室君是怎麼想的呢?」黑子也不避諱,直接將內心的困惑表達出來,而這個問題一拋出來也果不其然得到兩種相異的反應。

「還能怎麼想?那傢伙沒死,也沒變成吸血鬼甚至順利逃出來,不是件該高興的事嗎?」火神一臉困惑地看著黑子,「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我認為接觸荻原不能大意。」冰室沉默半餉後做出回應,而這個回答也讓火神露出了些微不滿,注意到自家義弟的表情變化,冰室先是安撫一下他的情緒,這才又進行補充,「雖然對於荻原活著這件事我也感到喜悅,但我終究不認為他在吸血鬼據點中生活五年會沒產生任何變化……也許只是我多慮,但我認為謹慎些總不是壞事。」

「辰也……」

「黑子又是怎麼想呢?」冰室反問了對方,而黑子只是搖搖頭。

「我不能做任何判斷……征十郎君並沒有說錯,現在的我只會感情用事,會下達錯誤的決定。」黑子深呼吸一口氣,他對著兩人微微點頭,「抱歉,問了奇怪的問題,我還有事情想和虹村先生請教。」

看著黑子離去的背影,冰室和火神互望一眼,卻也識相地不再多說些什麼。

也許他們三個都沒資格對荻原的事情下判斷……因為他們都是局內人,看的東西肯定與其他人是不同的。

爬上階梯後,看著虹村準備下樓的身影時他們兩人也明顯愣了一下。只見虹村反應過來後不禁有些傷腦筋地撓撓臉頰,然後略帶抱怨地開口。

「你的存在感真的很低,別嚇人啊。」

「抱歉,我沒有想嚇人的意思。」

「唉……算了,有事情找我?」

「是的。」

看著黑子,虹村思考半餉後便要他跟他走。他們走向廊道的另一個方向,看著這條廊上唯二的房間,虹村打開其中一間後便要黑子進來。

房間內部十分整齊,除了書櫃和書桌上擺著幾份資料外幾乎沒什麼多餘的東西。有些訝異於這間房間的整齊程度,黑子以為虹村這樣身兼兩個身份的人應該房間資料會多到顯得凌亂才對。

看來自己太過主觀判斷了。

「站在那邊發呆幹嘛?進來啊,我又不會把你吃了。」一臉莫名地看著少年傻傻站在門口的樣子,虹村挑眉拍拍自己對面的椅子,「坐下吧,不是有事想找我?」

黑子點頭說聲打擾了,之後才移動腳步走到虹村的對面坐下。

「真是……拘謹的樣子倒是和彌生一開始一樣啊。」

「咦?」

「那傢伙……算了,我想你應該也不是來找我聊你姊姊的相關話題,畢竟你的表情看起來不是想敘舊的感覺。」虹村雙手環胸盯著黑子,黑子的事情他一直以來都有從彌生那邊以及赤司那聽過一些,再配合黑子剛才說的話,他大概可以猜到對方來找他的用意,「對於你決心要討伐黑子英二的事情,我想可以這麼理解……於公,你是想守護自己的國家;於私,則是為綾香以及你破碎的家庭復仇,這麼說沒錯吧?」

黑子放在膝蓋上的手握成拳頭,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點點頭。

「是的。」

「而我的目的剛才也說過,我是為了尋找crescent仿冒品的下落而行動,既然黑子英二手上掌握了比crescent仿冒品更危險的Lunar eclipse,而且又喪心病狂地妄想獲得神的力量來改寫世界,那麼身為教會組織的一員我是不可能視而不見……所以說,在討伐黑子英二這件事上我們的利益一致,所以我是不會對你們做什麼而造成威脅,這點倒是不必擔心。」

「是的,我相信虹村先生。」

黑子的回答讓虹村有些意外,他饒富趣味地看著對方,似乎在等對方給他一個答覆。

「從虹村先生願意告訴我們你的真實身份這點,我就知道我們可以信任你,所以我來找你是為了別件事,還請不要誤會。」右手覆上了左手臂的咒痕,黑子認真地看著虹村,「這個東西……如果是教會的力量,應該有相對應的方法可以解除吧?」

虹村愣愣地瞪大眼,一時之間似乎反應不過來。

「雖然只是猜測……但我相信姊姊在五年前要赤司君將我接回據點時,她一定就知道我身上發生的狀況。過去,我因為黑色曼陀羅的關係被迫殺了我的母親,即使我是被控制的,但對於我親手犯下的罪孽也不打算有所辯解同時也不奢望有人能寬恕我……只是我相信姊姊不是那麼想的,她肯定對於替我植下咒痕的英二恨之入骨,而且一定在那件事後積極尋找破解咒痕的方式……我應該沒說錯吧?」

「啊,沒錯,綾香在找上我合作的時候的確最大的目的就是這個。」

「雖然剛才虹村先生你說自己是教會的戰鬥部隊人員之一,但你在掌握這麼多機密的狀況下,再加上足以讓姊姊以及征十郎君信任的知識與力量,我想你應該不只是戰鬥人員那麼簡單,而是教會核心的高層之一,對嗎?」說到這邊,觀察著虹村的表情變化之時,黑子也幾乎確認自己的推測並沒有錯。

虹村讚賞般地勾起微笑,對於眼前的水色少年他可以說重新改觀了。

過去從綾香那邊得知黑子哲也這個人時,他一開始只覺得就是個被家族疼愛有加的悲劇小少爺。實際看到人時則對於他身上晦暗不明的力量起了疑惑,但因為交談的次數不多而難以判斷這個人。之後,當他看見赤司以及其他純血種那麼維護他的狀況下,他以為那只是單純朋友或是夥伴的關係而已。

然而現在看著黑子的談吐、邏輯以及推測的自信,他想他可以理解為什麼赤司在一開始提到黑子時會露出了驕傲的神情。因為黑子的確有那個腦袋與資格與他們並肩而立,而這無關乎力量的強弱或是純血種的證明。

黑子並不笨也不弱,他也有屬於自己的光芒,只是過去在綾香、赤司以及其他比他發出更為強烈光芒的奇蹟世代圍繞下而顯得影薄而虛幻。

若不是因為與赤司他們在同一個世代,也許黑子是有機會成為權力中心的資質者的。

「我對你的推理能力感到驚訝,不過有一點你稍微說錯了。我的確是教會組織的核心人員,但並非教會的高層,教會的所有動向和方針我可是連管都管不到。」虹村笑著看黑子,同時也認真地重新對著他做介紹,「我是隸屬總教會三大組織樞密院的十二眾之一。雖然名稱講得好聽,但大部分熟知我們的人會比較傾向稱呼我們為『使徒』,而非『密使』。」

果然沒錯……黑子緊握著拳絲毫不敢大意。

「你剛才提到的咒痕我的確有相對應的方法,畢竟我的老本行就是專門解咒的。」看著黑子露出一絲欣喜,虹村不禁嘆了口氣,「你也別高興地太早。植入咒痕有風險,解除咒痕的風險也不會小到哪裡去。很多時候不解咒沒事,反而解咒後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你最好考慮清楚。」

「我知道,最嚴重的話就是生命的代價吧。」

「哦?看來是有覺悟的?」虹村好奇地看著黑子,他不懂既然黑子明白其中的最高風險,為什麼還要來涉險,「可以讓我聽聽你的理由嗎?」

「杯子經過撞擊出現裂痕後,一般人就會判定這是瑕疵品而丟棄,但有些人則會選擇將杯子徹底粉碎,直到變成無數碎片再也無法拼湊原貌才會罷休……英二他,就是屬於這種人。」黑子的手微微顫抖著,那彷彿在極力克制著什麼東西般顯得有些恐懼,「他因為憎恨母親,又想將他眼中最厭惡的『美滿家庭』給破壞殆盡,所以利用我來將我母親給殺死。之後,他將我帶走並經歷無數實驗後又重新在我身上植下咒痕,雖然他具體希望我完成的事情我並不清楚,但我想應該也和傷害我重視的人是差不多的事情。」

「所以……我一定要不擇手段解除咒痕,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忍受再用這雙手傷害任何一個我重視的朋友甚至是……」腦海第一浮現的是赤司的臉,黑子張口停頓了一下後才帶著一絲痛苦將話說完,「甚至是……這輩子可以讓我將生命奉獻出來的,誰都不能取代的重要的人。假如我又做出同樣的事,我一定……會永遠無法原諒自己,與其最後變成那樣,我寧可就此死亡。」

「……」

「所以虹村先生,拜託你……就算付出代價也沒關係,請你幫幫我……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解除這個咒痕!」

看著黑子認真無比的眼神,虹村知道那是黑子深思熟慮後做出的抉擇。他不禁露出了苦笑,然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綾香啊綾香……看來妳是太小看妳的弟弟了,他可是擁有不輸給當年妳捨棄天真而成為修羅的那份覺悟與毅力啊。

「我知道了。既然你的決心已下,那我也會全力協助你。」

虹村從懷中取出一個方形的盒子,當他打開盒子的瞬間,眼神也變得凌厲無比。

「這是考驗精神力與覺悟的關鍵,如果你認為已經做好心裡準備,那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黑子握緊拳頭,在他深呼吸一口氣並慎重點頭之時,也帶著覺悟看著虹村。

「隨時都可以開始,麻煩你了。」


他要給自己下一個賭注。
哪怕這是一條前往未知的道路,他也要往前走。
為了不再失去重要的人,為了不再做出任何後悔的事情。
這次……他一定主動做些什麼!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