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19.5

番外一 棋局


十年一度的緋之祭是為了慶祝帝國建立而舉辦的盛大祭典。

為了感念初代君主一手建立帝國並驅逐敵人的功勳,由王室主導,並下令於貴族以上的吸血鬼們協同舉辦,同時也讓平常連晉見君王的資格都沒有的下等吸血鬼們有機會得以拜見君王在公開場合中的尊容。

因為前任君王的好大喜功之故,原先十年一度的祭典於他在位期間時變更為一年一次,也因為他的揮霍無度勞民傷財,讓原先還算充足的國庫轉眼間就變得幾乎空空如也。

「……」

盯著財務大臣遞上的報表,水色少女只稍那麼一眼便忍不住在內心咒罵了句前任君王。雖說他已經被自己殲滅到連灰都不剩,但看到如此悽慘的紅字還是讓一向情緒波動極低的她露出了不悅。

「那個……女王陛下?」

「過去的事情想也沒用,目前能做的就是修訂政策來進行改善。」以指結輕輕敲了敲王座的把手,綾香將手上的報表往前一丟時,上面的數據也瞬間化為點點光芒浮於空中,「財庫的主要耗損原因在於前任君王動不動就以『平定戰亂』或是『驅逐』的名義而隨便對其他種族以及人類進行戰爭,每次戰爭就是勞民傷財,再加上他又喜歡戰爭後擺設豪華宴席,享盡各種奢華饗宴,所以才會耗損這麼嚴重。

輕輕一彈指讓數據以及文字重新排列,當圖表進行改變時,原先低迷的財報曲線也瞬間拉平,甚至在往後幾年有逐步攀升的痕跡。

「傳令下去──第一,不管是不是尊貴的純血種還是貴族,以後所有奢侈品能不購入就不購入,有那個閒錢就上繳,再用這些錢去做更有意義的事;第二,祭典的部份重新改回十年一次;第三,戰爭過後民不聊生,目前王宮還有很多不必要的奢侈品,將這些價值評估後換成金錢並將正確數目呈報上來,我會負責和人間界那邊的吸血鬼獵人公會以及各地區的相關負責人進行溝通,以金錢來換取血庫的血來進行相關的食物供應。」

財務大臣連忙點頭進行紀錄。對於眼前的少女才剛上任沒多久,並在初次看見財務的狀況後就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擬定對策這點他感到相當佩服。

這名少女不只擁有強大的實力,最可怕的恐怕是她的頭腦。

「女王陛下,請問關於第三點的部份,您是打算……」

「啊啊,我打算和人類簽訂和平契約,並進行一場公平的交易。」水色的眸子從空中的數據移開,綾香勾起一抹淡笑,「吸血鬼的糧食來源是血,只要透過管道得到足以提供可正常活動的血量就好,不一定得要把人類抓過來才行。所以我打算以合理的金錢價格來換取人類所提供的血。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對雙方都有好處。」

「但是……元老院、純血種大人以及貴族們不會反彈嗎?」

他記得那種從人類血庫中取得的血因為不是新鮮的關係,通常喝起來都十分苦澀而難喝,部份極度要求生活品質的吸血鬼們絕對是無法接受的。

然而綾香只是發出一聲如同銀鈴般的輕笑聲。

「有意見叫他們自己來找我,我會讓他們在接受我的政策或是就此再也不用吸血的兩個選項中選擇一個。總之盡管放手去做,有問題就呈報。」

「是!」

「如果沒問題的話就下去吧。」

恭敬地對著綾香鞠躬,財務大臣正想說告辭時卻不禁為綾香身上始終壟罩著她面容的紗衣感到好奇。

傳聞中,純血種七大家的黑子一族在前任君王的帝國軍與革命軍戰爭期間不幸全數犧牲,目前黑子一族唯一倖存者便是眼前的少女。看著少女年紀輕輕就得經歷照樣的事,這讓已經活了好幾百年的財務大臣不禁為她感到惋惜。

然而撇除對眼前少女的惋惜外,他同時也好奇於那壟罩在紗衣下的面容究竟是什麼模樣。歷代的純血種們每個都是美麗又強大的代名詞,絕對沒有一個長得醜或是實力弱小的,因此他相信眼前的少女肯定也是美人一個……但他不懂的是為什麼少女要特意將自己的面容遮起來而只留下那雙眼睛。

是對自己的容貌沒自信嗎,沒可能的事吧?

過去因為軍事費用上的問題他曾經和當時擔任帝國軍副將的黑子英一見過面,他記得那是一位氣質溫文儒雅,面容精緻的藍髮青年,待人和氣的他很難讓人想像他也是普遍傲慢無禮的純血種一員。

那時他還想著,原來純血種大人們中也是有好人的……只可惜後來也不幸死亡,惋惜了這麼一位好人。

也許是因為自己盯著綾香發呆太久,原先正在思考其他事情的水色少女注意到對方始終呆呆地站著發愣,不禁微蹙起眉間。

「還有事嗎?」

「啊……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問……」

「說吧。」

「女王陛下為何總是以紗衣示人呢?」

話一說出口他便想著自己會不會太過直接,正有些懊惱於這樣的衝動時,他便聽見坐在王座上的少女發出了笑聲。

「哦呀,我不能用紗衣嗎?」

「不、不是的…..只是有點好奇而已!」看到綾香微蹙起眉間,財務大臣連忙跪了下來,雙手伏地不斷顫抖,「是我無禮了十分抱歉,請陛下恕罪!」

「我沒生氣,別這麼緊張。」有些無言地看著地上的男人瑟瑟發抖的樣子,綾香不禁覺得以後聽取這些人報告時大概會很麻煩,「至於你剛剛的問題……其實我用紗衣也沒什麼特別理由,就只是覺得王者帶點神秘感似乎也不錯,所以才這麼使用……還有問題嗎?」

「不,已經沒有了,謝謝陛下!」男人爬起來時還踉蹌了下,他有些狼狽地對著眼前的少女再次鞠躬,「那麼陛下,我就先告退了。」

看著對方可說落荒而逃的背影,綾香不禁好笑地搖頭。

「千尋,我有這麼可怕嗎?」

始終隱匿在綾香身邊的黛聞言走了出來,看著她帶著狡黠笑意的眸子,他不禁無奈地嘆息。

「是他膽量太小,這樣就害怕以後還得了。」從懷中取出了一顆玻璃球,黛將東西恭敬地交給綾香,「這是妳要的東西。」

看著手上泛著淡淡白光的玻璃球,綾香的眼神也不禁放柔了幾分。

「嗯,辛苦你了。」

「我說啊……既然這麼想念弟弟,幹嘛不乾脆直接去找他就好?還要拐彎抹角用這種像是監視器的東西紀錄他的行動……每次都覺得我好像變態一樣。」

「哎呀?千尋當變態我不反對,但不准對哲也出手哦。」

「聽人說話都聽到哪去了?給我注意重點。」忍不住伸手敲了下少女的腦袋,黛惡狠狠地瞪著對方,「真是!真想讓那些恐懼妳的人看看妳弟控的樣子,我敢保證他們眼中那位優雅強大又恐怖的女王陛下形象肯定瞬間幻滅!」

聞言,綾香失笑搖頭。

「要是這樣的話我會很困擾呢,所以千萬別這麼做哦?」豎起食指抵在唇上,綾香微瞇起眼同時也露出了微笑,「這樣的綾香只能讓你和赤司君看見,要是其他人知道這付模樣可是很麻煩的。」

「哼。」

「對了,能幫我叫赤司君過來一趟嗎?我記得在別館的軍務會議應該也快結束了,讓他來這邊的會議室。」

「要討論關於人間界和平協議的事情嗎?」

「那個當然也是必要的,不過重點是別的事情。」起身走向門口,隨著綾香走動時輕輕裙擺揚起的白色弧線,她也伸手輕輕揮了揮,「麻煩你囉!另外茶點也拜託你了。」

「真是……盡會使喚人的丫頭。」

步行於行宮中,綾香無動於衷地看著所有僕人對自己彎腰行禮。她本身並不是喜歡那些繁文縟節的人,但為了樹立統治者的形象,哪怕這些東西她覺得麻煩又虛偽卻還是不得不接受。

轉身走入了會議室,將門關上後她也從櫃子上拿出一副水晶製的棋盤和棋子,同時也將紗衣給取下。

倏地往後一仰,綾香將手往上伸以放鬆身體後,便將剛才黛交給她的玻璃球往前一扔,接著用媲美批註公文的專注神情注視著虛幻影像中的水色少年日常生活的一切。

看著水色少年與同伴們和諧相處並露出真心笑容的樣子,綾香也不自覺地露出了溫暖的笑意……看著少年日常的一天即將進入尾聲,當他走到床上躺下並閉上雙眼時,綾香也忍不住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少年的頭,然後輕聲呢喃。

「願你有個好夢,哲也。」

收回手的瞬間影像也化為光粒消散,同時外面也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

得到應允後門扉便被打開來,看著從外頭走進來的赤色少年,綾香也對他微微一笑。

「失禮了,剛才聽黛說有事情要商討,請問是?」

「那個不急,在開始之前先陪我下一盤棋吧。」手指比向了桌上的棋盤,綾香的心情顯得十分愉悅,「先說好,輸的人可要答應贏的人做一件事哦。」

赤司一臉困惑地看著綾香……基本上這個賭局對自己來說有利無弊。畢竟依照綾香的權力來看,不管她贏或輸,只要她一聲令下,哪怕自己再怎麼不願意也得去做。

而反觀自己……要是贏的話就能要求對方做一件事,哪怕是說出讓出王位恐怕都沒問題,而即使輸的話他也不會有影響……雖然說自己也不打算輸就是。

拉開椅子就座,看著桌面上的西洋棋思考了下,赤司也不禁陷入了沉默。

「赤司君,你一定在想這場勝負對我沒有好處,為什麼要提對吧?」

「……」

「雖說以上司的權力要求對我來說更簡單,但比起用權力要脅,我更想以平等的身份來與你換取合理的報酬。」淺藍的眸子認真地看著對方,綾香對著他攤開手比出請的手勢時也露出了笑意,「現在與你對弈的不是吸血鬼帝國的女王,而是與你同樣是吸血鬼一員的黑子綾香,這樣懂了嗎?」

看著少女認真的模樣就知道她不是隨便說說,赤司忍不住露出淺笑,然後點頭表示了解。

「我明白了,那麼我會全力以赴。」

「那就好。對了,提出的要求中即使是要我讓出王位也可以哦,當然前提是打敗得了我再說。」

「這個提案雖然並非我的要求,但我並沒有輸的打算。」

「呵呵,我想也是,那就開始吧。」

棋局開始後雙方便陷入了沉默。他們一來一往進行棋局上的攻防戰,誰也不讓誰,一直到棋盤終局最後呈現的結果時,赤司也訝異地看著少女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況下完成的佈局。

「想欺騙敵人,首先得先騙過自己人。」綾香的唇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她執起了棋盤上的騎士,在破解對方的佈局同時,淺藍眸子中透出了一絲玩味,「將軍。」

「......」瞪著棋盤上不管怎麼走都是死路的棋局,赤司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竟會順著自己所佈的局反將自己一軍。

綾香優雅地豎起食指,溫柔的笑意伴隨著她將方才為自己取得勝利的騎士放入對方的手心之中,緩緩地開口:「赤司君,我承認你真的很強,我還是頭一次需要花這麼多時間來想破解對策,不過呢......」

放下棋子的同時,少女也繼續未完的話。

「La nature vraiment cruel, n'est pas facilement exposes.」

他緩緩地閉上眼,在感受著手心中冰涼的棋子時,不禁低聲嘆息。

「真正殘酷的人,是不會輕易露出本性的……嗎?」

這點,不管是應用於棋局上或是其他事物上,都是一樣的。

「今天透過棋局我想告訴你的是……雖然你在各方面都很優秀,無論是領導力或決策力也十分令人信賴。但有時候還是要記得適當地將你的獠牙給收起來,以免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綾香伸手輕輕地揉了揉赤司的頭髮,收手的同時她的眼神也在瞬間變得凌厲,「當然我並不是要你就此將殘酷的一面拋棄,這只是暫時的態勢……記住一句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酷」

「我明白。」雖然綾香並沒有明講,但赤司知道對方所暗示的便是與王權始終針鋒相對的元老院,雖然在元老院決策的那些人表面和善親民,但實際上卻是滿肚子壞水。

這點在他與他們無數回交手的過程中就已經領教好幾次了。

「我打算與人間界簽訂和平協議一事相信你也知道了,到時候肯定會有一堆反對聲浪,而元老院絕對是相當樂見這種狀況發生……那麼,在我推動這項政策的時候,就拜託你協助了。」

知曉綾香用意的赤司點頭表示明白,同時伸手握拳抵住心臟微一頷首。

「僅遵指示。」

「那麼……嚴肅的事情擺一邊,現在該來兌換一下我的禮物囉?」

「……請說?」

從位置上站起身,看著少女起身的同時赤司也跟著站起。當對方往後退幾步並將雙手交疊放在腹部向他鞠躬時他也嚇了一大跳。

「女王陛下?」

「赤司君……現在我要以黑子綾香的身份來向你索取禮物,當然這同時也是我的希望與請求。」藍色的眸子帶著溫和的光輝凝視著赤司,精緻的面容上更是帶著認真無比的神情,「倘若有一天我還未完成目的前就死亡,你是不是能夠多替我關照哲也呢?」

「女王陛下……」

「那孩子……那時候我未能保護他是我的遺憾。雖然現在已經平安回到這裡,但在敵人的目的與藏匿之處還不明確時我絕不能輕易與他接觸,否則只會害了他。」綾香微微握緊拳頭,斂下的眸子帶著一絲憂傷,「雖然這種話由自己這麼說是有些不吉利,但我卻不得不做好最壞的打算……儘管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也未必是件公平的事情,畢竟照顧哲也這件事就意味著你將會進入我們所處的危險世界中……最糟糕的部份可能還會害你因此丟了性命。」

「所以只是請求,你可以選擇接受或不接受,當然如果不接受的話我們就再次以棋局比勝負,直到你贏我並對我提出『要求』為止。」

原來如此……難怪綾香會用這種乍看下相當不合理的方式來進行所謂的「要求」。綾香一開始就打算讓自己選擇,只是多加了這場棋局順便將自己的想法與思緒傳達給自己,並希望以平等身份進行請求,而非權力束縛與壓迫。

黑子綾香……真的是很溫柔的一個人。

「綾香姊姊…..抱歉,請容許我用這個方式稱呼您,因為我認為以現下的身份對談來說,似乎以這樣的稱呼會比較妥當。」赤司先是對自己擅自改變對綾香稱呼這點進行致歉,接著才繼續說明,「關於妳提的要求一事請恕我拒絕。」

「哎呀…..」

「但我說的拒絕是指希望綾香姊姊對我提別的要求。因為以剛才對於『關照黑子』要求的這點來說……即使妳不提出請求或是以權力壓迫我執行,我也會這麼做的。」

「!」

「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用竭盡全力保護他,這是我對妳的承諾。」說到這邊,赤司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當然,黑子並不弱,某方面來說他甚至比起我或是妳都要來得堅強和勇敢,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沒問題的。當然如果有什麼萬一,我也一定會出手相助。」

綾香愣愣地看著眼前的赤髮少年,看著他全然信任黑子力量以及對自己做出認真承諾的樣子,她也不禁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這樣一來自己就能放手去做了吧?

「謝謝你,赤司君。」

「這是出自於我個人的意願,所以請不用在意。」赤司微笑以對,「那麼,就請綾香姊姊再提一個要求吧?」

看著少年認真而沒有打算遺忘「要求」的事情,綾香不禁噗哧一笑。

真是的……一般人應該都會想忘記的吧?

「好吧,那麼我就提出要求囉?」

「是,請說。」

「以後有空就來陪我下下棋,順便跟我說哲也的狀況,有必要時再幫我帶點禮物給他。」綾香俏皮地眨眨眼,「這樣明白嗎?」

赤司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微笑點頭。

「樂意之至。」

﹍﹍﹍﹍﹍﹍﹍﹍﹍﹍﹍﹍﹍﹍
這篇雖然打著赤黑名義但完全沒兩人互動(欸你)
番外一主要是綾香姊姊為中心的文章,時間點大概是赤司君把黑子君帶回據點生活一段時間,赤司君和黑子君處於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程度這樣~

因為正劇中綾香姊姊下戲,俺司暫時休棚,某雪覺得有一點點寂寞所以就寫了他們兩隻的對話與互動。

不知道有沒有和我一樣喜歡綾香姊姊的呢(笑)
以上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