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黃黑)Butterfly effect-1

注意:

此篇為番外,建議先看過本篇「赤色蜘蛛與藍鵲」比較看得懂喔。
事件的主要時間點為黑子君與黃瀨君產生誤會的一週間發生的事件。
黑暗向,請慎入。

﹍﹍﹍﹍﹍﹍﹍﹍﹍﹍﹍﹍﹍﹍﹍﹍﹍﹍﹍﹍﹍﹍﹍﹍﹍﹍﹍

我們發誓,一開始只是想給那個人一點教訓而已。
絕對、絕對沒有想真正傷害他的意思。
那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惡作劇而已……


黑子的籃球(赤黑/黃黑)Butterfly effect-1


110: 2017/05/25 23:15
各位!緊急事件!大家能聽我說嗎?

111 :2017/05/25 23:17
總之請吧。

112:2017/05/25 23:18
聽說K君有交往對象了!

113:2017/05/25 23:19
啊?你在作夢嗎?

114:2017/05/25 23:21
>>113:不能同意你更多......K君怎麼可能有對象了?請112別散佈這種不可能的謠言。

115:2017/05/25 23:22
我是說真的!

116:2017/05/25 23:23
等等!各位火氣先別那麼大,總之先聽115說說這個情報來源是從哪裡來的?

116:2017/05/25 23:24
>>116:謝謝你,這件事我是聽我妹妹他同學的朋友說的。

117:2017/05/25 23:25
等等......這個情報來源超不可靠啊!你確定嗎?不是博版面來的吧?

118:2017/05/25 23:26
當然不是!一開始我也覺得這情報很不可靠,所以我還跑去K君的社團去看他們練習的狀況......一開始K君表現得並沒有任何異常,不如說一點都不像是戀愛中的樣子。

119:2017/05/25 23:27
......所以果然是流言?

120:2017/05/25 23:28
肯定是吧?

121:2017/05/25 23:29
我才不信K君會有對象!我們可是他的粉絲俱樂部成員,他的動向如果有異常怎麼可能會沒注意到?

122:2017/05/25 23:30
等等,118呢?

123:2017/05/25 23:32
對啊,怎麼話說一半就消失了?所以果然是來博版面?

124:2017/05/25 23:33
對不起,剛剛接了下電話,那麼我就繼續了......總之上半場練習的時候K君還是一如既往地帥氣和閃閃發光,讓我覺得直視他都是一種罪過。

125:2017/05/25 23:34
這點不能同意你更多,有一次我看見他們的練習賽狀況,K君真的超帥氣的!男神無誤!這輩子站定K君!

126:2017/05/25 23:35
>>124:然後?

127:2017/05/25 23:36
後來休息的時候,我看到他很親暱地勾著另外一個人的脖子,兩個人還共用一個水壺!啊......那個人說來不可思議,存在感挺薄弱的,要不仔細看還真沒發現他。

128:2017/05/25 23:37
那就姑且稱呼那個人為透明君吧?不過勾脖子什麼的還好吧?有時候我和朋友打鬧也會呀?

129:2017/05/25 23:38
但是共用水壺會不會真的有點親密?

130:2017/05/25 23:39
男孩子之間沒什麼吧?我男友和他朋友有時候也會這樣呀?

131:2017/05/25 23:40
>>129:等等!你有男友?那還來這邊幹嘛啊?

132:2017/05/25 23:41
>>130:不是吧!我有男友為什麼不能來這裡?男友和作為愛護K君的粉完全是兩回事吧?

133:2017/05/25 23:42
>>127:只是這兩點的話會不會太牽強?還有別的證據嗎?

134:2017/05/25 23:43
>>127:就是說啊!總該有那什麼來著......決定性證據才比較可靠吧?

135:2017/05/25 23:44
一開始我也說服自己那只是打鬧間常有的事所以不用想太多。可是後來我看到透明君拿毛巾替K君擦臉......再怎麼好的朋友會做到這程度嗎?

136:2017/05/25 23:45
這......還真的是不太會。

137:2017/05/25 23:46
但也許真的只是很要好的朋友......?

138:2017/05/25 23:47
只是這樣的話也還不能確定吧。

139:2017/05/25 23:48
嗯,後來實在因為太在意,我就偷偷跟著K君,沒想到他竟然會跟透明君一起離開學校,兩人還在Maji burger待一段時間,最後還手牽手離開!

140:2017/05/25 23:49
手、手牽手???等等!讓我冷靜一下!K君的社團是男子籃球部吧?裡面除了經理外都是男的吧?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他跟個男的牽手回家???

141:2017/05/25 23:50
如果是那個女經理就算了......以頭腦和姿色來說的確是贏不過,可是你剛剛說的透明君是男的啊!會不會這也只是他們關係特別好而已?別太早下定論。

142:2017/05/25 23:51
同意樓上,我們女孩子之間也常手牽手散步的......雖然男的是沒看過啦,但也不代表就沒有?

143:2017/05/25 23:52
你們說的我也不是沒想過......所以我繼續忍耐,壓下激動的心情繼續跟蹤觀察他們。後來他們到了一處住宅區,然後K君送透明君到家後兩人還接吻了啊!

144:2017/05/25 23:53
......

145:2017/05/25 23:54
......

146:2017/05/25 23:55
......

147:2017/05/25 23:56
......

148:2017/05/25 23:58
等等、你們怎麼不說話了?不信嗎?我這邊還有照片呢!

149:2017/05/26 00:01
剛剛是太打擊說不出話來啊!居然還有照片嗎?快私我!

150:2017/05/26 00:02
>>148:什麼?送透明君回家還接吻......天啊!我們的K君真的有對象了?可是為什麼偏偏是個小透明啊!我也要看照片!不如直接私我們大家吧!

151:2017/05/26 00:05
真是不敢相信......居然會有這種事!天啊......從照片看真的是K君本人啊!是說那個藍色頭髮的透明君到底是誰啊?有人認識嗎?

152:2017/05/26 00:06
不認識......不如說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153:2017/05/26 00:07
等等、我知道他!他也是一軍的正式成員。雖然存在感很弱,但的確是在正式隊員行列裡的.....但是名字......

154:2017/05/26 00:08
>>153:快!快說出名字!名字是重點!

155:2017/05/26 00:09
>>153:我今天跟蹤的時候有聽見K君喊他小黑子,這可以做參考嗎?

156:2017/05/26 00:11
>>155 :小黑子?啊,我想起來了!我知道他的名字!話說他就跟我同班啊!只是在這邊說不太好吧......明天社團教室大家再聊?

157:2017/05/26 00:12
說的也是,而且時間也很晚了,明天早上還有小考啊!

158:2017/05/26 00:13
不聊了!我還要繼續複習呢!明天社團教室討論啦!

159:2017/05/26 00:15
大家明天見!

160:2017/05/25 00:17
討厭......聽了這件事都沒心複習了。


......
.........

看著屏幕上的訊息最後更新時間停留在00:17,赤司關掉網頁後也不禁想起今天下午發生的小小插曲。

下午的時候不經意聽見了大家正在討論戀愛交往的事情,那時有幾個膽子比較大的人也拉著自己一起聊天,然後也詢問自己是不是有對象了?

那時候的自己只是微笑表示沒有。後來他們便說「赤司不管是頭腦還是家世都那麼好,更不用說待人處事總是有禮溫和,長相又帥氣,簡直可以說是文武雙全的完美代表……這樣的他怎麼可能沒對象?」

聞言,他只是謝過這些讚美詞,並回答「雖然沒有實際戀愛對象,不過欣賞的人倒是有的。」,而此話一出更是引來眾人好奇的詢問與猜測,只是這些全部都被赤司巧妙地迴避掉。

「說起來…..比起我而言,我以為你們會更在意黃瀨?」

「黃瀨?他雖然是模特兒很受歡迎,但有實際的戀愛對象嗎?」

「就是說啊…..話說要是真有的話,我們學校那些粉絲俱樂部的女生們肯定會發瘋吧?」

「吶吶~赤司,黃瀨他真的有交往對象了嗎?不會吧?」

面對眾人好奇的詢問,赤司只是揚起一抹微笑。

「誰知道呢。」

「欸!別吊胃口啦!快點告訴我們嘛!」

「就是說啊!話說黃瀨就算有交往對象好像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但還是很好奇啊!對了,不是說戀愛中的人看起來都會特別不一樣嗎?他是不是也看起來特別容光煥發啊?」

「這個嘛……最近黃瀨的狀況的確不錯,賽場表現幾乎很少出現失誤了。」赤司微偏頭回想了下黃瀨最近的表現,雖然他還是保持淡淡的微笑,但若仔細觀察那雙眸子卻可以發現並沒有溫度存在,「笑容也變多了,也許是真的遇上什麼好事也說不定。」

「那不就是了嗎?肯定有對象啊!」

「該死!人帥真好!」

「要是被他的粉絲們知道肯定會超熱鬧!欸欸,不如今晚就上2ch看看?也許可以看見什麼有趣的事情?」

眾人喧鬧著,沸騰的情緒帶著許多不負責任的發言與想像,其中更有一些嗤笑的惡意在裡頭。赤司冷眼看著這群人,雖然他並不喜歡他們猜測黃瀨的對象時所說的下流言語,畢竟只要想到這些言語都是用來揣測黑子的樣貌他就感到不快。

但是,當他只要想到這步棋將會掀起後續效應時,他又不禁有一絲快感。

提起書包走出教室,望著校門口出現的一黃一藍的身影,他不禁斂下眸子。

「遊戲就要開始了,你們又能撐多久呢?」

將視線收回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佈下的網很快就能收到結果。已經丟下一個餌的他接下來什麼也不用特意去做,他只需要再稍微確認一下狀況,接著等待這些瘋狂的魚兒們上鉤並上演爭奪的戲碼就好。

於是等他回家完成學校的作業以及家裡額外安排的訓練後,他便在就寢前便打開電腦進入2ch的網站上看看狀況……果不其然,版上早已討論到一定程度了。

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赤司知道從明天開始他只需要扮演好「給予適當關心的友人」角色就好,其他的事情在時機未到前則不可貿然出手。

他靜靜地想著,同時按照這些日子以來與黑子通訊說聲晚安的習慣發送了訊息,然後關上手機就寢。

接著,便如同他所預期的那般開始產生了相關的效應。隔天早上的公佈欄出現了黃瀨和黑子接吻的照片,而黃瀨看見後在未思考黑子的心情下用著不成熟的謊言掩飾過去,接著黑子便因為黃瀨的話而感到悲傷。

而他,也開始盡一位「給予適當關心的友人」的角色開始侵入黑子的世界。

想到黑子在天台上恢復精神對自己道謝的樣子,赤司面無表情地盯著黑板上書寫的英文文法,手上握著的筆更是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幾分。

他微微地咬緊牙,原先工整的字跡更因為他無意識之下變得有些凌亂。回過神發現自己竟然因為黑子而亂了步調,他更是乾脆地放下筆然後扶額嘆氣。

會被黑子牽引思緒到這個程度,他究竟在做什麼……?

得冷靜才行,如果無法冷靜的話,壞了計畫的人將會是自己……赤司狼狽地閉上雙眼,握緊拳的同時卻也已經失去了在課堂上的專注力。

「赤司君……?」因為英文而有些昏昏欲睡的黑子無聊的狀況下便觀察起教室的每個人,當他的眼神轉移到赤司身上時發現對方似乎相當煩躁,這個發現也讓黑子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印象中那個人總是迎刃有餘,不管遇上什麼事情總是冷靜沉著以對,絕對看不見有所謂的焦躁和煩悶。

「赤司君原來也是有煩惱呢……」

黑子沉默思考半餉後得到了這樣的結論──想到赤司總是默默關心著自己,而自己也是有問題就第一個想到與他討論……他總是不斷接受赤司的幫助,那麼換自己主動對赤司伸出手應該也不為過吧?

默默地下定決心後,趁著放學後準備去部活時他也叫住了赤司。

「赤司君。」

被黑子突然叫住的赤司只是困惑地轉頭看著他,在夕陽的照耀下,兩人的影子都被拉得很長,甚至於有一種在影子盡頭交錯的錯覺產生。

「怎麼了?」

「那個……開始之前要先跟赤司君說聲對不起。」

「?」

被突然道歉讓赤司更不明所以然,但他並沒有打斷黑子,而是選擇靜靜地等待對方將未完的話說完。

「下午英文課時因為犯睏所以就觀察起教室的大家,然後便注意到赤司君似乎有煩惱的樣子。」黑子猶豫了下後終究還是說出口,雖然他表現得還算鎮靜,但手指緊緊攢住衣擺的樣子還是透露了他的不安,「我在想……如果赤司君有什麼煩惱的話請不要客氣說出來,也許我多少能幫助到你?」

「……」赤司訝異地看著黑子,沒想到當時自己的狀況竟然會被對方注意到,一種怪異的感覺也在他的心底蔓延開來。

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他既有被發現自己難堪而產生的惱羞成怒感覺,卻又矛盾地產生被關心的喜悅之情。兩種過於極端的感情交熾於內心深處,以至於一時間讓他不知該做哪種反應才好。

因為思考太多,因而讓他在這剎那失去了反應能力,只能夠面無表情地看著黑子。

然而黑子並不懂赤司的內心。他只知道自己說出這些話後赤司便沉默得可怕,因為角度的關係他看不清逆光的赤司表情,但這種詭譎的寧靜氣氛卻讓他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自己太多管閒事了?

果然……還是應該先道歉才對嗎?

一邊這樣想著,黑子一邊深呼吸重新調整心態準備開口道歉,而站在他對面始終保持沉默的赤司卻在此時冷不防地開口。

「……為什麼?」

「咦?」

「為什麼會對我說這種話?」

黑子一時沒明白赤司的意思,然而他似乎也沒有多加解釋的意願,因此在黑子以自己的理解範圍內認為赤司指的應該是他剛才說的話之後,他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回答。

「因為一直以來都接受赤司君的幫助,所以我在想……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夠幫上赤司君的忙,也許到最後我可能什麼也辦不到。」


是啊,你是辦不到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將踏入我一手設下的陷阱之中,而我正因為那最後的掙扎而感到煩躁不已──


赤司暗自咬牙想著,抓著書包背帶的手指也倏然縮緊,用力的程度幾乎可以感受到指甲深深嵌入了手心的痛楚。

「黑子……」

「是?」

幾乎要脫口而出的話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口,赤司深呼吸一口氣後緩緩地放鬆手部的力量,接著對一臉困惑的黑子露出完美的微笑。

「沒什麼,大概是有點累了吧?」

「啊,是因為赤司君回家後還要額外接受訓練的關係嗎?」

「是啊,雖然知道是義務,不過……」說到這裡,赤司便看見黑子露出了明顯的擔憂神情,這份純粹的關心與溫柔也讓他幾乎有一種想要就此放棄計畫以避免繼續傷害他的想法產生。


──不行,不能就此退縮,在還沒得到哲也前你不能就這樣收手!難道你甘心就這樣看著他和涼太在一起嗎?開什麼玩笑!涼太那傢伙憑什麼可以得到哲也?

──最開始發現哲也才能的人是你;把他一手提拔起來、訓練起來,讓他能夠穿上正式隊員制服的人是你;讓他能夠在球場上以另一種形式發光的人是你;在他傷心沮喪時給予他鼓勵和提點的人也是你!

──明明為他做了那麼多!你還有哪一點比不上涼太?哲也和涼太在一起肯定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只要哲也看清楚現實,他就會明白他該選擇的人是你才對!

──你沒有做錯任何事,只是在製造機會讓哲也看清楚現實而已,所以不要退縮!


赤司彷彿感覺到有一雙無形的手輕輕地從後方擁抱住他,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聲音附在自己的耳畔邊低聲呢喃著,然後又伸手將自己的雙眼輕輕地遮蓋住。


──不要害怕,有我在,這只是一個過程而已……等一切結束後,你就能得到哲也了。

「赤司君......?」看著赤司說話說到一半發起呆來,黑子更是擔憂不已,甚至還罕見地皺起眉間,「赤司君的臉色好難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保健室一趟?」

面對黑子的關心,赤司對著他搖搖頭。

「沒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可是……」

「謝謝你,黑子。」抬手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赤司斂下了雙眸將所有的思緒隱藏起來,不想讓自己過於黑暗的想法透漏半點給黑子知曉,「有黑子的關心和鼓勵我覺得有精神多了。雖然額外的訓練是不可避免必須完成的義務,但至少在學校和球場上的這段時間我是自由的,所以讓我們一起開心地打球,好嗎?」

看著赤司溫柔的微笑,黑子不自覺地點點頭,同時也跟著露出了笑意。

「好的,讓我們盡情打球吧,赤司君。」

「啊啊。」

他們沿路走到了更衣室替換衣物並上球場訓練,赤司一面指點著一軍成員的訓練狀況,同時也一面注意著黃瀨和黑子的互動。看著他們兩個與平常無異的交流時,他也不禁抿唇然後狠狠地將注意力再度放回訓練表上。

「赤司。」

「怎麼了?」

「你在生氣?」綠間推推眼鏡看著赤司,從那雙赤紅的眸子中可以讀出淡淡的不悅,繃緊的面部神經讓他看起來十分嚴肅,「和黑子有關?」

「……沒有啊,怎麼會這麼想?」赤司淡淡地反駁,視線卻始終游移在手上的訓練表上,然後不時紀錄著每個成員的訓練狀況並進行相關調整。

「那是和黃瀨了?稍微收斂一下怒氣吧,你已經嚇到一年級新生了。」

「……」原先正常寫字的手猛然用力的狀況下劃破了紙張,看著原先平整的單子被自己硬生生劃破一痕,一種被綠間同時說中的痛處也跟著蔓延開來,讓他的怒氣幾乎無法遏止,「綠間,看來目前的訓練量對你而言似乎還相當迎刃有餘,我會再對你的部份進行調整。另外,我並沒有生氣,如果連自己有問題都不敢來問,那我真不知道接收新血的意義在哪。」

一聽到又要增加訓練量,綠間猛然瞪大雙眼,同時更加篤定了赤司不只在生氣,根本是快氣瘋了。

「……我繼續去練習了。」

看著綠間轉身快速離開的背影,紫原走過來同時也歪頭不解地看著今天心情明顯很差的赤司。

「啊啦啦~小赤,如果不開心的話最好說出來比較好喔~」紫原並沒有像綠間那般追根究底,他只是丟下了這句話便又離開,同時加入了其他人與他們一同打鬧著。

看著大家嘻笑玩鬧著,而自己卻始終像個局外人一樣的感覺讓赤司心中的煩悶感更甚。他不耐煩地將手上的訓練表扔在一旁,然後快步走過去眾人的身邊。

「黃瀨,過來和我one on one吧。」

「咦咦咦──小、小赤司怎麼會這麼突然?」黃瀨一臉驚恐地看著赤司笑得燦爛的臉,不知為何他完全感覺不到對方有任何笑意和溫度存在。

「心血來潮罷了。還是說你認為只有青峰能做你的對手?」

「不不不!我沒那麼說!能和小赤司one on one我也很期待的!我們走吧!」

雖然完全不懂赤司為何會突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但黃瀨還是乖乖地跟著赤司到另一邊進行對戰。

而被赤司突然的動作嚇到的其他人也無語地看著一場堪稱單方面屠殺的one on one就這樣迅速又果斷地開始又結束。隨著訓練和對戰在部活時間結束後告一段落,黑子將毛巾和水壺遞給因戰敗而無比失落的黃瀨時卻也不禁對赤司投以擔憂的眼神。

希望赤司沒事就好──黑子不禁這樣想著,同時和眾人移動到更衣室準備替換下運動服回家。

然後在他打開鐵櫃的那一刻,也正式開啟了他接下來為期一週的惡夢。

﹍﹍﹍﹍﹍﹍﹍﹍﹍﹍﹍﹍﹍﹍
各位日安(鞠躬)

這篇是原先答應御荻的「赤色蜘蛛與藍鵲」的番外之二,主要是描述黑子與黃瀨冷戰過程中遇見的各式各樣詭譎事情的一週。

頭一次穿插不同手法與視角進行描寫,同時也會將赤司在計畫施行時的矛盾以及黑子和黃瀨的心理變化進行盡可能詳盡的解釋,所以這篇番外二會稍微冗長點而分為三篇。

其實已經寫一段時間了還沒寫完(論壇體那邊的時間其實就是我開始寫的時間哈哈),總之會盡量快點將後續補完,拖太久很不好意思……

感謝觀看到這邊的各位,我們下回見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