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黃黑)Butterfly effect-2

注意:

此篇為番外,建議先看過本篇「赤色蜘蛛與藍鵲」比較看得懂喔。
事件的主要時間點為黑子君與黃瀨君產生誤會的一週間發生的事件。
黑暗向,請慎入。


﹍﹍﹍﹍﹍﹍﹍﹍﹍﹍﹍﹍﹍﹍﹍

我們發誓,那只是被忌妒的火焰焚燒而失去理智的行為而已。
如果他不要對不該碰觸的人出手……
就不會受到如此對待了吧?


黑子的籃球(赤黑/黃黑)Butterfly effect-2


「欸欸,你聽說了嗎?剛才天台好像發生了事件喔!」

黃瀨撐著下巴百般無聊地滑著手機,不久前赤司傳來的一則「中午和黑子有約」的簡訊後,就這樣簡單地把他和黑子的午餐約會給打破了。

最近他和黑子的確是脫離大家獨自兩人吃飯次數太過頻繁,雖然也不是沒有預期到這個行為肯定會引來反彈,但他實在沒想到赤司會這麼直接而乾脆地打斷他們兩人的約會。

「話說為什麼是小赤司來說啊……這種事再怎麼說都應該是小黑子親口跟我說才對吧?搞得好像小赤司是小黑子男朋友一樣要跟我報備……呸呸呸,我在說什麼啊?」

被自己的想法嚇到而表情扭曲,黃瀨用力甩甩頭後想將這個可怕的念頭甩開時,卻被周圍同學們談論的內容給吸引過去。

「有人看到天台上有人在約會耶!」

「拜託……那又沒什麼!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重點是緋聞的主角之一是那個赤司啊!」

「什麼?」

聽到這邊,黃瀨手上的手機瞬間滑落下來。因為一時激動而猛然站起的他上前用力拍向剛才說出八卦的同學,然後努力保持冷靜地露出禮貌的微笑。

「你剛剛說什麼?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啊……喔!其實是我女朋友說的啦……她說剛剛看見了A班的赤司和另外一個藍色頭髮的男生拿著便當上天台,因為一時好奇就跟了上去,結果竟然看見兩人聊著聊著就抱在一起了。」說到這邊,他也沒注意到黃瀨瞬間變得鐵青的臉色,還從口袋拿出手機翻找郵件並興致勃勃地打開遞給他看,「你看。」

「……」

郵件上簡單地寫著「發現八卦!赤司大人竟然和早上與黃瀨君傳出曖昧的那個同學有一腿」,而附件擋的照片中,可以清楚看見赤髮少年微微低頭安撫著懷中的水色少年,兩人的距離相當接近,看起來的確就像是情人間互相依偎般親密。

黃瀨沉住氣操作著手機,將這封郵件轉寄給自己並且刪掉後,他便將手機還給那位同學。

「抱歉,剛才我擅自將郵件刪除了。」

「咦?」

注意到黃瀨面無表情的樣子,對方突如其來的氣場讓他竟然一時動彈不得而反應不過來。

「我們的隊長大人平常很關心隊員的,那只是同伴之間表示友好的安慰而已,要是被誤會的話會很困擾。」露出了招牌的燦爛微笑,剛才那瞬間冰冷的氣場彷彿只是錯覺般讓眾人鬆了一口氣,「真是的,今天大家對相片還真是敏感啊!我都不知道你們對照片這麼有興趣,不如下次我免費贈送我的簽名照給你們?」

教室發出了一陣爆炸似的女性尖叫聲和男性調侃般的嬉鬧聲,與眾人笑鬧著的黃瀨此刻心中卻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火焰正在焚燒著自己的理智,幾乎讓他很難在保持著冷靜。

手心緊握的手機熱得發燙,那就彷彿是在映照著自己內心那般令人感到苦悶與痛苦。

「小黑子……你和小赤司應該真的沒什麼吧?」

低頭望著手機上的照片,螢幕上兩人的身影是如此令人感到刺目而和諧,讓黃瀨幾乎無法直視。

狠狠地將手機闔上,當鐘聲響起時他也試圖將注意力轉移到黑板上而不再去思考關於那張照片的任何事情。


──他得相信小黑子才行……
如果他不相信的話,他又該如何面對他──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而準備去部活,因為一路上又按照慣例被粉絲們拖住而延遲了離開教室的時間。一面哀嘆著等一下遲到肯定又會被罵,黃瀨搔搔頭拖著沉重的腳步慢慢地往球場前進,但卻在看見前面轉角處的兩人而猛然停下腳步。

那是赤司和黑子。

兩人不知道在交談什麼……只見黑子露出了擔憂的眼神看著赤司,而赤司則帶著淺淺的笑意凝視著黑子。之後,赤司伸手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說了幾句話,而黑子也因為聽了對方的話放鬆表情並露出淺笑點頭,兩人才又再度移動腳步往球場移動。

「小黑子怎麼又跟小赤司在一起……」

沒有忽略掉赤司注視黑子時的那抹神情是如此溫柔,而黑子在關心赤司時的表情又是如此真誠…..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自心底蔓延開來,過度思考那兩人神情意義的他也在恍恍惚惚的意識之中走入了更衣室。

只是自己的錯覺吧……

「黃瀨君……」

對,肯定是的,再怎麼樣都不可能……赤司看著黑子的眼神,怎麼可能和自己是一樣的呢?

「黃瀨君?」

一定……只是自己想太多吧?

「黃瀨君!」

一雙溫熱的手拍往自己的臉頰,被突如其來的痛感給拉回意識的黃瀨錯愕地看著黑子正微仰著頭看著自己。他愣了一下後,這才感覺到對方的手慢慢地離開自己。

「小、小黑子,怎麼了嗎?」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黃瀨君看起來相當沒有精神呢。」黑子偏頭看著從進來更衣室後就顯得相當心不在焉的黃瀨,不禁有些擔心,「發生什麼事了嗎?」

「原來小黑子也會擔心我嗎……」

「?」

「不……只是覺得有點嚇一跳而已,因為小黑子一直以來都給人冷淡的感覺,所以突然被關心有點嚇一跳嘛。」黃瀨傻笑著摸摸頭,然後便感覺到自己的頭被對方以手刀重重地敲了一下,「嗚哇!好痛!」

「黃瀨君是笨蛋嗎?我當然也會主動關心人,請不要小看我。」

被這麼質疑的黑子顯然有些不開心,他微微鼓起臉頰瞪了眼黃瀨,而黃瀨揉揉方才被敲疼的部位後也有些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了黑子。

「黃瀨君?」

黃瀨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黑子感到困惑,他不懂今天的黃瀨究竟是怎麼了……從一開始的魂不守舍到現在沒有安全感的表現,都讓他感受到對方的異常。

「吶……小黑子,我們是戀人吧?」

「是啊……怎麼突然?」

「所以剛才小黑子的關心是因為戀人的關係嗎?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夕陽之下的一藍一紅鮮明得自記憶中跳出,黃瀨不自覺地用力收緊雙臂,聲音也沉下幾分,「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是小赤司的話你也會這樣關心嗎?」

「抱歉,我有些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雖然黃瀨收緊的力道讓他生疼,但因為透過擁抱而感受到對方的不安,黑子倒也沒有硬要黃瀨放開自己的念頭,反而有些安撫似地拍拍他的背,「我們是戀人,但我認為關心這件事不管是戀人還是朋友都可以做的。所以今天如果是其他人有煩惱的話,我也會關心他們。」

「……是嗎?」

「是的,另外…….為什麼剛才要刻意提起赤司君呢?」

一提到赤司,黃瀨的心中便又被一股負面情緒給堵塞得發疼。先是將兩人的距離微微分開,然後黃瀨一把將黑子壓往鐵櫃上,接著在對方不解的眼神下吻上了他的唇。

驚訝於黃瀨突如其來的動作,黑子因為錯愕而難以反應過來,等他想起這邊是隨時有人會出入的更衣室後,更是用力地推了推對方。

兩人的距離分開之時,黃瀨的手也緊緊抓住了黑子的手臂。

「黃瀨君,你……」

「抱歉小黑子,這個時候可以不要提小赤司嗎?」

安撫似地又落下了親吻於黑子的臉上。也許是因為對方的眼神在那瞬間太過冰冷,也可能是因為他的聲音帶著一道苦澀……黑子只能全身僵硬任憑黃瀨這樣不斷落下點點的輕吻於他的臉頰和頸項,然後再度緊緊抱著他。

「黃瀨君……你到底怎麼了?」

「小黑子……我啊,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喔。」埋首於黑子的頸間,黃瀨痛苦地呢喃著,「我真的很喜歡小黑子。所以拜託你,不要做出讓我失去理智的事情……請你不要與我之外的人靠那麼近好嗎?」

「黃瀨君?」

「我也希望小黑子有煩惱的話可以來找我說,而不是去找小赤司,好嗎?」放開黑子的瞬間黃瀨又重新帶起對方最熟悉的微笑,黃瀨轉變的速度之快饒是黑子也一時難以適應,只能在對方殷切的目光下呆滯地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他。

而看著黑子終於點頭的黃瀨也終於像是得到保證般鬆了一口氣,他開心地牽起黑子的手一起前往球場,然後一如既往地接受青峰的飛踢要他離自家搭檔遠一點,接著便又是吵嚷著訓練完來一場one on one等等的事情。

看著黃瀨又恢復如往常沒兩樣,黑子在心中悄悄鬆口氣同時也聽見了來自後方的腳步聲停在自己旁邊。

「沒事吧?」

「咦?」

「這裡有點紅。」手指比向了手臂,經過赤司提醒黑子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因為剛才黃瀨用力抓住的關係而微微泛紅,「另外就是……基本上我不反對你們談戀愛,但是讓黃瀨收斂點,否則要是造成閒言閒語的話也不太妥當。」

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撫上了黑子的頸項,注意到赤司的暗示,黑子終於明白對方指的是什麼而瞬間臉紅不已。

「我……抱歉,沒注意到……」

「沒關係,我沒有責備的意思。」自口袋拿出了一個小小的ok蹦,赤司將之撕開後也微微偏頭靠近了黑子。

赤司突然近距離的接近讓黑子有些無所適從,他緊張地繃緊了身體,卻在感覺到脖子上傳來黏貼的觸感時才意識到赤司剛才是幫自己將那刺目的紅痕遮住。

「好了,這樣就行了。」

「赤司君,謝謝你,一直以來總是麻煩你了。」

「和我不用那麼客氣。」滿意地看著黑子有些泛紅的臉,赤司也伸手揉了揉黑子的頭,「那麼言歸正傳,黑子今天的訓練狀況相當不理想。」

被赤司這麼一說,黑子瞬間有些膽顫心驚。

「訓練量經過計算是你可以負荷的程度,今天的午餐是一起吃的所以沒問題,而早餐在早自習前也確認你有好好地吃掉。那麼……問題是出在昨天嗎?」

被赤司這麼一說,黑子不禁嚇了一跳,同時也對赤司的推理能力感到佩服。

「昨天沒睡好?我以為收到你那條關於筆記道謝與晚安的訊息後你應該就入睡了?」赤司昨晚因為學習的關係一直到凌晨才入眠,所以等他回覆黑子那條十點多發的訊息時已經很晚了。

即使自己這麼晚睡也還不到影響訓練的程度,那麼黑子若不是比自己晚睡而影響到狀況,要不就是睡眠品質受到影響吧?

「……昨天忍不住熬夜看小說了。」知道自己瞞不過赤司,黑子只好乖乖地如實以告。

「以後十二點前上床睡覺,如果讓我知道你又熬夜而影響訓練的話,下次首發名單我會考慮將你換掉。」

赤司很快地在手上的紀錄表書寫下幾行文字,而聽到赤司說要將自己換掉的黑子更是一臉驚慌而伸手抓住了赤司。

「赤司君!我會早點休息,所以請不要這麼做。」

眼角瞥過黑子一臉驚慌抓住自己的樣子,當他同時注意到不遠處的黃瀨用著一種稱得上是錯愕與焦慮的不悅眼神偷偷觀察這邊,他更是起了一個近似於炫耀般的念頭而將黑子猛然拉近自己。

「赤司君?」被赤司突然的動作嚇到,黑子不自覺地瞪圓了眼。

「不想被我換下就乖乖休息。身為一名運動員,管理好自己的健康狀況是很重要的。」

「是……」

「很好,繼續訓練吧。」

將黑子放開後赤司便讓他離開,然後就這樣看著黃瀨一把將黑子拉過去並用著比起以往都還要異常熱絡的態度對待著他,甚至還有意無意地增加與黑子親暱相處的機會。

這種行為放在任何交往中的戀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偏偏這對之中的某個人是自己心儀的對象,那麼對自己來說這就是一幕無比礙眼又令人感到厭煩作嘔的場景了。

赤司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將視線轉開後也注視著其他一軍成員們的練習狀況,並不時將這些人的狀態記錄下來,進而暫時轉移內心的不快。

「……」

確認赤司已經將注意力放回其他一軍成員身上後,黃瀨在心中悄悄鬆一口氣同時也將黑子的手握得更緊。

「黃瀨君,現在是部活時間,可以請你放開我嗎?這樣沒辦法練習了。」

「再一下下就好了……話說小黑子都那麼認真練習了,稍微偷懶一下沒關係啦!」黃瀨笑著回應,當他注意到黑子脖子上的ok蹦時不禁微微瞇起了雙眸,「小黑子,這是什麼?」

「這個?啊,是剛才赤司君幫我貼上的。說到這個,黃瀨君,請你以後不要在醒目的地方留下吻痕,這樣總覺得不太好。」

「……為什麼?」

「球衣遮不住的話被人問起也很麻煩,而且要是妨礙大家心思練習的話……」

「大家?我看是妨礙小赤司吧?」黃瀨露出了一抹冷笑,原先握住黑子的手更是猛然加大力道,讓黑子痛得瞬間想要抽回手但卻又動不了,「我們可是正在交往中的戀人,留下吻痕有什麼不對嗎?」

「黃瀨君,之前你自己也說過因為是模特兒的關係,即使交往也最好保持低調比較好,那麼現在你做出這樣的行為就是低調嗎?」被黃瀨這麼一折騰,黑子也不開心了起來,「先說好不公開的可是黃瀨君不是嗎?還是說你認為只要自己身上不留痕跡就可以無所謂?」

「那是因為……」

黃瀨啞口無言地看著黑子……只因黑子說的沒錯,打從一開始提出交往並且說好不公開以免影響模特兒事業的都是他。畢竟現在的事業正在發展中,要是有多餘的八卦產生的話,難保經紀人會氣到做出什麼事情,所以他才會希望這麼做。

但是……

「請問可以放開我了嗎?手很痛。」看著黃瀨失神落魄的樣子,黑子原先不悅的神情也減緩了幾分,「我不知道今天黃瀨君究竟是怎麼了……但如果有任何煩惱的話請告訴我而不要一個人承擔,我們是戀人不是嗎?」

黃瀨的手慢慢地放開,看著他低垂著頭不發一語的樣子,黑子也不禁落下了無聲的嘆息。

「今天你和赤司君究竟都發生什麼事了?你們好像都很煩惱,卻又不願意將這份煩惱說出口……我和黃瀨君是戀人,和赤司君是朋友,但卻覺得和你們的距離好遙遠呢。」

「小黑子……」

「哲,你們在幹嘛啊?」

隨著青峰手臂自然地勾住黑子的頸項,他也好奇地看著黃瀨和自家搭檔詭異的氣氛,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自己該不會打擾到他們了。

是說剛才的氣氛既然沒多好,那打斷也是好事吧?青峰一臉無所謂地想著,同時也對著朝他們方向走過來的綠間和紫原招手。

「我說啊,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赤司那傢伙心情好像很差?」青峰刻意壓低聲音,從最初訓練到現在對方散發的氣場讓他實在憋得難受,「一開始還好,後來簡直和踩到大便沒兩樣,到底是誰惹到他啊?」

「小青難道不是最~~可疑的嗎?」紫原一邊咬著美味棒一邊無所謂地說著,「對了,小綠剛剛不是去找小赤了嗎?小赤有說什麼嗎~~」

一提到這個,綠間原本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瞬間變差。

「別提了,現在的赤司絕對不能靠近他半步的說。」

「赤司君的心情還是很不好嗎?」

「何止不好,根本就像被掃到颱風尾一樣糟糕的說。」

「這樣啊……」沒有忘記下午和赤司交談的狀況,黑子不禁想著赤司也許是因為壓力太大的關係才會這樣,「每個人狀況總有不好的時候,也許赤司君很快就會好了。」

「噢,那不就跟五月一樣,一個月當中總有幾天會心情特別不好?」想到那位粉色頭髮的青梅竹馬,青峰不禁露出了然的神情,只是他的話一說出口便瞬間惹來在場所有人一臉無言的側目。

「青峰君,桃井同學的狀況是女性都會有的,赤司君和我們一樣都是男性,所以不會有這樣的狀況喔。」

「啊?是喔。」

「青峰,你的健康教育應該要再重新好好念一次才對的說。」

「小青太糟糕了~~」

「說的對……就算是我也知道男性是不可能有這種狀況啊小青峰。」

「黃瀨你這傢伙竟然知道?」

「等、等等,為什麼我應該要不知道啊?」

眾人喧鬧成一團,被大家夾在中間的黑子在注意到不遠處的赤司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看著他們時不禁有些發愣。

為什麼赤司君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呢……?

黑子愣愣地想著……等到他回過神時,也已經看見赤司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黃瀨,過來和我one on one吧。」

當赤司停下腳步時,也相當突兀地提出了這個要求。

「咦咦咦──小、小赤司怎麼會這麼突然?」

「心血來潮罷了。還是說你認為只有青峰能做你的對手?」

「不不不!我沒那麼說!能和小赤司one on one我也很期待的!我們走吧!」

兩人就這樣展開了對戰,理所當然的結局便是赤司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即使黃瀨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很難勝過赤司,但面對殘酷的結果卻還是讓他感到相當不甘心。

可惡,偏偏還是在小黑子的面前……小赤司難道是故意的嗎?

黃瀨咬牙想著,在接過黑子遞來的毛巾和水壺時也有一種不敢抬頭看他的感覺。

「黃瀨君為什麼不抬起頭呢?」

「剛剛輸得很慘啊……一點都不帥氣了吧?不想讓小黑子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嘛。」黃瀨低垂著頭擦著汗,然後便感覺到一雙帶點涼意的手輕輕地按住自己的動作並迫使他抬起頭。

「黃瀨君,我並不認為剛才你的表現有哪裡不帥氣了。面對赤司君能夠對抗到這種程度已經相當了不起,而且青峰君剛才也說你進步很多呢。」抬頭看著黑子溫和的眼神和讚揚的微笑,在這瞬間,黃瀨突然覺得眼眶有點酸澀。

原來,他的努力黑子都有看見。

「小黑子,謝……」

即將說出口的道謝在那瞬間噤了聲,只因赤司離開之前所留下的那抹宛如勝利者的眼神讓他感到胸口就如同被沉重的石頭壓住般難受。


──為什麼……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來看他?
這種宛如要證明兩人之中他最優秀的作法,奪去眾人目光的作法……赤司到底想要做什麼?
已經是眾人眼中最優秀並且完美無缺的赤司究竟還想要什麼?
難道……他真的想和自己搶黑子嗎──


意識到了這一點,黃瀨全身的力氣就像剎那間被抽走般,一種如同置入冰窖般的寒冷也自腳底竄了上來,讓他感到相當不舒服。

那不是錯覺,赤司他真的和自己一樣……他們都喜歡著黑子。

「黃瀨君?」

意識到這點的黃瀨腦海不受控制地想起不久前看見的照片以及夕陽廊道上的兩人身影,滔天的妒火幾乎要將他焚燒殆盡,而他卻無法遏止。

「沒事……我們去換衣服吧,該回家了。」

費盡全身所有力氣才說出了這句話,黃瀨勉強自己牽起一絲微笑然後推著黑子往更衣室的方向前進。


──他得冷靜才行……
不可以……這種時候絕不可以胡思亂想──


一邊心不在焉地替換衣服,兀自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黃瀨也因為黑子收到奇怪的卡片訊息後加入了眾人的討論。

「黃瀨,你可以送黑子回去嗎?」

赤司突然提到自己這點讓黃瀨相當訝異,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立刻做出了保證。

「沒問題!小黑子的安危由我來守護!」

與其他人又聊了一下後,他們很快地便離開學校。走在已經降下夜幕的街道上,他們也罕見地始終保持著沉默不斷向前走。

黑子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很多時候他們兩人之間的話題都是黃瀨單方面說,黑子則扮演著傾聽者的角色,偶爾的偶爾才會加入話題稍微聊一下。

他知道這便是黑子的個性,而他過去也始終不認為這會是什麼問題……但也許是今天發生的一切都讓自己太過在意而無法平靜以對,以往總是珍惜無比兩人獨處時間的黃瀨在此刻卻是煩躁不已。


──小黑子和赤司究竟是什麼關係?
他們真的只是朋友嗎?
真的……一點曖昧都沒有嗎?
還是……他們根本就是有什麼曖昧關係──


內心一旦起了懷疑便會開啟永無止盡的延伸想像,過去覺得沒什麼的片段在此刻的過度想像中就像是將每一幕給染上了曖昧的色彩……越想像越覺得這些片段真實得可怕,這個認知也讓黃瀨覺得難以忍受。

「小黑子……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是?」

「今天中午你和小赤司一起吃飯了,對吧?」

「是的,但那是因為……」

「那為什麼要和小赤司有親密的肢體接觸?」

想問卻又不敢聽黑子的回答,黃瀨匆促地打斷黑子未完的話之後便從口袋拿出了手機,並點開郵件中的照片給黑子看。

在不理智的情緒下他究竟說了些什麼他也不曉得,只知道當他將黑子送到家門後看著黑子錯愕而悲傷的面容時內心十分疼痛。


──你難過,我也難過啊!


「黃瀨君,請你先聽我解釋……」

「抱歉……我等一下還要準備明天模特拍攝的事情,所以就先送到這裡了。」勉強自己露出一抹微笑,黃瀨摸了摸黑子的頭然後轉身離開,「小黑子明天見,早點休息吧。」

「黃瀨君!」

不敢去聽黑子的解釋,同時也不敢再留下來以避免自己說出更多傷害對方的話。黃瀨頭也不回地快步走離黑子家一段距離後才無力地沿著牆壁坐下來。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想到黑子悲傷的眼神以及想和自己解釋的神情,黃瀨便覺得心疼痛到難以呼吸。他知道這只是自己單方面猜忌造成的影響,但他卻無法控制自己不去這麼想。

將臉深深地埋在雙臂之間,始終壓抑的情緒在寧靜的夜中也慢慢地釋放出來。溫熱的淚水浸濕了他的衣物,而他的心卻越來越冰冷。

「為什麼……比起我,小赤司竟然更適合站在小黑子的身邊呢?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明明知道黑子和赤司並沒有任何曖昧關係,但只要想到他們的身影靠得如此地近,而對誰都保持禮貌疏離的赤司偏偏又只對黑子溫柔與關懷,他就無法不去在意。

「不行……不能再亂想下去了!再這樣下去只是自己嚇自己而已……對了,剛剛對小黑子那種態度一定嚇到他了,現在幾點了……」胡亂地擦了擦淚痕,黃瀨低頭看著手錶上的時間,確認現在Maji Burger還沒關之後便決定去買一杯黑子最喜歡的香草奶昔作為賠罪。

得好好道歉才行!之後一定要把話說清楚,這樣他們一定又能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緊緊地將紙袋抱在懷中,黃瀨一邊想著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和黑子賠罪,同時也一邊加快腳步往黑子的家前進。當不遠處那幢散發著柔和燈光的住宅就近在眼前時,他也不禁小跑步想一口氣縮短距離。

只差一點,只差一點就可以和黑子見面然後道歉了。

這樣想著的黃瀨在越過轉角想在往前時卻在看見門口時猛然停下了腳步,因為過於慌亂的關係而讓手上的香草奶昔就這樣掉到地上,而他只能慌張地閃入巷弄屏息以待,同時卻又忍不住稍稍轉頭往後方看去。

赤司和黑子就站在玄關交談,因為距離的關係黃瀨聽不見他們說些什麼。只見赤司抬手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而後伸手擁抱住他。

「!」

黃瀨緩緩地瞪大雙眼看著這個擁抱,大腦幾乎因為這個動作而無法思考。


──他們在做什麼……
這個時間點……為什麼赤司會在這裡?


「香草奶昔?是誰不小心打翻的嗎……?」

不遠處傳來黑子困惑的聲音,看著黑子將已經不能喝的香草奶昔帶回家打算處理掉的背影,黃瀨想伸手抓住對方卻發現自己的手重得根本抬不起來。

他甚至連出聲喊一句「小黑子」都辦不到。

全身因為過度忍耐壓抑而不斷顫抖著……等到黑子進入家門後,黃瀨才終於鬆開牙關發出微弱的聲音。

「小黑子……為什麼……」


──你到底和小赤司是什麼關係……?


﹍﹍﹍﹍﹍﹍﹍﹍﹍

深深覺得下次我絕對不能篤定說幾篇內結束……(默)

我想看過赤色蜘蛛這篇的各位應該會發覺到上篇和中上篇劇情是有和本篇連結的(後來發現就算不看本篇好像也沒問題)。

因為想以赤司和黃瀨視角的手法來直接延伸導讀到新的篇章,所以花了兩章的時間來完成,如果覺得看得有點煩的話請先容我說聲抱歉(土下座)

心得或是吐嘈也歡迎一起來,我會準備好面紙的(喂)

以上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