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Tip off

很久不見的甜文(轉圈圈)
自己寫完都覺得這篇很有病/////

腦洞來自於今天開了場冗長的會議,因為自己的進度報完了一邊寫會議記錄同時偷偷碼字(給我專心啊喂!

那麼,食用愉快ˇ
﹍﹍﹍﹍﹍﹍﹍﹍﹍﹍﹍﹍﹍﹍﹍﹍﹍﹍﹍

黑子的籃球(赤黑)Tip off


偌大的會議室中央置放一張ㄇ字型的會議桌,除了站在最前方書寫議題於白板上的赤司外,坐在位置上認真傾聽會議內容和交換意見的都是帝光中學各個社團的社長。

負責紀錄的書記跟赤司點頭表示已經完成紀錄後,赤司也點頭表示了解。

「那麼,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今天的社團會議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

「我!」

赤司話還沒說完,坐在最後一位的黑髮少女便將手高高舉起。面對突發狀況的赤司並沒有因為被打斷而不悅,他只是帶著一抹淺笑並禮貌性地請她發言。

「我是戲劇社的社長中村,在此有一件緊急事件想要徵求各位幫忙!」自稱中村的少女有一張清秀的臉蛋,帶著黑色眼鏡配上黑色長直髮的她看起來就是名書卷氣息濃重的女孩。

「請說。」

「是這樣的……最近我們戲劇社要拍短片參加比賽,但因為人手不足的關係很傷腦筋,所以希望能夠徵求人手來幫忙!」中村雙手合十,焦慮的神情顯然這問題困擾她很久。

「中村同學,具體來說妳需要的人手是什麼樣子的?根據妳的需求性質,也許可以請在場的各社團調度人手進行協助。」

「啟稟赤司大人,我需要的就是演員!」

中村的話一落,眾人皆是一臉錯愕。

「演員……嗎?」

饒是赤司也不禁蹙起了眉間。要知道演戲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連戲劇社每次公演都要花很長時間訓練和彩排最後才能站上舞台,更何況是他們這些門外漢?

環視了在場所有社團的代表人,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為難的神情,想必大家都想到同一個問題吧?

注意到大家困擾的神情,早就知道會這樣的中村很快地擺擺手,並將剛才未完的話進行補充。

「大家先聽我說~雖然說是徵求演員,但其實並不是很困難的戲……不,應該說有我在一定能將大家在最短時間內訓練得勉強可以站上舞台!」中村握拳信誓旦旦的表示,然後她像是想到什麼而有些洩氣,「其實我真正困擾的不是演技問題,而是人……因為我們這部短片預計會需要很多男生來幫忙啊!」

換言之,戲劇社社長不是想要真的有演技的人,而只是純粹想要人手而已?

那麼……是要演路人甲還是樹木背景之類的東西嗎?

赤司一邊默默思考著,同時觀察了下目前的社團評估中村的條件──在場除了自己是學生會副會長兼籃球部代表外,坐在桌子左邊的運動型社團分別是羽球部、泳部、足球部、田徑部和排球部;桌子右邊的社團則是戲劇社、攝影社、占卜社、漫研社、手作社、天文社;而正前方則是將棋社、西洋棋社、圍棋社、以及桌遊社等等社團。

通常會坐在會議桌上的都是人數眾多以及急切需要編列預算的熱門社團,而坐在比較靠牆壁那邊的則是基本上人數稀少又不太需要什麼預算就能生存的小社團……赤司微蹙起眉間思考著中村的需求,基本上選擇男子社團來協助她應該是最為妥當的。

那麼……

「中村同學,具體來說需求人數是幾人呢?」

「嗯嗯嗯~六個人就好!」

「六個人?六個人也太多了吧!」

「別開玩笑了……我們還得進行練習比賽,人數給妳不是不用比了嗎?」

一聽到人數,大家也瞬間起了反彈聲浪。

六個人算是相當多的人數。尤其對運動型社團來說,基本上都已經拉了一個隊伍過去了,更別說其他人數稀少的社團,根本就是將所有人都直接搬過去……因此原先還抱持著多少幫忙出點力的社團代表們在聽到人數後也紛紛保持靜默,甚至不敢跟中村對上眼。

看著現場的氣氛,赤司也知道相當不妙,正當他想說些什麼時卻冷不防聽見了有人打斷討論發言。

「我們的人數的確無法負荷,但是籃球部的話應該沒問題吧?籃球部可是部員超過一百人的超大社團喔!」

「就是說啊!還從一軍分到三軍對吧?除掉需要去比賽的隊伍之外,其他人應該可以作為支援戲劇社的人上場吧?」

「對呀對呀!」

赤司微微瞇起眼看著最初發言煽動大家的人……很好,那個人不就是帝光祭時被自己擊敗的將棋社社長嗎?在這種非常時刻把人數眾多的籃球部推出來的提議乍看下的確非常合理,但實際上根本只是想報復吧?

然後附和的人還有西洋棋社和圍棋社是吧……給我記住!明年的帝光祭棋賽他肯定要用比今年更加兇殘的手段痛宰他們!

表面繼續保持完美笑容,但赤司卻同時毫不客氣地進行反擊:「雖然籃球部的人數眾多,但大家每天的訓練強度也已經無法再負荷額外的支援了,所以我認為還是……」

「籃球部的話一定可以!!!」中村一秒激動地衝向前,雙眼發亮地盯著赤司,「上次帝光季的最佳情侶大賽真的多虧了你們奇蹟世代幫忙!所以那個……赤司大人~你這次就好心點再幫幫我們吧!我們戲劇社經費一直都不是很夠,每年都要靠著比賽才能拿到一點微薄的經費來養家餬口…...」

等等……養家餬口是什麼鬼?赤司雖然表面十分冷靜,但內心卻忍不住飄過這麼一句話。

「雖然我們都是一群弱女子但大家都很堅強,不論再辛苦的困境都獨自忍下來往前邁進了……若不是這次短片主題需要太多男生幫忙,還有那筆優勝的豐厚獎金,我們也不會這樣麻煩大家啊……」

說到這邊,中村更是露出一臉泫然欲泣緊緊盯著赤司,可憐兮兮的樣子更是讓在場眾多男性社長們泛起了同情心。

「赤司大人拜託你了!請你一定要救救我們戲劇社啊啊啊啊啊──」

「副會長拜託你幫幫忙!」

「她好可憐啊!赤司大人拜託幫忙了!」

「副會長!」

「等等!這件事就算這麼說我也……調動人力資源的話也必須通過許可,還是先跟會長……」赤司轉頭看向坐在一旁十分安然地玩著魔術方塊的學生會會長,只見對方抬起頭看著眼前這位十分靠譜的自家副會長,接著十分乾脆地豎起拇指。

「赤司,我都說過現在你只是制度名義上的副會長,實際上可是會長喔!這件事就交給你啦!」

「會長!」

周圍紛紛響起了附和請求幫忙的聲音,再加上中村那張快哭出來的可憐模樣,赤司只感覺到自己的頭越來越暈,雜亂的聲音讓他最後說了什麼已經記不得了,只知道回過神來時自己的手上已經拿了一本厚厚的劇本。

「……所以赤司君就這樣答應了嗎?」

午休時到赤司的班級找他一起到天台用餐的黑子就這樣一路聽著赤司今天開會的狀況,看著赤司難得露出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更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赤司君真的很不懂得拒絕女性呢。」

「啊啊…..當時看到中村同學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就腦袋一片空白了,原本想說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等我回過神就變成這樣了……」赤司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臉,聲音十分絕望,「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明明接下來還要準備全中賽……哪裡有時間幫她這個忙啊?」

黑子拍拍赤司的肩膀,將兩人吃完的餐盒移到一旁後也挨到他身邊拿起那本看起來相當厚的劇本進行翻閱。

兩人就這樣維持著沉默好一段時間……直到黑子看完最後一頁將劇本闔上後才露出一臉微妙的神情,然後用著同樣微妙的語氣詢問身邊的人。

「赤司君,請問你有仔細看過這份劇本了嗎?」

「還沒,不過有聽中村同學提一下故事大綱......她說這是一個探討人性黑暗面的愛情故事。」回想了一下中村跟他說的話,赤司不解地看著黑子,「怎麼了嗎?劇本有問題?」

「該怎麼說呢……就我的理解來看,根本就是拿我們幾個人作為人物模型並加以想像發揮故事呢?」黑子翻開其中一頁指給赤司看,「你看,連名字都一模一樣喔?」

「……」

順著黑子指的頁面閱讀下來,赤司越看眉頭鎖越緊,而隨著他越往後面的故事核心翻閱,他的臉也越來越黑。

看到最後劇本撰寫的創作欄位寫著戲劇社與漫研社的聯名發表簽章,赤司的表情也變得更加詭異。

「看來這是傳說中的BL同人本呢。」黑子淡定地做出了結論,托班上加入漫研社朋友的福,黑子常常聽對方說些關於動漫的知識,而同人本知識也是從那邊聽來的。

「BL同人本?」顯然沒有接觸過這類資訊的赤司倒是好奇了起來,「那是什麼?」

「嗯……簡單來說同人就是指從二次元或是三次元世界產生興趣而衍生的周邊創作。所以BL指的是Boy’s love的縮寫,BL同人本則是以兩位男性角色進行創作的故事。」黑子淡定地回答。

「……我們學校的女孩子這麼開放?」

「似乎是呢,我們可不能小看女孩子們喔。」

「原來如此。」

看著赤司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黑子偏頭回想著友人給自己灌輸的概念,然後又進行補充:「我記得二次元與三次元世界創作的部份不只侷限於書籍刊物,似乎也有像是扇子、娃娃和鑰匙圈之類的東西呢。」

二次元和三次元?

赤司滿臉問號,然後他有些遲疑地反問:「我很在意你剛剛提到的二次元和三次元……那是指XY和XYZ的維度空間?但維度空間和你說的這個又有什麼關係?」

「赤司君,不要想得太複雜喔,這個的意思和你理解的方向不太一樣。」看著赤司滿臉困惑的樣子,黑子不禁覺得自家戀人這樣好可愛,心中也開起了朵朵小花,「這邊的二次元指的是動畫與漫畫的世界,三次元則是現實世界喔。」

赤司挑眉試圖理解,沉默半餉他才又再度開口。

「也就是說……剛剛你說的這個很像同人本的劇本就是從現實世界衍生出來的作品?」

「真不愧是赤司君,很快就理解了呢。」

「不……我只是就著字面上的意思來理解而已,是黑子解釋得好。」抬手摸摸黑子的頭,赤司露出了微笑後也不解地呢喃,「不過為什麼會挑我們?如果從黑子說的動漫週邊創作來理解的話,應該就是對於動漫劇情或是人物之間的關係互動產生興趣進而製作作品吧?那跟現實世界的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聞言,黑子先是微勾起唇角,然後一臉神秘地回答。

「萬物皆可萌。」

「啊?」

「意思就是…..只要素材足夠,什麼都能萌起來的意思。」

「這樣啊……」

「是的,就是這樣。」黑子笑著點頭,同時也偏頭看了看赤司,「不過這個故事裡的『黑子』下場相當悲傷呢,雖然最後還是和『赤司君』在一起了,但卻充滿遺憾。」

「是啊……確實是相當遺憾的一個故事,看完之後我都覺得故事裡的『赤司』很可怕。」赤司無奈地扯起一抹笑,然後指著其中一個段落給黑子看,「像這邊說的『如此一來,即使他知道真相也來不及了......黑子已經再也離不開我,只能永遠待在我賜予他的牢籠之中。』……這種支配式的愛情想來的確相當驚人呢。」

「確實呢……現實中的赤司君沒有這麼可怕喔。」

「疼你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想傷害你呢?」往前翻了翻,赤司看到某個段落時又不禁蹙起眉間,表情似乎有些不太開心,「等等!居然還有這一幕……為什麼你和黃瀨有其中一幕對手戲是他強行佔有你啊?」

藍色的腦袋好奇地湊向前,為了讓兩人更好一起閱讀,赤司索性將人拉到懷中一起看劇本。

「啊,真的呢……居然還有這麼可怕的劇情。」

「不過是個黃瀨…..居然敢佔有你!不想活了嗎?」

「赤司君請冷靜,這只是劇本而已喔。」偏頭親了下赤司的唇作為安撫,黑子往後翻閱看到其中一個橋段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耳根迅速地染紅不發一語。

「黑子?」

注意到黑子翻書的動作停止了,赤司好奇地看著停留的頁面,而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哦呀,這就是所謂的福利嗎?」

「……赤司君,福利不是這樣用的。」

上面大致上是說赤司在雨夜中帶黑子回家後,便在安撫的名義下與黑子發生了關係,最後兩人便在一起的橋段。

「我還在想裡面的『赤司』也未免等太久了,要是我的話會更直接一些,不過看在裡面有給『赤司』福利的狀況下就算了吧。」

「就說了福利不是這樣用的……」

黑子無奈地看著自家戀人,但看著他心情似乎好多了之後,他便也稍稍鬆了口氣。

天知道一開始看到赤司那麼沮喪和無奈的樣子他有多緊張,雖然知道赤司是在自責因為他一時疏忽讓大家少了一些休息的時間去別的社團做支援,但黑子也知道這項決策絕不是那麼容易答應下來的。

畢竟身為學生會副會長的赤司的確是有義務幫助遇上困難的社團,但同時是籃球部隊長的他卻也希望平常已經勤奮練習很辛苦的部員們不要再額外增加負擔。

「赤司君,我想大家會很樂意幫忙的。」黑子轉過身抱住了赤司,然後像是安撫孩子般輕輕拍了拍他的背,「雖然全中前的練習的確相當累人,不過既然都答應要幫助中村同學了,那就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其他人都是精力旺盛的傢伙,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老實說我擔心的是你。」

「咦?」

「你在這個劇本裡是主角,戲份又相當吃重,我怕你太累。」

「嗯……我會努力?」

「真是的,你啊......」捏了捏黑子的鼻子,赤司微微低頭讓兩人額頭相抵,「不要太勉強,如果撐不住的話我會和中村同學反應。」

「赤司君,這是我的台詞才對。」說到這個黑子就有點不滿,他稍稍鼓起臉頰盯著赤司,然後在對方不解的目光下開口,「在學校除了學習外,赤司君又得忙碌學生會和部活,回家又有那麼龐大的課程要學習……你又老是喜歡勉強自己,讓人十分困擾呢。」

「黑子……」

「而且再這樣下去我都要吃醋了……」

「?」

黑子不自然地別過眼,然後像是要掩飾害羞般伸手抱住赤司的頸項,不讓自己的表情被對方看見。

「赤司君都把時間分配給這些事情,而我只能得到瑣碎的時間和赤司君相處,當然會跟佔用赤司君時間的『事情』吃醋啊。」

雖然黑子的咕噥很小聲,但赤司還是聽見了──他忍不住勾起唇角覺得這樣的黑子很可愛,同時也將自家鴕鳥心態的戀人給拉開面對自己,然後笑著吻了上去。

「這是我的錯,我會深刻反省的。」

兩人甜蜜地笑鬧著,而遠方拿著望遠鏡觀望的幾位女性也一面摀著鼻子一面快速在筆記本上進行紀錄,然後紛紛帶著一臉滿足地激動交談。

「天啊天啊!原本以為赤司大人應該是強勢的一方,沒想到竟然會這麼溫柔──」

「小小吃醋的黑子君好可愛!這個我可以!快紀錄下來,下一本新刊就用這個梗──」

「你們還發愣幹嘛?姊妹們,下午的社團會議就來號召畫本了啊!」

一群女性激動得不行,而站在一旁的戲劇社社長中村和漫研社社長牧野則不約而同地默默豎起拇指和摀著鼻子免得流鼻血有失氣質。

「牧野同學,劇本以後也拜託你們了。」

「哪裡,我們才要謝謝能夠實現劇本的你們。」

兩位女性社長互望一眼,然後露出了燦爛得有些可怕的笑容,接著默契十足地同時說出一句話──

「日後合作愉快!」


﹍﹍﹍﹍﹍﹍﹍﹍﹍﹍﹍
謝謝大家看完這麼有病的一篇~其實我只是純粹想寫寫赤司君對於同人本無法理解的那個可愛表情而已哈哈哈(喂

裡面提到的劇本故事其實有看過某雪最近完結的篇章應該都能猜出來(笑)
好久沒寫甜文自己都覺得害羞///////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