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

Day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


炫目的燈光、震耳欲聾的喧嘩聲、球鞋摩擦地板奔跑的聲音以及掌心觸及籃球表面的粗糙感讓他的心臟跳動頻率不斷加快。而螢幕上那不斷倒數的秒數與始終只差臨門一腳的比分也無比刺眼地讓他感覺到十分焦躁。


──開什麼玩笑……
他是不可能會輸的!


「結束了──黑子!」

「不,還沒結束,因為……我是影子。」

赤司看著黑子露出了微笑,原先預計他會使出幻影投籃的手勢也在最後一刻變成傳球。他就這樣錯愕地看著另外一名火紅色的身影接過籃球,然後帶著誠凜眾人的希望傾注全力將球灌入了籃框。

當哨聲響起,巨大的顯示幕上出現了洛山vs誠凜的105:106比分之後,也正式宣告了W.C賽事正式劃下句點。

赤司錯愕地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結果,胸口彷彿被緊緊掐住般的疼痛讓他十分難受,甚至難以靜下心來去整隊。


──這是他第一次嚐到敗北的滋味。


不敗的帝王終究被新生之芽給打敗,赤司看著曾經存在感最為薄弱的水色少年在這一刻成為了比任何人都要來得耀眼的存在。望著誠凜眾人歡欣鼓舞擁戴他與另一名火紅少年,這一刻他終於明白過去一直被他忽略甚至是不曾想過去了解的事。


──敗北的滋味真的很難受……但正因為如此,我才會無比慶幸能夠接觸籃球,同時也很慶幸能夠遇見你。


讓自己不因這份疼痛而表現出任何脆弱,赤司緩緩地朝著黑子所在的方向前進,同時對他伸出了手。

「你的……」赤司頓了一下,然後露出一抹微笑後又重新將未完的話接下去,「不,是你們贏了,恭喜。」

他看著黑子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當對方的身邊聚集了現在的夥伴之時,他也再度開口。

「同時……也請你們做好準備,下次贏得勝利的會是我們。」

黑子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並往前踏了一步,然後對自己露出了笑容。

「是。」

黑子的聲音帶著喜悅與激動而顯得有些顫抖,他握住了赤司的手,曾經熟悉的溫度在這一刻又再度回歸讓赤司甚至有些恍神。

「下次再比吧。不管是下次、下下次,不論多少次,我們都……」

當赤司下意識回握之時,他也感覺到黑子另外一隻手的溫度覆了上來。


──這一刻,他終於學會並明白了兩件最重要的事情。


「……赤司君?」

黑子的聲音冷不防地從背後傳來,赤司愣了一下後這才想起他們現在正在商場買東西。

「啊……怎麼了?」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突然之間就發呆起來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呢?」黑子露出擔憂的神情望著對方,同時伸手輕輕觸碰赤司的額頭,「難得赤司君今天休假還這樣跟我出來奔波,總覺得真的很抱歉。」

「不,我沒事,只是稍微走神而已。」赤司伸手摸了摸黑子的頭,同時將他手上的東西接過並放在推車上,「還有要買的東西嗎?」

「家用品這些應該就夠了,只剩下到生鮮區買今天晚餐的食材。」

「知道了,那我們走吧。」

跟著黑子到生鮮區挑選食材,繼續負責擔任看顧手推車任務的赤司看著他認真挑選的背影時,他不禁想起黑子過去不論是練習、比賽,甚至是想將自己的想法與心意傳達出來時都是那樣的拼命和努力。

但是……正因為黑子是那麼地努力,才能告訴曾經自負與傲慢的他們夥伴的重要性,以及還有比贏球更重要的事情是存在的。

甚至是……教會自己並足以影響他日後思維最重要的事。

走到了結帳區將推車上的東西一樣一樣結帳裝袋後,赤司和黑子便前往地下停車場取車。將手上的東西一股腦兒地塞在後座,赤司發動車子準備行駛時也詢問著坐在副駕駛座中繫好安全帶的黑子。

「黑子,你的肚子餓了嗎?」

「嗯?還好,赤司君餓了嗎?」

「我也還好。那麼,等一下先陪我去個地方好嗎?」

赤司突然的邀請讓黑子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點點頭表示同意。

「好的。」

「嗯,那我們出發了。」

將車子駛出地下停車場,出了彎曲車道後看見的是已經邁入夜晚的街景。車上的時間顯示明明才五點半左右但天色卻已經完全暗掉,黑子不禁覺得冬天的白晝果然與任何季節比起來都要來得短暫。

伸手調節了車上的暖氣,黑子偏頭看著正認真開車的赤司,不禁有些好奇對方到底要帶他去哪裡。

今天是週六,以往赤司即使是假日也會將工作攔回家裡完成。但今天不知怎麼回事,赤司跟自己說工作已經告一段落,所以這兩天週末假期可以通通拿來陪黑子,看他要去哪裡他就跟著去。

對於戀人終於放假這件事黑子自然是高興的,畢竟老是看赤司工作時那拼命三郎的態度他也是會擔心對方的身體會吃不消。所以當他聽見赤司終於可以休息時第一個想法不是希望他能和自己去哪邊走走,而是希望他能好好地休息放鬆。

豈料,赤司會對自己說出「和黑子在一起就是放鬆的時候,所以沒事的。」這樣的話,因此當他說要去商場買一些日用品時赤司便說要和自己來,也因此形成了一種十分微妙的畫面與體驗。

畢竟能讓這位叱吒商場的社長大人捲起袖子推手推車的人,普天之下恐怕只有自己一人?

想到此,黑子不禁輕笑出聲。

「怎麼了?」

注意到黑子突然露出了笑意,赤司也不自覺帶著淺笑詢問。

「沒事,只是突然想到剛才的赤司君……怎麼說呢?總覺得能讓高高在上的赤司君幫忙推手推車,某方面來說真是相當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呢?」

「這點我倒是不否認,要換做是別人我可不會這麼做。」赤司無奈地笑了笑,轉動方向盤駛入另外一側的道路時也再度開口,「這樣的赤司征十郎可是黑子哲也限定,所以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也許是沒料到赤司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黑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既然如此,那麼請容我冒昧詢問一句,赤司君有期間或是地區限定嗎?」

「這個嘛……當然有。」

「咦?」

當車子的速度慢慢減緩直至停止之時,赤司也將眼鏡拿起來放在一旁,然後將車門鎖解開並將車子熄火。

「我們到了。」

黑子滿臉霧水地跟著赤司下車,十分在意赤司剛才未完話語的他在看見四周的景物時不禁瞪大眼,一瞬間便將剛才的事情拋到腦後了。

巨大而燈火通明的白色建築就在不遠處,這個時間點除了幾個人還在外頭走動外,大部分的人都為了那幢建築物正在舉辦的盛事而熱血沸騰著。

高中時,他們也曾經站在那樣的舞台揮灑著青春與汗水,通過比賽切磋球技以及傳達彼此的信念。

「赤司君,這邊是……」

「啊啊,是Winter cup的會場。」

對著黑子伸出手,赤司做出了邀請的姿勢。

「願意和我在這個地方稍微散步一下嗎?」

看著赤司懸空的手,黑子沒有任何猶豫便覆了上去,兩人的手也瞬間變成十指交扣。

「是的,我很樂意。」

兩人就這樣沿著賽場外圍走動,聽著偶爾從裡面傳出來的加油聲,黑子不禁有些懷念了起來。

在這個舞台之中,誠凜的隊伍和許多人交手過。其中不只是赤司所在的洛山,還有黃瀨的海常、綠間的秀德、青峰的桐皇、紫原的陽泉甚至是荻原所在的學校,他們都有過數次愉快的切磋經驗。

雖然後來因為升學已經無法再參與這樣的賽事,但他們幾個人偶爾還是會約出來打街籃。一度曾經以為已經破碎的友情,也隨著這樣的過程慢慢地一點一滴修復著。

所以他很慶幸自己的心意有被傳送出去。

同時也無比慶幸自己能夠一直堅持打籃球直到最後,這樣才能讓他遇見生命中無可取代的戀人以及朋友們。

「赤司君怎麼會突然想來這邊散步呢?」

從過去回過神的黑子好奇地問著身旁的戀人,他實在不認為赤司會沒有任何理由就一時興起跑來這邊散步……不如說如果真的是想做點戀人之間的浪漫事情的話,至少也該選個海邊或是風景絕佳的景點才對吧?

連他這種不怎麼懂得浪漫的人都知道這邊絕不會是最佳地點了,更何況是赤司呢?

「黑子,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嗎……?」

赤司的反問讓黑子不禁蹙起眉間……現在是十二月初,他記得赤司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日,所以今天很顯然並不是他的生日。

從時間來看也不是自己的生日,更不用說是情人節……那麼難道會是交往紀念日?

不對啊…..他記得他和赤司告白並確認彼此心意後,距離實際開始交往還過了一段時間──因為當時的他和赤司才剛修復關係沒多久,也有許多問題必須克服並且做好準備,因此他們都是等到做好覺悟後才真正開始交往。

如果也不是交往紀念日的話……那麼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那個了吧?

「難道是告白紀念日?」話一說出口,黑子自己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如果是配合目前Winter cup的時間來看的話似乎只有這個可能性?」

當他們抵達廣場的水池之時,兩人的腳步也就此停止。

「只答對一半。」

「咦?」黑子不解地瞪大眼,除了這個可能性之外他還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請問另一半是?」

「另外一半是關於我的事情。」

「?」

「高一時的Winter cup,黑子和誠凜的隊伍在這個賽場中將我這個主人格給帶回來,同時用決勝負賽教會了我兩件很重要的事情。」暖黃色的燈光照耀下,赤司整個人彷彿發光般相當不可思議,「其一,敗北的滋味。」

黑子微微地瞪大眼,他並沒有開口打斷對方,僅是等待著他將未完的話語說完。

「中學時本想用勝利挽留一切的我,最後卻反而將最珍惜的一切給越推越遠……而當我要再次犯同樣的錯誤時,是你讓我明白到即使敗北會很痛苦也沒關係,只要身邊有一同努力的夥伴在,那麼這個後果並不會是自己想像中那般可怕而難以接受。」

「赤司君……」

「其二,我很慶幸能夠打籃球並且遇上了你。」

「!」

赤司伸手輕輕地攬過黑子的頭並將兩人的距離拉近,赤色的眸子認真無比地凝視著眼前的淺藍。

「因為籃球,我遇上了無可取代的夥伴,同時遇上了生命中最為珍視之人。」落下一吻於黑子的額際,赤司也帶著微笑讓兩人的額頭互相觸碰,「謝謝你教會了我面對失敗並不可怕,也謝謝你教會我如何用心去愛一個人。」

「今天,不只是告白紀念日,更是赤司征十郎重生之日。」

赤司的告白讓黑子的眼眶不禁泛起了酸澀,當喜悅與感動的淚水忍不住落下之時,他也彷彿要遮掩自己的狼狽般主動送上一吻。

「赤司君……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

黑子帶著微笑看著赤司,臉上未乾的淚痕也被赤司以手指溫柔地拭去。

「謝謝你聽見了我的聲音,謝謝你願意面對一切並再次回到我們的身邊。」

「嗯,當時我清楚地聽見了,黑子拼命想將心意傳遞出來的聲音哦。」赤司微微地斂下眼,近似嘆息般地呢喃,「如果不是你的話……如果沒有你的話,也許『我』直到現在還是蜷縮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吧?」

「因為有你,『我』才能再次站在這裡。」

「赤司君……」

「所以剛才黑子在車上問的問題──『限定於黑子哲也的赤司征十郎有沒有期限呢?』,答案剛才也說過有了,對吧?」

赤司突然地導回話題讓黑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想起對方的問題與回答後他也困惑地看著他,同時非常不能理解對方的「期限」指的究竟是什麼。

而赤司顯然也不打算等黑子想明白才給予答案,只見他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隨後抓著黑子的手觸碰自己正不斷快速跳動的胸口。

「這顆心跳動的時間與歸屬之處專屬於你。」

淺藍的眸子慢慢地瞪大,當他終於明白過來赤司指的意思時,他也終於忍不住伸出雙手緊緊擁抱著眼前這名自己深愛之人。

「赤司君,請你也記住一件事。」

「嗯?」

黑子輕輕地閉上雙眼,當他露出滿足的笑容之時,也將自己最真切的想法再次傳遞給赤司。

「黑子哲也的心也是專屬於赤司征十郎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永遠永遠……」


──永遠,只會伴隨著彼此的心而跳動著。



﹍﹍﹍﹍﹍﹍﹍﹍﹍﹍﹍﹍﹍
總算很勉強地將這題寫完了……OTZ
兩人的紀念日總會希望稍微特別一點,因此自己就私心這麼設定了(笑)

週末愉快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