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21

第二十一夜 祕密


黑子所在的房間是一個密閉型的格局。

除了最前方有一扇鐵灰色的門扉之外,周圍便沒有任何一扇提供逃脫機會的窗戶。房間內部部份,除了中央有一台儀器外,最內側便是一張空無一物的木製桌子。

在整間都是以金屬風格打造的屋子裡,木製品的出現顯然是相當突兀不合理的。黑子不會認為這張桌子只是佈置者的心血來潮,反而應該說這應該是有什麼巧思隱藏在其中。

「會和機器有關嗎?」黑子沉吟著,「不對……現在應該先思考要怎麼離開這邊才對。」

移動步伐到門口,門扉的右側除了一個小型的黑色屏幕外便再無其他東西。他一邊思考著剛才他們是怎麼出去的,同時也伸手試探性地輕敲了一下那個屏幕。

「沒有反應?我還以為應該會出現能夠輸入密碼的界面才對……難道說這個要用魔力來驅動?」檢查了下屏幕周圍,沒有看到任何魔力迴路時黑子也不禁蹙起眉間,「沒有魔力迴路就代表這的確是只要採用正確的密碼就能解開的鎖,但是這個屏幕觸碰和敲擊卻都沒有反應……那麼也就是說除了驗證者可以自由通關外,其他非驗證者是無法通過的嗎?」

「但是不管是月火還是英二……他們的個性都很謹慎,肯定會為自己上一道保險預防萬一。」轉頭看向屋內的儀器和木桌,黑子的眼神暗了下來,「那麼,機關應該就是藏在這邊了?」

走到了機器的前面,黑子也開始進行觀察。

看起來很像電腦,但又不像他所熟識的那種主機螢幕分開的類型。要說最新型的二合一也不是……真要說起來的話,或許比較傾向於提款機的模式。

上方一個小螢幕連接下面一台應該是主機的東西,平行的部份有一個嵌入式的鍵盤,而螢幕的左側則是有一顆紅色的按鈕和細長的插口。

「難道是開機鍵嗎?」疑惑地看了看這台機器其他的地方,發現從頭到尾只有這顆紅色按鈕後,黑子決定賭一把看看。

於是他按下了那個按鈕。

啟動的那一瞬間,螢幕也發出了淡淡的光芒。隨著漆黑的螢幕上閃過了一行又一行綠色的程式碼,隱藏在其中的一些數據也跟著開始跳出來,然後以相當快的速度不斷浮動著。

數字交錯的數據在竄動到一定程度時速度終於開始降下來,而當螢幕底下出現了一行「stand by motion, press any key.」時,便是明顯表示它已經進入待機模式,隨時可以開始輸入指令的意思。

只是知道歸知道,在不曉得這台機器的作用前,要輸入什麼倒也無從可知。

「嗯……原來下面還有東西。」好奇地伸手觸碰螢幕往下滑,黑子也認真地研究起螢幕出現的幾個選項。


If you want to enter the system , then press 0 to 5.
0:System Explanation
1:Browse
2:Assist Tool
3:Message
4:Database System
5:Confidential
Else, press 6 to jump.


「或許可以從系統說明下去看看這是做什麼的?」輸入了0的指令,螢幕上也再度出現了一大片的英文字,而其中一個關鍵字也讓黑子頓時了解這台機器的作用。

「Terminating Machine……終端機嗎?」黑子微微瞇起了眼,他一邊讀取內容然後大概理一下從中得知的相關訊息。

依照目前得到的訊息來看,這台終端機的主要功用似乎是拿來內部聯絡使用,使用時必須將通行證放入插孔中進行認證,然後才能進行後續操作。另外,除了內部聯絡外,終端機本身似乎也與整幢建築物的門禁系統有相連結。

「也就是說……假如這個終端機只是龐大網路中的其中一個節點,而每一個節點負責的門禁範圍又有一定限制的話,那麼只要想辦法啟動這台的門禁系統進行改寫就可以將門打開了?但是通行證該怎麼辦呢……對了!」像是想到了什麼般倏地瞪大眼,黑子從懷中取出了一張銀色的卡片,「先前想著預防萬一就先拿出來,沒想到會派上用場…..不過這已經是好幾年前使用的通行證了,不知道能不能從這邊直接更改?」

黑子思忖了會兒,他微微閉上眼腦內模擬一下狀況後便,確認可行性還算高之後便著手開始動作。

先是選擇Database System並和卡片連接開始進行程式修改──說到這個,他還真的不得不感謝起當年將他帶走並對他進行各式各樣實驗的英二。那時的英二為了打造出「最強的武器」,不惜在自己身上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其中也包含了記憶操作部份。

機械操作、精密儀器控制、暗殺術、武器使用技巧以及格鬥技訓練等等,無論知識或是武技,只要英二判斷這是他所必備的,英二便會透過記憶操作的方是將這些必備知識給灌輸於自己的腦內,然後模擬相對應的危機讓自己進行熟悉記憶中所跳出的每一項對應解決方式,最後才會將他給放出去執行任務。

那時的他,說難聽點就是英二的人偶騎士──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逃離英二,因此他強迫自己不去思考,也不能擁有情感,只是忠實地執行英二賦予他的每個命令……而這一切只是為了避免自己會因此動搖並且更加痛苦。

倘若那時的火神等人沒出現……倘若那時他沒有因為受重傷而遇見赤司,現在的他究竟會是什麼樣子他根本無從想像。

將最後的程式碼進行更改,再三確認無誤後黑子便重新進行認證──隨著終端機上出現了認證通過的綠色字體亮起後,他也直接往Confidential按下去,接著果不其然上面出現了輸入密碼的選項。

黑子默默地輸入了過去常用的密碼,當上面出現通行成功的字幕時,螢幕下一秒也出現了內部通知與門禁系統兩個選項。他毫不猶豫地直接往門禁系統按下去並選擇解鎖這個區域範圍,當原先紋風不動的門扉發出喀嚓一聲緩慢打開時,黑子也看見木製的桌面中央出現了一個凹槽,並從中緩緩升起一個通體藍色的立方晶體。

「這是什麼……」困惑地看著透出美麗琉璃光澤的立方晶體,黑子可以從中感覺到有一股魔力潛藏在其中,「還是先一起帶走好了,也許之後會有什麼地方需要用到。」

將立方晶體給收起來,黑子便將卡片拔起來並快速離開了這個房間。當身後的門再度關上時,他也加緊腳步往剛才從終端機中看見的地圖進行移動。

「強迫改寫的程式在每台終端機只能使用一次,而且也有時間限制……希望在我找到目標前別被發現了。」

利用自己的低存在感沿途避過巡邏的人,當黑子移動到這層樓的盡頭時他也推開了樓梯口的門然後進入。

「這座被作為第四據點的要塞往上共有四層,底下有一層則是置放飛行船和武器防具的儲藏區。」靠在樓梯口望著通往下方以及上方的樓梯,黑子微微瞇起了雙眸,「這邊是第二層,主要是休息的房間為主。第三層主要是實驗室和會議室……第四層是什麼我也沒進去過,只知道英二過去來到第四要塞的話幾乎都是在第四層活動,除非必要才會移動到下面。」

「那麼,就是直接往第四層移動看看有什麼東西了吧?」

打定主意後黑子便往第四層移動。根據這座要塞的地圖來看,樓梯口只通到第三層,要想前往第四層就必須通過第三層往西側延伸出去的空橋。

黑子再度移動到空橋的附近,看著前面有兩三名巡邏的吸血鬼以及配置輔助的巡邏機器人。他在內心盤算著該怎麼通過比較好,但現在的他身上沒有任何武器,魔力也被限制住,若想強行通過那勢必得直接與他們正面碰上。

其實他並非沒有自信擊敗那些吸血鬼,反而是擔心若是現在殺了他們,那他們作為定時聯絡的作用消失時肯定會引來更多吸血鬼進行戒備搜查,那麼到時對於自己想在這座要塞蒐集情報只會難上加難。

該怎麼辦才好?

「定點聯絡我記得是每二十分鐘一次,但那分也是好幾年前的狀況了,現在的話也不知道有沒有更改,要是貿然行動的話……」

黑子思考到一半突然愣了一下,這種會考量各方面可能性的習慣對過去的他而言幾乎是不曾出現的,而他認識的人來說唯一會這樣多方考量並進行各種狀況推敲進而擬定戰略的人,也只有……

「赤司君……」下意識地捉緊了衣襟,黑子深呼吸一口氣後也給自己打氣,「赤司君,我會加油的。」

「咦?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在──」

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突兀的聲音,正當黑子準備轉身迎擊時卻看見那人猛然瞪大眼睛然後直直倒下,而他身後則有一名與這些巡邏人員穿著同樣衣服的人。

「!」

指甲瞬間變得尖銳,黑子下一瞬間毫不猶豫地往那人的心臟攻擊過去時,只見那人先是往旁邊偏了偏,接著一把拉住黑子另一隻手並往旁邊的牆角躲了過去。

「你──」

「噓,小聲點。」

那人將黑子護在自己的身後,當走廊的另外一側走過來兩名巡邏人員時,他們也在即將通過他們時停下了腳步。

「咦?你是生面孔吧?哪個小隊的?」

「我是侍奉月火大人的警備隊,因為實驗關係月火大人要我去另一側的實驗室拿點東西。」手指比向了空橋另一端的廊道,那人微笑回答。

「是嗎,那你走吧。」

「等等、我覺得還是不太放心,報上你的編號。」

「AER4368。」

「AER4368……等等,沒這個編號啊?你──」

「哼,真有這個編號的話那我也太強了。」

始終拉上帽子的人在張開手對著他們施放魔力使他們靜止時也因為動作關係露出了一頭雪銀的髮絲,下一秒只見那人拉著黑子的手就往空橋的方向衝,接著同樣對向他們衝過來的吸血鬼們做出同樣的動作。

「黛君?你怎麼會在這裡?」

「嘖,先別說話,剛才那個只是暫時的效果,得趁他們回過神之前離開這邊,你想到第四層對吧?」

「是的,但你怎麼會……」

「好歹我也曾經是綾香專屬的情報員,你想動什麼歪腦筋我還會不知道嗎?」黛惡狠狠地瞪了黑子一眼,「赤司那傢伙簡直氣炸了,幸好他還算冷靜……他知道我擅長反追蹤之後,便要我先來找你然後進行協助。說是這麼說,但其實就是要我把你帶回去避免做傻事。」

他們一邊根據黑子的腦內地圖一邊移動到通往第四層的浮動階梯,聽著身後急促的腳步聲,他們也毫不猶豫地往浮動階梯上層移動。

「才剛移動到這邊就遇上了這邊的巡邏隊員,我就把其中一個打昏然後拿過他的披風穿上進行移動……結果好不容易找到你時卻看到你移動的方向不是往外而是往更內層,我就想你大概是想做些什麼,所以就跟過來了。」

黑子一臉微妙地看著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口氣卻相當惡劣的黛,可想而知對方心情十分差勁。

「但你沒有阻止我呢?」

「阻止你會聽嗎?」

「……」

「哼,你跟那丫頭同個性子,倔強起來誰都阻止不了。既然我不是赤司可以讓你乖乖聽話,那就只好認命點陪陪你這個任性的小王子了。」

「那個……請不要這麼說。還有接下來的路非常危險,可以的話還是請你先離開比較好。」走到浮動階梯的盡頭,看著前方筆直的一條廊道,黑子不禁暗下眸子,「謝謝你的好意,但這件事本就和你無關,如果赤司君真要怪罪下來就跟他說是我要你回去,而你本就無法違抗純血種的命令,我想他應該也能理解。」

「哼,好不容易能親眼見見殺了那丫頭的傢伙,你卻要我回去嗎?」

「!」

黛始終沒有情緒波動的眸子泛起一絲怒意,他的變化也讓黑子微微愣了一下。

這個人……為了姊姊而憤怒嗎?

「要不要回去由我決定,你既然不是我的主子那就管不著。」

而且,似乎相當任性呢……某方面來說傲嬌的程度似乎和綠間有得比?

「即使可能再也回不去也無所謂嗎?」

黑子認真地看著黛,而對方只是勾起一抹冷笑。

「放心,就算死我也會拉個陪葬品下去,絕不會空手去見那丫頭的。」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當他們抵達廊道之前的那扇大門之時,黑子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黛君可真是……讓人傷腦筋呢。」

「!」

無比熟悉的一句話出現於和那人有幾分相似的人身上,黛恍惚地覺得眼前的黑子彷彿就是綾香那般,只因過去的她也曾經用著無奈的嘆息說著這句話。

──千尋可真是……讓人傷腦筋呢。

「果然是姐弟嗎……」

「?」

「沒什麼,我們走吧。」

沒有意思想將這份熟悉告訴對方,當黑子利用手上的卡片進行最後一次通關並進入那扇門之時,他們也在看清楚門內的景色而大吃一驚。

濃郁的香氣瞬間撲鼻而來,黑色的曼陀羅張狂地綻放著,再配合悠揚的鋼琴聲繚繞於此的神秘詭譎氣氛更是讓黑子和黛瞬間不敢掉以輕心。

他們望著一片漆黑當中唯一突兀的白色鋼琴,此時背對著他們彈奏的是一名天藍髮色的男人──他就像是無視於憑空闖進來的人那般只是兀自彈奏著,直到最後一個音符落下之時他才停下了彈奏。

優雅俐落起身的他緩緩地轉過身,當那張令黑子感到無比可恨的面容出現於此時,那人也帶著微笑開口。

「好久不見,我親愛的姪子。」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