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Bluemoon - 22

第二十二夜 重逢


「!」

意識到眼前的人是黑子英二的瞬間,黑子和黛瞬間拉出了備戰的動作,一點都不敢鬆懈地盯著眼前的人。

不久前月火他們才說黑子英二往行宮的方向移動,那麼理應在那處與赤司等人對峙的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相當具有閒情逸致地彈琴?

若不是其中一個是假的,那就有可能和綾香與彌生的狀況一樣透過某種術式將自己一半的力量分離並塑造出另一個自己──但當時的彌生顯然不具備任何力量,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人」而已……對於黑子英二這樣謹慎又渴望力量的人來說,有可能去製造一個毫無能力反擊的「另一個自己」嗎?

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吧?

「五年不見,一見面居然就對我擺出這麼強烈的敵意……真是的,好歹我也是給予你重生的人,這樣做不會太過份嗎?」

「你弄壞了我的家,還傷害那麼多無辜的人,又有什麼資格這麼說?」藍色的眸子帶著冰冷的光輝凝視著眼前的男人,滔天的憤怒與厭惡席捲全身讓黑子幾乎無法再保持冷靜,「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話,爸爸、媽媽還有姊姊現在肯定還活著,不可能淪落到化為塵土的下場!」

「這麼說對我可不公平,哲也。」英二慢慢渡步靠近他們,而黑子和黛則不斷往後退,直到他們發覺後面已經無路可退時英二才停下腳步似笑非笑地看著黑子,「首先,你的母親明奈是你親手殺死的,你的父親英一獨自奮戰到最後身心耗竭而死亡那是他力量不夠的關係,而你姊姊若不是為了你硬要來干涉我,也不會弄到最後身負重傷死亡……說白一點,你不認為被他們深深愛著和保護著的你才是真正的兇手嗎?」

「!」

「最初若不是為了讓你活下去,英一不會來和我交涉,而我也不會為了開發新藥而做人體實驗──他們的死亡是必然,而這個必然之因則是你。」英二輕聲笑了笑,瘋狂而扭曲的情感讓人感到相當不適,「英一和明奈本來可以不用死……他們若不要做出如此愚昧的選擇,不要忤逆我到這個地步,我們三個人本來還是能夠好好地活下去直到永遠。」

「說夠了沒?」

黛冷冷地打斷了這份詭譎的氣氛,同時也從原先和黑子並肩而立變成了站在他身前替他擋住英二的注視。

「不要把自己的過錯加諸到別人身上,還講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最初若不是你放下那條線,事情也不會發展至此。」黛微微瞇起了眸子,同時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做,「這傢伙說穿了也只是被你利用而已,少把自己包裝得像個正義使者一樣,看了就令人作嘔!」

英二緩緩地將目光轉移到黛的身上,他微微偏頭似乎在思考這個人是誰。半餉,他才帶著一抹輕蔑的笑意望著黛。

「綾香的走狗?主子都死了居然還苟延殘喘,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把你這個陪葬品一起拖下去前我是絕對不會死的。」

「哦?那可真是相當有自信,不過就是個區區的下級吸血鬼,自以為得到綾香的血和待在她身邊就變得高貴了?」英二隨手一揮,下一秒強烈的風壓將黛直接送往旁邊的柱子撞了上去,「低等的人類就該乖乖趴在地上當吸血鬼們的糧食,認清自己的身份吧。」

過大的撞擊力讓黛吐出了一口血,他單手握拳撐地,勉強支撐身體看著不遠處的英二和黑子。

「不過,你真不愧是我所有實驗品當中完成度最高的。即使身在絕境也能一層層突破關卡,看來即使當初不對你進行記憶操控,只要給你時間學習你也能做得很好,而且……」伸手碰觸黑子的臉頰,英二帶著一種懷念和眷戀看著眼前的少年,「果然啊……你和英一真的很像,看著現在的你就讓我想起了當我們還年少不懂事的時候。」

黑子冷冷地拍開英二的手,當指甲瞬間變得尖銳之時也往英二的方向攻擊,而英二只是動也不動地帶著微笑看著他。

「來啊,怎麼了?為什麼停手?」

望著離心臟幾呎之處的攻擊態勢,英二好整以暇看著黑子一臉痛苦地想要奪走他的心臟卻又像被無形的束縛給干涉般無法再往前分毫──全身用力過度而顫抖的黑子咬牙切齒地瞪著他,憎恨卻又無法動作的目光讓英二感到十分愉悅。

「你以為我當初在你身上下那道咒痕的用意是什麼?」用力撕開黑子的衣服,被深深烙印在白皙肌膚上的黑色曼陀羅看起來特別妖冶,「傻孩子,你是不能違抗『主人』的。」

用力攫住黑子的下巴,當尖銳的利甲劃破了黑子的臉之時,英二也伸出舌尖將隨之迸出的血珠捲入口中。

「果然和我預想的一樣美味。」

「無恥!」

「這樣就無恥,那接下來又該怎麼辦呢?」

手指往上用力拉扯黑子的頭髮讓他的頭偏向一邊,英二伸出獠牙的那一刻也張口咬住了他的脈絡──他的狩獵讓黑子倏地瞪大雙眼想要推開他,但自己的雙手偏偏又被英二另一隻手給壓制住而幾乎無法動彈,噁心反胃的感覺讓黑子非常不舒服,但卻又無法反抗他。

「黑子!」

黛就這樣看著黑子從一開始劇烈掙扎到最後慢慢變得無法有所動作,本就臉色不怎麼好看的他也變得更加蒼白虛弱。

「哦呀,這樣可不行,再這樣下去可是會死掉的。」將黑子一把放開,失去箝制的他無力地摔在地上,全身也因為失血過多和疼痛而止不住地顫抖著。

舔了舔殘留於唇上的血,英二微微瞇起眼看著黑子,然後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

「你非常悔恨呢……憎恨著自己無力反抗我,是嗎?」

「……」

「殺死明奈,吞噬英一的力量以及綾香的死亡讓你十分痛苦,而你現在……因為害怕我將對你重要的夥伴出手而不惜單獨潛入這裡想獲取情報幫助他們,真是令人感動的友情。」

聽著英二說到這邊,黛表面上雖然沒什麼表情變化,但內心卻掀起一陣波瀾。

黑子英二剛才故意吸黑子的血應該是想透過血的記憶來得到他想知道的資訊,但是……為什麼他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還有那個咒痕……他記得黑子應該有單獨去找虹村解除了,那怎麼還會存在?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還真是令人感到訝異……以你這年紀來說應該要有心儀的對象了,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沒有呢?」英二微微瞇起眼,一臉懷疑盯著黑子,「究竟是真的沒對象,還是你透過什麼方式隱藏了自己真正的記憶不讓我看見?」

「……在我犯下大錯之時,我就不認為自己能獲得幸福,更遑論考慮這種兒女私情……現在的我只想將你碎屍萬段徹底除掉,以免讓你傷害更多人!」忍過暈眩後,黑子勉強自己站起來面對眼前的黑子英二。

「是嗎?原本根據情報我還以為你和赤司家的孩子有曖昧,但從你的記憶看來似乎又不是這麼回事……看來是我的情報有誤?」英二低聲笑了笑,似乎相當不以為意,「算了,真相到底如何,等行宮那邊遇見赤司征十郎交談時就可以明白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想知道我怎麼有辦法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英二笑了笑,也許是因為心情不錯的關係,但也可能是認為即使說出來他們也不能做什麼,因此他用一種堪稱愉悅的語調回答黑子的問題,「那也不是什麼小祕密,只是利用一點小實驗將未來的『我』帶過來罷了。」

「未來?怎麼可能……時空的法則是不可能突破的!」黑子咬牙看著英二,完全不相信對方說出的鬼話。

在所有魔法當中,屬於時空幻三者最為困難而複雜,尤其牽扯到時間與空間的魔法修行上除了需要天賦與強大的魔力外,更是有嚴格的限制。

比方說時間的延遲與加速都只能限制於某個區域範圍內,並在不干擾時空法則的狀況下進行時間的「借取」──倘若違反法則,將會以難以估量的代價反噬自身,讓施術者本身的「時間」大亂,可能會變成老人或是變成嬰孩,也可能直接退化到消失為止也不一定。

空間更不用說,若是隨意進行空間跳躍,最嚴重者將會迷失在無限的空間領域中而一輩子走不出來──也因為時空魔法限制過多,區域施放的成效不高又難以習得,因此很少人會願意去研究並施行這類的魔法。

「只是純粹的魔法當然不可能,但若是使用失落的古代魔法配合神賜予的禮物那可就不一定了……親愛的哲也,難道你以為我施行的計畫僅是統御吸血鬼世界這麼簡單嗎?」勾起一抹諷刺的微笑,當英二的右手閃過一道光芒之時,一個通體漆黑的金屬圓形裝置也浮現於他的手掌心,「神賜予這個世界過於貴重的禮物-crescent,我已經成功複製出來並將之命名為Lunar eclipse,你認為我還有什麼辦不到呢?」

「還真的…..自以為是神了嗎?」

一道極其冷淡的嗓音打斷了英二,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只見黛恢復了一些力氣和緩過疼痛後便從另一側進行攻擊。然而方才遭受英二重擊的他其實攻擊的力道已經不在最佳狀態,因此英二在輕鬆避過之時,也往側邊再度掃過一腿進行反擊。

「愚蠢,既然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英二低喃著幾句連黑子都沒聽過的咒文,當他手中的Lunar eclipse發出一道異常的黑色光輝時,黑子也感覺到他們所處的空間發生了劇烈的震動。

「什……」

原先站立的地板彷彿在那瞬間被充斥於這個空間的黑色光芒給吞噬,當黑子感覺到腳下一空時,他也看見黛的彷彿被四周瀰漫的黑暗給漸漸吞噬。

「黛君!」

「怎麼?你還有閒情逸致去關心一個垃圾?」以黑子難以反應的速度轉過身,當黑子感覺到腹部倏然傳來一道穿刺而過的詭異感時,被破壞臟器的劇烈疼痛也讓他忍不住吐出大量的鮮血。

「忤逆我到這個地步,我是不會輕易奪走你性命的,但同樣地也不會讓你好過。」

看著雙眼逐漸失焦的黑子,英二張嘴將不斷自黑子唇邊流出的鮮血全數飲盡,接著讓黑子身上不斷流失的鮮血以魔法凝聚成形為一顆通體赤紅的球體,並將這顆球體與手上的Lunar eclipse進行結合。

當英二放開黑子讓他再也無法反抗地躺在地上時,模糊的視線最後只停留在英二瘋狂扭曲的大笑,以及眼前黑白交錯的世界。

「來吧!最後的實驗就要開始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