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黑子的籃球(赤黑)金錢遊戲

這是一個和朋友出去吃飯時的突發腦洞……主要敘述土豪赤司拿錢教訓富家屁孩的故事。

很久沒打短文手感還有點沒回來……還請別介意(撓臉)

那麼,食用愉快ˇ

﹍﹍﹍﹍﹍﹍﹍﹍﹍﹍﹍

黑子的籃球(赤黑)金錢遊戲


距離接到編輯部的電話已經是十分鐘之前的事情了。

直到現在黑子還是感覺到自己指導小朋友摺紙的手還是不受控制顫抖著,心臟因為興奮而不斷加速跳動的感覺甚至讓他很想不顧一切衝出去大叫一下再回來--讓他這麼興奮的原因無他,全是不久前那通捎來喜悅的訊息所致。

黑子目前雖然任教於幼兒園,但他同時會利用閒暇之餘寫寫小說然後投稿。一方面想知道自己的水平到了什麼程度,一方面則想著若有機會能一圓出書的夢想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因此雖然他投稿的出版社雖然大多都石沉大海,但偶爾遇上幾家還不錯的也會回信給他一些建議的內容,讓他修改後再投稿過來試試。

而他今天收到的電話正好是三個月前投稿的一家新銳出版社。

也許是因為剛創立不久還沒什麼名氣,比起一般聲名大噪的大型出版社而言,這間的編輯通常都會在收到稿件時回覆作者「收到信件了,審稿期為三個月,不論是否通過都會寄信或電話通知」這樣。而黑子三個月前在一次偶然搜尋到時也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進行投稿,沒想到會在今天收到了消息。

原先來以為應該也是和先前的出版社一樣說些「謝謝來稿,不過因為市場取向或是內容方向不份等等原因,我們不予採用……」之類的話,然後接下來就是「您的文筆很好,請繼續努力,若有完成的新作也歡迎再度投稿,謝謝。」──因為這類話聽太多,所以他想著肯定又是這樣的回覆,但卻沒想到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您好,請問是黑子哲也先生嗎?』
『是的,請問您是哪位?』
『您好,我是霜月出版社編輯,敝姓田中。三個月前您曾經投稿給敝舍一篇”背上小提琴飛翔”的文學作品,對吧?』
『啊,是的。』
『您的文筆十分優秀,無論是人物個性塑造或是場景描寫都讓人很容易進入想像空間。雖然故事的張力還有待加強,但還是令人會想不斷地看下去。』
『啊,謝謝您的讚美,我會再改進的。』
『哪裡,若您願意的話之後我們一起努力吧。我相信黑子先生的實力來說,應該不需要改太多版就能夠完成了,只是新人作家的預備期會比較久一點,畢竟還需要評估一些相關問題……但請不用擔心,總之我會適當跟您溝通,希望我們之後能夠合作愉快。』

聽到編輯說到這邊,黑子幾乎是懵了。

『咦?抱歉……田中先生,您剛剛說的意思是?』
『啊!我剛剛忘記先說了嗎?抱歉抱歉……對不起讓我重來一次。黑子先生,您的作品我們採用了。』

黑子就這樣傻傻地聽著編輯說著話,透過話筒傳過來的訊息對他來說甜美到太過虛幻,甚至一度有種「今天是愚人節嗎?」或是「我不是在作夢吧?」之類的想法──要不是最後編輯和他留下聯絡電話以及約好日期要在某家咖啡廳碰面來說明一些更加詳盡的問題,黑子到最後恐怕也不會相信自己的夢想竟然就要完成了。

飄飄然的感覺讓他幾乎無心於下午的工作上,好不容易得空時他也按耐不住興奮的心情傳送訊息給遠在名古屋出差的某人分享這份喜悅。


受信トレイ
From:黑子
Sub:喜訊

--------------------------------------------------------
赤司君,你好,百忙之中打擾了。

因為太過興奮無法冷靜,所以還是決定稍微將這份心情分享出去讓自己的心不要這麼浮躁。

幾個月前投稿的作品被採用了,過幾天會和編輯討論之後的合作方式。他說如果順利的話,應該最快在年底前就能夠規劃書籍出版了。

到現在還覺得自己在作夢呢,沒想到夢想就快實現了。

那麼工作也請加油,但也請適當休息不要太累了。

希望能早點見到你呢。

-END-


「……」

於是上一秒還在會議室和競爭對手談判而火藥味十足的社長大人,在看完簡訊的下一秒立刻從怒氣最高值降低到最低點。美麗的赤色雙眸染上了喜悅之情,他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露出一抹從未出現於商場上的柔和笑意凝視著手機,詭異的發展甚至讓競爭對手有一種「完了,我等一下會不會走不出這幢商業大樓」的想法。

然而饒是跟隨赤司最久的幾名大老也不解自家社長現在究竟是打著什麼樣的算盤。

「剛才的提案也希望貴社考慮一下,希望我們日後也能繼續保持良性競爭。」手指快速地書寫訊息並發送後,赤司也抬眼望了一眼剛才和自己爭論得面紅耳赤,下一秒卻又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對手,接著便闔上手機拿起了放置在桌面上的文件,「當然,我剛才說的終究是『提議』,若你認為這樣的條件無法接受的話,我們也是能夠繼續這場競爭遊戲。」

赤司勾起一抹冷笑,在他們即將離開會議室前也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語。

「只是下次,我們就不會是這麼和平地在桌面上談判了。杉山先生身為統領整個公司的社長,相信你也是聰明人,我想應該不至於因為一時意氣用事做出錯誤的決定吧?」

大門闔上之時,赤司也愉悅地聽見了身後的會議室傳來一陣咒罵和哀號聲。他知道他這邊的談判已經到此結束,接下來只要做好萬全準備來迎接對方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情緒來與自己央求合作就可以了。

真好,這麼一來他這邊的任務也完成了,如果現在搭新幹線的話應該還來得及和黑子來場久違的晚餐約會。

一面在心中盤算著,赤司在簡單交待一下公司社員相關的後續事項後,便讓司機直達名古屋車站並準備返回東京。

買了新幹線的票進行搭乘後,赤司便以電話方式與餐廳進行相關預約──確認一切都就緒後,他也忍不住想像等一下和黑子見面時不知會是什麼樣的情景而期待了起來。

「禮物的話太趕了……回去之後再找機會去買吧?不知道黑子會喜歡什麼東西……平常那傢伙太無慾無求,有時候就算是身為戀人的我也很難猜測到他想要什麼呢。」

想到過去黑子無論收到什麼東西都是一臉面攤地說謝謝,赤司不得不說真的是相當挫敗……若不是每次黑子都會以行動來表示他很開心的話,赤司幾乎都要以為自己是不是都送到黑子不喜歡的東西甚至是地雷了。

「過去要黑子不要把情緒外顯這件事……要是時間能重來,真想把以前的自己給狠狠揍一頓,怎麼那時候的我會說出這種話呢?」赤司忍不住嘆息,同時在想到和黑子提出交往的對話時也忍不住失笑。


『黑子,身為讓你隱斂情緒的始作俑者,我會對你一輩子負責任的。』
『那個……雖然不太明白赤司君在說什麼傻話,但這是和我提出交往的意思嗎?』
『啊啊。』

赤司永遠記得當時的黑子先是一本認真地看著自己,接著便用一種若他當時沒仔細聽,可能再也不會聽見對方說第二次的話語回應自己。

『讓赤司君搶先說出來總覺得有點不甘心……總之,我也會負起責任照顧赤司君的,所以之後也請赤司君做好覺悟吧。』
『怎麼聽起來不像是交往,而是要準備拼命呢?』
『嗯……因為愛一個人不就是要用生命去努力經營的嗎?某方面來說也是一種拼命?』


想到黑子當時困惑地說出一句連本人都沒自覺的強烈告白,赤司不得不覺得黑子雖然平常很少發言和表露情緒和想法,但一旦讓他表達意見時卻又常是語出驚人令人難以招架……難怪黑子會說請他做好覺悟,因為他如果沒做好心理準備的話,恐怕有幾顆心臟都不夠承受。

「和他交往也已經三年了,有時候還是會被他的話和行動給嚇一跳呢。」回想到這邊,赤司也無奈地搖頭,「他總是會帶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這點無論是朋友還是戀人都是一樣,從來沒有改變過。」

當列車逐漸減緩速度進站時,赤司也拿起公事包下車並走出車站。

剛出來沒多久便看見黑子佇立在不遠處等待著他──赤司不自覺地揚起一抹微笑快步走過去,在和黑子碰頭之時,對方也伸手接過了他的公事包與他一起並肩前進。

「突然來訊息說一個小時後見真是嚇我一跳,預定行程不是明天才能回來嗎?」

「事情提早完成自然會想早點回來。」赤司微笑回應,同時也牽起黑子的手,「況且,今天可是『黑子老師』值得慶祝的一天,身為第一號讀者的我不親自祝賀怎麼行呢?」

「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赤司君總是會說些傻話呢……」

「呵,就算是說傻話,那也得看對象才行。」

白皙的耳根因為某人的話語而泛起淡淡的紅,交握的手不自覺握緊了幾分,黑子的腳步也加快了一些。

「除了我之外……」

「?」

「除了我之外,赤司君要是也對別人說這種傻話,我可是會抗議的。」

黑子低聲嘟嚷著,而與他距離極近的赤司在聽見時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同時認真想著自家戀人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平常溫良恭順的黑子雖然很令人喜歡,但偶爾出現的這種充滿醋意的獨占慾卻也令人感到十分可愛而難以放手呢。

稍微意識到自己的捉弄心又跑出來了一點後,赤司不得不說這份捉弄的心不只他才有,可能連自己的第二人格都有同樣的想法吧?

各懷心思的兩人來到了預定的餐廳,黑子望了一眼外表雖然簡約,但從玻璃窗外隱約看見的內部裝潢與侍者的穿著後,立刻就有一種想掉頭就走的感覺。

太閃亮、太耀眼了!這不是他這種平民老百姓該來的地方啊!

「黑子?」

感覺到黑子拉住他的手就想往後走,赤司不禁好笑地微微使力讓黑子回到他身邊,同時對站在門口的接待人員拿出一張黑色的卡片。

「赤司君,我想我們去家庭餐廳隨便吃一下就好,這邊實在是……」

「說什麼呢?這可是慶祝你將成為作家的重要紀念日哦?當然得慎選餐廳才行。」接待人員確認了卡片持有者後,必恭必敬地為他們開門,而赤司拉著黑子走進來時也對著侍者點頭,「有靠近角落的位置嗎?」

「赤司先生十分抱歉,因為今天客滿的關係,角落的位置已經……」那名侍者露出一臉為難並鞠躬道歉,「雖然已經盡力協調了,但是……」

那名侍者尷尬地看了一眼這家餐廳的角落位置,而順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可以很明顯看見有幾名明顯像是高中生的孩子正一邊大聲喧嘩,然後一邊用餐具戳著每道精心烹調送上的菜餚。

赤司挑眉地看了看那些紈褲子弟,十分不以為然那些孩子的行徑後,他也十分客氣地對侍者露出微笑。

「沒事,畢竟是我太突然訂位,你們還能騰出位置給我已經十分感謝了,那就麻煩帶位。」

顯然沒想到赤司會那麼好說話和客氣,侍者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對眼前兩名青年留下了好印象,同時也想著等一下得盡力服務眼前的客人才行,

「好的,那麼請跟我來。」

侍者安排的位置剛好是餐廳的中央處,入座往右側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那些高中生的所在位置。近距離看之後赤司才發現那些孩子不止玩弄著食物,同時也將桌面弄得相當凌亂,讓服務那區的侍者得不斷地忙進忙出。

一下子是水沒了、一下子水有異味要求重倒、一下子又是餐具掉了要求換一副……赤司和黑子入座不到五分鐘便一直聽見那些高中生大聲吆喝著服務以及三不五時出現的破口大罵,饒是情緒一向能把持很好的赤司和黑子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間。

原先抱持著慶祝的好心情也因為那幾個孩子的關係而削減不少……雖然兩人盡力想轉移注意力到別處,但卻還是不斷被干擾。

「這家的主廚推薦聽說評價不錯,試試看。」赤司對著黑子舉起斟滿紅酒的高腳杯後對著他微微一笑,「來,恭祝你成為作家。」

「謝謝赤司君。」舉起酒杯與赤司對碰,黑子啜飲一口後也對入喉後的芳香濃醇感到相當訝異,那份香氣甚至讓黑子喜歡到微微瞇起眼,「赤司君……這個紅酒該不會也很貴吧?」

「別在意,和上回生日時我開封的那瓶紅酒比起還差得遠呢。」

「……所以那瓶果然不少錢?先前居然還跟我說很便宜。」

黑子忍不住伸手捏住了赤司的臉,而赤司也苦笑著投降。

「不那麼說你就不會喝了吧?」

「真是的……我真為赤司君的金錢觀念感到憂心,請你以後不要再……」黑子的話還沒說完,他們的周圍便響起了一聲玻璃碎裂的聲音。

原先還保持著細細交談的眾人因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而陷入沉默,他們紛紛轉頭看往聲音的來源,果不其然又是那些始終發出過大音量的高中生們。

「東西這麼難吃也敢端出來?剛剛我不是說過牛排要五分熟嗎?端這什麼三分熟啊?全是血水能吃嗎?」

「先生,您剛才確實是說替換成三分熟的牛排。」

「剛才?都已經是二十分鐘前的事情了!我現在不想吃,你給我重弄一份!我要五分熟的!」

與那少年同桌的另外兩名孩子發出了嗤笑聲,似乎覺得這行為相當有趣。

「先生,您已經替換第三份了,請不要無理取鬧下去,否則我……」

「否則要怎麼樣?告我嗎?哼!還說什麼以服務至上為理念,連客人的要求都達不到還有臉這麼說,真是有夠差勁!」少年惡狠狠地拿出手機,手指在螢幕上點幾下後也將螢幕轉向侍者,「我老爸是誰你們惹得起嗎?有種叫主管出來啊!今天你們如果不換給我,我就告死你們!讓你們這家餐廳經營不下去!」

少年一臉惡意地叫囂著,而侍者則臉色鐵青咬緊唇不發一語……看著如此誇張的一幕,黑子原先就一直隱忍的情緒也在此刻爆發。

「赤司君,抱歉,我實在忍不下去了。」

「……」

黑子將餐具放下並以紙巾擦嘴後站起身,然後在侍者準備鞠躬道歉時硬是伸手阻止了他。

「客人?」

「既然沒有做錯事,那又為什麼要道歉呢?」

「啊?大叔你誰啊?」

黑子冷眼地看著那三名高中生,再看著他們根本沒吃幾口卻被整個戳爛的餐點,心中的不悅更是不斷直線攀升。

「連幼稚園的小朋友都知道愛惜食物的道理,身為高中生還如此浪費食物不知羞恥,真不知道你們受教育受到哪去了?」

「你說什麼?我花錢來消費和享受服務哪裡不對?就算我要換二十份主餐那也是我的事!關你屁事啊?」

「大叔!我勸你別多管閒事!你惹不起我們啦!少在這邊燃燒正義感,還真以為和電視劇一樣可以英雄救美嗎?真土!」

「客人……那些人的家長是政商界的勢力之一,真的惹不起的……」侍者雖然感激黑子為他出頭,但深知他們背景來歷的侍者卻也害怕於會牽連黑子惹上不該惹的麻煩。

「政商界就了不起嗎?有錢有勢就了不起?這種自以為用錢就能買到一切,踐踏人心的作為真是令人十分不悅呢。」黑子蹙起眉間瞪著那三名孩子,同時也亮出正在進行錄音的手機畫面,「我相信這個國家的法律還是能夠保障人民的,要是你們太過分的話我們就警局見吧。」

黑子的話一下,那些少年便瞬間變了臉色。三人互望一眼使了眼色後便想伸手去搶黑子的手機,卻沒想到在還沒碰到黑子之前就已經被另外一隻手給擋了下來。

「政商界的名流嗎?有意思,不如介紹讓我認識一下吧。」

赤司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為首的那名少年,接著便在眾目睽睽下一把拿過少年的手機並對著電話簿上寫著「老頭」的聯絡人進行撥號。

「你──」

「赤司君?」

赤司只是對著黑子微笑豎起食指,當電話接通之時,赤司也在對方率先爆出一句臭小子的問候語後按下擴音鍵並與對方進行對話。

「你好,你是這隻手機主人的父親嗎?」

[請問你是……?]

「我是赤司集團的負責人。你兒子和他的朋友在一家餐廳進行十分讓人不忍直視的無理取鬧,除了已經嚴重影響所有用餐的客人心情,更對著餐廳的侍者們做出太多扭曲『以客為尊,服務至上』的理念行為,我想身為父親的你是否該好好地重新教育一下自己的兒子?」

[我兒子愛怎樣關你什麼事?我可是下一任的參議員,你要是太囂張的話我就讓你好看!]

無視於眾人錯愕的目光,赤司也微微瞇起眼說出了一句足以讓對方一秒轉移態度的話語。

「既然即將成為下一任的參議員,該有的風範和榜樣還是得有吧?還是說六木先生舉薦的人就是這種程度?若未來打算為人民服務的人就是這種樣子,那我想得找個時間來和六木先生提議一下,看看是否該慎重考慮另外的人選……我記得另外一位奧本先生似乎就不錯?上回和六木先生交流時他還特別提到他呢。雖然我不常接觸政治,但日本的未來真是讓人感到憂心,我想身為國會領導的六木先生也不會樂意見到這樣的發展。」

聽著幾個只有參議院內部才知道的關鍵字,尤其是自己的競爭對手以及國會領導人六木,話筒另一端的男人終於知道自己惹上不該惹的人。

他發出了錯愕的抽氣聲,接著從原先的惡聲惡氣轉變成討好求饒,然後便匆匆說著我馬上過去之類的話語而掛斷電話。當餐廳重新恢復安靜之時,赤司也將目光轉向另外兩名少年。

「你們的父母又是誰?直接說出來我來和他們溝通,如何?」

「!」

眼見赤司連政治界的都能擺平了,另外兩名顯然只是藉著為首少年家庭背景而跟著逞逞威風的少年們也立刻乖得閉上嘴,同時露出驚恐不安的表情。

「金錢和權力確實可以在某些程度上起到作用,但這兩個東西是屬於你的父親而不是你本人,既然是受惠於人就該保持謙虛之心,否則只會招致惡果。」赤司勾起了冷笑,將手機丟回給少年同時也冷聲開口,「如果這樣還是聽不懂而依舊想以金錢和權力來遊戲人間,那我也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讓你明白你將會得到什麼下場。」

只見赤司拿出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當對方的聲音竄入耳中時,他也當著眾人的面開口。

「是我,上回你提議的事情我答應了,不過生效日可以從今天開始嗎?」對方困惑的詢問讓赤司低聲笑了笑,然後在少年越發難看的臉色下也一字一句地對著話筒另一端的人說出原因,「沒什麼,就是想讓所謂『國家未來的棟樑』親身體驗一下現實的社會面罷了,細節晚點再說吧,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當赤司掛斷電話之時,赤司也在餐廳主管衝出來對著他敬禮以及一干不明所以狀況的侍者目光下說出了剛才電話的內容。

「剛才我和你們老闆溝通過了,之後我將是股東之一,同時有權利干涉餐廳營運的方針,所以員工的權益我一分都不會少給你們,放心吧。」

「赤司先生位階等同於老闆,還不快點敬禮!」

侍者們紛紛對著赤司敬禮,而赤司微笑回應並讓侍者們去做他們該做的事之後,他也對著少年露出笑容。

「那麼身為老闆,我有權利說明一件事──關於剛才你們無理取鬧,肆意騷擾並嚴重干擾員工的工作,同時影響在座所有客人用餐心情一事,我將對你們三人進行提告。」

少年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餐廳有不少客人皆用不悅的眼神瞪著他們,而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手機,似乎已經打算在赤司有所行動時也跟著提出相關證據進行協助。

「我們法院見吧。」

「!」

少年六神無主驚恐地打著哆嗦,哪怕他的父親趕來並對著赤司道歉,赤司也只是極其冷淡地拒絕對方的歉意,同時告訴他們近期就會收到信函,要他們做好心理準備。

當那三名少年紛紛被臉色難看的父母帶離餐廳之時,許多原先只是保持沉默圍觀的人們也紛紛圍繞在赤司身邊。雖然黑子並不認識這些人,但從赤司和他們交談的狀況來看,顯然他們在商場或是政界上是有一定程度交情與熟識的。

畢竟他都聽見其中還有人說一定要把對方告到死的不理智話語出現了……

黑子一方面對於那些孩子將得到教訓而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對將金錢和權力使用得極其恰當的戀人而感到驕傲。

如果這兩份能大大影響社會的物質能夠用在好的地方,就能像赤司這樣拯救了大家呢。

「赤司君。」

走到了赤司的身邊,黑子也帶著淺淺的笑容看著赤司,眼神盡是讚賞之意。

「謝謝你願意出手幫忙。」

「若不是你先出手,加上那些小鬼對你出言不遜,我本來也不打算做到這種程度。」赤司微笑撫著黑子的頭髮,「這家餐廳的老闆因為資金運轉問題本就尋求我幫助,雖然與他有交情,但我還是想實際來看一次餐廳營運並品嚐他們的餐點來了解狀況……想不到會遇上這樣的突發事件。」

「咦?」

「說起來也是這家的侍者們救了自己的餐廳……正因為他們的服務態度良好,我才會願意出手,要換做是傲慢的餐廳服務,我可就不會考慮了。」赤司狡黠地眨眨眼,牽著黑子的手回到位置用餐時,他也微笑比著餐點,「金錢和權力要用在有價值的地方。那麼……既然我是這家餐廳的老闆了,你可別再碎念這餐花很多錢之類的話囉?」

看著赤司孩子氣的表現,黑子先是微微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赤司君真是太幼稚了,但是……」

趁著眾人沒注意時,黑子一把拿起餐點的菜單遮住兩人的臉,然後快速地湊上前輕輕吻了下赤司的唇。

「就算是幼稚的赤司君,我也很喜歡。」

「突然覺得這錢花得真的很值得呢……」

「赤司君,你的金錢觀念還是得再修正一下才行。」

兩人嘻笑著,同時在重新恢復平靜的餐廳中再度高舉酒杯對碰。

無論是對自己溫柔、幼稚、獨占慾強烈的赤司,或是在叱喝商場上威風凜凜並且果斷前進的赤司──黑子沒告訴赤司的是不管哪個風貌的他,他都最喜歡了。

能夠喜歡上這個人,跟著他一同前進,真是太好了。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