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20 一個小驚喜

DAY 20 一個小驚喜


他被一陣寒意給喚醒。

二月碰巧遇上了寒流來襲,這幾天雖然總是開暖爐來做緊急防護措施,但昨天因為忘了添購煤油而無法續加暖爐,所以維持到半夜就已經油耗枯盡,室內也從溫暖變得一片寒冷。

雖然也不是沒有緊急將冷氣開到暖風模式,但比起暖爐的效力總是差了那麼一點,最後只好和黑子兩人互相擁抱取暖以增加暖度。
他想,若不是因為最近幾週真的太累,加上兩人在某方面的慾望並不是那麼強烈的話,昨天那情形肯定很容易擦槍走火一發不可收拾。

說到這個,似乎有哪邊怪怪的?

「……黑子?」

昨天確實好好地抱住黑子的吧?怎麼現在懷裡已經空了……難道自己睡太晚嗎?

眼睛還沒睜開腦袋就已經先活動一圈,赤司緩緩睜開朦朧的雙眼,望了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剛指向六點,距離自己上班時間其實還有一點時間後,他便下意識地皺起眉間思考現在是什麼情形。

黑子的上班時間是八點,但實際上他通常都會睡到七點甚至是七點半,然後才被自己挖起來……至少就目前赤司的經驗來說,黑子並不是一個會特別早起的人,因此像今天這樣比平時的他還要早起一個小時的情形是相當不可思議的。

「不對……更早之前就醒了嗎?」摸著旁邊明顯已經冷了一段時間的被窩,赤司摀著頭坐起身思考時,也不禁回想昨天黑子是否有跟自己說今天要早起或是其他事情。

昨天因為加班比較晚回家,到家時只看見黑子已經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那時他將黑子叫醒後讓他先回房間休息,但黑子只是揉眼睛說要幫他熱一下晚餐再去睡覺並叫他去洗澡……等他洗好澡出來吃晚餐時黑子已經回房間休息了,所以與其說想想黑子是否有跟自己說些什麼,不如說這陣子的兩人交流甚少啊?

「糟糕,該不會又……」

有了一次的陰影便很容易有第二次,一想到黑子可能又離家出走赤司便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他快速下床盥洗換衣服,然後走到客廳和陽台看著四周狀況,果不其然並沒有看到任何身影。

「汪~」

「啊,二號……」看著家裡的小成員,赤司的心情也不禁從方才的慌亂平靜了一些,他蹲下摸摸二號的頭,然後一把將牠抱起來,「早上就沒看到黑子,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二號只是親暱地舔了舔赤司的下巴,接著舉起小短手比向了餐桌。

「餐桌?」赤司疑惑地走到餐桌,餐桌上除了有一份用保鮮膜包起來的早餐外便無其他東西,「只有早餐而已……嗯,這是什麼?」

那是一碗白粥。

說是完全白粥也不對……正中央放著被分成好幾瓣並擺成花型的水煮蛋,花型水煮蛋的上下則又分別放了被架成長方形格子的火腿薄片,特別的構圖讓赤司一方面訝異於黑子竟然難得會在食物上擺花樣外,更對這構圖感到困惑不解。

「只是普通的餐點還是有特別想表達的意思嗎……」赤司呆呆地看著早餐好半餉,一直到二號輕輕咬了下他的手腕,又用頭推了推早餐後他才回過神來,「說的也是,還是先吃早餐吧,等一下再和黑子聯絡……也許只是幼兒園有什麼事先提早出門而已。」

雖然這樣安慰著自己,但事實上赤司直到出門然後進公司上班的過程當中都相當心不在焉。不只批改公文到一半容易發呆,連開會時也非常容易走神,異常的狀況也讓今天有要事和赤司商討的黛都不禁挑眉看著自家老闆是吃錯什麼藥了。

進到辦公室和他討論公事不只頻頻發呆,他還不時低頭看手機,甚至對他的問題回答得心不在焉……雖然黛一向覺得生氣很麻煩,但此刻卻也忍不住帶起不悅的情緒狠瞪著眼前的第N次低頭看手機的某人。

「喂,我說小少爺,你是怎麼回事?」

「嗯?」

「嗯什麼嗯?就是在說你!」黛一臉受不了地翻白眼,重重放下手上的公文之時,他也啪一聲雙掌拍在桌面上居高臨下瞪著赤司,「你是怎麼回事?就算老闆可以很囂張,但這件案子事關重大你也關心一下好嗎?」

「啊啊,你負責的案子嗎?等我一下。」接過黛的公文進行審視,赤司快速瀏覽過一遍後便對裡面有問題的地方進行圈選,然後才又遞回給黛,「好了,把細節再修正一版就可以了。」

挑眉看著赤司圈起的地方,仔細看的確是還有問題的細節……確認工作部份沒問題後,他也將公文收起然後盯著赤司。

被對方盯得有些不自然,赤司不禁回看過去。

「還有事嗎?」

「你不覺得應該是你有事嗎?」

「啊?」

「早上的主管會議開始就心不在焉,和人討論公文也能頻頻發呆……能讓你這麼不在狀況上的似乎也只有一個人。說吧,這次又怎麼了?」

黛可沒忘記上回赤司在三更半夜打電話詢問某人有沒有到誰那邊的突發事件……當赤司問到自己的時候他甚至很想說「你怎麼會認為那個舊型會想來我家?我和他交情哪時變那麼好我怎麼不知道?」的話,但是聽見赤司電話裡憂心又急躁的語氣時,便又忍住吐嘈要他去問別人而沒把那些話說出口。

「早上起來的時候沒看到人,打電話和簡訊也沒接……」說到這邊,赤司甚至有些按耐不住地激動起身,「黛學長,黑子該不會又……」

「停。」將文件重重地敲了下赤司的頭,知道現在的赤司並不把自己當下屬,所以黛也樂意直接以平等身份來對談,「總之先給我冷靜,你先想想最近是不是又惹舊型不開心了,還是最近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最近嗎……我和黑子還是和平常一樣相處沒什麼異樣啊?」

赤司蹙起眉間回想最近的相處狀況,自從赤司的父親認可他們後,他們的內心也鬆了一口氣,只要有空還常常回去赤司家或是到黑子家互相交流……上一次甚至還成功地將雙方家長約出來一起吃飯,氣氛和樂融融也沒哪邊不對勁啊?

既然自己和黑子並沒有爭吵……那麼還有可能是什麼原因?

「要說特別的事情……對了,今天的早餐……」

「早餐?」

「因為黑子早上起來通常都比較困難,所以早餐大部分都是我準備,即使偶爾是黑子準備也都是簡單的水煮蛋或是荷包蛋配點麵包什麼的……」赤司沉吟著,「不過今天早上卻很反常地準備白粥,上面還用刻意弄成花型的水煮蛋和架成一格一格長方形的火腿薄片……會和這個有關嗎?」

「白粥、花型水煮蛋和架成長方形的火腿薄片?」黛皺眉思考著,「平常不會搞花樣的人會突然費心思這麼做的確有問題……該不會是在暗示什麼吧?」

「暗示嗎?」赤司微偏頭進行思考,他試著拿筆將早餐的食物寫在紙上並看著之間的關聯性,無奈看半天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是我忽略什麼了嗎……」

「你不是說那傢伙的語文一向不錯?也許他就和你玩文字推理遊戲也說不定。」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了午休時間,黛打了個呵欠準備先離開,「我先去買午餐了,要順便幫你帶什麼嗎?」

「不了,黑子昨晚有幫我準備便當,我熱一下就行。」

「喔,那我走了。」

黛離開之後,赤司便從辦公室的冰箱取出了便當。這還是今天從貼在冰箱上的小紙條才知道裡面有準備讓他帶去當午餐的餐點……赤司打開了便當蓋之後,看見裡面只有兩份三明治時不禁又困惑了起來。

「三明治嗎……為什麼午餐是這個?」順手拿起三明治,赤司看了一下裡面金黃色的夾餡後不禁更加困惑,「這個甜甜的味道該不會南瓜吧……是說有人會有南瓜當餡料的嗎?不對……應該說怎麼會只有南瓜?」

看著三明治清一色只有南瓜餡,赤司等待加熱的同時也更加不能理解這是什麼樣的午餐內容。

「平常的午餐都是標準的三樣配菜和一項主菜,今天居然這麼簡潔……等等,這該不會也是『暗示』吧?」想到與平常午餐迥異的風格,赤司也微微瞪大眼想到了這個異常的可能性,於是他將午餐的內容也寫了下來。

「粥、火腿薄片、蛋和南瓜口味的三明治……這之間的關聯性如果從外表來看,大概除了火腿薄片外,配色都是白色和黃色呢。」一邊咬著三明治,赤司一面思考著,「如果是像黛學長說的文字遊戲,那麼這樣又如何呢……」

將這些食物的平假名和片假名都寫過一遍,赤司偏頭去進行組合,但不管怎麼組看起來都相當怪異,這也讓他不得不考慮另外一個可能性。

「如果是英文的話又會如何?」赤司又重新動筆,將這些單字書寫後重新思考,「如果只取首字母的話就會變成這樣……但是,看起來也不是一個完整單字,是我思考方向錯誤還是謎題的關鍵還沒湊齊?」

忍不住笑了出來,赤司不得不好奇起來黑子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小征~」

「實渆?怎麼了嗎?」看著實渆從外面進來一臉神秘兮兮,赤司不禁好奇地看著對方。

「沒什麼~只是剛剛聽黛學長說你似乎有煩惱,所以來關心你一下囉。」看著赤司在紙上塗塗寫寫,實渆也好奇對方在做什麼,「這是什麼?解暗號的遊戲嗎?」

「呵,我想應該是,只是目前看起來似乎元素還沒湊齊,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

聽了一遍赤司敘述的狀況,實渆也跟著陷入了沉思。

「雖然太複雜的東西我不太懂,不過只看配色和圖案的話會讓人聯想到水仙花呢。」

「水仙花?」

「對呀,水仙不是中心點是黃色的,花瓣則是白色嗎?」實渆笑笑地說道,「最近好像是水仙的花季喔,上次我忘記聽哪位姑娘說了,東京有一個地方似乎會在這期間舉辦水仙節呢。」

「水仙節……」赤司沉吟道,然後他沒思考太久便以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移動進行網路資訊搜尋,打入關鍵字後果然看見了相關條件,「葛西臨海公園最近有水仙節嗎?這個地方位於江戶區……等等,江戶區和水仙?如果再配合剛才的關鍵字就會變成……」

緩緩地瞪大雙眼,那瞬間彷彿想通什麼的赤司就這樣傻傻地看著上面的字母,然後非常迅速地站起身同時拿起包包。

「實渆,下午我請假,電腦麻煩你幫我關一下。」

「咦咦咦?小征這是怎麼啦?怎麼這麼突然?」

「我要去找最後一個關鍵字。」

「啊?完全不明白呀!哎呀,小征你小心點!別跑那麼快啊真是的!」

看著赤司飛也似地衝出了公司,實渆不禁無奈地搖頭失笑。

「最後的關鍵字嗎……真是的,戀愛真好,人家也想來談一場戀愛了呢。」

實渆關機後順手關掉辦公室的燈,同時忍不住好心情地想著。

而一路衝到地下室取車揚長而去的赤司一面打開手機的導航系統確認往葛西臨海公園的路徑怎麼走,另一方面則以最快的速度在道路上行使。即使知道自己似乎在無意間已經闖了好幾個紅燈外加超過限速,但他此刻卻不想去理後續的罰單應該要怎麼處理,而是一心只想快點到達目的地來驗證他的推理是否正確。

真是……如果他想的沒錯的話,那他只能說黑子這回真的是玩心大起。

一面慶幸著現在是上班時間而道路上沒什麼人,赤司從公司到達葛西臨海公園的時間也不如預期所花的那麼長,大概在一個小時內就成功抵達。將車子停好後走到公園處時,他也從門口的指標找到了目前水仙節的展場區域。

「摩天輪那邊嗎?」確認了摩天輪的方向後,赤司便一路奔跑過去。

往著不遠處那座全日本最高的摩天輪,赤司在抵達摩天輪的所在區域時,也看見了佇立在水仙花前正在與小朋友們進行戶外教學的藍髮青年。

心臟跳動得十分劇烈的他喘著氣息試圖平復著,當他感覺到自己的狀況好一些之後,這才緩緩靠近負責壓隊伍後方確保小朋友門沒有走散的藍髮青年,同時一把抱住了他。

「!」

「porridge、rasher、egg、sandwich、edogawa和narcissus……」溫熱的吐息襲上了敏感的耳根,低沉而刻意壓低的嗓音令黑子幾乎全身一顫,「最後一個謎題是tetsuya,對吧?」

「赤司君……」

「如果把首字母分別拆出來重新組合的話就會變成present……」將藍髮青年給轉過來,赤司不禁無奈地看著眼睛閃爍著笑意的黑子,「你真是……總是讓我出乎意料。」

「只是小小的驚喜哦?赤司君喜歡嗎?」

「與其說驚喜不如說驚嚇……害我以為你又離家出走了。」不滿地捏了捏黑子的臉頰,直到黑子抗議般拍拍他的手他才滿意地鬆手,「真是的,要練我的心臟強度也不是這樣練。」

「抱歉,因為我相信赤司君一定能成功解出來。其實我原本想等你下班後過來就可以一起欣賞水仙花和體驗摩天輪,卻沒想到你竟然會這麼快呢。」黑子不禁訝異地看著赤司,「工作怎麼辦?」

「我請假了。」

「咦?這樣可以嗎?」

「為什麼不行?尋找我的『禮物』可是大事,其他事情當然是先擺一邊再說。」赤司笑著落下一吻於黑子的額間,「我在這邊等你,你先忙。」

「可是……我還要兩個小時才能結束。」

「沒關係,平常都是你等我,這次換我等你又有何妨。」看到不遠處的老師在呼喚黑子了,赤司也輕輕地將黑子往前一推,「去吧。」

「嗯,那就待會見。」

「待會見。」

和黑子短暫道別後赤司也找附近的陰涼處進行休息,同時打開筆記型電腦進行工作的相關處理。

最近的一件案子正處於最關鍵的時刻,說不忙絕對是騙人的……但是對赤司來說,他已經因為工作時常忽略黑子了,本來就已經對他有愧疚之心,加上連續兩次黑子短暫失蹤的狀況更是讓他提心吊膽深怕因此失去對方。

如果真的會變成那樣,那麼現在為了兩人日後生活無憂無慮而努力工作就失去奮鬥意義了。

與其讓一切變得毫無意義,不如適時地踩煞車。況且,距離他將重擔脫離的日子也不遠了……將檔案存檔並發送之後,赤司鬆一口氣時也不禁這麼想著。

「之後有時間的話來做點副業好像也不錯……先前看黑子似乎有意想開個小書坊什麼的,到時候乾脆找個店面買下來然後規劃一下好了。」

將電腦收起後赤司一邊漫不經心地想著,一直到他感覺到臉頰上傳來一陣涼意後他才抬起頭看著晃了晃手上飲料的黑子。

「結束了?」

「是的,讓你久等了。」

「不會,我也趁機會把工作處理完了,接下來有一段時間可以好好休息。」接過飲料後赤司也牽起了黑子的手,傍晚的夕日正好形成一幅如夢似幻的美景,「走吧,我們去搭摩天輪。」

「好的。」

葛西臨海公園的摩天輪高達117公尺,整圈搭乘花費的時間大約的17分鐘,在這段時間可以從上空俯視周圍,無論是彩虹大橋、東京灣跨海公路、東京鐵塔、東京天空樹還是房總半島至富士山,幾乎所有關東地區的著名觀光地都能欣賞到,因此這個地方也幾乎是觀光客以及情侶必選的遊玩地點之一。

「今天要帶小朋友們來水族館參觀以及趁著水仙節來實際認識和接觸植物生態,本來昨天就想跟你說,結果因為迷迷糊糊睡著後就忘記了。」黑子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早上準備餐點時突然靈機一動,想著與其直接留紙條跟你說我去哪裡以及想邀請你一起來這邊放鬆一下,不如用謎題來讓你猜猜看……雖然這個謎題還不是很完善,但我還是玩得很開心。」

完成早餐和午餐後黑子其實一直很擔心對方能不能成功理解他的暗示──所以當赤司打電話和傳送簡訊給他時他非常不安,總是很想接起來直接跟他說自己的目的,但卻又想賭看看赤司會不會成功猜中,所以又忍耐了下來。

然而事實證明赤司果然很優秀,這樣彆扭的謎題也能猜出來,真的是令他非常訝異。

「要是我猜不出來的話又該怎麼辦呢?」赤司無奈地看著黑子。

「這個嘛……如果到五點赤司君還猜不出來的話,我就會直接打電話跟你說了。」黑子無辜地眨眨眼,「但我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能成功找到我……就如同最初我們相遇時一樣,你找到我並給予我在球場打球的機會……甚至比起所有人因為我的出現而驚嚇,我落隊好一段時間才發現的狀況,你總是能第一時間發現我。」

「所以,說赤司君是專屬我的偵探先生似乎也不為過呢。」

「與其說是偵探,我倒覺得自己更像是怪盜?」

「為什麼呢?」

赤司對著黑子張開手示意他過來,當黑子坐到他懷裡後,赤司一手摟住他的腰,一手則勾起黑子的臉讓兩人四目相接。

「因為只有怪盜才會去尋找屬於自己最獨一無二的珍寶啊。」

當兩人的唇瓣相貼的那一刻,他們所乘坐的包廂也到達了摩天輪的最高點。

「在至高點接吻的情侶據說會在一起一輩子,雖然已經過了對戀愛憧憬的年紀,但偶爾這樣的浪漫似乎也不錯。」兩人的鼻尖互相輕輕地蹭著,赤司勾起微笑凝視著黑子,「那麼,我的『禮物』什麼時候可以拆封呢?」

「你說呢?」

當夜幕低垂之時,兩人相視而笑並十指交扣走出摩天輪。

也許,忙碌的生活當中偶爾能夠有這樣的小驚喜也是件不壞的事呢。

赤司忍不住這樣想著,同時也為總是替自己帶來驚喜的戀人露出了微笑。

﹍﹍﹍﹍﹍﹍﹍﹍﹍﹍﹍﹍﹍﹍﹍﹍﹍﹍﹍﹍
說好的八月開工文來囉~(之前更新是我偷跑哈哈)

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等同居系列,但總之非常感謝各位這段時間的等待與包容(鞠躬)。

先前因為個人因素而沒辦法寫甜文所以停了一小段時間……畢竟考慮到不在狀態上又要寫甜文可能也無法讓大家有幸福的感覺,所以就索性先暫停(雖然我也不知道現在寫的東西能不能有幸福感OTZ)。

不過現在又復活啦!所以之後會繼續把這個課題完成了~之後會再來整理一下先前填問卷的小禮物題目並發出來,若看見我有誤會各位題目意思的話也請告訴我進行修正喔!

那麼,這份同居作業總算到第二十題了(撒花)

這篇採用了小謎題來尋找禮物作為驚喜點,不知道大家看到一半時有沒有順利猜到了(笑)

嘛,生活再忙也要記得適當與朋友和家人互動哦,這樣大家的感情才能一直維持下去呢ˇ

以上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