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時值三月,正是春初之時。

冬季特有的刺骨寒意已經慢慢消退,雖然還不及春末夏初所釋出的暖意,但這個月份所減退的冰冷卻也已經讓部份人家的暖爐已經收回壁櫥中了。

不畏寒冷的孩子們甚至已經換上春服,褪去了厚重的冬衣。

今天黑子所任教的幼兒園來到了市區的天文館進行戶外教學,聽見館內人員說明觀星的相關事項,以及每個季節當中特有的星群,他不禁懷念起過去學生時期也曾經為了學校作業而進行觀星。

只是無奈自己怎麼看都看不出個所以然,最後還是勉強照著同組同學的引導下將觀測的星群繪畫下來然後寫個心得報告草草交差──反正套一句同學的話就是「有畫有寫就有分,隨便胡謅都比交出空白卷要來得好」,因此他那時也奉行這樣的一句話,將這份作業以十分勉強的狀態交差了事。

「今晚天氣預報會是晴朗的好天氣,幾乎沒有雲層,大家有興趣的話也可以趁這個機會找個最佳地點,以便觀察看看剛從東北方地平面升起不久的北斗七星喔!」

天文館的人員熱心地介紹著,黑子偏頭默默地將對方的話給記錄下來,同時思考起如果是赤司的話不知道會不會順利地看出星群的圖案。

當課程告一段落而結束時,他和幾名老師們帶著小朋友返回幼兒園後,他也從包包拿出在天文館詢問館內人員關於觀星的一些注意事項和準備物品的紙張。

「我記得星座盤以前用過……應該還沒丟掉吧?」確認所有小朋友都被家長接走後,黑子一邊收拾東西並和其他老師道別時,一方面也認真回想著那個只被自己使用一學期便被他藏在某個不知名角落的星座盤,「嗯……希望能順利找到才好,不然又得再重買也挺麻煩的。」

從幼兒園搭乘地鐵回到自己的家並和父母打聲招呼後,黑子便爬上二樓走到自己的房間。看著即使已經一段時間沒回來卻仍舊保持乾淨的房間,黑子知道母親若不是每天整理那也肯定是每隔兩三天整理一次,為的大概就是若自己有不時之需返家時才不用又大費周章地整理吧?

默默地在心中感謝著辛苦的母親,黑子稍微回想一下自己過去置放東西的習慣後便開始在房間翻箱倒櫃了起來。

從黃昏時刻找到夜色垂臨,當黑子翻到最後一個箱子時他也終於從那層層堆疊的物品堆中找到自己要的東西。他輕輕地拍掉星座盤上的灰塵,再看看上面密密麻麻的點與點之間串起的線條,一些回憶也跟著湧上心頭。

他還記得當時和他同組的幾個男孩子當中,就屬於火神最沒耐心……某一次課程中因為雲層始終不散的關係,他們同組幾個人就蹲在觀測地點好幾個小時,而在即將邁入三個小時的時候,火神也一臉煩躁地大吼「這什麼爛東西!怎麼可能只憑這個就能看到星座啊?騙三歲小孩吧!」這樣的話。

可想而之那之後是多麼雞飛狗跳的場面了。

「高中時和赤司君不同學校所以沒有一起上課過,不曉得那時候的京都天空是不是也能看見美麗的星空呢?」將星座盤收入包包,黑子想到一半時也忍不住笑出來,「不對,京都的話一定有吧?畢竟不像東京這樣開發過度,都被高樓大廈和空氣污染給遮蔽天空了。」

將被自己弄得一團糟的房間大致整理好,黑子便下樓和父母說一聲準備回去──黑子的母親一聽到這麼快就要走,便連忙去廚房將晚餐的幾道菜餚盛入餐盒中要給黑子帶回去和赤司一起享用;而黑子的父親則是摸摸他的頭要他下次回家時將赤司一併帶過來,兩人也可以住家裡幾天再走不用那麼趕。

謝過了父母的好意並與他們道別後,黑子便趕到地鐵站搭車。看著手錶上已經指向七點,黑子一邊在手機上寫下訊息傳給赤司,同時也在地鐵到站的時候小跑步回家。

拐了幾個彎便看見了燈火通明的公寓,黑子進了大門與錯身而過的鄰居打聲招呼,他便進入電梯並按下樓層等待。

當電梯叮了一聲打開門時,他也跑回家門口並掏出鑰匙轉開了門鎖。

「赤司君,抱歉讓你久等了!」

「歡迎回來。」在沙發上愜意地看著報紙的赤司對著他微笑,看著黑子臉頰紅潤並喘著氣的樣子便知道對方一定是一路跑回來的,「我不是說不用那麼急沒關係嗎?安全第一,晚餐可以晚點吃不礙事的。」

「但是今天的午餐我忘記放配菜了,只有白飯配酸梅肯定吃不飽。」

黑子沒忘記自己早上太過匆忙而忘記把配菜放入兩人的便當中……連他這種平常吃不多的體質到了傍晚都覺得有點餓,更不用說食量正常的赤司肯定早就已經餓了。

「這個嘛,其實我以為這是你上次說的體驗呢。」

「咦?」

「上回看了昭和時代的相關紀錄片,你不是說我們現在很幸福,應該要對我們享用的物質抱持感恩之心?」赤司一面說明,一面看著黑子緩緩睜大的雙眼,他知道對方已經慢慢想起來那時候的對話,「尤其是食物,那時候的人們因為戰爭普遍窮困,最常吃的就是醃製的酸梅配一點點的白米飯度日……那時候的黑子還一臉認真說我們能吃三菜一湯真是奢侈,哪天應該要嘗試一回過去人們的生活,所以我以為今天的午餐就是你所謂的體驗。」

聽到這邊,黑子不禁好氣又好笑……好吧,某方面來說只有白飯和酸梅的確是很像那樣的體驗,不過根據他們過去的課程印象和電視上的紀錄片來說,真正的昭和時期應該更為貧困,哪可能有辦法吃到一盒子的白米飯啊?

雖然說對於一向過著富裕並且衣食不缺的赤司來說,今天的午餐可能真的是最貧瘠的一餐了。

「那麼赤司君今天有體驗出什麼了嗎?」

「這個嘛……的確有悟出一個想法。」

「嗯?」

赤司笑得一臉狡黠,將黑子的包包放在沙發時,他也握住對方的手。

「黑子的手藝雖然還有待加強,但總比贏過什麼配菜都沒有的午餐。對了順帶一提,這次的午餐已經比上回的南瓜三明治好多了。」

赤司的調侃讓黑子聽得臉一黑,他瞪圓了眸子直視著赤司,然後有些不服氣地鼓起臉頰。

「上次的三明治怎麼還在記恨啊?後來不是已經……」說到這邊便有些說不下去,只見黑子的臉泛起一絲可疑的紅暈,隨後便用力地捏了捏赤司的臉表達自己的抗議,「總之後來也扯平了,請赤司君快點忘記那次的意外,謝謝。」

被黑子的動作和表情逗得一笑,赤司拍拍黑子的手讓他鬆手後,兩人也將黑子母親準備的晚餐拿出來用餐。

看著赤司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黑子便想起赤司曾跟他說過:「比起那些山珍海味或是精緻的異國料理,我更喜歡充滿家庭溫暖的料理……哪怕只是簡單的炒蔬菜或是清湯,這份溫暖都是那些精緻料理所不能取代的。」

黑子微微一笑,這個道理一直到他離家後他才真正的體悟到。

兩人用餐告一段落後便開始收拾餐桌,等餐桌又恢復乾淨一片時,黑子這才從包包拿出了星座盤。

「赤司君,聽說今天的天氣不錯,我們來觀星吧。」

「觀星?現在嗎?」赤司訝異地看著黑子手上拿著的星座盤,一頭霧水地微蹙起眉間,「今天的天氣是不錯,不過這也太突然了,現在這個時間點……」

望著牆壁上的時鐘指向了八點──雖然說也不是不行,但估計從他們所在地前往最近適合觀星的靜岡縣、群馬縣或是千葉線,開車起碼也得花兩三個小時。

如果真的要去的話,估計他們兩個明天都得請假補眠了。

「赤司君請不要想得太複雜,請跟我來。」一眼就看穿自家戀人肯定想到去郊區或山上觀星,黑子拉著赤司出門,然後沿著公寓的樓梯爬到了頂樓。

推開鐵門的那一刻,他們也感覺到帶著一點寒意的夜風撲面而來。

雖說春初的天氣普遍來說回暖了一些,但晚上的氣溫基本上還是比白天低上許多,因此還穿著家居服而沒添加外套的赤司和黑子更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赤司君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下外套和一些東西。」

「嗯。」

黑子離開後,赤司便抬頭看著夜空。因為他們居住的地段是住宅區的關係,雖然不見得有高樓大廈擋住了風景而只能看見一幢幢的建築,但只有五層樓高的公寓卻也讓人很難看見再遠一點的景色。

視線往天空一瞟,黑壓壓的天空只有零碎的細碎光點,根本很難看出有什麼星群。而如果是流星雨的話,雖然現在到三月中旬的這段時間的確是獅子座和矩尺座流星雨會出現的時間點,但最近新聞也沒特別提到今天會有機會看見,所以說看流星雨似乎也不對。

那麼今天到底是要看什麼?

不對……他怎麼不知道黑子原來對觀星有興趣?早知道他有興趣,前段時間在冬季特有的半人馬座或是小熊座流星雨就直接帶他去看了。

「看來是我觀察力還不夠,沒能準確把握他的心思,得再加把勁啊。」

赤司無奈地笑了笑,直到聽見伴隨後方鐵門被推開的腳步聲靠近時,他也轉頭看著拎著一件外套和兩瓶啤酒上來的黑子。

接過外套穿上的赤司和黑子一同走到頂樓最靠近外圍的地方,等到赤司手上握住了一瓶啤酒和下酒菜,他也拉開扣環喝了一口,同時咬斷了手上的魷魚絲。

「今天我們去天文館,本來聽館內人員說今天晚上天氣不錯,應該有機會可以看見北斗七星……原先想著也許待在家裡就能看見,不過這樣看來東京真的不適合呢。」說不上是失望或是別的情緒使然,黑子眨眨眼看著上空零碎的星點,不禁有些傷腦筋,「傍晚時,回家一趟找了高中使用的星座盤,原本還想著應該能派上用場,不過這樣看起來似乎也用不到了,真是多此一舉。」

靜靜地傾聽著黑子難得的碎念,赤司莞爾一笑,同時伸手攬住對方肩膀讓兩人距離更近一些。

「只是現在的地點不太對而已,別那麼失望。況且,星座盤用在對的地方可是相當有用處的工具,所以不會是多此一舉。」兩人互相接觸的地方非常溫暖,這份暖意也讓黑子下意識地更靠近赤司一些,「下次我們可以去群馬縣的赤城山,從這邊開車過去大概只要三個小時左右。那邊沒有光害,是很適合的觀星點,我想一定能看見很美的星群。」

「赤司君不會失望嗎?」

「嗯?為什麼會失望?」

「因為……」黑子說到一半安靜了下來,過了一段時間他才又開口,「因為我跟你說『觀星』了,一般聽到要做什麼的時候不是都會保持某種程度的期待嗎?所以我想……當實際狀況跟預想狀況不同時,不是會很掃興嗎?」

聞言,赤司只是低低地笑出聲,靠在赤司身邊的黑子也能感覺到對方因為笑意而身體傳來微微震動。

「這個嘛,與其說我很失望,倒不如說是黑子呢。」

「……」

「讓我想想……你原本想著可以用星座盤和我一起觀星,在一邊觀星的時候也能互相交談緬懷一下高中的時光。畢竟高中的時候我們不同校,雖然看見的是同一片天空,但身邊的人不同,地點也不同,自然會多了那份生疏。」說到這邊赤司幾乎可以感覺到黑子僵直的身體,從他的身體緊繃程度來看,赤司知道自己應該八九不離十說中了,「你覺得我們高中時僅有籃球才稍微有些交錯的那段時間非常寂寞,所以才想以觀星來稍微彌補一下那段我們彼此都沒參與到對方的時光,對吧?」

「……不管什麼事都沒辦法瞞過赤司君,真是討厭。」黑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他為自己的小心思被對方輕易破解而不甘心,同時也為自己的想法被對方這樣赤裸裸說出來而感到彆扭。

而不知所措的狀況下,黑子唯一做出的動作就是索性將自己的臉埋入對方的頸項蹭了蹭,表示自己小小的抗議。

如同小動物般的行為讓赤司覺得他相當可愛,安撫般摸了摸黑子的頭,赤司也好心情地將人抱入懷中,然後雙手覆上黑子手上的星座盤,牽引著他挪動。

「赤司君?」

「閉上眼睛。」一手覆蓋黑子的眼睛讓他閉眼,赤司另一隻手則握著黑子的手移動著星座盤上的月、日、時刻進行轉動,「現在是2009年9月20日,晚上9:15,我們正在進行星象觀測以完成小組作業。星座盤已經調整完畢,現在將星座盤面向自己,確認方向後對著天空吧。」

赤司好聽的嗓音透過耳畔傳來過來,當他牽引自己的手停止動作之時,他也繼續敘說。

「同組的人忘記帶指南針了,所以現在方向有些摸不清……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先找到北極星確認北方,方位確認沒問題後再將星座盤對準就可以了……現在,看見北極星了嗎?」

黑子感覺到赤司牽引自己的手轉移了星座盤的方向,蓋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卻始終沒有拿開。

「今天早上的天氣稱不上太好,連日的細雨讓天空總是滿佈烏雲,所以能不能順利觀測到天象也是個問題。幸好,傍晚的時候天氣放晴了,看見了久違的夕陽和美麗的夜空,所以我們才能順利開始進行作業。」赤司的聲音放得很輕,很柔,細細的呢喃讓黑子幾乎有一種對方正在催眠自己進入過去的那段時間般不可思議,「試著一邊看一邊想像,正上方有幾顆非常亮的星星,將這些星星連接起來後會成為M字形的圖案,有看見嗎?」

知道赤司是在導引自己想像回到那一天進行星象觀測,黑子微勾起唇角,然後點點頭回應對方。

「嗯,那個是?」

「那是仙后座,連接起來後就能看見最開始我們看見的北極星。」知道黑子明白自己想做什麼後,赤司也相當乾脆地放開手,轉而將原先覆蓋黑子眼睛的那隻手用以摟住對方的腰際,讓他更貼近自己,「順著仙后座往西邊看,有看見一個長得很像鉛筆尖頭的圖案嗎?那個是仙王座,同時也是相當有名的變星。」

「是的,我看見了。」黑子的聲音十分輕快,從聲音中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心情相當不錯,「赤司君,聽說秋季最有名的是飛馬座的秋季四邊形,我該怎麼找呢?」

「秋季四邊形不如夏季大三角那麼好找,讓我想想。」赤司沉默了一下,似乎真的在思考該怎麼找到會比較好,好半餉他才回答對方,「看一下仙后座和天鵝座,然後把這兩個星座的圖案當作正三角形的底部,接著往上看,頂部就能見到有個四方形……那個就是飛馬座的秋季四邊形。」

「雖然非常難找,不過照著赤司君所說的方式來看,的確是看見了呢…..」黑子緩緩地睜開眼睛,他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星座盤,再抬頭看著星空,「奇怪……是我的錯覺嗎?我好像看見有幾顆星星特別亮?」

赤司抬頭一望,眼神也跟著柔和起來。

「你看見了什麼?」

「嗯……」只見黑子伸手在空間比劃,看起來就像將那些特別亮的星辰給一點一點連接起來,神情十分專注又帶著一絲困惑,「畫不太起來……到底是什麼呢?」

「來。」赤司握住了黑子懸在空中的手進行移動,當第一個圖案完成之時,他也輕聲開口,「看,北斗七星出現了。」

「啊……真的呢。」

「接下來再往旁邊的星星移動並進行連接就能看見大熊座。」赤司微笑回應,「最後再將斗杓的兩顆星星連接並延長五倍後……」

他們緩緩地往後退了幾步,一直到赤司停下腳步時,黑子也看見了其中一顆特別亮的星星。

「啊,是北極星。」黑子瞪大雙眼看著那顆星星,很快地他便皺起眉,「不對……這顆星星特別亮,北極星作為二等星應該沒這麼亮才對……況且在市區應該很難看見。」

「有些可惜呢……赤司君,那個是人造衛星對吧?」

黑子無奈地轉頭看著赤司,看著自家戀人露出一臉「被發現了」的表情時更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赤司君讓我閉上眼睛進行想像訓練,然後再睜開眼睛看著星空,剛才在腦海中的星座就會下意識地烙印在眼前了……現在仔細看看,其實那幾顆並沒有特別亮,只是順著赤司君的指引就好像看見了北斗七星和大熊座呢。」

赤司的小心思讓黑子忍不住笑了出來,知道赤司花費這樣的心思導引是為了讓自己開心,他更是忍不住伸手摟住了赤司的頸項,然後送上甜甜軟軟的一吻。

迎接著戀人難得主動的吻,看著眼前的天藍眸子滿載著盈盈笑意,赤司也不禁跟著微笑起來。

「下一次我們再去觀測星象吧,只是到時候要麻煩赤司君再教我一次了。」

黑子輕聲地開口,在感覺到赤司加深了這記親吻之時,他也聽見對方的聲音在兩人的唇瓣之間響起。

「那有什麼問題呢?」


﹍﹍﹍﹍﹍﹍﹍﹍﹍﹍﹍﹍﹍
個人星座盤的經歷就是……當時我在找星星時真的是想像力很差,看半天都看不出個所以然,最後只能勉強從同學跟我說的方向去想像然後繪製,結果看半天還是很沒感覺,唯一印象深刻的就只有北極星//////(掩面)

新的一週開始,食用愉快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