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同居30題系列-黑子的籃球(赤黑)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

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


赤司和黑子一向不是迷信的人。

人生當中總是難免會遇上一些突發狀況,有時候是影響人生中的大事,有時候則是無關痛癢的小小意外——然而無論是哪一種,他們兩人基本上都會秉持著「遇上問題就解決」的信念,到目前為止倒也讓他們幾乎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路走過來。

對,直到今天為止他們都是這麼想的。

炎熱的天氣總是讓人難以待在沒有冷氣的環境當中。雖然現在幾乎是家家都有一台冷氣的時代,但隨著電費年年節升,也在不知不覺中出現許多「有錢買冷氣,沒錢繳電費」的社會現象。

身為在學校教育孩子們要有節約能源概念的老師,黑子縱然知道他和赤司基本上並不需要擔心沒錢繳帳單的狀況發生,但他相對地也不希望兩人因此就毫無節制地浪費,因此他總是會擔任家庭開銷的節度使,希望盡量不要有多餘花費的問題產生。

因此,像最近這幾週酷熱急需降溫,卻又堅持不在家中全天開冷氣浪費電的時候,他便向赤司提議不如去商場走走。

一來可以避暑,二來則可以採買一些生活用品--對此,赤司基本上是沒有意見的,不如說他根本就不在意繳交驚人電費這件事。

套一句某部電視劇曾經說過的囂張名言「能用錢解決的事情絕對不會是什麼大事」。對赤司來說,不過是區區一張帳單,身為叱喝商場的霸主怎麼可能放在眼裡呢?

--當然這個想法他只會在腦中想想而不會說出口,畢竟他太瞭解黑子了,要是他真敢說出這句話的話,黑子肯定下一秒就會露出一臉鄙視,接著說出「赤司君,你們有錢人果然都相當討厭呢,而且絕對是我們這些勞工階級的頭號敵人。」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話。

他絕對死都不會說這種話給自己找麻煩。

「赤司君?」

黑子突然湊上前歪頭盯著自己瞧,嚇得赤司還以為自己的內心話不小心說出來被黑子聽見了。

「怎麼了嗎,黑子?」

「沒事,只是看起來相當沒有精神呢......該不會是中暑了吧?」說著說著手就往赤司的額頭上觸碰,表情也變得有些微妙,「糟糕......真的有點熱,還是不要出去了?我去準備冰枕讓你休息一下。」

一聽到還要繼續待在只靠著電風扇運作的悶熱室內,赤司立刻伸手抓住黑子,然後將人給拉了過來。

「我沒事,不需要這麼大驚小怪。我們還是趁著人潮還沒聚集之前快走吧?中午過後人就會變多,到時候商場又會很擁擠。」

「但是......」

「況且很久沒和你在外面約會了,我可是很期待哦?」

奉上一抹燦爛的微笑顯示自己的決心,一向對赤司笑容沒什麼免疫力的黑子也只能乖乖點頭答應了對方。

「如果中途覺得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說,我不希望赤司君逞強昏倒,這樣我要把你扛回來也很麻煩呢。」

黑子一臉認真盯著赤司--前半段的話還讓赤司相當感動,結果下半段的話立刻讓他臉一黑,忍不住以手刀輕敲了下黑子的頭,惹來對方一聲哀號。

「好了,我們快走吧。」

拍拍自己的手,赤司揪著某人的衣領便往車庫前進,兩人也在車子發動行駛於路段沒多久後因為車內冷氣流動的舒爽溫度而紛紛瞇起雙眼。

如果家裡的酷熱是地獄,那麼此刻的涼爽肯定就是天堂了吧──赤司認為自己並不是無法忍受夏天,但近幾年氣候的反常確實讓夏天比起過去更加炎熱,冬天則更加寒冷。

揉了揉額際讓溫度不適的頭痛稍微消退一些,赤司打下方向燈準備切換車道待轉時,卻冷不防備一輛突然從另一側車道的汽車整個衝撞上來。

從右側瞬間撞上的衝擊力可以明顯感覺到車子偏了一偏,因為反作用力的關係而讓兩人往擋風玻璃撞了過去。

「唔──」幾乎在衝擊之前就已經被赤司護在懷中將傷害降到最低,黑子在回過神時才想到撞擊方向是從右側過來,因此也顧不得自己有沒有受傷而慌張抬頭看向赤司,「赤司君,你沒……赤司君!」

刺目的鮮血染紅了眼前的視線,看著赤司的右手臂和背部全是玻璃碎片,黑子只感覺到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黑子……沒事吧?」

即使受傷卻還是優先關心黑子的狀況,這種時候赤司不免感謝起自己的天帝之眼還是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早在衝擊上來的前一秒他便轉身護住了黑子,不讓因為衝擊而碎裂的玻璃飛濺而傷害到對方。

然而,用肉身抵擋的後果自然是自己得承受那些碎片的傷害,因為疼痛而讓赤司的臉色不是很好看,額間也佈滿了冷汗,但為了不讓黑子擔心他卻還是勉強打起精神並對他露出微笑。

「我沒事,別露出那種表情……只要沒傷到要害都不會是什麼大事。」低聲安撫著黑子,確認對方冷靜一些後他也看見了剛才一口氣撞上來的汽車駕駛似乎已經昏迷過去,「總之得快點叫救護車……那個人的車子已經變形,而且也卡死在駕駛座了,要是不快點送醫院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關心別人!你那邊不也一樣被卡死了嗎?」胡亂擦了擦不斷落淚的雙眼,黑子正想拿起手機撥號時外面也響起了玻璃敲擊聲。

外面有好幾名熱心的民眾圍上來似乎想幫他們脫困,其中有一人更是舉起手機表示已經報案和叫救護車,要他們安心。

「我先打開車門讓你出去……等我一下。」哪怕稍微牽動傷口就疼痛萬分,赤司還是忍耐著痛楚按下了開關,「好了,快走吧。」

控制車門開關的彈跳聲響起,赤司推了推黑子示意讓他先離開。

黑子瞪大眼看著他然後搖頭拒絕,對方意外的反應也讓赤司不禁著急了起來。

「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赤司又推了推黑子,他沒有一刻是這麼厭惡自己因為受傷而無法使力,「聽我的話,你先出去到安全島……等一下我就能脫困了,只是需要花一點時間而已。」

眼前一片暈眩讓赤司有些看不清楚視野,黑子的聲音也忽大忽小,無法掌控狀況的感覺讓他開始煩躁了起來。

「你全身都是血,我怎麼可能……」沒有忽略抱住赤司的雙手都是黏膩而溫熱的鮮血,黑子全身都在顫抖著,無限的懊悔與痛苦幾乎讓他無法保持理智,「我還不能離開,要是鬆手的話……」

看著橫在兩人之間無數的碎玻璃,黑子知道一旦他將幾乎把全身重量放在他身上的赤司放置不理而離開的話,赤司肯定會順著作用力直接倒下,接著他一定又會無可避免地受到二次傷害。

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不能輕易放手。

「笨蛋……」不是不知道黑子的堅持,只是現下的狀況實在容不得赤司看見黑子有任何受傷的可能性發生,「如果殉情的話,這樣的死法也太難看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不正經……」黑子緊緊擁抱住赤司,儘管他的手也全是玻璃割傷的痛楚,他還是不敢放手,「幸好有繫上安全帶,要是連安全帶都沒有的話……」

越過赤司看著來撞他們的肇事者,可以明顯看見那人並沒有繫上安全帶,所以才會在衝撞的第一時間直接撞上擋風玻璃和方向盤,因而整個人昏迷過去。

雖然遭受這種無妄之災確實讓人非常憤怒又無奈,但他此刻卻也希望那人能平安無事,別因為這件事就被奪去了生命。

「征君……雖然這時候說這種話有點不太對,但我還是想和你說聲對不起。」

「?」

「如果我沒有提議出門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黑子的聲音非常悶,赤司不難聽出隱藏在字句中的悔恨,「如果我一開始……一開始不要因為想著節約什麼的話……」

「哲也。」

赤司嘆了一口氣並打斷了黑子,始終沒有停止顫抖的戀人讓他不禁蹙起了眉間──一開始他以為黑子是因為突然發生事故而害怕所致,但現在看來……黑子恐怕是在後悔自己所作的決定才會如此。

「意外事故每天都會發生,很多時候都難以預料這些突如其來降臨的災禍,也因此每分每秒都可能有人受傷或是被奪去生命。」儘管吃力,但赤司還是抬手輕輕地摸了摸黑子的頭,「我們總不可能為了避免危險而一輩子不出門,甚至說句現實點的,新聞上不是曾經報導有人在家裡好端端的也會被莫名其妙的災禍傷害甚至死亡嗎?所以,不要認為那是你的錯,我們只是運氣稍微差了點,所以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可是……」

「好了,我不允許你再繼續責怪自己下去了。」將兩人的距離稍微拉開一些,看著黑子那雙已經哭得明顯紅腫的雙眼,赤司不禁感到心疼,「真是的,讓哲也哭泣的人,哪怕是我也不能原諒呢。」

「征君……」

「況且,這次恐怕也要感謝前幾天綠間送我們的幸運物?」

低頭看著已經碎成兩半的土偶,赤司不得不想起幾天前的綠間一臉嚴肅地打電話給他們,要他們最近出門小心一點,可能會有意外發生……那時候告誡他們完畢後,甚至還將一對土偶交給他們,說是幸運物。

「是的,多虧綠間君的幸運物,我們才能降低傷害呢。」黑子點點頭表示同意,同時下定決心要找個時間去向綠間道謝。

看來早安占卜似乎也不全然是迷信的節目呢。

「看來警車和救護車終於來了。」示意黑子看向窗外,外面的警消人員已經分成兩批分別來進行破壞因為扭曲變形而無法開啟的車門,「下次如果能讓哲也哭泣的話,我希望會是令人感到喜悅的時候,而不是像這種意外。」

「咦?什麼意思?」

望著黑子一臉茫然,赤司不禁好心情地勾起一抹微笑,然後附在對方耳邊輕聲細語。

「祕密,好好期待吧。」

﹍﹍﹍﹍﹍﹍﹍﹍﹍﹍﹍﹍﹍﹍﹍﹍﹍﹍﹍﹍
日安,那個……不好意思晚更了。
最近比較忙碌……所以這篇也花比較久的時間呢)
那麼,閱讀愉快,下回見囉。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