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8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8


「如果,一切只是一場夢就好了……」

意識的恍惚之間,范統聽見了一道細如蚊蚋的聲音這樣呢喃著。

他不知道這是誰的聲音,但這一句話卻也曾是他所希望的,在一切都崩毀之前,他曾經強烈所希望的……奇蹟。

身體微微地顫了一下,當眼睛慢慢地接受光的時候他下意識又瞇了起來。然後他眨了眨雙眼,直到那不適感消卻時他才再度睜開看著四周。

這是一個房間。

四周的擺設不知為何充斥著一股熟悉感,而房間的淡淡香氣也似曾相識。他皺了皺眉然後想坐起身時,卻發現自己的右手似乎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

順著自己的右手邊看,然後范統發現修葉蘭趴在床邊小憩,而他動不了的手則是因為被對方給握住了……

奇怪,他是什麼時候來這邊的?記得他原本不是到涼亭嗎,然後那時候因為被修葉蘭咄咄逼人的態度激到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所以他便努力地思考著……之後,奇怪……之後呢?怎麼一點記憶都沒有了?

他眨了眨眼試圖回想起失去的記憶,但無奈他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之後究竟怎麼樣了,就連他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個房間他都不知道。

不過有一點他可以確定,這個房間應該是西方城佇外使節所居住的大使館。之前曾經因為事情而來找過修葉蘭,他可以確定這的確是他的房間沒錯。

也就是說在他沒有記憶的過程中,他還順便被搬運回來了嗎?

忍住想嘆氣的舉動,范統看了眼處於睡眠中的修葉蘭,然後意外發現對方似乎睡得並不安穩。

做惡夢了嗎?

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坐起身的動作驚動到對方,范統在猶豫一下之後,終究是騰出另一隻手放在對方的頭上,然後輕輕地摸了摸。

回想著格藍特對自己所做的方式,他也依樣畫葫蘆照做。

「神啊,請將孩子心中的黑暗驅逐,讓您的光芒照耀於孩子的靈魂,將永夜的惡夢驅逐,讓溫暖的愛與光芒壟罩於孩子的身上……」無聲的唇語帶著的是衷心的期盼,或許他自己也需要,但就現在看起來修葉蘭卻似乎比他更需要。

又或許,深陷於惡夢的人們都迫切需要也說不定?

「那是……什麼呢?」

「驅趕惡夢的祝禱文,或多或少可以讓心平靜一些……咦?你──」回答到一半猛然感到一陣不對勁,范統驚愕地看著不知何時已經清醒的修葉蘭,然後在呆愣了一下後猛然停下自己的動作,並且抽回自己的手,「搞什麼,醒了也不說一聲!你……」

修葉蘭意外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這樣靜靜凝視著他,然而這樣一個動作也讓范統被盯得很不自在。

這個狀況是怎樣……該怎麼應付才好?

「范統。」

「都說了我不是。」

「范統。」

「你很煩!我說了我叫做──」未完的話因那雙帶著淡淡悲傷的藍色瞳眸而止住,幾度想說的話在掙扎過後終究還是沒說出口,只是將視線撇到旁邊。

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狀態的修葉蘭。

如果是像以前那樣厚臉皮或是嘻皮笑臉的模樣他還能應付……但是若是遇上的他,他就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修葉蘭微微地嘆一口氣,然後他露出了一抹微笑,只是這樣的笑容卻讓范統不禁皺起眉來。

那是一種勉強自己的笑容。

「如果你還是不想承認的話那就算了,起碼請你聽我把話說完,用『伊芙』的身份也沒關係。」望著眼前有相當程度改變的范統,修葉蘭的內心不禁一陣複雜,「我不知道范統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那一定是我很難想像的狀況。」

「……」

「知道嗎?從范統消失的那天開始,我的惡夢,就不曾停止過……」

壓抑著的嗓音帶著的是一種悲傷,修葉蘭微微地低下頭,然後在深呼吸一口氣後才又繼續:「我總是想著,要是那天我不拜託范統幫我一起找那爾西的話,那後續的這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我們不會失去范統,也不會迷失了自己的心……更重要的是,我也不會在還沒說出自己的話之前就被迫抹殺掉一切。」低垂的頭仍舊沒有抬起,然而那一向沉穩的聲線卻出現微微的顫抖,「你可以想像嗎?當一度失去最重要的人,然後那個人在某天又突然出現時,那種心情是多麼複雜?」

「……」

「當那個誰都無可取代的人奇蹟似地又站在自己面前時,又有幾個人能夠保持冷靜?」慢慢地抬起頭,俊美的面容上卻是充斥著哀傷,這也讓范統的心感到一陣窒息,「我不會勉強你說出口,但至少請你給我等待的機會。」

「我會等待,等著某一天你願意告訴我為止,在那天到來之前,無論要花多久的時間都沒關係,就算只是在旁邊默默守護著你也沒關係。至少……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范統心情複雜地看著對自己說出這番話的修葉蘭,他不是不明白對方的心情,只是對於自己,以及當初那件事情發生過後的一切,他就是無法用平靜的心去面對。

他並沒有恨修葉蘭,只是對自己感到厭惡。

抿直了唇,在這樣的沉默之中,范統輕聲嘆了氣,然後猶如下定決心般慢慢地對著他開口。

「你總是把責任往自己的肩膀上扛……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種自虐的傾向。」

對上了那雙深邃的藍色瞳眸,范統終究還是無法置之不理。

「咦……」

「范統這個人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重要到你可以去等待?」伸出手輕輕地摸著對方的頭髮,那雙紫色的瞳眸中也閃動著溫柔的光輝,「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不如好好善待自己不是比較好?好不容易擁有自由的現在,就去追尋過去你所想要的一切,不管是和弟弟的相處也好、和朋友的相處也好,這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為什麼要那麼執著在一個時間理應在當時就停止的人身上呢?」

「那個人的回歸,不過是不幸的開始,而非奇蹟。」說到最後,范統也放下手看著他,然後不意外地看見對方微愣的神情。

他微微地一笑,然後在那人的神情之下又開口。

「若你還是執意要繼續與那個人接觸,你只會再度為自己招來不幸和惡夢……這樣,你還是不想改變想法嗎?」

一度出現溫柔的紫色瞳眸中已經被冷光給取代,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范統只希望對方能快點拒絕,不要再繼續執著。

儘管知道自己很矛盾,但范統在潛意識當中卻還是不想傷害自己重視的朋友們。就算今天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修葉蘭,而是珞侍、月退甚至是那爾西他們,他想他的作法應該還是不會改變。

就算無法違背蘭徹斯特的命令而必須與他們接觸,但至少可以不用動到「范統」的心,而是用「伊芙」的假象去執行命令就好。

最起碼,他們彼此受到的傷害都會是最低的。

范統微微地闔上雙眼,在等待修葉蘭回覆的同時他也在心中希望對方能做出他所預期的反應而拒絕,然後他只需要想辦法讓一切回歸到原本的軌道就好。

不需要再迷惘,只要再將動搖的心阻絕就好了……

只是,在范統等待了一段時間後所等到的回答,卻是一個力道適中的擁抱。

就算是隔著衣服也能感覺到對方的心臟劇烈的抨擊,范統微微地一愣,對於這樣的狀況感到無所適從。

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你的出現是不幸的話,那麼我相信我會是能夠承受得了的人之一。」不帶有任何想法的純粹擁抱讓人感受到修葉蘭的決心,范統在傾聽的同時也慢慢地放鬆自己僵硬的身體,「如果你眼前所看見的是地獄,那麼我也會想辦法讓自己與你看見同一片景色……若你即將要走的是修羅的道路,那我也會陪你一起走。」

「!」

「我早已下定決心,若能讓我再一次見到你,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的手……我絕對,不要再讓你遇上那時候的事情!」說到最後,修葉蘭擁抱的雙手也加重了些力道,只是那微微顫抖的身體卻是讓范統知道他的不安。

不安於……自己會再一次消失嗎?

放置於身體兩旁的手終究是慢慢地抬起來,在輕輕回擁的同時,他也終於喚了那人一直以來想聽見的話語,

「暉侍……真是個笨蛋。」

聽見了聲那除了珞侍會喊之外的熟悉名諱,修葉蘭終於像是放下心一般將臉低下埋在對方的頸窩邊,而因為這動作很難為情想推開對方的范統在感覺到一陣溼潤感之後終究是放棄,只是像安撫孩子一般輕輕拍了拍他的背。

真是的,一個精神年齡比自己大的人怎麼還像個孩子呢?

是說,自己大概也沒什麼資格說話吧?

室內寂靜地只剩下衣物摩擦的聲音,在范統還在心裡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時,外頭突然響起了一聲巨響,然後是房間門被大力踹開的景象。

「喂──都跟你說今天要交報告書了你是聽不懂嗎?梅花劍衛你這該死的傢伙,不要拿高薪不做事啊──呃,這是怎麼回事?」

一開口就火氣十足的嗓音在看清楚房間的狀況後明顯呆滯了,然後率先反應過來的范統只感覺到一陣頭痛。

第二個接觸的人居然是他最不想見到的鬼牌劍衛──伊耶。

﹍﹍﹍﹍﹍﹍﹍﹍﹍﹍﹍﹍﹍﹍﹍﹍﹍﹍﹍﹍﹍﹍﹍﹍﹍﹍﹍﹍﹍﹍﹍﹍﹍﹍
噢,我讓伊耶哥哥出場了XD”
不過首次挑戰對手戲好像有點困難,希望我不要被秒殺就好……(眼神死)

Comment

夜月席娜  

芳華如夢8

我給一些朋友看芳華如夢

結果他就很激動的回我兩個字『後宮』

那時候我們在咖啡廳吶.....那時非常安靜....

所以我們就成為大家的視線焦點......直到踏出大門的那一刻【扶額***

大大直接叫我席娜也行ˇˇˇ

2012/07/04 (Wed) 12:47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芳華如夢8

> 我給一些朋友看芳華如夢
>
> 結果他就很激動的回我兩個字『後宮』
>
> 那時候我們在咖啡廳吶.....那時非常安靜....
>
> 所以我們就成為大家的視線焦點......直到踏出大門的那一刻【扶額***
>
> 大大直接叫我席娜也行ˇˇˇ


哈哈,「後宮」啊XDDDDDDDD"
在咖啡廳真的會引人注目呀XDDDDDD"
席娜和妳的朋友也太可愛了XD
不過原來有後宮的感覺呀?嗯嗯,原來如此,自己寫倒是比較沒注意到呢ˇ

2012/07/05 (Thu) 02:11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