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9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9


如果說早上修葉蘭送來的那份亂七八糟的報告書是讓人火大到想直接衝到他面前理論的話,那麼現在看到他疑似和一個女人正衣衫不整地在床邊依偎的景象就是讓他想瞬間殺人了。

伊耶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想法就是這個,而他也真的很直接地拔出腰間的劍直接指向一臉尷尬的修葉蘭,「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和女人溫存,堂堂的西方城梅花劍衛居然行為如此不檢點,這件事傳出去西方城的顏面何在?」
居然氣到拔劍和說教了呢……比起性命危在旦夕的修葉蘭,范統發現還有心思這麼想的自己似乎對他有些殘忍。不過……如果以第一現場來看的話,還真的很像發生了什麼事啊?

誰叫他們現在的姿勢這麼怪異,也不能怪別人想歪吧?

「我、我說伊耶,你要不要冷靜一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其實我們……」看著劍尖離自己的脖子不到一公分,饒是修葉蘭想解釋卻也突然解釋不出個所以然。

因為他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究竟要不要先跟伊耶解釋這個女人其實是范統這回事……

但是,根據剛剛好不容易才讓范統在他面前承認的狀況看起來,雖然確切原因還不清楚,但范統的確不想讓他們知道他就是本人這回事……那麼,在不想違背范統本人意願而傷害到他的狀況下,他到底該怎麼說才好?

天啊,平常腦筋總是動很快,怎麼這個時候偏偏就想不出個所以然了?

雖然看著修葉蘭難得一臉窘困的模樣很有趣,不過想想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出人命的狀況下,即便范統再怎麼不想管,卻還是下意識開口說話了。

「我們是男女朋友,看不出來嗎?」無視於修葉蘭訝異的眼神,范統朝著伊耶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因為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暉……呃,修葉蘭他才照顧我,事情其實很複雜,沒有想像中那麼單純。」

糟了,最後兩句居然出現反話,現在只希望矮子沒發現才好……范統有點心虛地轉移視線,不禁在心底默默祈禱著。

瞪大眼看了看修葉蘭,然後又看了看這個自稱是他「女朋友」的女人一眼,伊耶慢慢地收起了劍,但卻是一臉古怪。

「怪了,你什麼時候有女朋友的?還有你這傢伙不是喜歡……算了,當我沒問!忘了那個不知道消失到哪去的傢伙也好,省得聖西羅宮有兩個丟了魂的傢伙外還要再增加一個!」將注意力放回范統的身上,伊耶挑起眉毫不客氣地盯著對方,「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剛剛總覺得妳說話有哪裡怪怪的!」

「哈哈哈,她叫做伊芙,我們前陣子才剛交往不久,所以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很漂亮對吧?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女朋友喔!」很自然地摟過對方的腰,修葉蘭一臉微笑地替范統擋掉這個問題。

這傢伙……就這麼順理成章地接下去了呢?算了,反正接下來交給他就可以了吧?頂多在他不知分寸說些難為情的話時,他再阻止就好。

是說,自己能不能阻止成功好像還是另一回事啊?

「我沒在記人臉,長得好看不好看都不關我的事!」冷哼一聲自動忽略了修葉蘭後續的話,伊耶在想起左手拿著的文件之後才猛然想起自己來這邊的目的,「對了!差點就忘了來這邊的目的!你這傢伙,交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報告書?根本就沒寫到重點吧!這種東西你也敢交上來,你是嫌命太長是嗎?」

「唉,我寫的報告書是要給那爾西看的,弟弟看得懂哥哥寫的東西就好,這是兄弟間的默契。」

哇……暉侍你是怎麼回事?居然敢頂撞矮子!怪了,自己消失的這一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范統有點傻眼地想著。

「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嗎?都說那爾西那傢伙的狀況都變成那副德性了,他怎麼有辦法看!恩格萊爾雖然沒那傢伙的嚴重,可是平常就已經不能指望了,現在發生這種事情你覺得他就能振作嗎,啊?」氣憤地把報告書摔在桌面上,伊耶現在只差一步就想把人揪起領子揍一頓了。

「所以我才說是給『那爾西』看的東西啊……」很自然地將范統護在身後,修葉蘭沉下了聲音,但卻有著掩不住的疲倦,「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所以我才會這麼做。」

也不知道是因為看見難得收起不正經的修葉蘭而難以反應,還是因為理解對方想表達的東西,伊耶在沉默了一陣子之後,終究還是生硬地擠出了一句話。

「總之,在他恢復正常前都不可能看文件了,你寫的也一樣……反正,明天天亮前重新給我寫一份完整的!不然我絕對會把你給滅掉!」冷冷地丟下了這句話,伊耶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兀自留下一陣沉默。

剛剛伊耶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皺著眉看向沉默下來的修葉蘭,范統即便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

總覺得,自己要是知道的話,似乎會更加動搖。

「我以為你會問呢……」

「咦?」

「關於那爾西的事情……剛剛你也聽到伊耶說了吧?」打破沉默的是一抹苦笑,修葉蘭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將頭倚靠在牆壁上。

「你如果覺得不可以說的話再說吧……我不是這麼想的。」猶豫了一下子之後,范統如此回答。

「呵!」沒有得到預期的回答,反而惹來對方一聲輕笑,范統有點不開心地瞪了他一眼。

「抱歉抱歉,因為好久沒聽到你的反話了,所以突然覺得好懷念嘛!」連忙陪笑說不是,修葉蘭在止住笑意之後也回答了他的問題,「那爾西那孩子,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就變了……」

「……」

「和他說話沒反應,拿東西到他面前也不吃,只是每天把自己鎖在房間內不理睬任何人……唯一還算正常的行為,大概就還是會餵雪璐吃果乾吧?」微微地闔上雙眸,修葉蘭的聲音透出了一絲無奈,「今天聽伊耶說了,幸好還有奧吉薩強迫他吃東西,否則我真不敢想像那孩子會變成什麼樣子。」

「你……既然狀況這麼嚴重,難道你沒有去看他或是和他接觸嗎?」如果以他對修葉蘭的瞭解來看的話,正常來說修葉蘭肯定會飛奔到那爾西身邊,然後想盡辦法解決這樣的問題才對呀?但為什麼他給自己的感覺就偏偏好像……

難道,修葉蘭都沒有回去過嗎?

「重點來了,那孩子誰都能見,就是不想見我呢……」染上了一層淡淡地哀傷,修葉蘭的眼神幾乎呈現絕望,「那時候他看見我就反彈得好厲害,強烈拒絕和我見面,如果不是因為顧慮到那孩子極端的個性,我也想用哥哥溫暖的愛來開導他啊!啊啊──親愛的范統,我該怎麼辦才好?那爾西那孩子的個性本來就已經夠自閉了,萬一他又更加陰暗的話那要怎麼辦?哥哥我的玻璃心禁不起這樣的打擊啊啊──」

「……我怎麼覺得就是因為你這樣才會出問題?還有你的心到底有多容易碎啊?」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范統非常直接地下了評論。

「我的心會這麼脆弱,全是因為重視你和那爾西啊!」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噢,親愛的范統,我比較懷念以前會說反話的你呢,你現在說話這麼直接讓我好傷心……」

忍住想揮一拳過去的舉動,范統嘆了口氣,然後低頭望著自己的掌心。

「那爾西會這樣,是因為我嗎?」

「咦?」

「如果原因在於我,那是不是去看他一下會比較好?」紫色的瞳眸閃過了一道複雜的光芒,范統也將頭輕輕倚靠在牆壁上。

修葉蘭只是靜靜地凝視著他,然後在經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沉默之後,他將右手輕輕地覆上對方的左手上。

「如果是你的話,肯定能讓那孩子恢復的……只是,前提是你以『范統』的身份才有用。」迎上對方明顯動搖的瞳眸,修葉蘭安撫似地用空著的手撫著那頭褐色長髮,「但我不想勉強你,就像我剛剛說的,我知道你一定經歷了我難以想像的事情……在你真正能夠面對之前,我不會勉強你。」

「所以,我也希望你也不要將這件事視為自己的責任。我……不想看到你或是那爾西都因為這件事而繼續痛苦。」溫柔的笑容讓范統一時反應不過來,在自己的大腦思考之前,他已經捉住了對方摸著自己頭髮的手。

或許是一樣的……他們懷著的,或許都是相似的心思。

「我……確實還無法面對。而若是以『伊芙』的身份去瞭解的話,或許也是很有限,但是……我還是想盡力試試看,儘管可能不會有什麼效果。」微微地垂下眼,范統在對上修葉蘭錯愕的神情時,給予的是一抹淡笑,「同樣的,我也不認為那件事是你的錯,若真要說有誰錯誤的話,那肯定……」

「范統?」

「不,沒什麼……反正我想說的是,這件事是出於我的意願,如果你覺得沒關係的話,那我可不可以試試看?」將未完的話收入心底,范統放開了對方的手,將後續的話補完,「如果你想告訴他們我就是范統的話我也不能阻止你,若你認為那會比較好的話……」

「我不會說的。」

「……」

「我說過我會等待的,等到有一天你願意說出口為止,在那天到來之前,在其他人面前,你就只會是『伊芙』。」手指輕輕地勾起對方的髮絲,在迎向那雙眸子當中的詫異同時,修葉蘭也輕輕地落下一吻,「順帶一提,『伊芙』還是西方城梅花劍衛的『女朋友』呢,如此難能可貴的機會不好好把握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面對著修葉蘭最後的調侃,范統忍不住臉紅地推開了他,然後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為了幫他解危而在伊耶面前說那句話,而造成現在自己的無地自容呢?

他想,所謂的自作孽不可活,大概就是指現在的狀態吧?

不過,雖然狀況的發展出乎自己的意料,但以結果來說似乎也不是件壞事吧?

如果再繼續跟著這樣的發展下去的話,接下來會接觸到的那爾西和月退,肯定會是計畫中的其中一環。

看著修葉蘭溫柔的笑容,范統不懂閃過自己內心中的冰冷與疼痛是怎麼回事,現在的他只希望事情能夠按照他所預定的方向發展就好,不要出現任何變化。

至少,在格藍特和雷內發現之前……用他的方式,來解決一切。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