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0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0


這是怎麼回事?

當范統睜開眼第一瞬間看到房間的景象時,他的腦海只飄過了這麼一行問句。

不能怪他有這樣的反應……若是睜開眼睛的第一眼看見的是一張笑得過份燦爛的俊美男子一手端著早餐站在桌邊看著自己,然後一手拿著一套看起來非常可疑的衣服時,任誰都會有這種疑問吧?


「早安,范統,睡得好嗎?」放下了兩手的東西,修葉蘭在范統朝自己走過來的時候如此問道。

「早安,是說……你這是什麼意思?」早餐還可以理解,但衣服呢?

似乎是看見范統的視線定格在自己拿過來的衣服上,修葉蘭笑了笑之後,便對著他解釋。

「今天要去聖西羅宮,想讓你和我一起去。」在范統用早餐的同時修葉蘭也將服飾以及上面的配件指給他看,「我可是選了最適合你的喔!我還是覺得范統最適合藍色的服飾呢,包含配件我也都準備好了,畢竟是去皇宮,我想還是正式一點比較好。」

「難怪看起來這麼華麗……我說這套衣服很貴吧?我原本這套就可以了,何必那麼浪費錢?」一向喜歡簡單純樸的范統就是不怎麼喜愛那種繁複的衣飾,在喝下一口湯之後,他也露出了明顯排斥的眼神,「而且這種風格哪適合我?你想太多了吧!」

「怎麼會呢?我覺得真的很適合你喔!比起白色,藍色更好呢。」看見范統露出真的不怎麼喜歡的表情,修葉蘭顯得有些緊張。「我們都一個月沒見面了,你就不能夠完成我這小小的心願嗎?還是說范統你真的那麼討厭我特地為你準備的衣服呢?」

「呃……你也不用這樣啦,我只是覺得不用那麼浪費……好啦好啦!不要露出那種大貓的眼神!我不穿就是了嘛!」修葉蘭的反應讓范統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樣,在一陣尷尬之後也只能順了對方的意思。

只是自己身上這套白色的洋裝也不會很難看啊……就是不懂為什麼修葉蘭露出一副不喜歡的神情。

將湯匙放下,范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認命地拿起衣服。

「我吃飽了,把這個換上就好了吧?」

「嗯嗯!弄好之後叫我一聲就可以了,要是有問題就告訴我一聲。」滿意地站起身,范統在修葉蘭將餐盤端出去的同時他也忍不住嘆一口氣。

真是的,這算什麼?男人的浪漫?

攤開了修葉蘭帶來的衣服,然後再看了眼桌上的珮飾,范統不禁感到一陣頭痛。

天知道他就算變成了女人的身體,他也不懂得這些繁瑣的裝飾要怎麼用啊!

默默地將身上的衣服換成修葉蘭準備的服飾,在整理好基本服裝之後,他也慢慢地將脖子上原先的裝飾物給取下。

對著鏡子所看見的,是頸部明顯好幾道淡紅色的勒痕。

失神地將指尖輕輕地觸上了傷痕,那雙紫色的瞳眸也因為勾起的回憶而漸漸露出了冰冷的寒光。

身體微微地顫抖著,他的雙手也因情緒無法控制而漸漸出現了白色的絲線。

想要……好想要破壞一切……

「范統?你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忙呢?」

因為修葉蘭的聲音而拉回了剩餘的理智,范統在愣了一下之後也快速地將手上藍色的絲帶繫上了脖子,然後對外輕輕地應了一聲:「嗯……大致上還沒好。」

「呵呵,有問題就說嘛,何必見外呢?我看看──咦?其他東西幾乎都沒有用呢?」進來後滿意地看了眼范統身上自己挑選的淡藍洋裝,然後再看了眼桌上剩餘的配件時不禁露出微笑。「那麼,我就為公主殿下打扮一下囉?」

「誰是公主殿下了!」

「呵呵,笨手笨腳的不是公主殿下是什麼?」將身上的衣服給整理好,然後修葉蘭一樣一樣地幫范統打扮上去,只是在迎上對方訝異的神情時忍不住眨眨眼回望著他,「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對他搖著頭,然後在任由修葉蘭為自己打扮的同時,范統也不禁回想起曾對自己說過這句話的格藍特。

不知道他們發現自己不見了會有什麼反應?

是說,該說修葉蘭和格藍特很類似的型嗎?總是說些會讓人難為情的話……不過若真要說他們之間的差別的話,修葉蘭大概比較傾向於厚臉皮,格藍特比較輕浮吧?

一想到這裡,范統不禁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嗯,這樣就好了,看一下吧!」退後了一步,修葉蘭在讓出位置讓范統對照鏡子時,也讓他看清楚自己被打扮過後的模樣。

鏡子裡站著的是穿著一襲淡藍色洋裝的少女。

長及腳踝的淡藍色洋裝配上頸間同色系的絲帶,褐色長髮繫上了一條銀色的薔薇飾品,簡單而不失高貴的裝扮襯出了一股淡雅的氣質,和原先自己穿著的白色淡然的感覺完全不同。

現在的自己,感覺似乎比較有生氣一點。

「如何呢?」充滿得意的語氣一聽就知道是希望人家誇獎他,雖然很不甘心,不過范統承認這的確是很好看。

「嗯,謝謝。」

「咦──就這樣?」

「不然你希望我說什麼?先說好,雖然我現在是女人的身體,但到底我還是個男人,即使穿這麼漂亮,我的心情還是很複雜的。」忍不住瞪了一眼修葉蘭,范統在離開鏡子之後也不再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準備好了,那麼要出發了嗎?」

「嗯,那我們走吧!」朝著范統點點頭,然後修葉蘭伸出手做出了紳士的禮節,「那麼,美麗的小姐,請問我有榮幸邀請你一同散步嗎?」

范統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在忍不住笑出聲之後也回應了他。

「那就麻煩梅花劍衛大人了?」

「哪裡,為了心愛的『女朋友』,身為『男朋友』的人可是會全力以赴喔!」俏皮地眨眨眼,在嬉鬧了一陣子之後他們也總算是上了街道。

清晨的街道上比較少人,迎向微微吹來的涼風,不禁讓人感到一陣愜意,而這樣的久違的感覺也讓范統有種感慨。

真的好久好久,沒這麼悠閒地走在街上了呢……

自從發生那件事以來,他就不曾想過自己還會有回到東方城或是西方城的一天。

或許,他在潛意識當中認為自己當時使用開了噬魂之光的匕首刺向自己心臟的瞬間就會消失了吧?又或許,在他因為奇蹟沒有消失而被救起來的同時,也一直認為自己會待在組織裡頭了吧?

誰又會知道,自己竟還有機會回到這邊呢?

「真不可思議……」

「嗯?」

「該怎麼說呢,就好像做夢一樣。」無視於路上行人對他們的憧憬目光,修葉蘭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像這樣能再和你說一聲早安,和你一起散散步的感覺,在不久之前,我都還只能夠在夢中想像而已呢。」

范統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聽著對方說話。

「想像著還能再跑去問你有沒有空一起吃飯、偶爾順著你的反話捉弄你,然後再笑笑地跟你賠罪……就算只是小事情,卻又是讓人感到開心呢。」不自覺地伸手握住對方的手,在腳步即將邁向國境交接處的點之前,修葉蘭也停了下來,「如果說這只是一場夢,那我希望永遠都不要醒來。倘若這不是一場夢的話,那就希望這樣的現實不要變成夢。」

「夢嗎……我想夢存在的意義就是反應所謂的願望吧?」沒有排斥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范統望著前方不遠處的西方城,微微地嘆了口氣,「將願望化為夢境,將夢境化成現實。哪邊是真實的,哪邊是虛幻的,其實很難界定不是嗎?」

「范統……」

「不過,至少我可以告訴你,現在手的溫度和觸感絕對是真的。」慢慢地舉起兩人握著的手,在迎向對方的訝異時,他也隨之放下。

「呵呵,你變堅強了呢。」

「……」

「正確來說應該是感覺上的改變,你本來就算是個堅強的人,只是這一個月不見,卻讓我感覺到你似乎又有所改變了。」藍色的瞳眸中滿載著溫和的柔光,修葉蘭在感覺到自己與對方的手因為交握而產生暖意之後,他不禁笑了,「啊啊,突然好緊張呢……」

「咦──你在說什麼,我……」

「呵呵,我是說我呢。」微微地低下頭,在看見范統慌亂的樣子時,他也終於像是鬆了一口氣般。

總覺得現在的范統好像又恢復成以前的樣子了呢……

這樣有著豐富表情以及總是拼命擔心別人事情的他,和自己一個月後第一眼見到的他完全不同。

一回想起當時范統自我介紹為「伊芙」的那瞬間,修葉蘭仍感到一股寒意。因為那樣的淡然與冰冷,不應該存在於他記憶中的他身上。

即便范統的存在並非如此強烈,但他給人帶來的感覺卻又是不可或缺的。就像一盞燭光,即便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卻還是能帶給人一股暖意。

也或許范統本人並沒有意識到,但至少他自己就是需要這盞燭光的人吧?

決定將心中紛亂的思緒拋開,在修葉蘭和范統踏進西方城國境的那一刻,他們的前方也出現了變化。

傳送用的魔法陣在他們的眼前快速的閃了一下,然後隨著陣法消失時也走出了一個他們再熟悉不過的人。

而這個人也讓范統又再度感到無言。

怎麼不是遇上矮子就是遇上……呃,他的運勢到底該說是好還是不好?

「啊,阿修,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們一起去抓小花貓吧!」


Comment

夜月席娜  

芳華如夢10

幸好他是遇到音侍而不是綾侍~~

不然他的身分.......

大大加油ㄛˇˇˇ〈飛撲〉←請自重!!

2012/07/10 (Tue) 13:36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芳華如夢10

> 幸好他是遇到音侍而不是綾侍~~
>
> 不然他的身分.......
>
> 大大加油ㄛˇˇˇ〈飛撲〉←請自重!!


哈哈,結果真的遇上了/////
謝謝席娜唷,來吧!!(張開手??)

2012/07/14 (Sat) 16:23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